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龙山人的BLOG
我龙山人的BLOG
煮酒论史
博客日历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我龙山人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9234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67篇
  • 评论: 2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8-2-2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七)张文忠身后无辜遭逢毁谤蒙诟受辱
 由于明太祖朱元璋在立国之初,便建立了有别于前朝的藩封政策,所以到了明王朝的中后期,朱家皇室凤子龙孙的作奸犯科、横行不法、对于当时激化社会矛盾,起到了特别巨大的推动作用。这些藩封各地的亲王、郡王、辅国公、镇国公、辅国将军、镇国将军等巧取豪夺、鱼肉乡民等种种罪行的肆虐荼毒,实际上也是这个封建王朝的重要掘墓人,为其最终覆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 由此可见,作为明朝洪武年间的第一代开国亲王,封藩辽东然后又移镇于荆州的辽王,在经历了世系繁衍两百余年、传袭过六七代之后,出了朱宪节这么个无恶不作的坏蛋,毫不奇怪。从《国朝献徵录?辽王传》所记事实来看,估计当年《明史》中所称“巡按御史郜光先复劾其大罪十三”亦不过如此。
 除了前述带有刑事犯罪性质的罪行之外,末代辽王朱宪节在当时不为明穆宗所容、被视作大逆不道的最为恶劣之罪行是:“世宗晏驾,诏至,不衰、不哀,巡按御使陈省列其事上遣刑部,侍郎洪朝选、锦衣指挥程尧相勘明,削去世封,发送高墙……” 这段话中所说的“不衰”,是说他在国葬期间不换穿丧服,依然鲜衣怒马,招摇过......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6 22:01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9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六)焦弱侯一代儒宗不计私怨仗义执言
 焦竑(1540——1620),字弱侯,号漪园,又号澹园;其祖籍山东日照,后来祖辈迁居顺天(即南京)。他自幼聪颖好学,埋头钻研经籍,16岁考中秀才,25岁乡试中举,算是少年得志。然而,只是自此之后,他虽多次赴京会试,但皆铄羽而归。直至万历十七年(1589),整整奋斗了二十五个寒暑、已是人至半百的他才在春闱中脱颖而出,一举高中状元,依例授为翰林院修撰。
 从年龄上看,焦竑虽然小于张居正不过15岁,但与他基本上还算得上是同代人。焦竑保留下了末代辽王朱宪节刑事犯罪的诸罪行,可他的用心却绝对不是为了给张文忠公仗义执言、主持公道。这主要是因为,他本人就是个非常厌恶张居正的人——焦竑成年之后,屡试不第,禁不住郁闷至极。正是基于这种困顿场屋的厄运,壮志未酬的情怀,因而促成青壮年时代的焦竑对张居正这样当权时气势凌人政治大佬的极度反感——尤其张氏“诸子连中鼎甲、官翰林”的隆遇恩宠,曾使他一度也跟其他同时代士人一样,对张深恶痛绝!
 这有焦竑亲笔所写的诸多文章为证,比如,在其《焦氏笔乘》随笔集中,便有一篇《刘文介公》......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6 21:5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五)朱宪节仗势淫酗作恶暴横理应法办
 毕竟,历史是人书写的,《明史》的纂修,前后三起三落,历时几近百年。由于此书的主撰人万斯同虽无总裁之名、却得总裁之实,而他又对张居正怀有极深的成见,认为此人终究是“挟宫闱之势,以骄蹇无礼于其主”的“奸人之雄”,故而在书中对辽藩“国除”与内阁大学士张居正之间的关系,故意做出了纠缠盘结、让人撕掳不清的结论。
 试看,《明史?辽王传》对辽藩“国除”事件的记载,实可谓耐人寻味:细读全文,明眼人清晰可见其对整个事件的叙述,大体上可划分为前后两个部分:
 前一部分,即官方确认本案的裁决人,是当时的最高统治者明穆宗,而办案的程序及经过,也全部符合宗室惩处条例:“嘉靖十六年,致格薨,子宪节嗣。以奉道为世宗所宠,赐号清徽忠教真人,予金印。隆庆元年,御使陈省劾宪节诸不法事,诏夺真人号及印。明年,巡按御史郜光先复劾其大罪十三,命刑部侍郎洪朝选往勘,俱得其淫虐行僭拟诸罪状。帝以宜诛,念宗亲免死,废为庶人,锢高墙。” 依此而论,荆州辽藩被“国除”的案子,是前皇上、明神宗朱翊钧的老子一手主持操办的,这既有御使陈省的首劾、巡按......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6 21:58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四)明神宗无是生非钦定重罪如影随形
 既然那个厚诬张居正将废辽王府“攘以为第”的罪名本属子虚乌有,那么明神宗朱翊钧为什么还是要在刚刚亲政不久的明万历十二年一意孤行,非得彻底清算张居正而后快呢?
 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一度威焰万丈的“政治大佬”、宫中总管冯保倒台了,这不啻是个政治信号;紧接着,弹劾张居正的奏疏便纷至沓来。已经稳操政柄的神宗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立即表态:“(居正)不思尽忠报国,顾乃怙宠行私,殊负恩眷。念系皇考付托,侍朕冲龄,有十年辅佐之功,今已殁,姑贷不究,以全始终!”于是,他就此诏夺张居正上柱国、太师的追封并“文忠公”谥号。
