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在路上......
bjd001.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在路上......

风吹来的种子,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飘落在心底~

2015-8-4 星期二(Tuesday) 晴
回来看看,高山流水........

久不上天涯,久不写字

点开这个曾经的乌托邦,竟也神驰不已

天涯依旧,只是相识的都散了

 

只想跟各位老友说一声,俺一切安好

勿挂

淡定,生活

如,老友记挂,请加张克己同名微信

 

:)

回来看看,高山流水........

 

......

张克己 发表于 2015-08-04 22:52 | 正常 分类:生活 | 评论: 1 | 浏览:12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6-11 星期二(Tuesday) 晴
片段II

  

 

       其实,我是看了书面加折的3行简短评介才买的《80年夏》。

 

    这本书突然在

    令人畏惧的孤独中出现

    因它猛然的中断而获得永恒。

       我并没有着急着打开它,我在想着这3行字。

       令人畏惧的孤独、猛然的中断、永恒。

......

张克己 发表于 2013-06-11 00:24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2 | 浏览:27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6 星期一(Monday) 大雨
灰蛾子I

如果要将您的东西全部打包,比如您25岁,或者35岁,或者更大一些,又或者再年轻一些。当有一天您开始自检,或者反省,您会将哪些东西放入您的包裹?假设一下,这些东西仅限于个人,假设您了无牵挂,孑然一身。然后有一天您需要面对自己。
哪些东西对您来说是郑重,不可丢弃,并且始终如一的贯穿在您的生命中,还会一直让您珍视?很多年后,当您再次检视这个包裹的时候,它们仍旧在那里,陈旧,布满灰烬,与现时格格不入!
在这样的假设下,还会有这样的物什么?
  
我问您,带着微笑,同时还有些许的满足感。满足感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在谈话,而是微笑。我面对着您,或是您对着我。在微笑的背后,我知道您正在仔细搜寻那些物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找到了几样,也许您找出很多。
这种对大多数人来说乏味的问题简直是浪费时间,毫无理性可言,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却很有趣。是的,如果您愿意,或者您也愿意,也可以找找看,让我们看看您有多少值得珍藏的物什。
不用告诉我答案,答案自然在您的心里。有或是没有,有很多或是为数不多,有形的或是无形,还在的或是不小心遗失了的。
也......

张克己 发表于 2012-01-16 04:52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3 | 浏览:38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4-23 星期六(Saturday) 晴
继续散乱--书柜和记忆

  在已经过去的整整一个冬季,无数枯黄的落叶被风扬起,在巷子的拐角处不停地打着旋儿,等到就连远处树上的枝干也变得光秃的时候,然后舞起雪花。那个时候,除了被迫出门的人,谁都愿意呆在家里,喝上一口热茶,躺在沙发上,打理自己那点零乱的心事。
  每天都是这样,尽管有专人打扫这片区域,但仍旧有新鲜的枯黄的叶子从其他地方被吹到这里,日复一日,那个拐角始终如此。或者是阴霾,或者是雨丝。北风像顽皮的孩子,做这件事情似乎有他自己的乐趣。
  冬天里,总有人怀念夏天的热烈和酣畅,打开记忆这道陈旧的门,里面便是那些让你快乐的事情,当然,还有难忘的挥之不去的梦魇和疼痛。每个人都有,从开始记事起你最喜欢穿的浅绿色小夹克,黑色小皮鞋,右脚第二个脚趾关节上的伤疤,嗯,伤疤是新凉鞋磨出来的。
  我不知道别人的记忆里是否有这些东西,因为,也许,或者每个人都不一样的缘故,有的人轻松的生活,充满了欢乐;有的人会对一些颜色,气味难以忘怀……也会因为每个人的侧重不一,便有着不同的取舍,哪怕是在记忆深处,对吗?
  
  有时候记忆是一整面的墙壁,很大,垂直于地面,上面贴满了你和你的一生。图片杂......

