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秋语
薄雾秋语

<< 2018 十一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记残酷与老紫的一次秘密约会(连载)
2005-5-27 星期五(Friday) 晴


1、

青草已经漫过天涯,油菜花也从南方开到了北方,一夜春风便送来花开花落。

残酷座在藤椅里,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椅边,窗外下着小雨,a市的天气一向如此,将入四月这漫天便扯起了雨滴。空气有几分潮湿,但是未曾到达足以湿润藤条的程度,藤椅扶手上有几根藤条干燥的向外翻卷着,因为有了空隙残酷下意识的用一根指头在松动的空间里面掏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动作说明他将要对什么事情做出重要的决定。

残酷是a市公安局的一名侦查人员,是个不大不小的中层干部,自从他去年带领一支小分队深入重点地区进行扫黄便添了一个毛病,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对周围的事物进行观察,对周围的人群进行分析,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词句说就是要搞判研,目的是要分析一下黄色流行的趋势和走向,为各级领导确定扫黄的方针政策提供有力的依据。为此,他曾经在网页上洋洋洒洒的写下了数万字的《散打卖淫嫖娼系列》之一到之六,赢得了网民们大量的羡慕、嫉妒、猜疑的眼光。

那日在网上残酷遇到老紫,闲聊之下知道了老紫家乡e市的黄色别具特色,因为地处国界限,异域风情十分显著,那里不仅在黄色群体组成的质地上与a市有很大的区别,在手法和经营上也与内地有很大的不同。出于对扫黄工作的热爱,残酷提出要利用五一假期组织专门人员深入到内蒙边界对扫黄工作进行一下全面深入系统的调查。

老紫是内蒙e市公安局的一名政工干部,喜爱历史、书法,虽说是两件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却让他揉来搓去的弄得很顺,他写的历史人物传记常常见诸报端,而书法也曾多次获奖。但是一说到扫黄他却只有干摇头的份。虽然e市地处边关,但由于老婆看得比较紧,老紫很少涉足有黄色流行的场所。当他听了残酷的想法后心潮暗暗涌动,心想何不借用这样的机会公私兼顾呢?不仅自己可以尽地主之谊,还可以偷入风月场所,有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和妻子也好有个交待。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五一期间由残酷率队直赴内蒙,老紫作为内应。
本来事情进展的很是顺利,谁知到了该买机票的时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原先小分队的成员因为各种原因纷纷告退,为此,残酷很是恼怒,他深陷在藤椅里左思右想,不明白男子汉大丈夫何以出尔反尔。生来他最不喜欢这样的人,认为做人就要说话算数,说出的话泼出的水,绝对不可以失信于人,更何况是自己的朋友。猛地残酷拍了一下扶手,这是他常年养成的习惯,只要做出了什么重要决定他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动作,以至于他一年要更换一个藤椅,损坏的部位都是右侧的扶手。随着他这个动作他的妻子知道今年的五一自己又要一个人独子渡过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27 11:16 评论(1)
燕子飞走了吗?
2005-5-14 星期六(Saturday) 晴

燕子飞走了吗?真的飞走了吗?看着远远的角楼,心中一种莫名在震动。知道角楼吗?那里曾经有燕子自己营造的小窝。
  记得年龄还小的时候,常常在故宫筒子河畔去看那些飞来飞去的燕子,最喜欢的是看燕子造窝。看着燕子辛勤的不知劳苦的衔来花草,认真的铺垫在小小的窝里,心想,燕子一定觉得那里很舒适,不知不觉间眼中总会流露那么一丝丝羡慕。自己的窝呢?触景生情,不知道将来谁和自己一起造窝。渐渐大啦,心事也就多了,反而不会抽出时间去看燕子造窝。
  春夏秋冬,不停的走过,于是,多了几分懒散,少了几分期盼。当猛然看到燕子的时候心的终端被牵动,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  燕子总是双飞的,看到他的时候也不例外。难免有时候自己窃笑,不知道燕子忙来忙去是在为谁造窝,也不知道他身边的燕子是个什么秉性。好在我喜欢看燕子造窝,只要是造窝不管是谁的我都会喜欢。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4 13:22 评论(3)
寂寞的心
2005-3-1 星期二(Tuesday) 晴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一直处在喧闹和紧张之中,突然放松下来便有了一丝寂寞。那是淡淡的,不经体会无法找到的发自心灵深处的特殊感觉。
  其实,周围除了高楼大厦还有人,可是,我仍然感到寂寞。
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我只有将自己深深的埋在沙发里面,只有拿着一本无法看进去的书在遮掩,一切就是这么荒唐。
  远处有了灯光,又是一天,又是一个晚上。我将如何面对今夜的寂寞。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4 12:35 评论(4)
水做的精灵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碧波荡漾,海草丛生,在那片巨大的珊瑚石中我静静的躺了数百年,不是我已经死亡,是一个魔咒将我封闭在一个玻璃瓶中。

