雨烟情感
雨烟情感
心里无声的交流,情感真挚的传递,让我们一起体验真挚的爱吧! 美丽的诗,美丽的心情,命名为雨烟情感
<< 2019 四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50215 次
  • 日志: -188篇
  • 评论: 5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4-12
博客成员


2010-6-3 星期四(Thursday) 晴

  


情诗集《雨烟烟雨》新出版/欢迎邮购!
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10-06-03 18:51 | 正常 | 分类:评论及其它 | 评论: 0 | 浏览:1419|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2-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愤怒的种子

 ——抨击当下诗歌现象



 文/王雨烟



山顶

住着一位

名叫诗歌的长者

顶着时代的飞霜

一路下滑



路旁有一坨屎

嘻笑诗歌的落魄

“老弟,投靠我吧,

你知道吗?

屎是米的尸体/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
你看我丰富的文化底蕴,

当是一代宗师”



“我不是老弟,

你也不是宗师,

其实你只是口水垃圾,

不知道自己污秽的臭”

诗歌黯然走过



下坡有三角裤招摇飘舞
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8-02-20 22:11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08|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23 星期日(Sunday) 晴
冰凌花的来路
一尘不染
你驭风而来
飞舞轻盈
雪恣意年轻
恣意浪漫
 
是夜,一间粉红的房子
你偎在我身畔
呢喃絮语
炉火正旺
柔情也正旺
房子密不透风
关住一屋早春
窗外依稀晓色
白皑恺一大片
纯洁一大片
冷与暖
仅隔一寸玻璃的距离
 

白鹭一声鸣啾
如雪的声音

之后细节都被略去
房子不见了
炉子不见了
你一闪
也不见了
我化为一棵树
徒劳地在雪野中奔跑
脚底却不能移动分毫
虽然我知道
冷与暖

其实仅仅只有
一寸的距离
 
一寸的距离
却是一棵树
一生的难度
 
也许
冰凌花没有春天
只在冬日虚构的炉前......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12-23 02:59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3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9 星期二(Tuesday) 晴
卧在床上三点半写诗(外一首)

 文/王雨烟

卧在床上三点半写诗
我不知道诗写出给谁看
情抒了一整天
此刻也疲于抒情了
我静静地聆听夜滑动的声音
却发现多年的耳鸣
一直未痊愈

卧在床上三点半写诗
这个时刻连虫子都睡去
我沙沙的笔作急切的呐喊状
试图唤醒一只酣睡的鸟
鸟的呓语
却在夜里泛滥:神经!神经

卧在床上三点半写诗
诗飞不出四方的床沿
或许,我醒着
诗歌却睡着了
我吻了吻熟睡的诗
发觉诗比未温的脚更冰凉
我用灯光蒙住她的脸
让她下半夜或者这辈子
自己做自己忠实的梦

2006-12-9

下岗记

早上上天气预报
局部有零星小雨
偏北风三到四级
最高气温九度
最低气温零下九度
昨天新......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01-09 12:25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0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9 星期二(Tuesday) 晴
爱留下,心飞扬
——矿井工人的自述

曾经,杨利伟挑战命运
毅然上天 寻求真理
我不想伟大,为了生存
只能入地 挖掘理想

地球在堕落
迎向黑暗深处
每一分钟都是陷阱
头顶微弱的星盏
照不亮生活的轨迹
摸索跌荡 摸索跌荡
魔鬼不时从两侧伸出恶爪
无惧的我只知道
前方是妻儿可爱的脸
及父母爬满皱纹的叮嘱
佛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我向地心窃取资源
老板们向我窃取资源
我暗无天日的艰辛
度日如年的运载
一如煤块的黑
老板们光天化日的勒令
花天酒地的奢侈
一如肆虐的火
我煤块般烈火焚身的巨痛
却光明了他们的肉身

这个世界,你不公平
我高声疾呼
声音总穿不透厚实的地表
周遭簌簌而落的煤屑
打得心隐隐生疼

如果有天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01-09 12:19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6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8 星期一(Monday) 晴
古体诗

潜山咏景

万木争荣春意稠,潺潺泉水下林丘.
燕子衔泥堂上唱,枭鸟觅食泛中游.

不作奇花开枝顶,愿为水滴入江流,
山重无阻千里目,四海风云一眼收.

