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blog日历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114 次
  • 今日访问:89次
  • 日志: 81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短篇:捕蛇者
2007-1-7 星期日(Sunday) 晴
捕蛇者
文/ 毕亮

一
梭进芦苇丛里的那条蛇足有成人腕子粗。矮子左手拎着竹蔑笼,弓腰曲背,紧跟蛇屁股后头。他的心跳到嗓子眼,那条蛇不是竹叶青、血蛇根,是青蛇飙,诨名叫“草上梭”,它进入草地,如同鱼潜入水底。
天上飘着雾麻雨,矮子将木船停靠在湖岸边,扬手抹掉头发丝上的水气,钻进芦苇荡。一路跟踪那条青蛇飙,他已经摇浆驾船行了二三十米远的水路。天气不好,矮子预备逮到青蛇飙再回屋,捏手指头估算一下,那条蛇值好几百块,价钱顶得上一头牛犊。运气来了,城墙也挡不住,最近矮子捕到的蛇越来越多,品种各异,有银环蛇、竹叶青、三步倒、赤练蛇、土屁股等等。官当镇街上野味馆财大气粗的韩老板遇到矮子,总是笑呵呵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菩萨相,他客气地递烟给矮子抽。递过香烟之后,他还眯着眼睛说,矮子,得闲来馆子里喝酒,我请客!韩老板那烟可贵,不是普通老百姓抽得起的,是镇长常抽的芙蓉王。以前韩老板不这样,他见到矮子,当矮子是隐形人,总是爱理不理的模样,遇到韩老板前夜摸麻将赢钱,心情好时,顶多斜起眼睛瞟矮子几眼,别提以好烟相待,更不消说邀请矮子喝酒。矮子晓得韩老板......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1-07 22:53 | 开心|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1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狐狸
2006-12-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狐 狸
文/ 毕亮

我们的聚会地点定在“雕刻时光”咖啡馆 。平时大伙忙,难得抽空见一面。组织这次聚会的是阿天,他刚从美国念完硕士回来,学的是热门专业客户关系管理。
五月六日,阿天跟我、牛洋、阿超各打了个电话,约好聚会时间、地点。电话打到最后,阿天讲了一句狠话,要是你不来,兄弟就没得做了!阿天跟我们三人都是这么讲的,之后我跟牛洋、阿超写短信证实过。
对此次聚会,牛洋有些抱怨,不是他不想来,而是实在太忙。目前他正导演一部古装电视连续剧,是他的第一部戏,刚开拍,剧组一班人马已经开到浙江横店。抱怨归抱怨,牛洋讲他一定回来参加聚会,剧组的事让副导演先盯着。
聚会地点也是阿天张罗的,咖啡馆室内装潢别具一格,藤条椅、木方桌,壁画全是黑白老照片,餐具是银质的,精致、讲究。用阿天的话讲,这地方适合怀旧!
人都到齐了,只差牛洋一个人。中间他给我来过电话,讲广深高速那段路闹出车祸,正塞车,他的吉普车给夹在中间,前进不了也退不出去。我跟牛洋也有好几年没见面,半年前他才回深圳,之前一直在法国学电影。回国后,牛洋忙得脚底生风,团团转,北京......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2-30 10:18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5 | 浏览:8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约会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约 会
文/ 毕亮
一
进入七月,就到了鹏城的雨季。
每年这段时候,我身上都会发生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好像是天老爷安排好的。比如大前年,先前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有一天,我下腹部绞痛,上医院检查,查出患有胆囊结石。外科医生给我介绍了一种利用腹腔镜治疗的微创手术方案,考虑几天后,我接受医生的建议,将胆囊切除了。又比如前年,雨季那段,我老流鼻涕打喷嚏,我以为自己闹起感冒,捱了差不多一个礼拜,药也吃了针也打了,病情迟迟不见好转。内科医生将我转到五官科,做完内窥镜,结果查出我不是感冒,是患了慢性过敏性鼻炎,又是一次手术,将鼻腔里的一根什么神经斩断了。