 我本来没想出来,我知道自己出来后就会有心灵受到伤害,就会有泪水从心底挤出,因为我是水做的精灵,是专摄男人魂魄的精灵。

 立夏的夜晚,好静好静,风在送走暮春后悄悄的停下,不知道它是不是为落红遍野万紫不再而伤心。雨在轻轻的擦拭万物后心有不甘的归入海底,回首之间它瞥见了船舱旁飞舞的海鸥。

 一个白衣男人浑然的解开了封闭瓶口的魔咒:立夏之夜在海上对着海水展露狂跳的心。
我感觉到了瓶壁的挤压,我在轻轻的升腾。我抓住瓶中可以抓住的一切,我不要出去,我不要向前一次一样在伤人之后自己的心也万分疼痛。

 魔咒终归是魔咒,在他面前没有谁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而逃脱。我带着娇艳的水态冲出海面,因为我是水做的精灵。

 月光下我翩翩起舞,轻轻的伴着海浪歌唱,歌声惊动了那个白衣人,我看到了他那加速跳动的心和那因为兴奋而变得颤抖的手。我猜想白衣人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诱惑,感觉到了那似水的温柔。他哪里知道我是靠不得的,因为我虚幻,我是水做的精灵。

 正因为我是水做的精灵,所以比常人要来的妩媚,来的多情。可是阿娜多姿万种风情之后要摄取的是人的灵魂。不要,我不要。从上次伤人心灵之后我发觉自己变了,变得有了感情,精灵应当是没有感情的。我感到心痛,感到痛不欲生。所以我宁愿被魔咒封藏在海底。
看着白衣人因我的诱惑而变得痴痴的神态,我的泪水夺框而出,点点滴滴溅到他的身上浸透到他的心里。我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那是一张清秀的脸。我看到他缓缓的闭上眼,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我知道他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爱抚,我慢慢的在他身上游动。他加重了呼吸,不由自主的解开了领扣。一颗悬挂在颈上的紫色护身符跳跃而出。我感到几分眼熟,随手拿起观看。紫色桃形项坠正面是“在天愿做比翼鸟”,背面是“在地愿为连理枝”。我惊呆了,这是我送给上一次被我伤害之人的,怎么会在这个白衣人身上。我感到眩晕,呆呆的看着白衣人。整整一个世纪的纠缠,整整一个世纪的思恋,整整一个世纪的绝情,整整一个世纪的心痛。前世我伤害了他,我欠他很多,今生无论如何不能伤害他,不能再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我决意封杀自己。

 缓缓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我知道他喜欢长发的飘逸。伏下身轻轻的吻吻他的眉毛,吻吻他的眼睛,吻吻他的额头。泪水从我的眼角滑下滴落在他的眉心,他的眼角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站起身缓缓离开他,我不敢回首,怕他的眼光会融掉我的心。我跳回了那只瓶子,把自己连同心灵一起沉入千万年的海底。


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43 评论(2)
那段情与梦境有关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心里一直很矛盾,特别是看到了许许多多的蝌蚪文,膨胀的心也就极度萎缩,那毛细的神经也就像小溪长出了草。

  人都有喜欢的东西,也都有隐秘的东西。人和低级动物不一样,也是因为有一种鲜活的思想在流动,有一种叫做感情的东西支配着神经。

  从没有对人提起,即或是自己寂寞的时候也极少想起,要不是那些蝌蚪文,要不是它们融入我的心底,我还不会去想起它,想起那尘封已久的记忆,想起自幼在心中雕琢的一段梦。

  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不是高楼大厦,不是锦衣玉食,不是高官厚禄,也不是深潭幽溪。我最喜欢的是一段桥,一段晶莹剔透毫无瑕疵的桥,一段只有我知道它在那里的桥。

