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道路(雅科夫的博客)
探讨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及世界的前景
 
<< 2020 七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栏目分类

最新日志
总有新鲜事,又出白眼狼——记南京彭宇撞人案(2007-9-10)
可怜天下父母心:寻找一个叫曹含笑的失踪少女(2007-5-15)
《城管礼赞》——惊闻城管人员连遭“暴力抗法”(2006-8-17)
我歌我泣——《三十年前7月28日的回忆──唐山大地震(2006-7-28)
[调查]版主候选人公示(2006-6-20)
挽留当年明月,也挽留赫连勃勃大王,这个要求过分吗?(2006-6-12)
[活动]是病卧街头,还是装病行乞?(2006-6-7)
[活动]是病卧街头,还是装病行乞?(2006-6-7)
更多>>>

最新评论
文章不错 人品不错。
大学时,我...(2009-5-15)
 三、后生一大事
  
 ...(2008-6-6)
二、脆弱的生命
  
  ...(2008-6-6)
一、孤独的心灵
  
  ...(2008-6-6)
在一个寂寞的秋日黄昏,无尽广阔的荒野中,...(2008-6-6)

友情链接

[访问计数:117777]


柳墨舞 普通成员
雅科夫 管 理 员



总有新鲜事,又出白眼狼——记南京彭宇撞人案
2007-9-10 星期一(Monday) 晴



总有新鲜事,又出白眼狼。
金陵有彭生,一副热心肠。
某日乘公交,老妪跌道旁。
彭生忙下车,扶起老大娘。
送她上医院,药费先垫上。
检查又拍片,好事做到堂。
彭生自不知,大娘原属狼。
其人本姓徐,姑且称徐娘。
徐娘虽垂老,心地却无良。
逮谁就咬谁,脸皮赛城墙。
大恩不言谢,反把他咬伤。
原本积阴德,不料上洋当。
彭生大惊骇,众人亦彷徨。
幸得有义士,正好在现场。
目睹前后事,愿把正义张。
善举惹官司,争执各不让。
彭生有人证,自忖应无妨。
世事实难测,徐娘有尚方。
狼子是警察,伪证呈公堂。
当场被戳穿,丝毫不慌张。
依旧侃侃谈,职业有素养。
鼓楼区法院,审案忒荒唐。
证据撂一边,原则当白相。
饭桶当法官,断案靠想象:
“行善不合理,作恶才荣光;
凭啥做好事,定是理亏方。”
逻辑竟如此,彭生定输光。
罚他四万块,权当是补偿。
徐娘笑开颜,彭生意怏怏。
案件一曝光,群情纷嚷嚷:
“好事做不得,好人不能当。
殷鉴不远处,彭生是榜样。
见有人遭难,当袖手观望。
明哲可保身,谁管谁遭殃。
若要学彭生,法院有立场!”
皆叹世风坏,道德已沦丧。
本当惩恶行,再把善举扬。
法院反其道,纵恶抑善良。
如此乱断案,岂能不心伤?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7-09-10 11:24 评论(4)

可怜天下父母心:寻找一个叫曹含笑的失踪少女
2007-5-15 星期二(Tuesday) 晴

2007年5月15日傍晚,武昌武珞路上出现了一对举牌寻找失踪女孩的父母。经上前询问,得知情况如下: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7-05-15 23:33 评论(5)

《城管礼赞》——惊闻城管人员连遭“暴力抗法”
2006-8-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Яков Иванович Большевиков


近日,在下接连闻听各地城管人员屡遭恶贩暴力抗法、伤亡惨重之噩耗,不禁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又闻听网上刁民幸灾乐祸,倍感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每每抚卷太息,竟无语凝噎。特作《城管礼赞》一篇,是为纪念。





          啊!可敬的城管!
          刁民血口喷人骂你是土匪坏蛋,
          更有恶徒行凶令尔等喋血路边。
          真是三伏天飘雪你比窦娥还冤,
          那些愚民哪知你神圣使命在肩。

          啊!英勇的城管!
          两极分化的社会那是相当混乱,
          你是维护市容形象的铁军神探。
          穷鬼和刁民见缝插针摆摊设点,
          这种不良现象让领导非常讨厌。

          啊!忠诚的城管!
          你们是守护和谐气象的指战员,
          若你缺位穷鬼们定会闹翻了天。
          这会让咱这盛世大国丢尽颜面,
          反华势力将嘲笑天朝又穷又乱。

