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封山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小镇逸事]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晴
[小序] 我老家在洞庭湖以南的小乡镇,小时候常听爷爷奶奶讲过去的事情。及学龄后,随父母在外,但每逢暑寒二假,必回老家。沉浮于家乡细河,徜徉于故里陋巷;纳凉听故事,向火话家常。耳闻目睹之凡人小事,印于脑际,历久难忘。今偷得浮生半日,集《哑狗》诸篇于一帙,名之曰《小镇逸事》,期读者飱览。惟大雪手低处,区区千字,难达意于万一,诚恐诚惶,谨请阅之诸君不吝教正。

甲申孟春于洞庭湖南



[小镇逸事]哑狗阿黑

阿黑是条狗,一条又哑又丑的流浪狗。

在这个小镇上,没有人知道它从什么地方来。直到一个冬日的夜晚,奄奄一息的它缠缩在舅舅家的门口。信佛的舅母收留了它,才结束了它流浪的日子并且有了属于它的名字-----阿黑。

镇上的人们是不屑于叫它阿黑的。因为它曾经是一条无主的流浪狗,且又丑又哑。“不叫的狗才是咬人的狗”,这句话在阿黑身上很不恰当。阿黑不会叫唤,但也从来不咬人。在小镇上,谁都可以欺负它,包括三岁的小孩。卖肉的王屠最喜欢在酒后用一根猪腿骨戏弄阿黑,待到它走近时,却又飞起一脚,将阿黑掀翻几个跟斗。此举每每引来围观者的一片嬉笑,甚至在某段日子里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保留节目。阿黑却从未反抗过,只是偶尔从鼻孔里发出“呜呜”的喘息声,用哀怨的眼神瞟了众人一眼,随后一瘸一拐的离去。

阿黑真正让大家不喜欢的原由是,它太不象条狗。小镇上的习俗,有小孩拉完巴巴后,总要唤条狗来清理。阿黑却从不吃屎。在人们的印象里,不吃屎的狗不是条好狗。“不吃屎”的罪名让阿黑在小镇的地位更加低下,连春日里狗们发情的季节,养有母狗的主人家看见阿黑也总是用棍棒将它远远赶走。阿黑一度成为小镇的笑料。人们在描述木讷或是久而未娶的男人时,总是形容“像那条哑狗一样”。

阿黑后来死了,被贼杀死的。据被擒获的贼说,之所以去舅舅家行窃,是得知舅舅家养的是条无用的哑狗,没料到竟被阿黑生生咬断两根手指。隔壁从部队回家探亲的福生哥说,阿黑可能是条退役的纯种德国犬。镇上的人们都唏嘘不已,而令很多人懊悔的是,当初为什么不让阿黑来配种呢?

阿黑被葬在舅舅家的菜地一角。舅母说,也怪了!埋葬阿黑的那块地种什么东西也长不好。春日的一天,我回了趟小镇,特意去看了阿黑安息的地方。菜地的角落里,只有一簇茂盛的狗尾巴草在风中不断的摇动......
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24 评论(34)


[小镇逸事]纸 钱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晴
镇上的习俗,不管谁家老人去世,出殡时在人群的的最前头,总要一个举哭丧棍撒纸钱的人,为亡灵引路兼驱散无主的孤魂野鬼。镇上专干这行的是住在镇后梨木庵的麻少爷。
    
麻少爷不姓麻,只是小时出天花落下满脸麻子。“少爷”二字却不假,镇上的老人说,麻少爷是真当过少爷的。麻少爷的爹当年在镇上大小也是个财主,土改时期,财主爹被处理了,麻少爷的娘不久也投了井,于是麻少爷的少爷日子也就到了头。东家一餐,西家一顿,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竟然也生得高高大大。平日里谁家要干点零活,或是谁家有丧事,麻少爷就跑去帮忙,并且主动揽了撒纸钱的活,渐渐地镇上出殡时撒纸钱的活就归他专有了。
    