  依稀是虚幻,依稀是梦境,依稀又是现实。是谁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那桥,手很柔软,柔软的像握着一朵云。记不清她的容貌,记起的是那随风飘起的鹅黄色裙角,记起的是她指给我看桥下的一切。
  “那行走的人很多,能和你擦肩而过的就是和你有100年缘分的人,能对你微笑和你讲话的人就是和你有200年缘分的人,能够喜欢你、爱你的人至少和你有500年的缘分”那声音飘忽而且悠美。
  “那我的父母算吗?”我问道。
  “当然算拉”。
  这时,她抛起一片树叶让它随风滑落,树叶砸了我的头,擦了我的肩,然后飘飘的落向桥下。
  “看得到它飘落的方向吗?”
  我摇首。这桥下雾漫漫云漫漫哪知道它飘向何处。
  “那个树叶砸中的人就是你在人世最爱的人”
  我懵懂的、疑惑的看着树叶的飘落。
  于是,我记住了桥,记住了与桥相关的一切。
  我多少次在桥头等待,幽幽的站在那片霞光中,痴痴的看着桥下穿行而过的人们。说不清心中的感受,说不清自己的期盼。春夏秋冬四季变幻,小桥流水年复一年。倦了,殆了,于是,准备收藏好所有的心情,要告别小桥做一次终生远游。
  一切的一切回归了大自然,平淡无奇,无奇平淡。假若按照一二三四的口令走下去我想我会走得很远。
  为什么会遇到你?为什么那片树叶飞上了天?为什么第一次遇到你就感到一种隐隐的心痛?为什么你会在我的目光中渐行渐远?有意的回避你,却总会不知缘由的在你的左右出现。背着行囊走了很久,却发现我依旧在你的身边画一个圆。其实,我不是很傻,我知道你放飞风筝为的是谁,我知道你种下的玫瑰是指向谁的家园。你说,你好心乱,你说,你好心酸。我故意扭转身去看天上的云彩,看空中那缕凝烟,为的是不让那滴泪流下眼角让你看见。
  我不想说我们没缘,没缘为何在茫茫人海中得以相见?我不想说这是个错误,错误为何遍地的鲜花开的如此鲜艳?生活就是一部看不尽的长卷,爱情就是隐藏在长卷中的秘密。长卷上的文字是给别人看的,而其中的秘密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  不指望有什么惊天动地,不指望有什么海枯石烂,大家需要的无非是那颗真心,那颗脆弱的需要人爱怜的心。向往着夏花的灿烂,并不一定真的等到结果,在乎的是花开花落的过程。
  走的已经走了,留的还是要留。没有人赐予我们什么,所有的一切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42 评论(0)
没有玫瑰的情人节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知道情人节已经有几年了,但是,知道自己要过而且应当过情人节却是近几年的事情。
 我并不怎么看重情人节的玫瑰,倒不是因为情人节这天玫瑰出奇的贵,什么蓝色妖姬、绿色美人,据说都是拿高级染料染的。主要是因为我看到只要走的动的、说得出话的女人,不管大小都会拿着那么一枝或一束玫瑰在大街上晃来晃去。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臭了街的东西着实没什么好看。
 即或说我不大在意玫瑰,但是也一百个不愿意在情人节这天值班,更不用说这天还是个星期六,法定的休假日。好在还有网络,还可以在网上虚拟一把。情人节这天值班的人似乎都感到了某种缺憾,于是在网上拼命的补偿,江湖里面到处是飞舞的玫瑰。你只要注册自己是女性,不用说话不用聊天不用知道对方是谁身在何处就可以无缘由的获得成束的玫瑰,有时你一不留神就会感到自己应接不暇,十分的快哉。
 可是网上的毕竟是虚拟的,接到玫瑰的同时也在心底泛起浅浅的痛。压抑着自己不要去想什么人,不要去回忆什么刻骨铭心的场景。可是这样的日子真的无法阻止自己的心,无法要求它停留在一个固定的境界。
 记得前一日还在和老公开玩笑,坚定的不要他为我送玫瑰,应为在我看来他是我的老公不是我的情人,在我这里老公和情人的分别是很清晰的,我以为情人节是专门为情人们设立的。
 我有没有情人呢?这是婚后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我曾经听同志们在喝酒的时候议论,说男人要是一辈子连个情人都没有那是最大的失败和悲哀。不说这与道德是否合拍,只是想说这反映了很多人的心态。其实女人也是一样,一生中只对一个男人动情的女人本就不多,无非是出于一种责任和道德。其实我们心底最柔软部分珍藏的并不一定就是自己的爱人,得不到的往往是最美好的,只是我们都不肯承认罢了。
 情人节就在迷茫和虚拟中度过,没有真正的情人也没有真正的玫瑰,有的是漫长的夜和滑过天边的星。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41 评论(0)
谁能承受这种思念
2005-5-9 星期一(Monday) 晴

