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blog日历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626 次
  • 今日访问:52次
  • 日志: 81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在北京
2008-1-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


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8-01-12 10:0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3 | 浏览:13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正在到来的雪
2007-1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正在到来的雪
□毕亮

木门咯吱一声关上了。雕花木床边新娘侧身端坐,头顶红盖头。她那几根羞怯的手指头藤条般打成结,绞在一起。屋外吵哄哄的,四处是喝酒猜拳的吆喝声。屋里安静,只有新郎新娘两颗年轻的心在不安地动荡。
这是一个新婚之夜。
卧房里八仙桌上点燃两根红烛,烛光照亮了一对新人。贺喜的亲朋逐渐散去,新郎左顾右盼,望了眼门口,木门的插销由他栓牢了。他显得紧张而激动,哆嗦着双手揭开新娘的红盖头。试探似的新郎伸出双手,伸出一截,担心新娘不肯给他。他又把手缩回来。不甘心,继而他又把手伸了出去,剥洋葱那样脱新娘的衣衫,一件又一件。新郎的手抖得厉害。初时新娘还忸怩,推就,后来就由着新郎。身上仅剩下胸衣、底裤,新娘说,国庆,你去把灯吹了!新娘声音极细,跟蚊子嗡似的。新郎没听清,含糊问了一句,啥?新娘矮下脑壳,低下眼帘,不搭腔。转而新郎明白过来,他眉头一挑笑了,退到烛台边,吐出两口气,将屋里的亮光赶走了。
黑天的屋里更黑了,两团影子合在一起,喘起粗野的气息……
摄影机镜头里两团黑影钻进被褥,歇息了。片场外的雨还落个不停,站在固定......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12-01 11:47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6 | 浏览:14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感动比赛
2007-11-12 星期一(Monday) 晴
我们再次聚到一起时,身边多了个影子,不再是四个人,而是八个人。我们把各自的女朋友也邀请来当观众了。按前一次的规矩那样,我们分好了工,四个女朋友全部做听众。这样每次就有了六个听众。马力说,大家准备好了没!没有回音,大家都准备好了。我坐在沙发上做千万富翁。
陆平说,牛总,我要讲故事了!他一开口喊我“牛总”,我女朋友在观众堆里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负责维持秩序的马力发话了,他朝我女朋友做了个捂紧嘴巴的手势,说,周迅,你是杨光女朋友,他做千万富翁时,你不能笑,你要矜持,这样才像千万富翁的老婆!本来马力是把这话当成严肃的事情讲的,可我们听了都觉得像笑话,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马力只好把讲话的声音提高,像喊喇叭那样,大声说,安静,你们安静,轮到自己男朋友做千万富翁时,都不许笑,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我们各自的女朋友捂紧了嘴巴,开始听故事。
陆平把他的爱情故事加了工,讲得悲戚万分,他的语气像是在朗诵诗歌。讲到后半截,他的声音近乎哽咽。可我们的心肠还是跟铁打的一样,没一点心动的感觉。连那四位女观众也是,看不出任何要流泪的迹象。招数使尽了,陆平还是没能让我们哭出来,他叹了一口气......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11-12 10:13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05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生存课
2007-10-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生存课
  □毕亮
  突然我爹握着电话话筒的左手抖起来。我和我娘看爹的左手在打抖、声音在打颤,以为我哥出了倒霉事。我娘不安地瞅着我爹,两颗眼珠子快蹦出来。我娘说,老倌子,咋了!?转而一看我爹笑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愁眉苦脸的娘跟着我爹的笑容灿烂起来。我悬着的七上八下的心也稳妥了。
  一放下电话,我爹就吩咐说,马武,赶紧去卖鞭炮你,要十万响的!我不晓得什么事,但看我爹的脸色,我猜到肯定是我哥马文有好事。我说,爹,过春节还离一个月,买鞭炮干啥!我爹横了我一眼,说,我们老马家有大喜事!
  我娘说,老大媳妇怀上了!
  我爹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露出满口烟渍黑黄牙。他把声音提高了无数倍,像清早打鸣的公鸡那样扯起嗓子说,咱家老大出息了,明天下午三点电视台演他领奖!听到我爹突如其来的声音,我耳旁像打了个春雷,耳朵里嗡嗡作响。我说,爹,又不是喊广播,你那么卖力干嘛!我娘没怪我爹,她望着我爹春风得意的微笑。
  常年来,我爹就爱当着我的面,夸我那进了城的哥马文。以前他还注意照顾我的情绪,不喜形于色。这次他高兴过了头,忘形了,没把他的表情藏起来。我不是嫉妒我哥马文......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10-18 11:11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0 | 浏览:13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继续温暖
2007-10-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继续温暖
□毕亮

