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GA

 BI-BO-GA
 there is an evening coming in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有一回阿波出了一趟差回来,说是腰痛了。我叫他去小区门口的八月桂花作个推拿。那时候快过年了,熟悉的老师傅不在,前台的小姐给我们介绍了傅翠娥。
  
她长得实在很精神。短头发,里头是对襟中式练功服,外头一件桃红色羽绒服。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了。做推拿的时候我们聊了聊天,知道她原来是广州的中医,后来去泰国一段时间,现在应师兄弟之邀到杭州来。说着说着,我就想到八月桂花门口有她的照片和介绍。
  
做完这次推拿之后,阿波的腰不见好,倒一下子严重起来了。躺在床上动不了。他属猴是个急性子,一刻动不了就着急得烟熏火燎。我也有点慌,打电话到店里去问怎么回事,傅翠娥倒没有逃避责任,一口应承到家里来看看。
  
然后就来了两次,还带了个徒弟,做了针炙和拔火罐。这回我们就又聊得多一点了。听上去她一直没有结婚,学医,学武,也学佛,现在在美国有一个男朋友,而且,她已经四十八岁了。——我很震惊她四十八岁了。一个因为她看着和接近老年相去极远,甚至也毫无一点中年的颓唐。我想如果我也是四十八岁,还孤身一人,满世界走,可能会心慌意乱吧,但她一点儿也不害怕的样子,对现状与对将来。我很欣赏傅翠娥的美,姐姐就一点也不,说她:“象个木墩子。”这个比喻其实是形象的,她那么结实有力,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我因为自己身体弱,总是很喜欢这样的人。
  
总之我就变得很敬佩她。她好象也挺喜欢我的。叫我有空去玩。可是我和她那种什么都不怕的状态恰恰相反,是什么都让我害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大概还是有一点缘份,有一天忽然在铁驴书社里遇到了,她在买几本关于养生的书,热情地问我阿波好了没,有没有吃宝元汤。告诉我她一两天就要离开杭州到美国去了。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不过生活的轨迹没有交叉之处,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那天她到家里来,八月桂花的老板也来了,大概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来看看。给我们写了一个方子,叫宝元汤,我怀疑是保元的误写,可以调理养生,对肠胃不好的人尤其好些。方子是这样的:
  
  牛肉半斤
  猪蹄一个
  河鱼一只
  山楂数枚
  红枣去核十枚
  文火慢炖。
  
我们头天晚上把这些东西搁慢锅里去,第二天早上可以吃。阿波吃了一个月,倒还觉得有点用处:)。
......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25 评论(0)

  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天和意达约好了中午在美院门口碰头,一起吃中饭,在西湖边逛。
  
好象都好几个月没有见到意达了!她穿一件我也想过买的灯笼毛衣,草绿色靴子,颇脏。我穿一个从头罩到脚的长黑毛衣,提个大长方形包包,甚脏。真是开心啊,我们还是这样对得上号。
  
中饭在音乐厨房吃的。意达点了油焖春笋和芝士鱼,她趁着我和玎玎电话时吃光了所有的笋,以至于服务生立刻来收走了盘子,然后我们争先恐后地吃芝士鱼,连鱼脖子上的肉都吃光光……还意犹未尽。于是……我们就又要了一条芝士鱼。
  
吃完了两条鱼后,我们心满意足地在湖边漫步。太阳照着柳丝,金线摇摇。我们两个懒虫很快又在一家咖啡店里坐下,吃里头放着个冰淇淋球的咖啡。意达坐在窗口的阳光下,大概因为热胀冷缩的缘故,好象越来越松软的样子。我们交流了种种关于艺术与人生的见解,象往常一样达成了许多共识:)。
  
春天真是美好啊。以及友谊。
......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5-10 21:22 评论(0)

  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Sunday) 晴
 

陌陌快一周岁了。

今天吃过晚饭,七七抱他在书房玩。拿了本《西湖》文学杂志,指着上面的“西湖”两字念给他听,他哈哈大笑,然后七七就问他:

“西湖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西湖”两字。

七七又拿起《北回归线》民刊第一期,指着“北回归线”念给他听,然后问他:

“北回归线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北回归线”。

我也凑过去,惊讶不已。七七就把两本全部拿在手里,然后问他:

“西湖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西湖》封面上“西湖”两字。
“北回归线在哪里?”
陌陌就把手指指向《北回归线》封面上的字“北回归线”。

我开始拔苗助长,又拿了本《多多诗选》。
发现陌陌可以分辩两本书,若是三本,就开始混乱了。:)
而且他哈哈大笑的时候判断能力明显加强。:P




 
# posted by biboga @ 2007-01-21 19:35 评论(0)

  2006年11月2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诗歌是极少的。

与诗歌相关的事物是极少的。
现实中,我们似乎认识许多诗人,谈论着许多与诗歌相关的事与物,看到许多诗歌文本。
这里面有多少真正是诗歌的。

我开始批评。从这儿开始。


1. 《北回归线》


新论坛建设好了,无所不包。众兄,你们还记得最初的《北回归线》吗?
八十年代,灰色,白色,红色封面的一本的诗歌民刊。它哪儿去了?
它曾经是极少的一个,和诗歌紧紧连在一起。在那儿,许多人是真正沉浸其中的。也从那儿开始出发。

我们在停滞。
新论坛没有什么意义。将会一如既往地停滞下去。就象是躺在梦境里面呻吟几声。
如果是新的,就必须是值得的。
箭一样,不需要饰物。丢弃那些贪念。

总是极少的,我们怎能指望看见众多的星辰?

我焦虑着我们的时间。
那些人来人往的贴子,会谈,在消耗着已经极少的诗歌精神。令一个好诗人变得媚俗。
怎么指望诗歌在媚俗中出现?

诗歌的会谈是极少的。

网络的繁荣把诗歌置于众多的文本之间,它无奈而孤寂。渐渐退隐。

所以,我宁愿把所有的分论坛关闭,只留下命名为《北回归线》的一个论坛。
我们所能做的难道比这还能更多吗?

我们写了几首诗?
 
# posted by biboga @ 2006-11-28 17:15 评论(0)

  2006年11月2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过去很久,房子后面的蔬菜地早已消失。
这么一个景象,一群共青团员站立着宣誓
白衬衣的衣角被风掀起来,稀少而美丽的花
我们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尖锐的声音很多时候在沉默。"




它们大多被吹倒在地
理想,消除了记忆,事物,名称
脸庞不再出现
生活也远离珍贵

我们漂浮在“超现实”的半空
不落下,也没有成长

八十年代曾是一个真实的年代
母亲象雪一样
既温柔又简朴

无法复述发生的事。
语言慢慢地被覆盖
举止变得奇怪

我把头深深地低下
抒情和梦境
我和你,紧紧缠绕
天亮了,一个不存在的白天
在每一个这样的白天黑夜
“美丽的,肮脏的,都开出花来”

没有不一样的人。我们
终将渐渐地惊醒
一步一步走出来

捡拾丢失的东西
重逢心爱的姑娘
偿还诺言并接受那些惩罚
——因为梦里所犯下的罪

 
# posted by biboga @ 2006-11-28 17:14 评论(0)

  2006年10月16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在病中我想起《雾城斗》
我是不是在慢慢衰老?
几个地下工作者,在重庆
我没去回忆它讲述了些什么

这一本书
远较周围的玻璃和楼梯真实
我摸着自己微烫的额头
就象在梦境中漂浮

它远胜过许多名著
时光和秘密一起留存在里面
我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发生的
也不知道最终它将如何消失


 
# posted by biboga @ 2006-10-16 13:04 评论(1)

  2006年9月28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隐含的花蕾




我不是在赞美
一个好听的名字背后是萎靡
寄生以及其他只能收缩的事情

我想说得更明白些
我们要告别从前和梦想
诗歌不是倒退着走

在婚礼上
我们那样交谈
拥抱,亲吻着







 
# posted by biboga @ 2006-09-28 23:57 评论(0)

  2006年8月9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上周末回湖州,与七七聊了一次关于自由,婚姻及其他.

下午在网上见到一厦门七十年代女孩的blog,是摄影的,很好看.名字是"草".她的男朋友称 为"y".她对于美感有着很大的敏感和捕捉力,可是看到后来,我发现她缺少真实的力量.

想问问七七她那个搞文字学的朋友叫什么来着?