麻少爷撒纸钱是一绝。每次出殡,麻少爷总是神情凝重,虔诚得似着了魔。身高臂长的他从挎着的竹篮里捏出一叠厚厚的纸钱,仰头奋力一甩,手臂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纸钱随之升到半空,待要落下之时,“嗖”的一声往四周散开,绝无一片粘连。若有风,半空里的纸钱就起起伏伏,飘飘扬扬,久久也不落下,煞是好看。镇上一帮孩子就学着他的样,撕了废纸当纸钱,一路抛洒,每每招来大人们的一阵呵斥。出殡后主家的答谢席上,旁人偶尔戏问麻少爷,“你死了谁给你撒这么好的纸钱哟!”,此时的麻少爷就笑笑答曰:“我先给自己撒完纸钱再死嘛。”大家便笑骂,“这个麻少爷,又喝醉了。”
    
梨木庵是个破庵堂,庵里早就没有了尼姑,庵堂后的园子里却茂盛地长着十几株梨树。麻少爷住在这里几十年了,从家破的时候起就不曾离开,他的爹娘也葬在园子的一角。镇上的孩子们都爱去破庵堂听他讲故事,因为麻少爷总能拿出些糖和糕点来。麻少爷一生未娶,却最喜爱小孩子,梨子快熟的时候,一帮孩子便在夜里翻进园子偷吃。他发觉了也不生气,只是躺在床上笑骂:“鬼崽子,井边上的几棵还没有熟哩,别去那摘,小心莫摔断脚手。”唯一的例外是每年梨树开花的季节,一到这时候,麻少爷便黑着脸,拿着哭丧棍把孩子们赶出园子,且早早关了庵堂门,夜里还要起来几次,看看梨花有没有被孩子们打落。就连飘落的花瓣,他也要扫拢来埋在树下。镇上的孩子们不明白麻少爷对梨花为何这样在乎,就在进园子无望后,隔着围墙,编着歌儿骂他:
 脸上的麻子数也数不清/
 大的象月亮/
 小的象星星/
 最小的最小的也有两三斤/
麻少爷也不恼,庵堂门却依旧是闩住不开的。
    
许多年后,又是一个梨花开的日子,麻少爷死在了园子里。镇上的人们赶到时,麻少爷的身子躺在园子角落他父母坟边一个早已挖开的坟坑里。从庵堂后门到坟坑的路上,遍地是散落的雪白梨花。坟边高大的梨树上,未落尽的梨花在寒风中不停摇动,竟象极了麻少爷平日里抛撒的纸钱。镇上的人们觉得奇怪,昨夜里又没下雨又没打雹子,这花儿何个就落个满地呢?






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19 评论(3)


[[小镇逸事]满 妹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晴
满妹芳名满满,排行最后,前面还有三位姐姐:平平,安安,圆圆。满妹的爹善良,平和,虽只有四位女将,但都看得更重。尤其是把满妹视为掌上明珠。若不是婆娘病逝得早,倒真如自己所愿:平平安安,圆圆满满。

满妹人长得俏,山歌又唱得极好,镇上的人们都乐意逗她,“满妹子,你要许个什么人家哟?”满妹却不答,只是“哼”了一声,然后飞也似的逃去。小镇边上是一片无际的油菜地,春日里,那油菜花便开个遍野,阳光映在花间,远远望去,满目的金黄。满妹最爱花开的季节里钻入花丛,择了开得最艳的油菜花插在发间,满心的喜。待花插满头时,满妹便和花儿隐成一片金黄,难以觅到她的身影,歌声却从花间飞出:
 油菜开花两面黄,一个情姐八个郎/
 第一情郎做知府,第二情郎做县官/
 第三情郎做打手,第四情郎做铁匠/
 第五情郎卖麻饼,第六情郎卖生姜/
 第七情郎做道士,第八情郎做和尚/
歌声引得路人们一阵的笑,向着歌声传出的地方喊,“满妹子唉,你何事想要八个郎哩?”花丛里便探出满妹“金黄”的脑袋,不屑的道:“我就是要八个郎,哼!”再寻时,人已不见,歌声却又响了起来:
 府里告状有知府,县里告状有县官/
 强盗进屋有打手,打断铁棍有铁匠/
 孩儿哭闹有麻饼,伤风感冒有生姜/
 画符捉鬼有道士,吃斋念佛有和尚/
听歌的人们就笑骂,“这个疯丫头,怕是没人敢娶哩。”

