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blog日历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379 次
  • 今日访问:67次
  • 日志: 81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短篇:愤怒
2011-3-28 星期一(Monday) 晴
  愤 怒
  □毕亮
  
  后半夜,隔壁的争吵声似荒原饿鼠般窜来,男女骂架,伴随婴儿啼哭。眼望满屋子的黑,我睡不着,听闻某处有细微响动,是阳台那只芙蓉鸟扇翅。移开搭小腹处那只胖手掌,我将清瘦的身体往里挪,曲腿,小心爬起床。
  躺我身边的男人,打呼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恐怖。小区里的人称呼他“金先生”。
  金先生是香港人。
  平常他在香港工作,周末才来深圳,找我。金先生不在深圳时,我靠阅读侦探小说打发时间。每天下午,两点三点之间,我泡一杯绿茶或者咖啡,坐阳台的藤条椅上,翻阅阿嘉莎•克里斯蒂的《死亡约会》、《命运之门》……
  要不,我会窝沙发上,箍个抱枕,蜷缩一团,盯着平板电视看德国现代舞舞蹈家皮娜•鲍什的舞剧《穆勒咖啡馆》,屏幕里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扔地上,女人爬起来;一个男人又把女人扔地上,女人再次爬起来;一遍一遍,一次一次……窗外秋阳悬空,阳光下的暖意与我无关。我感觉到凛冽渗透到骨头里。
  抹干脸上的泪水,我从厨柜找出鸟食,来到阳台,摘下鸟笼,给那只黄色的雌性芙蓉鸟喂食。我讨厌它乞食时的叫声,谄媚,怯弱......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1-03-28 11:06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2 | 浏览:17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苟且
2011-2-1 星期二(Tuesday) 晴
  苟 且
  □毕亮
  
  广西男人头发乱糟糟的,远看似顶了个鸟巢。他站医院放射科门口,捂紧嘴巴咳嗽,都快把肺咳爆了。咳得满脸通红。他朝旁边的女人嘀咕。女人怀抱毛线衣、棉袄,顺从地听男人发牢骚……
  马典说,那个广西人的肺结核肯定到晚期了,我听到他骨头嘎嘣嘎嘣响。他又说,我能听到骨头响。你的骨头就不响,你肯定没事,住几天医院,打点消炎针就好了。告诉你,那个广西人拍完×光,穿件单褂子笔直站那里,浑身发抖。他像个孩子,跟你现在一样。
  扬起手,马典捋了一把夏果的刘海。他感觉到手机在裤兜里震动,这么晚了,他清楚是谁找他,懒得理。马典握住夏果右手,轻捏。
  马典继续说,女人先是给男人穿毛线衣,前后捋平整,又小心翼翼地给男人穿棉袄,最后拿手当梳子,理顺了男人的头发。
  病房里,隔着布帘,马典听到旁边病床上做了胆结石切除手术的四川女人哼哼的声音。他沉默了,想起白天找夏果的主治医生询问病情,医生告诉他,情况不容乐观,白细胞减少得厉害,淋巴结核病变的位置肿大,可能是良性肿瘤,也可能是恶性肿瘤,或者就是一般的炎症……不好说,得看五天后活检的结果。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1-02-01 20:41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6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转贴)李云雷:新的体验,新的美学
2010-12-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daceb0100occ2.html
  
  新的体验,新的美学
  ——评“七零后VS八零后”
  李云雷
  
  2009年在深圳的时候,冉正万兄告诉我《山花》2010年将开设一个新栏目“70后VS 80后”,每期各刊发70后和80后作家的一篇小说,他约我在年底的时候写一篇评论,谈谈这个栏目中的作品,并对70后作家和80后作家的艺术特色做一些概括与分析。当时我一口答应了下来,这首先是出于对《山花》杂志的尊重,《山花》在如此恶劣的文学环境下一直坚持艺术的高品味殊为不易,在文学界可谓有口皆碑,此次以这样的力度扶植青年作家,自然应该支持;其次也是出于对“70后”、“80后”作家及这一命名的看法。“70后作家”的命名出现在1990年代后期,但是这一命名很快转化为对“美女作家”、“身体写作”的讨论,“80后”作家的命名稍晚,但随之席卷而来的是更加凶猛的商业化运作,这样运作的结果是造就了几个文学上的“商业明星”。如此,在文学界“70后”、“80后”作家便只是成为了某些作家的市场标签,......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12-30 22:18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 | 浏览:14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纸蝉
2010-1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纸 蝉
  □毕亮
    