张克己 发表于 2011-04-23 23:44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7 | 浏览:39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5 星期日(Sunday) 晴
这就是人生,难以言喻……

熬夜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已经夜深,我将电脑关机,揿断电源,然后站起身,走到椅子背后将它扶回原处。
这意味着一天的结束,又或者是另一天的开始,对我来说,睡眠变得不再重要,白天和夜晚只是2个不同颜色的道具而已。大部分时间我是醒着的,只是,有时候当肉体变得麻木,突兀和困乏,我才会不得已命令自己去睡,否则,即便是躺着,闭上眼睛,思绪依旧清醒。
现在是北京时间1点52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在写字的时候加入这些确切的时间记号,譬如这个时刻,1点52分,我换了踏鞋,穿过天井走到厨房,将丫头的奶瓶水杯清洗后放到高锅里,再放到微波炉上煮沸消毒。
夜风穿过玻璃钢瓦和墙之间细长的缝隙缓缓浸入,我靠在天井的墙边,双肘互托,刚才听的第一弦乐四重奏依旧在耳边回响,如歌的行板……
这个世界如此安逸。
15分钟后,我关闭厨房电源,重新走回天井。夜色很美,是的,隔着玻璃钢瓦,我仍然可以感觉到黑得透明的夜空,微风轻轻拂动。二楼阳台的灯还是亮着,也许只有黑夜才会让人感到白色的醒目和耀眼。
  
有声音渐渐响起,从非常远的地方慢慢走近,如同佩索阿......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12-05 05:12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34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30 星期一(Monday) 晴
关于丫头的零星

  丫头的画
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丫头画的画,比如这幅,为什么眼睛不一样大小?为什么嘴巴从这边脸的边缘要一直长到另外一边脸?为什么给脸部上色的时候偏偏留下眼睛这块三角地带的白色遗漏?......
除了不写实和没有一丁点儿的画画技巧以外,谁能不惊叹于这两只不一样大小的眼睛?还有中间的留白?哈哈!

PS:右边的抽象派人物是丫头的作品,左边那条小白条和斜搁着的苹果是她爹,咱的涂鸦,嘿嘿。明儿丫头幼儿园报名,今儿发张画,权当纪念!



......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08-30 23:48 | 正常 分类:生活 | 评论: 13 | 浏览:40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3-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烟」

很久没有认真的抽过一支烟了。没有人会用认真来形容抽烟,当生活中那些凌乱,繁杂,或者是沉痛,悲哀的事情被隐约的点燃在迅速消散的不确定中后,谁又会真正的,我是说确确实实的品尝过烟的味道。

事实上烟本身并不夹带任何感情因素,在任何被允许的场地,情形中,它被无限的缩小;另一方面,在任何不允许的场景中它又被无限的放大,就如同孩子嘴里叼着的棒棒糖一般,有些孩子是因为喜欢糖本身的甜味,而有些孩子只将它视为道具,一种装饰无所事事的嘴巴的道具。
只是当这种行为被衍生为习惯的时候,人们才将它与一些被憎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谁又能解释在允许的场地它是合法的,在不允许的场地不合法呢?在人们微妙的心理活动中,这就等同于他们可以在全裸的地方脱个精光,在其他的地方就裹得严严实实的。

当然烟和棒棒糖,裸体并无任何关系,抽烟的人与不抽烟的人彼此之间不会有除了不适应以外的任何相互羞辱的事情,人们心里所想到的只是一些对烟味的厌恶和排斥,这可比一些别的行为文明得多得多。
但这些并不能让抽烟的人与烟草隔绝,他们只是在那个时刻去了更为......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03-31 23:09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24 | 浏览:44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3-21 星期日(Sunday) 晴
继续散乱--失眠与姿势

  我习惯将两只手臂伸向头顶,然后随着肘部自然弯曲,交叠在一起垫在枕头上托住头部。通常是左手在下,右手在上。我的左手手背的皮肤似乎比右边那只更敏感一些,可以感觉到枕套下凹处的皱折,等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甚至还可以感觉到枕套上面的花边和圆点。尽管它们不会因此而感到疼痛,我还是抽出一只手来将枕头往边上略微挪动一下,然后重新恢复上一个姿势躺下。
  这些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失眠的时候,有时是凌晨2点,或者更晚一些,4点,或者4点半。还有一天没有看钟,从拉着窗帘的屋外隐隐透进来一些亮光,这时候我想大约应该是5点,在这阵恍惚中,开始睡去。
  
  人如果每天有2-4个小时是这样度过的,躺在黑暗中宽大的床上无所事事,会做些什么?就跟托马斯站在窗户前盯着对面房屋的墙在考虑着特蕾莎,这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顺着河水漂到他跟前,他在考虑一些关于他与她的问题。我继续这个姿势,在这样安静的时刻,仅仅可以听到屋里挂钟发出的声响。黑暗的墙被拧灭的开关唤醒。我能做些什么?
  而,这样的时刻,您又会做些什么?
  我不理会它,它和我一样,安静的呆着,几个小时之后它就得消失,重新被......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03-21 02:51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0 | 浏览:38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9 星期二(Tuesday) 晴
花圃