 云南道御史羊可立私窥上意,认为自己奉承圣心的机会来了,猝然将弹劾张居正的调子提高了许多,无中生有地说:“已故人大学士张居正隐占废辽府第田土,乞严行查勘。”其实,早在张居正的生前,其所谓“隐占废辽府第田土”的罪名,便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了。当时率先发难者是张居正的门生、巡按御史刘台。对于张、刘纷争,史有明载,恕不赘述。就是在刘台于万历四年弹劾张居正的那一道奏疏中,便有“诬辽王以重罪而夺其府第......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5 21:1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三)谷应泰编造谰言坐实居正恃权自肥
 这层“历史迷雾” 之难以廓清,除了明神宗朱翊钧的“金口玉言之外”,诸多对张居正心存怨怼的明、清士人,也难辞其咎。
 事实上,在张居正当权的十年间,当朝显宦曾经到过荆州张府者,为数甚众。他们或尊亲贺寿、或岁时请安、或专程拜望、或馈送珍玩,趋奉巴结,络绎不绝。这些人当然知道张舍与辽王府各自的实际位置。尽管明神宗朱翊钧以一国之尊,要强加给张居正什么罪名,这在当时那种“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的专制极权社会体制下皆有无可违抗的理由,但是对于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读书人,则不可以昧着良心胡编乱造,以落井下石而泄其愤。明、清之际,在编造张居正将废辽王府“攘以为第”的无耻谰言上做得最绝的,当数浙江学政佥事谷应泰。
 清朝顺治年间,由谷应泰总纂的《明史纪事本末》刊刻成书。这部书在对待张居正的评价上,确实乏善可陈,比如,在其《江陵柄政》一节中,谷应泰就以痛斥的口吻,大骂张居正是“倾危峭刻,忘生背死之徒”,甚至说他“包藏祸心,倾危同列,真狗彘不食其余”等,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个人情感特征和思想倾向。
 勿庸讳言......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5 21:0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二)朱东润先生战时著书遭逢历史迷雾
 抗战末期,开明书店出版发行了堪称我国第一部现代意义上的传记文学《张居正大传》。这部书写得波澜壮阔,气魄宏大,思想精辟,议论纵恣,是朱先生自己颇为得意的著作。此后,陈思和教授曾在《上海的教授们》一文中介绍说:“朱先生对这部传记也很自负。朱先生那时(指20世纪60年代)做学术报告,讲人物传记,自认为世界上只有三部传记是值得读的:第一部是英国的《约翰逊传》;第二部是法国的《贝多芬传》;第三部就是中国的‘拙作’《张居正大传》。”可见朱先生对自己的这部传记作品挚爱之深。
 朱东润(1896-1988),原名朱世溱,为我国现代著名的传记文学家、文史学家、教育家兼书法家;泰兴县城人。民国二年,他受俭学会之助,至英留学,次年进伦敦私立西南学院攻读英国文学,1916年回国,到上海任《中华新报》编辑,后至广西二中、南通师范等校任教;民国18年移教于武汉大学。
 1941年,朱东润先生在乐山郊区开始着手写《张居正大传》,此书出版后震动了抗战大后方。朱先生事后曾经不无遗憾地说:“抗战期间的图书馆,内部的损失和空虚,是尽......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5 21:07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一)郦波副教授综揽新说撇清陈年旧案
 央视《百家讲坛》之“大明名臣——《风雨张居正》”由南京师范大学郦波副教授讲的消息,早就有博客圈子里的朋友告诉我了。随着时间的一天天临近,也有朋友一再提醒,故每天熬去小半夜瞌睡,一连听了二十来天。
 在听讲的过程中,不由深为感奋。内心深处不由十分感谢这位“七0”后的青年学人,觉得是他在全国观众面前,讲出了一位奋发勇为而又孤独和悲愤的张居正。我和众多的电视听众一样,每每为郦波老师那清晰、明了,而又饱含激情的讲述所深深打动。正就正如一位朋友在“郦波的博客”中抒发的感言那样:
 “我和老师一起流下了热泪。不仅穿越历史的时空,深深感受到了张居正的孤独和悲愤,而在同时也看到了老师的愤慨和不平。从不喜争辩的老师一连串的发问,慷慨陈词,让我深深地震憾。”
 “看到郦老师的哽咽,真的有一种锥心刺骨的痛,为表达心中那一份既痴迷、又喟叹,几至难以自拔的情愫,故特为豋录天涯博客,想跟郦波副教授作一番交流。”
 “今天看了张居正人生的结局,是那样不出意外的悲惨。然而,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就......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11-25 21:04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内容提要】“马头”是荆州城南的一个历史地名。赤壁之战后,曹操新败,无力无力南下,据有襄阳却只能持守势;而吴主孙权却始终主张讨回荆州,全据长江中游;关羽率重兵坐镇荆州,既要积极准备出兵北伐,又须防范东吴水军,于是将马头用来作为警戒阵地,以保障侧后安全。为此,由明末清初邑人孔自来所称颂特别古老的马头关帝庙,便成为荆州关公文化的一处胜迹;如今尽管它由于种种原因已经被堙没于历史的尘烟中了,但正因为有了它的曾经存在,荆州作为“中国三国文化之乡”才显得愈加意义独特。

