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逝山萌

海逝山萌
曾经以为经历过的悲欢,那样的悬崖年少,会有一生那么久
在那个时代里,我们一直感伤,感伤,感伤……
一旦我们无力感伤,青春嘎然而止
谁画出这天地,也画下我和你!!!
2010-5-16 星期日(Sunday) 晴
 一些人认为,官民之间的关系由原来的鱼与水关系、变为油与水的关系,恶化为目前的水火关系。这种恶化的关系就像扩散的癌细胞一样,但不知其形成和扩散的机理究竟是如何?因此我常常思考,为什么今天的党政官员和普通群众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距离越来越大?党政部门的公信力会越来越差?公众对某些官员的行为和言论都持有不信任甚至转变为“仇官”心态和“反官(府)”的行为?就像杨佳冲进公安局刺杀六名警察,瓮安群众火烧县政府。
 我是一名基层普通的党政工作者(我不是官员、也不是公务员),我租住的房子正好在政府大院后面,每天上班骑自行车。其实我从六楼的住处下楼,到办公室,并不算远。如果我走政府大院正大门,从下楼到进办公室,五分钟足矣。如果我穿过我住的小区院子,从政府大院的后门到办公室,也是四分钟左右。骑自行车,既是为了节省时间,也是为了少走点路,因为在办公室经常坐着,养成了懒惰的毛病。
 就在四五分钟的路途中,我时常看到政府大院里的处级或副处级领导的专车也从我住的小区里面开出来。说是专车,从车牌就能看出来,这个地区的人大概都知道哪位领导坐几号车。二三十万元的车子里面,隔着深色......

竹林长啸 於 2010-05-16 17:15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3 | 浏览:6059 | 点击留言

2008-1-21 星期一(Monday) 多云
2008年,连日大雪,在这座没有你没有我的城市。
点此查看更多:
=>>>『贴图专区』江城飘雪:武汉大雪美丽雪景
=>>>『武汉大学』2008年的第一场雪




海逝山萌 於 2008-01-21 00:39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41 | 浏览:6176 | 点击留言

2008-1-16 星期三(Wednesday) 阴
我开始在乎这座城市的距离
文/海逝山萌

一座城市与一座城市的距离能有多远?
千山万水,几千路里,还是天南地北?
夏天和冬天相隔多远呢?
看到网友说武汉下雪了,有厚厚的雪地图片,还有熟悉的珞珈山。我在这边穿着短袖,坐在电脑前,感觉就相隔好遥远。如同小时候的冬天里,一家人围坐炉火旁,看着忽闪忽闪蹿动的火苗。

最近,总是因为吃而想起武汉来。
来这里都半年多,吃是第一个不如意的。吃惯了粗米青菜,来这海岛,虽不是预想的每天都海鲜,也还是没能习惯。
这边吃的东西似乎盐都放得比较少,有时吃饭事先招呼说多放些盐,吃时还是觉着清淡,倒不是自己口味重。东西也比武汉的贵,鸡蛋、油条、包子什么的都是一块钱一个,一份简单的炒粉、炒饭也要五块,加点肉就八块。想起在学校时,出外吃一次炒饭,相比食堂的饭菜还能算得上是改善生活,三块钱吃的又饱又舒服。
宿舍的经常会一起出去聚餐。说起吃的典故,倒还真不少。其中,被我们给“吃掉”的饭馆就有好几家。第一次吃的是秘制滋补鸭,我们寝室长是个帅哥,经常会照照镜子,然后说,脸色不好,要大补啊!于是我们就一起去大补,吃秘制滋补鸭。这倒成了以后的笑柄,还落下一个寝室长说“要大补”我们就一起出外吃饭的传统。
我是宿舍里年龄最大的,但是看着像最小的,但是在吃饭上,我捞回了我做老大的面子。寝室长也很能吃。记得有次我们去学校最好好的食堂吃饭,五毛一份的包子、豆皮、黑米粥、葱油饼、煎饺之类的,他一下吃了十多块钱。但是最能吃的还是我,每次大伙儿吃趴下了,我还在默默奋战,一直坚持到最后。户部巷是武昌那边的小吃街,从学校到那吃饭,我们要坐好一会的车。每次去,肉夹馍和小张烤鱼是必吃的,肉夹馍两块钱一个,真算是无上美味。小张烤鱼也是出了名的,各家店经常会排队等位子。到了那,大家先是一人一个肉夹馍,然后各自分头吃,油饼、肉粥、蛋糊、臭豆腐什么的都有,最后再一起吃小张烤鱼,大家都吃得差不多,这时我的长处这时就派上用场了。六个人加两份鱼,我都可以把它们搞定。想想自己的吃功应该就是那时练出来的。以至到后来,我给人作自我介绍,爱好一项里总会有吃饭一条。
校门出口的那条街上,挤满了各种烧烤摊小吃摊,总是到宿舍楼要关门时还挤着一大堆的人。2004年的最后一天,武汉下着小雨,路灯照着远处的街道闪闪亮亮,冰冷而寂静。我和阿磊自习回来,用两人一起剩下的一块钱买了一个准备收摊的阿姨本来卖两块钱的最后一块卤猪皮,在新年的钟声快要敲响的时候,冒着小雨和寒风,一人一根竹签,吃得津津有味。这成了我们此后关于吃的最温暖最难忘的记忆。