上周日带妻和丫头去了杭州花圃,一个温和的下午,阳光穿越树梢,一排排印在地上。远处有小鸟啁啾,水声潺潺。
我们走走停停,路边有木制坐凳的椅子,漆成暗红色,不锈钢的凳托呈圆弧状前后托住凳面。中心广场四处有女子的雕塑,北面是一个小的水泥地面广场,有大一些的孩子在里边溜冰,南边是一些钟鼐曲阙简介。
下午稍微晚些时候,丫头睡了一觉,我和衣躺在草坪上,妻躺在一旁,头颈枕着我的腹部。我将眼眯起来,有一些古老的歌曲从远处传来: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升呀升起来......

这个时刻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当兵的那些个年月里,和现在的时节一样,我嘴里叼着一截草杆子,半眯着眼,操场上的喇叭模模糊糊传过来这些老歌:)

这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将近黄昏的时候,太阳看上去不会很烫手。妻起来后,我翻过身趴着,将相机平放在草地上,按下了按钮。
当兵的那些时候我就想到这么干,趴在草地上拍摄夕阳,照片下端有草,然后是天空,夕阳。我不可能在平时去做这些,这很有趣,在那若干年之后的相同的季节里,我趴在草地上垫着草棵儿拍下了夕阳。
......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01-19 16:42 | 正常 分类:图片 | 评论: 11 | 浏览:46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5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和“眼镜”--I

我有一副眼镜。它有生命,真的,很多时候它会从我的包里跳出来骑到我的鼻梁正上方,然后非常认真的对我说:瞧,哥,不能总是你一个人看这个世界!我说:那好吧。它立刻打断我说:当然,我愿意。然后转过身去,重新抓住我的耳朵,确信坐的地方足够安全,便一动不动。
它很顽皮,有时候它会对我说这些话,有时候会不高兴,一声不吭,一个招呼都不打,让自己变得很重,让它坐的地方,哦,我是说我的鼻梁。它让我的鼻梁发酸。它很了解我,它知道如果我的鼻梁发酸的时候我的咽喉部位会涩麻,然后故意哼唱一些缓慢低沉的降调曲子。这样还不够,最可怕的是它会朝着我的眼睛吹气,鼓足了气,腮帮子圆圆的,猛地一下子吹过来,等到我的眼眶又红又肿潮湿的时候便躲起来。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从我的鼻梁上下来的,我也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的眼眶是模糊的,弄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
它知道一些事情,透过季节,环境,周遭的人,正发生的事情。它有很强烈的预感,总是会比我先知道这些,然后才决定是否出来,跳出来,或者选择留在眼镜匣子里。对于并不重要的或者不该观察得那么细致的事物,它总会让我走,催促着我继续往前边走,如果我不听,它会伸出一......

张克己 发表于 2010-01-05 11:46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7 | 浏览:41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30 星期一(Monday) 晴
继续散乱--关于生活,关于爱

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季节,关于生活,或者还有爱。和这些比起来,其他的都不重要,真的,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包含在这些字眼里面,不管是什么。而且我想,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应该有资格谈论一些东西了。找个舒服的并且合适的时机,我想我愿意谈一谈这个季节,现在的天气,如果我还有兴致,也可以谈谈关于生活,关于爱。
不是说年纪小一些的朋友不能谈论这些,而是对于我来说,现在是时候谈论这些东西了。

这个冬天与以往大多数一样,淡淡的,没有雪花,有温和的阳光散落,贴在脸颊上,让人倍感温暖。偕了妻抱了丫头去外边走走,丫头的羊角辫儿依在我的额头,软软的。她一点都不闹,任我抱着,偎在我怀里静静看路上的风物。她似乎对一些细小的事物感兴趣,偶尔我叫她一声,她便转过头望我一眼,然后又回过头去。

我腾出右手把夹克的拉链拉开,沿着经常走的新塘路由北往南走着,我想带她去看看我经常走过的地方。有一阵子我非常想去父亲走过的地方看看,现在我带了丫头这样做,我会指给她看一些东西。我曾经写过这些东西,有些我会做成文档并上传发在博里,但大多数被记录在随手拿过来的纸或者......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11-30 17:46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12 | 浏览:43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29 星期二(Tuesday) 晴
继续散乱--铃声和Jude

