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草庐
山人草庐
左民山人的小屋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读书之类 (60)
茶禅一味 (46)
伪哲学家 (61)
左庄笔记 (63)
江湖浪迹 (45)
花草虫鱼 (5)

最新日志
车前草(2019-5-12)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三)(2019-3-22)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二)(2019-3-2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一)(2019-3-7)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2019-2-28)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九)(2019-1-11)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八)(2018-12-31)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七)(2018-12-24)
更多>>>

最新评论
弱水兄好!
我退休了,有时间来打理...(2018-10-15)
山人高致,欣羡之。...(2018-10-15)
文中所说的野荔枝来自哪里,我在收购这种果...(2015-5-27)
  火车在提速 因我在...(2014-2-13)
  火车在提速 因我在...(2014-2-13)

友情链接
艺兰坊
宝石仙境
张晓波先生
梨华小筑
塞壬歌声
伤永夜
说说闲话

[访问计数:847136]



车前草
2019-5-12 星期日(Sunday) 晴

 

母亲脚痛,说用车前草敷敷就会好。车前草性寒凉,清热解毒,是一味不错的草药。现在车多,车前草却难找了,而以前路边则经常可见,采摘晒干后,以备不时之需。曾有诗纪之:“路边常见车前草,会上惯闻马后炮。”不过,这些年来,会风大有改进,马后炮不吃香了。前些天,到一个县里去参加十三五规划的中期评估会。感觉县里各部门的工作人员对语言都特别讲究,字斟句酌的,有人还指出“做”与“作”的区别,人才如此,不去当编辑就太埋没了。印象更深刻是下一例:报告中对某未实现指标项目的建议是“继续……继续……”,他们指出,己经三年了,还继续就有用?应该釆取新举措吧?大意如此,逻辑清晰,哲学思维,值得点赞。我们习惯于套话大话空话,久焉不察,就以为常。康德是从对常识进行批判而建立起他的全部哲学的。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但左民山人认为,即使不值得也得度过,只有度过后才......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5-12 23:06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三)
2019-3-22 星期五(Friday) 晴

023:文清路。此为宋城最主要的商业街,但那时不是。文清路南起大南门,北与建国路相接。大南门应该是有城墙城门的,印象中没有了,后来就叫南门口。南门口正中有一棵树,一口井,井有井亭,四个青砖方柱,黑瓦。后来觉其有碍观瞻,就消失了。那些也可以算是城外的景物,文清路正式算法应从城墙旧址起。

路右,几间房屋,一口水井。赣南剧院,新建不久的堂皇建筑。一个机关大门,门上是拱形钢架造型,“红专学校”,一个很有时代感的名字。再北,几间深宅大院,杂居各色人等,那些房子后面是一片菜地和水塘,是狮子塘的一部分。厚德路口。门前的高高的银桦树的饮食店。有骑楼的药店。宫保府巷口。没有骑楼的商店,人家。又一段有骑楼的人家,但不是商店,只是住家,我同学住此,他能写一手很漂亮的钢笔字,尤其适合刻钢板,油印小报。公路段,单位的大门,以“大一小”的水塘为界。几间住房,是我另外几个很会读书的同学的家。大公路口。章江餐厅,此为宋城最气派的餐馆,开头就说过,应......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3-22 21:23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二)
2019-3-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22:钓鱼台。钓鱼台北接大公路,作为巷子算是比较宽的。左侧开始几个门楼,无甚可记,但我猜想,可能毗邻大公路上养了金鱼的那人家。近中部,一堵土墙,大门常关,偶尔开时,可以窥见里面有一口大水塘,是否于此筑台钓鱼,未考,反正我也没有在这里钓过什么鱼的,姜太公也没有。继续向南,粉墙,人家,皆无特色。南至厚德路。路右是拐角的人家,房子虽然破旧,但规模不小,有二三个同班同学住此。再进,也是几户无甚特色的人家,只是大门打开,有天井,经过正厅,到后院,很高的围墙,墙上长着凤尾草之类喜阴植物,墙那边就是“大公路第一小学”,可以听到书声,听到大榕树上的鸟鸣。那时很安静,也可以听到墙上老挂钟走动的声音。放学时是小巷最热闹的时刻,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排着路队回家,从“大一校”出来,密密麻麻,走到厚德路,队伍就散了。冬日,有人把煤炉拎到巷子时,靠墙生火,淡兰的白烟散发出人间气味,总算带出一些动感。再南,是粉白的围墙,里面是粮食仓库,官仓,有几棵大树。粮仓的正门在一条岔路上,叫“宫保府”,有宫保鸡丁驰名中外,不过与此关系不大。又几栋土墙平房,就到厚德路。

