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客荷樵 一客听琴

博客日历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石殇 

博客登录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2615462 次

今日访问:19次

日志: 25篇

评论: 1094 个

留言: 89 个

建站时间: 2007-7-6

博客成员

石殇 管 理 员

叶七姑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蟑小草
2017-06-25 14:44

本站域名:
http://chanyip.blog.tianya.cn/

夢沈書遠

不需要任何人,独自生长。

石殇 发表于 2011-07-20 15:09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经常在刚刚苏醒的清晨,听到楼下的钢琴声。直到我眯着困倦的眼,出门上课时,那钢琴声还在。当我傍晚下课,从深巷里一路闻着饭香回来时,依然能从人们高声交谈的声音里,从锅碗瓷器的敲打声中,轻易辨别出,那有气无力的钢琴声。当我打开笔记本,思索着自己也许应该写点什么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钢琴声。
  我住的这间房子,是在旧城区的一条老巷子里。巷口卖菜的老人说,他就在这条巷子里出生,读书,成家,生子。后来儿子出生了,他又看着儿子读书,成家,生子。他们一家三代都住在这里,从未离开过。
  我知道,这里再过几年就要拆掉了。巷子里缓慢安逸的天光,很快就会消失了。
  在日本有一个“付丧神”的传说。相传一件物品被使用到九十九次就会成为精灵,如果抛弃便会产生怨念,有点类似中国的物久成精,而这种精灵化作的妖怪就叫“付丧神”。
  这些让人住了一辈子的老房,拆除后会不会产生付丧神,我不知道。但是人的怨念,一定是最悲伤的付丧神。等所有的老房区都消失了,这些老人们,要如何面对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巨大的生疏感?城市要拿什么来施舍给它忠诚的市民,日常生活匮缺的亲切和美感呢?
  有一天......

分类: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 评论: 7 | 浏览:453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岁时散记

石殇 发表于 2011-03-08 01:46 | 正常 | 星期二(Tuesday) 晴

1、
旧岁冬天的时候,因为常要写歌词的缘故,就在网上找了《笠翁对韵》和《训蒙骈句》的原文来读,又在图书城买了《声律启蒙》的小册子。本意是想研习声韵,孰料竟对其中的诸多名物或物象产生兴趣。索性花了许多日的时间,为各种典故出处作注解。
此后不久便是漫长的期末考,我是素日闲散惯了的,所以许多功课学得并不好,只好“急来抱佛”,将时间用在温书上头,那些流丽的细致学问,也就搁下了。

2、
寒假的整整一个月,固定凌晨四点钟入睡,白昼里抱着零食赤脚盘坐在沙发上,把大把的时间耗费在情节烂俗的电视剧或是品味恶俗的娱乐节目里。若有新上档的电影,偏执地一定要赶在首映日去看。浑然不觉岁时流逝,经年不往。
除夕放完灯后,途经小区门口的韩国便利店,我说要买些烟火去放。那家的小姑娘汉语讲得十分好,我们离开时她正坐在灯下与母亲撒娇,像画一样安宁。那时正逢上南方最高温的时候,见到那样的画面,顿觉四周空气清凉,花香弥漫。抵家后伏在桌上写卡片,愿把那一幕写下来。手边是一只绯色的细颈花瓶,先是养着香槟玫瑰,后来换成几枝四朵的粉百合。
我喜爱那样的宁静。......

分类: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 评论: 13 | 浏览:296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和那些美好时光一起老去

石殇 发表于 2010-09-13 00:48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


带班主任的头两夜,连续有学生生病,高烧或是心脏病发作,于是无比理解老师们的辛苦。
深夜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宿舍,夜色缓缓涌来,寂无人声的街道,提裙狂奔,在风里唱歌,曲子被夜气吞没,低低的几句,擦身而过的学生奇怪地望着我。
回来后坐在电脑前赶稿,桌上搁着一枚新鲜的桃——是师姐专程购来赠我的。
一夜浑浑噩噩睡去,被噩梦惊醒,翻身又睡。清晨手机铃声不止,有人在走廊内说话,楼下传来笑骂声,我又惊醒,以为这是大考的早晨,无论多困倦都需起来。
白日去看望仍在军训的学生,姑娘们晒得漆黑,面上泛着健康的色泽。武汉的气温总是瞬息万变,昨日仍凉爽得叫......