摸到规律,我害怕雨季的到来,雨季一来,倒霉的日子便会找上门。这么讲不是因为前两次手术,两次生病不算什么,可以说是碰巧,但接二连三都这样,就有蹊跷了。去年七月,我遭遇了一场车祸,幸亏把命拣了回来,但我也因此失去一条左腿。车祸当天落着大雷雨,我行走在雨雾中,天上打了一个炸雷,一辆红旗轿车莫名其妙朝我撞过来。我惊呆了,像惊弓之鸟站在原地发愣。透过雨刮器,我目睹了坐在驾驶座位上惊慌失措的女人。接下来,我失......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1-23 00:39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6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饥饿表演
2006-1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饥饿表演
文/ 毕亮
一
天空飘着瘦雪。再捱半个月就是春节了。
鹏城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一派喜气。赵卫国提着行李袋,落寞的走在大街上,他看过往路人都像拣到钱包似的,迎面全是一张张笑脸。走到乐万家超市门口,愁眉苦脸的赵卫国扬起右手,掸掉头顶的雪花,他想骂娘,骂火车站那帮玩纸花牌的湖北人,把他的钱全部骗光了。他现在身无分文,而且身上值钱的东西,譬如火车票之类的也一起押了宝,输给那伙骗子。赵卫国在心里骂,狗日的,什么人的钱不好骗,偏偏找上他,把他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卷跑了。......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1-02 21:28 | |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7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鲁镇仙境与流经世界的河
2006-10-31 星期二(Tuesday) 晴
标题改过无数次,暂定下面这个,这篇小说写得实在不像小说:

鲁镇仙境与流经世界的河
文/ 毕亮

地球是方的。地球是圆的。
站在柳条青青的河岸边,我跟王焱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闹红脸后,我俩有一段时间见面时,不再打招呼,当对方是透明人。好朋友转眼变得行同陌路。后来具体怎么和好的,我印象淡了,好像是他为修缮我俩关系,悄悄往我帆布书包里塞过一颗苹果。官当镇河码头经常聚集着一帮少年,我也在其中。少年们大言不惭,牛皮哄哄谈论未知陌生的世界。比如,指着由东往西流动的河水,讨论它最终会流向哪里。有的讲是长江,有的讲是黄河,有的讲是黄浦江。更离谱的,扯到美国密西西比河、德国莱茵河、南美洲亚马逊河、非洲尼罗河,扯到天上牛郎织女约会的银河去了。少年们内心生长着花花草草,不安分。我跟同龄的他们没有区别,做梦都想着“走出去”,离开屁股大的小镇,见识外面的世界,比如上海、深圳、青岛……首都北京,再远一点,那就是隔得天远地远的美国。
夕阳西照,我跟王焱并肩走在青石板街上,他打了个响屁后告诉我,美国的穷人来中国,就是中国的富人。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社会舆论流传美国富得流油,四处称王称霸。放到后来,我会笑王焱是井底之蛙,反驳他并告诉他,再富裕的国家,都会有穷人,美国的穷人来中国,照样一穷二白,口袋里布挨布。
走过石拱桥,王焱往另一个方向回屋。我跟他分道扬镳。夕阳下,王焱的影子拉得老长,他走路不老实,不时抬脚踢路面上的鹅卵石,踢得尘土飞扬。
望着王焱的背影,抬腿走了两三步路,收荒货的吴老倌从我身边经过,他肩头压着扁担,两边挑着篾片编织的箩筐。没走多远,吴老倌左边箩筐里跌下一本杂志。他没有发觉,我也没有喊他。待他走远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拣起那本杂志,是一本介绍旅游景点的杂志,彩色纸张,花花绿绿的。我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见四周八围没人,于是抹掉书皮上的尘土,感觉还没揩干净,又在裤腿上擦,之后跟做了亏心事似的,心惊肉跳地将书放进书包,像放上海的大白兔奶糖进嘴里一样,小心翼翼。
夜里掌灯后,煤油灯下,我翻开那本杂志,翻书动作轻得跟春风拂过一般。看过一些页码后,我惊呆了,发现书上居然有介绍官当镇的文字,描述十分客观。摘录文字如下:
跟阳朔、凤凰古城一样,存在于中国版图上的小芝麻点——官当镇,也是个不错的旅游景点。假如把这些景点当作人来看,她们各有特色各有个性,与闲适的阳朔、到处布满吊脚楼的凤凰城不同的是,官当镇是因为八十年代后期,出土春秋战国时代古墓群而声名远播的,大多数游客是冲古迹到官当镇游玩。
作为土生土长的官当人,不管年长的还是年少的,都有个共识(跟书上讲的差不多):官当镇除开春秋战国时代的古墓群,其余的地方,看头不大。
