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隔壁

 永远在隔壁
 我的笔记本!


  2006年8月14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不晓得为什么要搬家。其实很久都没有回这个家了。所以搬家一说不成立,其实是离家。
管它搬家还是离家呢,反正啊,我想活动活动身体了。就这么简单。麻烦朋友们跟我一起做运动。新去处是:http://blog.sina.com.cn/u/1249376945......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8-14 16:15 评论(0)

  2006年4月10日 星期一(Monday) 晴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我真的认识你吗?
2003年的一个秋夜,我们偶遇在网上的小酒吧。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当时聊了些什么,印象之一是比较兴奋,彼此都拼命地说话,好像比赛打字速度似的。反正都不想停下来,也不管时间是如何推磨的,一圈又一圈,不休不止。印象之二是:我在她眼里是个老实人,她在我眼里是个调皮蛋,鬼精灵。
我们好像曾经相知过。不是吗?我写过许多情诗给给她,她也写过不少给我。我记得是在一年之后我才说起那个字的。但她似乎并没有正面接受。她喜欢这种晃晃悠悠的感觉,喜欢这种漂浮着的语言与手势,据说这就是浪漫。
曾经许多次,我通过她的视频看到她的容颜,说不上很漂亮,但肯定是属于有特点有个性的那类女子。......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4-10 09:54 评论(8)

  2006年4月7日 星期五(Friday) 多云
 
说明:很久不写诗了,但还在读。读着读着,有些痒。于是惴惴捉刀。既不想为这些残句费心费力地设计标题,也不想像诗友吴岩松那样或偷懒或耍赖地把所有诗歌都冠以《无题》。所以找了一个最投机取巧的方式——写同题诗。更巧的是,手边正好有朋友唐小米发在《诗选刊》2006年第三期上的12首诗。那就借她的题,想必不会诉我“侵权”吧?呵呵。

《同题之一:老电影》

让人心里不爽的首先是那个“老”字
我看见两个人搂搂抱抱,关系暧昧
不说话,好像动作真的可以表达心声
我同时还听见平地起惊雷:“老,不正经!”
其次是最近繁荣得虚假的“电影”
开演后,才发现主角还藏在幕后
活跃在前台的导演和龙套异常兴奋
他们期待着:作为第三者,能够
无比幸福而深入地“插足”
最后是我,模糊的一小团空气
也许刚刚吹过你的两颊,也许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2006年4月7日......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4-07 12:26 评论(0)

  2006年3月23日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有那么多话唠叨吗?省省吧,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的。”
这是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的一句话。现在我懂了,沉默真的是最多的语言;人生不光需要表达,许多时候,沉默也是必要的。在我进行了多年的写作之后,我愈发明白了:沉默是最高的写作。
让我沉默吧,我想让世界变得更简单一点。
无为乃大为。
......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3-23 11:21 评论(2)

  2006年3月13日 星期一(Monday) 小雨
 
诗人刘清泉访谈(第五期)


吟香 10:08:28

您为什么写诗?

刘清泉 10:10:32

这问题跟问我为什么吃饭差不多。因为身体需要,所以就……

吟香 10:11:28

您刚出版了一本诗集,名字叫《永远在隔壁》我知道这个取自您的一首诗的名字,我读过这首诗,您觉得诗人是孤独的么?永远在别人的隔壁?

刘清泉 10:19:59

是的。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每一个人都试图摆脱孤独,只不过不同的人群选择的方式与手段各不相同而已。诗人选择了诗,则更像一种姿态了。当孤独在我们抗拒的过程中被逐渐消解的时候,永远其实也正逐渐离我们远去。
没有人真正热爱孤独,也没有人能真正看透永远。所以诗人不仅是孤独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悲哀的。有些诗人总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一切,我觉得有点可笑。

吟香 10:22:07
......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3-13 11:57 评论(0)

  2006年3月13日 星期一(Monday) 小雨
 
 对我来说,嘉陵江并不是一个非说不可的话题,因为我生来怕水。尽管父母给取的名字里含了许多的水,却没有培养出我对于水的情愫来。但我知道,对众人来说,嘉陵江的意义是非凡的。嘉陵江重庆段古称渝水,渝也是现在重庆的简称。在很多人心目中,嘉陵江是重庆自己的江,是母亲河。
 旅游界有两句行话,“山水相连,妙不可言”,“有山无水山光光,有水无山水遭殃”。说的都是山水之间的关系,是自然、人文景观的必然演绎。歌乐山下,嘉陵江畔,的确繁衍生息着一代又一代重庆人,不惟山,也不惟水,正是山水的共同拱卫,才造就了别具一格的重庆和重庆人。
 20世纪20年代,嘉陵江水面船运兴盛,沿江一带自发形成了热闹的河街:船户、搬运力夫、滑竿夫、小商贩、乞丐游民云集岸边,形成棚户区。江边市场应运而生,有旅栈、饭馆、茶馆、酒馆、米店、面店、杂货店、药店、裁缝铺等,这些店铺用木板和竹子捆扎而成,洪水期间,搬到高处,洪水退了由回原处。在更高的坎上,有戏楼、休闲会所,也有青楼。时代在前进,以嘉陵江、长江为轴心的地域文化也在前进。在两江四岸,水边平缓,与城市之间有植被过渡。大概是到了90年代后期......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3-13 10:45 评论(8)

