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這一切 都將會消失


世界不如人意
個人是最後的碉堡



2013年02月
海口


2013年02月
海口


2012年08月19日
小澳湾

2012年08月
N城

2012年05月
海南 海口

2012年02月
海南 东方

2012年02月
海南 东方

2012年02月
海南 东方

2008年07月
云南



2011年08月
海口
睡足后的幸福



2011年07月
海口




2011年03月
海口



2011年03月
海口



2010年12月
海口



2010年11月
海口
人生的旅程如同一列火车
不管你喜欢或不喜欢的人
他们都会上车
而如果能了知这一切都只是短暂的因缘
那你将饱览一路上美丽的风景
而没有希求跟恐惧







2010年10月
海口


2010年10月
海口


2008年07月
丽江


2008年07月
丽江

2010年01月
海口
植物园


2009年3月
在北京
桃花香



msn:annalee2100@hotmail.com





備忘
◎◎我的圖片展◎◎



.
.


生命純屬偶然
人生本無意義



.
蝴蝶日曆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蝴蝶小閣

蝴蝶之杂谈 (321) 蝴蝶之随想 (374) 蝴蝶之她她 (557) 蝴蝶之飞飞 (61) 蝴蝶之行走 (698) 蝴蝶之Hash (156) 蝴蝶之Honey (267) 蝴蝶之视界 (1421) 蝴蝶之收藏 (750) 蝴蝶之Leica (588) 蝴蝶之胶片 (184) 蝴蝶之写字 (8) 蝴蝶之肉肉 (4)

最新日誌

......七年前的胶片......(2017-3-23)
......-......(2017-3-23)
......三月......(2017-3-23)
......-......(2017-3-12)
......练习曲-茶巾茶垫......(2017-3-12)
......练习曲-变形毗沙门龟甲......(2017-3-8)
......。......(2017-3-2)
......练习曲-柿花......(2017-2-21)

你來侃侃

070707
怀念那一天的旅行...(2016-9-22)

渐行渐远渐无书 水阔鱼沉何处问...(2016-9-21)
嗯:)...(2016-8-15)
此情此景,是不是暗合了成劫崩坏,渡入坏劫...(2016-8-4)
@何也 2016-07-18&...(2016-7-19)
我已经有一年多没发过博文了...(2016-7-18)
@junior ;确实,我亦更...(2016-7-4)
虽然玩着球,但鼻梁带伤,爪牙毕露,人不辞...(2016-7-3)
蓝T恤很惊艳...(2016-6-27)
色彩很协调,绿色球是亮点,Anna的图片...(2016-6-27)
猫猫都可以这么幸福,被美女关注...(2016-6-25)
猫猫都那么幸福,可以和美女做邻居啊。...(2016-6-24)
@junior ,你说得真好,...(2016-6-13)
很。。。久没有来这里看,也很久没有拍照。...(2016-6-12)
好美啊...(2016-6-5)

蝴蝶連結

无果的花
无聊午夜
樂少之堂
灰飞湮灭
Photoblog
自由体积
醉文作衣
翻译字典
带三个表
香甜呼吸
北京病人
余音空留
笑天行@
天涯BLOG
口水猪猪
镜里镜外
天涯BLOG
我的LOMO
雅燃音乐
旁轴相机
孤魂岛屿
烟的寂寞
眼中世界
LILY姐姐
麋鹿的树
写词的人
SUSAN的博
网上交行
倔强蔷薇
emo+玩意
Moleskine
不许联想
部落窝窝
超级毒品
二月的雪
会漏的路
当当图书
挺浩投资
鹅毛影像
伤害城市
城市偷窥
我的BUS·
图谋不轨
有声读物
暮色物语
我爱糊涂
静好的唱
艾未未@
厚朴学堂
随风的风
1416教室
by·秀秀
爱花裙子
MOGO···
威锋爱疯
黄帝内经
三联周刊
songtaste
只管打坐
佛教视频
我的豆瓣
HOLGA映
padmag.
梅寄江北
中国讲座
汉唐中医
spaces.live
黄金宝宝
我的趣盘
我的涂鸦
不过如此
新华书店
亚马逊河
8BOXBOX
阳光卫视
飞速网网
豆瓣纳米
我的flickr
未未近况
漱心齋·
系统中心
Miss 77
正见开悟
仁波切·


