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GA

 BI-BO-GA
 there is an evening coming in


  2007年3月17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是个丢三拉四的人,以前住宿舍的时候,每天会有十分钟时间用来找钥匙和钱包,一个学期丢四次餐卡,TNND,一张餐卡收黑心的二十五块。

晚上我丢了一篇只余一段没写的文章。能重写吗?也许能。但感情刚刚竭尽,一时之间只觉空无一物,人生如此虚无。于是想起了那些,丢了的东西。

丢过一个塑料小零钱包,里面的衬布有小红樱桃图案。不值钱,也不好用。但因为送这样的小东西的人对我极好,丢了觉得十分可惜。还记得在哪里丢的。北京的小咖啡馆,一个人坐着,上洗手间时带着它,洗完手要烘干,把它放烘干机上了,然后就忘了。——这样事情还发生过第二次,服务员看到还给了我。但那个钱包,样子已经很模糊了,后来再次丢了。

丢过一件黑裙子。前年夏天还在,在湖州、北京、杭州间搬来搬去时,不知道哪里去了。简洁、合身,优美的吊带与裙摆,只要两百块钱,再也买不到了。我记得穿着它参加过聚会,然后在FB记中有人写我,象一片黑叶子融入夜色中了。这个比喻真不错啊,深刻地满足了虚荣心:)。

丢过一套的《安托万历险记》。这件事情回想起来真奇怪,如有如无,是耶非耶。有个网友,在天涯给我留言,说是常看我的文章,回国想见见我。——我阅网友多矣,但从未遇过不好的人,也是一个异数。总之我就请他喝茶,喝茶时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电影爱好者——认真淘,认真看,还是个少见的对国内小成本制作感兴趣的业余人士。我就送了他一本我的论文打印件,他大概无以回报,就把行囊中的这套特吕弗送我了。那天晚上刚好有个观影活动,在首师大放关于黄静案的一个纪录片,我就带他去看了这个片子。

然后这个人就不见了。从此再也没有消息,当那套特吕弗也无端蒸发时,我忽然有些怀疑是不是真有那么一个人。不过证人还是有的,当时刚和阿波谈恋爱,他电话我时发现我在和别的男生看电影时,大大生气,我当时还很奇怪:“看电影是我的工作啊?你以为我干嘛啊?”:))......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31 评论(0)

  2007年3月14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冬天的时候,有一天几个朋友聚会,我晚到,冻得厉害,没有要茶,要了一杯百利甜酒。喝下去觉得心头一热。也许雪中送炭的事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有一回去超市,我就买了一整瓶带回家。
  
百利甜酒是女人喝的酒,甜滑的奶味压过酒味,不过那点酒精浓度是很要紧的,是白玫瑰里的一朵红玫瑰,是自己心里头的胭脂痣。——洗澡后,睡觉前,喝一口百利,看书看到二十页的时候,睡意就来袭了。我的酒量非常之差,一点酒精好象直奔睡穴而去:)。
  
慢慢我就有点上瘾,原来喝一口,现在会想喝两口,而且午睡前也想喝。不过都象马修一样克制住了(他是我最近看的侦探小说的主人公),改良的喝法是热半杯牛奶,掺点百利进去,这样咕咚咕咚,比较有喝头:),而且要更加地芳香温暖,无罪感些。
......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27 评论(0)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有一回阿波出了一趟差回来,说是腰痛了。我叫他去小区门口的八月桂花作个推拿。那时候快过年了,熟悉的老师傅不在,前台的小姐给我们介绍了傅翠娥。
  
她长得实在很精神。短头发,里头是对襟中式练功服,外头一件桃红色羽绒服。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了。做推拿的时候我们聊了聊天,知道她原来是广州的中医,后来去泰国一段时间,现在应师兄弟之邀到杭州来。说着说着,我就想到八月桂花门口有她的照片和介绍。
  
做完这次推拿之后,阿波的腰不见好,倒一下子严重起来了。躺在床上动不了。他属猴是个急性子,一刻动不了就着急得烟熏火燎。我也有点慌,打电话到店里去问怎么回事,傅翠娥倒没有逃避责任,一口应承到家里来看看。
  
