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章和日记
我的文章和日记
心情描述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最新日志
·[无标题](2005-1-11)
·我以为我不爱你(2005-1-9)
最新评论
·
会续的。


...(2005-12-27)

·怎么这里比天涯那帖还少呀~~我晕~`上当...(2005-12-26)
·来了哈~`嘿嘿~~有文字可看哦~`不像那...(2005-12-26)
·挖了一个也就算了。怎么挖这么多啊??...(2005-12-26)
·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
我知...(2005-1-10)

友情链接
访问计数:2262


听澜小驻 管 理 员

[无标题]
2005-1-11 星期二(Tuesday) 晴

 在医院的日子好吃懒做所以过得飞快,不几天就重新回到学校。宿舍的姐妹们热烈欢迎我的归来,七嘴八舌商量着到哪里去大吃一顿,以迎接我凯旋而归。不待我表态,大家就簇拥着我出了门,准备去西门外那家新开的四川火锅庆祝。
 “四川火锅?什么时候开的,怎么没几天又有新馆开张?”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个新开的馆子应该在哪里。
 “就是以前那家小像馆,装修得蛮有情调的那家,老板长得像木村拓哉的那个。”云娜很快回答。云娜是宿舍里和我最好的姐妹之一,每天晚上都和我说说悄悄话的,她说完还冲我挤挤眼。
 是吗?原来是那儿。那那个老板,木村拓哉,他现在到哪里去了?我很失落很失落。
 谁知道。云娜小声说。
 学校西门外那个小像馆,是用原木装修的,里面光线不是很好,但布置得十分有情调。老板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很酷、话很少,没有生意的时候,他总是坐在外面的橱窗边埋头看一本杂志。有人走过的时候,他也不抬头看一眼,让人不由得对他生出几分好奇。
 几乎每次从那里经过,我都看见他,话不多,很忧郁的样子。有时候故意弄出一点声响,想引起他的注意,他大多数时候是不会抬头的。有时候,他会很快从书里抬起眼睛,望向这边,我赶紧移开目光,装作在看店里的什么东东。
 后来,店里请了一个女孩,很活泼很亮丽的那种,每次从那里经过,总是看见女孩缠着他说这说那,而他,脸上居然是淡淡的笑容。他笑起来很好看,以前没有注意到。每次经过看见这一幕,心里没来由地涌来一点感动,庆幸这世界上,少了一个孤僻的灵魂。
 不知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做了?是生意不好倒闭了?还是找到了女朋友改行了?但愿是后者吧。站在那个曾经是小像馆的火锅店门前,我心里暗暗地这样想。我觉得自己就像楚留香里面的胡铁花一样,喜欢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真是一件美事。
 火锅店面积很小,装修也很别致,有一股微微的新漆的味道。但我一想到这里以前那种很有情调很温馨的样子,就觉得这里面目全非让人很是不爽。有一桌人已经在吃了,云娜忽然大声叫:“庆元哥,你怎么在这里?”
 那一桌人全部将目光投过来,我认得其中一个是云娜的表哥庆元,另一个人居然也认识,他,竟然是--------一帆。

后来说到那次重逢,一帆自己承认这是蓄谋已久。我在医院对他避而不见让他很是郁闷,走的那天想留个电话也落了空。接下来的几天,他被思念折磨得寝食难安,就借口聚会,邀约了几个哥们来学校附近吃饭,希望能碰上我,只是没想到幸福来得那么快,而且没有想到哥们的表妹竟然和我一个寝室,这真是一个意外惊喜。“你这下就像网里的鱼逃不了了,嘿嘿。”一帆坏坏地笑。

# posted by 听澜小驻 @ 2005-01-11 00:10 评论(0)
我以为我不爱你
2005-1-9 星期日(Sunday) 晴

我以为我不爱你[连载]