分享到新浪微博
蝴蝶來訪:14558920
小酒- 普通成员
高贵芦苇 普通成员
宝宝赵小猴 普通成员
张万里 普通成员
_fofo_ 普通成员
ge-mini 普通成员
波西米亚蓝 普通成员
九日1 普通成员
asan8848 普通成员
麋鹿的树 普通成员
无事莫凭栏 普通成员
海口梁上君 普通成员
爱上烟的寂寞 普通成员
长风啸月 普通成员
云胜 普通成员
阿猪崽 普通成员
烟雨秋秋 普通成员
clinton01 普通成员
舒放 普通成员
周游舟 普通成员
zjyhr222 普通成员
古漠狼烟 普通成员
elvis20032003 普通成员
快乐的囚徒 普通成员
猪猪佳人 普通成员
407035220 普通成员
果果莲花村 普通成员
626242804 普通成员
四龙多吉 普通成员
夜里的蔷薇 高级成员
二月的雪 高级成员
我是一个大笨蛋 高级成员
水印一点蓝 高级成员
-九月- 高级成员
Maximus 高级成员
mumu6791 高级成员
相忘于海口 高级成员
susan9967 高级成员
葛单衣 高级成员
张逸然 高级成员
跳恰恰 高级成员
花心小鱼 高级成员
盛安树 高级成员
水小水 高级成员
黑鸭子甲 高级成员
都市快饮 高级成员
暮色晨曦 高级成员
尘缘2004 高级成员
从会漏的路回来 高级成员
何也 高级成员
duanhhh 高级成员
梅心 高级成员
醉碟 高级成员
laomuma2008 高级成员
杭州牙医 高级成员
南塘月 高级成员
anna2002 管 理 员
瓷2000 管 理 员
-宋瓷- 管 理 员



所有的這一切 都將會消失
獨自一人開始我的旅程 一路向著黑暗裡的黑暗走去 我必然有所為而來 在這滿是短暫歡樂的人世 稍做停留

+……我一城一城地走 穿過一張又一張知名或不知名的臉 如同飛鳥 偶有失速 一次又一次 只有離別 我要去的地方 要去的地方 屬於我的角本 一天天的展開 我很孤獨 很孤獨 正如我孤獨一個地來到這個世界……人生的旅程如同一列火车 不管你喜欢或不喜欢的人 他们都会上车 而如果能了知这一切都只是短暂的因缘 那你将饱览一路上美丽的风景 而没有希求跟恐惧......+

# 2010-8-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子时



子时


此时,8月5日子时。

夜半,阴极而阳始至。

屋子里漆黑一片,你没有开灯,只是点燃了那只大大的红蜡烛。

拉开那厚重的大窗帘,透过玻璃窗,外面漫漫一抹灯海。马路上行驶的车辆发出呼呼的声响,直冲上空。

偶尔还会有人声,三轮车声,你很轻易就能分辨出哪些是汽车声,哪些是三轮车的声响,毕竟这种声音你已经听了二十年。

洗手间里的洗衣机正在轰轰隆隆地洗着衣服。

坐在转椅上,双脚翘放窗台。点燃了子时的第一支烟,面对空空洞的黑夜,你的嘴角有一丝浅浅的微笑。

你在心里断然说,我什么都可以都不要。

人生很奇妙,当你在那一瞬间突然能对某些事情某些东西释然,就有种如获重释的轻松感,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
红蜡烛忽闪忽闪,发出昏暗光亮,红蜡油静静停泊。

这个夜,你不再流泪。而就在昨天,你还在狠狠抽泣,重重落泪。他以为是因为痛而哭,可你自己知道,还有比痛更痛的。

哭与泪,这世间最纯、最深挚的情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可以不再有呢?

此时,疼痛依旧还是在黑暗中弥漫,你却只是安静地吸着香烟,心里不再伤感。

从来,你都是忍痛高手。

他席地而坐,看着青花瓷缸里的鱼儿,与你隔着一米的距离。

“你还在关怀吗?”你问

“当然”

“可是,关怀也是有区别的”

“什么区别”?

“关怀有两种,一种是发自内心的,不由自主的;另一种是出于理智的。你是哪种?”

“怎么可能,关怀就是关怀,这怎么分?”明显,他是在用反问掩饰你的一语中的。

“当然不同,这太容易察觉到”你坚持,尽管明白这样的讨论毫无意义,但你还是想告诉他你心中所想。

只是,只能点到为止,有句话是决不会说出来。

“区分是不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其实很简单啊。没有怀抱的关怀就一定是理智的关怀,如若是发自内心有情的关怀,怎么会不给一个拥抱呢?”