孤身一人来这南方之南,觉得自己孤零零,加之旧历年底到了,越发的想念武汉来。走路时看天的次数多了许多,海岛上冬天的天空也不蓝,有时也灰蒙蒙的。夜幕降临,窗外霓虹闪烁,街灯昏黄,稍远处的海面上有灯明灭。如果不是这边天气暖和,恍惚就以为是在武汉。
大学里的同学在QQ群里讨论着放假回家的事情,都说在外面还没找到家的感觉,北京、上海、深圳都很好,但就是没有武汉那么熟悉,那么习惯。我们带着不同的梦想相同的愿望,从祖国各地聚到一座城市来,四年里,一起学习,一起游玩,将一座陌生的城市变成我们共同的故乡。如今大家分别未久,新谊未结,旧情不忘,怎么会没彼此存着念想。

武汉的夏天很热,武汉的冬天很冷,每个从别的城市来的人都会抱怨这鬼天气,可是离开时却又无法忘记。
武汉的公交车很多也很拥挤。做家教时汉口、汉阳的都有,有时周末两天就在三镇来回。608、703、519、601、806、413……坐了不知多少趟,几乎每次都是从起点站到终点。
人都说武汉的街道很脏很乱,是全国最大的县城。也许这是以前没有到过武汉的人听来的说法或者仅仅路过武汉的人的最初印象。如今街道都翻新了,旧房重修了,还有漂亮的江滩,是一座干净整洁的城市了。
在武汉的四年里,我一个人走过了这城市的很多街道,好多次骑车环绕过东湖,好几次走过长江大桥……现在想着,脑海里还能将每条路延伸到自己曾经到达的每一点。

记得初到武汉时,我写下了这样的文字记述当时的感受。

……
天空已经浸染了深秋薄阴的萧瑟,不复炫目,那样一种透明,漫无边际地铺开去,有一种无法穿透的深邃。
在这天空下,我看到很多车子很多房子,很多商店很多广告牌,很多的人很多的树,却没有我习惯的朝夕晨暮,我熟悉的寒塘鹧鸪。
我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从晨曦满天走到华灯初上,从满怀希望走到心情冰凉。都市的霓虹开始了闪烁,来来往往的车流声包围了我,从某个地方的店里传来支离破碎的音乐,不知是哪位熟悉到已被遗忘的歌手的怀旧老歌。得得,城市没有秋天,不是每个人随便说失落就可以失落。
在一个高楼林立的街口,我抬眼看去,却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方向。我站在城市的最中央却迷失了城市的所在,我听不清这个城市人们的对白,我轻轻一笑就消失在茫茫人海,我迷惑的眼神望出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归途中,无可名状的忧伤时常罩住我的心,我一眼望过去,前面等待我的世界那般辽阔,那般雄浑,完全没有我潜入的余地。
……


如今,这些感觉都转移到现在的城市上了。
海边的城市都是夜生活很丰富的,凌晨两三点都还灯火通明,歌声嘹亮。这座城市有陈楚生,几乎每个人都能哼一句“有没有人告诉你”,常常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街上,走着走着就孤单了。
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
现在,武汉在我心里一处温暖的地方存在着。每到一座新的城市,就会想到她,说“在武汉……”。
一座城市的与一座城市的距离能有多远?
千山万水,几千路里,还是天南地北?夏天和冬天的距离?
心是近的,再遥远的路也是近的。
也许我都不曾离开过,也许,至少我会回家。


海逝山萌 於 2008-01-16 17:58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45 | 浏览:6496 | 点击留言

2007-11-25 星期日(Sunday) 多云
[倚天屠龙 第一轮 还魂帖]雪人
  
  从南下那一天开始,我就决定再不回到这个地方。
  策马扬鞭,一路我都不曾回转我的头。
  南方有湖,有柳,有桃花。是温暖的地方。也是我长大的地方。即便我一个人,我也不会感觉到冷。
  回到南方后,我忘了好多以前的事。
  我每天睡到午后才起,坐在屋后的池塘边看莲叶田田,随风摇曳。秋天要来了,再过些日子,天还会凉一些,但是比起北国来是要暖和得多了。如果是在寒冷的冰雪地里,我只怕是活不了了。
  前些日子做了个梦,梦里白茫茫一片,是下雪了。
  
  有多少年没有看到北国雪了?
  十八年了吧?
  那冰天雪地呢?那琼枝玉树呢?那篝火炊烟呢?还有……那个猎猎风中白衣翻飞浑身冰凉的人儿呢?
  我突然好想回去。回到那想要永远忘掉的地方去。
  我一刻都不能等了。
  