后来几年,我反复读那本介绍旅游景点的杂志,国内的旅游胜地我烂熟于胸。在镇上生活快满十四年,我从一个小不点长成一米五接近一米六的块头。用张屠夫的话讲,摆在案板上,有一大坨肉。官当镇的变化跟我的变化一样,相当大,大到可以跟天跟地比。站在新街举目远眺,小镇遍地酒楼,多半是喝花酒的,有女人陪着。女人们来自全国各地,有浙江的、江苏的、四川的、贵州的、哈尔滨的。据说有些酒楼老板想跟国际接轨,搞全球化,甚至打算引进俄罗斯、日本的女人。另外,石板街上的理发店成了一条街,只是理发店不再叫理发店,店子门楣上横着“温州美容美发厅”、“福建城”……等等名目的牌子。这些都不是正经剪头发的,官当镇的土话叫搞路,书面语叫嫖娼。
念中学后我才弄明白,不光是官当镇变化大,整个中国变化都大,用语文书里的词语形容,那是“翻天覆地”。官当镇不过是冰山一角的缩影。
变到后来,官当镇街道宽阔起来,茅草屋、青砖瓦房几乎是一夜之间成了高耸的楼房,人们看似富裕了。总的来讲,官当镇大多数人日子过得比以前舒坦,可我大舅不晓得怎么搞的,从供销社下岗后,日子越过越艰难,断炊的情况都有,有时候还得靠我们家接济,而且不只一次两次。父亲为这事,还跟母亲红过几次脸。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0-31 12:33 | |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7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访问祖先
2006-10-23 星期一(Monday) 晴
拜访祖先
文/ 毕亮

那时候,我与官当镇的同龄少年没有区别,做梦都想着“走出去”,离开屁股大的小镇,见识外面的世界,比如上海、深圳、青岛……还有首都北京。夕阳西照,我跟同学王焱并肩走在青石板街上,他打了个响屁后告诉我,美国的穷人来中国,就是中国的富人。当时我对此深信不疑,据说美国富得流油,四处称王称霸。放到现在,我会反驳他,再富裕的国家,都会有穷人,美国的穷人来中国,照样一穷二白,口袋里布挨布。
走过石拱桥,王焱往另一个方向回家,我跟他分道扬镳。夕阳下,王焱的影子拉得老长。
收荒货的吴老倌从我旁边经过,他肩头压着扁担,两边挑着箩筐。走不远,他左边箩筐里跌下一本书。吴老倌没有发觉,我也没有喊他。待他走远后,我拣起那本书,是一本介绍旅游景点的书,彩色纸张,花花绿绿的。我抹掉书皮上的尘土,感觉还没揩干净,又在裤腿上擦,之后将书放进书包,像放糖果进嘴里一样,小心翼翼。
夜里掌灯后,煤油灯下,我轻轻翻开那本书,像春风拂过一般。看过一些页码后,我惊呆了,我发现上面有介绍官当镇的文字,描述十分客观。摘录文字如下:
跟阳朔、凤凰古城一样,存在于中国版图上的小芝麻点——官当镇,也是个不错的旅游景点。假如把这些景点当作人来看,她们各有特色各有个性,与闲适的阳朔、到处布满吊脚楼的凤凰城不同的是,官当镇是因为八十年代后期,出土战国时代古墓群而声名远播的,大多游客是冲古迹到官当镇游玩。
作为土生土长的官当人,我们有个共识,跟书上讲的差不多:官当镇除开战国时代的古墓群,其余的地方,看头不大。后来的几年,我反复读那本介绍旅游景点的书,国内的旅游胜地我烂熟于胸。
在镇上生活快满十七年,我从一个小不点长成一米七的块头。用张屠夫的话讲,摆在案板上,有一大坨肉。官当镇的变化跟我的变化一样,相当大,大到可以跟天跟地比。站在新街举目远眺,小镇遍地酒楼,多半是喝花酒的。石板街上的理发店成了一条街,只是理发店不再叫理发店,店子门楣上横着“温州美容美发厅”、“福建城”……等等名目的牌子。据说这些都不是正经剪头发的,官当镇的土话叫搞路,外地人叫嫖娼。
念中学后我才弄明白,不光是官当镇变化大,整个中国变化都大,用语文书里的词语形容,那是“翻天覆地”。官当镇不过是冰山一角的缩影。变到后来,官当镇街道宽阔起来,茅草屋、青砖瓦房几乎是一夜之间成了高耸的楼房,人们看似富裕了。总的来讲,官当镇大多数人日子过得比以前舒坦,可我大舅不晓得怎么搞的,从供销社下岗后,日子越过越艰难,断炊的情况都有,有时候还得靠我们家接济,而且不是一次两次。父亲为这件事,还跟母亲红过几次脸。
晚秋的一个周末,清早雾气笼罩了整个官当镇。吃完早饭,母亲收拾好碗筷,到米缸里舀了一袋米。她喊我给大舅送粮食。我趴在八仙桌上画肖像画,人物在我心里,是我暗恋的同学马兰。王焱也喜欢文娱委员马兰,我跟他暗地里成了竞争对手。
握着画笔,我极不情愿去,马兰的肖像快画完,就差点睛了。母亲朝我横上几眼,她的眼神是一只无形的手,把我拖起身,命令我的屁股离开木椅。
我骑着自行车,后座驮了一蛇皮袋米,去郊外园艺场大舅家。出门前,母亲再三叮嘱,路上雾气重,要我小心些,摸不清楚路,骑车踩慢点,免得撞到人,或者是别人伤到我。路上,我的眼睛成了空摆设,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有缭绕的雾。
自行车一路跌跌撞撞,车轮好不容易滚到园艺场。我掂起脚,从自行车坐骑上下来,推着车,寻访老半天,走酸了腿,还是没能找到大舅的屋。
大舅的房子平白无辜不见了,他隔壁左右的房子也消失了。
