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每天经历的事并不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杜拉斯

[顶]《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顶]搜狐新书连载中的《沙漠的语言》

[顶]《沙漠的语言》:记忆一种

2011-8-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转)苏珊·桑塔格为《抒情诗的呼吸》而作的序言

又见一本书,很喜爱的一本书《三诗人书简》。是茨维塔耶娃、里尔克、帕斯捷尔纳克三人之间的书信。它的新版书名叫《抒情诗的呼吸——一九二六年书信》,新近已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新版比老版本内容有扩充。收藏苏珊·桑塔格为《抒情诗的呼吸》而作的序言,存念。曾为《三诗人书简》写过一些字。想想,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苏珊·桑塔格说,这段通信中所具有的狂喜只能在分离的状态中才能被道出。。没有任何东西能使这些写于一九二六年数月间的书信所放射的光芒黯淡下来,当时,这些书信一封接一封地被投向对方,道出它们那些不可能的、但却值得称道的诉求。如今,当“一切均已淹死在教义中”(帕斯捷尔纳克语),他们的激情和他们的执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木筏、灯塔和海滩。

......

浓玛 发表于 2011-08-10 13:25 分类:收藏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1-8-5 星期五(Friday) 晴
〔转〕北岛: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北岛: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在刚刚结束的香港书展上,近年处于“半隐居”状态的诗人北岛与读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年过花甲的北岛身着浅灰色西装和白色衬衫,他神情平静,事先准备了讲稿,以缓慢语速向全场数百名观众演讲。
    
   生活与诗歌难以兼得
    北岛援引了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的诗句:“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
    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指出“对于诗人来说,困难的是如何保持和生活的距离”。对于何为“古老的敌意”,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从字面上来看,古老,即指原初的,带有传统意味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文字与写作的源头。敌意,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其实指的是某种内在的紧张关系与悖论”。
    “如果里尔克安居乐业,拥有三五套房子,甚至是大房地产商,挥金如土,他能写出像《秋日》、《杜伊诺哀歌》这样的传世之作吗?如果卡夫卡从未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而少年得志、婚姻幸福,一本本出书,整天忙着数版税,他能写出《城堡》、《审判》这样改变世界小说景象的作品吗?”在北岛的假设中,安居乐业与伟大的作品两者似乎就如鱼和熊......

浓玛 发表于 2011-08-05 16:4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8-1 星期一(Monday) 晴
情人的时间/是永恒的碎片(微博文摘)

  盲目而且敏感,如蝙蝠,情人全是/ 无救的梦游症患者,情人的世界/ 是狂人的世界,幽灵的世界/ 忙碌而且悠闲。情人的时间/ 是永恒的碎片。情人的思念/ 是紫外线,灼热而看不见/ 情人的心骄傲而可怜,能举起/ 教堂的塔尖,但不容得一寸怀疑 ——余光中《情人的血特别红》
  
  傍晚的光线金黄而辽远, 四月的清爽如此温情。 你迟到了许多年, 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请来坐到我的身边, 用你快乐的眼睛细看: 这本蓝色的练习册—— 上面写满我少年的诗篇。 请原谅,我生活的不幸 我很少为阳光而快乐。 请原谅,原谅我,为了你 我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阿赫玛托娃
  
  黄碧云的《末日酒店》由香港天地图书出版了中英文版,黄念欣在书评中这样写道“黃碧雲的小說從來非關情節,那更是一種狀態,使人好幾天說話斷續、如夢如魅、神不守舍的狀態,而這種狀態與其說是美學上的癡迷,毋寧說是一種信念上的必然…”
  
  在实现一个梦想之前,世界之魂永远都会对寻梦者途中所学到的一切进行检验。这种做法并无恶意,仅仅是为了不让我们远离梦想……每个人的寻梦过程都是以“新手的运气”......

