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在路上
 在都市间游牧


  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这是去年写的一些文字,仔细查了一下日期,竟然是5月13日,四川大地震的第二天……


五月中旬,在上海出差,工作之余,一个下午,我回了一趟贸院。车子走到古北路附近,一切就变得开始熟悉起来,一些回忆的碎片不断闪现,让八年之久的阔别变得似乎不再那么遥远。熟悉之余,多了些个陌生,记忆里那些伟岸的建筑仿佛不再那么高大。
转瞬,来到贸院门口。大门左半边拆了个口子,里面停了辆工程车。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没有了往日的进进出出、人来人往。匆匆在大门前拍了张照,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在校门口拍照,从未想过会是在毕业八年之后。
校园里出奇的静,偶尔能碰到一两个人,更不用说碰到熟人了。教学楼里空空如也,外观却依然是旧模样;知识门前斑斑驳驳,如八年前一样挺立,只是多了不少沧桑;树影掩映之间的不远处,就是安静如初的图书馆。

在教学楼前后转了几遍,照片也拍了不少,临了还没忘记教学楼后面长长的自行车棚,以及车棚正面长长的信息栏,曾经,临毕业的我们天天来这里看招聘信息。电教馆、行政楼、我曾经住过一个暑假的七号楼、我们那时天天都要跑三遍的食堂,这栋楼其实是八号楼,但不少同学并不知道)、还有食堂前的小草坪,一切的一切,看了又看,小小的贸院,内容竟第一次变得空前的如此的丰富,让我目不暇接……
而最难忘的九号楼,那个躲在林荫道之后的、贸院美女必经之路的九号楼,以及有着全楼最佳看美女方位之誉的214寝室,那个挡风遮雨、患难与共的214,那个打牌聚餐、听歌聊天的214,那个寒暑年节、迎来送往的214,连同常混迹于斯的216、218,已经都看不到了,但她的旧模样,我却记得一清二楚。现如今,只留下寂寞的林荫道,空忆着那消逝的故人。道边绿得让人觉得亲切的水杉树,依然那么挺拔,却多了一丝纤瘦,瘦得让人担心,担心她们会被微风吹散。

十一号楼,在那里我度过了一个天天都是方便面的暑假……一间宿舍窗外晾着的衣服告诉来者这里还有人住宿。一楼的医务室大门紧闭,门外的铁栅已是锈迹斑斑07。操场的围栏早已拆除,第一次来这里的人肯定难以想象以前这里晨跑敲章的盛况,还有春天里场边浓浓的栀子花香——呈现在眼前的是满目的狼籍,不识愁滋味的杂草和遍地凌乱的瓦砾,远处瓦砾堆后面的游泳馆,已难辨容妆,同样旧迹不在还有曾经辉煌的体育馆,外墙上的长长的几道裂缝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专家楼修缮一新,增添了几多亮色,只是那曾经热闹非凡的阿蔡面馆早已不知所踪。图书馆前的少女雕塑仍然鲜活,以前手中长长的铅笔只剩下了个铅笔头,太努力乎?转头向北望去,目光所及之处便是曾经的九号楼正中位置,也就是214寝室,那时我们在阳台上一眼就能到图书馆里进进出出的人群。

贸院不大,在图书馆门口一眼就能望到校门外的古北路上,尤其是那两栋高高的蓝色建筑,对啊,那是远东国际广场,直直的耸立着,似乎要冲到校园里来,连同四周新起的那些陌生的高层建筑,黑漆漆的压过来,让人顿觉压抑,也让本来小小的贸院愈显单薄。
日渐黄昏,马上要离开了,用相机拍一拍门口的教育超市,回望一眼,下次回来时也许又是八年,到那时你那熟悉的容颜还在吗?相见匆匆,还来不及容下离别的伤感就上了车,后车窗里望去,那高高的远东国际广场突然变得亲切起来……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9-03-23 19:42 评论(0)

