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风雨楼
巴山风雨楼bsxss.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本人决定要管天下不平事,欢迎大家来我风雨楼。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无标题]
2010-4-11 星期日(Sunday) 晴


>>引用社区地址
巴山笑书生 发表于 2010-04-11 15:0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E路有你]一个人的长夜,谁愿意再陪我听《冬天的树》
2010-3-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曾几何时,《冬天的树》这首歌陪我走过了小城的几许岁月。每次听到它时都有一种淡淡的、说不出的忧伤。每一次都会让我想起那个叫徐燕的白帝城女孩了。那时的她在重庆读大学。我和她相识于2003年的夏天。由于对文学的共同爱好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和她之间不可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所以,我们都没有把心的爱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们的选择是不是错了。但是有一点的就是我们没有时下俗世中人们做的那么低劣。我们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对方的事。相反我们都宁愿为对方而付出。
   2004年的冬天的一个晚上,她要从重庆回来。当时是晚上八点多,她在要到白帝城半路的时候打来了电话。让我去车站接她。当时我在三马山,晚上九点多钟时我到了车站。小城的车站这时已经没有了什么人。我戴着耳机一个人站在车站外的桥上,倚着栏杆望着小城的万家灯火渐渐熄灭。晚风中听着这首歌的我突然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这歌中唱的一样:‘我在这里等成了一棵冬天的树。把对你的思念开成了花朵。静静守候着你经过。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在想你,我是一棵冬天的树我等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有结局。我只能够把这一切放在心里。时光匆匆过,却带不走我的思念。我明白自己并不洒脱。只能眼看着花飘落......’
   晚上十点多钟时候,一辆从重庆开到白帝城的车终天到了站台。我拎着她的行李和她一起走在寂冷的大街上。浑暗的路灯照在我们的身上。让我们都看不太清楚前方的路。真的,前方的路太迷离太迷离,我只能看到路边一棵棵冬天的树在披着霜凌的等待。
  
   2005年,我去了东北。她打电话来说她交了男朋友。叫我也找一个算了。我心中一阵痛切。我知道,我们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走到一起。她是大学生,我呢?只是一个打工仔。现实太残酷。我不可能结合。我们之间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
   2006年,我又回到了白帝城。此时的她毕业了,在重庆结了婚。她回家来迁户口,在白帝城我们一起吃饭时她说:“谢谢你对我多年的照顾,也许我不会再有太多的时间回来了。”
   我说:“燕子,其实我也要离开了。”
   她问:“你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了!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呢?”
   我答:“我当初是在伤心之时来的,现在也在这座小城呆了五年了。我想也该走了。”
   她笑道:“也是的,你应该到大城市去。这里的天地狭小了。”
   那次聚会后她就走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2007年的春天,我也走了。从此离开了那座风雨小城。
   有时候在偶尔的夜里,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她。这个曾经的女孩子,早已为人母作人妻。不知道过得还好吗?

>>引用社区地址
巴山笑书生 发表于 2010-03-24 15:0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散文]我是一只心灵的丑小鸭
2010-3-22 星期一(Monday) 晴
  秦从学 作
  
  
  
   七年前的一个夏日,一声响亮的婴啼响彻咸阳的天空。天国的少女来到美丽的人间,睁开明亮眼睛,夏日的夕阳,斜照进城市的屋檐,还有妈妈的慈祥。
  
   妈妈说:“人生在世,勿记人仇,当记人恩。男儿当刚,女儿当媛。”从此“崔恩媛”三个字便成了我的名字。
  
   时代的我,不知人间情愁。在无忧无虑中到读书年龄。我和很多孩子一样,开始了愉快的小学生活。
  
  如果说岁月的平淡是一种索然无味,我宁愿享受。因为那是一种美丽。永远忘不零七年那个夏天的晚上,我被一阵吵骂声惊醒......
  
   第二天,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妈妈走了,她独自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出了我们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家。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海中那一刻,我哭了,朝着她离去的背影凄怆地喊:“妈——妈——!”
  
   妈妈身子一颤,站住了。她转过身来,爱怜地望着我。哽咽着说“媛媛,妈妈走了,以后要听爸爸话,我......"她没说完就哭了。我看见,妈妈的泪水在眼中打转。最终妈妈还是走了,她的背影在夕阳西下的黄昏中走得更加遥远......
  
   从此,在每一个太阳落山的日子里。只要想到那个远去的背影,眼泪就会在腮前轻轻滑落。
  
  如果说岁月可以洗涤掉一切伤的回忆。我愿意忘记掉所有的伤痛。妈妈走后的第二年,我们搬走了,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陕北的那个城中小院。火车在长夜中向西宁飞驰,窗外的树木和山峦在后移。我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了呀?”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我们不会再回去了。”他抚了一下我的头发道:“媛媛,不要盯着后面看好吗?”
  