曾经和朋友聊到过假如无力承受情人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与其忍受煎熬不如将它扼杀致死。朋友笑我思维的偏激,笑我只能容下情人不能容下思念。他说假如换作他他会自如的笑对这一切,会在情与思上翩然起舞。
 前几日,朋友说请我吃饭,而且语调很低沉,我知道一定有事,宴无好宴。席间,朋友总是低垂着眉,不停的唉声叹气。他不说起我也有意识不问。一杯红酒之后他居然哭了。我慌了手脚,他平时的酒量很大,这我是知道的,曼说这一杯红酒,就是三五杯白酒下肚也不会如此。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我想他一定是在感情上出了问题。一个大男人能够在朋友面前落泪一定是有痛彻心肺的事情。
 我没有劝,我知道劝也没用。到这个年纪哭也难,哭了要不要和你说全在他。于是,我静静的等待。良久,他的魂魄好像游了回来,不好意思的朝我笑笑,我递给他一张纸巾,也努力的温柔的朝他笑笑。
 “心心,你真好,我知道只有你才能理解我,所以我的泪没有想瞒你,你是唯一一个见我落泪的人”。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 “太夸张了吧?我是不忍心把你一个人留在风里哭泣。说吧,怎么会事”。我努力的缓和着气氛。
 “心心,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相思苦了。情到深处想死的心都有那里还洒脱的起来,更不用说笑对这一切了,看来过去我说的不对。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我和我妻子很好这你是知道的,我爱她也爱我们的小宝宝。看过一篇文章,说今生可以被你娶进家门做你妻子的人,一定是你前世在沙滩上亲手埋葬的人。我还笑着对妻子说你就是那个被我亲手埋葬的人。”他点上一根烟慢慢的诉说。
 “直到我遇到她之前,我一直以为妻子是我一生中唯一相恋的人。可是遇到她我突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全新的不一样的世界。遇到她太突然,爱上她也太突然,没有什么原因,没有什么特别的碰撞。只是遇到她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等了一千年一万年的人是她。前世或者前世的前世自己和她之间一定有一种不可相分的缘分。可能我们曾经都是河中的沙粒,艰难的走过一个劫难又一个劫难。可能我们曾经是相爱的一对情侣,为了拯救我的生命她化为蝴蝶离我而去。可能我们曾经在一个庙宇,一个是老僧一个是青烛滚落的泪珠,是佛让我等候她到今天。可能我们曾经相遇在那悬崖边,我是寂寞的豹子,她是我死前遇到过的唯一女人,我在寂寞中向死亡滑落,她洒在我身后的泪珠成就了我们今生的缘。”烟雾从他的嘴里吐出形成一个个圆圈慢慢飘向远处,他的眼光凝视在半空中。
 “我爱她,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早上醒来第一个想到的是她,晚上睡觉最后一个进入我梦乡的是她,我会找出甚至制造可能的机会和她接触,我会向她诉说酸酸的我从来不肯出口的情话。我想我不会因为她而做出对不起我妻子的事情,那样,对于她对于我的妻子都不公平。但是为了她我会去死,我爱惜她甚于爱惜自己的生命”。他坚定的将烟蒂掐灭在烟盒中。
 “心心,我现在知道了人间最苦是相思,可是我没有力量解脱,也没有力量承受这种想思”。
 听了朋友的话我半晌无语,世人都知相思苦,偏为相思愁断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情之一字自开天辟地延绵到今,又有几个人能得以解脱,问世间情为何物,叫人生死相随。
 直到分手回家,我都没有劝慰我的朋友,一来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二来自己的这般心境焉能劝慰他们。我一直在想,有谁能承受这相思之苦呢?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39 评论(1)
岁月如歌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喜欢听歌,喜欢那种或激昂或缠绵或撕心裂肺或幽怨哀伤的旋律,喜欢透过这歌的世界抚摸自己如水的人生。
 我对歌是敏感的,空气中无论从哪个角度飘过来的歌声都会被我无情的捕捉到,宛如一个久候密林崩起所有神经等待猎物的猎手。我对歌也是宽容的,只要是歌只要是好听的歌我都喜欢,我不在乎它是否哪个歌星的力作,也不在乎它是否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我不是任何人的歌迷,以至于同学们都嬉笑我品味不高。
 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如水自己的生命如水,平淡而真实,就像123456那组阿拉伯数字一样简单明了,之所以还有甜酸苦辣还有欢笑悲痛那都是因为有歌。有歌就有遐思,有歌就有梦幻。