但是,你是绝不会把这个心思说出来的,你不想去乞讨这个拥抱。

屋子里的绿萝总是可以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浇上水后,又茂盛嫩绿起来。你定定地看着黑暗中垂吊的墨绿,疑惑她的顽强。

你眼睛睁得再大,窗户外面依旧是一片混沌的暗。

还记得么?同样的黑夜里,你们相依,握紧的双手,温暖的胸口,彼此心中被对方充盈,没有缝隙。

那时,你在看少年维特,23岁的歌德,19岁的绿蒂,情殇之颠。

那时,你16岁,常常羞赧地笑。

那些个夏天里,蔷薇花开,花香浓郁,花朵洁白盛大。

你,长发浓密,披肩,黑黑亮亮,面庞如盛放的蔷薇花。

你,穿着蓝底白圆点连衣裙,白球鞋,既柔且烈,如蔷薇花,花瓣柔腻,花枝却布满锐刺。

在那个湖边,除了蔷薇还有杜鹃,花开的季节,红焰焰的,布满整个山陵。

在那山腰的泥土里,还埋葬了当年的誓言与憧憬,你知道,一切都已过去。

那座杜鹃与绿色植物覆盖的小山峦,总是只有你们二人站在顶端俯瞰那静谧湖泊与孤单轨道,现在想来,那只是生命里的一小段时光。

再也不能相见了。

自从你们离开后,那花那山那湖也就不再存在,回不去了。

凛冽冬日,列车的窗户上悬挂着冰棱,千公里的行程。你在硬座车厢里,问身边正在吸烟的旅客:给我一支烟,好吗?

天色微白,你用快要僵硬的手点燃了那支香烟。

千里迢迢之后,那酒店走廊里陈年积攒的腐朽气味仍然一直跟随至今。

时间把日子变成了枷,让你抗着,挣不脱。时间把身躯变成松垮空泛的皮囊。

你们同是乘坐那条船穿越海峡来到这个小岛,不同的是,你是在风雨交加的清明,而他是在艳阳高照的夏日。

于是,注定你们不会有什么同船渡的恩情。

他说,去买块地吧,在上面建一幢小房子。

你心里想,那该是在人间最终的居所吧。那该在这房子周围种上白蔷薇,造一个人间的最后幻境。

你明明知道,花有开就有败,却还是要奢望她花开不败。

你还没学会独自盛开,独自衰败。

你从不害怕孤单,你只害怕假象,面对假象是一种侮辱。

争吵,沉默,泪流满面,叶子枯黄,嫩芽生发,周而复始。

最终将沉默无语。

你平静地问:明天早餐你想吃什么?

内心里的一切都被这话遮掩过去。

那个冬天,白皑皑的,你左手挽住他,右手挽住另一个他,沿着铁轨踏雪而行。

你的脸在雪地里映衬得红润丰圆。

他用摄像机把情、谊与青春全都摄入磁带,封藏,成了久远的记忆里的烙印。

你们终究没有走到铁轨的尽头,因此,亦终归不知那远方的景色。

人生辗转,或是由北至南,又或是有南至北,或是观海听潮,或是一遍遍往返于那不知名的青石板,又或是在高原阳光下看非洲菊绽放。

那个高原上的冬天,腊梅落英缤纷 ,在院子里落下满地的艳阳花雨。

在相隔一年的同样春月,命运诡异再现,你独自承担,孤助无措,在错乱的道路上迷失,在大悲咒中落泪。

然而

即便曲折荒芜,你也丝毫没有忧伤。

那个生命在悄悄孕育之后又悄悄消亡,至今那个名字也没有用过,只是在你的心里默念之后遗忘。

在剧痛与恐惧之后,生命与生命成了陌路。

来世又会怎样?也许不再会有鲜红的血。

好多年前,你抽了支观音灵签,解读为中签,实为下签,有鸟鹊离林之象,需得有底气“不破不立”, 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方才能成为中签。

由不得你不信啊。上天早已为你们做主。

冬夜,你的额角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
离开是你的幻念,你总是在想象离开,却始终曲卷在那张椅子里,始终犹疑。时光就这么驰去。

于是,所有的幻念,就只能随着烟雾飘散。

身边那个人一定是最亲爱的吗?

暗来,明往。成为一种情愫。

无所谓得,亦无所谓失,没有去到那铁轨的尽头,亦是你的选择。

许多关系都是疏离的,从你记事起就早已习惯,并以为是理所当然。

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妻子、丈夫、孩子、友人。。。。。。岁月更替,角色转换,因果业力,周而复始。

你没有自由,这些最自然最平常的称谓,始终是一种障碍,又或可以是浑然天成。

你们前生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呢?

在今世相聚,让这段旅程如此不堪,或是让这段旅程皆大欢喜。

有一种人,心里明明不那么爱了,却是要摆出一副爱的姿态。

有一种人,明明心里依恋不舍,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在乎。

到最后,是不是会自己也难以辨认出自己了呢?