  提刀跨马。一路向北。
  
  进入北国疆土,寒意渐渐侵入我的身体里,我感觉骨头也是冷的。到最后,我真怕我坚持不到那里。十八年前的人儿,原来你是这样的冷。像一个雪人,白色貂裘裹着也不融化。
  快了。快了。我恍惚看见那片树枝光秃挂满冰凌的树林里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小小房子。
  马儿留在前面的客栈。店家看到我煞白的脸,让我明天雪住天晴再走。可是我等不及了。我要赶在天黑前,走到那间温暖的小屋里。我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子,走进风雪里。
  天要黑了,那里该要生起炉火了吧。我甚至能看到炉火闪耀里,有一张通红儿美丽的脸。
  北国冬天的夜总是降临的这么快。
  我感觉不到冷了。左右交叉拉紧狐皮大衣的双手已经不能动弹,只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双脚轮换移动着前行。眼前雪花飘飞,比南国飘落的桃花还要好看。
  雪夜里,白色的东西都是灰灰的影子。那个灰色突起的就是小屋了。那个我曾在里面住了一年的小屋。但是没有灯光。
  
  我停下脚步。看着这隔了十八年却熟悉如昨的地方。
  屋后不远的小林子里有座坟。里面是长眠的雪域双雄稻占城霜凌雪夫妇。我向坟移了过去。
  旁边添了座小坟。难道……
  我全身惟一尚有余温的心也感觉冻得冰凌作响。
  我紧走了几步,到坟前摔倒着跪了下去。借着雪光,看到小小的树木墓碑上写着六个俊秀的字:
  海逝山萌之墓
  
  也这在这一刻,我感觉我的心真的冻得裂开了。
  我倒了下去。眼前好亮啊!像在晶莹剔透的冰凌之城。
  我看到一张熟悉的冻得通红的脸,还有那曾经总是瑟瑟发抖的娇小身子。此刻,她像一个雪人,守护着千年不落的冰凌之虹,脸上还没来得及浮上表情。
  我终于看到你了。我感觉不到,但是我知道我笑了。
  我在这一刻,回想起了我游历江湖的好多事。
  雪域双雄为救天生冰雪之体的女儿登天山寻找雪莲,与天山十三鹰大战托木尔峰,最后一死一伤并和十三鹰埋于雪崩之中。我在雪山下的小屋中救得他们天生体寒之症的女儿。大雪封山,她不能行动。于是在那里,我照顾着她从大雪纷飞的冬天到第二年夏天的到来。我们在那里度过了最快乐的时光。我要带她到南方去,那里没有雪,那里有温暖的阳光。可是她要等不到了。于是我请来了雪域神医一脉丐者,红光闪耀里我失去了后面的记忆。在她醒来前,我留下了再上天山寻雪莲的字条……
  
  这一刻好漫长啊。我的冰凌之城旋转了。雪人,冰凌之虹,她们慢慢消失不见。
  最后白色一闪,我的眼前只有一柄冰冷的剑,和落在地上的血。
  稻城……那是你的……
  
  
  ★★★◇◇─·◆·─◇◇★★★
  
  雪人
  
  当你望着我的时候 我就开始活了
  
  可是在你等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醒
  
  当你吻着我的时候 我就感到疼了
  
  可是在你离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懂
  
  煤球是我的眼睛 可是它还燃不起爱情
  
  虚伪是我的外衣 可是它已经冻不住寂寞
  
  当你说爱上我的时候 我突然傻了
  
  因为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化了
  
  其实在你爱上我的时候 我就爱上你了
  
  只是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死了……

引用部落地址

海逝山萌 於 2007-11-25 02:23 |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18 | 浏览:5179 | 点击留言

2007-11-16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因为欢乐节,16号全省放假一天。不过我还得上班。
今年是第八届欢乐节,从16号到18号。这是第二次经历这海南独有的节日。
问同事欢乐节是做什么的,她说,是借欢乐节的名义来放假的。哈哈!当然有各种活动,但是说来还是全民狂欢。今天,张学友还在海口开演唱会呢。
去年的主会场是在海口,超女们来了。那天下着雨,但是万绿园前还是挤的水泄不通,路上立交桥上都是人。今年的主会场在琼海,但是今天路上还是人挨人。中午去吃饭,万绿园前那段路,以前大概30秒就能走过去,今天估计花了三分钟。
天气还挺好。路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路边是卖各种东西的流动摊:水果、手链、玩具、影碟、袜子、泡酸菜、蒸玉米、烤红薯、棉花糖、爆米花,等等等等,把本来就不宽的边道塞得满满的。此外还有摩的等顾客的、弹着吉他唱歌的、用粉笔在地上写一行字要钱的,夹杂在男女老少成群结队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间。平时干净的街道上,撒满了果皮、纸片、塑料袋等各种垃圾。果然是狂欢的节日啊。
公司其他人都放假,也就我们几个今天还要上班,所以都感觉冷冷清清的。
从窗口望下去,路上还有很多人。肚子饿了,我也吃点夜宵去。

海逝山萌 於 2007-11-16 23:49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6 | 浏览:4734 | 点击留言

2007-11-5 星期一(Monday) 多云
谁的冰肌玉骨清凉无汗?