 鸣是我心中隐藏最深的歌,是最令我快乐和忧伤的歌。那首歌一唱就是四年,除了已逝的岁月无人能懂。
 那是一个秋天,一个天高气爽的好季节,一个寒窗十载摘得王母仙桃的日子。欢迎新生入校的巨幅标语在风中悠闲的飘动,攥动的人头有如游园庙会,欢快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那样的情景下是不会让人想到悲伤的。
 在人流涌动的校园门口,我望着地上铺摊的一大堆行李发愁。因为考入的学校不理想我坚持不要所有的人送行,我丢不起那个脸。在我将所有行李用绳索连接在一起准备舍命一搏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要我帮忙吗?”我回头一看,一个俊秀的男孩子在对我笑。他穿了一身很旧的衣衫,手上拎着一个不大的行李卷,虽然有几分土气但是眼睛中却闪动着聪明甚至有点狡拮的光芒。
 交谈中知道他来自边远山区,知道他的成绩非常优秀,知道我们俩在一个系。
 因为这样的相识,我对他有一种亲近感,自然而然的和他走得很近。
 他的宿舍在我隔壁,没事的时候他就懒在我的床上和我谈天。
 床头挂着一面椭圆形的小镜子,那是我特意从家里带来的。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开始懂得了美,懂得了欣赏。略带弯曲的头发,圆圆的黄褐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都足以让自己对着镜子傻笑。鸣时常不解的摆弄我的镜子,他说他们家乡的镜子都很大,可以照下几个人,大多是挂在躺柜的上面,男娃是不会去照的。
 课余我喜欢斜依在床上,微闭着眼睛悠闲的随着耳机里传来的歌声,漫无边际的用手指敲打着节奏,任思绪在薄纱般轻轻将自己覆盖的暮色中游离。说来也怪,每逢这时鸣总会像幽灵一样从门口钻进来,蹑手蹑脚的游到床边,不是捅我的腰眼就是揪我的头发,要不就是摘下我的耳塞放到自己耳朵里面,害得我只能气鼓鼓的对他。
 鸣倒是无所谓,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常说耳机里传来的音乐根本就没有他家乡的晨唱好听。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在东方,他家乡清真寺的阿訇就会放开嗓子半喊半唱,怪异高亢却不失悠扬的唱经声传遍小城每一个角落。那声音婉转却不温和,嘹亮却不尖锐。无论离得远近那苍老而嘶哑的声音都能清晰的把每一句经文伴着音符送进你耳中。每次他说到这些我都会有一种躁动,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我们约好有机会一定亲自到他的家乡领略一下。
 大学如果满足于60分,那么许多课都是可以不上的。我是这样,因为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去玩。鸣不是这样,他不上课仅仅是为了陪我。让我非常不服气的是同样的不上课,我的成绩大多在70多分,而他的成绩永远是全系最好的。我常常敲着他的脑袋说:“这是脑袋吗?整个一个计算机”。我也常常为他惋惜,论他的聪明上清华也应当没有问题。
 因为爱玩,一次我组织了十多个同学逃学去爬松山。松山开放的部分没有多大的危险性,只是野生气息较浓,绿水成荫水流成河。我觉得不过瘾提议要向山里继续走。同学们都摇头止步只有鸣跟着我,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要去。
 越过警戒线感觉到明显的不同,山势陡峭少有落足之处,阴森森的冷气直逼脊梁。一个急转的山洼,下面是深涧。我不小心滑了一下踩落的石头滚下山崖,鸣手疾眼快拉了我一把我们双双跌倒在崖前,手脚搓的全是血,吓得半天没有说话。我的两腿发抖再也不敢向前走了,鸣一面给我鼓气一面拉着我慢慢爬了回来。没敢对同学说起,却为此和鸣有了很深的默契。
 大学毕业了,我要鸣留在北京,鸣却坚持要返回他的家乡。我不能认同他的理由,很多时候我是不理解他的。他走那天我去送他。给他买了一部非常好的录音机还有不少歌带,我希望他听到歌声就想起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他送给我一个桃木手镯,是他花了三元钱在市场买的,黄褐色很好看。他把手镯戴在我的手上说了一句非常不着边际的话:“从第一天看到你就想知道你那黄褐色的眼睛后面是什么”。“一看就是四年?”我反问道。“是,四年”他答道。于是我们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四年,为什么是四年?那不是思念的谐音吗?
 他走了,我只能继续去听我的歌,歌声中花开花落,歌声中简单平实。歌声注满了活着的每一天,歌声中消耗着回忆与思念。
岁月如歌。我的歌我的梦。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38 评论(0)
记忆中的石亭
2005-5-8 星期日(Sunday) 晴