浓玛 发表于 2011-08-01 20:1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7-17 星期日(Sunday) 晴
燕麦天使般升起

  《给Y医生的信》(选段)
  
  安妮•塞克斯顿
  
  我喜欢温暖的词。
  它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那么潮湿,象呼吸。
  我感到大地象护士,
  治愈我的冬寒。
  我抚摩着大地,
  虫子慢慢往上钻,
  蚂蚁不停的动,
  橡树叶粪便般腐烂,
  燕麦天使般升起。
  
  开始时
  夏天只是一种感觉,
  感觉到大地,
  感觉到你。
  
  (赵毅衡 译)


2010年9月摄于......

浓玛 发表于 2011-07-17 15:57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6-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话语与语言

  关于话语和语言,我始终相信着一种能量守衡的定律。它也许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定律。在一种话语没有节制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模糊的、不安的。与一种语言疏远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缺失的、虚弱的。好的表达,就象一种信仰。
  
  《话语与语言》,也是一篇文字的标题,以一种纯粹的自我状态开始写,写着写着,竟纷繁宏大起来。需要更多的气力。暂时放下。
  
  贴两个早已写下的短句,虽然很蹩足,作为一种时光的记忆,还是保存在此吧。
  
  有一些意思,也只有自己能够懂得。对那种没有泄漏的安静的纯粹的饱满的空间和状态的迷恋,已经形成了无比柔软又无比坚固的我。这是我自己,最喜欢自己之处。除此之外,也就是一些庸常、亲和、享乐的日子罢了,它们都在安好地消失。有些模糊的絮叨,回想起来,竟如一种不堪。幸好我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幸好它们是短暂的。会铭记的东西,它们往往是无形的。有时候,内心会沉入大音希声这个词语,独自动容。
  
  
  《好的表达,就像信仰》
  
  浓玛
  
  有时,我被没有节制的话语拖进一种模糊
 ......

浓玛 发表于 2011-06-29 12:41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5 | 送小红花



2011-6-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关于爱情的

  早上起来,就去把书柜里的《新旧约全书》找来。
  
  又读到了雅歌。抄这句上来。送给时光——  
  我把诗句刻在后花园中白色的石壁上,它像爱情的墓志铭一样坚贞隐忍:我在那里要将我的爱情给你,风茄放香,在我们的门内有各种新陈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
    
  在一个朋友的博里读到这样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关于爱情的。是电影《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中的台词。被这句话打动,就去查影片《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是法国导演让•贝克执导最新影片。也找到了艾小柯的这篇影评《书》。喜欢,转存。
       
  艾小柯说——
  那么,对荷妮、杰尔曼和玛格丽特这些毫不起眼的普通人来说,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变得那么与众不同,让他们从灰暗的现实世界中脱离出来,成为观众眼前那些发出彩虹般光彩的有故事的人呢?
    
......

浓玛 发表于 2011-06-25 11:5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6-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天

  昨夜睡得好香。
  
  在一个漫长而完整的梦中醒来,看表,已经九点过了。睡梦的情节日常、诡异而有趣,激活了我的早晨。害怕忘记,赖在床上回想它。有许多的字也就这样被带出来了。用笔写在本子上,我知道,深宅于家中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十点过时,接到一个电话,才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恩,果然,好明艳的太阳。阳光照进房间的上午,真美好啊。在睡裙上套上短袖体恤,再穿上薄薄牛仔长裤,洗漱,浇花和植物(绣球花还开着,栀子还没残尽,黄桷兰开满了枝头,香气弥漫)。喝昨天在豆浆机里打好的玉米羹。然后打开电脑。听音乐、写字。直到此时。还将继续。仍有期待。
  
  其间,间隙看了微博几次,转了几贴;看了一部影片;做了简单的午餐晚餐给自己吃(妈妈每周都要在我上班的时候过来一次,往我的冰箱里续新鲜的蔬菜。这是我怎么也阻止不了的事情。也是我会铭记的事情。);到了天黑尽的时候,换衣服,出门放垃圾,顺便看看院子里葱葱郁郁花草树木,和那些熟人似的猫们玩一会儿。回家路过阳台时,顺手摘两朵刚刚打开花瓣的黄桷兰。
  
  这样的一天,是一种个人独居生活的的假日状态,也是自己喜爱的一种......

