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草庐
山人草庐
左民山人的小屋
<< 2018 十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栏目分类
读书之类 (61)
茶禅一味 (49)
伪哲学家 (62)
左庄笔记 (56)
江湖浪迹 (48)
花草虫鱼 (4)

最新日志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六)(2018-12-9)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五)(2018-12-8)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四)(2018-12-3)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三)(2018-12-2)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二)(2018-12-1)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一)(2018-11-3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2018-11-29)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九)(2018-11-28)
更多>>>

最新评论
弱水兄好!
我退休了,有时间来打理...(2018-10-15)
山人高致,欣羡之。...(2018-10-15)
文中所说的野荔枝来自哪里,我在收购这种果...(2015-5-27)
  火车在提速 因我在...(2014-2-13)
  火车在提速 因我在...(2014-2-13)

友情链接
艺兰坊
宝石仙境
张晓波先生
梨华小筑
塞壬歌声
伤永夜
说说闲话

[访问计数:719615]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六)
2018-12-9 星期日(Sunday) 晴

016:赣江路:赣江路南起东河大桥,路右一带低矮房屋,住家或店铺,间有二层楼房,但极简陋。行道树为银桦,高出屋顶一大截。房屋进深不大,倒也是前店铺后住房格局,或者就是下层店面上层住房格局,其后为老城墙,有人从楼上搭一块木板,城墙就成了他家的后院。夏天坐在城墙上吃晚饭,吹河风,看江上往来船,江中游泳者,江边洗衣妇,那些人家倒也其乐陶陶。城墙有个豁口,称新城门,也算是赣江路一景。此段路长约五六百米,止于大公路东端,拐弯处有几棵泡桐树,若不拐弯,可以贴着城墙向北,一条窄巷,名曰城信街,可直达建春门。赣江路左边,是印刷厂厂房,三层砖混楼房,平顶。过印刷厂,一溜有骑楼的街市,店面木板,也很破旧。曾在一个秋夜路过赣江路,骑楼下有人弹一种古怪的乐器,许多人围着听,有懂行的说那叫古筝,我虽不懂,但可以肯定演奏的不是高山流水,威虎山的音乐我还是听得出来的。有几处巷口夹在其中,慈姑岭,夜光山,夜光山有三个巷口连接此路。有几个作坊,做蚊香的,做油纸伞的。蚊香不是盘香,中间有细杆香骨的那种,经常见他们大把大把的香插成......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9 22:17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五)
2018-1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015:东北路。南接南京路,八角井过后,是一家医院,门脸不大,门诊部住院部都有,医院名字不详。隔壁为商业机关幼儿园,门前有一株梧桐树。由此往北,一排有骑楼的房子。中央理发厅,“发”和“厅”都是繁体字,玻璃门,很气派的,敢自称“中央”的嘛。再是几家商店,至拐角处,一家饮食店,大雅餐厅。拐角为北京路。过北京路,红会医院,占住了拐角位置,有一棵白玉兰树。往北,有骑楼,过几间门店,就到了宋城最大的文具店“赣华”,此店面呈弧形,一面在阳明路上。自南京路起,路右几家小店,再是一处公共浴室,应是宋城唯一的商业浴室,此浴室占地较大,几乎占有半边街。第一次进澡堂,为是否光屁股事颇费思量。转角为菜市路,平面上看,菜市路为一条T字形路,此地又称卫府里。过菜市路口,三层红砖建筑,门前有梧桐树,房子是石油公司的,不知是办公还是住宿,那时石油还不是生活必须品,石油公司也藉藉无名。再北,有骑楼,其柱子带拱形门,希腊罗马风味,但却......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8 22:45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四)
2018-12-3 星期一(Monday) 晴

014:南京路。那年在上海南京路,朋友问我“南京路的风是不是香的?”那是《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台词,而我则想到宋城的这条同名的路。南京路东起“五路口”。路左一丛石榴树或夹竹桃,树下有修单车的店,四五十米后,到体育路,又是一丛树,前已备述。路右,几间小店,其中有最可爱的租连环画的小店。店面大约二十多平方,四排书架,三条长板凳,图书是一分钱一本的,常常三个人共看一本,就此留下暑假的回忆。然后是菜市路,散发出各类动植物气息的道路。往西,又有一家租图书的店。这一带精神食粮物质食粮供应点密集。拐角为东北路。拐角处有一水井,有井亭,上悬滑轮三个,那就是六个吊桶半上半下了,井名“八角井”,也许是井栏呈八角状。过八角井往西,一带民居,间有小店,多是弹棉花,做木工活的。尔后是赣州公园围墙,有两石狮子的大门,大门正对一棵浓荫匝地的大榕树,再是公园围墙,就与文清路相接。路左过体育路,也是一些小店作坊,其中有一家旅社,两扇门页装有玻璃,是比较难得的......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3 22:40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三)
2018-12-2 星期日(Sunday) 晴

