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每天经历的事并不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杜拉斯

[顶]《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顶]搜狐新书连载中的《沙漠的语言》

[顶]《沙漠的语言》:记忆一种

2010-8-24 星期二(Tuesday) 晴
模糊的,清晰的

  这一段,模糊与清晰这两个词,一直在另一种表达的泛滥里,越来越多地浮现出来,让人无法安顿。令人模糊的舒适和表达,是会让人感到惶然的。不可救药的自我,总是要清晰的浮现出来。它是一个人的事情,任何模糊都无法融合它溺毙它。它是强大的,因为安静、封闭甚至孤独而存在。它也许会融入少数人的世界,但它决不会融入高蹈的人群,也不会在高蹈的人群中显现出来。它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就像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一样,就像任何专注于创造的时间一样。我喜爱它们,这种喜爱让我感到乐观和自在。与模糊的享乐相比,我更喜爱那些使自己变得清晰的事物。
  
  这一段,也在絮絮的模糊与静默的清晰中,思考一些问题。

  所以,一看到阿舍今天的文字,世界就静默下来。它说出了一些我想说的话。转贴存念。

  我更喜爱安静地沉入深处的自己。我更喜欢清晰的自己。就像阿舍所言——“那气息如丝如缕,轻声喃呐,告诉我顺从的方式,融化的方式,消失的方式。从精确到模糊,从模糊到精确,再从精确到模糊,这奇异的循环忽然令我陶醉,我看见细节攀爬的艰难,看见思维扭转的狼狈,看见语言向语义的背叛与靠拢,看见我,一点点被......

浓玛 发表于 2010-08-24 13:01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0 | 送小红花



2010-8-8 星期日(Sunday) 晴
启来的作品

  上次在上海请摄影师嵇启来拍的照片,出来了。启来拍得挺好的。谢谢启来。只是当时我就不太接受化妆师画的妆,老觉得眉眼重了硬了。不过她们都说,是我不适应。应该试一下。把照片贴出来大家看看。
  
  启来博客里我的照片页面,有兴趣的朋友可去看看。    

  ......

浓玛 发表于 2010-08-08 10:33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3 | 送小红花



2010-8-8 星期日(Sunday) 晴
自拍·2010八月之夏

昨天突然念起,用了半天时间来自拍。还是用索尼T3卡片机,一直舍不得换下它,因为它陪我度过了太多的美好时光。画了一点极淡的裸妆。窗外自然的光,隔着一层纱窗。这次自拍,感觉有了些进步。选了几张贴在这里,没时间修,这样也更真实自然吧。......

浓玛 发表于 2010-08-08 09:20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0-7-23 星期五(Friday) 晴
简单美好的事物是强大的

  它们四处弥漫
  它们是那么的好
  随时可以充满我

————————————————————————
  
  贴些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的作品。喜爱马克•夏加尔的作品。因为它们是梦幻的,象征的,诗意的。每一幅画,都好象来自梦境和远方。
  
  
  
  ......

浓玛 发表于 2010-07-23 14:03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10-7-2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篇《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笔记

  再次遇到《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书(又名:炼金术士)。保罗•柯艾略的最著名的书——出版语种最多的一本书,被翻译成68种语言公开出版。唯一一部全球销量超过3500万册的书。

  在豆瓣上读书评,第一篇笔记就觉得值得收藏。收藏在这里吧。书的美妙,是作者和读者共同创造的。还没读到书,读到这篇笔记时,我猜想它其中的很多文字,一定是来自书中。或者,就是一个集纳似的书摘?这些语言,读起来好亲切啊。

  

《我的读书笔记》
  
  文字来自:达不溜博士
  
  ①关于“天命”
   当你渴望得到某些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协力使你实现自己的愿望。
   天命就是你一直总希望去做的事情。所有的人在刚步入青年时代时,都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什么。
   在生命的那一时刻,一切都清清楚楚,一切都是可能的,人们敢于梦想,敢于渴望他们喜欢见到的一切发生在自己的生活之中。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一种神秘的力量开始证明,实现天命是不可能的。
   这种力量看似有害,其实它正教导你如何去实现自己的天命。它能锻炼你......