这几年北京的变化真的很大,几天不见或许就换了一个样子,你想辨认出以前的种种着实很难。
  前几天开车出去办事路经年少时常去的一处地方,不由得思潮涌动,旧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感慨撞击着我的心。于是,停车步行去寻找旧时的回忆。
  在我的记忆中,这里有一个小小的街心花园,花园里有一座不大的石亭。石亭不知道是哪个年代修的,琉璃瓦早已没有了颜色,黄灰色的瓦缝中长着叫不出名字的小草。石亭中央有一个圆圆的大石墩,大石墩的南北两面各有一个小小的石座。正是这座小小的石亭,曾给我的少年带来过无尽的欢乐。
  年少的时候,爸爸妈妈应为工作忙,早出晚归很少顾及到我,在他们眼里我永远是个懂事的不吵闹大人的孩子。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我那幼小的心灵是多么需要有人来慰寄,只是我在他们面前不善于表露自己的情结而已。
  记得那时我放学回家总要经过那个石亭,每次经过我都会下意识的看上它一眼。石亭总是那么默默的站在那里,用它那黑洞洞的眼睛看着我。
  一次当我快走近石亭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疾步躲入石亭。我抱着书包坐在小石座上,看着石亭外淅淅沥沥下着的雨好像天空降下的眼泪。我托着腮静静的看着雨水降落在石亭外的灌木屏障上、小花小草上,还有那唯一的一棵老槐树上。银线和谐的织成一个网,包揽了我眼前的一切。我静静的听着雨水敲打石亭的声音,那缥缈的天籁之声组成了悦耳动人的音乐,在低低对我诉说。我陶醉了,陶醉在大自然的和谐之中。我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好美,周围的生命好美。天上降下来的不再是眼泪,而是一种快乐的音符。由此我喜欢上了这座石亭,每日放学回家我都要到石亭中小坐。
  平日来花园的人不多,来石亭坐坐的人更是有限。即使这样我还是常常看到有人在石亭中对弈,有人在石亭中唱戏,有人在石亭中看书聊天。看着这些人看着这些事我不再觉得自己寂寞,我学会了从他们的欢乐中寻找欢乐。我学会了看他们下棋,学会了听他们唱戏,也学会了在他们讲到笑话的时候捂着嘴窃笑。在某种意义上说石亭是我的精神寄托,石亭给了我许多许多。
  走了许久,只看到宽敞的街道两旁高楼林立,却怎么也找不到以前的花园和石亭。打听了才知道为了修这条路以前的花园被铲平了,石亭也被拉倒了,以前曾经给过我欢乐的那些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记忆深处的那座石亭永远无法倒去,永远在我的心灵中闪动。
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37 评论(0)
遥远的云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春来了,天气好得令人心醉。百花开了,柳叶也飞扬起来了,我怎么可以、怎么忍心躲在屋里睡大觉呢?
 车是不用开了,车里面是没有春的气息的。一路走下来,收揽了一路的美景,一路的欢笑。
 日本公园,其实谈不上是什么公园,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走一圈不过十几分钟。可是它那里有大片的紫竹、大片的牡丹、大片的青草,还有各式毛竹房以及垂钓园,足够人们去踏青。