【关健词】荆州 马头 被堙没于历史尘烟中的关公胜迹

荆州是古往今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发生于此的著名战事即达一百多次。尤其是在三国时期,曹操统一北方后,亲率大军南下,逼向荆州;已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建立政权的东吴孙权视荆州为立国屏障,意欲全力抗曹;诸葛亮为刘备制定出横跨荆、益的发展方略,一篇《隆中对》传诵古今。其间,作为角逐争战的焦点,曹、孙、刘三家以荆州为舞台出演了一部部威武雄壮的活剧,如刘备借荆州、孙权嫁妹、三气周瑜、龙凤吉祥、截江夺阿斗、关羽单刀赴会、吕蒙白衣渡江等故事,在这一带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关公镇守荆州的十年,在荆州留下了很多文化遗迹,比如说荆州南门关帝庙就是相传就是在其原署衙所在地为明代所修建。清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刚入主中原立是未稳的淸廷即派重臣前来,主持修复“荆州大关帝庙三义阁”的重大事宜。到了乾隆五十三年(1788),荆州骤发水灾,城垣被冲毁,兵民侍救济,当此百事冗繁之际,清高宗弘历还专门发过一道上谕:“至荆州为关圣帝君镇守之地,该处必有庙宇崇奉。今城内水深丈余,恐庙貌亦不免浸损,如将来城垣应须移建,自将旧有栋宇在新址建盖。若城垣实难移建,务须将原有庙宇重行修整,俾轮奂一新,以壮观瞻而崇虔祀。”纵观历朝皇帝御批,像乾隆这样专为一个地方的关羽庙建置煞费苦心而详作交待的上谕,可谓绝无仅有。
然而,值得人们重视的是,在漫长的历史尘烟中,还有不少祭祀关公的文化胜迹,久被堙没。时至今日,它们的踪影也可能荡然无存,充分发掘并重新评价这一现象,应当具有相当突出的现实针对性。