马老倌把天喊黑了。
黄昏,夕阳西沉时他就蹲在瓦房顶上,高一声浅一声不歇地喊,马达,你在哪里,赶紧回屋你!天黑下来了,他的嗓子也哑了。苍老、暗哑的声气在夜空荡漾,像风吹在水里。他每喊一声,站在屋檐下的孙子马达便答一句,爷,我在这里,我回屋了!
堂屋门口围拢一圈黑压压的人群,全是隔壁左右看热闹的邻居。
马老倌在屋顶喊魂,喊孙子马达的魂。五天前的夜里,孙子马达摸黑走夜路,撞鬼骇到了,害了病,到卫生院吃药打针不见效果。他找官当镇通晓阴阳的蔡瞎子弄了土方子,喊魂,张贴招魂帖。
蹲在屋顶,一边喊魂马老倌还在一边后悔,悔不该让孙子夜里出门。他心里急,儿子儿媳在南方麻城打工,出门前交代过,要他把孙子照顾好。现在倒好,孙子看马戏表演看出病来了,医过好些天,病情更显重了。万一孙子马达有个闪失,到时怎么向儿子儿媳作交代。听着堂屋门口杂沓的声音,他的眼泪水都快急出来了。
站在屋檐下,马达听到马老倌喊的声气徒然变了。他说,爷,你咋了!马老倌没有答他,继续哽咽着喊孙子的名字。一晃眼,马达在人堆里发现了同学黑皮和......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10-11 17:5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8 | 浏览:1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一则相当牛皮的短篇
2007-6-3 星期日(Sunday) 晴
比惨运动
□毕亮

一
我弟弟马高比我矮两岁。
我十岁的时候,他八岁。那时他喜欢跟我赶脚,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奔跑。我是一阵风,他也是一阵风。在那条两边起伏着稻浪的乡间小路上,我屁股后头的那一阵风喘着粗气,得意洋洋跟我说,哥,你加劲跑呀你,我要赶上你了!他的声气一落,我就变成了刮得更猛烈的一阵风。片刻后,我背后的那阵风又埋怨我说,哥,你等等我,你跑得太快了,我跟不上了!
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弟弟马高十二岁。他还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跑。跑一阵,他就不在我屁股后头了,他赶超到我前面去了。他站在官当镇机械厂门口,扭过头呵着粗气说,马虎,你快些跑你,再不跟上,我就把你越甩越远了!
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我弟弟马高不喊我“哥”了,他开始直接喊我的大名马虎。马高满十二岁吃十三岁的饭以后,两条腿长长了,跑得比我还快。实际上他干什么都比我快,不光是跑步,他的学习成绩也是节节攀升,在班里、年级组数一数二。我爹经常说,马虎,你弟弟马高脑袋瓜比你好使!除了说这话,我爹还经常使唤我挑水、劈柴,要我搞这个搞那个力气活,他从来不使唤我弟弟马高。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6-03 23:2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1 | 浏览:15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中篇:忘年交
2007-5-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小说越走到后头越精彩。弄完这则小说,觉得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精彩。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当然,这是针对自己目前的水平来讲的。

忘年交
□毕亮

一
远处穿碎花裙子的年轻女人引着个小男孩从麦当劳走出来。男孩穿戴整齐,脸很白净,他两只手一边握一只冰激凌,左右摆动脑壳,左手边啃一口,又在右手边啃一口。男孩嘴角两旁尽是乳白色的奶汁。女人矮下身,眯着笑眼对男孩讲了几句话,同时扬手一抹,揩干净男孩两边嘴角。
只见女人两瓣嘴唇在动,阿手听不清楚她的声音。女人的声音比起街上此起彼伏汽车喇叭的鸣叫,显得遥远而空洞。女人是男孩的母亲,阿手猜得到她讲的一些什么话,肯定是“慢些吃你,又没人跟你抢”之类的。阿手还有母亲的时候,母亲就经常这么跟他罗嗦。男孩的模样神像十年前的他,整张脸上挂满幸福。
眼见此情此景,阿手心里陡然一阵发酸,眼睛前头涌动的人群突然就变模糊了。他的眼眶里充满泪水。那一瞬间,阿手相当地思念他的母亲,还有他的父亲。可他忘记了他们长什么模样。他只记得母亲经常说,阿拉上海人!那时候母亲每个礼拜领他去一次少年宫,学弹钢琴学画......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5-30 19:5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2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有风吹过的夏天
2007-5-11 星期五(Friday) 晴
应朋友之约弄的一个校园爱情故事:)