  2007年1月3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作者:czarhans 回复日期:2007-1-3 12:26:00   真诚应征,人在深圳。   为了表达诚意,说一下我的条件,我从事金融行业,在读MBA,真诚善良,自认长相尚可,不吸烟不喝酒。   希望对方条件:孝敬父母,学历最好本科,有稳定职业。      若觉得可以,就和我联系。ouhans@citiz.net 楼主你好,还是我,看过你的故事,很受感动,真的很佩服你。在这个越来越现实的世界,你这样的女孩弥足珍贵,祝福你越来越好。你让我看见这世界上一些最值得珍惜的东西。也相信你的师妹和你一样善良、坚强、可爱。 对了加一条:我的爱好羽毛球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7-01-03 14:50 评论(0)

  2005年8月3日 星期三(Wednesday) 多云
 
每个人都在某种意义上用自我意识塑造着自我和自我世界,自我意识包括心态、心情及角色认同等,不一而足,世上的男人,女人,小孩儿无一不在做着同样的事。

前段时间,在经历了种种不如意之后,我的情绪开始变得低落,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看啥啥不对,吃啥啥反胃”,心情每况愈下。见到朋友就想诉苦,如若对方没有报以安慰或抚慰我便有股无名怒火中烧。起初我还以为是由于自己近期尤其不顺、心情较差和对方不够善解人意而致。可后来我发现瞒不住自己了,原来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将责任全推到环境、心情和朋友身上,无意之中,我却将境遇塑造成逆境,将自我塑造成失意者,全然一付弱者的姿态,整天抱怨不停,牢骚满腹,这样下去,自已都会受不了,我不禁一惊,即刻返转头。

自我意识、肢体语言、心理暗示相互交织、相互作用与反作用,塑造着自我和自我意识里的世界,从而影响着我们的行为、思想及言语,而起决定作用的,却是自我的追求,对于前途、理性及不断完善自我的追求。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8-03 14:05 评论(0)

  2005年7月26日 星期二(Tuesday) 阴
 
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26 13:53 评论(0)

  2005年7月25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气又转晴了,又要开始热了。

回来几周了,一直没怎么和其他朋友联系。今天突然听牛说小慧找我,说让我联系她。几年没联系,偶尔也会想起这个以前的朋友,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不太喜欢帮朋友忙的人,慢慢的也就不怎么联系了。通了电话,她说让我给她发份简历,看有没有什么帮上我忙的地方,还责怪我怎么回来了有事情也不和她说。
突然间感受很复杂,一路走来,自己一直踽踽独行,被背叛过,被远离过,慢慢的没了心底那种温情,只是感受到无尽的人情淡薄……
良久,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25 17:26 评论(0)

  2005年7月21日 星期四(Thursday) 阴
 
写博客第七日。
天气依然是阴、闷热。
本来今天想偷懒,但发现正好是第七日,索性补齐七天,好有个完美点的开始。
朋友说我昨晚说梦话了,呵呵,也许是压力大吧。想想七月真是个流火的季节,只是闷火而已。也不知何时消散。
写博客真有点累,不像自己写日记,反正不会预别人看的份,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在这里却不行,一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总觉得自己对文字驾驭能力太差,时常词不达意,二觉得假惺惺作态实在累,少了自己写日记时的那种一吐为快的爽劲儿。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21 13:22 评论(0)

  2005年7月20日 星期三(Wednesday) 阴
 
累。
等,最熬人。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心会变得越来越没底,人开始变得焦躁。而更让人心烦的是你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20 13:42 评论(0)

  2005年7月19日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很有一种表达的欲望,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沉默了太久。如果有人肯聆听,我就觉得是种幸福。

当闭嘴或被打断的那一刹那,却又有少许的失落。经历是最好的学校,你幼稚,它让你变得成熟;你浮躁,它让你变得踏实;你幻想,它让你变得现实。经历之后,有无奈,有收获,无所谓值与不值。只是很想向人诉说,很想有人倾听。所以,这段时间,突然有种想去当老师的愿望,也许是好为人师之故,却只想把自己的得失告诉后来者,能对他们有所帮助。不过,这些不当老师也可以实现,真的当了老师,也许这些东西反而派不上用场。