世事沧桑留下的无尽惆怅
明末清初邑人孔自来(原名朱伯靡)所纂写的《江陵志馀》(清道光四年、即公元1824年刻印本)是我市地方史志研究的一部重要著作,近人修撰《湖广通志》,曾指定其为必备古籍。据史籍记载,孔自来,字伯靡,本姓朱,是第五代辽王的旁系子孙。清朝初年,孔自来为全身避祸,携家逃难,隐遁于荆州城东的草莽荒湖之中,以著书撰文保存乡邦文献,所著《江陵志余》为“存故乡之文献,补旧史之残缺”作出了突出贡献。在这部书的《卷八?志禋祀》中,孔自来于“汉寿亭侯庙”词条下,清楚明白地写道:“汉寿亭侯庙江陵不啻数十所,而马头之庙特古,南门之庙特壮。”
相比较明清两朝修建荆州南门关帝庙的美轮美奐,孔自来将“马头之庙特古”与它相对应,这就意味着,当荆州南门关帝庙之初,位于“马头”的关帝庙便特别古老了。那么,今天这马头在什么地方,它又为什么率先修建起了关帝庙呢?
我国北魏时期卓越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里,提到过马头。依照他对当时荆州城(即江陵城)地形地貌的描述,在公元五六世纪、即魏晋南北朝时期,长江分为北、南二江,其主泓尚紧贴荆州城南垣,至东门处经草市达今郢城镇,而今李埠、城南开发区和大部分沙市区,均属全长70华里的下枚回洲群。这一带河道纡曲,渊塘连片,而也就在这些为水所隔的沙洲之上。
为考证、查找马头的真实面目,笔者曾在2000年春上,利用节假日专程前往郦道元所指称的马头所在地,去寻访关帝庙遗踪。
在当地群众的带领下,在一片畦垄齐整的田野间,有位老人指着前面的一方地面说,这里就是以前的老关庙所在地。老人说,早前间,每当到了农历五月十三日,马头关庙都要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祭拜关公,场面非常之大,十分热闹。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马头关庙遭到日军的轰炸,地面建筑在轰炸中几乎全被摧毁,连庙里一棵有着几百年树龄的古白果树(银杏),也被炸毁……从此,马头关庙就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
现在,这里地属荆州区李埠镇白果村。当地人说,前些年,有人在堤脚处,修了个小关帝庙,以寄托人们对关老爷的思念,这说明当地群众对的感情特别深厚;而这处荆州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关公文化遗迹,也就因为这样一座屋仅一楹、被讹称为“马蹄关庙”的小庙,变得愈加仆溯迷离。