停稳自行车,我坐在一块青石板上歇气。雾突然消散开,像是有人用蒲扇使力,扇开的。我看到远处有个土堆,一个小孩打扮的人站在那里伸懒腰,他满脸皱纹,浑身尘土。我以为自己眼花看走眼,扬手揉眼睛。再看,不是小老头,而是个小孩,他站在土堆旁边朝我笑,满脸褶子。等我再看他时,他手里多了把铁锹。接下来,他曲着背,掀了几锹土。他没再看我,纵身一跳,估计是跳进土坑里,我看不见他的人了。
抬头望了一眼瓦蓝的天空,我立起身,朝土堆拢过去。小孩站在土坑里,一锹一锹朝外边掀土。我问他做什么,他说想挖一条通往地下最底层的通道,看最里面是什么。那是小孩的游戏,我不想再搭理他,但我又想尽快把那袋大米交给大舅,早点回家,完成马兰的肖像画。我问小孩打听“赵卫国”,大舅的名字。他摆着脑壳,讲不认识这个人。小孩笑嘻嘻地跳到土坑上,讲可以带我去问他父亲,他父亲鲁班什么都知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小孩告诉我,他是鲁西,讲完他握起铁锹朝前走。我跟在他身边,往前走了一截路,我目睹不远处搭着戏台,一大群人围着一个中年人看热闹。拢近后,我看见台上的那人双臂套着翅膀,用木头做的翅膀。小孩告诉我,中年人是鲁羊,他一直想飞到天上去,看天上是什么模样,有没有住人。但每次的结果都是飞到地上,摔得鼻青脸肿才收场。
我突然注意到,人堆里,老人们脸色红润,跟小孩的皮肤一样滋润。相反,小孩却是满脸皱纹,长得像小老头。......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0-23 23:03 | |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6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小说:外科医生
2006-10-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外科医生
文/ 毕亮

一
星期三,上午,秦康做了两台胆囊切除手术,都是开展的微创术,利用美国腹腔镜引导做的。
手术前,两位患者家属分别把秦康拉到一边,趁没人时,塞给他红包。秦康把红包全抵了回去。其中患者王小菊家属,一位三十出头的男人,看穿着不像是城里人,像是进城打工的外地人,讲话是湖南口音,他以为秦康嫌弃钱少,露出怯弱的眼神,埋着脑壳说,秦大夫,就只有这么多了,钱还是东拼西凑借的,您就收下吧!男人看上去有点着急,讲话的时候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秦康晓得王小菊的家属会错意,他告诉面色焦虑的男人,他会把手术做好,要他放宽心。从医近二十年,出身医学世家的秦康从来不拿患者红包。当然,秦康没有告诉患者家属,他从不拿红包。如今行业风气不好,替病人开刀做手术,不拿红包倒不正常,讲出来闹笑话,听到的人要是不理解,还以为他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秦康只是不经意地朝那个男人笑了笑,是那种让人感觉放心、踏实的笑脸。
从手术室出来,电梯里,秦康接到一位患者打来的咨询电话,他交代患者临床该注意的细节,一路走一路聊。通完电话,秦康已经走到普外科(一)门诊室。秦康是医院普外科学科带头人,单独一间诊室。他曾经做过好几例名噪一时的外科手术,省里好几家报纸报道过他救死扶伤的事迹。
诊室门口坐着十几位候诊病人,有大人有小孩。秦康刚把手机装进裤兜,候诊的人堆里站起来一个人,秦康看那人十分眼熟,他脑壳里打了几个转,想了几秒,才想起来。他瞟了那人左手一眼,他的左手没了。
那人的左手是秦康帮他切掉的。
秦康记起那人的名字,马建军。......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10-05 11:47 | |分类:小说 | 评论: 4 | 浏览:12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独臂铁匠与六指少年
2006-9-23 星期六(Saturday) 晴
四
吃完夜饭,马小刀洗完手脚,提着木桶倒了洗脚水。他一个人躲在卧房里,闩了房屋门,举着戴好毛线手套的双手反复看,看了一眼又看一眼。马小刀想到了夏天,要是天热也能戴毛线手套就好了。
窗外黑尽了,马小刀脱下手套,藏在原先的地方。他寻出床底鞋盒里的弹弓,握在手里,偷偷遛出家门。马小刀准备去找黑皮算帐,白天黑皮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他“六指头”,让他脸没地方搁。马小刀想悄悄射黑皮屋里窗口的玻璃,让他吃哑巴亏。
走去西街,一路上好些人在屋门口燃放花炮,马小刀经过铁匠家,他家里冷冷清清,就只有堂屋里点了一盏煤油灯。铁匠去南方打工后,屋里没有其他人,大门上就留了一把锁,电管站把他家里的电表撤了,电线掐了。