潜山风景诗

天兰地碧彩霞飘,潜山百竹翠山腰.
淦河清泉连四海,桂乡铁塔擎九霄.

一轮红日浴水底,几对青鱼戏枝头.
雄鹰踪迹云中舞,蓬莱仙境羞颜逃.

登潜山

巍巍青山触云端,苍松翠竹好风光.
乱莺喳喳起歌舞,溪泉滚滚拍诗章.

茫茫碧海翻波浪,渺渺青烟浮家乡.
非春非秋疑是醉,红尘俗事脱心房.


说说我的笔名


敝人姓王,作品写得不多,笔名却用了好几个。
先说第一个吧。记得十六岁发表处女作时,取名为“繁地星”。因从小特别喜欢冰心同志的《繁星》一诗,加上哥哥酷爱文学,办了一个“繁星文学社”,用“繁星”作笔名。我......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01-08 19:30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102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8 星期一(Monday) 晴
<稻草人>

文/王雨烟


时间塑你
游刃于世情
八面玲珑
却再也找不回
来时的真

时间塑你
玩弄于权术
独霸一方
却再也找不回
曾经的善

时间塑你
欢娱于柳巷
纸醉金迷
却再也找不回
遗失的美

贫乏的路口
时间已慢慢地
将你荒芜为一具
没有灵魂的躯壳

2006-11-27临屏诗赛

<今夜很冷>

文/王雨烟

许多年,我只是一棵树
风声只在体外徘徊
卷卷花叶,捂捂枝梢
未及碰触心壁时
世界已然无声

许多年,我已走不出季节
也许只是不愿走开
也许根本走不开
习惯于森林的气势与威严
习惯于春暖花开的逗留
红绿都在一味展示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01-08 19:26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5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8 星期一(Monday) 晴

《花瓶碎了》

文/王雨烟

一万次
泪水拒绝眼眸
一如花瓶
拒绝世界

一万次
眼眸收起无奈的潮汐
往心海回流
一万次
花瓶只是木然地忧郁
任日夜更替

如果
仅是一阵风
也就罢了
花瓶仍坚持着它的花瓶
世界仍坚持着它的世界

红色的玫瑰
一地的血
花瓶
最终选择了
自杀

扭曲的图案与文字
因花瓶追求完美
顷刻齑粉
连同
那总也无法挤进瓶口的
世界


<窗帘>
穷尽一生也不明了
或卷起
或放下
身不由己

张扬的个性
源自
自视甚高与考究

挡住光线
扼杀光明
为我所深深不齿
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7-01-08 19:23 | 正常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56|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4 星期二(Tuesday) 晴
1

我是怎么了,每临近夜晚,心便滑落进无底的深渊。说是寂寞,不如说是被夜风浸凉的思愁,无奈而怅惘。
每次就这样木然地伫立窗前,用冰冷的心躲避着世界,用泪湿的双眼打量着这个伤心的城市。
诚然,这个城市不算很大,但很美。她地处江南,交通便利,资源丰富,风景如画,是一座旅游城市兼文化古城,每年吸引大量的游客和投资开发商来这里旅游观光或是洽谈业务兴建项目。
“雨琴,你又在发什么痴,晚饭都凉了。”老公吴蒙伸手从后腰一把抱住我,关切而责备地说。
吴蒙是个很不错的丈夫,体贴而又细心,结婚两年了,他每天只要在家,便抢着干家务事,连男人们最不喜欢的洗衣洗碗也不例外。
我忙收起被霓虹灯凝住的目光,转过身抱个满怀,趁他陶醉的当儿,悄悄用袖角擦去腮边的泪水。
“吃饭啦,我肚子都饿扁了。”轻轻推开老公,我感激地说道:“蒙,谢谢你!”
“谢我什么?谢我为你煮饭?”老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谢你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都到对不住观众的时候了。”
“噢,那我不成了罪魁祸首,”老公悻悻地说,“所以......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6-10-24 23:23 | | 分类:长篇小说《伤口》 | 评论: 0 | 浏览:50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4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


文字



耗尽
 一生一世
乃至
 世世代代
并将
 一直沿续下去

或快乐地
或忧伤地
或不快乐也不忧伤地
疲于此
困惑于此

剔除种种
还有一些
莫名的掌控

悲哀是必然的
究竟是人奴役了文字
还是文字奴役了人?
......

大大王子 发表于 2006-10-24 23:16 |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398|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8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