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道先后
闻道先后
记录和练习

<< 2018 八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8689 次
  • 日志: 4篇
  • 评论: 19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7-5-7
博客成员



2009-5-3 星期日(Sunday) 晴
汉字是有形态的。比如王莽,未知生平事迹,不明史家褒贬,就冲名字,也让人心头一凛。倘若随便叫点别的什么,pop culture里上赶着给他平反翻案的人,恐怕早排上队了。
  
再比如,“钱谦益+柳如是”,一见,就直接反应到“某老汉奸和他那特能来事的姨太太”。很久前,似乎看过巍子和伊能静扮演这两人的一张剧照,一脸岳不群相的中年世故男士,怀抱衣着明艳妆容浓烈的丰腴女士,不得不说,还挺贴切。《东山酬和集》里,同样的人,称呼改作“牧翁”“河东君”,立时清雅起来。
  
当然,随便翻翻,也能看到很多清雅之外的信息。比如两人正式结缡之日,好强能言的河东君破例无题咏,钱牧翁则连赋数章,不但得意之情溢于纸面,而且每篇之后,皆跟着一长队门生清客之流的依韵附和——个个一本正经,端然用典,字里行间也依然透出街头大妈看见老头子娶年轻姨太太,彼此眉眼扑朔,交语喋喋的兴奋感,煞是好笑。大好日子,被一众猥琐之人逢迎环伺而越发得意昭彰,钱学士不愧“风流教主”,年纪和脸皮,都不是白长的。
  
重读了一遍《有美一百韵晦日鸳湖舟中作》,老钱确实有功夫。同样是长篇大论,意象琳琅,河东君年轻......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5-03 10:32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2 | 浏览:10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看到有人引用过的,里尔克论风景画历史的一段话:
  
“最终,一部分没有过高奢望的人,走到人群当中去,承担他们的劳动和命运。另一些人,则不想放弃失落的自然,童年的孤寂,大家明白,这后一种人就是艺术家,即诗人或画家,作曲家或建筑师。从根本上,他们都是些孤独的人。他们更喜欢永恒的事物。”
  
荧屏中的张狂,音乐里的恣肆,
画面上色彩夸张,文字下暗影千叠......

创造之外的我们,就是这样,以一种可怜的,臃肿的,在茫茫人海中肮脏黯淡得和墙皮一样的神态,去盯住这些飞舞和夸张的瞬间。那些长篇累牍的赞美,抨击,嘲讽,记忆,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让自己冥冥中的看客确认,所谓的感动,愤怒,执着,热爱......这些灼热而真实的热情,还与那个套着自己名字的,麻木浮肿的平庸躯体相关。
  
热爱艺术,以一个看客的态度——这一点,与现实主义的生活态度毫无冲突。这个时代,以文艺博声名,早就是非主流了。无关抗议,无关品味,那些根本不好意思给生活中的朋友看到的,傻呵呵的“文艺腔”,只是一种怀念和祭奠:为了那些,和诸多废物一起被遗弃,在垃圾堆里被分解,循环,......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22 08:40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6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4-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几天前,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摄于六八年,是《对照集》的收尾。张爱玲在下面写道:“其余不足观也已,但是我希望还有点值得一看的东西写出来,能与读者保持联系。”

读《小团圆》时,看到某几个片段,这张脸就浮现出来,让人忍不住停下,转身对着窗口发一会儿楞,再回来继续。




前两章的港大时光,繁密的比喻看得人头晕,甚至烦躁。忍不住去溜了一眼结尾,突然打起精神,知道是一本值得撑下去的好书。

影影绰绰的二婶和三姑,这次鲜活地立了起来;写二叔的部分,又“懂得”又“慈悲”;还有很多似曾相识的身影,在亲戚堆里来去匆匆:当年,是一幅幅聪明刁钻的漫画像;如今,都成了没上色的黑白老照片,冷静,简约,混沌,黯淡,好像光线不足的中景镜头里来不及看清的影子......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4-01 02:44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7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当然是不真实的,莫名其妙的擂台,面目全非的婚史,无中生有满口琼瑶腔的日本军官,三大段情节无一不荒唐;还有那个可怜巴巴的“纸枷锁”,呼应的手法,近乎赤裸裸的小学生语文学习水平,堂堂编导居然有脸面反反复复念叨,不可理喻。

见有人批评《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军旅文人“贩私货”,用惨烈的军事案例民族牺牲,来烘托自己那点对人性,社会,和民族的通见观感;那么,陈凯歌先生严歌苓女士的《梅兰芳》,那真是,见了底的,连私货都没有了。

骂梅葆玖其实是没意思的,后代列了一个一代完人的框框,也不代表故事可以编的如此小儿科和生硬;

骂演员更是不必,强干而不雍容的梅夫人,显然是角色的设定,怪不得陈女士;孟小冬的红尘故事已然编成《少年文艺》都要嫌幼齿的段子,能在今日观众面前,留下几分明星派头英气女子的架子,怕还要谢谢小章;至于男主角…我真的觉得,就算张先生回魂,怕也只能把这个空洞,贫乏,缺乏想象力的剧情框架,衬得更加苍白和寒碜吧。

是的,没有真实,没有对史料的基本尊重,也没有对生活质感的丁点模拟,生活是什么?是经营,计较,破碎,杂芜,是妥协叠着遗忘,是喧闹下假面僵......

无情无恙临川柳 发表于 2009-03-26 04:43 | 正常 | 分类:闲话 | 评论: 0 | 浏览:7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闲话
页码:1/1  [1]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