          啊!自强的城管!
          当今公仆喜欢和国际潮流比肩,
          现代化大都市又怎能容下小贩。
          天朝爱充胖子全靠自己打肿脸,
          所以要让穷鬼远离人们的视线。

          啊!自尊的城管!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你牢记心间,
          穷人活不起何不来个自我了断。
          小贩寻死觅活那当然与你无关,
          破坏胖子形象才真给领导丢脸。

          啊!至尊的城管!
          没有你就没有人类的进步发展,
          没有你就会爆发新的世界大战。
          没有你就连太平洋都会蒸发干,
          没有你就连地球都有可能停转。

          啊!神武的城管!
          听说你们即将装备铁甲与神鞭,
          武装到牙齿让生化战警也艳羡。
          这身行头完全能拍好莱坞大片,
          你就是中国特色的《特警判官》。

          啊!弄潮的城管!
          这年月穷鬼狗急跳墙无法无天,
          执法者时时刻刻处在风口浪尖。
          一道千古难题横在了我们面前,
          应该怎样保护容易受伤的城管?

          啊!先进的城管!
          你要把制服的两面都缀上钢板,
          防脖子受伤最好戴个合金项圈。
          还需配备武装直升机低空盘旋,
          上街扫荡要乘装甲悍马巡洋舰。

          啊!无敌的城管!
          应当赋予你们武装部队的职权,
          每人都要配备手铐枪支榴霰弹。
          碰到走鬼一梭子把他送上西天,
          看谁吃了豹子胆还敢明知故犯。

          啊!胜利的城管!
          你壮志凌云所向披靡龙威虎胆,
          那走鬼见了你一定会抱头鼠窜。
          穷追猛打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利益蛋糕决不给穷鬼留下丁点。

          啊!威风的城管!
          一提到你们穷鬼个个双腿发软,
          连我也情不自禁有点谈虎色变。
          那高高的大盖帽徽啊寒光闪闪,
          让人想起阎王手下的牛头马面。

          啊!牛逼的城管!
          进城农民的西瓜被你一脚跺烂,
          下岗工人的小摊被你一脚踹翻。
          就连七十岁的老人亦不能幸免,
          你挥舞皮带把他揍得人仰马翻。

          啊!敬业的城管!
          你有着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决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你的地盘。
          甚至一条壕沟的战友也会翻脸,
          扒掉裤子警告丫私邑不容侵犯。

          啊!亲切的城管!
          你开车轧过一个收破烂的老汉,
          面对淋漓的鲜血你都不曾眨眼。
          这是何等的气魄啊何等的果断,
          你在为共和国的腾飞减轻负担。

          啊!善良的城管!
          慈善救济的募捐箱你往自家搬,
          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你满街驱赶。
          你厚实的手掌扇向擦鞋妹的脸,
          “我就是土匪”是你豪迈的宣言。

          啊!钢铁的城管!
          你骁勇善战敢于突破人性底线,
          哀求和眼泪不能打动你的心弦。
          新时代的钢铁战士你志存高远,
          越是穷人越要给他来个一锅端。

          啊!神气的城管!
          一提起你的威名百姓心惊胆寒,
          你刀锋所及风卷残云不留鸡犬。
          大人哀嚎小孩惨叫像“三光”场面,
          俨然是鬼子进村的历史在重演。

          啊!辛劳的城管!
          刁民实在猖狂那是相当的难缠,
          声东击西居然跟你打起麻雀战。
          路口有人放哨像当年的儿童团,
          你们就像真田小队长一筹莫展。

          啊!委屈的城管!
          你已完全落入人民战争的泥潭,
          刚刚扫荡的地方转眼就会沦陷。
          围攻你的刁民总是有成百上千,
          被人迎头痛击也成了家常便饭。

          啊!疲惫的城管!
          只见你们清乡扫荡一次次凯旋,
          走鬼却像韭菜一茬一茬割不完。
          这究竟是为什么呀你仰天长叹,
          脑满肠肥者又怎知饿汉的饱暖。

          啊!高贵的城管!
          你可知农民的生活是多么艰难,
          下岗工人苦苦挣扎在社会边缘。
          人都要生存啊穷鬼也要混口饭,
          卖双鞋垫只能赚上区区一角钱。

          啊!幸运的城管!
          穷人和你一样一张嘴来两只眼,
          只是他们运气不好当不上城管。
          他们当不上公仆当不上大老板,
          给人打工可工钱总被雇主拖欠。

          啊!幸福的城管!
          当走投无路时人总会铤而走险,
          为养家糊口只能出来摆个小摊。
          日晒雨淋不偷不抢从来也不骗,
          对这种人你怎么忍心挥舞铁拳?

