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与岛屿
岛与岛屿
<< 2017 三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栏目分类
·小说 (5)
最新日志
·我们不是冤家!(2005-6-29)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2005-6-8)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2005-6-3)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2005-5-31)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2005-5-31)
·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2005-5-30)
·忽然之间(2005-4-27)
·“猪”福!(2005-4-26)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
·萤火之墓
·我在起点
·千里烟
·近君情怯
访问计数:5512


从北北 管 理 员



我们不是冤家!
2005-6-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复杂的,昨天还嘻嘻哈哈,今天可能就反目成仇(当然,我们之间远没有那么严重),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我总是显得很无能为力。我是一个很被动然后受了委屈又会自己一个人默默吞下去的人。我很少会把矛盾挑拨开来,除非到了没有办法忍受的程度,但是我不想变成这样。通常,如果真的是我不喜欢的人,我会选择沉默,甚至是不屑的态度来对待他(她),我没有很显示出来,不过我心里有数。
 最可悲的事莫不过于很要好的朋友,那种相处的气氛突然在莫名间发生了变化,变了味道,尽管没有什么大的冲突,比如深仇大恨,但是那种不知觉间的冷漠,真的让人很痛心,而且有点不知所措。
 当然,我们之间远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可能是我太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或者是我过于敏感,总觉得有种不良的东西在我们之间滋长。就像一颗毒瘤,压制着我的神经,使我呼吸感到压抑。这中间永远都没有对和错,只有相互的宽容和原谅。
 今天考试结束的时候,她突然很不耐烦的甩着书包离去,把我甩在后面,很明显动作针对着我,我真的有种莫名其妙被打了一巴的感觉。走出课室在一个拐弯角,另一个同学去看通知,我走在她后面,差不多要并肩而走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去找那个同学。我像一个被抛弃的人,很明显我已经知道她对我的厌烦了,至少在那一刻,所以我唯有自己一个人先走,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
 后来我才想到,考试快要结束的时候,很匆忙的情况下她问了我一道题目,而我急于作答最后一道题目没有回应她。需要说明的是,从早上开始,我就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就是反应迟钝,另外这段时候我心情比较复杂,习惯了独来独往,没有过多理会别人的意愿。我可以想象出,我嘴唇紧闭一副不可冒犯,不与人靠近的样子。在那个时候,我就是这副表情,难怪她很突然很生气,我知道绝对不是我有没有跟她说答案的问题,而是我的态度。但是我要声明的是,我是无心的,绝对不是有意的冷漠。
 我总是相信几个人相处久了之后,可能关系会处于一种紧张或低迷的状态,因为人的心里很奇妙,会对太多熟悉的人和事情产生排斥,等到这段时候过了之后,一切都会好的。我总是这样认为,所以我觉得,过了之后一切都会好的,或者这中间会因为一两句和缓的语气或动作,而把气氛缓解下来。我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对不对,以上所说的是不是太唯心太主观,但我相信我感受到的东西,并且希望一切好转。
 我承认自己有做得不是很好的地方,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性格很好,很多时候我比较温和,但我有孤僻自大的时候。我不想说谁对谁错的问题,也不想责怪什么,如果要的话首先也是对我自己……
 回来宿舍的路上,我心里萦绕的问题就是,找个机会和她好好说一下,我们不应该突然变成这样子,真的没有必要,我愿意相信是我的敏感和错觉。但我不知道怎样开口,说得不好把情况弄得更糟糕。我最怕我刚开口说,我们谈谈好不好,我们最近好像有点怪怪的。她的回答是,没有什么好谈的。因为她可能还在气头上。这样的谈话就继续不下去了,反而深化了矛盾。
 我想到的是用这种方式跟她说说我的想法。只是小小的误会而已,没有必要彼此介怀,甚至变成一块心结,我们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是吗?
 如果我伸出一只手,你愿意也伸出一只和我握手吗?