有风吹过的夏天
□ 毕亮

窗外的细雨连续落了五天,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坐在宿舍书桌旁,我手里捧着从图书馆借来的张爱玲小说集,眼睛盯着书,我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书上的文字变成了一张女孩的脸。我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但这个学期我已经多次在自修室遇到她。有好几回,她就坐在我对面,我们彼此间没有言语,只是礼节性地朝对方微笑。落雨的这些天,夜里去自修室我没再遇上她,我的脑壳里时不时晃荡出她微笑的面孔,她那穿着碎花连衣裙的身影……合上手中的书,我起身靠近窗边,站在那里发愣。
望着窗外的雨雾,我甜蜜地想,我完了!我爱上了那个连名字也叫不上来的女孩!
雨停了,久雨初晴后的阳光格外柔软。我打听到女孩的名字,她叫许诺,是中文系2000级3班学生。许诺矮我一届。那一刻,我心里撞进一只会唱歌的小鸟,唱的是甜蜜的歌。下午三点多钟,我趴在宿舍的书桌上,想三秒写五秒,断断续续写了一封绵长的情书。我先是在草稿纸上写,然后誊在散发着桂花清香的信纸上。誊好情书,我将写满情话的九页信纸折叠成心型,然后把......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5-11 18:07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5 | 浏览:13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男人的歌
2007-3-25 星期日(Sunday) 晴
 男人的歌
           文/ 毕亮

     一
  
  这一天回家途中,落起了雾麻雨。李响坐在公交车倒数第三排临窗的座位,目睹了深圳体育馆附近发生的车祸。一辆奔驰跟一辆宝马拱在了一起,宝马车上的年轻女人脑壳一歪,当场丧命。
  就在这个时候,李响接到老朋友马鸣打来的电话。
  电话的另一边,马鸣讲话支支吾吾,似乎要对他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又犹豫着不讲出口,把话哽在了喉咙里。马鸣的话只讲完半截,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李响将注意力全部挪到眼前的车祸上,没有留意到马鸣情绪不对。
  公交车驶近世界之窗站时,李响猛地想起马鸣今天过生日。
  早先一些年,李响和马鸣、王朗、陆军每年过生日,四个人都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现在不了,尽管深圳这座城市不大,但平时大伙忙,加上他们四个人先后结了婚,难得抽空凑到一块。轮到过生日时,只是相互打个电话或者写个短信送上祝福。
  李响掏出左边裤兜里的手机,拼了六个字:马鸣,生日快乐!
  发过去后,他很快收到马鸣回的信息,两个字:谢谢!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3-25 17:38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5 | 浏览:12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重返鹏城的马高
2007-1-16 星期二(Tuesday) 晴
重返鹏城的马高
文/ 毕亮
献给所有灵魂高贵的女人和男人!
 ——题记
一
瓦蓝天空下的乌兰察布草原跟大海一样广阔,放眼望去,四处是骏马牦牛绵羊。乐队一行人盘腿坐在草地上,马高举起右手,指着西藏的方向说,我还是喜欢过流浪的生活!
我不晓得马高是否真心喜欢流浪,反正他在一个城市总是呆不长久。最近两三年,我跟随“苦日子乐队”辗转长沙、上海、武汉、兰州、西安好几座城市,日子过得颠沛流离,今天过完,不晓得明天将会是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每回脸上表现出不悦,马高总是劝我说,刘顿,我们是在寻找艺术的真谛,那些红起来的歌手唱的什么歌,说白了,垃圾!讲完之后,马高会伸手拍两下我的肩膀,有时候伸的是左手,有时候伸的是右手,他声音高亢地说,我们要像男人一样活着!他生怕我听不到,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好几倍。马高是乐队的主唱兼吉它手,他这么讲,我只能点脑壳应许。内心里,我开始动摇了,我已经过了抛开一切彻底追求艺术的年纪。
半年前到鹏城以后,马高才晓得来错地方。鹏城的酒吧根本......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7-01-16 18:57 | 烦|分类:小说 | 评论: 3 | 浏览:9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
页码:5/9  [1][2][3][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