          啊!快乐的城管!
          谁不想坐在家里轻松把银子赚?
          可就有人掏不起房租用不起电。
          本小利薄啊连混个温饱都困难,
          你不许他上街摆摊他该怎么办?

          啊!宽厚的城管!
          群众不理解啊他们给你使白眼,
          背地里诅咒你盼你全家都死完。
          他们觉悟太低啊素质真是不堪,
          怎知你忍辱负重都是为了罚款。

          啊!无私的城管!
          为了神圣的使命你们无私奉献,
          人性和良知都被你奉送给撒旦。
          看到丰收的财物你露出了笑脸,
          那是你辛劳的硕果奖金的源泉。

          啊!无悔的城管!
          为了钱你挨骂受气无悔又无怨,
          身经百战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
          人们说你是权贵的打手和鹰犬,
          谁敢说个不字就冲他一顿痛扁。

          啊!纯洁的城管!
          据说你的编制算是国家公务员,
          还网罗很多街头混混职业老千。
          打砸抢敲竹杠养成了工作习惯,
          像传说中的吸血鬼惊情四百年。

          啊!勇敢的城管!
          你这个名字意味着与暴行相伴,
          迟早有一天会面临正义的审判。
          你们的道路总是充满各种风险,
          真是不怕报应啊你盖世的勇敢。

          啊!传奇的城管!
          你的传奇和神话早已流传坊间,
          你的威名和事迹刻入丹书铁券。
          历史的耻辱柱把你钉牢在上面,
          虽不能流芳百世却能遗臭万年。

          啊!悲愤的城管!
          若非我亲眼目睹无数心酸场面,
          我又怎能相信那些恶毒的传言?
          愤怒如波涛翻滚我把泪水擦干,
          良知拷问下我再不能袖手旁观。

          啊!迷失的城管!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8-17 23:10 评论(2)

我歌我泣——《三十年前7月28日的回忆──唐山大地震
2006-7-28 星期五(Friday) 晴

我不是唐山人,也没有亲戚在唐山,但是不知为什么,唐山大地震总是会牵动我的心。唐山大地震是我出生后记得的第一件大事,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忘不了唐山这个地方。

对唐山大地震最初的记忆应该是在1976年的盛夏时节,因为唐山大地震我们山西也属于有感区,个别地方的烈度甚至达到了五至六度,那场地震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是很大的。那个时候整个北方风声鹤唳,每天晚上都会听到“呜呜”的警报声。谁也不敢回屋去睡,大家都拿着被褥、椅子坐在远离高大房屋的旷野。那时虽是夏天,但到了夜里还是感觉颇冷,我父母抱着我,坐在椅子上困守天明。朦胧中我记得邻居家的大哥哥,当时已经二十多岁了,穿着军大衣坐在我的前面,背对着我。后来,我父亲找到了单位一辆报废以后被拆除了座位的吉普车,每天晚上,父亲都把那台收音机用棉被包好放到柜子底下,然后全家人步行几里地到那辆破吉普车里睡觉。

转眼间到了1986年,14岁的我在逛书店时偶然发现了一本钱刚先生写的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黑色的封面,配着几张经过处理的地震现场照片,显得格外沉重。我当即买了它,然后捧回家一口气读完。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啊:一边读一边流眼泪,读到有的章节时禁不住号啕大哭,因为怕父母发现,还锁着房门,把头埋在被子里哭......这24万遇难者,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与我无亲无故,即使没有这场地震我也许终生也不会与他们见面,但我就是为他们哭,不知为什么......

《唐山大地震》这本书在我心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至今,我几乎记得书中描写过的每一个人物的名字和事迹,我仍然会背诵书中那位盲艺人资希圣老人所吟唱的那首小曲:
说得是一九七六年
七月二十八日那一天
发生了一次大地震
地震的中心在唐山
许多的楼房被震毁
许多人埋在废墟间
......