你在想,尽管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真诚,没有了信任,而,在这个年纪,你已学会了淡然对之。

如若再不想让别人愚弄,唯一的办法就是拒绝。

手掌摊开,只能看到无。

相同的梦境总是在不同的黑夜里重复上演,直至吓醒自己。

酸楚渐渐模糊了焦点,心亦冷了。

中医说你,寒凝血滞,津血亏损,阴虚阳也虚,你的身体里积满了阴寒,并已无形化有形成癰。

在这个亚热带小岛上,即便是夏季,你也还是要抱着热水袋才能得到温暖。

只有深深深呼吸,心胸才得以宽广,潜流徜徉。

德沃夏克安魂曲响起。。。。。。徐缓而沉重。

末日来临,震怒之日

在这一天,世界将化为灰烬

正如大卫和西比尔所预言

天翻地震,地动山摇

死神与自然皆为之震惊

他们将要接受审判

一切隐秘即将显现

一切都会得到报应

末日来临,震怒之日



无心恋战

当你吸完第二支香烟之后,在目眩神迷的黑夜

喝下一口已经凉去的茶水,含在嘴里,用你自己的体温去温热

片刻之后,缓缓咽下。。。。。。









后记

时间真的是在飞逝,弹指一挥,十年。

十年前,上的天涯,那时是冬季,十一月,其实海口的春秋冬并没有很大差别。

记忆中穿着单衣,坐在八角楼的小办公室里,突发奇想,用了一个下午写了《长发》

颇有些得意。

而今,整整十年过去,又是灵机一动,在子时,写了《子时》,真的是在子时这个时段完成的。

权且当做纪念这个“十年”与另一个“二十年”。

这化不掉的“十年”与另一个“二十年”,也是会渐行渐远的。








只不过,甜蜜的你们,千万不要吧这当成自传看呀,只能与《长发》一样当成故事看。

我只是在写一个故事,更是在写一些人类的情感与困惑。。。并没有针对性呢。。。

还有啊,我不只是写爱情,还有亲情。。。还有生命的遗憾。。。 







生活中生命里真的有很多很多的个例与如剧情般的情形

譬如:为金钱,为情感而天崩地裂,牺牲生命,又或许默默退让

谋杀,他杀

等等等等

一直在说大话:明儿,我要写部长篇小说,生活里这么多的素材不用太可惜了

可是

一,我还没这个水平与能力

二,我觉得还是以一个个小故事存在更有趣些

所以呢,我想用这种形式讲一些小故事
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达成

就怕又是一个大话了

呵呵

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10-08-05 14:50 你來侃侃(13)

***=================================***

# 2009-3-20 星期五(Friday) 晴
◎...Nothing@2009_三月——... 忌作灶,宜会友...







日中春分,元鸟至 大利东南,忌作灶,宜会友

酉时 鸡栖于埘,日沉坡






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9-03-20 17:01 你來侃侃(1)

***=================================***

# 2009-1-2 星期五(Friday) 晴
...Nothing_十二月——(43)时光。。。(二)


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9-01-02 15:49 你來侃侃(3)

***=================================***

# 2006-12-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首十分可爱的歌

在王菲和李亚鹏的慈善晚宴听到的一首十分可爱的歌。很感动他们俩坚强的面对和善良的心。亦要感叹人生会有太多缺憾。

唱歌好听的人真多啊。送给你吧,祝福新年快乐:)

张悬 - 宝贝


耶~
哒啦哒啦哒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媚眼 
让你喜欢这世界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很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捏捏你的笑脸 
让你喜欢整个明天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孤单时有人把你想念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啦......


# 甜蜜的 &花心小鱼 @ 2006-12-30 19:42 你來侃侃(1)

***=================================***

# 2006-11-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生日

 祝贺你生日快乐!看你的邮件.

......


# 甜蜜的 &老木马2003 @ 2006-11-22 16:31 你來侃侃(1)

***=================================***

# 2005-5-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长发》之相关且自恋

链接:解读《长发-anna》

评论人:跳恰恰 评论日期:2005-5-17 0:44

俺说过了俺是音盲,可俺感觉这曲子选得————好!!!