   “哦!”我胡乱地应了他一声后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黎明了,我再看窗外。发现一切不再是以前我熟悉的景物。回想陕北的日子。一切变得陌生而遥远......
  
   在西宁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突然下起雨来,我在窗前看一本爸爸找来的旧书。雨点飘落在我的脸上,有一丝丝的凉。爸爸说“媛媛,给爸爸念一下书上写的是什么时候好吗?”
  
   我流着泪读道:“倾盆大雨泥土香,毛毛细雨花草长。雨中眺望人生路,我要回我的故乡。”
  
  爸爸听的一下坐到了地上,他被这一首少儿的稚诗击倒了。
  
   就在那一夜,我发现爸爸一支接一支的抽烟。那烟火的闪灭间,照亮了爸爸脸上的沧桑与无奈的孤独。也许,我不该对爸爸念那首诗。但是陕北故园的一切让我如此的难以忘怀。时常的梦中,我喊着那曾经的伙伴们的名字——红红姐、小云、强弟弟,,,,,,
   哦,我童年的伙伴们,你们现在在哪里?你们知道吗?离开了你们的我,从此就变成了一只心灵的丑小鸭!
  
  《本人名叫秦从学,来自于重庆市万州区。此文为一位西宁小友崔恩媛(女)求本人(写作文),所以本人就勉强捉刀代笔而作,望朋友们不可当真成是本人经历的才是。》
  

>>引用社区地址
巴山笑书生 发表于 2010-03-22 15:0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百姓声音]村干部强制村民出钱加入“居民点”建房子。
2010-3-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叫秦从学,来自重庆万州区!现在我的家乡在大搞“居民点”建设项目。就是村里划出一块地来,让村里老百姓按照上级统的图纸和规格修房。
  虽说现在农村城镇化是大势所趋!但是个别村官却要求村民无条件的全部加入“居民点”就有违历史法则。我觉得这个修房子也得讲求一个自愿才行。如家中儿女全部定居在外的六七十岁的老人,你叫他们也出几万块钱到“居民点”去修栋房子绝对不现实。他本人及其子女肯定都不会答应!
  在当年重庆成为城乡统筹发展区的时候,时任市委书记(汪洋)公布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向民间征集发展建议。本人在给他的建议信中也曾经主动提出过“农村城市化”!我当时的本意是消除城乡户籍差别,让农村人享有和城里人一样的待遇与权利。并非是像现在村官们这样子强制村民集中在一起修街道住楼房!现在我们村的“居民点”让人们反对声一大片!我们村是个两千多人的大村,现在缴钱主动报名修房子的就区区三十几家!
  至于说到底应该怎么去发展,怎么突破这个局面。我觉得有关部门还得好好考虑一才是。千万不能头脑发热,逆民意而行不是件好事情。

>>引用社区地址
巴山笑书生 发表于 2010-03-20 08:5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百姓声音]建议两会代表:不能让一些懒汉拿低保钱
2010-3-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现在正值两会期间,作为一个农民工,我有话说。
  我坚决反对城市有一部分人吃低保。
  我这些年打工在城里面看到过有很多三十来岁甚至于四十刚出头的男男女女,好脚好手的天天打麻将不去工作却月月去领低保。他(她)们重活不愿做,轻(技术)活又干不了。这样子的人完全是国家的累赘,社会的寄生虫。我建议,取消这类人的低保资格。我觉得把这些钱拿来加大对老年人、残疾人、失学儿童以及受灾群体进行帮助才合适。
  在城里我还听说有开着小车去领低保(凭关系)的,去年更是在重庆市城口县出现了一个干部的妻子也领低保。这,这是叫什么事啊?
  监管的人到哪里去了?是监管自己的一天三顿狗饭去啦?这些监管的人完全是不作为嘛!这样子的人来监管,完全是用错了人。我建议代表们向上级提议,以后提拔干部要加大考核力度。要做到谁考核谁负责,谁提拔谁负责。一旦有谁出了错,要连带追究当初的考核人、提拔人的法律责任。
  本人秦从学,重庆人。我敢说就不怕这些。

>>引用社区地址
巴山笑书生 发表于 2010-03-11 15:2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 本站域名:http://bsxss.blog.tianya.cn/ ↑回到顶部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全部博文(-241)

用户:
密码:

· [无标题](2010-4-11)
· [E路有你]一个人的长夜,谁愿意再陪我听《冬天的树》(2010-3-24)
· [散文]我是一只心灵的丑小鸭(2010-3-22)
· [百姓声音]村干部强制村民出钱加入“居民点”建房子。(2010-3-20)
· [百姓声音]建议两会代表:不能让一些懒汉拿低保钱(2010-3-11)






· 2010-4(1)
· 2010-3(4)


访问:3025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41篇
评论: 0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10-2-1

巴山笑书生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