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荐客

三荐客
阿拉丁、叶三和阿乙推荐激动过的文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博客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阿乙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673703 次
  • 今日访问:1次
  • 日志: 37篇
  • 评论: 193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2-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从前,有一个异人,名叫杜蒂耶尔,住在蒙马特尔区奥尔尚街七十五号公寓的四层楼上,他有不费吹灰之力穿墙过壁的奇能。此公留着一小撮黑山羊胡,架着一副夹鼻眼镜。在登记局当个三等小职员。冬天,他乘公共汽车上班,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他就头戴瓜皮小帽,步行往返。 杜蒂耶尔发现他的穿墙本领时,正年交四十三岁。一天晚上,他在单身汉住的那种小单元的过厅里,不巧停了一会儿电,他只好摸黑走动,等重新来电一瞧,自己竟然在四楼的楼道里。房门在里面是上了琐的,这件事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尽管心里明知道这种事很荒唐,他还是决定照原样回屋,就是说穿墙而入。看来,对这奇异的本领,他不但派不了什么用场,还觉得有些不快。第二天是星期六,他趁着下午公休无事,去瞧住在同一区的一位医生,谈了自己的症状。医生相信他讲的是实话,经过诊断,发现他在甲状腺绞窄壁患了螺旋性硬化症,便给他开了处方:应做大运动量活动,并服长效比雷特粉与米粉及半人半马激素合剂,每年服两片。
  
  杜蒂耶尔吃了一大片,便将药往抽屉里一扔,就把这事丢置脑后,大运动量的活动就更谈不上。他当小职员,按部就班,已成习惯,不适应做任何剧烈活动。工作之余,他......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4-05 17:14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4 | 浏览:27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失踪的记忆】——杀人小说
  第一个出场的是小警察阿乙。主要人物之一是洪堡镇中学的叶老师,此人有个不错的名字,叫叶知秋。镇上的人都赞,这才是文化人叫的名啊!至于这名字怎么好,他们就说不上来了。
  洪堡大街上像落叶一样疯跑的孩子拦住叶老师问:嗨,你怎么不叫叶知春,你怎么不叫叶知夏,你怎么不叫叶知冬,你怎么非要叫叶知秋?叶老师就弯下腰,一只手撑在微屈的膝盖上,另一只手伸出细长的食指推推黑边眼镜,说,这名儿是我父亲给我起的,我是秋天出生,还有就是一叶落而知秋的意思……没等他说完,孩子们就像被风刮走的落叶一样呼啸着四散而去。最后一个主要人物是望湖春的老板兼厨子,他叫李耀军,镇上的人都叫他大军,你可以把他想象成一个大个子,手大脚大肚子大,眼珠子也很大的那种大家伙。他炒菜炒得好,镇长爱吃、书记爱吃、派出所长也爱吃,其他的领导也都爱吃。只有他媳妇不爱吃,她嫌她们家大军炒的菜太油腻,别人在她面前夸她男人手艺好,她就撇撇两片菲薄的红嘴唇,说,粗人才爱吃那种东西。别人就问,啥样的人是粗人?她就说,脑满肠肥的人。
  脑满肠肥这个成语是她从叶老师嘴里听来的。其实在这篇小说里她也......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4-05 03:1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3 | 浏览:26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黑羊】 
  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
    一到傍晚,他们手持万能钥匙和遮光灯笼出门,走到邻居家里行窃。破晓时分,他们提着偷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总能发现自己家也失窃了。
     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没有不幸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从别人家里偷东西,别人又再从别人家里偷,依次下去,直到最后一个人去第一个窃贼家行窃。该国 贸易也就不可避免地是买方和卖方的双向欺骗。该国政府也是个向臣民行窃的犯罪机构,而臣民也仅对欺骗政府感兴趣。所以日子倒也平稳,没有富人和穷人。
    有一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总之是有个诚实人到了该国定居。到了晚上,他没有携袋提灯出门去偷,而是呆在家里抽烟读小说。
    贼来了,见灯亮着,就没有进去。
    这样持续了有一段时间。该国的人感到有必要向他挑明一下,纵使他想什么都不干地过日子,可他没有理由妨碍别人干事。他天天晚上呆在家里,这就意味着有一户人家第二天没了口粮。
    诚实人感到他无力反抗这样的逻辑。从此他也像他们一样,晚上出门,次日早晨回家。但他不行窃。他是诚实的。对此......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3-28 18:26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5 | 浏览:23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 人们常常不知道正在做的一件事其实是怎样的。

 这就像司机驾车,并不会想到,也许有人会因此丧命。我九岁时还不懂这些道
理,但事情就像我现在说的一样,突然来临了。

 1

 那天是十月二十六号,那一天里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异常清楚,因为那以后
我总是回忆。长大以后我想,也许我要从那一天中的每一件小事上寻找注定我倒霉
的蛛丝马迹,不然我为什么总喜欢回忆那一天?