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6-29 13:57 评论(0)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
2005-6-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第二天,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边洗澡的时候,我想起里子跟我说的话,我这样下去的后果是被勒令退学。她说是一个学工办的同学拖她转告我的。下次见到她要好好谢谢她。
里子曾经跟我说过,这是一个游戏规则,所谓的规章制度,如果我想继续玩下去,遵守是唯一的办法。学校充其量只是一个把学生收押起来的工具,把这么多闲置劳动力暂时收押起来,避免出乱子,便于机制的运转,不愧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事实上学校根本给不了学生实际用途的知识。待在大学四年等于浪费四年的青春。
想到这些,我只是轻蔑地笑一下。尽管表面上我在做着与这些抗衡的事情,可实际上,我还是在遵守着这些规章制度,因为这个游戏还没有结束,我还得继续玩下去。所以我不能让学校开除我。
我想起学校里面比较要好的一个老师,或许她能帮助我吧,我想。
下午,我找到了李老师,其实我是碰运气的,我拿不准她有没有课,我已经很久没和她联系了。我在下课之前赶到学校,在办公室里面等她。从课室出来的时候,她双手粘满粉笔的末屑,我上前跟她打招呼。
她仍然负责教大一的毛论。记得她跟我说过,她想开设的课程是教育学,可是到现在她依然没有实现这个愿望,不知她是否还在努力着。寒暄了几句之后,我向她道明了来意。
她是第一个能够把毛泽东理论讲得像天上飘落的雪花一样吸引人。她的课我从来没逃过,对于我这样逃课逃得轻车熟路的人,实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下课后,我们就在讲台上聊天,一直聊到校车快开的时候,她才匆匆赶回去。我们讲到王小波,傅雷,沈从文,罗曼罗兰,罗素。这些与人类伟大智慧联系在一起的话题都让我们心驰神往。假如王小波还在世,他肯定会很高兴,他说过,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高兴。他有足够的理由为很多向往美好,追求智慧,在混沌中寻找爱情,有趣,性爱的人而高兴。很多人将会步他的后尘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而且会走得更远。
年轻需要张扬的梦,当她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思绪飞扬到她的大学时光。她为那时只是一味追求好成绩,做老师眼中的乖学生而遗憾不已。不过当她第一次拿到奖学金时那种喜悦的心情仍然让她激动不已,但是随后这种收获的快感很快逝去,就像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一样飘忽而去,取而代之得是若有所失的惆怅。当你意识到你的大学只是在麻木的履行一些职责,像机器一般重复令人乏味而毫无激情的工作,生活的乐趣也随着飘然而逝。我们曾经的灿烂的时光啊,总是在这种情况下悄悄流失了。
我对她说,我想退学。如果想在大学学到什么实际的东西,就像天荒夜谈,不过大学真的能够让我们领悟到一些东西,比如说感受一段生活,认识一种生活态度,还有就是学会忍受无聊。
很多像我一样的学生都在大学里虚度完几年的光阴,然后带着无法名状的感伤悄然离去,开始他们的另一段旅程,或许,学会生活的首要原则就是学会忍受无奈和感伤。因为生活中确实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当你委曲求全之后,留下的只是无尽的感伤,然后你也可以欺骗自己,其实我可以过得更好的,如果不要太计较的话,我比很多人都应该感到满足了。还有,我们还可以对曾经的不堪回首讳莫如深,用另一段记忆去弥补这段记忆的空白,或者,干脆生造一段满意的记忆。
听了我的话之后,她认同了我的看法。她是第一个和我如此坦诚相交的老师。但是我们都知道,性格的懦弱会使我安于现状,在牢骚和自我责备中过完一天又一天,最后只是多添几许惆怅。最重要的是我不想看到妈妈失望的眼神,她伤心的眼泪会使我的一切堡垒土崩瓦解。
李老师帮我开了一张证明,让我的旷课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还帮我跟学校多请了一个月的假期,理由是实习考察的需要。我暂时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希望一个月的时间能让你想清楚以后的路。以后还有什么事的话再来找我吧,我会尽我的能力帮助你。
我对李老师真是感激不尽。我不知道怎样向她表达我的谢意。校车开走之后我仍然留在原地徘徊,从李老师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影子,一个大学讲师。教育本身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只是很多教育工作者所做的行为都污辱了教育本身。
李老师的关怀让我感受到了母亲般的关爱。我想起了我的妈妈,她有着一切母亲最简单美好的愿望,希望自己的儿女成材和过得美好,她对家庭太多的付出使得她失去了自我。她连衣服都不舍得多买一件,吃剩的菜她还要留到下一顿,浪费对她来说是最不可饶恕一种的罪恶。