玉楼春苏轼有词《洞仙歌·夏夜》,词曰:
洞仙歌 夏夜

苏轼
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


此词描述五代后蜀国君孟昶与其妃花蕊夫人夏夜在摩河池上纳凉的情景,着意刻绘了花蕊夫人姿质与心灵的美好、高洁。怕红颜易老,还是对时光流逝的深深惋惜和感叹。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

我在早前一个帖子(→言荒杂录:妙趣横生的古诗文)中提到这首词。有人称此词抄袭后蜀主孟昶的《玉楼春》,是否抄袭在此不论。但是宋词中有一种文体叫櫽括。“櫽括”一词原义是矫正曲木的工具,而词的櫽括则是将其他诗文剪裁改写为词的形式。此《洞仙歌·夏夜》即为櫽括孟昶的《玉楼春》。

【花庵词选】有载:“公自序云:‘仆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余,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主与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此调者,独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墨庄漫录】云:“顷见一诗话,全载孟蜀主一诗:‘冰肌玉骨清无汗......。’云:‘东坡少年遇美人,喜﹝洞仙歌﹞,又邂逅处景色暗相似,故檃括稍协律,以赠之也。’据此乃诗耳,而东坡自序,乃云是【洞仙歌令】,盖公以此叙自晦耳。﹝洞仙歌﹞腔出近世,五代及国初皆末之有也。”观此,本调创始,或即自东坡。原有一“令”字,后又名﹝羽仙歌﹞。

玉楼春

孟昶

冰肌玉骨清无汗,
水殿风来暗香满。
绣帘一点月窥人,
欹枕钗横云鬓乱。
三更庭院悄无声,
时见疏星渡河汉。
屈指西风几时来?
只恐流年暗中换。


真正明确使用櫽括这个术语的是苏轼,所以历来都把苏轼视为开宋代櫽括词风气之先者。苏轼创作有《哨遍》櫽括陶渊明《归去来辞》,《水调歌头》櫽括韩愈《听颖师弹琴》,《定风波》櫽括杜牧《九日齐山登高》,《浣溪沙》櫽括张志和《渔歌子》等,也有櫽括自己的诗,如《定风波·咏红梅》櫽括自己的《红梅》诗。

所以且不论诗词,最后算来,总该是后蜀妃花蕊夫人的冰肌玉骨清凉无汗了。
清宋翔凤《乐府馀论》,有辨洞仙歌。附《乐府馀论》文。

乐府馀论

清·宋翔凤撰

○辨洞仙歌
渔隐丛话曰:漫叟诗话云:“杨元素作本事曲,记洞仙歌:‘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钱塘一老尼,能诵後主诗首章两句,後人为足其意,以填此词。余尝见一士人诵全篇云:‘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暖。帘开明月独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恐流年暗中换。’”东坡洞仙歌序云:“仆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馀。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後起避暑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来,朱已死矣,人无知此词者。独记其首两句云:‘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苕溪渔隐曰:“漫叟诗话所载本事曲云:钱塘一老尼,能诵後主诗首章两句,与东坡洞仙歌序全然不同,当以序为正也。”按丛话载漫叟诗话而辩之甚备,则元素本事曲,仍是东坡词。所谓“见一士人诵全篇”云云者,乃漫叟诗话之言,不出元素也。元素与东坡同时,先後知杭州。东坡是追忆幼时词,当在杭足成之。元素至杭,闻歌此词,未审为东坡所足,事皆有之。东坡所见者蜀尼,故能记蜀宫词。若钱塘尼,何自得闻之也,本事曲已误。至所传“冰肌玉骨清无汗”一词,不过隐括苏词,然删去数虚字,语遂平直,了无意味,盖宋自南渡,典籍散亡,小书杂出,真伪互见,丛话多有别白。而竹垞《词综》,顾弃此录彼,意欲变草堂之所选,然亦千虑之一失矣。
玉楼春
○南宋人伪石刻洞仙歌
宋赵闻礼阳春白雪卷二,载宜春潘明叔云:蜀王与花蕊夫人避暑摩诃池上,赋洞仙歌,其词不见於世。东坡得老尼口诵两句,遂足之。蜀帅谢元明因开摩诃池,得古石刻,遂见全篇:“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贝阙琳宫恨初远。玉阑干倚遍,怯尽朝寒,回首处,何必流连穆满。芙蓉开过也,楼阁香融千片。红英泛波面。洞房深深锁,莫放轻舟瑶台去,甘与尘寰路断。更莫遣流红到人间,怕一似当时,误他刘阮。”按云:“自清凉无汗”,确是避暑。而又云:“怯尽朝寒”,则非避暑之意。且坡序云夜起,而此词俱昼景。其中贝阙琳宫,阑干楼阁,洞房瑶台,拉杂凑集,明是南宋人伪托。