浓玛 发表于 2010-07-21 21:20 分类:收藏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0-7-16 星期五(Friday) 晴
盛夏

  打出这个词的时候,很容易就想起周晓枫《夏至》中的这一句来:我想象伊甸园只有一个季节,永久的盛夏。
  
  盛夏里的阅读,又读回了米兰•昆德拉的《不朽》和杜拉斯的《情人》。这两本书于我的力量,是恒定的,是语言的。不羁的语言,获得欢娱与自由的语言。还有,在这种语言中永恒了的两个女人,“我”与阿涅丝。两个极点上的女人,一个像始点,一个像终点。我时常会想念的两个女人。  
  
  越来越没时间在这上面写了。在自己的图片收藏里找张喜欢的美图来贴吧。已不知是何时收藏的了。
  
  
  
  还有尹丽川的这首诗。《你》。
  
  《你》

......

浓玛 发表于 2010-07-16 17:57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 | 送小红花



2010-7-6 星期二(Tuesday) 晴
在上海的时候

  休假,去上海住了十多天。和几个人泡在一起,时间过得好快。以至于没来得及打扰在这里结识的上海的朋友们。留待以后吧。
  
  此行有了许多珍贵的记忆。大多是属于珍藏心里的那种。也因此,上海,开始成为我心中的城市。
  
  听了好多的故事,也与一些人不期而遇。见闻越丰厚,远离比较心的人和事越深入我心。朴素清净的内心,织在真和善的大美间,令人感到爽心悦目,舒适无比。我总是一眼能看见它们,无论它们裹在如何华丽妖娆的外表里面。看得见它们,让我欢喜与安宁。
  
  有时会在清理过往中凝神一会儿。也许,在这名利匆忙的人世,我那么执意要等待的,最终,不过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和一些真诚善美、可以坦然面对自己和他人、知道敬畏的内心。
  
  在上海,拍的照片很少。总是忘记拍照这件事。因为太享受种种在一起的状态了,好像拍照已成多余与打扰。
  
  不过,很喜欢自己这个时间段里的样子。有一个原因,是终于把头发留长了吧。长头发,因为附着的东西渐多,好象已成为一种个人生活的隐喻。亲近的人和朋友都说,是我的头发,是我的样子。最令我开心的是,可以......

浓玛 发表于 2010-07-06 14:10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7 | 送小红花



2010-6-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阿舍的信

  昨天外出一天,晚上从外面回来,看到阿舍的邮件。谢谢阿舍。把信收藏在这里吧。与阿舍,虽不曾见过面,平时也不怎么联系,感觉却是熟知的。
  
  今天阿舍又在信中说,抱歉,浓玛,没经你允许,我便把给你的信贴在博客上了。不过,因为它是专门为你的书所写的,所以,拿给大家看看,也算是一种写作上的交流。。。其实,我对为你的书写文字的想法一直念念不忘的原因,主要在于我们都试图“以虚无的方式来抵达实在”这种写作信念和方式。眼下,我觉得这个信念和方式既像一座富矿,也像一座高山,既是拥有也是阻碍,所以,它给了我们在未来的写作中以持久探索的机会,也是我们可以进行持久交流的话题。这两年我多写了小说,我当然也想在小说写作中实现自己的这个信念,但力所不及的时候太多了,只能一步步来。希望我们彼此相互支持共同努力。
  
  有一些回应的话,因为不想在疲惫与忙碌中草草写就,就先放一放吧。这时只想说,有这样一位文字里的朋友,真好。
  
  
阿舍的信——
  
浓玛,你好:
    
  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

浓玛 发表于 2010-06-09 09:26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2010-6-6 星期日(Sunday) 小雨
魔幻

  阴雨绵绵不绝,下得空气都凉了,冷了。季节一次又一次萎缩着往回走,异常怀旧又异常害怕夏天的样子。夏天到底有什么要令它害怕呢?