马小刀鬼鬼祟祟行走在西街,他怕别人认出来,尽往黑处摸黑走,路上他给石头绊了两次,其中一次差点摔了一跤。拢近黑皮屋门口,马小刀藏在一棵树背后,树身有水桶粗。马小刀摸出裤兜里的弹弓,瞄准黑皮家的窗户。就在马小刀准备射击时,黑皮堂屋门开了。黑皮从屋里走出来,右手捏着香火,左手举着冲天炮。马小刀改变主意,他把对准窗户的弹弓挪了方向,对准黑皮的脑壳。就在黑皮点火时,马小刀弹弓上的石子射了出去。马小刀听到石子“嗖”的一声,飞了出去,他拔腿便跑,跑得比兔子还快,像堤坝上的北风。接下来,马小刀又听到背后冲天炮爆炸的声音和黑皮“哎呦”的喊声,他已经遛得很远了。
黢黑的夜里,奔跑的马小刀迎面撞到一个人,他没有留意,他跌倒在地上,又慌慌张张爬起来。他的弹弓掉了。马小刀跑了几步路,他回头朝撞到的人望了一眼,隐约看见那人左边袖口是空的。马小刀没敢多想,飞跑回家。
躺在床上,马小刀睡不着,他起身从抽屉摸出新买的手套,戴在双手上。马小刀重新回到床上,想黑皮怎么样了,是不是脑壳开了花。他想应该不会,他只用了五成力道。再说天黑看不清,他不晓得子弹射到黑皮哪个部位。想了一会,马小刀上下眼皮打起架,他睡着了。
次日醒来,马小刀还没起床,他听到母亲在屋门口跟人讲话,那人说刘四清的儿左眼瞎了,夜里放冲天炮炸的。马小刀骇了一身汗,刘四清的儿就是他的同学黑皮。那人讲完后,又交代母亲,千万不要让马小刀放花炮,不安全。
马小刀爬起床,草草吃完早饭,他只吃了一碗,平时都是吃两三碗的。蹲茅坑时,马小刀考虑了老半天,他决定去找铁匠,让他不要把事情讲出去。起身从茅屋出来,蹲久了,马小刀两条腿发麻,走路东倒西歪。

五
铁匠坐在小木板凳上,撇开双腿,弓着腰磨锄头。
站在远处,马小刀朝铁匠望了十几分钟。铁匠的刀磨得银光闪闪后,马小刀才朝铁匠拢过去。铁匠起身走进灶屋,马小刀跟到灶屋,他嘴巴上跟上了锁一样,不开口讲话。铁匠当屁股后面的尾巴马小刀不存在,他从灶屋角落一堆生绣的刀里随便挑了几把,又回到堂屋门口,继续坐在板凳上磨刀。
马小刀依旧不讲话,他想让铁匠先开口。马小刀在铁匠左边站了一会,又走到右边站了一会。铁匠已经磨完两把刀,马小刀站累了,他蹲下来。铁匠朝他瞥了一眼,问他手上戴的手套是不是新买的?马小刀没有回答。铁匠露出狡黠的笑,继续说,是用昨天丢的五块钱买的?马小刀站起身,朝铁匠说,你放屁,胡说八道!骂完之后,马小刀意识到讲错话了,他是来求铁匠的,不该骂人。他又莫名其妙的补充了一句,你不要冤枉好人,手套是我拣的!铁匠还是那一副笑脸,他说,你这么会拣,帮我也拣一副手套回来,昨天夜里,我就当什么也没看见!马小刀不再反驳,他脱下手套,递给铁匠说,你要的话,我把手套给你!
铁匠接过马小刀的手套,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又还给马小刀。铁匠摊开他跟蒲扇一样大的手掌,告诉马小刀,手套太小,他用不了。
马小刀觉得自己看不透铁匠,他开门见山地说,黑皮的眼睛是冲天炮炸瞎的,不是我用弹弓打的。
铁匠说,没有人讲黑皮的眼睛是你用弹弓打的,今天没人讲,以后也不会有人讲!铁匠起身走进卧房,摸出弹弓还给马小刀,马小刀装进裤兜,转身要走。他又觉得不妥,担心铁匠会讲出去,他吞吞吐吐对铁匠说,你敢不敢赌咒,要是把这事讲出去,舌头生疮。讲完马小刀觉得力度不够,他看铁匠还没生儿子,又补充说,讲出去了,你生儿子没屁眼!
铁匠朝马小刀笑,他没有讲话,只是点了点头。马小刀满意的走了,走到半路,他没有回家。马小刀去了河码头,他销毁作案工具,把弹弓扔进已经化了冰的河水里。他又在河码头站了将近两个钟头,等父亲,他在心里喊父亲的名字,喊了无数遍,父亲还是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
六
马小刀总担心会有事情发生,担心铁匠嘴巴不紧,怕他把事情讲出去。
腊月二十四,过完小年,马小刀每天只做两件事,一是去河码头等父亲,二是监视铁匠,看他跟那些人接触!白天,马小刀会远远地盯着铁匠,铁匠也不跟官当镇其他人打交道,他好像没别的事情做,总是蹲在堂屋门口磨刀。夜里,铁匠卧房里只点一盏煤油灯,他一个人枯坐在灯下,翻一本发黄的旧书。
春节前两天夜里,马小刀照例偷跑出家门,趴在铁匠窗口,监视铁匠。铁匠翻了一会书,起身走到衣柜前,摸索半天,他从柜子里头摸出一把长剑,大约一米左右。马小刀想起来,以前官当镇的少年盛传铁匠身怀绝世武功,有一柄铜剑,能斩妖除魔。但黑皮当时不相信,他说,铁匠功夫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砍了左膀子。关于铁匠怎么失去左臂的,官当镇的少年没有人晓得,也没有人提起,那是一个谜。
铁匠抽出剑,抽到一半,他眼泪流了出来,泪流满面。马小刀眼睛挣的比牛眼睛还大,他盯着那柄长剑。他不晓得为什么铁匠会哭。他掂起的脚挪动了一下,碰到了松动的砖头,发生声响。马小刀准备跑。铁匠在里屋说,马建军的儿,你不要动,我早发现你了!铁匠喊出了马小刀父亲的名字。
铁匠打开堂屋门,把马小刀拉进他的卧房。马小刀眼睛直直地瞅着长剑。铁匠说,你要是喜欢,送给你,反正我以后用不着了!铁匠讲完时,他已经把剑递到马小刀面前。马小刀不相信是真的,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铁匠,嘴里突然蹦出一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准反悔!