我对妈妈的印象似乎永远停留在慈祥善良,对我至高无上的爱,可我常常忽略了年华的无情,她正在渐渐在变得苍老。上次我回去的时候,我就已经窥到了她斑白的发迹,许多白发混杂在繁茂的黑发当中,显得触目惊心。妈妈老去的气息已经无法掩盖的到处蔓延,甚至她的眼神都变得有些缥缈,不再明亮透彻。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地发呆。屋子里只有她一人的时候,她便拿出一张椅子,坐在门口的阳光下,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开始陷入深深的回忆。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许她什么都没想,只是静静坐着,在温暖的阳光下,在喧闹的街道边,在布满灰尘的空气中,她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她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活着就是一切,有时候,仅仅活着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我爷爷去世前,他就喜欢这种简单的美好。那时候我还很小,他把我抱在膝盖上,躺在一张藤椅上,开始讲述他年轻的往事,他的脸庞总是洋溢孩子特有的欢快。我知道,那时的爷爷已经到了苍老的尽头,他的脑袋已经容不下新的记忆,所以他只能以回忆的方式来证明自己还活着。他像一只老黄牛咀嚼胃里储藏的食物一样,慢慢咀嚼自己发黄的回忆。
妈妈一直没有告诉我,病痛其实已经折磨了她好一段时间。夜里疼痛难忍的时候,她就把自己泡在冰凉的水池,希望以此来减轻痛楚。很快地,原本肥墩墩的身体瘦下来,生活的沧桑在脸上显现出来。我从妈妈脸上,不仅可以读懂一个妈妈的故事,还可以读懂作为一个女人的生活。
可是后来,当我懂得去珍惜这一切的时候,一切好像都以不可挽留的姿态在我眼前飞逝。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6-08 00:07 评论(0)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
2005-6-3 星期五(Friday) 晴


接近黄昏的时候,公园里的人多了起来。我收拾好挎包,整理完头发后往回走。
进门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浴室里装了热水器。我昨天只是随便说说,想不到他居然当真了。我敲开他的房门,至少跟他说声谢谢吧,我想。等了良久门才打开,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回阳台继续作画,他对我的打扰表现出明显的不满。
那热水器……
不是为你装的不要误会,我方便自己而已。没其他事麻烦你出去。
请问多少钱,我和你平分……
还没等我说完他就把我赶出来。我拼命压抑我的气愤从他房间退出来,他确实有着过分的不近人情。不过想想,会独自一个人跑出来,差不多都是一些怪胚子,像我自己一样。
周末的时候侯立果然来找我,他坐错了两趟车加上塞车一个小时,将近中午的时候才到。由于我没告诉其他人我已经搬了出来,所以我得回到原来的学校,在那里等他。
见到我的同学都感到惊讶,在消失了两个星期后终于见到我,估计他们感到很不习惯。为了避免碰到熟人,我把侯立带到学校附近的一个水库。
侯立见到我很兴奋,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把一束花和一个单肩皮包送给我。在路上拿着这些东西实在很不自在。
水库旁边有很多人在钓鱼,也有人在烧烤。侯立跑去跟那些人说了一些话,然后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小袋烤好的东西走回来。他笑嘻嘻向我述说他在车上的情景,埋怨公交车坐起来很辛苦,他现在才知道,他有一点晕车差点没呕出来。还说他真笨,坐错了两趟车,今天的天气真热,秋天的时节了温度还这么高。我一直静静听着他说话,没有发言一句,我知道他在找话说,为了避免相对无言的尴尬。说到最后无话可说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定定看着我。他双手搂着我的肩膀,我们四目相对,由于激动他的声音有点发抖,做我女朋友吧,他说。
我推开他的双手转身走开,他跟在后面。他低着头有点懊悔,最后他再次鼓起勇气走上前,他拉住我的手对我说,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死心。
我转过身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因为我不想伤害你。我绝情地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并没有伤害我啊?
知道我为什么要吻你吗,我可以和你做一切亲密的动作,可我的心对你一片冰冷,吻你,并不代表什么。明白了吗?
你这样已经伤害了我。
如果和我在一起,你会伤得更深。我不否认,我喜欢过你,我越是喜欢的人我越会伤害他,这是我的宿命。