013:大井头。到底有井没井,至今也没想明白。此巷南接小南门之旁支岔巷,开始是一段下坡路,路左为保健院围墙,围墙为干打垒,风雨剥蚀,近乎危墙。路右有二处大门,各进各门,结构大致相同。进门都是一方小坪,种有柚子树,一栋二层楼房,住好几户人家,可以穿堂而过,进入房子后面的8号花园。这也是当年在秘密地图上标注的,少年时代总有自己的小秘密。拐角有第三个门,进门要下几级台阶,一个大杂院,另有曲径通向厚德路。既已拐弯,一段不长的没有门户的巷子,倒是有一个木板天桥,连接两侧,其产权应是保健院的,这样就连接了该院的两个地块,至于路右侧是什么功能区,则不清楚。倒是天桥旁边,围墙里一棵高大的白玉兰树,花香弥漫一条幽静的雨巷,却不见戴望舒笔下的的姑娘,也许是因为花的原因。下雨的时候,大井头也很寂寥,再拐一个弯,路左一条长着青苔和凤尾草的水沟,水声哗哗作响,沟边有一扇木门,很破旧,却从来没有见开过,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大井头巷子深,住家少,路人也稀少,那扇尘封的木门“吱呀”地开了,会不会走出......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2 22:24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二)
2018-1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012:三潮井。三潮井的起迄点或由东向西,从赣一中正门起,至小南门止,另有一截,由厚德路进,整条巷子呈T字形。路左为赣一中围墙,小巷人家不多,小门小户,唯有那井,滋润一方风物,所谓“市井”,不可不记。三潮井以井水日涨三潮得名,红石井栏,直径六七尺,井深三五丈,水枯时可见底,水满时距井口丈许,水味微甘,是沏茶的上选。

......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2-01 22:31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一)
2018-11-30 星期五(Friday) 晴

011:厚德路。此为宋城的一条较长的东西走向街道,东起五道庙。一些低矮房屋,路面也较窄,有几家商店,店面是木板的,关门时要上门板。不上门板的是粮站,叫五道庙粮站,红砖结构,当时的现代建筑。粮站往西,是厚德路小学围墙和大门,门内有一操场,这个学校建筑很古典,也就是占用文庙的建筑。与厚德路小学相邻的是赣六中,前面也是操场,但比小学操场高一些,植树为界,其实互联。毕竟是中学,小学敢占文庙,中学就敢占武庙,并且把小学右侧的塔下寺也划入六中地盘。塔下寺,因有慈云塔而得名,只记得此名,寺庙则没有印象。慈云塔为宋塔。塔围在学校里,就有学生去攀爬,一个学生摔断了腿,同去的吓木了,后来人们津津有味地说他拉了一裤裆。与赣六中对面,是赣一中,校门前有一段集散通道,两侧以冬青为篱,内种杨树。校门上一横匾,上书“赣州第一中学”六字,当为本市书家笔墨,高音喇叭播放“红莓花儿开”时,从校园里蜂涌而出一些如今皆老态龙钟的青年学子。这是我的母校之一,当另笔记之。西行为小南门巷口,......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1-30 22:35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十)
2018-11-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010:小南门。小南门,作为城门原来也不小,但因有大南门在,故谦虚。城门的故事参看《少年卖茶》。下面说路。自城门向北,皆为陡坡,作为城市道路算是很陡的,后来铺了水泥,我们坐上自制的滚球滑车,从南向北,疾驰而过,两腋习习生风。路左,一片菜园,其后一栋土墙瓦房,此即本城最南人家,许多故事都从这里开始。菜园北,坎下一低矮小屋,为猪栏,其侧旧房,其主人也一方名人。再下,又是门前有菜园的土墙房。再下,一青砖平房,四扇三间格局,屋前有小坪,坪上种有雷公子树(朴树),故显得那青砖人家有一派清幽。一条土路弯曲延伸向屋后的柚子林。土路边以冬青围出几畦菜地,一列更矮的房子与小巷呈垂直状,但此屋却是坐北朝南格局,其屋背一条小巷,也是小南门的一部分,待后述。过此,有大门常掩,门牌是8号,永远的8号,里面是一大花园,甚至有生产队,有城乡结合部特色。8号花园里有好几口塘,小南门人家多有菜地,也就经常从那塘里挑水浇菜。往下,一堵土围墙,墙里一棵柚子树,倒是只见开花,未尝其果,原因是我不认识人家。再往下,一缕花木门,有照壁的人家,但住户太多,王谢堂前......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1-29 20:34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九)
2018-11-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09:和平路。由大公路左拐进入,上坡,路两侧皆低矮平房,且左高右低,左面的房屋常要上几级台阶,右边的则下几级台阶,无路时应是座山,那大概是宋朝以前的事。数十米后,左边的火帝庙,也是死胡同。右边东门井,井就在路旁,青石井栏,不深,水极清冽,挑水者多,此巷通六合铺、油滴巷等。内有赣州酒厂的生产车间,土法釀造,靠的就是这井水。过东门井,有幼儿园,园门有苏式建筑风味。与幼儿园相似,此一带建筑的特色是外墙并不见出檐,看似平整,不少大门的门框多为整块红石,有门墩,而门的朝向也多为斜门,应是有风水的讲究,和平路本身也并不正南正北,故应是先有歪道,再是斜门。再过几间平房,就到灶儿巷口,巷口有饮食小店,前已备述。路左,过火帝庙,有一家修汽车的车间,三开大门,却也没什么车要修的。前行,上几级台阶,一处大院子,回字格局,有同学住这里,上学时过此门即邀上一道走,也就是一年左右的光景,后来我们搬家了,就不再过此。再前行,即到生佛坛前,与灶儿巷对面。生佛坛前巷口至健康路一段记忆空白,惟有一自来水站值得着墨,此站有五六个......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1-28 23:19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八)
2018-11-27 星期二(Tuesday) 晴