马小刀握着铜剑,掂量着剑的斤两,走到煤油灯下,他翻开铁匠摆在八仙桌上的旧书,是一本剑谱。他也想开口要,铁匠没等他开口,讲书是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不能送人,只能传给跟他学艺的徒弟。马小刀轻蔑地说,现在谁还学打铁,我去理发店做剃头匠,也不做铁匠!讲完马小刀走出了铁匠家门,一路他都在想铁匠为什么哭,走到屋他都没有想通。
春节前的一天,官当镇开来一辆鸣笛的警车。整个小镇炸开了锅,嚼舌的妇女们全在谈论杀人犯独臂铁匠,他去南方打工,实际上不是打工,是加入了丐帮,在街上讨钱。马小刀的父亲也跟铁匠一样,是在南方做乞丐。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只有一只胳膊的铁匠杀了只有一只胳膊的马建军。
警车带走铁匠的时候,官当镇的大人小孩目睹了一道奇特的风景:马小刀戴着他的毛线手套,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握着铜剑,一路跟在警车后面追。而他瘸腿的母亲梅兰则在马小刀屁股后头赶,她右手紧紧握着一张五块的票子。梅兰小时候害过小儿麻痹症,跑不快,她跑三步歇一步,左手插着腰,握着五块钱的右手高高举过头顶。
梅兰站在官当镇的石板街上扯着嗓子喊,马小刀,你个砍脑壳的,你回来,把这五块钱还给铁匠!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9-23 22:32 | |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8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在城里奔命的父亲
2006-8-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在城里奔命的父亲
文/ 毕亮

到屋的时候,官当镇的天完全黑了。
堂屋里三十瓦的灯泡亮着。堂屋门虚掩,露出一条缝,透过微弱的灯光,刘响发觉左边鞋带松了,他躬下腰系鞋带。站起身时,听到里屋传来母亲梅兰咳嗽的声音,声音时儿大时儿小,其间还夹杂着母亲微弱的喘息。
刘响轻轻推开大门,母亲正好从卧房里走出来,手里握着淘米的葫芦瓜瓢。母亲看进门的是儿子刘响,露出微笑,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愁苦的脸也有了活色。母亲朝刘响说,响伢,你先收拾好行李,等我淘米煮饭,马上吃夜饭!刘响赶紧把行李搁在旁边的条凳上,闩紧堂屋门,跟在母亲屁股后头,进了灶屋。刘响想到灶屋里做点事,帮母亲的忙,烧火煮饭。
母亲梅兰是药罐子。从刘响记事起,母亲大病不犯小病不断。大前年秋天,也就是刘响考取大学那会儿不久,国庆节回家,母亲日里夜里咳嗽。母亲跟刘响讲丧气话,讲她不行了,怕是等不到刘响大学毕业了,要刘响自己照顾好自己,把书读好,待将来日子好过后,不要再让父亲操劳,让父亲晚年享点福。讲到这里,母亲长吁短叹,讲她常年害病,拖累了父亲刘一国,拖累了这个家。
父亲常年不在屋里,从供销社下岗后,他就去了刘响念大学的城市蹬人力三轮车。没人管母亲,母亲自己又舍不得花钱上医院看病。刘响劝了母亲好久,大道理讲了一箩筐,母亲才勉强同意去看病,前提是少用钱。刘响跟母亲一齐走到官当镇卫生院,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停在门口,没有进去,他对镇医院的医术不放心,以前在卫生院检查,查不出母亲身上什么毛病。
刘响喊了一声正往医院里走的母亲,跟母亲打商量,到县城的人民医院去检查,大医院查放心些。母亲先是不同意,说还要搭车,跑那么远的路,麻烦。刘响说,反正是花钱,要花得值。母亲看刘响讲得在理,就跟刘响一起去了车站,搭车到县城。检查结果出来,梅兰害的病是慢性支气管炎。满脸老年斑的医生告诉刘响,他母亲得的是慢性病,治不断根的,恢复好了得靠保养,不然还会复发。医生开了处方,让梅兰先吃两个疗程的中西药。从诊室出来,下了两层楼梯,走到药房。刘响一直走在前面,梅兰埋着脑壳跟在后头。刘响排队时,考虑老半天的梅兰把刘响从划价的人堆里拉出来,扯到拐角,她执意不取药,讲钱花得不值。梅兰说,吃药白吃了,又治不好病。刘响见母亲比牛的脾气还倔,有点上火,他提高了音量,用前所未有的语气说,姆妈,总不能破罐子破摔吧!梅兰看儿子脸色不对,他从来没跟她闹过红脸,梅兰又补充说,不是不治,我是想回家找土方子治,又省钱效果又好。