  警车开走后,围观的人群才散开,边走他们边议论校区旁发生的凶杀案,死者是个女孩,20岁不到的大学生。已经是第三起凶案了,受害者全是女孩,老麦从某个路人口中听到惋惜声,眼前浮出死者脖子上暗紫的勒痕。
  积雪在老麦脚下吱吱响,他拎着装菜的塑料袋回家。
  书房里,桌子、椅子空的位置,四处是纸折的多足动物:灰色的长角甲虫、暗褐色的蜈蚣、前腿高高抬起的绿色螳螂、肚皮圆鼓鼓的蝉……老麦舒服地靠在椅背上,折纸,皱了皮的双手灵活地摆动,片刻后,书房里多了只纸蝙蝠。
  午睡时间,廊道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和宠物狗的呲咬声,老麦醒来,将被褥卷成一团,曲腿,用脚趾分别扯平两边内衣裤角。翻身面朝呈蘑菇灰的墙壁,他添了添干迸的嘴唇,想关于冬天的诗句: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头痛得快裂开口子,似玻璃酒杯碎了满地。这次感冒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他哼了两声,伸手够来羊毛衫、棉外套,穿衣,起床。
  隔壁在搬家,传来女人利索的嗓音,“这个,还有那个,全扔了,不要了!”
  老麦的邻居和熟人相继离开老校区教职工宿舍,搬去跟儿子或者女儿......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12-02 16:5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6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痒
2010-10-1 星期五(Friday) 晴
  痒
□毕亮

天不亮,老马就醒了。他闻到卧房有股古怪的味道,混杂着霉味。是衰老的气息。他想他的骨头正在腐烂,或长满苔鲜。被褥里惠兰还在熟睡,鼾声低沉,老马搞不清楚惠兰何时开始打鼾,他估计惠兰肯定是身体里哪个器官出了毛病,要不是扁桃体肥大,就是鼻腔长了息肉。
每天起床后,老马先洗嗽,再拎个鸟笼出门,带着八哥溜达一圈,再回屋。老马喜欢动物,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
固定的上午时间,老马喂完两只巴西龟、四条蝶尾金鱼,拿起购物袋,依惠兰的吩咐上超市购调料。厨房里惠兰操把菜刀,耸着肩剁牛仔骨。收拾完,伸手够来塑料膜里的猪骨,搁砧板上,剔除肉沫。双手油乎乎的,她将猪骨、牛仔骨码成两堆,盛进碗碟。再收拢肉沫,剁成肉泥。嘴里直念叨,猪骨褒鲜汤,肉馅包饺子,牛仔骨煎黑椒牛排。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10-01 21:00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 | 浏览:14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在深圳
2010-9-13 星期一(Monday) 晴
  在深圳
□毕亮

约会地点定在老地方。
老地方就是蓝天宾馆。每次马明亮提早半小时到,开好房间,把房号短讯给女人。不等女人过来,马明亮就提前洗好了澡。目视床头柜上那把五四式警用手枪,马明亮回忆起过去数次约会,女人总能玩出新鲜花样……
半小时了,女人还没过来。拿以往比,这有点反常。他散淡的目光在房内沙发椅、饮水机、挂式空调上睃巡。视线定格在平底编织篮内,一包美国开心果,一包话梅干,旁边是两枚日本产的冈本牌安全套,价签上标20元一枚。
起身马明亮走近窗边,掀起窗帘,屋外的阳光已被白茫茫的大雾笼罩。扭回头,他发现老婆卧在刺眼的白床单上,赤裸的皮肤布满冷冷的汗液。
是幻觉。
这个幻觉令他感到不安。他拨通女人电话。那边说,雾忒大,路上塞车!
足等了两小时,女人才到宾馆。慢悠悠地女人一颗一颗解开宝蓝色纽扣,脱掉千鸟格衬衫。剥洋葱似的,脱得仅剩芥末绿胸罩、底裤,女人说,马明亮,剩下的你帮我!女人勾起白条瘦腿,目光一明一灭闪烁迷离。
女人这团火点燃了马明亮这堆干柴。
马明亮像一尾岸边......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9-13 10:49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8 | 浏览:16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另一种生活
2010-9-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另一种生活
□毕亮