这样的雨,让人想到了《百年孤独》中马孔多小镇那场雨,下了四年十一个月零两天。这样想起来,这雨就诡异起来,有种魔幻的味道了。。。

这样的雨天,适合闭门读书。一天一夜,就可以读完一个人。然后,把那些想说的絮絮叨叨的东西,都憋进一种内在里。这样挺好。......

浓玛 发表于 2010-06-06 15:0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0-6-4 星期五(Friday) 晴
阅读

  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除了冥想与梳理,都用来阅读了。与以前的阅读有些差异,照着一个书单,大量的浏览。对我来说,这样的阅读有些强迫和理性的味道了。对于一贯放任于感性阅读的我,也算一种改变。这样的改变,来自冥冥之中的一种机缘,也来自自已的一种自觉与需求。
  
  日子很沉静。虽然始终有潜流一样的东西在涌动着。缓慢的,享受的,内在的,简单的。在这样的日子里,冥想成了一种常态。好象已经又走到了一个梳理自己的节点上。梳理是对自已的一次俯瞰。梳理一下过往的种种,看到局限,也看到一些杂芜和浪费。
  
  恩,好好的阅读吧,也算一种愉悦的功课。我喜欢这种时间里的缓慢与密实。像收集种子的农夫一样,种种愿望都沉落到了安详与等待里。......

浓玛 发表于 2010-06-04 12:58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 | 送小红花



2010-5-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本能

  五月中旬的一天,去了汶川、映秀。回来后就更不想说话了。
到这上面来说话,更会让人产生否定感与荒诞感。

这个五月有些阴郁,因为天总是热不起来,阳光稀少。
对气候的敏感和对夏天的过度依赖,让人好像某种生长于热带的植物一样。

去汶川、映秀的那天,没带相机。我不想说是自己忘记带了,因为后来回想起来,整个过程更像是相机在逃避。因此怀疑相机是个娇小妞儿,名字叫冬妮娅什么的。锦衣玉食、美人美景的时候,即使没刻意记起带它,伸手一摸,她一准儿会在我的包里。

阴郁的气候和汶川、映秀带来的忧郁之气,夹杂了,像一缸无法分辨温度的混沌之水,人就呆呆地就沉下去了。内心风雨飘摇,什么也不能搭救的样子。可是五月其实明明是美好的。美好的东西,一样也不缺少。甚至旺盛。

沉沦在一种内心的气候里,物质生活是一种简单的搭救。一些特别需要耐心的日常事务;饭局;聚会;购物等等等等,变得如此亲近和享受了。简单的不需要用心的享乐,有时也可以类似阳光,一种傻里傻气的阳光。

好的是,从27日开始,天气明媚炙......

浓玛 发表于 2010-05-29 19:5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10-5-9 星期日(Sunday) 晴
夏 至(转贴)

终于可以回到这样的语境。静下来,在博里转悠的时候,读到了周晓枫的这篇《夏至》。喜欢,转贴过来收藏。读到“我想象伊甸园只有一个季节,永久的盛夏。生于夏天,这是我的季节。”这一句,眼睛竟然有湿意。珍惜这种文字里的相通。这篇文字,是我想象里存在的文字。有好多的语言,虽然出发自不同的地方,可它们到达的地方,却是相同的。


《夏 至》周晓枫/文


清晨,善者

近来奇怪,很早就醒,两个星期来时间总是固定在清晨四点五十七分,有几次甚至准确到了秒针。睁开眼睛,就感觉清醒已久,并且心里弥散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哀痛,据说此乃忧郁症的典型征兆──梦境的床单撤空,我瞬间跌回现实的马厩,并被粗糙的草梗刺痛脸颊。把头埋进枕席,我挣扎了一会儿,试图摆脱坏情绪。快四十岁,以为自己不惑,可我还是不能很好控制体内的化学。是啊,情绪问题往往能具体到化学配方,如同爱情也是多巴胺、加压素和醋酸催产素的交互作用产物。
今天的伤感可以找到仿佛中的理由。看日历,今天夏至。昼夜交替,岁月中的音乐家弹奏黑白琴键;现在节奏慢下来,他在白色的钢琴键上用力敲出......