 我是班里男生中最矮的一个,可是决定难倒霉的那个人并不在意这个,他肯定
和我一样在我的梦里听见我骨头伸长的声音。如果他在意这个,他也许会等等,等
到我十八岁时,再把我赶到另外一条路上去,而不是九岁。

 每当二十六号这天我特别难受,好像全世界的人又那样看我了。一年有十二个
二十六号,渐渐地二十六号变成了我身体里的一座钟,即使我忘记看日历,它也会
自动给我一个难受的感觉。这感觉很像我从一些人面前经过的时候,这些人不认识
......

叶3 发表于 2008-03-28 14:15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233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

  1871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登岸的那个人名叫约翰尼斯·达尔曼,是福音派教会的牧师;1939年,他的一个孙于,胡安·达尔曼,是坐落在科尔多瓦街的市立图书馆的秘书,自以为是根深蒂固的阿根廷人。他的外祖父是作战步兵二团的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被卡特里尔的印第安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边境上用长矛刺死;在两个格格不入的家世之间,胡安·达尔曼(或许由于日耳曼血统的原因)选择了浪漫主义的先辈,或者浪漫主义的死亡的家世。一个毫无表情、满脸胡子的人的银版照相,一把古老的剑,某些音乐引起的欢乐和激动,背诵《马丁·菲耶罗》中一些章节的习惯,逝去的岁月,忧郁孤寂,助长了他心甘情愿但从不外露的低人一等的心理。达尔曼省吃俭用,勉强保住南方的一个庄园,那注产业原是弗洛雷斯家族的,现在只剩一个空架子;他经常回忆的是那些香桉树和那幢已经泛白的红色大房子的模样。琐碎的事务和容或有的冷漠使他一直留在城市。年复一年,他满足于拥有一注产业的抽象概念,确信他在平原的家在等他归去。1939年2月下旬,他出了一件事。

  从不认错的命运对一些小小的疏忽也可能毫不容情。一天下午,达尔......

叶3 发表于 2008-03-28 14:00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239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
 “这是一架奇特的机器,”军官用带有几分赞赏的目光看着那架自己十分熟悉的机器对科考旅行家说。看来旅行家只是出于礼貌才接受了营地司令官的邀请,来观看对一个因不服从上级、侮辱上级而被判处死刑的士兵执行处决的。整个流放地上对这次处决似乎也没有多大兴趣。反正,在这个四面被光秃秃的山岗隔绝、遍地黄沙、深深的小山坳里,除了旅行家和军官之外就只有这个犯人和一名士兵了。犯人长了一张阔大的嘴巴,头发纷乱、面孔不洁、表情麻木。士兵手里拽着一根沉重的铁链,其下分出几条细点的链子,分别捆在犯人的脚腕、手腕和脖子上,这些小铁链之间又有铁链相连。犯人看起来像只奴性十足的狗,叫人以为可以放开让他在周围山岗上随意乱跑,而临刑前只要打个口哨他就会转回来似的。

 旅行家对这架机器兴趣不大,在军官忙着做最后的检查时,他有点漠不关心地在犯人身后踱来踱去;军官一会儿钻到深深埋入地下的机器的底部,一会又攀着梯子去检查上边的部件。这些本来都是可以让机工干的活,可这位军官,不管他是这架机器的忠实崇拜者也好,还是由于其他原因这种工作无人可派也好,他却干得非常起劲。“现在一切就绪......

叶3 发表于 2008-03-28 13:57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29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8 星期五(Friday) 晴
 真是该死,到现在也该有人谈谈我的朋友艾皮凯克的事了。不管怎么说,他花费了纳税人776,434,927.54元,他们有权力了解一下这么一笔巨款是怎么开销的。奥尔曼德·封·克莱施塔特博士为政府进行设计的时候,报纸上曾经大事宣扬过一通,可是后来就无声无息,只字也不再提了。艾皮凯克出的事并不是什么军事秘密,虽然从军界人士对待这件事的态度看,好象这真是件头等秘密似的。说起这个故事让人有些哭笑不得,这是实情,花了那么多钱,艾皮凯克并没能象人们预期的那样发挥作用。
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要为艾皮凯克说几句公道话。也许他没能作出军界首脑人物想叫他做的事,但这并不等于说他不高贵、不伟大或者不聪明。实际上这三者他兼而有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愿上帝叫他的灵魂永远安息。