父亲身上总有股可疑的气味,混杂着福尔马淋、消毒水、医用酒精。他是个外科医生。在我幼时的印象里,父亲是个温和的人。居家时他不苟言笑,安静,好独处;而医院诊室的他则完全是另外的模样,热情,周到,健谈……
母亲、妹妹和我,我们都爱父亲。
快满十岁那年,是个礼拜天,伴随夏日午后的蝉鸣,噩梦里蟒蛇骇醒了我。妹妹还在深睡,侧身她面朝墙壁,发出咝咝呼吸声响。有只绿头苍蝇绕着电灯泡嗡嗡飞窜。门外传来断断续续的谈话,我隐约听见当中一个词语——信仰。从不常听闻的话语中,我嗅到某种不祥的气息。盯看窗台边的紫罗兰,我爬起床,摇了摇妹妹膀子。她嘴巴抿了两下,吸回嘴角流出的涎液,又睡了。
我只好独自走出睡房。
父亲、母亲坐在客厅沙发椅上,他们各望了我一眼,停止讲话。父亲垂下头,弓身,双手敲击膝盖。母亲突然说,想好了,想好了你?父亲似在想别的事,盯着墙壁上的油画看,没答腔。他换了个姿势,昂起头,靠沙发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次谈话后,父亲脸上似打了蜡,眉头像安了拉链,紧锁着;母亲则经常翻箱倒柜,收拾衣物......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9-08 11:03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3 | 浏览:15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隐者说
2010-7-9 星期五(Friday) 晴
  隐者说
□毕亮

……
早春的下午,我和妹妹遛进父亲的书房。妹妹趴在窗边,踮起脚尖,伸手够风中飘摇的柳絮。我站在书柜前,目视那一排排平装书,带着青春期某种隐秘的好奇,我抽出了那本《人体解剖学》。翻开,当中夹了张书信纸,是父亲潦草的笔迹,黑墨水写着:
《希波克拉底誓言》
请允许我行医,我要终生奉行人道主义。
向恩师表达尊敬与感谢之意。
在行医过程中严守良心与尊严。
以患者的健康与生命为第一位。
严格为患者保守秘密。
保持医学界的名誉与宝贵的传统。
把同事视为兄弟;不因患者的人种、宗教、国籍和社会地位的不同而区别对待。
从受孕之始,即把人的生命作为至高无上之物来尊重。
无论承受怎样的压力,在运用自己的知识时也不会违背人道主义。
似乎我明白了父亲过去的选择,但又不完全明白。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自己长大了。......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7-09 09:34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1 | 浏览:17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消失
2010-6-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消 失
□毕亮

他跪地上,右手扇自己耳光。耳光闷响。左手拉扯移动的行李箱。
租屋隔音效果差,担心邻居听到,他压低了哭声。带着哭腔他说,亲爱的,再给我次机会!他又说,别离开我杜莉!停止扇巴掌,他两只手死死拽住行李箱。杜莉松了手,哭出声。她低头,眼泪滑过脸颊,滴在地板、凉鞋上。她掰着手指头,回头扫视一圈客厅,目光落在旧冰箱、二手沙发、书架上。书架挡板玻璃在过去他们某次争吵时,给他拿啤酒瓶砸碎了,至今未恢复原样。杜莉似乎想到什么,表情有些异样。她咬紧牙,咽下口水,抓紧行李箱把手,往门廊走。
……

男人走后,年轻人开始收拾客厅、房间。
年轻女孩说,那家伙肯定患了绝症,你猜是什么癌?
年轻男孩说,你猜他多大,顶多三十。
年轻女孩说,我问你他的病?
男孩没答腔,他将洗干净的拖把晾在阳台上。探出头,望楼下行走的路人,他说,管他什么病,不是你亲戚朋友,跟你非亲非故。年轻女孩说,他真够颓废,脑壳上顶了个鸟巢,我猜他病得不清。你看他满脸胡子,像索马里海盗。
讲话时女孩一脸轻松。盯......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6-22 16:42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6 | 浏览:16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短篇:姐姐的天堂
2010-6-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姐姐的天堂
□毕亮

向南的窗口,我看见她们
在走着,不由自主地,朝着广阔的工业区
她们弯曲的身体,让我想起多少年前
或者多少年后,在时间中缓慢消失的自己
我不知道的命运,像纵横交错的铁栅栏
却找不到它到底要往哪一个方向
——摘自郑小琼诗歌《铁》

姐姐结婚了,去年国庆节。
娶她的男人是湖南常德人,清瘦、显老,人有些迟钝,看去老实巴交、不爱讲多话。
姐姐说,姐夫在东莞一家模具厂上班,是五金模具工人。父亲母亲晓得种田,春耕秋收,不懂工业术语,虽然我念经济学,对这工种的具体细节也不甚了解。但我嗅到了铁器的气息,冷,硬,沉默,还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隐秘的腥味……......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0-06-02 08:16 | 正常|分类:小说 | 评论: 0 | 浏览:14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
页码:2/9  [1][2][3][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