刘响和母亲回到官当镇,最终的结果是没有在县城人民医院买药。一路上刘响都在后悔,不该跟母亲讲重话,想着想着,他眼睛红了。坐在汽车上,刘响担心母亲看见他红眼,偷偷矮下脑壳,埋得深深的,脑壳快钻到裤裆里去了。
到屋后,母亲跟个没事人似的,一会喊刘响挑水,一会喊刘响往灶里添柴禾,完全没把医院发生的“口角”放心上,刘响的心放宽了。他还在心里怪自己想多了,母亲怎么会生儿子的气。
这次元旦节回来,刘响意识到母亲精神状态不好,而且咳嗽比原先更严重,经常咳着咳着,腰就变弯了。三年来母亲到处寻偏方,吃的都是土方子熬的中药,刘响心里一清二楚,母亲是为节约钱。母亲跟他扯淡,说她浑身都在痛,肯定是害上癌,日子不久了。并且母亲还告诉刘响夜里睡觉经常梦到过世的外公外婆,他们在地府住的花园洋房,有花不完的钞票,全是百圆千圆大钞。讲了一会,母亲歇了一口气,又说,外公外婆在梦里招手,喊她去“那边”享福。刘响听母亲讲这些话,听得心惊肉跳。
刘响晓得母亲信命,遇到事情都会找蔡瞎子卜卦,蔡瞎子讲什么她信什么。
返回学校的前一天,吃完中午饭,刘响准备找算命的蔡瞎子谈谈,让他帮忙劝劝母亲,好让母亲抛开思想包袱,丢掉心理负担。母亲的病多半是心病,心病得靠心药医。
走在路上,隔蔡瞎子的屋还有一截距离,刘响改变主意,他觉得蔡瞎子直接劝母亲,效果不一定好,母亲不一定能听进心里去。得让蔡瞎子假装给母亲算命,多讲点好话给母亲听,母亲听了自然高兴,有了信念,母亲的精神状态才会好起来,不会老想身上害的病,出现死的念想。
拢近蔡瞎子屋门口,刘响看到蔡瞎子坐在木椅上,正哼着花鼓戏《借东风》。刘响告诉蔡瞎子,他是自来水厂旁边刘一国梅兰的儿子。刘响讲明他的来意。讲完从裤兜掏出十块钱,递给蔡瞎子说,这是给你的报酬,十块钱!蔡瞎子没有伸手接钱。刘响以为他嫌钱少,补充说,我只有这么多钱了!蔡瞎子扬起他的左手,对刘响说,我不收你的钱,免费帮你,这是积阴德的事情。蔡瞎子边讲边笑,像个菩萨。刘响交代蔡瞎子下午去他屋里,把该怎么跟母亲梅兰说话的细节、措辞一并讲好,千恩万谢后才赶回家。
吃夜饭前,蔡瞎子摸到刘响屋门口,他站在门口喊,梅兰妹子!梅兰在里屋听到蔡瞎子的声音,赶紧喊他进屋坐,端茶倒水。蔡瞎子告诉梅兰,刚才路过屋门口,见到屋顶闪过一道金光,是好兆头,以后梅兰屋里要出贵人。刘响在旁边听,蔡瞎子不是按他中午交代的话讲的,而是比他交代的话,讲得还要神乎其事。刘响看见母亲笑起来,发自心里的笑,笑得春光明媚。蔡瞎子讲完要梅兰伸出手,梅兰随便伸了一只手,伸的左手。蔡瞎子摸了一把,刚碰到,他让梅兰换另外一只。蔡瞎子说,看手相,男左女右!梅兰边笑边换手。蔡瞎子托着梅兰的右手,指指划划。捱了一会,蔡瞎子又细细摸了一遍梅兰的脸,捏骨相。
蔡瞎子假装沉思,故意卖关子,不讲话。梅兰急了,她说,怎么,是不是大乱临头了!蔡瞎子说,梅兰,你好福气,生命线长到八十岁,能享尽儿孙福啊!梅兰不太相信,尽管这样,她还是喜气洋洋。蔡瞎子打了一个愣,继续说,你现在得注意,有点小病小灾,过去就好了!
铺垫了前面一大通话,蔡瞎子开始劝梅兰放宽心,把注意力放在别处,别老想身上的病。梅兰听着,一个劲地猛点头。蔡瞎子走的时候,梅兰留他吃夜饭,蔡瞎子摆摆手,讲在别人屋里吃不惯,回屋吃。
蔡瞎子摸着刘响的脑壳,让他照顾好母亲。刘响把蔡瞎子送出门,又送了很远一截路,讲了一路道谢的话。刘响转身回屋,看到母亲的举止神情,感觉好了许多。
第二天刘响回学校,临出门时,母亲千交代万交代,要他有时候就去桥南看父亲,父亲做力气活,辛苦!接下来母亲告诉他又做梦了,梦到的不是外公外婆,是刘响结婚娶媳妇。讲的时候,刘响看见母亲脸上笑开了,像春天里盛开的花朵。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8-30 17:24 | |分类:小说 | 评论: 17 | 浏览:10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好日子
2006-8-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好日子
文/ 毕亮

电话是刘响女朋友赵静打来的。确切的说,是刘响前女朋友。
室友李胖子喊刘响接电话,刘响翻着手里的英语书,愣了好几秒,他朝李胖子囔,你莫哄我!