浓玛 发表于 2011-06-18 21:43 分类:记事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11-6-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关于《时光倒流七十年》的收藏

  《时光倒流七十年》剧照、经典台词及马克西姆(Maksim)演奏的主题曲 Somewhere in Time
  
  马克西姆(Maksim)演奏的主题曲 Somewhere in Time
  得知,马克西姆将于2011年2011年11月15日至12月15日在中国巡演。但愿能如愿现场聆听一场。

  
  
  经典台词(英文原版)
  
  ......

浓玛 发表于 2011-06-16 12:56 分类:收藏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6-10 星期五(Friday) 晴
美国版《情人》 序言的中文译文

收到一个朋友翻译的美国版《情人》序言,写序言的是个华裔作家。读了,觉得挺好。也感到译得很好,有一种让人喜欢的熟悉的语言味道。保存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赞同文中所言《情人》是一个女孩和女人成为一个艺术家的故事。还有一句话,说,爱上一个中国男人的乐趣就是能够把他写下来。也许是为了写而去爱,至少在写的时候,她爱过他。恩,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在一种为爱而爱的有趣关系中,写是一种很好的催情与铭记,也是一种真挚的探索与创造。
  
  美国版《情人》 序言的中文译文
  
  1997年在胡志明市读《情人》的时候,正值越南春节。越南已经解脱,解脱了日本人,法国人,美国人,中国人和柬埔寨人。越南,这个历史上一度战火连起的国家,已经太平。 所到之处,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一个河内女人亲了我一下,并且用中文说“我爱你“,还在她的小说扉页上用中文提下“我爱你”。我也用中文对她说“我爱你”。“我爱你“,是她仅懂的中文,也是我们所有的共同语言。在越南作家协会四十周年的联谊会上,她讲述一个故事,一个照管九个孩子的母亲,最后死于战火。亲我的时候,她亲了一个美国人,一个有恨于两......

浓玛 发表于 2011-06-10 15:15 分类:收藏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1-6-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转贴:阿舍《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

  读到阿舍的《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喜欢,收藏在这里。
  
  阿舍《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

浓玛 发表于 2011-06-08 12:06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6-6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

  今天是很好的一天。阳光很好,好得让人感到幸福。某种文字的神经被激活了。喜欢自己这种状态,甚至迷恋。心往深处沉潜下去,世界呈现,大音希声。那种蕴藏在安静里的享乐,唯有自己知道。
  
  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天。那一个场景,会铭记在心了。那些时刻,妈妈、侄女和我,被我们三人营造出来的话语,一次次笑倒。妈妈笑出了眼泪,我笑到捂肚子,妹妹笑得一次次趴在沙发上。祖孙三人在一起,每个人都成了彼此之间的开心果。三个女人一台戏,恩,一点不错。今天,我们的即兴之作是奶奶唱歌的小品。侄女妹妹越来越懂事,刚在一个全国性的中学生作文比赛中,得了三等奖。英语成绩突飞猛进。最让我欣慰的,是她的知识面和语言表达能力。每次与她说话,都会有惊喜。今天她给我讲起了龙泉剑的煅造和龚扇的制作过程,那种复述的丰富准确和绘声绘色,让我一次次想抱住她。
  
  今天也是一个日子。从妈妈那里带回来的昌蒲和艾,好香。把微博上的几段字抄下来,存念。
  
  今日端午。抄《离骚》几句,存念。——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掔......

浓玛 发表于 2011-06-06 18:16 分类:记事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1-5-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推荐:蒋方舟《乞力马扎罗山手记》

  蒋方舟《乞力马扎罗山手记》(点此进入)......