乐曲如行云流水般不着一丝痕迹,与《长发》一文中的情感极为贴切:伤感而柔美、专情而孤独。这样的曲调,几乎是瞬间就占入我们的心扉。旋律的每一次起伏都会引发刹那的思绪,那是对昔日的回忆,当时的气息、景物、色彩、细节、各种feeling一一重现,例如:泛着青光的长发和纤柔的腰枝、雨季、湖畔、鲜艳滴露的杜鹃、湿润的青草地、让人心动的嘴唇、洁净的脸、低而模糊的笑声、我的愉悦、欣喜、亢奋、难过、疲倦、颓丧、不安、痛苦、憧憬、期盼……这些情感潮水般涌上心头,这些记忆洪水般蜂拥而至。

曲调与我们生命中某段时光的某种节拍契合,唤醒了心中久违的温情与渴望。结合《长发》里优美的文字,我们用各自的心情与经历去感受。我们可以体会出这种爱由一开始的平静进而转化为内心的汹涌澎湃,最终回归于平静。这样的一首歌之间,嫂嫂的长发拂过每个人的心弦,似乎只要嫂嫂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甩头,“我”就会毫无怨言、无需任何理由不顾一切地跟随她去,仅仅为了能安静而不受打扰地注视她的长发她的身影她的音容笑貌她的爱。

随着乐曲的流淌,岁月从身边悄然走过。“我”虽然结了婚,过着普通的生活,但对嫂嫂的爱却仍然没变,似乎更为深刻。曲调里有种纯洁的偏执同《长发》相呼应。纯,指的是对嫂嫂的感情;偏,指的是这种特定的“爱”——亲情与爱情兼而有之,亲情退而求其次。我们可以怀疑这种偏执的理由,却无法否定这种偏执的真挚。其实我们无须质疑,因为这种情感发自内心,难以理解,更不易释怀,而该乐曲恰如其分地做了诠释。

在这样的一首曲子中,我们怀着醉意渐渐老去,而回忆里的那个“我”依旧年少,依旧不安和痛苦,依旧憧憬与期盼、依旧思念嫂嫂飞扬的秀发,思念乌黑的泛着青光的长发、思念荡漾着的长发、思念幽香的长发,或许我依旧在心中低声呼唤:“嫂嫂嫂嫂,我爱你。”

发言完毕,纯属一家之言,请多多指教。:))
————————————————————————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俺又自恋了一回,谢谢恰恰给我一次自恋的机会:)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5-05-19 10:59 你來侃侃(3)

***=================================***

# 2005-2-18 星期五(Friday) 晴
两只羊

我的一块两只绵羊的挂毯,今天把它拍了下来。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5-02-18 17:25 你來侃侃(7)

***=================================***

# 2004-9-12 星期日(Sunday) 晴
长发——再次自恋一回

原以为,自己会将这长发忘却,却不知道这长发已深深嵌在我心底的某个角落,它会在不确定的时刻轻轻地在心上抚过,心里就会浮现她的名字,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美丽的名字,我喜欢。。。。。。




很长时间以来,我的心总象掰成了两瓣,一瓣在家中,另一瓣却象空中飞翔的风筝,被人栓着,却又不知道那人是谁,在梦中也常出现这场景,我被人牵着,只有一个背影,我看不见她的脸,只有一头长发,在风中飞扬,我不由自主、心甘情愿任由她引着着我前行。。。。。。

我的脑子里全是那飞扬的长发,一次一次,一幕一幕,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那长发一直在我眼前荡漾,我伸出手想触摸那长发,我要触摸它,那乌黑的泛着青光的长发和隐藏在那长发下的纤柔的腰枝,那忽隐忽现的细致身躯,我闭上眼睛,她已进入我的思维、我的心怀,令我膨胀而奔流。。。。。。

在南方的一个城市里,每年总有这样的雨季,洒洒落落绵绵不绝的雨和呼啦拉的风给人一身湿湿的清爽和快意。那年春天,我十六岁,一个开始在多愁善感中做梦的女孩。

在外地工作的哥哥带着嫂子归来办理他们的婚事,我开始有种羞涩温暖的感觉由心底缓缓升腾。

在故乡的青草地绿湖边,我和我的婉约动人的大嫂第一次一起漫步在那湖畔,踏在湿润的青草地上,手里握着那鲜艳滴露的杜鹃,索求那只有我们能懂的湖光山色,满山的红艳艳的杜鹃在春天的细雨轻抚滋润过后,更是让人爱怜。我时常偏转微微发热的脸夹,由大嫂让人心动的嘴唇深深去感受一些什么。

我的愉悦和欣喜此起彼伏。

就这样,我们渡过一个个杜鹃染红的黄昏。
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天之中独爱黄昏的原因,黄昏可以使我默想,黄昏点缀我的世界,演绎着一幕幕的心动,似乎也阐释着我的爱情。。。。。。