油菜花一年年的开,三个姐姐早已出嫁,满妹也到了该找婆家的时候。满妹的爹就默然无语,成日里闷闷不乐。掌上明珠要是一走,这家岂不是黯淡无光了?满妹也看出了爹的心思,跪在爹的面前哭喊着,“爹,我这辈子都不嫁,给你养老送终!”,满妹爹道,“傻孩子,爹不能误了你啊,实在不行,就招个上门女婿罢。”招婿的事在镇上传了出去,上门提亲的人却不多,据说是看不惯满妹的疯劲。有愿意入赘的,满妹又看不上眼。招婿的事渐渐的无人提起,满妹索性在家一门心思的侍奉着爹,只是没有了笑。只身独处时,便会在窗头望着不远处的油菜地发呆。油菜花开的日子,满妹依旧会去花丛里唱歌,却是在夜里。“油菜花开哟--------两面黄,一个情姐哟-------八个郎。”歌声缠绵,凄婉,在夜色里空旷的油菜地中飘荡......

满妹的爹过世的时候,满妹也四十余岁,痴情尤在,风华已过。没几年,在一个油菜花香遍野的夜里,满妹悄然逝去。听镇上的老人说,那年的油菜花开得出奇的疯野。




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14 评论(0)


[小镇逸事]老 船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大雪
镇上的人说起某个地方,总习惯用一个人的名字代替。当然,这个人在镇上必须是妇孺皆知的。例如,提到“老船”,大家都明白,这是指河边渡口那一片。“老船”原本是叫“老全”的,以摆渡为生。小镇的方言,“船”和“全”同音,何况摆渡的老全又的确是有条破旧的老船,久而久之,“老全”就成了“老船”,“老船”也成了渡口的代称。河边渡口一直是孩子们的乐园,镇上人家有小孩找不着,多半会有人提醒:去老船那找找罢。
  
河上原来是没有渡口的,只是在离小镇三五里的地方有架木桥。河对门山里的孩子到镇上学堂上学,镇里的人们进山里收购山货都要经过这里。也有图方便的人在河水不冷的季节,架直涉水而过的。什么时候才有的渡船?没有人记得起了,比较模糊的说法是,老船的儿子淹死的那年起有的。老船家住在山脚下,种着几亩薄田,年近40才有了儿子。孩子他娘死得早,老船就把这个儿子看得比命还重,还特意让他上了镇上的学堂。有一年发端午水,老船的孩子上学堂怕迟到,就从河里游了过去,不料在河里淹死,连身子都被大水冲走。老船用自己的棺木换了只旧船,疯也似的沿河寻找,终未能找到。丧子的老船索性在孩子落水的河边搭了个木棚,以摆渡为生了。从此,河上就开始有了渡船,有了渡口。
  
有了渡口的河热闹了起来,山里和镇上人们的来往也方便了许多。夏日里孩子们到河里嬉水游泳,大人们也安心了不少-----因为有老船在,他已经救起过好几个落水的孩子了。老船摆渡有个规矩,上学的孩子不收船钱。有时过河的人手头不方便或是赖着不给,他也从不争执,总是咧着嘴一笑,“十年修得同船渡哩,这也是帮我那苦命的孩子积德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深更半夜,过河的人只要一招呼,老船就会起来摆渡,从无怨言。只有一天是例外的-----老船儿子的忌日。每年的这一天,老船便早早起来,在河边烧着纸钱,往河里抛着祭品,痴痴的望着河水,双手合十,俨然入定的老僧在为亡灵超度。镇上调皮的孩子若想这天下河嬉闹,定会被发怒的老船用竹篙远远的赶开。镇上迷信的说法,溺水而死的亡魂一定要拉个淹死的人做替死鬼才能重新投胎转世的。可有了老船后的河里再没有淹死过人,好心的老人们就替老船忧虑,什么时候老船的儿子才能超生呢?
  
日子一年年的过去,老船老了,和他那条旧船一样。
镇上人们决定集资在渡口修一条桥,老船和大家一样高兴,坚定的捐出了他那几亩薄田。有人为他担心,“老船,你田也捐了,棺木也没了,死后何个办哩?”。老船便说,“那就劳烦大家把我和这条旧船一起埋了罢,这条船跟了我几十年,它也离不开我哩。”桥终于修好了。老船却越发显得苍老和落寞。不久,老船死了,淹死的,那天正好是老船儿子的忌日。人们把老船从河底捞起,发现他的腰间用草绳绑着块压仓石,脸上却带着笑。人们都说,老船这是替他儿子超生哩......
  