刘响不敢相信是真的。两个多月前分手的时候,赵静一路揩脸上的眼泪一路讲,刘响,分手了,我们不再是朋友,一刀两断!刘响记得相当清楚,赵静讲“一刀两断”四个字时,声音比天上打的炸雷还要响。后来有几回,他跟赵静在学校的林荫小道相遇,赵静真不理他了,当他是透明的,没有爱也没有恨地与他擦肩而过。
通完电话,刘响望着窗外晴朗得无可挑剔的天空,发呆,足有五分钟。想起赵静在电话里讲的那些话,刘响头大了,跟醉酒的人一样,脑壳晕晕忽忽的。
刘响怎么也没料到,在快放寒假这节骨眼上,赵静突然打来电话告诉他,两个月了她的例假还没来,怕是怀孕了。赵静的语气先是有点急噪,讲着讲着,她变得控制不住情绪,有些语塞,接下来就听不到讲话的声音了。刘响晓得电话那边的赵静正在哭,无声的哭。他了解赵静,赵静平时大大咧咧的,遇到大事,总喜欢默默流泪。沉默片刻后,赵静清了清嗓子,恢复常态,她说,刘响,你做的好事,你要负责,要管我!讲完赵静直截了当把电话挂了,哐当一响后,留下刘响在寝室的电话机旁边发呆。刘响估计,赵静已经恨他入骨了。
原以为分手是件简单的事情,两人一拍两散即可。刘响想不到节外生了枝。换位考虑,刘响站在赵静的角度想,她肯定更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背这么大个包袱,要是外人或者学校晓得,脸没地方搁,丢死人。他们才念大三,不可能说扯结婚证结婚生子,唯一解决问题的途径,肯定是去医院做人流。
做人流需要钱,不上医院,去学校附近福建莆田人开的私人诊所,也要好几百块。刘响听赵大海讲过,离学校200米远的一家诊所,做人流“有名”,学校不少男女搞出事情,都在那里解难。刘响当时听赵大海讲这事,他还在心里骂赵大海瞎扯淡。现在自己有了这方面的需求,他第一反应就是带赵静去那里做人流。
虽说只是几百块钱,但对还是学生、衣食皆靠父母的刘响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得伸手问父母要。刘响心里比谁都清楚,父亲母亲在南方打工,做的是体力活,挣的都是辛苦钱,不容易。每次父亲打电话给他,或者他给父亲打电话,父亲问他要多少生活费,他都不好意思开口。每回都是父亲讲出一组数字,然后刘响讲“好”!父亲问他够不够用,不够再加点?他总是说,每个月生活费花不完,有富余的!实际上,刘响节俭了又节俭,生活费刚好够花。跟赵静恋爱后,出去逛街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差不多都是花女朋友赵静的钱。虽然赵静嘴上不讲,刘响晓得她也有不快活的时候。比如过去有一回,在电影院门口遇到班里的“模范夫妻”王涛盛琼,王涛挤在人堆里购电影票,赵静也在人堆里头挤,王涛见了,朝赵静鬼怪的笑,他明明看见刘响在不远的地方站着,偏偏还讲风凉话,他说,赵静,刘响跑哪里去了,买个电影票还得你亲自上阵!刘响隐约听到了王涛讲的话,但他确实没有余钱,他跟赵静还在热恋中,彼此没有拉下脸面,他不好意思跟赵静讲,你把钱给我,让我去买票!当天夜里,整场电影演完,赵静都没有理他。刘响知道赵静为什么事情不高兴。电影散场,从电影院走出来,刘响没有像往常小打小闹后一样哄赵静,而是一路沉默。刘响埋着脑壳边走边想,自己家里只有这个条件,他想谈不拢就算了,不强求,赵静是官宦家的小姐,父亲在县城公安局当局长,他高攀不上。刘响抬起头,刚准备开口讲分手之类的话,他看见赵静眼泪汪汪。他的心一软,眼睛也湿了。两个人在一棵老槐树下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想起那些旧事,刘响咬了咬牙,他想要是赵静真怀孕了,他还得开口问父亲要钱。再过一年半大学毕业,他就可以自己挣钱了,不用再伸手找父母要血和汗换来的钞票。他预想着将来挣到堆成山的钞票,好好让父亲母亲享福。
刘响在寝室闷坐了一下午,也考虑了一下午,他决定先去找赵静谈谈,先去医院检查,看到底是不是怀孕了,如果是,就做人流,遇到问题,先把问题解决。刘响觉得那次斗气跟赵静分手,多少有点不负责任,完全是他的自尊心在作怪。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8-24 17:54 | |分类:小说 | 评论: 6 | 浏览:7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
页码:6/9  9[6][7][8][9][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