凌晨2点10分,我进入一种隐约的梦境中,说是隐约却也不尽然,有时候脑海中会清晰的流转出和某人的对话,我会记得每一个字句;有时候却会忘记,只是保持着一种微笑的姿势,从心底里发出的那种。
有时候会径直去孩提时侯,拿了勺子去舀罐头里的水果,饱满的桔瓣,肥壮的荔枝。水果罐头中我只记得这2种,兴许那时我对吃这些东西有很大的兴趣。
还有些简短的记忆,瞬间走近我的视界,然后又突然溜走,如高仓健在海边的背影,浙大西溪校区车站的植物带中开得正艳的石蒜花,清代男人垂在脑后的长辫儿,用大砂锅焖蒸得酥透红亮香糯的东坡肉……
这些有趣的片段常常在某个失眠的深夜或者凌晨的某个时刻静静的贴近我,带着不同于黑夜的感觉。

有时候这些镜头会放得很慢,譬如孩提的时候,我走过去,走近那时的自己,看着自己小小的身体站在骨牌凳上举起双手去够高柜上放着的水果罐头,两只脚踮起来,全然没想到跌跤。
水果罐头也是如那时一般的样子,到现在我都可以分辨出桔瓣入口时满嘴的甜味,勺子在嘴里短暂的逗留,我兴味盎然地咂着,似乎这勺子也有如桔瓣一般的美味。
这样的时刻,我总是......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9-29 00:40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19 | 浏览:46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8-21 星期五(Friday) 晴
望尽天涯


這是一個令人讚賞的季節,陽光燦爛,雨水充足。植物的葉瓣被前夜的雨水沖刷得異常潔淨,透出明亮的綠色。馬路中間隔離帶種植有一茬茬應節的細小花草,武林小廣場西邊圍欄種的白色雛菊已經乾癟了,細小的莖依然挺立著。
沒有什麽會在這樣的辰光里凋謝。

天氣並不那麼炎熱,我開始習慣在這樣的天氣里出去走走,拐出家門口那條逼仄弯曲的細巷子,走到新塘路,順著人行道一直往南。原先的水果市場已經變成工地,緊挨著的沿街商鋪正在裝修,有切割機正在切割瓷磚,一陣細塵騰起在隔牆上,旋即又飄散在空氣中。外邊臨時搭建的石棉瓦隔離牆上貼著新建建築的設計效果圖,裡邊是銷售服務中心。

走走,停停,四處望望。景芳小區,嚴家弄,馬路兩邊新種植的細小香樟,另一個巷口被截去了旁枝的粗大梧桐,一個女人挽了孩子的手走過斑馬線,街邊凹處外鄉人炸的臭豆腐,一條津巴翹起一條腿朝花壇里的常綠植物撒尿……
到了明天,同樣的地點,這裡,出現的就不再是這些人們了。生命在不同場景里擔當著不同的角色,主角,配角,還有過客。哪怕有相似之處,但卻永遠不會重合。
空氣裏摻雜著各......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8-21 01:18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20 | 浏览:42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6 星期一(Monday) 晴
继续散乱--梅雨与恍惚

梅季是南方夏之初向盛夏过渡的一段连绵的阴雨天气,潮湿而闷热,这个时节,通常只有短短的半月。虽然短暂,却也让人备受煎熬。它年复一年,不因世人的烦躁而隐减。
这样的季节,倒让我惦记起北方的雪来。这是意念中的事,虽只是短短一瞬间,但也让我感受到北方沁人的旷达,苍茫,厚重,广阔,和辽远。
其实,这样的季节,在南方,也不尽然是焦灼和烦躁。这样的季节里单是满目的翠绿便让人赏心悦目了,断桥南线上那一片柳绿和桃红便让人忘却这样的烦扰。

就单说这个,小子也的确是凡俗之至了,会因为这些而喜怒,终究是血肉之躯,禁不得那些长短,又如何会淡定。
淡定的人百事不侵,抱元守一,心静身静,说不出的飘逸知达,岂是吾辈顽劣愚钝小子比肩的。
这几日便因这个缘故,与书文疏分了几日。离得时日短,觉不出什么来,日子长久了,心里便倍感困顿。书倒是随身带着,我的包里总有这些离自己很近的东西。这些东西放在包里,我会觉得自己并没走得太远。

