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blog日历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738 次
  • 今日访问:76次
  • 日志: 81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短篇:血腥玛丽
2010-3-14 星期日(Sunday) 晴
血腥玛丽
□毕亮

马闳有位朋友,青岛人,是个海鲜贩子,专事倒卖扇贝、花甲、带鱼、扁枪鱼、梭子蟹。夏初的时候,在深圳,马闳帮那位贩海鲜的朋友一小忙。后者给了他一笔酬劳,现在已转入他银行账户。钱虽不多,但超出了马闳的预期。
他很是欣喜。
从银行返回租屋的路上,马闳给阿玲拨了个电话。阿玲是他女朋友,在一家女鞋专卖店做售货员。
马闳说,晚上准点回家,别加班!
阿玲说,今天什么日子?
马闳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给我双36码鞋,这款”、“这一款35码有吗”。他说,没什么,就是好日子,我们去吃西餐。上次吃西餐是什么时候,我都记不得了。
电话那头有人喊了两声“阿玲”。她说,我知道了。没再多讲其它话,便挂了电话。本来马闳还想讲那笔额外的收入,好让阿玲高兴一下,可她那里似乎生意不错,顾不上。
阿玲是个有点婴儿肥的女孩,笑起来两边脸颊会显出酒窝。两年前,马闳在东门本色酒吧认识了她,就被她的酒窝迷住了。他请她喝了两杯血腥玛丽。喝到一杯半时,他们互换了手机号码。自然,后来他们交往上了。两年下来,阿玲没吃减肥......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3-14 21:2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1 | 浏览:19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伤 害
2010-3-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伤 害
□毕亮

……
半夜夏琳从酒店疾跑出来,险些葳脚。
墨色的夜燃烧着灯火,昂头她望见冰凉的月亮。的士司机冷漠地握紧方向盘,分不清善和恶。她感觉在酒店沉睡了一觉,还没睡够,上下眼皮快睁不开了。她脸颊浮肿,黑眼圈、鱼尾纹显出来。一瓶伏特加、两支红酒,对她来说,玩意儿的事。过去跟“小长沙”那帮姐妹混夜店时,她绰号叫“千杯不醉”。从包里摸钥匙开门,她想,或许还喝了别的什么。
她想不起来了。
临进门前,夏琳理了遍衬衣、短裙、黑色连裤丝袜,将衬衣扣歪的纽扣顺过来,衬衣下摆掖进短裙里。
马泉歪沙发上浅睡,电视里正播放欧洲杯足球赛。马泉听到钥匙在锁孔里旋转的声音。铁门和门框撞一起胡乱响。马泉比猎犬还机敏,醒了,猛地直起身,歪了两下才站稳。他扬起左手,捂住正打哈欠的嘴。迎上前马泉说,怎么不接我电话你?他以为夏琳喝多酒,醉得一塌糊涂了。事实上没他想的那么坏。或者更坏。
夏琳说,我不知道!她讲话带了浓重的酒精味。
马泉说,为什么你不接电话,告诉我?他几乎是吼的语气。
夏琳说,不方便。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3-03 13:1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3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手术
2010-1-23 星期六(Saturday) 晴
手 术
□毕亮

唐娜说,我想去个下雪的城市过冬天!
两个礼拜前,唐娜跟我讲了这话。她的意思是,她要离开深圳。这句话在过去她讲过不下十遍。看她眉头紧锁的样子,这次是真的。
似乎是为了让我相信这不是她的玩笑,唐娜天天为她的离开作准备,奔跑在公寓与邮局之间,将她过冬御寒的羽绒服、高领毛衣、长统齐膝羊皮靴,以及往后在那个下雪的城市能用得上的物品,统统邮寄了出去。
我隐约知道接受她包裹的城市和那个小城的男人,他有房有车,还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存款。
属于唐娜的那些东西她都邮寄走了,剩下的就是她将要带走的三四件华歌尔塑身内衣和一堆法国、日本品牌化妆品,还有我和她之间快乐忧伤掺半的生活。
唐娜正在浴室里收拾。她说,马格,牙膏、洗发水快用完了,新的在橱柜里!我躺在卧房的床上,没应声。她又说,还有你的洗面奶,也快用完了,都在橱柜里,有新的!
隔壁传来争吵声,是那对终日愁眉苦脸的夫妻;接着是小女孩尖利的哭声,是那对夫妻的女儿,7岁顶多8岁。小女孩比她年龄显得早熟。他们又在为油盐酱醋的事争吵。
公寓墙体薄,隔音效果差,我和唐娜经常能听到各种令人烦躁不......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1-23 12:21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4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绝活
2009-10-18 星期日(Sunday) 晴
绝 活
□毕亮

