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荐客

三荐客
阿拉丁、叶三和阿乙推荐激动过的文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博客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阿乙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673442 次
  • 今日访问:7次
  • 日志: 37篇
  • 评论: 193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2-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8-11-25 星期二(Tuesday) 晴
陈枫崖光禄言,康熙中枫泾一太学生,尝读书别业,见草间有片石,已断裂剥蚀,仅存数十字,偶有一二成句,似是夭逝女子之碣也。生故好事,竟其墓必在左右,每陈茗果于石上,而祝以狎词。越一载余,见丽女独步菜畦间,手执野花,顾生一笑【可见狎词无坚不摧】。生趋近其侧,目挑眉语,方相引入篱后灌莽间,女凝立直视,若有所思,忽自批其颊【自批好】曰:一百余年心如古井,一旦乃为荡子所动乎?顿足数四【顿足好】,奄然而灭。方知即墓中鬼也。蔡修撰季实曰:古称盖棺论定,于此事,知盖棺犹难论定矣。是本贞魂,犹以一念之差,几失故步。晦庵先生诗曰: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谅哉。【为喜庆文字中见悲凉。】......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5 23:51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15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5 星期二(Tuesday) 晴
康熙中,献县胡维华,以烧香聚众谋不轨,所居由大城、文安一路行,去京师三百余里;由青县、静海一路行,去天津二百余里。维华谋分兵为二,其一出不意,并程抵京师;其一据天津,掠海舟,利则天津之兵亦壮趋,不利则遁往天津,登舟泛海去。方部署伪官,事已泄。官军擒捕,围而火攻之,髻龇不遗。初维华之父雄于赀,喜周穷乏,亦未为大恶。邻村老儒张月坪有女艳丽,殆称国色,见而心醉【有其因】。然月坪端方迂执,无与人为妾理,乃延之教读【一恩】。月坪父母柩在辽东,不得返,恒戚戚。偶言及,即捐金使扶归,且赠以葬地【再恩】;月坪田内有横尸,其仇也,官以谋杀勘,又为百计申辩得释【再三恩】。一日月坪妻携女归宁,三子并幼,月坪归家守门户,约数日返。乃阴使其党,夜键户而焚其庐,父子四人并烬。阳为惊悼,代营丧葬,且时周其妻女,竟依以为命【无恩造恩】。或有欲聘女者,妻必与谋,辄阴沮使不就,久之渐露求女为妾意【落其果】。妻感其惠,欲许之,女初不愿,夜梦其父曰:汝不往,吾终不畅吾志也【蒙蔽如此,可放声一哭】。女乃受命。岁余生维华,女旋病卒。维华竟覆其宗。

【读后:第一等恶是大恩滔天,第二等恶才是杀人放火,挖人祖......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5 23:3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3 | 浏览:118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5 星期二(Tuesday) 晴
东光李又聃先生尝至宛平相国废园【废,读者可预想】中,见廊下【有廊】有诗二首,其一曰:飒飒西风吹破棂【如闻】,萧萧秋草满空庭【如睹】,月光穿漏飞檐角,照见莓苔半壁青【无人,寒彻】,其二曰:耿耿疏星几点明,银河时有片云行,凭栏坐听谯楼鼓,数到连敲第五声【以有人更显无人】。墨痕惨淡,殆不类人书。【萧条寂寞,数到连敲第五声】......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5 13:56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40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7 星期一(Monday) 晴
杨黎《打炮》

 题记:这是我2000年1月完成的小说,自己已经找
不到了。感谢朋友贴在豆瓣,现把它转贴我博保留之。

 1、上世纪最后一个冬夜,我写下“打炮”两个字之后,开始等待。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我充血的龟头在这黑中,微微的泛着红光。而同时,在中国成都,更靠南的地方,比如玉林南路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在床上,小杨也在等待着。我听见她细弱的声音,从完全遮盖的被子里传出来。1,2,3,小杨在等待高潮的降临。
  
  2、准确地说,小杨是趴在床上的。当我走到床边,将手伸进被子时,正好摸着她光滑的屁股。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有力,但动作不大。小杨说:别碰我,别碰我,我要来了。她说话的声音已经变调。多年在一起的生活,使我对她自己搞定的能力充满了信心。同时,我更知道,在这个时候,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我离开她。离得越远越好。但又不能离开这间屋子。她会在一声长长的呻吟之后,呼唤我的名字。那时对于她滚滚而至的高潮,我的搂抱,是她最好的沙滩。一切重归宁静,台灯,沙发,席梦思和被子。
  
  以及她赤裸的身体......