浓玛 发表于 2010-05-09 11:36 分类:收藏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0-5-4 星期二(Tuesday) 晴
五月

今天一过,就立夏了。
这也是我喜欢五月的一个原因。
也因此相信,夏天是我的季节。

假期里,把冬天的棉袍都洗了收起来,把夏天的衣裙从衣柜里挑了挂出来。
有个下午,一条一条的穿。这样的时候,有一种季节带来的幸福。
喜爱夏天的衣服,可能也是喜爱夏天的一个原因吧。

夏天来到,一些东西就醒来了。还有一些东西,就回来了。
......

浓玛 发表于 2010-05-04 09:0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1 | 送小红花



2010-4-26 星期一(Monday) 晴
理想真实/赵荔红作品《意思》出版

转贴按:

  赵荔红在为她的新书《意思》写的后记中,说到了理想真实,并引用了乔治•桑说的两句话。喜欢。乔治•桑说,艺术的使命是一种情感和爱的使命。乔治•桑还说,艺术不是对实际存在的现实研究,而是对理想真实的追求。

  从前也说到过类似的话题。理想真实,有时想想,就“愿望着的、迷人的”这一质地来说,它几乎贴近一种信仰了。贴近信仰的东西,对某类人来说,会具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吸引。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总是被这类人吸引,也因此感到愉悦。

  转贴《意思》一书的相关文字于后,也以此表示祝贺。

————————————————————



  《意思》,赵荔红著,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定价:28元
  
  责任编辑:徐如麒
  特约编辑:长 岛
  装帧设计:王小阳
  
  封面小字文字:有些美好的东西是我看到的,有些美好的东西是在那里为我准备的


  封底文字:


  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
  直等到天起凉风,
  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
  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
  毫无瑕疵!
  
  ——《雅歌》4:6-7
......

浓玛 发表于 2010-04-26 10:28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0-4-18 星期日(Sunday) 晴
闲话

这一段,忙碌,事多。这会儿有了上这里来的闲心。恩,说点闲话。

1)今年的寒冷,真是漫长啊。百花都开过了,天还这么冷,有点让人受不了。气候越来越异常,灾难越来越多。玉树的地震,又把2008年的好多东西带出来了。那里那么低温,一想到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怎样在受冻,仅仅想到这一点,身体就有一种非常难受的通感反应。既然地震的频发是不可避免的,除了灾后的应急,是不是可以多做一些灾前的筹谋,把地震多发地方的无抗震能力的房子,统一列入规划之中推倒重建呢?重建在前,可以避免好多的悲剧。一样的花钱,为什么不抢在灾难之前花呢?灾前重建,我希望它早日被喊出来,也希望看到它被喊得比“灾后重建”更响亮更有声势。也希望它的推进与西部地区的生态补偿机制等结合起来。从不习惯在这个空间说这类的话题,因为它们是沉重的,难以承受的。

2)好友的好友魏心宏兄从上海来四川。百忙中抽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和我们说话。五个人,喝茶、吃饭、聊天。晚上快十一点才散去。其间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大部份时间是心宏兄开讲座,后来在记忆里梳理了一下,专题至少在四个以上。真是话兴不尽,绵绵不绝啊。我们......

浓玛 发表于 2010-04-18 10:17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9 | 送小红花



  页码:4/37  [1][2][3][4][5]:   本站域名:http://LTLT56.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博客信息
博主:浓玛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4 ( 1 )
·2013-12 ( 1 )
·2013-3 ( 1 )
·2012-8 ( 1 )
·2012-7 ( 2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0 ( 5 )
·2011-8 ( 5 )
·2011-7 ( 1 )
·2011-6 ( 7 )
·2011-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67028 次
日志:552篇
评论:5648 个
留言:53 个
建站时间:2005-5-4
博客成员
浓玛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