从那时起,我就始终关注着唐山,关注着它发生的每一件事,关注着它的变化,关注它的重建和新生。三十年过去了,唐山重新崛起于祖国大地,当我得知唐山市的总产值甚至超过了省会石家庄而成为河北省第一的时候,我不仅仅感到欣慰,而且感到惊讶,惊讶于唐山人的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

唐山是一座不幸的城市,24万人的生命被生生夺去,16万人成了残废,1万多个家庭解体,7000多个家庭全家遇难......这是何等惨烈的灾难?多少人一觉醒来就与亲人生死两相隔?多少人眼睁睁地看着亲人在废墟下一点点丧失生命的痕迹而束手无策?多少人的亲情被生生扯断?又有多少人,无法面对亲人的死亡而以自杀的方式随着亲人离去?这是一种怎样的残酷?世界上究竟有几个城市,承担过如此惨痛的损失?

唐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面对如此惨重的灾难和损失,唐山人没有沉沦,没有整日哭哭啼啼。他们掩埋了亲人的尸骨,洗静身上的血迹,擦干脸上的泪痕,他们站了起来,重新建设了一个更美、更壮丽的唐山!

唐山也是一座感恩的城市。唐山人的感恩不仅表现在抗震纪念碑上铭刻的碑文,几乎在我看到过所有的唐山人对地震的回忆中,都流露出对全国人民所给予的支援那种发自肺腑的感激。这不是主旋律的高调,而是人们真诚的感恩之心。

我热爱唐山,我崇敬唐山,因此在大地震30周年之前一个月开始,我就开始广泛搜集唐山大地震的文字和图像资料。其中,我在一个摄影论坛上搜集到了唐山当地一位姓蔡的工程师自己拍摄的地震照片——不是我们总见到的那些经典新闻照片,而是来自一位地震亲历者自己的视角;我还搜集到了反映地震前唐山旧貌的几十张彩色照片,真可谓弥足珍贵。每当我看到这些照片,看到那建筑,那街道,那人……泪水就忍不住在我眼眶里打转……

7月4日,我读到了“猪喂我”大哥写的这篇《三十年前7月28日的回忆──唐山大地震》,立刻被它深深吸引。读着读着,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从那天起我就关注着大哥的帖子,一边看,一边流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我始终难以忍住泪水,就是因为这篇文章触及到了我们内心的伤痛——这种伤痛不仅属于唐山人的,也属于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灾难,但为唐山人民所遭受的痛苦而痛苦的人们。我为文中的小廖阿姨流泪,为大哥父亲的自责流泪,为每一个感人的故事流泪,也为每一个唐山人心中永远的伤痛流泪……

今天,又到七月二十八日,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我陪着“猪喂我”大哥,一起为那24万亡灵守夜。大哥在那个灾难的时刻到来之时所发的那些帖子,再次让我流泪,突然间我完全读懂了大哥心中的痛,也读懂了唐山人心中的痛。

今夜,唐山灯火阑珊的街头应该又是烛光点点,纸灰飘舞,泪水飞扬……请大家不要忘记,还有7200户全家遇难的人们,他们和我们一样,曾经是活生生的人……请不要忘记他们!

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我每天下班都要为父亲点燃一柱香祭奠他老人家。而今夜,我点燃了两柱,一柱为了父亲,一柱为了唐山那些未曾谋面的遇难者。我愿与大哥一起,为唐山,为唐山人,为唐山的蒙难,为唐山的新生,亦歌,亦泣!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7-28 21:40 评论(0)