不喜欢我可以直说的。他的语气变得很沮丧。你是不是有什么原因,说出来啊,你还有什么话不可以跟我说吗?当初我们不是很好吗,你无话不对我说,我也什么都对你说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等他平静下来后,我们坐灾水坝的斜坡上,看缓缓下沉的夕阳。那天的夕阳血红欲滴,从西边向南北横跨了大半个天际,很漂亮。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发出这样的感慨后,侯立完全清醒过来。勉强不会有幸福的,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你说过,我是你哥哥是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干哥哥。
吻我一下可以吗,作为我们这段感情的告别,同时是我们兄妹情谊的开始。
我们深深接了一次吻,这是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深情的接吻。我倾注了所有的情感。我始终认为,这是我和他的初吻,因为有着我对他最单纯的情感在里面,他是第一个向我表白也是屡次被我拒绝的男孩。我永远会记住这个痴情的男孩。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一口答应他,但是我不会。我根本就不适合他。他是一个很忠厚执著的人,从小缺乏关爱,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他。而我不是一个能给予他这种关爱人。最重要的,我觉得我是一个爱自己胜于爱别人的人。选择放弃他,对他来说才是最好。
当天傍晚他就回去了。在公车上和他告别之后,我决定回去看我的舍友。
熟悉的宿舍很容易勾起我的怀念。看到我回来,她们激动得差点哭出来。我们拥抱了很久,然后开始聊。
我注意到我的铺位很干净,苏每天都为我打扫,她相信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和她们一起把剩下的一年多过完。
出去又怎样呢?你的心还不是悬在这里,除非你被退学了,你一直在自欺欺人。里子一针见血刺中我的要害。接着她说,由于我的经常性旷课,学校已经决定给予我公告批评,如过我还是这样下去,恐怕我真的要被勒令退学。
其实我反而觉得退学是一种解脱。只是我妈妈会很失望的。我不想让她伤心。
还是尹转移话题,打破僵硬的气氛。莞尔恋爱了,你肯定没想到吧。我回头看了一眼六号床的莞尔,然后笑笑。她的床铺空着,毫无疑问,她拍拖去了。我们宿舍的小女孩终于恋爱了,我如释重负说。
莞尔有眼疾,她不能参加各种激烈的运动,每次她都只能站在一旁观看,不过她的热情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她显得比在场的人更加兴奋,通常她一激动就会尖叫,这种尖叫声一度引起我们的不满。她吉他弹得很好,担任女bend的主音手,这个位置她自己很引以为荣。她恋爱了,确实是很好的消息,之前她一直为找不到合意的男朋友苦恼不已,真是一日千里。
和她们聊了很久,很晚的时候,我仍然执意要回去,我怕一留下来我就会改变主意,搬回来。她们送我到大门口,很幸运还有车回去。
在车上,我才发觉到苏的异常。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目光呆滞望着我们。我坐车离开的时候,她好像有话要对我说,却始终没有说出口,车开动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在颤抖。或许是因为见到我而激动不安吧。我安慰自己。
我感到很累。眼皮刚刚合上车子就到了。这时我想起侯立送我的那束花还寄放在保卫室里面,为了避免舍友们对那束花来历的猜疑,我故意把它寄放起来。我双手揉搓质地很好的皮包,心里不由得泛起阵阵苍凉。
或许我和侯立的情谊注定要像那束花一样,在一个角落里慢慢的枯萎,谢尽曾经的灿烂繁华。这时我正拐进公寓区的大门,其实那只能说是像大门一样的东西,我拖着沉重的步伐爬上过道的楼梯。疲倦仿佛是在一瞬间俘虏了我,我非常迫切能倒下来,天为被,地为床。
其实我没有告诉侯立,昨天才是我的生日。就像我错过他对我的情谊,他错过了我的生日。这是老天开的玩笑吧。
我甩掉背包,干脆在地上躺了下来。喜欢随心所欲,我把这理解为无拘无束。我闭上眼睛,我想在这个夜里,我死在这个荒凉的地区,肯定能引起一阵骚动,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启谋杀。我对这样的死法感到很满意。或许还有人突发奇想,认为是连环命案。我漫无边际胡思乱想,心情渐渐放松下来。我不知几点了,感觉雾气渐渐湿透了我的外衣,头发贴在我的两鬓周围。我是一条晾在岸上的鱼,我总有这样的感觉。
突然从楼上摔下一个啤酒瓶,刚好砸在我的周围,我的脚已经能够碰到玻璃的碎片。这是一根根毒辣的刺。我从恍惚中醒来。我注意到微弱的灯光从公寓的阳台传来,那个男孩还没有睡,我可以确定。从啤酒瓶落地的位置来看,我可以准确判断出男孩坐在阳台上的方位。
我从地上爬起来,为自己的荒唐行为感到可笑。我望了一眼澡堂,在黑暗中显得阴森恐怖。我想起一天夜里曾经在整夜泡在水池里面,直到身上的皮肤发白水肿。楼梯很窄灯光很昏暗,我的影子像巨大的怪物在尾随。
我推开房门的时候,第二个啤酒瓶在同一个地方准确坠落,发出响亮的清脆声。我觉得很好听,我喜欢一切玻璃般清脆的声音。
走过男孩房间的时候,里面没有一丝动静,估计他也知道我回来了。我回到房间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声响了,外面一片死寂,除了窗外田蛙低沉的鸣叫。
我顾不了身上的肮脏,脱掉所有衣服后钻进被窝,一下子就睡着了。夜里做了几个不连续的梦,这些梦的碎片就像几幕毫无逻辑的皮影戏拼凑在一起。我是一下睡到天明的。