分类: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 评论: 13 | 浏览:290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柒月二三事

石殇 发表于 2010-07-25 13:01 | 正常 | 星期日(Sunday) 晴




  今年的期末考大抵来得迟,那阵子正逢江城最酷暑的时节,宿舍的供电很不稳定,于是去校外的小旅馆租住了大半个月,美名其曰“创造无忧的备考环境”。然而实践表明,即使少了酷暑,期末生活依然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过一个冷笑话,问的是清晨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答曰:睁开眼睛。但是对于期末时段的我们来说,这个绝对不是正确答案。我们的清晨大抵是这样的:迷迷糊糊被手机闹钟唤醒,睁眼之前先摸一摸床头的讲义,不待起身就开始背记重点,就着晚上因读书读得太困倦而忘记关的灯。其中的艰辛可见一斑。
偶尔抽空回宿舍拿东西,总见没有冷气的劳苦大众们纷纷聚集于通风凉爽的屋子,几张翠竹凉席似榻榻米一......

分类:冲出生活犹如一匹黑马 | 评论: 16 | 浏览:289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恶作剧

石殇 发表于 2010-06-11 14:03 | 正常 | 星期五(Friday) 晴




已卯年四月廿九日的公历,是1999年6月12日。
我已经忘记了那场盛大的生日宴会,但我清晰地记得这一天到来之前,1999年6月11日的那个下午,我把一张写有“我是王八”的纸条贴到同桌的背上。
我的同桌属于那种很乖巧的男生,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就是正太的典型。在1999年的小学教室里,这样的男孩子经常是被同学欺负的对象。
同桌并没有感觉到异常,当身后笑声四起时,他只是好奇地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他回头的时候,我们都默契地移开眼光,若无其事地继续听老师讲课。那时正处于需要集体认同感的年龄,即使有人同情心泛滥,也不会冒着不合群的罪名做出风头的一个。
“王XX,......

分类: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 评论: 12 | 浏览:285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悲伤?

石殇 发表于 2010-05-17 11:13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我昨天听了一晚上卡拉扬的指挥,结果夜里做梦,梦到的都是少先队的鼓乐队。他们让我打大鼓,那个鼓棒很沉,我敲得一团糟。指导员批评我,我很委屈,一脸悲伤的表情。指导员问,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悲伤?我回答说,我学的是指挥,小鼓也会,可是不会敲大鼓。指导员想了一下,那你表演一段给我看吧。我就玩了一段花样指挥给他看。
  很有意思的是,指导员的问句“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悲伤?”,正是这期《春事乱》里一个专题的题目。
  选了几张图,发在这里以飨众位博友。
———————————————————————————————————————————————————————

       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悲伤?
                      策划|叶七 摄影|杨宇宁


......

分类:面对一种消失大声说话 | 评论: 16 | 浏览:291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昨夜楼下许多人想做爱

石殇 发表于 2010-04-30 00:03 | 正常 | 星期五(Friday) 晴

seven专访片段
陈卷卷:谁是你比较欣赏的人?
我:你知道符新华吗?
陈卷卷:导演?
我:嗯 我很欣赏他
陈卷卷:他的电影感动过你?
我:他拍电影的执著很感动我
陈卷卷:所以你也对seven很执着


符新华至今依然是在大陆独立电影界,甚至是整个大陆电影界里,我最喜欢的导演。
第一次看他的电影,是那部《33楼传来说话声》。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摇晃、粗砾、模糊的镜头,怎么可以表现出这么极致的东西?
后来知道,符新华只是一个普通的药品销售员。他大学毕业后进入村落,断裂式生活体验让他决定要拍摄一部《客村街》。他写好了剧本,拿出自己的几万块钱开拍了。再然后,他就破产了。所以在拍完《客村街》后的许多年里,符新华都没有拍过新片,而是本分的做他的药品销售员。
大约一小时前,囧哥在QQ上问我,如果你也因seven破产了,怎么办?我很想说大不了我再回去本分地码字写小说。可是我想起了《醒世恒言》里那个卖油郎的小说儿,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我也学卖油郎傻了一回。
符新华把自己比作“一个企图与电影长期发生关系的未遂者”,而我则是“一个企图与杂志长期发生关系的未遂者”。
我在《客新村》里看到了《seven》某种隐晦的结局。
“《客村街》里的演员都是符新华的朋友,正是因为这样,很多的表演并没有达到符新华的预期,即使选景,他也面临很多的问题,而更为重要的是他还需要上班。”这就是奇妙之处。你看,这世上不可思议的巧合居然这么多。
许多seven人,都是我的朋友,许多专栏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准。我也同样面临着许多问题。甚至连“更为重要的是”都如此惊人的雷同:我还需要上课。
忽然就想起《seven·春事乱》里有一个专题叫《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悲伤》。
悲伤呵,那大概是一种天生的情绪吧。因为这世上有太多想做爱的未遂者。......