叶3 发表于 2008-11-17 16:05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4 | 浏览:58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 星期日(Sunday) 晴
 好久不推了,来一篇鬼狐的


 王子服,莒之罗店人,早孤,绝慧,十四入泮。母最爱之,寻常不令游郊野。聘萧氏,未嫁而夭,故求凰未就也。
  会上元,有舅氏子吴生邀同眺瞩,方至村外,舅家仆来招吴去。生见游女如云,乘兴独游。有女郎携婢,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生注目不移,竟忘顾忌。女过去数武,顾婢子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遗花地上,笑语自去。生拾花怅然,神魂丧失,怏怏遂返。至家,藏花枕底,垂头而睡,不语亦不食。母忧之,醮禳益剧,肌革锐减。医师诊视,投剂发表,忽忽若迷。母抚问所由,默然不答。适吴生来,嘱秘诘之。吴至榻前,生见之泪下,吴就榻慰解,渐致研诘,生具吐其实,且求谋画。吴笑曰:“君意亦痴!此愿有何难遂?当代访之。徒步于野,必非世家,如其未字,事固谐矣,不然,拚以重赂,计必允遂。但得痊瘳,成事在我。”生闻之不觉解颐。吴出告母,物色女子居里。而探访既穷,并无踪迹。母大忧,无所为计。然自吴去后,颜顿开,食亦略进。数日吴复来,生问所谋。吴绐之曰:“已得之矣。我以为谁何人,乃我姑之女,即君姨妹,今尚待聘。虽内戚有婚姻之嫌,实告之......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11-02 23:51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4 | 浏览:31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永生

 所罗门说:普天之下并无新
 事.正如柏拉图阐述一切知识均
 为回忆;所罗门也有一句名言:
 一切新奇事物只是忘却.
 弗朗西斯·培根[注]:《随笔》,58

 1929年6月上旬,土耳其伊兹密尔港的古董商约瑟夫·卡塔菲勒斯在伦敦给卢辛
其公主看看蒲柏[注]翻译的《伊利亚特》小四开六卷本(1715—1720).公主买了
下来;接书时,同他交谈了几句.据说他是个干瘦憔悴的人,灰胡子,灰眼睛,面
部线条特别模糊.他流利自如地说几种语言;说法语时很快会转成英语,又转成叫
人捉摸不透的萨洛尼卡的西班牙语和澳门的葡萄牙语.10月份,公主听宙斯号轮船
......

阿乙 发表于 2008-11-01 22:53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51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利德尔·哈特写的《欧洲战争史》第二百四十二页有段记载,说是十三个英国师(有一千四百门大炮支援)对塞尔一蒙托邦防线的进攻原定于1916年7月24日发动,后来推迟到29日上午。利德尔·哈特上尉解释说延期的原因是滂沱大雨,当然并无出奇之处。青岛大学前英语教师余准博士的证言,经过记录、复述、由本人签名核实,却对这一事件提供了始料不及的说明。证言记录缺了前两页。
  ……我挂上电话听筒。我随即辨出那个用德语接电话的声音。是理查德·马登的声音。马登在维克托·鲁纳伯格的住处,这意味着我们的全部辛劳付诸东流,我们的生命也到了尽头——但是这一点是次要的,至少在我看来如此。这就是说,鲁纳伯格已经被捕,或者被杀①。在那天日落之前,我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马登毫不留情。说得更确切一些,他非心狠手辣不可。作为一个听命于英国的爱尔兰人,他有办事不热心甚至叛卖的嫌疑,如今有机会挖出日耳曼帝国的两名间谍,拘捕或者打死他们,他怎么会不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感激不尽呢?我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可笑地锁上门,仰面躺在小铁床上。窗外还是惯常的房顶和下午六点钟被云遮掩的太阳。这一天既无预感又无朕兆,成了我大劫难逃的......