没有苍桑的感觉,却有种获得新知之后的满足感与成就感,只有点不平和些许不甘,淡淡的。前路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19 12:24 评论(0)

  2005年7月18日 星期一(Monday) 多云
 
看到丛飞的事迹时,很感动。这样的人在这个物质至上的年代已经不多了。许多年来一直资助了近180个偏远山区的困难学生上学,自己过着清苦的生活甚至举债来资助这些孩子。这样的胸襟和气度也非常人所能理解更不用说做到了。从心底里默默的祝福他能尽快康复,好人一生平安。

丛飞为社会做了很多,而偏远地区的教育问题则更是一直为社会所关注的话题。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希望工程实施了这么多年,国家好像也在一直在投入,社会热心人士也在不断捐款,为什么他们的受教育问题始终得不到实质性的解决呢。

多年来希望工程确实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这些相对于中国中西部广大的偏远地区来讲只是杯水车薪。而且这部分资金大部分是社会人士捐助的,其资金量相对于每年国家拨往重点高校(如清华、北大等)的教育资金,更是少得可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希望工程是失败的,除开资金量的问题不说,它根本都不能形成一个常设性的机制性的解决方案。而国家的教育资金的流向却值得商榷,看一看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出国率,再看看其学成回国率就知道了。结果变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可笑,我们一个人均GDP一千美元的国家却在为人家人均GDP几万美元的国家输送教育资金和人才。一个社会的素质的整体提高,关键是看基础教育的普及和水平,即使是在发展了两百多年的美国,也是以基础教育立国的。

丛飞的出现让中国人的良心受到震撼,丛飞的出现恰恰是因为政府社会服务功能缺失。说实话,我不期望第二个丛飞的出现,尽管他那么乐观坚强,但那种义无反顾和欲罢不能却充满了太多的悲壮。毕竟一个社会性的问题不能全部压到一个人的肩上,一个社会性的问题的解决也不能依赖一两个人。只有真正公开、透明有效的社会体制和社会服务功能真正建立起来,问题才得以实质性的解决。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18 16:10 评论(1)

  2005年7月17日 星期日(Sunday) 多云
 
民主、传销、股票等自近代以来进入中国,在诸多发达国家屡试不爽的的很多东西,到了中国以后都在不同方面不同程度上出现了很多问题。是“什么东西到了中国就会变味”吗?

今时今日,这句话已经变得较为程式化,一遇到什么在中国“行不通”的问题时,大伙儿都会抛出这么一句,说完之后自然有种撇清责任而突显个人睿智的快感。

其实这个问题应该一分为二来看,显然我们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承认了我们不行,中国不行。而这句话的背后的示弱却是问题的关键。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是在唐朝甚至历史上的任何朝代,如果行不通,可能反而以夷狄之故以嗤之。而所谓“变味”这种表达方式显然属于弱势群体。

而其实中国以至整个东方,无论是在文化还是体制上本来就是相异于西方国家,而在西方屡试不爽也并不能断言就放之四海而皆准,毕竟我们也代表了世界的另外一种可能性。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其实也“变了味”,却成功了,所以不见有人对此发出“变味”的感叹。同样,在中国运转得很好的东西拿到西方也会“变味”,小到茶叶、功夫,大到儒家文化到了西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味”,辜鸿铭先生在他那篇著名的《The Spirit of Chinese》中就有过精辟的论述。

文化、体制本来就有所不同,与人相异不代表我们就是弱势,而经济上的落后更不应是我们妄自菲薄的理由。
 
# posted by czarhans @ 2005-07-17 12:41 评论(0)

页码:1/-7     本站域名:http://czar1.blog.tianya.cn/




<< 2018 六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八年后回贸院(2009-3-23)
替漂亮师妹征男友(2007-1-3)
自我塑造(2005-8-3)
[无标题](2005-7-26)
感慨(2005-7-25)
七日(2005-7-21)
等(2005-7-20)
表达(2005-7-19)
另外,在昨天的中央二台节目里提到,丛飞原...(2005-7-19)
5246


czarhans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