○欧公望江南
词苑曰:王铚默记,载欧阳望江南双调云:“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留取待春深。十四五,闲抱琵琶寻。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初奸党诬公盗甥,公上表自白云:“丧厥夫而无,携孤女以来归。张氏此时年方十岁。”钱穆父素恨公,笑曰:“此正学簸钱时也。”欧知贡举,下第举人,复作醉蓬莱讥之。按欧公此词,出钱氏私志,盖钱世昭因公五代史中,多毁吴越,故丑诋之。其词之猥弱,必非公作,不足信也。按此词极佳,当别有寄托,盖以尝为人口实,故编集去之。然缘情绮靡之作,必欲附会秽事,则凡在词人,皆无全行,正不必为欧公辩也。

○聂长孺多丽
聂长孺多丽词中云:“露洗华桐,烟霏丝柳,绿阴摇曳,荡春一色。”胡元任云:“露洗华桐二语,是仲春天气。下乃云绿阴摇曳春色,其时未有绿阴,亦语病也。”按谓绿意轻未成阴,故曰绿阴摇曳。若真咏绿阴,则摇曳二字便不稳。

○张子野词用方音叶
张子野庆春泽“飞阁危桥相倚。人独立,东风满衣轻絮。”以絮字叶倚,用方音也。後姜尧章齐天乐,以此字叶絮字,亦此例。

○少游斜阳暮词不重出
渔隐丛话曰:“少游踏莎行,为郴州旅舍作也。”黄山谷曰:“此词高绝,但斜阳暮为重出,欲改斜阳为帘栊。”范元实曰:“只看孤馆闭春寒,似无帘栊。”山谷曰:“亭传虽未有帘栊,有亦无碍。”范曰:“词本摹写牢落之状,若曰帘栊,恐损初意。”今郴州志竟改作斜阳度。余谓斜阳属日,暮属时,不为累,何必改。东坡“回首斜阳暮”,美成“雁背斜阳红欲暮”,可法也。按此东坡、美成语是也。分属日时,则尚欠明析。说文:莫,日且冥也,从日在草中。[今作暮者俗。]是斜阳为日斜时,暮为日入时,言自日昃至暮,杜鹃之声,亦云苦矣。山谷未解暮字,遂生轇轕。

○词曲一事
宋元之间,词与曲一也。以文写之则为词,以声度之则为曲。晁无咎评东坡词,谓“曲子中缚不住”,则词皆曲也。度曲须知、顾曲杂言,论元人杂剧,皆谓之词。元人べ斐轩词林韵释,为北曲而设,乃谓之词韵,则曲亦词也。能改斋漫录载徐师川云:张志和渔父词,东坡以为语清丽,恨其曲度不传,加数语以浣溪沙歌之。则古人之词,必有曲度也。人谓苏词多不谐音律,则以声调高逸,骤难上口,非无曲度也。[如今日俗工,不能度北西厢之类。]北宋所作,多付筝琶,故单缓繁促而易流,南渡以後,半归琴笛,故涤荡沈渺而不杂。白雪之歌,自存雅音,薤露之唱,别增俗乐。则元人之曲,遂立一门,弦索荡志,手口忄舀心。於是度曲者,但寻其声,制词者,独求於意。古有遗音,今成绝响。在昔钱唐妙伎,改画阁斜阳,饶州布衣,谱桥边红药。文章通丝竹之微,歌曲会比兴之旨。使茫昧於宫商,何言节奏,苟灭裂於文理,徒类啁啾。爰自分驰,所滋流弊。兹白石尚傅遗集,玉田更有成书。点画方迷,指归难见。惟先求於凡耳,藉通四上之原,还内度於寸心,庶有万一之得。

○慢词始於耆卿
能改斋漫录曰:仁宗留意儒雅,务本理道,深斥浮艳虚薄之文。初进士柳三变,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尝有鹤冲天词云:“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及临轩放榜,特落之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景元年方及第,後改名永,方得磨勘转官。其词曰:“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雪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按词自南唐以後,但有小令。其慢词盖起宋仁宗朝。中原息兵,汴京繁庶,歌台舞席,竞赌新声。耆卿失意无俚,流连坊曲,遂尽收俚俗语言,编入词中,以便伎人传习。一时动听,散播四方。其後东坡、少游、山谷辈,相继有作,慢词遂盛。东坡才情极大,不为时曲束缚。然漫录亦载东坡送潘老词:“别酒送君君一醉。清润潘郎,更是何郎婿。记取钗头新利市。莫将分付东邻子。回首长安佳丽地。三十年前,我是风流帅。为向青楼寻旧事。花枝缺处馀名字。”右蝶恋花词,东坡在黄州,送潘老赴省试作也,今集不载。按其词恣亵,何减耆卿。是东坡偶作,以付饯席。使大雅,则歌者不易习,亦风会使然也。山谷词尤俚绝,不类其诗,亦如便歌也。柳词曲折委婉,而中具浑沦之气。虽多俚语,而高处足冠群流,倚声家当尸而祝之。如竹竹垞所录,皆精金粹玉。以屯田一生精力在是,不似东坡辈以馀事为之也。耆卿蹉跎於仁宗朝,及第已老,其年辈实在东坡之前。先於耆卿,如韩稚圭、范希文,作小令,惟欧阳永叔间有长调。罗长源谓多杂入柳词,则未必欧作。余谓慢词,当始耆卿矣。