阿乙 发表于 2008-10-30 20:27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25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0-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三按】贴一个严勇的短中篇。喜欢这个韵律,淡然,阴柔,缓缓散发出气质。他在叙述上有些看似平和其实婉转的手腕。我读起来很合。只是结尾有些韩剧。作者六十年代初生人,感觉跟新近出来的路内(《少年巴比伦》)有点像。这一类作者恐怕又要激起母性的。


距 离


 白 广


 我大概是问过自己,我是不是爱上她了。我那时没能顺利地回答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流逝得很快也很感人,可我一直没能更靠近她。她说过,跟你在一起很愉快。她这种说法和她平稳的眼神使我悬搁在怡人的暧昧里。我觉得她做得很好。我觉得她这样挺有味道。
 然后冯建来到了我的生活里,这使他走进了她的领地,那些美好时日,热情与酒更迭的夜晚,以及后来清冷揪心的记忆。
 我是在夏初的一个聚会上遇见冯建的。我们一开始说到的是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它有一个复杂的名字,好象和很多年前的一位圣人有关,而它的汉语名字却挺自然:旧金山。冯建说他不住在这里,他在大桥另一边的伯克利。他告诉我,那与叔伯关系不相干,只是个......

叶3 发表于 2008-10-15 14:45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6 | 浏览:53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8-17 星期日(Sunday) 晴
一把花雨伞害了小女孩锦红。锦红的姨妈在伞厂工作,她从出口品仓库里捞了几把花雨伞出来,兄弟姐妹一家送一把。送给锦红家的这把伞尤其漂亮,绿色的绸布面上撒着红蘑菇,伞柄是有机玻璃的,里面还嵌着一朵玫瑰,看上去像是水晶嵌了红宝石。雨伞归了锦红,从那天起锦红天天听有线广播里的天气预报。天气预报存心与这个小女孩过不去,说明天天晴,后天天也晴,再后天是多云转晴。锦红气坏了,她冲着广播骂,讨厌讨厌,为什么不下雨?去年我没有伞,你天天下雨,等我有了伞,你偏偏不下了,气死我啦!

  好不容易盼来了雨。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屋檐上的雨声一响锦红就冲出去,李文芝在厨房骂女儿,说,死丫头,是短脚雨,下不长的,你急着出去显你的宝。锦红顾不上听母亲的数落,她慌慌张张地把伞打开,听见雨点打在花伞上,啪啪地响了几下,伞面就沉寂了。锦红抬头看了看天色,天气确实像她母亲所说,不像是要好好下雨的样子。锦红很失望,她站在门口,将伞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听见雨的动静,但是下雨前街道上特有的慌乱气氛安慰了锦红。她看见小玉的奶奶抢救晾在外面的被子,不知怎么把三脚杆撞翻了,那老妇人就操着绍兴口音尖叫起来,小玉,快......

阿乙 发表于 2008-08-17 18:3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5 | 浏览:48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都是由于我们穷》 屠孟超译

这里的一切每况愈下。上星期我婶婶哈辛塔去世了。这星期六我们将她安葬好,内心的哀伤开始减轻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前所未见的大雨来。这使我爸爸焦急万分,因为才收割回来的大麦全都堆放在晒场里晒着。这雷阵雨来得突然,大雨倾盆,我们根本来不及将麦子给盖起来,一捆也没有来得及盖上。我们全家人没奈何只好站在屋檐下,眼睁睁地看着天上降下的冰凉的雨水,把刚刚收割回来的黄灿灿的麦子毁掉。