浓玛 发表于 2011-05-18 10:53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5-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转]有关写作的一次对话

  
有关写作的一次对话(转自荔红的博客)
    
  赵荔红 习习
    
    
  赵荔红(作家、出版人):习习你好。我尚未见过你,本来我更愿意与一个朋友相见后,再来对话。我好奇的是,文字与作者之间的神秘联系。我当然明白这样的话,即,写下文字的那个“我”与真实的“我”之间的差异,但我还是好奇于某种气息或气质的相通。现在我没机会见着你,那么,你自己谈谈,你的文字与你自身气质的异同。
  习习:是的,我们没见过面,我觉得这样的写作对话可能更纯粹一些。
  你的问题我也一样感兴趣,读了一个人的文字后,常有一种好奇,想知道写下这些文字的人是怎样一个人。反过来,生活里熟悉的人,我对他写出的文字也充满好奇。的确有些神秘,我相信文字与作者之间宿命的关联。
  我想,气息或者气质在文字中的显现是不自觉的,它是一个人的独特气味。这气味是模糊的软的没有边界的拿捏不住的东西,很多时候,只能尽可意会但不可言传。所以,要谈自身的气质,无论是人的还是文字的,真是很难。我只能较为笼统地整理出几个大约能显现我文字气质的词语:敏感、细致、多变、感性等等。......

浓玛 发表于 2011-05-18 10:37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5-10 星期二(Tuesday) 晴
肌肤之亲

  
  
  这两天,有空就看一个叫“有图说图”的微博。看见美图,就忍不住要转发。因为美图,也就有了些想在这里说的话。今天最让我动心的是波兰摄影师Marcin Sacha的一组图《地球的肌肤》。波兰摄影师Marcin Sacha不仅仅是风光摄影大师,更是一印象派绘画主义摄影师,他的这组被誉为“地球的肌肤”的作品,真的好美。看到它们,我才明白,从前去西藏和四川的西部,为什么总是要为一些景色而倾倒。它们只是一片旷野,除了层层渐次的山体、光线、草、树,或者,连草、树都没有。那种蕴藏在巨大寂静、优雅曲线和神奇光影里的强烈气息,足以让人窒息。每一次,都......

浓玛 发表于 2011-05-10 15:16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0 | 送小红花



2011-5-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执迷

  
  在这一天,好象是应该在这里写点什么的。
  
  最近在重读唐•库比特的《不可能的爱》。重读它,并非是为了他所引导的所谓太阳式的生活,恰恰相反,仅仅是为了重温他对种种不可能的爱的描述。骨子里那种对感性的不良嗜好,在阅读中表现为一种恶习。看到那些清醒人为之着急的东西,就感到有趣味,甚至兴致勃勃。
  唐•库比特在书的序言最后部分说,这些不可能的爱的对象包括死者、上帝、各种不能获得或被禁止的爱的对象以及各种不可能的梦想或理想。这四种类别的爱的对象(或者非对象)消耗了我们相当多的时间和情感能量,尤其是随着我们上了年纪(即过了七十),这种情况表现得更为明显。在一个层面上,我们充分意识到这些爱的对象并不存在,或者是绝对不能获得或者实现的,简言之,我们知道它们都是“不可能的爱”。然而,我们却仍旧固守着它们,爱它们,热望着它们,并持续地思考它们。我们发现,我们不能任凭它们离开。它们对我们是非常“甜蜜的”,随着岁月的推移,它们会越来越甜蜜。我应该补充说,它们是又苦又甜的。但是,不可能的爱不让我们走开。它们是完全不合理性的?或者,对我们具有某种宗......

浓玛 发表于 2011-05-04 14:09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页码:2/37  [1][2][3][4][5]:   本站域名:http://LTLT56.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浓玛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4 ( 1 )
·2013-12 ( 1 )
·2013-3 ( 1 )
·2012-8 ( 1 )
·2012-7 ( 2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0 ( 5 )
·2011-8 ( 5 )
·2011-7 ( 1 )
·2011-6 ( 7 )
·2011-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62690 次
日志:552篇
评论:5648 个
留言:53 个
建站时间:2005-5-4
博客成员
浓玛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