家中几乎没有藏书,常常是买来一本看了觉得好的,便推荐给朋友。如果是常见面的要好且口味一致的朋友,索性连自己那本也......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7-06 00:59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17 | 浏览:43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天”

断桥上的静默



少年宫门口的植物



白天的黑色叶子



浙大科技园的......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6-12 00:07 | 正常 分类:图片 | 评论: 14 | 浏览:39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25 星期一(Monday) 晴
阿根

阿根他们闯进病房的时候,我正徜徉在《乱世佳人》中美国南部连绵的红土地上,那里棉田起伏,一大群种植庄园主都在阿希礼家的十二棵树庄园举办的烤肉宴上聚会。宾客穿着华丽,谈吐得体。黑奴们挺着胸,端着摆满酒杯的珐琅盘穿梭其间。斯佳丽-奥哈拉怀揣着和阿希礼私奔的念头正和别的公子哥儿调情,以期燃起阿希礼的妒火和注意。
然后,病房门被粗暴的推开了,发出“噶叽噶叽”生硬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杂乱的说话声和从走廊深边传来的医生奔跑的声响。立刻,这一场南方盛夏的热烈和欢快全被阿根一行人破坏了。
我有些愠怒,极不情愿的抬头扫视着莽撞闯进来的这一行人。进门时夹带进来的风让我突然觉得刺骨的寒意。我不怎么喜欢冬天,更不喜欢现在进来的这几个人。我收回目光,重新将自己靠在躺椅里,把横垫在躺椅上的被子折过来裹住了架在椅子上裸露在外面的膝盖。
这是一个不太让人快乐得起来的时刻,我知道,外面下着雨,尽管病房里开着空调,然而只要一靠近窗子,就完全可以呼吸到外面冬天的潮湿和严寒。因为门窗始终关闭的缘故,病房里始终弥漫着挥之不去的令人心烦意乱和沮丧的臭味,尿味,消毒水的味道,还有隔壁床尚未收拾的床......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5-25 01:24 | 正常 分类:生活 | 评论: 14 | 浏览:459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4 星期一(Monday) 晴
安静“五一”

09.04.30
17:00 从时间上来看,这似乎是一天即将结束的一个小小标记。下午5点,日照依然强烈,再过一会儿,市区的几条主干道将因为高峰而堵塞。而如果可以,假设我们回到冬季,那么下午5点的这个时刻,应该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
出门前,我洗了澡,边吹着口哨边清洗身上每一个部件,浴室的镜子因为蒙上一层水汽而变得模糊不清。我把窗帘轻轻的向左拉开一条缝,足以看得见外面热烈的阳光被院墙的一角割去一截后残留下来的日影,投射在地面上。这样的场景不知从何时开始的,剪影,随后人们因为这个巧妙的制定出时间周期。然而,不管是夏季还是严冬,当这道投影逐渐隐没并消失在空气中时,黑暗一定伸开了它巨大的触角,遮挡住人们的视线。

走了一段路赶到汽车东站,坐B支2线,可以直接去西站。B支2是快速公交,只停靠大战。在17:55时,如时到达西站。“五一”的三天长假将许多人带上了返乡的路途,西站候车室里人群熙攘。三三两两的扎堆在一起,发出阵阵高高低低的声浪,很快将我淹没在这阵持久的潮汐里。
我坐在检票通道正对面的过道里,眼光掠过这个过道里每一个人的脸颊。他们即将......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5-04 21:53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11 | 浏览:36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8 星期二(Tuesday) 晴
继续散乱--旧雨和周末

在过去的某个周末清晨,我刚起床,打着哈欠,走进卫生间。我在想今天会去什么地方,今天该如何度过,是去书店消磨一整天还是去郊外走走。天下着雨,隔着卫生间的窗玻璃,我望着窗子外边潮湿粘腻的天空和地面,为什么周末总是这种天气?近段时间的每一个周末似乎不是阴天就是雨天。
打开饮水机电源,我换了鞋走过天井去到厨房,拿了干净杯子,抓了些茶叶放进去。茶叶不多了,等这罐茶喝光,我要去买些咖啡,总要换着喝才可以让味蕾和胃肠道更加舒服。
我走进房间,把杯子放在饮水机的桶装水罐上面。天气很舒适,不是吗?除了那些雨,当然我确实已经把它们栏在门外了。我走到碟柜这里,蹲下身,拣出拉三,接通DVD和功放,打开碟仓,将CD放进去,把功放设置到AC-3,音量开到26,同时加了重音。