○词实诗之馀
草堂诗馀,宋无名氏所选,其人当与姜尧章同时。尧章自度腔,无一登入者。其时姜名未盛。以後如吴梦窗、张叔夏,俱奉姜为圭臬,则草堂之选,在梦窗之前矣。中多唐五季北宋人词,南渡後亦有辛稼轩、刘改之、史邦卿、高竹屋、黄叔诸家,以其音节尚未变也。谓之诗馀者,以词起於唐人绝句,如太白之清平调,即以被之乐府。太白忆秦娥、菩萨蛮,皆绝句之变格,为小令之权舆。旗亭画壁赌唱,皆七言断句。後至十国时,遂竞为长短句。自一字两字至七字,以抑扬高下其声,而乐府之体一变。则词实诗之馀,遂名曰诗馀。其分小令、中调、长调者,以当筵作会,以字之多少分调之长短,以应时刻之久暂。[如今京师演剧,分小出中出大出相似。]

○论令引近慢
草堂一集,盖以徵歌而设,故别题春景、夏景等名,使随时即景,歌以娱客。题吉席庆寿,更是此意。其中词语,间与集本不同,其不同者,恒平谷,亦以便歌。以文人观之,当一笑,而当时歌伎,则必需此也。诗之馀先有小令。其後以小令微引而长之,於是有阳关引、千秋岁引、江城梅花引之类。又谓之近,如诉衷情近、祝英台近之类,以音调相近,从而引之也。引而愈长者则为慢。慢与曼通,曼之训引也,长也,如木兰花慢、长亭怨慢、拜新月慢之类,其始皆令也。亦有以小令曲度无存,遂去慢字。亦有别制名目者,则令者,乐家所谓小令也。曰引、曰近者,乐家所谓中调也。曰慢者,乐家所谓长调也。不曰令曰引曰近曰慢,而曰小令、中调、长调者,取流俗易解,又能包括众题也。

○岳倦翁论辛词
辛稼轩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一词,意在恢复,故追数孙刘,皆南朝之英主。屡言佛狸,以拓跋比金人也。古今词话载,岳倦翁议之云:“此词微觉用事多。”稼轩闻岳语大喜,谓座客曰:“夫夫也,实中余痼。”乃抹改其语,日数十易,累月未竟。按此,则今传辛词,已是改本。词综乃注岳语於下,误也。

○吴梦窗酷酒所本
吴梦窗西子妆云:“流水麴尘,艳阳酷酒。”按酷酒,谓酒味酷烈也。白香山咏家酝云:“瓮揭开时香酷烈。”此酷字所本。太白诗:“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当风吹柳花之时,先闻香味之酷烈,而後知店中有酒,故先言香,後言酒也。艳阳酷酒,正同此意。万氏词律,疑酷字为讹。然但言酤酒,便索然无味。

○范石湖用笙字不误
洞仙歌范石湖醉落魄词:“栖乌飞绝。绛河绿雾星明灭。烧香曳簟眠清樾。花影吹笙,满地淡黄月。好风碎竹声如雪。昭华三弄临风咽,鬓丝撩乱纶巾折。凉满北窗,休共软红说。”高江村曰:“笙字疑当作帘,不然与下昭华句相犯。”按高说非也。此词正咏吹笙。上解从夜中情景,点出吹笙。下解“好风碎打声如雪”,写笙声也。“昭华三弄临风咽”,吹已止也。“鬓丝撩乱”,言执笙而吹者,其竹参差,时时侵鬓也。如吹时风来,则纶巾折,知凉满北窗也。若易去笙字,则後解全无意味。且花影如何吹帘,语更不属。

○绝妙好词以于湖为首
南宋词人,系情旧京,凡言归路,言家山,言故国,皆恨中原隔绝。此周公谨氏绝妙好词所由选也。公谨生宋之末造,见韩侘胄函首,知恢复非易言,故所选以张于湖为首。以于湖不附和议议,而早知恢复之难。不似辛稼轩辈率意轻言,後复自悔也。宋史张孝祥传曰:渡江初,大议惟和战。张浚主复雠,汤思退主秦桧之说,力主和。孝祥出入二人之门,而两持其说,议者惜之。按孝祥登第,思退为考官,然以策不攻程氏专门之学,高宗亲擢为第一,则非为思退所知也。本传又言:张浚自蜀还朝,荐孝祥,召赴行在。孝祥既素为汤思退所知,及受浚荐,思退不悦。孝祥入对,乃陈二相当同心戮力,以副陛下恢复之志。且靖康以来,惟和战两言,遗无穷祸。要先立自治之策以应之。复言用才之路太狭,乞博采度外之士,以备缓急之用。上嘉之。按大臣异论,人材路塞,俱非朝廷所以自治。孝祥所陈,可谓知恢复之本计矣。传乃谓两持其说,何见之浅也。故北宋之初,未尝不和,由自治有策。南宋之末,未尝不言战,以自治无策。于湖念奴娇词云:“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亦惜朝廷难与畅陈此理也。庆元党禁云:嘉泰四年,辛弃疾入见,陈用兵之利,乞付之元老大臣。胄大喜,遂决意开边。则稼轩先以韩为可倚,後有书江西造口壁一词。鹤林玉露言:“山深闻鹧鸪”之句,谓恢复之事行不得也,则固悔其轻言。然稼轩之情,可谓忠义激发矣。如韩者,欲以负山而致倾覆。玉津之事,不闻兴义公之悲者,以其本小人,不学无术,乃以国事付之,其丧败之何足惜哉。