 在天涯潜水很久,看了很多伤感的故事,本来尘封很久的心事也慢慢回到记忆里。本来我以为,我再不会想起那些事,我每天在春去秋来的时光里过着一个人的日子,我的公司生意蒸蒸日上,我的银行存款与日俱增。我终于实现了多年以前的梦想,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广告精英。我每天打扮得衣着光鲜地出入高档写字楼,我和我的客户在五星级大酒店的清吧里喝着咖啡,谈着生意,签着合约,我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和那些事。
酒店大堂的温度永远那么适宜,温暖如春,坐在靠窗户的沙发边,穿着鲜艳的低领的毛衣,露着颀长的雪白的脖子。不远处有一个男人,老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我知道他在看我。我轻轻地一笑,这种目光对我来说已经见多了,早已习以为常。端起热腾腾的碳烧咖啡,优雅地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看街上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一个个缩着脖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脸和脑袋,汽车在有些结冰的路面上穿行。
“小姐,请问~~~~~~~?”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回头看时,却是刚才对面那个男人。我一笑。
“小姐,请问————你是不是刘月?”
嗯。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是客户?朋友?同学??努力在脑海中搜索,但是最终一无所获。我抱歉地对他笑笑:“对不起,您是——?”
“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你可比以前更漂亮了,刚才我都不敢认。”他有点兴奋地说着,顺势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是小武,你不记得我了??一帆的大学同学,2000年元旦在北湖的迎新年聚会上我们见过的。”
我看看他,淡淡地回到:“噢”
心底最深处,有一个什么东西狠狠地刺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最柔软的角落,流淌出的痛让我几乎晕眩。
他仔细地看看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离婚了,快一年了吧??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昨天,就在这家酒店,一帆他。。。。他和宁宁结婚了。。。。”
一瞬间,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回来了,那些恍若隔世的记忆,那个温暖的小屋。乳胶漆是我们自己利用星期天刷的,客厅是浅绿色,卧室是粉红色,厨房是明黄色。房子是公婆的,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爱我胜过爱他们的儿子,他们亲切而疼爱地叫我“丫头”。屋里的家具和小玩意全部是在宜家买的,我们一趟趟地买着搬着,直到把这间屋子全部塞得满满的。完工那天我们累坏了,在公婆家里睡了一整天。醒来后,看着窗外的漫天灯火,一帆悄悄在我耳边说:“老婆,我们再也不用分开了”。
那时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不久以后的我会提着一只皮箱,孑然一身地离开这间房子,这个家,悄悄地走了,以后和这里再无一点关系。


遇见一帆那年毫无征兆,那年我还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上三年级。秋天枫叶红了的时候,是北京城最绚丽的季节,不起风的日子,满城黄的红的树叶,在秋日和煦的阳光中玲珑剔透,心里也温暖起来。
我得了急性阑尾炎,被紧急送到医院手术。当时情况很危险,阑尾和我过不去,已经溃烂穿孔了。不过幸亏手术及时,医生水平也很高,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小手术”,那个给我做手术的年轻医生轻松地微笑,大口罩上面的是一双好看的清澈的眼睛。
回到病房,隔壁床的阿姨热烈欢迎我,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了,一直一个人,正愁没人说话呢。我一进病房,她就热心地忙开了,指挥护理人员搬这搬那,还叫我爸爸妈妈弄个热水袋来放在我输液的手下面,说这样才不会冷。我妈刚答应一声,她又把自己的热水袋递过来,说反正我也输完了,现在用不着,你先拿去用吧。
正忙乱的时候,刚才那个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走进来了,他没有戴口罩,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他的那双眼睛,特别清亮。秋天的阳光充斥了整间病房,他就在这阳光中向我走过来。恍惚间,我出现了一种幻觉:这里是中世纪的城堡,他身着戎装,骑着战马,手持长剑,英姿飒爽地奔向我。
“21床,注意体温,随时观察,出现异常情况立即通知我”他对护士吩咐,一下子把我拉回到现实。他转向我:“感觉怎么样?”
“嗯,我,”我脸红了,勉强答:“还好”
不等我说完,他很快地接上一句:“那就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有什么事情就叫我。”然后,也不等我回答,他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去走向病房门口,迅速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看到这里也许很多人在想:这个年轻又英俊的医生就是一帆吧?嗬嗬,如果是我也会这么想的,但现实,它往往出人意料,命运这个东西,常常在某些时候,和人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那年我大三,那个春天,刚刚结束了一场为时两年的恋爱。结束了那种患得患失的日子,我的感觉不敢说心如止水,至少,对感情的事情还没有奢望。那个时候,一帆就适时地出现了。不知是谁说过:“爱情就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出现一个合适的人。”而我更愿意相信,一切冥冥中早有注定。