[调查]版主候选人公示
2006-6-20 星期二(Tuesday) 晴

作者:窃笑醋缸无容量 回复日期:2006-6-19 14:15:07 
  雅科夫 怎样,从他当初劝和可以看出他为煮酒着想,也算是老成持重之人了,各位看官以为如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兄台信任,也曾收到李寒秋大人的征询短信,但在下婉拒了。原因有三:
一是,在下属于纯粹的业余写手,写贴是八小时以外的事情,按理说是跟打麻将钓鱼一样为了自娱自乐,但在本人性格上似有点缺陷:太过较真,即使是娱乐,也总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为此几乎占用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每夜写读到凌晨一、二点,长此以往,身体已经开始扛不住了。倘若再加上版主职责,那么对我来说,要么是身体彻底垮掉,要么是不再写贴而专心版主职责,要么是继续写贴而疏于版主职责。无论哪一种,对我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诸位网友对我的信任,更令我诚惶诚恐,唯恐万一出任了版主却不能尽心履行职责,辜负了大家。
其二,天涯注册网友巨多,虽高手如云,但也人多口杂,要做到一碗水端平是很困难的,对执法的水准要求颇高,而我以往只做过一些小社区的版主,管理难度不大,缺乏大型社区的管理经验,因此对出任版主感觉力不从心。
其三,在下也是性情中人,修养尚有欠缺,有时也难免意气用事,深怕因自己处事不公,伤害诸位网友。
不过,还是感谢诸位朋友的一片善意和信任,我定竭尽所能,为大家写出质量更好的帖子以供诸位一乐。
还有,为几位旧版主说句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煮酒这些年来的发展,诸位旧版主也付出了很大努力,不能因为一件事就抹杀了他们付出的那些辛劳,尽管可能有些网友觉得版主执法时自己受了委屈,但都已是过眼烟云,不必再记在心里。对别人宽容,也是对自己宽容。
最后,希望煮酒论史越办越好,也希望这里的一切意气之争风平浪静——温壶小酒,指点江山,笑论古今,何其惬意;狼烟四起,纷争不断,心浮气躁,又何其不堪。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6-20 02:43 评论(0)

挽留当年明月,也挽留赫连勃勃大王,这个要求过分吗?
2006-6-12 星期一(Monday) 晴

我真的没有想到,煮酒论史这个板块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一场风波,我一直以为,那种纯粹的口水之争只会发生在一些无厘头的版块,而不会发生在煮酒论史。在我的印象中,对历史感兴趣,能够静下心来阅读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字历史论著的朋友,应该是冷静而沉着的人。所以,“当年明月”事件发展至今,我依旧有些不明白,是什么使得当年明月和赫连勃勃大王两位才华横溢的写手弄得如此不愉快?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再追究原因了,我只想说:五洲震荡和为贵,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不同意再继续追究谁对谁错,我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因为对某个问题认识不清楚,不正确,因为嫉妒或者别的一些我们这些常人身上常有的毛病,一时冲动,一时糊涂的情形都是可能发生的。俗话说当局者迷,当一个人过于专注自己的研究领域而不能自拔时,他对某些其他事情的认知,可能会有些不大正确,或者片面化,情绪化。要给人时间,给人机会,让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不同意某些网友们建议对当年明月,或者赫连勃勃大王穷追猛打的态度。俗话说做人要厚道,这个厚道不仅包括了诚实,善意,也包括了宽容。作为一个平常人,我们所有人都一样,都同时具有天使的圣洁和魔鬼的阴暗,人性的光辉和兽性的冲动。因此,对他人的宽容之心应当作为我们的追求,而刻薄之心越少越好。

我非常幸运,能够在煮酒版块读到当年明月和赫连勃勃大王的文字。尽管二者风格截然不同,但都言之有物,那是多少年苦心研究的厚积,每次来到煮酒,我都感觉受益非浅。我非常不愿意看到两位优秀的写手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彼此贬低和憎恨,那不仅是你们的损失,更是我们广大读者的损失。

因此,我要对当年明月和赫连勃勃大王二位兄台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家既然在煮酒相聚,纵论古今、指点江山、谈笑王侯,那何不洒脱一点,珍惜这种缘分。如今再看当年明月续写的帖子,发现开头那种洒脱自如的风骨少了许多,渐渐地开始变得拘谨,我猜想莫不是受了这场意气之争的影响,心情不好所致?须知,在一个人心烦意乱的时候,写出的东西是不会飘逸洒脱的。

为此,我郑重地请求大家,甚至恳求大家,包括当年明月,赫连勃勃大王两位兄台,以及关注这场纷争的诸位网友,大家不要再为这场原本不该发生的纷争添油加醋了。在这场争执中,有错的认个错,那不仅不会使我们看低你,反而喜欢你的磊落;没错的退一步,那不会损失什么,反而使得我们敬佩你的洒脱。我也要求版主们,履行自己的职责,对恶意刷屏的人采取断然措施。

当年明月及赫连勃勃大王二位兄台,在下恳求你们都留下,煮酒将因你们的和好而更加灿烂。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6-12 22:17 评论(2)

[活动]是病卧街头,还是装病行乞?
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热心的大学生(右)与女店员(左)对其展开救助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6-07 20:34 评论(0)

[活动]是病卧街头,还是装病行乞?
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癫痫病人”倒地“发病”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6-07 20:33 评论(0)