○姜石帚继往开来
词家之有姜石帚,犹诗家之有杜少陵,继往开来,文中关键。其流落江湖,不忘君国,皆借比兴,於长短句寄之。如齐天乐,伤二帝北狩也。扬州慢,惜无意恢复也。暗香、疏影,恨偏安也。盖意愈切,则辞愈微,屈宋之心,谁能见之。乃长短句中,复有白石道人也。

○段家桥并非创见
绝妙好词载赵汝茪梦江南云:“满湖春水段家桥。”武林旧事云:“宋泗水潜夫周密譔。”断桥又名段家桥。明瞿佑归田诗话云:钱思复作西湖竹枝曲云:“阿姊住近段家桥。”先伯元范戏之云:此段家桥创见,却与罗刹江不同也。盖西湖断桥,以唐人诗断桥芳草合得名,亦以孤山路至此而尽,非有所谓段家者。按瞿说甚有理。然有绝妙好词及武林旧事证之,则段家桥亦非创见矣。

○乐府馀论跋
于廷丈以咸丰初,自楚南解组归里,余始谒於葑门吴衙场。时年届八十,长身鹤立,议论纚纚,尤善述乾嘉轶事。一日,余诣丈,适小极。阍人延余登所居小楼。一榻外,置图籍数卷。侍者方为展理衾褥。丈执一编示余曰:“此洞箫词,刻在道光己丑,版存京都琉璃厂。今印本罕存矣,此帙检以赠子。”丈著述极多,大半刊印。庚申乱後,觅印本辄不易觏。旧时里第,已成瓦砾,版片更无从问讯,可悲也已。乐府馀论一卷,是付词後者,今为重刊,并缀昔日过从之雅於末。同治庚午秋仲,江山刘履芬在吴门寓馆书。

海逝山萌 於 2007-11-05 00:46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5 | 浏览:5755 | 点击留言

2007-9-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去过一些地方。
很少有将它们完整的记述下来。
不是不想,只是还没有想好要怎样记述。
就像走过一些路,没有都回望过。但是并不代表已忘记。
总有个时候,它们会以某种方式呈现出来的。

7月28、29日。兴隆。
眺望分界洲岛


不远处是香水湾


海岸


海水很蓝


入住的酒店:康乐园。从大堂看后面的风景


客房


温泉


石......

海逝山萌 於 2007-09-12 01:55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19 | 浏览:5843 | 点击留言

2007-5-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夏天到了


不要走
......

海逝山萌 於 2007-05-05 16:40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12 | 浏览:6818 | 点击留言

2007-4-17 星期二(Tuesday) 小雨
九日下午五点的卧铺,到怀化。
一行七人,我们班六个同学,另一个是同学的同学,有个很好记的名字,小草。小草高高瘦瘦又黑黑,襄樊人,长的却太像新疆人。
因为还在春运期间,车站里人挤人,排的队又宽又长,典型的中国特色排队法。进站的时候被截在外面,那个管理人员好像存心和我过不去,我们七个人站一起的,他就刚好从我前面截断了,他们进去了好半天火车快要开动的时候,才放我进去。
分到的床位分成了隔床的三个地方,我换了一个人在一块的床位,是在他们中间的一个中铺。
车厢里在放着前一阵子流行的口水歌,混杂着人们呼出的气脱了鞋的脚散发的气桶装方便面里冒出的气快餐盒里升腾的气,黏黏稠稠,仿佛要阻隔视线,坐对面的人看着也不真切。
大家坐在一块说话,研究了到凤凰后的路线,然后弄了吃的,时间就快九点了。
我胡乱洗漱了下,就爬上床躺着看了介绍凤凰的景点风物的旅游手册,跟几个朋友发信息说我在去往凤凰的火车上。
窗外黑乎乎的,有不很亮的灯光间隔时间不等地一闪而过,投过来房屋或树木的黑影,比车里要澄澈得多。如此星辰如此夜,望出去,很容易思念人。
我在想着她。
在一个人的旅途,心里面想着她,也还是和我在一起的吧。
我把头伸过床头,朝左右分别看了看,他们三对都在小声说话,大约在喁喁情话。我又把头小心缩回来,没有脱衣服躺着,怔怔看着上面铺位的木板。

很热。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热得醒过来。车上安安静静,还能听到有人的鼻息。这情形真像是在漫天飞舞的大雪中,大家都喊着好冷啊好冷啊,于是都蹦蹦跳跳追追打打嘻嘻闹闹来取暖,我却像个木头人一样立在那里,任雪落了一头一身。
又发了几条信息,吵醒了远方人儿的梦。原来,我也和她在一起。