就在昨天,在我姐姐达恰刚满十二周岁的那一天,我们获悉我爸爸在她命名日送给她的那头母牛让河水冲走了。

三天前的黎明时分,河水开始上涨。当时我还在酣睡,滚滚河水发出的咆哮声使我立即惊醒,一跃从床上起来,手中还抓着被子,我仿佛以为我家的屋顶在往下倾倒。后来我又进入梦乡,因为我听出这是河水的响声,而这声音又很单调,使我再次沉沉入睡。

我起身时,清晨的天空乌云密布,看来大雨一直没有停过。河水的咆哮声更大了,更近了,还闻到了一阵像烧糊了什么东西一样的浑浊河水的腐臭味。

......

叶3 发表于 2008-05-28 01:05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45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东京帝国法科大学教授长谷川谨造①先生,坐在廊下的藤椅上,正读着斯特林堡②的《编剧法》。
  ① 长谷川谨造影射日本思想家、农学家新渡户稻造(1862-1933)。新渡户历任札幌农业学校、东京大学教授,信奉基督教,主张世界和平主义。在美国留学时,同美国人玛利子结婚。
  ② 斯特林堡(1849-1912),瑞典小说家,剧作家,作品带有自然主义和神秘色彩。《编剧法》写于1907至1910年。
  先生的专业是研究殖民主义政策。所以读者对先生读《编剧法》可能会多少感到有些唐突。但是,不只是作为学者,就是作为教育家也颇负盛名的先生,对于虽然不是自己研究专业所必需的,但在某种意义上是同现代学生的思想、感情有联系的书籍,只要有时间,他必定一一浏览一遍。另外,先生根据目前他兼任校长的某高等专科学校的学生正在争相抢读的情况,甚至不辞劳苦地读了奥斯卡·王尔德③的《惨痛的呼声》和《意向》等书。既然是这样一位先生,现在读的书即便是论述欧洲近代戏剧和演员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了。这无非是因为受先生教育的学生中,不仅有人写了关于易卜生、斯特林堡和梅特林......

阿乙 发表于 2008-05-24 14:48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37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 星期五(Friday) 晴
记得哪份旧杂志还是报纸上登过一篇故事,据说是真人真事。说是有个男人——姑且称他威克菲尔德吧——离家出走为时多年。这种事就这么抽象地讲讲,倒并不少见,而且不考虑其特殊情况,就不能横加指责,斥为胡闹或荒唐。话虽如此,此事纵然算不上最恶劣的,也算得上记录在案的最离奇的丈夫失职事例了。并且,在人类一切怪行中也堪称了不起的任性举动。这对夫妇住在伦敦,丈夫借口出门旅行,在离家很近的街上租了房子,在那儿一住就是二十年,听任妻子和亲友音讯全无,而且丝毫不存在这样自我放逐的理由。二十年来,他天天看见自己的家,也时常看到遭他遗弃的可怜而孤独的太太。婚姻幸福中断了如此之久——人人以为他必死无疑,遗产安排妥当,他的名字也被遗忘。妻子早就听天由命,中年居孀了。忽一日,他晚上不声不响踏进家门,仿佛才离家一天似的。从此成为温存体贴的丈夫,直到去世。
  故事梗概就记得这些。但此事,虽说纯属别出心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却以为,它真能引起人类慷慨的同情心。咱们心里清楚,咱们自己绝不会去干那种事,可总觉得也许有人会干的。至少它常常浮现在脑际,令我拍案称奇,觉得故事一定当真,而且对主人翁的个性也形成看法。只......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5-02 05:02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6 | 浏览:35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在医院的后院里有一座不大的偏屋,四周长着密密麻麻的牛蒡、荨麻和野生的大麻。这房子的铁皮屋顶已经生锈,烟囱塌了半截,门前的台阶早已腐朽,长出草来,墙上的灰浆只留下斑驳的残迹。偏屋的正面对着医院,后面朝向田野;一道带钉子的灰色围墙把偏屋和田野隔开。这些尖端朝上的钉子、围墙和偏屋本身,无不显得阴森可怕,只有我们的医院和监狱才会有这种特殊的外观。
  如果您不怕被荨麻螫痛,那您就沿着一条通向偏屋的羊肠小道走去,让我们看一看里面的情景。打开第一道门,我们来到了外室。这里的墙下和炉子旁边扔着一堆堆医院里的破烂。床垫啦,破旧的病人服啦,长裤啦,蓝白条纹的衬衫啦,毫无用处的破鞋啦--所有这些皱皱巴巴的破烂混杂在一起,胡乱堆放着,正在霉烂,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臭味。
  看守人尼基塔,嘴里咬着烟斗,老是躺在这堆污七八糟的废物上。他是个退伍的老兵,那身旧军服上的红领章早已褪成棕黄色。他的脸严厉、憔悴,两道下垂的眉毛给他的脸增添一副草原牧羊犬的神气,鼻子通红。他身材不高,看上去瘦骨伶仃,青筋暴突,可是神态威严,拳头粗大。他属于那种头脑简单、唯命是从、忠于职守、愚钝固执的人,这种......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4-23 23:47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39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3 星期日(Sunday) 晴