日子终于一天一天地过去,我的生活依旧因大嫂的到来而洋溢着快乐,那是一个要和我生活一段时间的女人。我欣然接受这个给我带来奇异欣喜的人,第一眼我就毫不怀疑她的美中的纯洁。我记得,那是他们新婚的第二晚,哥哥和家人一起陪同她到大剧院欣赏德沃夏克的小夜曲。她的来到使我对那一晚的印象特别深刻,走上大剧院的台阶时,我故意走在她的身后,望着她那妖娆的背影和被微吹动得荡漾着的长发,还有她那极女人的步姿,我仰着脸,迷恋着。。。。。。使我觉得自己一如那风筝,任由她牵引。这一晚的音乐欣赏,由德沃夏克的带有淡染的忧伤色彩的小夜曲,带出了如诗般的意境与魅力,古典的乐风中蕴藏着极深浓的情感,犹如我的,这种少有过的意境很使我激动而沉默起来。她特有的少妇风情和微微的倦态使我感出她是那样的迷人。这一晚,她带着不可解释的妩媚占据着我整个人,好几天心里充满亢奋。

往后的日子中随着内心情感的日益膨胀,只要见到她我的脸就更爱红了。每天晚上,当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时,就偷偷起身在走廊里徘徊,大哥房里细碎地传来窃窃私语和笑声,我感到无可比拟的嫉妒,心象被撕成一片片。我再也睡不下去,只有一夜夜的失眠。暗暗发誓永不理会这两个人,因此我从二楼搬到楼下。

大哥和大嫂越是甜蜜恩爱我就越是痛心。他跟大嫂总有那么多的浪漫方式,我忘却了自己曾经发誓永不理会他们,总是希望跟随他们去每一个地方,无论是剧院还是郊外,我就这样被他们牵引着,如同一只孤独的风筝,在天空中独自飘荡。似乎自己在无耻存活,忍受道德的煎熬。我只有整天对着两张春风荡漾的脸,无可无能逃避地作着回视。我害怕看到他们亲密的相拥。好久了,我都想哭。

之后,我病了一些时候,急性肺炎,经过大约有半个月时间的治疗后痊愈了,我根本就不想好过来,这病让我可以有充分的理由独占大嫂,我喜欢她为我端送汤药,为我读张爱玲的《沉香屑第一炉香》。甚至在我完全好了之后,我还是天天梦着一样的梦:我仰着脸,平躺在长沙发,我看大嫂那张洁净的脸和那乌青的长发,耳边缓缓流泻的是德沃夏克的小夜曲,音乐纤柔,回旋不断,思慕之情尽现其中,我沉醉其中。当大嫂弯下身来试探我的额角,长发洒满我整个的脸、身子,我沉沉地陷下去、陷下去,陷于长发的幽香之中。。。。。。

婚假结束后,大哥和大嫂回到他们的城市,我也学着试图忘却,又从新回到以前那种整日无心的日子。可上帝并不愿意让我忘却,这栋楼房,尤其是那个空着的房间、春天到来时,以及德沃夏克的小夜曲响起时,长发就在我眼前荡漾,我的记忆匣子就被打开,这已经成为我每个春季的季节性病症。

就这样,之后我结了婚,过着通俗的大众的生活。我现在只是盼望,盼望着每年的春天赶快过去,那时,春季的季节性病症就会再一次痊愈。。。。。。

可当夜深人静我徘徊在走廊中时,从那空着的屋子里总会传来低而模糊的大嫂的笑声,那笑声象我袭来,一阵比一阵紧迫,压抑得我近乎无法呼吸,使我疲倦而且颓丧。

我急切地想走出这个屋子和它所有的一切。

现在是什么季候?我说不清,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温暖又冷酷,藏着不安和痛苦,又带着憧憬与期盼的季候。我便在其中定格,把此季候深深嵌刻在脑心。从此我只能在冷屋中默然,慢慢咀嚼那份酸甜。我的不泯的灵魂总在躁动游移。也许该让一切自然发生,自然流逝。。。。。。 

2001年11月13日至15日于海口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4-09-12 21:54 你來侃侃(1)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六)

去过丁香那套房子的人都说,她那房子布置得很香艳,反正一看就知道那不是一个通俗人生活的地方。那里没有家庭的生活气息,没有锅碗瓢盆的,可见丁香是从不生火做饭的。那套房子是在一幢十七层的商住楼里,有着宽敞的客厅,屋子里的家具都是咖啡色的实木制作的,客厅的沙发是大红色,上面随意丢着几个黄色的靠垫,丁香还喜欢在屋子里放置些花花草草。在她没有男朋友的日子里,就常常约着那几个好友打打麻将,消磨着时间。如今的这些花草也都败落腐烂消亡了,犹如丁香。

大家想到丁香消失前的几天,硬是要拉着大家照合影,似乎就是在和大家诀别,冥冥中,似乎神差鬼使般的。很长时间大家都刻意回避谈到丁香,那张照片我想大家是再也不愿意看到了。
  
后来听说,那个男人只是因为重婚和伪造证件判了三年,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又听说那男人给放了。