然后就来了两次,还带了个徒弟,做了针炙和拔火罐。这回我们就又聊得多一点了。听上去她一直没有结婚,学医,学武,也学佛,现在在美国有一个男朋友,而且,她已经四十八岁了。——我很震惊她四十八岁了。一个因为她看着和接近老年相去极远,甚至也毫无一点中年的颓唐。我想如果我也是四十八岁,还孤身一人,满世界走,可能会心慌意乱吧,但她一点儿也不害怕的样子,对现状与对将来。我很欣赏傅翠娥的美,姐姐就一点也不,说她:“象个木墩子。”这个比喻其实是形象的,她那么结实有力,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我因为自己身体弱,总是很喜欢这样的人。
  
总之我就变得很敬佩她。她好象也挺喜欢我的。叫我有空去玩。可是我和她那种什么都不怕的状态恰恰相反,是什么都让我害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大概还是有一点缘份,有一天忽然在铁驴书社里遇到了,她在买几本关于养生的书,热情地问我阿波好了没,有没有吃宝元汤。告诉我她一两天就要离开杭州到美国去了。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不过生活的轨迹没有交叉之处,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那天她到家里来,八月桂花的老板也来了,大概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来看看。给我们写了一个方子,叫宝元汤,我怀疑是保元的误写,可以调理养生,对肠胃不好的人尤其好些。方子是这样的:
  
  牛肉半斤
  猪蹄一个
  河鱼一只
  山楂数枚
  红枣去核十枚
  文火慢炖。
  
我们头天晚上把这些东西搁慢锅里去,第二天早上可以吃。阿波吃了一个月,倒还觉得有点用处:)。
......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25 评论(0)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天和意达约好了中午在美院门口碰头,一起吃中饭,在西湖边逛。
  
好象都好几个月没有见到意达了!她穿一件我也想过买的灯笼毛衣,草绿色靴子,颇脏。我穿一个从头罩到脚的长黑毛衣,提个大长方形包包,甚脏。真是开心啊,我们还是这样对得上号。
  
中饭在音乐厨房吃的。意达点了油焖春笋和芝士鱼,她趁着我和玎玎电话时吃光了所有的笋,以至于服务生立刻来收走了盘子,然后我们争先恐后地吃芝士鱼,连鱼脖子上的肉都吃光光……还意犹未尽。于是……我们就又要了一条芝士鱼。
  
吃完了两条鱼后,我们心满意足地在湖边漫步。太阳照着柳丝,金线摇摇。我们两个懒虫很快又在一家咖啡店里坐下,吃里头放着个冰淇淋球的咖啡。意达坐在窗口的阳光下,大概因为热胀冷缩的缘故,好象越来越松软的样子。我们交流了种种关于艺术与人生的见解,象往常一样达成了许多共识:)。
  
春天真是美好啊。以及友谊。
......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22 评论(0)

  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Sunday) 晴
 

陌陌快一周岁了。

今天吃过晚饭,七七抱他在书房玩。拿了本《西湖》文学杂志,指着上面的“西湖”两字念给他听,他哈哈大笑,然后七七就问他:

“西湖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西湖”两字。

七七又拿起《北回归线》民刊第一期,指着“北回归线”念给他听,然后问他:

“北回归线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北回归线”。

我也凑过去,惊讶不已。七七就把两本全部拿在手里,然后问他:

“西湖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西湖》封面上“西湖”两字。
“北回归线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北回归线》封面上的字“北回归线”。

我开始拔苗助长,又拿了本《多多诗选》。
发现陌陌可以分辩两本书,若是三本,就开始混乱了。:)
而且他哈哈大笑的时候判断能力明显加强。:P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1-21 19:35 评论(0)

  2006年11月2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过去很久,房子后面的蔬菜地早已消失。
这么一个景象,一群共青团员站立着宣誓
白衬衣的衣角被风掀起来,稀少而美丽的花
我们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尖锐的声音很多时候在沉默。"




它们大多被吹倒在地
理想,消除了记忆,事物,名称
脸庞不再出现
生活也远离珍贵

我们漂浮在“超现实”的半空
不落下,也没有成长

八十年代曾是一个真实的年代
母亲象雪一样
既温柔又简朴

无法复述发生的事。
语言慢慢地被覆盖
举止变得奇怪

我把头深深地低下
抒情和梦境
我和你,紧紧缠绕
天亮了,一个不存在的白天
在每一个这样的白天黑夜
“美丽的,肮脏的,都开出花来”