……
他们惊得张大嘴巴,团在老人跟前。老人编织的篾货已经不是靴子了。
李曼说,快来看,这是?
比竹钎子还瘦的女孩说,是条腿!
男同学说,是男人的腿,还是女人的腿?
马路说,是男人的腿,女人的腿哪有那么粗!
李曼跑回屋,手捧数码相机跑到桂花树下,嘴里直嘟囔,编得神像。
马路说,像啥?
李曼说,像条假肢。前年我家有个亲戚出车祸,轧断了条腿,就配了假肢!真像,我得把这个拍下来,贴我博客里!
眨眼间,李曼露出严肃的表情,她说,马路,你爷爷不愧是民间艺术家。
马路像清早出笼的公鸡,挺胸,正要骄傲起来。他们目睹老人泪流满面。默默地老人站起身,把孙子马路拉到一边,他说,你爸在南方修地铁,隧道塌方,你爸……你爸一条腿轧没了!
马路愣了片刻,并没有显露出过多的悲伤。他想起小时侯老人做的竹蚂蚱、竹风筝,在他的记忆里,那些蔑器最后都成了活物。他想爷爷编织的那条竹腿,迟早也会长成父亲身体的一部分。......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10-18 17:1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2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外乡父子
2009-9-14 星期一(Monday) 晴
外乡父子
□毕亮


离茶光工业区不远的那爿城中村,夜里暮色洇散时,成群的男女会蚂蚁般冒出来:打工仔、打工妹、小商贩、站街女、盗版商品贩卖者……跟白天的沉闷寂寥比,我更喜欢夜色里的城中村,嘈杂、混沌,有股古怪的涩味。
这片城中村,我呆了快三年,靠经营二手家俱店为生。另我还打点散工,不费多少力气那种,帮店铺附近五户房东收租。
生意清淡时,我就租来盗版碟片打发时间,多是警匪类枪战片。三年时间里,我看了无数盗版碟,也目睹对门租屋的房客去了来来了去,喜悦、愁苦的面孔换了一茬又一茬。
对我来讲,那些外乡人只是过客。
租屋是个附带厨房的单间,一楼采光不好,常年不见阳光,室内潮湿,蟑螂、蜈蚣和不知名的竹节虫横行。凡来此租住的打工者,多半只是过渡,挣到钞票就会换到条件更好的租屋居住;或者,谋不到差事,日子撑不下去便退了租,颠簸到另外的区域、城市寻找活计。
去年那个溽热的夏日,对门租屋搬来一对父子:男人三十多岁,灯笼眼,长得比鹭鸶还黑还瘦,但他穿得干净、体面;老人六十多快七十岁吧,头发花白,一脸病相,走路时手杵椿木拐棍,若墙头草左右摇晃......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9-14 10:2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5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杀人游戏
2009-8-31 星期一(Monday) 晴
杀人游戏
□毕亮

我从学校回断崖岭那天,天气不好,间歇落雾麻雨。父亲的病愈加重了。整个寒假我窝在屋里,照顾父亲。
有时天擦黑,岭上桃树林会传来唱山歌的声音,我就知道是黄莺找我了。
阿妹山中来放牛,
唱首山歌逗一逗。
牛不抬头为吃草,
妹不抬头是害羞。
……
这是我俩约会的暗号。脚踏暮色我走出家门,来到那棵黄莺倚靠的桃树下。我俩总是手牵手,不讲太多话,在夜色下的桃树林散步。黄莺比我大学里的女同学显得羞涩。

……
大学毕业前,我仅回过一趟断崖岭,听说了许多关于黄莺的事。那个星空灿烂的夜里,岭上桃树林传来唱山歌的声音。仿佛我又听到黄莺的召唤。我出了家门,去找黄莺,半路上我打起退堂鼓,转身回了屋。一路上,我流了满脸泪水。我没有勇气面对桃树下的黄莺。
毕业后我留在省城工作,娶妻生子,把母亲也接来省城跟我一起生活。之后好些年我没再回断崖岭,不敢回,害怕见到黄莺。母亲知道我心里的结,她也小心翼翼避开,不去触碰它。
又一年,清明节前,母亲......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8-31 18:48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6 | 浏览:14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走夜
2009-7-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走 夜
□毕亮