 坐在布满绿草的小山坡上,看着远方悠闲的云,我居然想起了你。
 知道吗?我本想留住你,在这万象更新的日子,在这红花盛开的时节,可你说你是那云。 不可以说我们相知不深,那情、那意、那日、那夜,那种心跳的感觉,那种迷离的彷徨,这一切一切都藏在我的心底,藏在那明亮的眼睛后面。藏着的东西是不能永久的,最终还是随着那朵云中飘向远方,正如你所欣赏的“来自无穷,飘向无限”。 你常说你生性不羁,喜欢那种自由自在的洒脱。春日的百花和和满目的新奇从未使你停留,任何女孩长长的发丝都会被你挣断,你愿意象那云在太空之海中自由自在的漂浮。
 知道吗?因为你是那云,所以你飞得起,丢得下,摆得脱。不牵绊别人,也不受别人牵绊。软的象棉,空的象梦,轻的可以浮到太空,悠闲到不管自己的方向,洒脱到不理会任何天候的变幻。多情而不牵恋,友善而又淡然。那就是你。
 也许一阵风来,你走了,你化了。但我相信,你仍然在太空的一方飘着。也许不知哪一刻,悄悄的,你来了,你还是你,悠然地,含蓄地,渺远不可企及地,无言地停留在我的身旁,给我默默的一刻凝注。是那样深远的、在一切语言所能表达之外的凝注。
 于是,你随着如絮的云层,随着如锦的晚霞,随着如丝的细雨,无声地隐去了。但我仍然相信,你就在宇宙的随便哪一带空间流浪着,漂浮着。每当我想你的时候,我总会抬起头来,望望那浩阔无极的太空,望望那飘动变幻的白云,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 我常想人的一生有许多的事情是自己无法选择的,是注定了我们要那样做的。正像我和你命中注定要守候在两个国度,要饱受着你我的别离。
 我这里已经是春光明媚,你那里呢?北爱尔兰该不会还是白雪皑皑吧?你看,我这里的牡丹已经开了,多么耀眼多么富贵呀,可是它总有开败的那一日,总有形同草芥的悲哀。正像你走的那天我对你说的,好的东西你不留下,回来的时候或许已是满目苍凉。美好的东西是多么可贵的东西呀,其实美好也只是在转瞬之间。我多么希望你不要再飘浮,在这春日,在这醉人的温柔中拥抱应当属于你的那份美好。



# posted by 薄雾秋语 @ 2005-05-12 14:36 评论(0)

页码:1/-7     本站域名:http://bowuqiuyu.blog.tianya.cn/

·生活闲谈 (2) ·诗情画意 (0) ·情感天地 (0)
·记残酷与老紫的一次秘密约会(连载)(2005-5-27)
·燕子飞走了吗?(2005-5-14)
·寂寞的心(2005-5-14)
·水做的精灵(2005-5-12)
·那段情与梦境有关(2005-5-12)
·没有玫瑰的情人节(2005-5-12)
·谁能承受这种思念(2005-5-12)
·岁月如歌(2005-5-12)
·雨打芭蕉独自愁,相思难表泪空流。雨恨云愁...(2009-6-10)
·问候老杨...(2007-12-11)
·来也去也,问候老杨 ....(2007-12-11)
·也曾在大风中疯一样奔跑过,在大雨中死一般...(2007-7-25)
· 暴雨之前常随着大风。那雨真落下的时候,...(2007-7-25)
访问计数:16303


里迪 普通成员
美如夏花 普通成员
563590611 普通成员
薄雾秋语 管 理 员
武作 管 理 员
长月生 管 理 员
杨永康 管 理 员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