008:江东庙。江东庙北起大公路,其西北角,有麦里琴树的人家,平房院落。此宅主后来将房产卖给银行,得了一笔当时看来的巨款,渐次用光,那已是八十年代前后的事。再南,有庙,也是小庙,门脸有一排粗大的木柱子,臆想中应有牌匾,上书“江东庙”三字,不知蒙对了否。庙南角为铁厂下,也是一条曲折的小巷。再南,有一家商店,曲尺柜台,正中及北为百货,南面为南杂货,一口缸装酱油,一口缸装盐。店南隔几户人家,则是交际处南院的围墙。红砖围墙,长约百十米,放学后经常爬到围墙上漫步,夕阳将身影投放到路上,风光无限。再南,一小院落,隔壁为二层楼新建筑,楼下为商店。店南有路,不知通往何处,内有公厕。路左,有屋与厚德路相交。江东庙东北角为平房,尔后围墙,其内有院落,有两层楼房,有一棵大桑树,住此院子的同学常带桑叶到学校饷人(蚕),但我更喜欢桑椹。其南,一溜宅第,都要上几级台阶,双开大门,天井,正厅,厢房,大致格局相似,也许是兄弟几个一道规划建造的。有后花园相连,只是花园已不种花,至少没有名贵的花木,倒是几......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1-27 22:30 评论(0)

默写作业本之市井篇(七)
2018-11-25 星期日(Sunday) 晴

007:灶儿巷。关于它的名称,有争议,此不论。此巷西与生佛坛前相应,与和平垂直,巷口有一家饮食店,做的油条发糕不错。灶儿巷因有许多讲究的门脸,齐整的门榜门楣,石头的门框门墩,大体还在,故得以保护。巷子南侧是仓库,往东则是几幢宅第,也是好几进的,天井皆习惯种棕竹,此或为一种时尚,漫延至今。过筠阳宾馆,再几家,是一机关所在,有一棵槐树,至于发现此处为“水龙总局旧址”则是这些年的事。其旁有老古城巷,一条狭长的小巷,巷中无门户,故觉阴森。再东,即与六合铺接。巷子北侧也是高门宅第,有楼的,也有平房的。大门的朝向很诡异,弄得一条巷子扭来扭去。暑假孩子们喜欢在那些老房子里捉迷藏,打游击,不时有些小发现,可参看《小巷夏日》。筠阳宾馆对面,有一片水泥篮球球场,也许不是,因为没有打球的印象。球场往东,则是木板店面的平房,木板很旧了,但也经常会刷洗出纹理。宋城人民有洗刷门板的风气,干净清简。

......
# posted by 左民山人 @ 2018-11-25 21:52 评论(0)


页码:1/44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