休息了一晚,体力恢复了不少,觉得不做点事情就难受。趁爸爸妈妈还没有来,我在病房忙开了,收拾东西,给鲜花换水,边做事边和隔壁床的阿姨聊天。看看没什么可做的了,我又打了一点热水,帮隔壁床的阿姨拧毛巾洗脸擦手,阿姨叫到:“丫头,别忙了,小心伤口!”
“这点伤口不碍事的。”我笑嘻嘻地回答,“不做点事情我闲得难受”。
当时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和蔼可亲的热心的阿姨,在以后的几年会一直叫着我丫头,对我付出了比对亲生儿女还多的爱。
到洗手间倒了水,我仿佛完成了什么大事,心里轻松极了,我哼着歌,在洗手间把阿姨的和我的毛巾仔细地洗干净。在镜子前,看看自己蓬松的头发和苍白的脸,想起因为这个阑尾炎已经两天没有化妆了,赶紧拿起梳子把头发好好梳整齐了。嗯,要叫爸妈过来的时候带上我的化妆品,不然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我对镜子里的自己做个鬼脸。
从洗手间出来,嘴里还哼着歌呢,却一下子戛然而止-------阿姨床前站了一个人,一个男的。
听见我的声音,他回过头看我。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高高的个子,因为太突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给人的感觉很温暖。之所以说他是“男人”而不是“男孩”,是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很有男人味儿,甚至带有那么一点点的。。。。。。坏。
第一印象往往是靠不住的。一帆后来听说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以后仰天大笑。现在呢??他问我,现在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你不坏,你是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温柔、细心、疼老婆,有时候还带着一点点的孩子气,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真的。我看住他,认真地回答。这是我的真心话。那时候,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那我呢?你对我第一印象是什么呢?”我反问他。你??嗯,你没有化妆,脸清新得像田野里的空气,眉毛很淡,眼睛大得很无辜,我看见你第一眼,觉得你和我周围的女孩儿是那么不一样,我对你-------一见钟情。


“丫头,”阿姨的声音把我从发愣的状态中拉回到现实:“这是我儿子,一帆,这是外国语大学的高材生----刘月。”
我们互相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穿一件深色的薄呢外套,里面是一件同色系的毛衣,有着浅浅的好看的花纹。他的头发干净而整齐,指甲全部修剪得很短,一看就是一个良好的家庭背景出身的孩子。
   以后的几天,我大概了解了这个家庭。一帆还有个姐姐,正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一帆的妈妈是一个大型国企的高级工程师,而且在升高级职称那年,打败了无数对手,以骄人的专业成绩名列第一,成为当年全系统最年轻的高工之一。
   关于一帆的爸爸,他们说得很少。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们刻意不想张扬。一帆的爸爸是一所著名高校的副校长,同时也是在全国颇有名气的专家。因为爸爸的名气太响,一帆和姐姐在外面都不大提起老爸。但一帆自己是沾了老爸不少光的。他高中成绩不太好,依仗老爸的关系,进了一所还算不错的高校,今年刚刚毕业,顺利进入一家外资企业上班。一帆和姐姐从小被严格地管教着长大,在老爸老妈的精心呵护下一帆风顺地成长。
   这一点让他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
一帆看着我的时候,眼睛清亮得逼人。他属于那种感情毫不掩饰的人,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隐隐约约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为什么,我有点害怕。他来病房的时候,我就借故躲出去。可他来了以后,常常一呆就是一天。
   阿姨要出院了,一帆和几个亲友来接妈妈。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悄悄溜了出去,在走廊上四处溜达,又在花园里的长凳上坐了会儿。冷风嗖嗖地吹,我缩着脖子。
   回到病房的时候,阿姨的床已经空了。一个护士正在收拾,她看见我,大叫:“你到哪里去了?找你半天,我以为你一起出院了呢!"

# posted by 听澜小驻 @ 2005-01-09 20:28 评论(5)

页码:1/-24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