......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3-20 22:47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一)
2019-3-7 星期四(Thursday) 晴

021:解放路。说到解放路就免不了要说起1960年代的一次大水,水淹到离标准钟只差几十米的地方,所谓“赣州有福寿沟所以从来不被水淹”,当作神话听听还是很有趣的。其实赣州的百姓都知道经常会被水淹,他们的理由是,赣州城建在一只乌龟身上,所以是一个浮洲,后来,那只“乌龟”被刘伯温用几枚钉子钉住了,所以涨大水时,大水照样进城。考究起来,严谨的表述应该是“刘彝修了福寿沟,宋城不会被水淹”。扯远了。解放路从标准钟起,一路下坡,坡底为丁字路口,左为濂溪路,右为中山路。解放路也是主要商业街。自标准钟左起,几间小店。嵯峨寺,此为一条小巷,进入宋城最复杂的城北街巷密集区,至今在里面我也会迷路,林徽因只能写《城南旧事》是有道理的。协记大药房,也许不叫这个名字,这家药店很大,药店最大的特点是会收购鸡肫皮,学名叫鸡内金的,另外还会收购其他的草药,我们可以去采集卖钱,至于药不能不治病就不是我们所需要考虑的。药店隔壁是一家百货商店,许多柜台,营业员把顾客所需商品......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3-07 21:03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二十)
2019-2-28 星期四(Thursday) 晴

020:北京路。东垂直于东北路,左侧起于大雅餐厅,餐厅西延三四十米,其间有餐厅侧门。西,为赣州公园围墙,围墙有漏窗,满园春色关不住,秋色也关不住。后来,公园于其间开了旁门,连接少年宫,关于公园的故事,当另文述。西至至圣路口,为公园大门,三个门洞,歇檐式古典门楼。门前又是一棵大树,但不记其树种,肯定不是榕树。大树就长在北京路与至圣路交叉点上,树干较直,时常有戏剧海报悬挂其上,树之高处,有几个高音喇叭,成为一方重要的舆论阵地。树下有摊点,卖气球、糖果、漱粉之类。过大门往西,终点至文清路。公园拐角处,有一厕所,后来改建成了酒家,取名“味中味”,其名之讲究,很值得品味一番。

路右从红会医院起,一路均有骑楼。经一家饮食店。一家剧院,京剧团的,那年苏步青的一个弟子在这儿拉京胡,后来他成了教我们微分几何的老师。三八储蓄......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2-28 22:22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九)
2019-1-11 星期五(Friday) 晴

019:阳明路。路与和平路解放路相交于标准钟,成一三岔口。标准钟是宋城的地标,也是一个交通岗亭。建于1953年,五六层,四面,拱顶,又称“四面钟”,四面钟各有千秋,就不知道究竟哪一面标准,我通常取平均值,表现出超常的数学天赋。由标准钟往西,左侧有金鱼池,里面有一家戏院,看戏有瓜子和茶水,看过半场咦咦呀呀的古装戏,就睡着了。一家药店。光明照相馆,应该叫光明的,因为我们在此照的一张相给照坏了,或许曝光过度什么原因,致使我们对“光明”有些心理阴影。一家副食品店,在此认识了“伏酒”,这是一种粮食酒,经过伏天,色泽转呈金红,味甜,度数不高。东北路口的瓷器店,赣华文具店,均在东北路已提到。过赣华文具店,有东北面馆,店面不大,进深不小,买牌子吃面条水饺,正宗东北风味,也未必。一家书店,应是古旧书店,好景不长,忽然就消失了。钟表五金自行车缝纫机商店,大概是五交化公司的专业门店。刻图章的小店。到至圣路,过街。饮食店,一条曲折的小巷,里面又是一些门店,......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9-01-11 00:08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八)
2018-12-31 星期一(Monday) 晴

018:中山路。每一个城市都可能有中山路,而且往往是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只是繁华总被雨打风吹去,商业中心转移后,路还有那儿。宋城中山路,南接赣江路大公路,至解放路濂溪路止,为当年水陆码头,以前确实是繁华所在。南起,左侧小店,又是一家卖跌打损伤中草药的铺子,老板的江湖地位与赣江路那家齐名。尔后,寿量古寺,“先有寿量寺,后有赣州市”,只是此时及相当一段时间,寺庙被占用为土产公司的茶叶车间,虽然也是一种“茶禅一味”,但宝刹蒙尘,那茶味禅味都有些走样,我是没有喝过那时此地的茶。寿量寺原来有一金身数丈的铁佛,后来被某个官员下令弄走了,按说彼时已是运动后期,各自相安无事,此举纯属自选动作,我不想说什么因果报应,即使那人确实横死。寿量寺转角,小坛前,过此,断续有些骑楼。烧饼巷,此巷正对建春门,应是生产销售烧饼出名,烧饼确实是一种价廉物美的食品,相信走了十多里山路几千里水路的人,会是极好的记忆。宋城以专业命名的街巷还不少,如木匠街,柴巷,纸巷等等。过烧饼巷,几间商铺,饮食店,杂货店,南货......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31 22:15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七)
2018-12-24 星期一(Monday) 晴