再醒来时,大家都忙着起来了,火车快要到站,都在抢着刷牙洗脸,水龙头和厕所周围都挤满了人。我走过好几节车厢,其实没有想着要挤到水龙头前接水的,就是走走看看,每一节车厢都是一样挤挤碰碰的人。真无聊也,这个不看也知道啊!
我又走回来,在一个不流水的水龙头前,用买的水刷了牙,又淋湿毛巾胡乱擦了脸,眼睛还是像透过雾气一样看人不真切。

六点时火车到站。
我们想在这里买回程的火车票。卖六日内票的窗口前打出“暂停售票”的牌子,几个卖二日内票的窗口当然五一例外的排着中国特色队伍,从队头到队尾,呈一个倒三角。这么早就来排队买票,可见中国人不是一般的勤劳的说。
我们分头排在三支队伍后面,我自然是联络员,在人群中穿过来,穿过去。

一直排到八点,才排到窗口前。
售票员大约一夜没睡,要死不活的声音隔着玻璃的喇叭里传过来,也带着宿夜的口气。“没有。”“卖完了。”“说过没有。”“下一位。”
早晨六点开始排队还不能买到票,再多排总也不能买到吧,我们只好先去凤凰再说。

怀化的街很窄很脏,高高低低,中规中矩的旅途客栈。
去凤凰的汽车票价35元。
大概在火车上没睡好,就都在汽车上打盹,我也昏昏沉沉,上了车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感觉睡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睁开眼看看窗外,汽车还在弯弯曲曲的公路上蜿蜒前行。再没见过比这更弯曲的路了,山路九千九百九十转,再转还是不到边。往前看,看不到前程,往后看,看不到来路。以为转过前面那个弯,凤凰就豁然在望了,但转过去,前面又是一个弯。我不知在心里算计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没有对。却也因此看到了一路的怡人景色。高耸陡峭的山崖,弯曲清澈的小河,镶木的湘西民居,一闪而过的一抹淡黄油菜花……以为这就是等待已久的凤凰了,但是汽车没有停下来。

车载电视里在放李少红的《门》,听说是部不错的电影,但在这阴沉的天和静静行驶的汽车上看了,气氛很压抑又很诡异,让本来挺喜欢的陈坤变得很讨厌。我又陷入昏昏沉沉之中,在睡的间隙里看屏幕里的陈坤一遍又一遍的怀疑,又在看电视的间隙里一次又一次地合上眼睛,感觉闷得喘不过气来时就看向窗外。
在还没看到陈坤最后要怎么结束的时候,汽车驶进了山洼里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小城,停在一个小小汽车站。
原来凤凰,我们已经到了。

海逝山萌 於 2007-04-17 10:03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17 | 浏览:7134 | 点击留言

2007-3-2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凤凰是一直想去的。
但是这一次去,却是很偶然很没有准备的。
同学说有结伴去凤凰玩的,问我去不去,我好没考虑的说“好啊”,后来想想那时应该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想去,但是还没有考虑是否能去,是不是当时就可以去,因此才这么没有考虑地说了“好啊”的。
同学想多几个人一起去,因此只当我答应了。后来都不容我分辨和解释,就给订票了。
于是,在坐了13个小时的火车和2个多小时的汽车后,我就站在了凤凰城坚硬的青石板街上了。......

海逝山萌 於 2007-03-21 17:11 | 正常 | 分类:随风看云 | 评论: 7 | 浏览:6948 | 点击留言


   所在栏目:随风看云
页码:1/-1      ↑回到顶部

博客统计
  • 博主:海逝山萌 
  • 访问:3267412 次
  • 日志:11 篇
  • 评论:2693 个
  • 留言:165 个
  • 今日访问:54 次
  • 建站时间:2004-12-12
悬崖年少
雪人

当你望着我的时候
我就开始活了
可是在你等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醒
当你吻着我的时候
我就感到疼了
可是在你离开我的时候
我还没有懂

煤球是我的眼睛
可是它还燃不起爱情
虚伪是我的外衣
可是它已经冻不住寂寞

当你说爱上我的时候
我突然傻了
因为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化了
其实在你爱上我的时候
我就爱上你了
只是在你拥抱我的时候
我就快要死了……

★★★◇◇─·◆·─◇◇★★★

你在舞台上你自己的
骄傲和美丽中舞蹈
我在你舞台外寂静的黑暗中沉默
我曾愿用尽我有限的时光
就如此凝视、凝视、凝视
直到我随着时间的流水
化作雕塑或者尘埃

可是当我再也无法忍受
这片黑暗中的孤独和寂寞时
我拾起那束经年尚未凋谢的百合
放在唯一的灯旁
看见这随风飘逝的花瓣么?
请在最后一片花瓣零落成灰前
看我的眼睛……
博客日历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栏目分类
给我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点击Q我——>>> 找我吗?点击Q我!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