[活动]宝贝回家转贴:请帮助这些孩子找到自己的妈妈(
2006-5-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五一节那天在汉口中山公园发现了一个跟父母走失的孩子,送到了公园保安室,通过广播引来了孩子的父母,终于找到了孩子。

但很糟糕,五一晚上我的脚开始发痛,然后肿了起来,本以为休息一下即可,谁知越来越厉害,现在根本不能走路了,不能参加志愿者活动,希望朋友们加把劲,须知节日期间正是人贩子操纵孩子卖艺的重要时段,而且在一些游人较多的公园里,容易出现孩子走失的情形。各位拜托大家,有空到那些场所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人。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5-03 19:09 评论(0)

历史会还你一个公道——悼念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全
2006-3-13 星期一(Monday) 晴


而令我悲哀的是,当今中国许多“民主派”和当年为苏联解体推波助澜的俄罗斯“民主派”一样,跟着西方大国双重标准的指挥棒后面走,而看不到对民族分裂主义的纵容会导致怎样的恶果。他们从对民主主义和人权思想的狭隘理解出发,不顾实际、不顾国情地跟在西方屁股后面吹嘘片面的“民族自决权”,漠视群众的民族情感,嘲笑爱国主义,不但给自己戴上了汉奸和洋奴桂冠,而且也遭到了人们的唾弃,让很多本来对民主不持反感的群众,疏远了民主阵营。即使不从民族大义、民族情感考虑问题,仅仅从保证民主进程的不可逆转这一技术上考虑,这些所谓“民主派”的方式也真是愚蠢到家了,完全是政治自杀,平白给专制主义鼓吹者们主动送去政治厚礼。毫无疑问,人权是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的。反对国家分裂,就是维护人权的一种形式;挑唆分裂,引起各民族之间的仇杀,战争,被迫迁徙,哪里还谈得上什么人权呢?不认清民族分裂势力的危害,不与民族分裂主义划清界限,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早晚要被毁掉,南斯拉夫曾经发生的事情,未必不会在我国重演。我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我们不可能通过分裂国家、满足西方的要求获得他们的赏赐以跻身正常国家行列,我们只有走自己的民主、独立、统一的道路,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才能使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当初,俄罗斯的弱智民主派们曾幻想全面投靠西方获得援助发展经济达到富裕,但是一旦国家落入灾难,西方对俄罗斯的态度就变成了袖手旁观;而且他们还在一步步挤压和肢解俄罗斯的生存空间,因为他们认为俄罗斯还分裂得不够小,不够穷。现在,虽然普京总统在挣扎着重整河山,但失去的已经很难再夺回了。前车覆,后车鉴,谁要对这些血淋淋的事实视而不见,继续跟在西方屁股后面抬轿子,要么他没有良心,要么他没有头脑。普京总统并不是苏联体制的维护者,他在苏联解体前后是个标准的“民主派”,尽管那时他只是一个小角色,不承担苏联解体的罪责。但是,苏联解体给苏联各族人民带来的无穷灾难,使得他最终醒悟了,才说出“苏联的解体是最大的世纪性地缘政治灾难。它导致数千万同胞流落海外,是俄罗斯人民的真正悲剧”(普京:《2005年国情咨文》)这样发自肺腑的感慨。

如今,波斯尼亚早已成为恐怖主义的庇护所,无数“基地”组织成员在此休整和受训,然后奔赴世界各个角落,伺机对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发动自杀性袭击。科索沃也已经成为黑手党犯罪、各国变态的嫖客们的天堂,因为在这里有着大量从东欧各国贩卖来的性奴隶,供这些变态者强奸、鞭打、肆意折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文明,只有野蛮、残酷和原始人的本能。当年出卖米洛舍维奇给海牙法院的南斯拉夫总理金吉奇比米洛舍维奇死得更早,不知他弥留之际是否意识到这是上帝对犹大的惩罚?西方大国试图通过牺牲塞尔维亚的利益讨好穆斯林世界,但是很遗憾,它们并没有达到目的。好战的穆斯林激进分子用“9·11”事件报答美国人干涉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的恩情。当然,圣战者们已经不去波斯尼亚和科索沃作战了,那里已经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来到了伊拉克,向他们曾经的恩人和救星开战。那些对西方援助寄予希望的塞尔维亚百姓生活依旧艰难,因为西方大国们得到了米洛舍维奇之后,就不记得自己当初的许诺了……