我隐隐约约感到,半夜里好像后人转动房门的把手走进来,有脚步踏碎梦境的声音。可是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房门紧锁,没有丝毫撬开的痕迹。我将此理解为梦的幻象,没错,做梦也会带给你错觉的。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6-03 09:13 评论(0)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
2005-5-31 星期二(Tuesday) 晴

四
又是星期一,一个星期的开始。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逃课几乎是我习惯了,我心安理得安慰自己,反正去了不是睡觉就是看小说,与其在那里瞎耗不如做其他事情。所以我决定不去。
我在半睡眠状态中,计划着今天要怎样过才比较踏实。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想起我还没有打电话回家。几乎每个星期六晚上九点,我都会打电话回家,家里人也会等候我的电话,这成了我和家里人的一种约定,要是我没有了打回去,星期一的时候爸爸就会打给我,提醒我忘了打电话,“又没长记性了?”通常我们是以这样的对白开始的,然后开始聊,说说家里的情况,叮嘱我要认真学习,这次四级总该过了吧。而每次我都过不了,不过他们还是对我充满希望。妈妈则希望我考研,将来在大学里教书。“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操心了,就当是我的一个心愿吧。女孩子家,有个稳定的工作,多好……”我微笑着答应,然后一切如旧。
我打回去的时候,妈妈正在做饭。“家里一切都好吧。你和爸爸要注意身体,我在外面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匆匆聊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我现在的状况实在难以启齿,说出来妈妈肯定会很失望,为了不要说太多谎言,唯一的办法就是少说话。
总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吧,我对自己说。总得做点什么。
梳洗穿戴完毕后,我背了挎包准备到楼下吃饭。附近没什么像样的饭店,就是有,我也负担不起,所以最经济实惠的办法就是到公路对面的学校饭堂吃饭。我从民工阿姨那里得到一张学校的饭卡,每日三餐的时候,我便混杂在那些学生当中,在饭堂里进出。
想起我的学校的日子,每次都要为排队发愁,下课铃一响,就像丢了魂一样冲出去,只为了避免排队的麻烦,而我们每次都排在队伍的最后面,等个十来分钟才轮到,我们纳闷其他人怎么就跑得那么快。后来我们干脆等到基本上没人才去,这时我们通常只能打到一些剩菜剩饭,我们边吃边埋怨饭堂的东西难以下咽,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可是这样的日子也一天天过去了。后来我老是逃课,在宿舍里玩电脑或者在图书馆看书,所以打饭的重任便落到我身上。每天在下课前我必须赶到饭堂,以便打到刚刚出炉的菜,我两只手各提着三个饭盒,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走到宿舍,便宜了那群家伙,借着我的劳动成果,可以不劳而获等着开饭。想想真是幼稚得很,不过饭还是要吃的。
现在我就可以免了这些麻烦,在学生涌向饭堂之前我已经填饱肚子离开了。这所学校里有一个小小的公园,中间是个不大的人工湖,养了一些鱼,供人家垂钓,估计现在的人都无聊到发闷,把鱼吊起来之后还要不厌其烦放回湖里去,然后再吊起来,放回去,重复着这样的动作,还不亦乐乎。通常是一些头发发白的老伯伯在做这样的事情,几个老翁坐在一起谈笑风生。最惨的是那些鱼,如果它们会说话,第一句肯定是士可杀不可辱。老婆婆则在湖边的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有一些带着孙子孙女,笑得无比灿烂,像盛开的向日葵,她们在教孙子孙女学步,通常那些小孩挂着湿溜溜的鼻涕,走起路来东倒西歪,走三步要掉两次鞋,要不干脆翻个跟斗,着实很好玩,难怪他们的婆婆笑得差点没掉牙齿。
我在公园里面走着的时候,刚好是正午时分,除了几对情侣躲在某个角落卿卿我我,还有乞丐在翻垃圾桶,基本上没什么人。我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从书包了拿出一本小说看起来。
我发现我根本集中不了精神。我在椅子上躺了下来,双手枕在头上,看天上流动的白云。当初想搬出来,就是为了离开学校,体验另一种生活,出来之后,反而觉得更加无聊,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我还是在学校的圈圈里转。我想。
百无聊赖,我想起了给慢慢讲的那个故事。继续把它编下去。
后来我又睡着了,直到侯立的来电把我吵醒。“这个星期我过去找你,不见不散。”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他这个人有时候傻乎乎,他都还不知道怎样坐车就把电话挂了,大概怕我拒绝见他吧。前个星期他就说过这个周末要来了,那时我还在纳闷,为什么提前两个星期跟我约好,最后我想起来了,这个周末是我的生日。他曾经说过,要送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给我。