晚饭前,买了本<<读书>>和<<上海一周>>,边吃边看,我不知道<<一周>>上孙甘露对徐的访问有什么意义.只是提供了停滞不前的又一次证明.她说,她不敢看<<梦想>>,心里没底.
<<读书>>上黄灿然对于北岛书的批评下部分有刊出.首篇是侯孝贤的访问记录,是2005年作的.
谈到了第六代导演真正接触现实中国的可能性.

出来,在马路对面瞥见西北牛肉拉面里的女人.
我无法了解和接近的.在我的感觉里,她不属于这儿.或者说,她所在的世界我根本无法进入,甚至害怕靠近.

"在我面前
她从来没有微笑过"

也许是我对白色和青色的混杂有一种儿时记忆.在我的心理上,它代表着死亡.这也是我不想前往新疆,西藏的原因.
现在好多了,我经常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清真拉面店吃牛肉拉面,有时加一个荷包蛋.

我现在有点想去那儿看看了.
就象我曾经对大海毫无兴趣,但是在前年开始,我开始喜欢去海边.
并且第一次在诗歌中出现"大 海".

----------------------

我感到寒冷,春天就要过去



我兴高采烈
百花合拢
我在收缩
我今天想大海了
甚至想它如何耀眼动人,如何让人奔腾不息
春天就要过去了,落下的在泥土里开始腐烂
明月开始发亮
我们看见的在转变
我没有否定什么
我正在写字
它紧紧抓住我,牙齿咬进我的身体
多么美妙,这幻象
这伤害
这万劫不复



(2004-4-9)




 
# posted by biboga @ 2006-08-09 20:53 评论(0)

  2006年6月19日 星期一(Monday) 晴
 


今天是周一,现在我靠在小房间的床上。妻子和陌陌在隔壁的房间睡了。
陌陌最近比较依恋他妈妈,奶奶和新来的保姆抱一会就闹,妻很辛苦。

傍晚爸爸来了,我明天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他很担心。爸爸和妈妈都开始老了。
和他们交流的时间也很少,我莫名其妙地忙,忙着工作,忙着别的什么。
正正周四可能来,在这儿复习三天,准备考试。

小房间整理得非常干净,昨天七七就开始整理卧室,书房,今天整理了小房间。
这样正正来我也放心了,可以有个好的空间。

我第二次注意整理后的房间时,发现床头放着三本书。
《冬日之光》,《五色石》,《屠猫记》。
这三本书正是上周末我翻看过的书,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

我吃晚饭时候对她说晚上给她喂二十颗杨梅(今天我慈溪的朋友送来十四筐),
我现在已经洗好,放在床头。
还有一件今晚给她买的新睡衣。






 
# posted by biboga @ 2006-06-19 23:01 评论(1)

  2006年4月21日 星期五(Friday) 晴
 


七十年代的一副积木


直到我年届四十,它才成为一件珍贵的玩具
从超市出来,我们走在文二路上
说起它,第一次想它的样子

每当我安静下来
它就会出现。今天我驱车前往小和山
和儿子交谈,夜空下,他在我面前低着头

我向你描述着:三角形,长条形,短柱形
一个桥形,一个半圆
半圆是着红色的,象太阳刚刚升起

它总是最后被摆放上去
我喜欢一块一块收起来
放入那个长方形的纸盒

 
# posted by biboga @ 2006-04-21 01:10 评论(0)

页码:3/6  [1][2][3][4][5]:




<< 2018 七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读书 (16)
ga (11)
bo (2)
bi (32)
记(2012-2-19)
莫干山三日(2010-8-22)
诗四首(2010-6-7)
诗三首(2008-8-1)
一篇文字(2008-6-25)
2007的几首诗(2008-6-25)
望月阁楼(2007-5-12)
影评:《潘神的迷宫》(2007-5-11)
  有些书对于个人有特别的意义。书的内容...(2014-3-20)
如果结尾做一个中国式的处理——奥非利亚的...(2009-2-27)
“低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像一只只愤怒暴...(2009-1-27)
两首叙事都有特色。张典的隐秘开篇,最后在...(2008-12-28)
老师您好,这里是中国版协,诚挚的邀请您参...(2008-11-18)
小马
悄悄
摩丝
212461


biboga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