分类:冲出生活犹如一匹黑马 | 评论: 13 | 浏览:345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梦沈书远

石殇 发表于 2010-04-15 11:45 | 正常 | 星期四(Thursday) 晴

顾家阁楼的廊檐下,挑着一盏盏描着吉祥富贵样的新娘灯。灯笼内衬的棉纱布外,糊的是大红的高丽纸。府里的喜事已过月余,高丽纸的色泽仍是周正的红,看上去还是半新的。
今岁的梅花开得极早,太太房里的丫鬟红樱从阁楼的走廊经过,便惊喜道:“旧历年才过半月,这梅花居然结了苞。”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阵浅笑,“新岁大抵比往年来得迟,红梅开得比旧年早,倒也不奇怪。”
红樱回首一看,那接话的女子一身月白滚边软缎旗袍,外罩青莲边的藕合色单衫,不正是二少爷顾铭书新娶的二少奶奶沈青瑜么。
红樱拂了拂衣摆,微微屈了腰身,一顾全了礼数一顾问道:“二少奶奶可是去太太那儿问安?”青瑜略略颔首,笑道:“今儿个起得晚了,怕是过了问安的时辰,太太想必是要责怪的。”红樱答道:“不打紧,太太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正要回去太太那儿,且给您领路罢。”说着就要来搀青瑜。青瑜原是温默的性情,见红樱这番热络,倒有些不适应。
青瑜随红樱到太太的院落时,远远地望见了府里的大小姐铭娟和未出阁的三小姐铭秀。
大小姐铭娟的夫家姓张,是个做茶叶生意的商贾,近几年才发迹。青瑜与顾铭书的婚宴上,青瑜也随铭书......

分类:在故事中抵御现实 | 评论: 14 | 浏览:308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花咲

石殇 发表于 2010-04-10 23:24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在电影厂的空地上排练一个方阵,为了一个开幕式的演出。这里有许多年轻的姑娘,她们和我一样,在午后或是傍晚聚集在一起,反反复复地开合一朵莲花。最后一次练习,是下午六点钟开始的。再准确一点,是昨天下午五点三刻。那时候我刚从教室里出来,我的右手上一定还残留有没擦干净的铅印。我在教室里画了一下午的素描,从1303到1301教室,我一直在涂改同一幅画。任同学问我,有人用自动铅笔画画么?我说有啊,武内直子就是用0.5毫米的自动铅笔画出了《美少女战士》呵。当然我不是直子,也画不出《美少女战士》。我的素描还没画完,排练就要开始了。
我要练习齐步走,为了队形的整齐划一。我们不断地向右对齐,向前看,再齐步走,我都不记得上一次这样规规矩矩地走方阵是什么时候了。两天前我在一位博友的博客里看到他提到鼓乐队,我就想了从前,我还是少年先锋队鼓号队指挥的时候。
我小时候学过许多东西,但是没有一项是精通的。我还学过一年舞蹈。开学没多久,舞蹈老师带我去舞房,她穿着一双黑色绒面的舞蹈鞋,贴身的韵律服,头发是现在最流行的BOBO头。那件舞房的地毯是红色的,一进门就看得到一大片落地镜,两旁是压腿用的杆子......

分类: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 评论: 11 | 浏览:258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春事

石殇 发表于 2010-03-25 21:10 | 正常 | 星期四(Thursday) 晴

好友相邀去踏春,恰又逢上吴同学的生日,便挑了日子,一道去东湖的樱花节看花,当是给自己放春假。
说到这位吴同学,虽是地道的武汉小伙儿,却无半分武汉人的火爆,又生得秀气文静,尤其那身好皮肤,颇值得赞美,总是让我联想到《花咲ける青少年》里的尤积,因而常被我戏称作“吴小姐”。《洛神赋》有言:“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摘来形容吴同学大约也是合适的。
出行的当日天气不算顶好,尽管天气预报上说一日无雨,但众人还是很有默契地把伞装进包里(尔后证明天气预报偶尔也是可信的)。上午的风很大,东湖畔人迹寥寥,水浪一阵一阵过来。
买了樱花节的门票,樱花栽种的面积并不算大,但是花开得很好,游人也很热闹。园子走的是日式设计,有古寺、虹桥、小岛、叠水、置石等景观掩映在樱花丛中。此种风光并不陌生,旷野、樱花、古寺、虹桥,看《犬夜叉》或宫崎骏的漫画时我就常赞美日本乡村的风土人情,认为朴实淳美。
吃了价格是市价数倍的点心,又看到樱花树下的小摊上有卖吹肥皂泡的小瓶子,我兴致勃勃地要去买。幼年一元一瓶的肥皂泡,在这里涨到八元一瓶。与店家杀价,以十元两瓶的价格成交。于......

分类:冲出生活犹如一匹黑马 | 评论: 12 | 浏览:241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