  玄宗在世最后几年,行路不太平。那年头出门在外的人无不在身上怀有兵刃。虽然如此,见到路边躺着喂乌鸦的死人,还是免不了害怕。一般人没有要紧的大事,谁也不出门,大路上因此空空荡荡。有一天,一个书生骑着骏马,押着车仗,在关中的大道上行走。那时候正值夏日,在马上极目四望,来路上没有行人,去路上也没有行人,田野上看不到农夫,只有远处地平线上空气翻滚,好像无色的火焰。车轮吱吱响,好像在脑子里碾过。书生在马背上颠簸,只觉得热汗淋漓,昏昏沉沉。旅行真是乏味的事,如果有个人聊聊就好了。书生不想和车夫谈话,因为他们言语粗鄙,也不想和轿车里的女人谈话,因为她们太蠢了。因此他就盼着遇上个行人,哪怕是游方的郎中,走方的小炉匠也好。可是从上午一直走到下午,谁也没遇上。直到夕阳西下,天气转凉时,才遇上一个和尚。
  和尚骑着骡子,护送着一队车仗。轿车里传出女人的笑语,板车上满载箱笼。虽然书生盼望一个谈伴,这一位他可不喜欢。第一,和尚太无耻,居然和女人同行。第二,和尚太肥,连脑后都堆满了一颤一颤的肥肉。因为和尚不留头发,这一点看得十分清楚。等了一天,等来这么一个人,不是晦气么?等到彼此通过......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4-13 15:11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25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上个世纪下半叶,有位在各门自然科学中都享有盛名的科学家,在我们的故事开始之前
  不久,感受到了强似任何化学亲和力的精神吸引力,就把实验室扔给助手照管,洗净被炉火
  熏黑的清俊面庞,洗去手上斑斑的酸液痕迹,去追一位美丽的女人,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
  那年头,电及其它大自然的奥秘刚被发现,仿佛打开了进入奇异世界的条条途径。人们热爱
  科学,那份深情与专注甚至胜过对女人的爱。超群的智力,想象力,精神,甚至感情,都能
  从各种科学探索中找到相宜的养料。这些探索,正如一些热诚献身者相信的那样,将把强有
  力的智慧步步向前推进,直到科学家找到创造力的秘密,并为自己开拓一片新天地。不知道
  阿尔默对人类最终把握大自然有没有这等信心,不过,他已毫无保留地致力于科学研究,任
  何别的激情都不能使他放弃自己的追求。他爱娇妻也许甚于爱科学,但这爱情只有与对科学
  的爱互相交织,并且把科学的力量与他自己的力量相结合,才显得更为强烈。
   这种结合于是产生,并招来真正惊人的后果与深刻的教训。婚后不久的一天,阿尔默坐......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04-12 14:34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0 | 浏览:55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推荐
页码:2/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