除了舍友,我没有告诉其他人我已经搬出学校,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侯立突然说要过来,让我感到有点不知所措。我要想好法子应付他。
有时我想,假如某一天夜里,我突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会有人知道。死得很离奇,倒是我理想的死法。有一个关于灵魂的影片,说一个人死了之后,他的灵魂就会在一个丛林里面游荡,如果没人记住他,他就会变成蜘蛛,但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仍然留在丛林里面。这是一个关于遗忘的故事。
我死了之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记住我,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喜欢孤独。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经常在半夜里醒来,在昏暗的台灯下,读狄德罗的书,他说,所谓的天才,就是在逝去许多年之后,才能获得应有的名声,可见天才也是孤独的。要不,我就在黑暗的房间里面跳舞,我不停地转圈,直到天旋地转,脑袋像一个快爆炸的西瓜,我才倒在床上,一觉睡到天明。
有一天夜里,我被窗外争吵的声音吵醒了。有一个男的在厉声斥责女的背叛了他,她欺骗,玩弄他的感情。那个女的一直哭哭啼啼,企求男的原谅她。女的哭声就像一条呜咽的小河,男的声音就像浪花的呼啸,交织成一股莫名的力量,滞留在我的梦魇深处,当我快要入眠的时候,它就铺天盖地向我压来,形成轰隆隆的回响,好几次我在梦中醒来。结果我彻夜难眠。
那时我和侯立已经认识了。
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5-31 20:17 评论(0)
[长篇]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
2005-5-31 星期二(Tuesday) 晴

三
本来我打算继续在床上躺着,后来饥饿迫使我不得不起来。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我从塑料袋中拿出今天逛街买的方便面,然后煮开水。我想起今天还买了一束花,我喜欢的百合和满天星,插上花瓶之后,心情有一种舒展的感觉。我喜欢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
在外面逛了一天,身上散发着尘土和公共汽车及其难闻的味道,所以我必须赶快洗澡。屋子里没有浴室,要到楼下的公共澡堂洗。这带附近居住的大多数都是民工,他们在公路对面一所三流的大学里面工作,他们有的在饭堂里面打饭,有的负责搬运饮用水,或者电工维修;女的则多数做清洁工作,回收垃圾等等。据说这里原先是学校的宿舍楼,由于太过破旧,学生是绝对不肯居住的,所以安顿这些民工最好不过,他们只要有个地方落脚就满足了。也有极少数几个贫困的学生住在这里,因为房租确实便宜,是正常的四分之一。
我搬到这里是一个偶然。当初搬出来的时候,我苦于没地方落脚,一个住在这里的朋友刚好要回家了,我正好搬过来。这个地方虽然偏僻简陋,甚至可以说是恶劣,不过看到那些民工叔叔阿姨们朴实的面孔,我感到很亲切。她们很热情,会主动跟你打招呼,跟你说很多话,即使是身处这样的环境,她们脸上依旧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她们微笑着,认真做好工作,打理好家庭,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
我在房间里的噪音惊动了那个男孩,他敲响我的房门,有点不满地说,麻烦你安静点,你知道你严重影响我的工作吗?
我趁机看清楚他的样子,高挺的鼻子,脸部轮廓很分明,淡蓝色的眼睛散发淡淡的忧郁。我感觉到了你的忧郁。这句话我脱口而出,好像出于一种本能,还没来得及经过大脑思考。
他好像被我刺中要害,嘴角的肌肉有点颤抖,从这点我可以判断得出,他是一个略带神经质,情绪容易波动的人。戳穿别人的弱点你以为很好玩吗?他有点激动地说。在他的印象中,他大概以为我是一个顽皮天真的女孩吧。很多认识我的都说我天真洒脱,喜欢笑,其实他们并不了解我,通常我灿烂的笑脸背后,我的心黯淡伤神。
我注意到他有一双白得惊人的手,你是作画的?我能看看你的画吗?他犹豫了一会,然后转身走回他的房间,我跟在他后面。其实我并没有打算了解他,我只是根据我的判断随口问问,同时为了打破刚才的尴尬。我向来对我的判断力很有信心。
我果然没有猜错,他是作画的。他的房间比我想象中混乱得多,不过我符合我心目中艺术家的形象。地板上,墙角,桌子上都堆满了书籍,杂志,水彩颜料,还有他画过的画,它们杂乱无章混杂在一起,不过他的床却是很干净整洁,和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形成强烈的对比,床铺没有一条褶皱,被子叠得很整齐,让人怀疑他从来不用展开来盖。