我赤着上身,穿着灰色平角裤,似乎睡眠还呆在房间里用它朦胧的纱带轻轻拂着我的眼皮儿,我闭着眼睛在沙发上斜坐着,直到饮水机的水烧开发出“咔”的一声响才完全清醒过来,然后泡茶,喉咙里随着音乐的起伏发出高高低低的哼唱。俄罗斯人听到喜欢的音乐会翩翩起舞,我不,我听到喜欢的音乐就喜欢把嗓子吊得高高的,然后会拉......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4-28 15:37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9 | 浏览:31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13 星期一(Monday) 晴
一本书

我并不是个十分理性的人。

我从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文二路博库总店马路对面的特价书店里有我要找的一本书。这本书很独特,记得第一次购买这本书是在机场路西边的延伸段靠近文晖大桥路边的一个书摊上。说是书摊,其实是一张大的塑料薄膜直接铺在马路路阶的水泥地面上,那个上面有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旧书,一个乡下人在那边贩卖。记得当时买了两本,另一本是钱钟书的《走在人生边上》。
那本书我从头翻到尾只用了大约2个半小时,躺在床上,当初预备只是睡前读上几页而已,如果小说和我对路,那么就读它个几章,谁知却一口气将它读完了。第二天早上出门时想带在身边空闲的时候再翻看翻看,就带到天井里,随手放在柜子上,准备穿完鞋子把书再放到包里带走。待得穿了鞋子出门时,却忘记了。然后过了许久,才弄清楚这本放在天井里的书被我后来从书柜里整理出去的一些书一起被卖给了收废品的人了。

在很大程度上,我只是将它的真实性掩盖在众多畅销小说的虚拟故事中去,其实内心里并不是对之排斥,而是我很难将它里面4天衣阿华州麦迪逊县发生的激烈情感描述为基础而奠定的后来的漫长岁......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4-13 01:30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9 | 浏览:31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继续散乱--习惯与第二棵树 II

  II 天井
  
  “您有没有过任何异想天开的念头?”医生问道。
  见鬼,我想应该有过,只是现在记不起来了。如果要我勉强的去记忆的角落里搜寻这些东西,我倒是宁可现在编一些出来,编一些刻意的然而听上去却并不刻意的念头,然后默数着医生的椅子一寸寸的往后挪。哈,我逮到他了。
  我想到很多个镜头,类似医生与病人角色互换的有趣的镜头。医生的智商并不比病人高,只是医生身上那件白大褂让他觉得那个时候的他具有无比的力量去挽救至少坐在他对面的病人。然而突然有一天病人觉得这种就医习惯应该被打破再一次或最后一次就医的时候,医生这么问病人,病人将并非恶意的狡黠藏起来却并不点破这个。这很有趣,有趣之至。
  当然这里的医生是指的心理医生,大多数医生在患者眼里依旧具有极高的权威和可依赖性。
  
  我家的院子里有一个天井,原先进门是院子大门进去的楼道口,可原房主竟把房门封了,从后面的院墙处开了一道门进出。算是真正的独门独户。当时也是因为这个,看房的时候便定下此房。
  房子到手后并没有对结构进行整改,只做了一些软性的装饰。天井没做变动,还是维持老样子,只......

张克己 发表于 2009-04-11 11:18 | 正常 分类:随笔 | 评论: 4 | 浏览:28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7  [1][2][3][4][5]:   本站域名:http://bjd001.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六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博客信息
博主:张克己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雪儿宝宝 雪儿 处事篇 血蝙蝠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8 ( 1 )
·2013-6 ( 1 )
·2012-1 ( 1 )
·2011-4 ( 1 )
·2010-12 ( 1 )
·2010-8 ( 1 )
·2010-3 ( 2 )
·2010-1 ( 2 )
·2009-11 ( 1 )
·2009-9 ( 1 )
·2009-8 ( 1 )
·2009-7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69297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137篇
评论:1641 个
留言:89 个
建站时间:2006-6-6
博客成员
风中微微香 高级成员
水做的精灵 高级成员
云海尘清 高级成员
张克己 管 理 员
心言花语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