就因为这样,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听到或者看到“西藏”两个字,就让我想到丁香,说是想到丁香,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想到那条白色长裙和那张惨白的脸。想想丁香死的时候也该有四十岁了吧,她这一辈子,所有的钱是用自己从男人那里换来的,最终又是用到了男人的身上,最后也是死在了男人的手上。这,就是丁香的命吧。

(完)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3:58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五)

公司派人跟公安前往西藏调查,找到他们住的酒店,酒店说没太注意,只是有人好象有印象那男人在晚上扛了一白布袋出去;找到那出租车司机,也说是拉着这男人和一白布卷着的东西去了医院;找到医院,医院倒是说,他们也觉得可疑,所以才没给他出据死亡证明,按西藏风俗和规矩,只要拿到医院的死亡证明就可以将尸体焚烧掉。总之,去西藏没有取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在这个男人的老婆探视过这个男人后,在公安和公司的人从西藏回来之后,那个男人也就完全翻供了,他死活一口咬定丁香是因缺氧窒息而死,他没办法才将尸体烧了。公安到他家查抄也一无所获,问她老婆也是一问三不知,他那老婆说根本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了些什么,更不知道他和丁香已经领了结婚证。

丁香就这样没了,和他共事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还是无法相信,尽管大家知道这其实是个事实。丁香在这个南方城市用自己的身体赚了很多钱,大多数都花在男人身上。有人说,在这个男人之前的一个男人就骗了丁香一百多万跑了;还有一些借给了朋友,我常经过的一家外贸服装店据说就是丁香出钱给朋友开的。

公司通知丁香的家人来处理后事,来的是丁香的父亲和弟弟。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丁香有多少钱和固定资产,唯有那套险些被卖掉的房子算是丁香唯一的遗产了。

(未完待续)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3:19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四)

丁香的那个男友是在房产交易中心卖丁香的房子的时候被公安抓到的。这个男人在公安的严厉审问下全部都招了。原来他和丁香离开这个城市没有买机票,就凭着那个男人假冒航空公司老总的批条上的飞机,为的就是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在这个城市,无缘无故失踪的人太多了。公安抓到他的时候从他身上搜出的身份证就好几张,可见,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诈骗杀人案件。

那些日子丁香不光是在公司人的面前消失了,连好友也很长时间联系不上他,手机一直关机,家门紧闭,敲门总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好友觉得不对劲,可也还是以为丁香出去旅行了。

可事情就是这么巧,也怪那男人太贪心了。有一天,丁香的这位好友在房产交易中心无意碰上这男人在办理卖房子手续,丁香的好友一下就忍出他来,多了个心眼,没惊动他,偷偷看了一眼这房子的地址,不就是丁香家的地址嘛,于是,赶紧就报了案。

那个男人是结了婚的,老婆还就是在这个城市一所医院的医生,一直瞒着丁香。他带丁香去西藏也是预谋着最后了断丁香,丁香还以为这个男人真要和她结婚了,环欢喜喜的就随他去了西藏。男人交代,在宾馆里他是用枕头将熟睡的丁香闷死的,然后,用白布一卷,叫了辆出租车拉到医院,跟医生说丁香是高原反映呼吸困难而死。医院检查后,没有给他出据死亡证书,他就把丁香丢在路边,浇上汽油给烧了。

(未完待续)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2:46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三)

接着是一个大假,大家都忙着想着去哪哪玩,我和几个朋友去了三亚。在回来的路上,车穿过和平大桥的时候,正在开车的朋友的手机响了,就听得朋友惊呼了起来:“真的?是真的?确定吗?”经过对方一再的确认后,朋友说:“怎么会这样?”口气中透着寒意和伤感。电话挂了许久,朋友也没有开口,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一定是发生了大事,可谁也没去追问,一时间,车里的空气象是凝固了一般。

朋友终于开口了:“丁香死了……”就听得有人轻轻的“啊”了一声后,问到:“真的?有没有搞错?”谁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毕竟,这是一个生活在自己身边好多年的人。我的眼前一下子冒出那一年夏天的傍晚碰上的丁香,整个眼前都是那条白色的长裙,缓而慢的移动,再就是那张显得惨白的脸,像个银白的女祭司。
  
原来,那天打电话的人也是丁香的一个同事,不过,是公司法律事务部的。公安局的人拿着丁香的照片到公司,让公司认人,说是这人已经死在西藏了,要确认是不是丁香。法律事务部的那个同事看后一眼就认定是丁香,于是,公司要派人协助公安去西藏处理案子。

(未完待续)
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2:15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二)