“马头”成就了关公的水军传奇
“马头”是荆州城南的一个历史地名,同时,它的出现,也是水军作战中的一次重大改革。当时,战马根本不可能直接从岸边直接徒涉上船,于是人们便先在水中打下木桩,再用竹子编成篱笆,接着从岸边填土向水中延伸,建成一个可供牵战马上下船的平台——马头,就是让陆上作战的马通过船运进行战场转移所设立的港口雏型。
在我国传统农业社会封闭型自然经济条件下,江河湖海的港口,通常都被叫做“码头”,而此“石”字为偏旁的码头,又都是由那时的“马头”所引申而来的;若是再查一查《辞源》,也会发现这个“马头”在古代典籍中的出处,就在我们荆州城南。
试翻阅二十四史,在我国历史上,尤其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马头一直都保障荆州城的一方军事堡垒,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著名战役,不下于十次之多。据“马头之庙特古”的说法,我们至少可以推断:关公镇守荆州的十年,在荆州建树了丰功伟绩,而他为刘备武装集团打造出了一支无往不胜的水军,则是其较为突出的功绩之一。
关羽是河东郡解县常平里(即今山西省运城市解州镇常平村)人,作为北方将领,当关羽来到荆州后,他首先就应当完成由陆上战将向水军将领的重大转变。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统领大军北伐,包围了驻节于樊城的曹仁。曹操急派汝南太守满宠来援,又遣于禁带领七军兵马赶来协助,关羽便利用汉江水上作战的特点,猛攻困守高堤避水的于禁七军和曹仁部将庞德的兵马,从早晨一直激战到中午,于禁势穷力竭,被迫投降;庞德战场被俘,不降而死,仅俘虏就达3万余人……事实证明,在关羽来到荆州后,就完全能够得心应手地运用水军以推进战争发展的进程而他本人这种由“陆上猛虎”,变为“水中蛟龙”的转换经过,肯定是在荆州完成的。那么,在荆州城南面长江南北航道之间的一个沙洲上建立了一个水军基地,就是他对士兵进行日常操演的训练场。
可以说,关公在马头成功完成了他从陆军将领到水军将领一大转型的重要基地。从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到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镇守荆州、居天下之中心的正是这位“威震华夏”的汉寿亭侯关公。十年勋业,岂容忽视?宋元之际史学家胡三省注释《资治通鉴》,认为是东吴大将曾经在这里屯驻水军,这显然是个误解。真正在这里立足屯军的应当是当初为了防备东吴进攻而在这里若心经营了十年的蜀汉“董督荆州事”关公。

历史锻铸了荆州的“三国品牌”
据郦道元《水经注?江水篇》对荆州地形地貌的描述,简要可知:荆州城南在公元六世纪前尚濒临长江,在城垣外的沙洲上曾经还筑有一座马牧城。城的西侧就是一处入水口,叫做马牧口。郦道元认为,当时的长江行进到了枝江后,因其河道分叉曲折,致使在两江分流的河槽中密布着为数众多的江心洲,而江流亦分为南、北二江。两江之间,是河槽中的一片片沙洲——夏天洪潦暴涨,沙洲尽没水中;冬天水位回落,洲上细流蜿曲。这一片沙洲从上游的枚回洲延续到此地,全长七十余里;在城东南面的沙洲上,还筑有一座奉城,是早先所设置江津长时留下的治所(办公府署所在地)。由于这个江津长的行政取能在于主管向洛阳贡奉当地州郡的税赋钱粮,因而叫做奉城;由于驻屯有军队,所以又叫江津戍。奉城驻军堡垒的南边正对着马头的岸边,当年在三国纷争时,东吴的荆州都督陆抗屯军于此,与江北岸晋国的荆州刺史羊佑隔江相对,由于双方都恪守信义,谈论此事的人都以为这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华元、子反重见于世了。洲上江津戍的北正对着长江的大岸,那里的入水口叫做江津口,这就是沙洲的名字而命名。长江行进到了这里,才算真正成为波谰壮阔、既深又广的大江了。
时至唐、宋时期,长江主泓南移,荆州城渐次远离河槽,而今李埠、城南开发区和大部分沙市区等全长达70华里的下枚回洲群,便逐渐淤塞垫高,形成陆地。如果说,“马头”确实是当年关羽操练水军的基地,那么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它的军事功能虽然被废弃,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但作为地名的马头,却至少保存到了孔自来生活过的明末清初时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在他的传世之作《江陵志馀》中,记叙有“马头之庙特古”的说法。
唐朝时期,著名学人李吉甫撰写我国第一部相对完整的地方总志《元和郡县志》,对荆州的城防建筑作过如下记载:“(荆州城)关羽所筑。羽北围曹仁於樊,留糜芳守城。及吕蒙袭破芳,羽远救城,糜芳已降,退住九里。曰,此城吾所筑,不可攻也。乃退人麦城。”依此而论,我们重新来回顾一下赤壁之战后曹、孙、刘三家博弈角逐的格局,便不难发现:此间,曹操新败,无力无力南下,据襄阳有却只能对占有荆州的关羽持守势;而吴主孙权却始终认为,荆州“居国上游,其势难久”,故一直主张讨回荆州,全据长江上游;率重兵坐镇荆州的关羽深深懂得,这地方毕竟是“借”到的,其战略重点就只能是“北攻南守”,即既要积极准备出兵北伐,攻占襄阳;又须重点防范处于荆州长江下游的东吴水军,于是临水筑城,将马头用来作为第一线的警戒阵地,以保障侧后方的安全,也就是他惟一的一种选择。
综上所述,尽管马头关庙由于种种原因在历史的尘烟中被堙没掉了,然而荆州作为三国文化的一方重镇,它的曾经存在,至少可以表明,荆州是一处古今闻名的三国历史文化名城,这是古往今来颠仆不破的铁的事实。如今,我们抓住机遇积极申报“中国三国文化之乡”,理所当然地反映出了古往今来一代又一代荆州人的般切期望。