 你可以把他叫做一台机器,如果你愿意的话。他的样子象是机器,但却远比很多我能称名道姓的人更富于人性。正是因为这个,从军方的观点看,他根本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
 艾皮凯克占据了维安多特大学物理大楼四层楼上一英亩左右的建筑面积。暂时撇开他的精神方面不谈,他......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3-28 00:54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26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猛 虎
叶 弥

一

刘家母女乍看上去像一对姐妹,一样高的身材,一样的短发,笑起来左边的嘴角上都有一个米粒大小的酒窝。两个人真像一只笼子里蒸出来的两只馒头,只是母亲略瘦一些,肤色也略黄。

熟悉她们的人说,两个人的差别其实还是很大的。母亲妖绕,女儿娇憨。女儿成天“吱吱喳喳”地说话,热闹得象一只小喜鹊。母亲却不爱说话,她喜欢用眼睛瞄啊瞄的,瞄准一个目标,嘴角一动,那米粒马上现出来了。

目标基本上都是男人——熟悉的男人,彼此间有一点点暧昧的好感。不多,就一点点,不会有任何多余的事情发生。

母亲的体态也会说话,她走起路来肩膀不动,用腰肢带着臀部扭,臀部扭得像水波一样,经常有男人在她的身后眼巴巴地瞧……瞧着瞧着,弄不好就被自已的女人发现了,一个耳光打上去,连打带骂:“做什么?想动人家脑筋?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人。人家是良家妇女。”

对于男女关系的处理,这世上大致分为三种人:一种是只说不做的,一种是只做不说的,还有一种是又说又做的。母亲是第一种,就是说,她看......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3-27 00:20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3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聊斋志异•卷一•叶生


淮阳叶生者,失其名字【读书为名留正史,稗史亦失其名字,白活了】。文章词赋,冠绝当时【起】,而所遇不偶,困于名场【落】。会关东丁乘鹤来令是邑,见其文,奇之,召与语,大悦【起。伯牙钟子期】。使即官署受灯火,时赐钱谷恤其家【恩】。值科试,公游扬于学使,遂领冠军。公期望綦切,闱后索文读之,击节称叹【大起】。不意时数限人,文章憎命,及放榜时,依然铩羽。生嗒丧而归,愧负知己,形销骨立,痴若木偶【大落,大悲,大愤】。公闻,召之来而慰之;生零涕不已。公怜之【怜】,相期考满入都,携与俱北。生甚感佩。辞而归,杜门不出。无何寝疾。公遗问不绝,而服药百裹,殊罔所效【红颜薄命】。
公适以忤上官免,将解任去。函致之,其略云:“仆东归有日,所以迟迟者,待足下耳。足下朝至,则仆夕发矣。”传之卧榻。生持书啜泣,寄语来使:“疾革难遽瘥,请先发。”使人返白。公不忍去,徐待之。【不造访叶,专等之,也有面子】
逾数日,门者忽通叶生至。公喜,迎而问之。生曰:“以犬马病,劳夫子久待,万虑不宁。今幸可从杖履。”公乃束装戒旦。抵里......

阿乙 发表于 2008-03-22 16:2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26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2-29 星期五(Friday) 晴
 在县文化局工作的表弟给我发来邮件说,表哥,最近县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请看附件。
 八月七日上午八点。县委办公大楼五层保密室。机要员小冯,是你的老同学冯国庆的二女儿。小冯刚上班,提着热水瓶想去打开水,听到窗户外乌鸦噪叫,探头外望,发现那棵最高的雪松顶梢悬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起初以为是乌鸦们在此筑了巢,心中有几分丧气,继而又见那些乌鸦竟像不畏生死的斗士轮番向那黑物攻击,心中诧异,定睛细看,是一颗人头,随即发出一声尖叫,热水瓶掉在地上,竟然没碎,也是奇迹。正在整理文件的小许——她是你老战友的三女儿——跑到窗前往外看,发出更为夸张的尖叫。几分钟后,县委大楼朝南的窗户全部打开,县委大院乱成一个如被火燎的马蜂窝。
 虽然人头已被乌鸦啄得千疮百孔,但人们还是辨认出那是县委刘副书记的面孔。他面色惨白,愈显得精心染过的头发漆黑如墨。他的眼睛已被乌鸦啄瘪,看不到他的眼神了,因此也就无法想象他临终时刻是惊惧还是愤怒,是浑然无觉还是早有准备。有人道:不二定是乌鸦所毁,很可能是罪犯所为,因为据说西方已经可以用一种特殊技术,从死者的视网膜提取信息,然后输入电脑,......

阿乙 发表于 2008-02-29 18:08 |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28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推荐
页码:3/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