017:荷包塘。厚德路往东延伸,就是荷包塘。一段狭路,两旁是土坯房,墙脚长有青苔,酢浆草开着粉红的小花,迎面有推独轮车的。过此狭路,境界突然开朗,右边是一片水塘,一直到东河大桥下,接赣江路。水塘之南,是一些零散的房屋,其间有无路名亦未知。左边,开始也是水塘,尔后就是一带青砖围墙,围墙内是带马头墙的宅第,此即著名的魏家大院。关于魏家大院的记忆,当另述。眼下的路,中间铺有石板,宽五六左右,左边的水沟,四季皆有流水。路边有二三株桃树,记得开花,忘记结果,那是多么潇洒的年华。到魏家大院边,跨过水沟,路就宽了,也许,前面的那段路并不是正确的,荷包塘应从罗屋巷算起。我忠于记忆胜于事实,此时偶尔怀疑人生罢。魏家大院旁边有荷包塘小学,小学也许是占用了魏家的地盘,看起来也有点像。小学围墙外,一口水塘,水塘那边一堵带花窗的围墙,一处青砖楼房,楼上带有古典风格的栏杆,一棵榕树贴着围墙,树影斑驳,映带一派旧时月色。我觉得这是宋城最有品位的建筑。旁边有一条小巷,也名叫荷包塘。过小巷口,几间厂房,也许就是印刷厂的车间仓库......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24 22:15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六)
2018-12-9 星期日(Sunday) 晴

016:赣江路:赣江路南起东河大桥,路右一带低矮房屋,住家或店铺,间有二层楼房,但极简陋。行道树为银桦,高出屋顶一大截。房屋进深不大,倒也是前店铺后住房格局,或者就是下层店面上层住房格局,其后为老城墙,有人从楼上搭一块木板,城墙就成了他家的后院。夏天坐在城墙上吃晚饭,吹河风,看江上往来船,江中游泳者,江边洗衣妇,那些人家倒也其乐陶陶。城墙有个豁口,称新城门,也算是赣江路一景。此段路长约五六百米,止于大公路东端,拐弯处有几棵泡桐树,若不拐弯,可以贴着城墙向北,一条窄巷,名曰城信街,可直达建春门。赣江路左边,是印刷厂厂房,三层砖混楼房,平顶。过印刷厂,一溜有骑楼的街市,店面木板,也很破旧。曾在一个秋夜路过赣江路,骑楼下有人弹一种古怪的乐器,许多人围着听,有懂行的说那叫古筝,我虽不懂,但可以肯定演奏的不是高山流水,威虎山的音乐我还是听得出来的。有几处巷口夹在其中,慈姑岭,夜光山,夜光山有三个巷口连接此路。有几个作坊,做蚊香的,做油纸伞的。蚊香不是盘香,中间有细杆香骨的那种,经常见他们大把大把的香插成......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9 22:17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五)
2018-1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015:东北路。南接南京路,八角井过后,是一家医院,门脸不大,门诊部住院部都有,医院名字不详。隔壁为商业机关幼儿园,门前有一株梧桐树。由此往北,一排有骑楼的房子。中央理发厅,“发”和“厅”都是繁体字,玻璃门,很气派的,敢自称“中央”的嘛。再是几家商店,至拐角处,一家饮食店,大雅餐厅。拐角为北京路。过北京路,红会医院,占住了拐角位置,有一棵白玉兰树。往北,有骑楼,过几间门店,就到了宋城最大的文具店“赣华”,此店面呈弧形,一面在阳明路上。自南京路起,路右几家小店,再是一处公共浴室,应是宋城唯一的商业浴室,此浴室占地较大,几乎占有半边街。第一次进澡堂,为是否光屁股事颇费思量。转角为菜市路,平面上看,菜市路为一条T字形路,此地又称卫府里。过菜市路口,三层红砖建筑,门前有梧桐树,房子是石油公司的,不知是办公还是住宿,那时石油还不是生活必须品,石油公司也藉藉无名。再北,有骑楼,其柱子带拱形门,希腊罗马风味,但却......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8 22:45 评论(0)


页码:1/27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