  2006年3月13日 星期一(Monday) 小雨
 
 遇见这山,是料想中的山。不敢说天高云淡,但这山的确不同凡响。不想去探究它到底是从哪一天起与革命、红色等等东西联系在一起的,但它在我心目中,至少也是一件爱物。
它静静地立在这里,千年万年了,依然深情不减。加入这可以归入爱情的范畴,我想一定是恸人的悲剧。
 它就是歌乐山。
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两个人爱得火热真切而且坚决,却为世俗所不容。男的被逐号称“渝西第一峰”的某座深山,不知所踪,女的千里来寻,踏遍山林,不舍昼夜地呼唤“哥哟哥哟”,声声泣血,句句穿心。最后化为不绝于耳之灵音,一直飘荡到今天。人们为了缅怀这段忠贞不渝的爱情,给这座山取了个名字叫“哥哟山”,后多经传衍,便成了现在的“歌乐山”。
 还有一说。三国时蜀中苦主刘禅(扶不起来的阿斗)性格软弱,年少无知却偏爱声色犬马,滥情。加之佞臣当道,诱其纵情声色,直至朝政荒芜。传其曾在“歌哟山”中,与百众蜀中美女嬉戏,佳肴好巽,日夜笙歌,浑浑噩噩。阿斗一时兴起, “哥哟”废, “歌乐”立,山随之而易名。
 这两个传说其实都与爱情紧密相关。前者因为人们普遍的向善向......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3-13 10:43 评论(0)

  2006年3月6日 星期一(Monday) 小雨
 
早已静止的等待
——生日致小月

那一次真的想到了,想着和你
去那清清静静的小酒吧坐坐
橘黄色的灯照在头顶,忽明忽暗
小妹妹过来倒酒,烈性的酒
从杯壁落下去,浅浅地,似乎疼
我发现她发间的花蝴蝶跟你很像
我想说点什么,你也想;相互看,相互
沉默。但肯定是迟了
这时落红将尽,闷热席卷大地
等到出门时,肩头披了薄薄的霜
2006年2月16日
......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3-06 17:04 评论(4)

  2006年1月5日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永 远 的 “ 坚 持 ”
————彭斯远《成人和孩子的世界》随话
▲刘清泉

 作家出版社不久前出版了一套“当代重庆作家作品选”,内中有一本是我的老师彭斯远教授的文论集,书名叫《成人和孩子的世界》。我认真地读了,忍不住想说几句,关于他,关于他的“坚持”。
一
我和彭斯远先生之间,有一种且远且近的距离。
他是中国作协会员,重庆作协主席团委员,又在重庆师院中文系做教授,任硕士生导师,著作等身,学问渊博。对于他,我是怀了仰慕的心情的,正因为仰视才能得见的缘故,我觉得先生离我很远;先生给我授过课,《儿童文学散论》,那是大一,正是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懵懂少年梦想早早长大成人撑天一角的时候,因此对儿童文学多少有些“嗤之以鼻”;加之先生方直而不迂曲,课堂上总是一本正经,考试成绩不容“通融”,所以愈发觉得这老头“独”,远远地看他,“儿童文学”便也随之远我而去了。
 后来我毕业了,留校了,编校报了,因为工作的缘故,时不时请先生赐稿,不曾想他总是爽快答应,总是提早交稿,还说,“按你编辑的要求,随便删,随......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1-05 14:10 评论(2)

  2006年1月5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向阳:向西?向东?
——向阳诗歌印象
刘清泉
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向阳一向是彬彬有礼的,但我知道他谦和的面孔下其实一直汹涌着“风暴”,这“风暴”或者向西,或者向东,始终在冲突,始终在决斗,搅得他内心不得安宁,所以在现实生活的选择中,他矛盾而又顺应,拒绝而又奉和,以至于有的人说他“晚醒”,而另外的人又说他“过分”;迥异的评价其实正是他生活的客观写照。这同样适宜于他的诗歌。
向阳曾经在一首诗中说:“这些年,我似乎只是忙于/把自己的身体/从一个城市搬运到/另一个城市/就像我曾经把热爱/从一个女人搬运到/另一个女人”(《风暴》),其实正好可以用来印证他的诗歌主张。一个在现实中矛盾地生活着的人,尤其作为一个诗人,他的痛苦和困顿是深刻而易碎的。
向阳早年是学英语专业的,对西方文学特别是西方诗歌抱有近乎痴迷的眷念。他曾经梦想自己绅士地生活在周遭,以自己高贵的诗歌来完成人生的运命;这无疑有一种唯美倾向,结果就是他的诗歌中充满了天真和狂想。他把自己比作夏天的一个孩子,感觉“这个夏天的孩子被幸福宠得太坏”(《哦夏天》);面对爱情,面对伤与痛,......

 
# posted by 重庆刘清泉 @ 2006-01-05 14:08 评论(0)

页码:1/-21     本站域名:http://chongqingliuqingquan.blog.tianya.cn/




<< 2019 六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评论(评我) (4)
灌水 (3)
论文 (0)
散文随笔 (3)
评论(我评) (8)
小说 (2)
诗歌 (7)
搬家啦搬家啦(2006-8-14)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2006-4-10)
以最投机的方式写诗(一)(2006-4-7)
沉默是最高的写作(2006-3-23)
很久以前抱香斋的一个访谈(2006-3-13)
众人的嘉陵江(2006-3-13)
一个人的歌乐山(2006-3-13)
早已静止的等待(2006-3-6)
没事了。就是想跟你说说话!何雷来找到你没...(2006-6-11)
老五你娃在干啥子哦。那天的电话一直没有打...(2006-6-1)
哈哈!新的就是这两个哈哈!
最近大...(2006-5-18)
都四月29号了,清泉兄你还在想嗦?
从海洲的新作中得知你们又大战了一场。青春...(2006-4-24)
海洲眉批江湖
飞花飘茵
飞花飘茵又
何晓竹
左小朵
向阳摸羊
大唐小米
何雷真黑
坐上窗口的云
晓梦的博
叶君叶君
你是唐小米那我是谁
文子游园惊梦
45115


重庆刘清泉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