墙上挂有四幅画,色彩浓厚不一。从左向右数过来,第一副以黑色调为主,几乎只是看到无穷无尽的黑夜,一种梦魇压抑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仔细看,你会发现,在黑色的黑后,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在翻滚,要把你卷进画里面。第二幅色彩很鲜明,好像是不经意把许多种颜色搅在一起,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要是你走近看,慢慢地你的头脑会感到眩晕,那些颜色确实对你的视觉造成很大的冲击。要是你站远一点看,在一片淡漠的浅色调中,突然会有几个亮点很不合时宜的冒出来,就像一支支锐不可当的箭直指着你。第三幅远看像一阵清风吹起,空中落叶飘舞,可是你近看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淡淡的色素,就像撒上一层浅绿色的薄雾,缥缈缭绕。第四幅是素描,一个模糊的少女的背影,长发在风中漫舞。极其简单,没有多余的笔画,给人很素雅的感觉,素雅中略带着忧伤。
这个少女和他之间应该有很特殊的关系。第一眼看到那幅素描我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许多的故事。
我看画的时候,他拿了一瓶啤酒走向阳台,坐在阳台的走廊上,把画架支在双腿上,开始作画,他一边画画,一边不时地停下来喝酒。喝酒的时候,他的眼睛盯着远处的东西,在冥想。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楼下的景致。公路对面是一所大学,大学过去是莽莽群山,远处有一个湖,湖面上漂浮着许多白点,那些是鸭子。山脚下还有一个空军基地,每天会有军用飞机轰隆隆压顶而过。
他的目光游离,好像透过布满水蒸气的镜片看东西。他专注的样子确实很让人着迷。只是现在的我不会轻易让人打动,我想起了尹,如果现在是她站在这里,她肯定会兴奋尖叫,每一个帅气的男孩都足以让她迷醉半天,当然谁都有理由追求美好的东西,只不过她有过分的癫狂。后来是他打破了这种沉默,他首先开口,他说他是外省一所艺术学院的学生,如果没有那件意外的话,明年他就毕业了。不过没有关系,明年的这个时候,他肯定会回去。他好像在自言自语,说完他埋下头继续作画,当我不存在一样。
“我们弄一个浴室吧,至少也得有热水器。你意见如何?”我说。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作画,他的神气有点傲慢,话也不多说一句。我忍受不了他的冷漠,走出房门的时候我还是忍住气,轻轻把门带上,然后到楼下打水洗澡。边走边想着这个性情古怪的男孩,以至于在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扭了一下。
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5-31 08:29 评论(0)
那些影子,我们的肖像
2005-5-30 星期一(Monday) 晴

我那么时常地发现自己站在那里看它到处飞舞,
我那么时常地自问并怀疑那是否真的就是我自己。
——惠特曼
一
离开学校有一个星期了,其实我早就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学生,搬出来是迟早的事情,或许应该早一点。每天除了偶尔会去上几节课外,我基本上在公寓里面睡觉,上网,或者看书。这就是我一个星期的生活,简单而乏味。
这段时间里我很少写东西,我知道我应该写一点东西,写什么都好,纪念纪念我的青春,或者其他,一切值得纪念的,或者不值得纪念的。我发觉自己就像一条晾在岸上的鱼,正在一点一点感受脱氧的味道,然后等待从天而降的一只手,把我拿去当可口的晚餐。或者就那样呆着,直到干涸致死。我已经和我理应的生活轨道脱离了方向,甚至反方向行走。
和我同住的是一个男孩,我们除了从房门经过时彼此点头致意,没有说话。我还来不及仔细端详他的容貌,他给我印象是,一个瘦瘦高高,喜欢干净整洁的男孩,此外我对他没有任何了解,我不知道他为了什么搬出来住,也不想知道。或许从一开始,我们俩个谁也没有打算主动了解对方。
星期天的时候,慢慢找我陪她出去逛街。其实我知道,出去只是借口,她主要目的是想见见我,和我好好相聚,好好聊一聊,或许,她能劝我搬回去住,她认为。
过得还好吗。很好啊,你看。我转了一个圈,好证实我对慢慢说的话。瘦了喔,叫我有点心痛。这不正好,以前拼命想减都减不了,现在不费力气。
慢慢笑笑,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忧郁。搬回来住吧,舍友都挺想念你的。我知道,替我问她们好。为什么非得出来呢,在外面一切都不方便,回来怎么说都有个照应。以前我们宿舍最邋遢最懒散的就是你了,每天都非得叫你起床,不然你肯定从天亮睡到天黑。哪有那么夸张啊?你这么说无非是拐弯骂我是猪咯。
说完我们笑了一会。其实你是知道的,学校那个地方不适合我,或许我根本就不应该来。我只是在完成某种使命,仅此而已,所以我还得继续呆下去。真的打定主意了吗?那以后呢。继续半流浪半读书,你知道的,退学的话我妈肯定受不了,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就是她。
走过一家商店的时候,我们进去逛逛吧,我提议,主要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我们不要把大好的时光浪费在那些无聊的事情上,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应该好好享受。我说。
接着我们逛了大把的服装店,化妆品店,还吃了雪糕,烧烤。真是满载而归。下午的时候,我们还去逛了游乐园,尽管我们都老大不小了。