>>引用社区地址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06-24 09:1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旧案重提 再申前论
在民国史上,发生于抗战初期的所谓黄秋岳与“封锁江阴泄密案”,似乎确实已板上钉钉,铁案如山了。
自拙作《民国“肃奸”的一大疑案》(以下简称《肃奸》)发表于2002年3月21日《中华读书报》的“文史天地”专刊之后,先是有我所尊敬的文史大家刘衍文老先生在《万象》杂志2002年第12期所设“《石语》题外絮语”专栏中,曾多处提到(刘文引述笔误为2001年),并诚心劝诫;后是有我所仰慕的同辈作家伍立杨先生在其《大梦谁觉》( “千年眼文丛” )中写专文《也说黄秋岳与情报案》着意训海。尤其是后者,他为了贬斥我的“典型的以感觉谈历史,以也想当然证明历史,或者叫做见风就是雨的历史”,竟然不惜将他在该书其他篇什中崇敬备至的曹聚仁先生,也连带着夹枪弄棍地着实捣了几下:“全文仅几百字,涉及黄浚出卖情报事,也不完全肯定,而是带有猜测的口吻。这怎么可以说是充实的论据和严密的论证呢?”
我留意数了一下,发现伍立杨先生所撰这篇《也说黄秋岳与情报案》,亦不过两千五六百字左右,倘非“一言九鼎”, 那么他怎么也敢在没有“充实的论据和严密的论证”的情况下,居然仅凭若干人的......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06-22 13:15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

《荆州图谱序》笺注




 




荆州图谱序 清园王元化撰并书




桑梓后学陈礼荣注




 




     荆州右乘①巴蜀之势,左启吴会之衍②,控江汉,摄云梦,北绾③中州,南扼百越④,江山形胜,天与名都。神禹导川,始奠荆州⑤;帝舜南巡,厥土宜经⑥。古史虽存涯略,然其迹况殊欠分明。西周昭王南征,舟人使之没于汉水⑦,事见《史记正义》所引《帝王世纪》之文,语固不详,亦可概见荆楚之士时已卓尔崛起,为王威之所不可侮。




注释




①乘:利用。......


我龙山人 发表于 2009-03-12 19:18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79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