愿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不屈的灵魂得以安息,我想历史会还他一个公道:不是无罪的宣判,而是一个公道的、贴近真相的判决。尽管我知道,即使是这一点,在目前这个不公道的世界里,也不过是一个无法奢望的梦想……

雅可夫·伊万诺维奇·布尔什维科夫
二○○六年三月十二日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3-13 21:34 评论(1)

作为典型的雅科夫
2006-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作者:黄沙万里没有尽头 回复日期:2006-2-20 22:31:38 
  
  一针见血,雅科夫该无地自容了吧?言多必失,这一点你永远记不住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黄沙万里没有尽头”先生终于道出了网上毛派发表高论的目的。什么叫“言多必失”?我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视互联网为一个自由发表我内心想法的平台,我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从对国家大事的看法,到自己生活中遇到的鸡毛蒜皮的苦恼,我怎么想,就会怎么说,从来不考虑“得”与“失”。我想请问毛派分子,你们究竟想通过这个虚拟世界“得”什么?金钱?名声?利益?形象?很遗憾,你们喜欢患得患失,但我对此并不感兴趣。对于我而言,自由地表达看法,这就足够了。
再说一遍,希望你们给我记住:我只是一个普通公民,只是想和诚实的人们交流一些观点和看法,我可能对,也可能错。对于我而言,互联网上的交流只是一个学习探讨的过程,从善如流,去伪存真,而不必象你们那样伪装成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什么“领袖”、“伟人”、“君子”,什么“正义天使”。这跟你们当然不一样,因此我“言多必失”的“毛病”根本不可能改掉,正如你所说,我“永远记不住”,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非要给自己戴上一个假面具,象你们一样装腔作势、拉大旗做虎皮才有意思吗?累不累呀?对不起,这种生活方式对我而言,没有丝毫吸引力。
不过,奉劝毛派伪君子们,虽然你们深谙厚黑术、伪善术真谛,但拜托不要以己度人。并不是所有人的内心都如你们一样阴暗。尽管我的言论并不总是赢得人们的喝彩和掌声,尽管我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通过我自己的方式,照样能够赢得多数人们的信任,我想,就从这篇帖子的跟贴中,已经能够证明这一点。而且,这种信任,是对我的真性情的信任,而不是对假面具的信任。我宁可成为一个浑身缺点的人,也不愿和你们一样,成为一个表面光鲜的伪君子。道不同,不足以谋,奉劝你们就别为我费心了,皇帝都没着急,轮得着太监费心吗?省省心,学着做一个真实的人吧!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6-02-23 22:35 评论(10)

请求天涯官方核实一下小随意和小钟锟捐款帐号的真实性
2005-11-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鉴于前一段陈易事件让很多网友对网罗捐款的公信力失去了信任,可能会对小随意和小钟锟捐款产生负面影响。大家多是挣工资的,都不容易,不想善款被用作其他用途。天下可怜人太多,我们自己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普济天下,但是犹太格言里有一句话:“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
  
  小随意和小钟锟两个可怜又可爱的宝宝,得的并不是绝症,所需要的钱也不是很多,仅仅2万(可能会稍微多一些)而已。如果我们齐心合力帮帮他们,将会带给他们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假如我不看到他们的照片,我可能没有太多感受,但看到照片中他们明亮纯洁的眼睛,我觉得我们必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少抽一包烟,少买一件衣服,集中起来就可以挽救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生命。
  
  天生无肛门这种不幸,现在可以通过手术解决。但是假如手术不及时是保不住宝宝的。我父亲单位以前有个工友就生过这样的宝宝,那时没有条件做手术,孩子很快就死了。
  
  因此,我们必须做点事情,同时还因为陈易事件的负面影响,需要天涯官方出面核实一下。天涯尽管也不可能去核实每一个求助的事情,但是天涯就设在海南,小随意和小钟锟都在海南,而海南也就是那么大,派一个工作人员核实一下应该没有太大难度。看看小随意和小钟锟的眼睛,你们能够抗拒吗?求求你们了!!核实之后,请公布事情的真实性和捐款帐号!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767962&Key=970812549&strItem=volunteer&idArticle=1414&flag=1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雅科夫 @ 2005-11-24 01:10 评论(0)


页码:1/-16     本站域名:http://YAKEFU.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