没有不一样的人。我们
终将渐渐地惊醒
一步一步走出来

捡拾丢失的东西
重逢心爱的姑娘
偿还诺言并接受那些惩罚
——因为梦里所犯下的罪

 
# posted by biboga @ 2006-11-28 17:14 评论(0)

  2006年9月28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隐含的花蕾




我不是在赞美
一个好听的名字背后是萎靡
寄生以及其他只能收缩的事情

我想说得更明白些
我们要告别从前和梦想
诗歌不是倒退着走

在婚礼上
我们那样交谈
拥抱,亲吻着







 
# posted by biboga @ 2006-09-28 23:57 评论(0)

  2005年3月27日 星期日(Sunday) 晴
 

也当如是。

刚整理了下书。在书架上放了六格,横放着。
有一个想法,认真地读一下。就象刚才看平话的插图。

在整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喜欢的几个诗人的书也放进去了。

关于六十年代,九十年代,我依然牵挂着。
牵挂着你。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27 01:11 评论(0)

  2005年3月27日 星期日(Sunday) 晴
 

“写给七七”

一棵槐树,一棵桃树
一个将骑着战马
我们看这幅图
他的眼睛望着一条河边的綄纱女

我坐在桌前
这些就这样开始发生
和树一起,和马一起
静止的河流

事情都没有出现
你近在身边的思念
阅读不到时光,它
和草一样落在地上

评论:

今天阿波看一本书,看的时候和我说了一会儿话。他又写了一首诗,送给我。
不过我没怎么听明白他的话,对他诗的最后一句也不是很懂。最后一句是这样的:“阅读不到的时光,它/和草一样落在地上”,我跟阿波说:“草为什么会落下来?从哪里落下来?”在我的脑海中,有很多草,刚刚被从土里拔出来的那种,带着根,带着泥,从天下落落下来,景象很怪异。
他说:“落一定要从天上落下来吗?”
哈。


“写给阿波”

亲爱的阿波。
我看着玻璃窗
——多么奇怪,那里
也有你我,和书,和灯

在幽黯的深处
透明的镜

注解:

我们坐在屋子里,看书说话。阿波写了首诗给我,我就很踊跃地写了一首回赠他。书桌前的灰布窗帘没有拉上,玻璃窗是暗的,映着屋子里的东西。我看着玻璃窗,平面里的影子,是“深”的,象是幽黯之中,有另外一个世界。下雨天的水洼也象是这样。有时候我觉得,时间象是叠在盒子里的纸巾,我们抽一张,再抽一张。
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27 00:28 评论(1)

  2005年3月13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我不想确认它是什么
不想看见它如何在飞来飞去
用一个动作,一个词把它抹去

永不停息的,旋转,反复
带来鹅毛般的摇晃,它并不美
也不是一个可以骄傲对待的东西
我忽略着,在即将成为中心花园的这个地方,时间已
堆积成山

我们试着穿过坚硬
穿过节日,穿过停顿,消散
如果事物总是可以比喻
我们试着抓住垂下的,远离的,和中间那巨大的等待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13 01:23 评论(0)

所在栏目:bi 页码:2/3  [1][2][3]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读书 (15)
ga (10)
bo (1)
bi (28)
记(2012-2-19)
莫干山三日(2010-8-22)
诗四首(2010-6-7)
诗三首(2008-8-1)
一篇文字(2008-6-25)
2007的几首诗(2008-6-25)
影评:《潘神的迷宫》(2007-5-11)
一个童话绘本书评(2007-5-11)
  有些书对于个人有特别的意义。书的内容...(2014-3-20)
如果结尾做一个中国式的处理——奥非利亚的...(2009-2-27)
“低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像一只只愤怒暴...(2009-1-27)
两首叙事都有特色。张典的隐秘开篇,最后在...(2008-12-28)
老师您好,这里是中国版协,诚挚的邀请您参...(2008-11-18)
小马
悄悄
摩丝
221012


biboga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