在公车上,我对慢慢说,你知道我的童年吗?我是在一个乡村长大的,那里有延绵不尽的田野。我从小就养成了一种对高山的崇拜。高山给我博大挺拔的形象,但重要的,不是这个。你知道吗,村里死了人以后,都会埋葬到山里。我们那里有一座山,山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坟墓。小时侯采野果,就有一次爬到那座山上,一般小孩是不给去的,有一种说法,五岁以前的小孩能通灵,就是他的眼睛能看到那些东西。如果给吓到,可能这个孩子就会傻掉,治不好的,除非给那个吓他的东西上香磕头。问题是那么多坟墓,你要怎样找啊?就算没给吓到,人们对这个小孩也会有所忌讳,毕竟遇到过那些东西,身上会有那些气味,是不祥的预兆。我转头看慢慢,她正听得入了神,她催我赶紧接着讲。
那次我见到那些东西了,可是我对谁也没有说过。我答应过它,我会保守秘密,它说只要保守秘密它不会伤害我,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说好。我们约好,每天下午夕阳快西下那个时候,我们在山里相遇的地方相见。它带我游玩它们的国度。慢慢这时听得更入迷了,她有点怕。那是一个充满黑暗的国度,你只会觉得,黑夜就像白昼一样正常。从山脚到深山里有一条曲折的小路,沿路都是密密麻麻坟墓。怕吗,它问我。不怕,和死人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你不怕我杀了你?不一定,或许相反。它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很天真的样子。如果我是个男子,我一定会娶你,因为你有世界上最好看的牙齿。它笑得更厉害了。或许我是个男的,你不觉得?你是个女的,我肯定,男的笑的时候不会扭动腰枝。说着,它化成了一个无比漂亮的女孩,之前她只是一个飘忽的影子,没有容貌分不清男女。她仍然微笑,好看的牙齿。再见,你是我见到的最可爱的人。你一定会幸福的!喂,等一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怎么找你啊?通常我们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她就会忽悠消失。后来呢?慢慢追问我。
这时汽车到站了。下车再步行一段路程我就能到达公寓。下次再告诉你吧,车到了。
过了一会我说,没有后来了,都是我瞎编的,我怕你无聊,你真的相信了?我早就知道了,故意配合让你美一下咯,谁不知道我们宿舍的才女很会编故事。下车啦。慢慢说。或许以后,故事会再继续吧,下车的时候我想。
从公寓到学校还有两个站,需要转一辆车才能到达。我要把慢慢送上公车才放心。以后有空我会常来看你,有什么事,记得找姐妹们。你们也是,我会想你们的。公车来的时候,我们深深拥抱了一下,然后,我看着慢慢的身影随着汽车远去。

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5-30 11:50 评论(0)
忽然之间
2005-4-26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 忽然想写写东西,但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真的!
 今天误打误撞,来了天涯,其实今天是我第一天来报告,看见一切都新鲜,天涯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我说不出来,当我打开了blog,我第一想到的就是,把今天的心情写下来,就这么简单,不用刻意,不用拘泥,不用造作,想到什么,就在我的键盘底下打出来!就这么简单!有时简单的就是美好!你说是么?
 星期二,是的,每个星期二,我都会和玮玮在直播室里做节目,尽管没有多少人注意,我们依然在做着,有时我老会想,当一件事情变成了责任的时候,它的性质变了味吗?我们这样的重复还有意义吗?与其赖着,不如潇洒离开。不过,我们依然在做着,我们说不清是为什么,但我们却不会选择贸然离开,或许,我们是在怀念一种东西,一种曾经的美好,……
 有时我就坐在直播室里,看窗外的天空,和过往的同学。我看不清楚他(她)们脸上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他(她)们步履的快慢,真的,那种匆忙的劲头让我感到青春的朝气;而悠闲的姿态又让我感到生命的流淌……我在细细品味着,同时我在苍老着,我不知道,也不敢想像,当鱼尾纹爬满我的眼角,我是否有勇气说出:曾经的我,青春无悔!我想不会的,但我依然在生活着,真的……为了爱我和我爱的人,为了熟悉和陌生的,为了,曾经拥有的……
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4-27 00:04 评论(0)
“猪”福!
2005-4-26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 茵猪今天生日,之前她已经过一次了,这次是新历,我们都笑着逗她,“一人生两次,你妈生你还真够痛苦的!”
 其实生日真是件好事,就是身边的朋友可以骗吃骗喝,我们吃光她的蛋糕,还变本加厉,把奶油摸她脸上,给她“奶油般的祝福”!她又气又逗,她立即反击,采取以牙还牙,追赶着我们四周跑,把宿舍周围闹得鸡犬不宁!哈哈!真过瘾!

# posted by 从北北 @ 2005-04-26 23:44 评论(0)

页码:1/-5     本站域名:http://congbeibei.blog.tianya.cn/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