愈往后,丁香的传闻就越是让人唏嘘感叹了。在公司,同一办公室的人没人说她小气,她常常会在中午饭时间打包个烧鸡烧鸭什么的给大家分享;她也会毫不留情地讥讽那些她看不顺眼的人;她还会几次向公司请婚假,总是传出要结婚的消息,可最终又还是单身一人,男朋友总是在换,男朋友的年龄也是一个比一个小;有人说丁香这些年赚了不少钱,现在年纪大了,也就闲了下来,公司养着她,只发工资不用干活,感情虚空着,只是花钱养着那些骗吃骗喝的小白脸。

丁香还爱在同事面前吹嘘自己的男友,听得多了,看她一次次的被骗,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最后一次听到她谈到男朋友就更是悬乎。她说,这个男朋友真的是要和结婚了,她在某某路上又新买了一套房子,她男友还要带她去欧洲度蜜月,她还给男友买了一辆三铃越野吉普车,男友对她如何的好等等。

有一天的中午,丁香兴冲冲的来到办公室,手里拿着新买的相机,说是男友喜欢这款相机,她买来给他一个惊喜。还张罗着要大家一起来合个影,说是留个纪念。再往后的很多天,同事就再也就见到丁香来上班了,起初几天,大家还不觉得奇怪,可快一个月了,怎么也没有了丁香的任何消息。猜测的很多,有人猜她可能和男友结婚了,真去欧洲渡假了;有人猜她可能是回内地了。猜归猜,大家谁也都以为这次她是终于修得正果,有了个归宿。
(未完待续)
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1:45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丁香(一)

认识丁香是在我刚从学校出来步入社会的那会,那时侯的丁香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第一次和她见面,是在一个电影院的门口,几个朋友约着看电影,朋友把丁香也约了去,因在这之前就听说过丁香,于是,从隔着几个人的间缝里朝她笑着点了点头,她也一样笑着对我点点头。至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那时的丁香显得丰满,短发梳理得很整齐,一件方格连身裙剪裁得很合身,她个子不算高,给人以小巧的感觉,浅浅的笑给人印象深刻。我只知道她是在一家大公司做公关工作,有些传闻,因着我不爱打听,到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印象中是个挺豁得出去的女人。当然,记得丁香,还缘于她的名字,是一种花的名字,在我感觉中这花有些许的忧郁,还有些多愁善感。

电影看过之后,各自散去,和丁香也就没有了联系,也没再见过,但还是会在朋友聚会聊天的时候听到关于她的片言只语。有人说她已结过婚,老公在内地,有人又说丁香自己是否认的;隔不了多久,又会有传闻说丁香其实还是有孩子的,也在内地;还有人说,丁香现在厉害了,公司为了公关的需要,已经将丁香连同海边的别墅当着糖衣炮弹送给某个高官了;又有人说,她其实是被公司的某某高管先试用后才送出去的。传闻很多,越是让我觉得丁香这人神秘。

很多年后,也许有七、八年吧,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在路上和丁香迎面碰到一次,丁香的装束变了,头发披肩,身材消瘦了许多,脸傍不在圆润了,也就显得长了许多,肤色有些惨白,看得出有着厚重的脂粉,嘴唇上的口红却很艳。一条白色的长裙,一件短袖上衣,走起路来缓而飘,那时候,穿这样的长裙的人已不多了,于是在大街上才显得丁香有点特殊。也不知是我变化太大还是她早已不记得我了,两个人擦肩而过,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我也就没有和她招呼,本也就是一面之缘,点头之交。

(未完待续)

# 甜蜜的 &瓷2000 @ 2004-05-01 21:07 你來侃侃(0)

***=================================***

# 2004-5-1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还是关于《蝴蝶飞》

不止Q一人在天涯给我发消息,问我是否将《蝴蝶飞》整理修改好了,让我发个完整的给她。我回答根本就没有去整理。

晚上和小S还有几个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小S和我神神秘秘小声地说着话。
她说:“你写的......”
话还没说完,我就明白她要说什么了,忙笑着说:“嘿嘿,本人严重申明,那可不是我的自传!”
小S笑了:“原来是意淫?可好多人都说是你的自传呢。”
这回我哈哈大笑了:“对,就是意淫了一把!”

其实,有些东西,写过也就写过了,也就是一时的兴趣,把现实生活中的我的你的她的一些故事,写了出来,其中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但也就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也不打算再去如何修饰整理,也不存在任何的目的和希翼。

这些年,我是越来越健忘了,也越来越简单了,什么事情,过后就不想再多想和反刍,就这样简单点,真是很好。


# 甜蜜的 &ANNA2002 @ 2004-05-01 20:25 你來侃侃(5)

***=================================***

所在栏目:蝴蝶之飞飞 頁碼:1/-9   

蝴蝶域名:http://anna2002.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