男人蹲屋檐下不歇地抽烟,烟屁股扔了满地。北风把雨吹斜了。他那目光像皮球,在雨雾里跳来跳去,梭巡远处哆嗦的树影。猛地他站起身,摘落嘴里还剩半截的香烟,丢进哗啦啦的雨中。
卧房传来细脆的哭声。
终于,女人生下了孩子。接生婆是男人从外村请来的,全脸麻子。那些麻子点,比夜空星星还多。从卧房走出来,麻脸女人边捋衣袖边说,是位公子哥。
男人暗想,那笔欠账终于可以还清了,十万块,兜里还能落一点。
他像拉满弓放出的箭冲进房内,拣到金元宝似的堆了满脸笑。女人额头尽是汗珠子,黄豆那般大。他眼睛顾不上老婆,只去看婴孩。一瞅,笑容就垮了一截。女人旁边躺的那眯眼、蠕动嘴巴的孩儿,是个兔唇儿。
他像是跟女人说,又像是跟自己说,那边会要吗你说?
虎着脸,女人不搭理他,单盯看孩儿,目光复杂。
男人的笑容彻底僵了,那张脸变成屋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他的心也变成水井里的吊桶,七上八下。
他将事先备好的红包塞给接生婆。拣起门弯里的雨伞,要去送她。麻脸女人说,不用送。男人还是客气,送她走了一截雨路。
走到一棵水杉树下,男人定......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7-29 12:3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3 | 浏览:13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幸福之家
2009-7-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幸福之家
□毕亮

女人在老马的梦里,哭了。很凶的那种哭,闹醒了老马。窗外细雨轻飘,卧房墨黑,老马躺黑暗里,再也没睡着。
从刑警队退下来,按说老马该享清福了,可他一生劳碌,身退了心却不退,腿脚不闲。老伴劝他养养花、种种草,或是带带孙儿孙女,他不依。大把年纪了,还爱折腾,他保持在警队工作时的习惯,遇到报纸上刊载命案新闻,总要琢磨一番,探个究竟。甚至,他们一帮离休的老警察,常聚一块扯麻城警界那点“八卦”的事。
一扯远,他们不由谈起那宗曾经闹得麻城沸沸扬扬的命案。
那宗命案,是老马经手办的。从立案到破案前后仅花了一天半时间。破案速度之快,在麻城刑事案件中数一数二。那帮老警察谈起这案子,不住嘴巴赞老马,可老马脸上并不快活。相反,他内心极不痛快。干了一辈子警察,抓了一辈子坏人,惟独那一次,抓案犯时他心不甘情不愿。
案犯是离异女性,一位十三岁智障儿母亲。孩子遭遇同龄人羞辱,母亲过失杀人。老马记得那是1999年发生的事,《麻城晚报》以《愤怒的母爱》为新闻标题大篇幅报道过。报纸老马长期存着,放在他收藏重要物件的保险箱。最终,智障......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7-18 19:38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2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背影
2009-6-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默坐邻街的卡座,透过玻璃,马莉的目光漂移在来来往往的路人身上。那些手牵手走在路上的小年青,总令她想起她和王朗的过去。刚恋爱那会儿,王朗就请她到咖啡馆喝过咖啡。她记得当时她点了卡布奇诺,又要了一份草莓冰山。可王朗什么也没点,单要了一杯柠檬茶。他说,我不喜欢喝咖啡。她知道,柠檬茶是免费的,王朗是图省钱。为了维护王朗的体面、尊严,她没有捅穿那层纸。这件事一直埋在马莉心底,她比谁都清楚,王朗是真心爱她,而且王朗不像当时校园里其他男生,现实得很,比较起来王朗为人低调,不张扬,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现代人弥足珍贵的小单纯。
捏紧银色羹匙,马莉搅动摆面前冒热气的咖啡,却不喝。她正想另一件事。
自从怀疑王朗有外遇,她专门找了家福田区的私家侦探社,跟踪王朗。侦......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6-25 14:37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1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非正常死亡
2009-5-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非正常死亡
□毕亮

马红旗提早老了。
正月底那天清早晨,才起床他便听到身体里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止断一根,噼里啪啦响。那些声音令他联想起灶炉里燃烧的棉杆。
窗外有很好的阳光,淋窗棂上,他穿得厚实,依旧感到刺骨的冷。早饭后他拖出一把跛腿木椅子,坐场院里晒太阳。屋里哑巴母亲坐木条凳上、哑巴妹妹蹲簸箕旁,她俩分工合作,有节奏地舞动双手,卷纸,往细纸筒里塞火药。两人正制作鞭炮,看上去技术娴熟老道。
过去她们是浏阳鞭炮厂官当镇分厂的临时工。
……
夜里马红旗久久不能入睡。窗外料峭的北风刮得瑟瑟响。
后来在梦里他目睹那些亡人一会围在他屋门口喊他,一会又在他家场院的枣树下打字牌,一会又跑来窗口喊他起床。突然梦里一扇古铜色的门打开了,阳光涌进来,他死去多年的父亲披着阳光,在场院里给鸡子喂食。父亲提一把菜刀,追赶那只长花冠的公鸡……
梦里马红旗回到了多年前,六岁还是七岁生日,父亲杀鸡子给他庆生。那一天,天空高远,柔软的阳光洒在他们马家每一个人微笑的脸上。
这是一个甜美的梦。睡过去后,马红旗就......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9-05-13 09:55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2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
页码:3/9  [1][2][3][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