镇上的人们把老船和他的那条旧船一起埋在了河滩上。每年春日里河水涨起,那水便会漫到老船的坟头,远远望去,高高隆起的坟丘就像那条破旧的老船。



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13 评论(0)


[小镇逸事]喜 丧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大雪
福老倌死了。大年三十晚上死的。
  
最早得知这个消息的是平日里与福老倌关系最好的贵平叔。年初一早上,贵平叔带着几个儿子来给福老倌拜年。敲了半天门后察觉有异,就叫来几个邻居破门而入,却见福老倌穿戴整齐地靠在堂屋的太师椅上。屋里的木炭火还在燃着,不时地发出“噼啪”声,福老倌的身体却早已凉透。
  
福老倌是镇上人们公认的最有福气的人。虽说老伴过世得早,又当爹又当妈的福老倌拉扯大的两个儿子却很出息:大儿子在省城当大干部,听说是镇上,也有人说是全县在外的最大的官,反正县长来镇上检查工作时也是去过福老倌家看望的。二儿子是洋博士,现如今在外国赚着洋人的钱,时不时给福老倌寄回几张花花绿绿的洋票子。据经常在外地倒腾山货的大顺子证实,这洋钱可值钱了,一张就能换两口大肥猪。
  
镇上的人们在教训自家儿孙时用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叫你不好好读书!你看看人家福老倌家的崽......”贵平叔的几个儿子在镇上人的眼里都不算是有出息的,最小的儿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跟他学木匠手艺。孝顺归孝顺,贵平叔却经常对着他们粗声大气,没副好脸色。主要原因也是几个儿子不能象福老倌家的那样能光耀门庭,更别说能用上洋钱了。每每想到这里,就更对福老倌多了几分敬重。令贵平叔不解的是,福老倌经常当着他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说:“贵平侄,你有福气啊!”从福老倌的凝重的神情看来又不象恭维话,贵平叔便想,福老倌真是个厚道人。
  
福老倌极少离开小镇,有限的几次去省城也住不了几天就要回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怕死在外面被烧了,和老伴葬不到一起。快过小年的时候接到大儿子的信,说是几年没有回过家乡的儿子要带全家回镇上过年。福老倌象是年轻了好多岁,乐得在小镇上逢人必说,还特意进了趟县城,定下了戏班子,说好从正月初一一直唱到初六儿子走的那天。谁知年三十却接到电话,大儿子因为要参加省里的许多活动回不来了,希望福老倌能够原谅,并表示元宵前一定抽空回来给老父亲拜年,没想到竟成永诀。
  
远在异国他乡的二儿子是暂时回不来的。得知噩耗的大儿子从省城赶回镇上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福老倌的遗体在贵平叔和众乡亲的的操持下已经入殓,灵棚也早以搭就。响器班的锣鼓,唢呐伴随着起伏的鞭炮声在正月里的小镇上竟透出几分喜气。灵棚外是一排排大大小小的车子和各式各样的花圈;灵棚里,省城来的,县城来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们一色的黑纱缠臂,满面嘁容,随着大儿子的俯仰一起向福老倌的遗像鞠躬。镇里当官的解释说,这是城里人的规矩,叫追悼仪式,一般的人还不能享受这样待遇的。围观的人群里便发出一阵“啧啧”的赞叹声。只有贵平叔红着吓人的双眼,几脚把自己的儿子们踢跪到灵柩前,呵斥道:“多给你福爷爷磕几个响头,也算你福爷爷平时没白疼你们!”
  
响器班的锣鼓唢呐又重新响起。哀乐声中,人们在回忆着福老倌生前的好和他儿子的孝道,“福老倌活到七十多岁,无灾无病的这么去了,真是喜丧啊”,“福老倌有这样的儿子就没白活啊”。表达哀思之余,人们更多的是对福老倌死后的哀荣羡慕不已。这也更证实了他们平日里的看法------福老倌是镇上最有福气的人。
  
夜深了,正月的夜晚寒气逼人。福老倌请来的戏班子已收场,镇上的人们也三三俩俩的散去。回到家的贵平叔冲着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一声大吼:“拿酒来!今天咱爷崽几个喝个痛快!”脸上却露出了平日里极少见的笑容。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10 评论(0)


[小镇逸事]寿 宴

2004-5-14 星期五(Friday) 大雪
八月初九,是陈老爷子的七十寿诞。
  
陈家是镇上的大户。陈老爷子儿孙满堂,大儿子如今在县里当着局长,虽说是副的,但听说最近要转为正职。消息的可靠性还待考,不过陈副局长几日前便宣称,老爷子七十大寿这天,县长要亲自来拜寿。如此看来,升官一事,想必不假。 大清早,陈家上下就忙开了。门口的灯笼是新换的,鲜红的颜色透着喜气。从院子到里屋都摆满桌凳,临时搭就的厨房里热气腾腾,掌勺的是县上“味全楼”的当家师傅-----听说是县长要来才特意请的;堂屋正中是个硕大的草体“寿”字中堂,两旁照例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对联。衣着一新的陈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前来贺寿的人一拨又一拨,都道着喜,说着吉利话儿。
  
午时已过,拜寿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差不多都已到齐,厨房的大师傅也来催问过几次了,县长的车驾却迟迟未至。客人们有些躁动,老寿星在太师椅上也是坐立不安,陈副局长更是黑着脸,来回走动。电话突然响起,是县长的秘书打来的,说是已经在路上了,只是县里到镇上的公路不好走,耽误了不少时间。众人安下心来,纷纷感叹县长真是辛苦,陈副局长真有面子,陈老爷子真有福气。陈副局长脸上也有了笑意,心里却想,到镇上公路也真该修修了,虽说和交通局打过几次招呼,人家却没太把他这个副局长的话当回事。等这次转了正,非得好好和他们说说!太不象话了----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  
大人物总是姗姗来迟的。在镇上人们的眼里,县长当然是大人物。下午两时许,县长大人终于在一片欢腾声中闪亮登场。满面红光的县长被众人簇拥着来到堂屋,老寿星又一次被请了出来,又一次端坐在太师椅上,又一次听着相同的吉利话。不同的是,这次的吉利话是县长说的,意义自然是大不一样了。陈老爷子在局长儿子的示意下站了起来,正要说点感谢之类的话,身子却一歪,软软的瘫在太师椅上,昏了过去。周围的人忙把他搀进里屋,一面派人去请镇上的大夫。陈副局长急得和县长解释,“我爹是太高兴了,县长亲自来给他贺寿,他这是激动的啊......”众人便随声附和:“是啊,是啊,这么大的领导亲自来贺寿,老爷子怕是还受不起哩!”,县长的脸上便又多了几分笑意。不一会大夫来了,替陈老爷子把了把脉,看了看舌苔,微微一笑道:“不碍事,去端碗热粥来-----老爷子是饿着了”。半碗稀粥下去,老寿星缓了过来,嘴里仍嘟囔着“感谢领导,感谢。。。”,脸上却还挂着几分愧色。
  
虚惊一场!陈家上上下下的人又喜笑颜开,招呼着众人入席。
堂屋里传来了响亮的一声吆喊-----“陈府老爷子七十大寿寿宴,开宴咯~~~~~~~~~!”



# posted by 大雪封山 @ 2004-05-14 08:08 评论(1)


页码:1/-24  


·[杂文随笔] (0)
·[小镇逸事] (6)

·[小镇逸事](2004-5-14)
·[小镇逸事]纸 钱(2004-5-14)
·[[小镇逸事]满 妹(2004-5-14)
·[小镇逸事]老 船(2004-5-14)
·[小镇逸事]喜 丧(2004-5-14)
·[小镇逸事]寿 宴(2004-5-14)

·在天涯网刊里面看到这个文,顺着找来.园子...(2007-7-17)
·生活总是这样阴差阳错.....(2006-9-25)
·我家那片前段时间闹狗瘟
家里死了两...(2006-9-18)

·。。。...(2006-4-24)
·沙发~...(2006-4-24)

·绒布的世界
·飞天舞雪

访问计数:57270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