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


人在天涯
hugohuang.blog.tianya.cn
--- 心,就是那把量天尺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黄雨果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31719 次
  • 日志: 5篇
  • 评论: 5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0-5-1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直想拥有一架自己的钢琴。

       还在青春年少的时候,就时常梦想有一天,自己弹着白色的琴键,身边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在柔声和唱。这梦想就象春茧,在心里悄然孕育滋长。

       梦想听来似乎可笑,但就象所有的男人一样,他因此有了学习和追求的动力。于是男人去学了乐理。虽然他嗓子不好,没办法成为歌唱家,但他有乐感,唱歌决不会走调。他慢慢懂得了音乐。

       他听过理查德.克莱得曼的钢琴,也欣赏过肖邦的作品。当克拉拉试弹过舒曼的《梦幻曲》后,问道:这是写给孩子的?舒曼说,不,这是专门写给你的。多么爱情的表达啊。这一幕,至今每每在男人的心中泛起柔情的浪花。
......


黄雨果 发表于 2010-05-15 23:46 | 正常 | 分类:至爱亲朋 | 评论: 0 | 浏览:20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
儿孙们衷心爱戴的老外婆突然走了,享年92岁。
我是在清明节公司放假,准备回家探亲的前一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那时外婆的丧事已经办完。妈妈说,不想惊动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孙辈们,这是外婆临终的愿望。
回到家,我买上一大捧洁白的百合,去给外婆上坟。贮立在外婆的墓前,我流泪了。
外婆是个慈祥而坚强的人,一生历尽磨难。她生过十个儿女,其中五个由于战乱和贫病而过早夭折。外公解放前是公务员,文革时受到批判,不久就郁闷而死,外婆则独自将五个儿女抚养成人。现在外婆子孙满堂,儿孙们加起来有五、六十人之多,而每个孙辈、曾孙辈,无一不是由外婆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喜欢偎依在外婆的膝前,听她讲述过去的事情,讲述老鼠偷油的故事。外婆那包忍万物的胸怀,坚忍、顽强的品格,则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
外婆很会烩制一些小食,那松脆清甜的陈皮、果干之类,一直是晚辈们茶余饭后的最爱。
外婆年轻时随夫家入了基督教,她一生没有上过学,但晚年竟能看懂我们的家信,平时有空还读《圣经》。周末,外婆总要上教堂做礼拜,而每年的圣诞节,附近教......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2:00 | 正常 | 分类:至爱亲朋 | 评论: 0 | 浏览:56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婚礼两天前,我和倩去陕西南路的花市订花。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铺门前,我被几束插在水瓶里的纯白小花深深吸引。这花有点像杜鹃,却又不是,只见纤细的花瓣晶莹剔透,十分的素雅高贵。问店里伙计,伙计说这是一种百合花,可具体叫什么,他也不清楚。这真是百合么?怎么和平常看到的不一样啊。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婚礼在古色古香的瑞金宾馆举行。整个宴会大厅被朋友们布置得花团锦簇,竟如梦幻世界一般。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倩挽着父亲的手臂,沿着红木楼梯款款地飘下来。我看呆了。这是我的新娘么?难道是仙子下凡?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倩头上的那顶花环,我之前心仪的那种小花,一朵挨一朵缀在那里,恰到好处地衬托出新娘美丽娇羞的面容。刹那间,我沉醉了,时间仿佛凝成了永恒。
  
  有人告诉我,这种花叫“钻石百合”。
  
  以后,我和倩又去了这家花店几次,奇怪的是再也没有见到过“钻石百合”。......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1:56 | 正常 | 分类:至爱亲朋 | 评论: 0 | 浏览:4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自小受到这样的教育: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贵为人夫,更不提儿女情长了。每天,自己像机器一样埋头于生计,而以往对父母的那份思念和眷顾则渐渐沉到了心底。
  读大学的时候,自己还经常给远方的双亲写信。孤寂之时,自有鸿雁传书。后来,有了电话,则轻易不肯提笔了,即使远涉重洋,给予父母的也只是只言片语。是因为繁重的公事?还是琐碎不尽的家务?好像都不能作为理由。
  今年重阳节好歹下决心回家一次。可是因为要和太多的其他亲友应酬,与白发苍苍的两老单独相处的时间仍然很少。他们虽然失望,却没有多说什么,只在吃饭的时候不时为我夹上我最爱吃的荷包蛋,煎得老老的,上汤的那种。父母亲心里明白,鸟儿翅膀硬了,终究要远走高飞的。
  父母为我整......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1:53 | 正常 | 分类:至爱亲朋 | 评论: 0 | 浏览:5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
爷爷是个目不识丁的山里人,典型的江西老表。
自从十八岁那年离开父母出外谋生,我就再也没有去过爷爷居住的那个小山村。按理说,小山村是父亲的故乡,因为他在那里长大;小山村又是我的老家,因为我是父亲的儿子。如今,父母在县城里住着,这是我最早的一个家;省城有我的太太,这又是我的另一个家;而自己独自在海外工作,公司所在地则是我的第三个家了。相比之下,小乡村离我越来越远,爷爷离我也越来越远了。
可我在冥冥之中还会想起他老人家,尽管脑子里留下的已是十几年前的记忆。
爷爷是个憨厚的庄稼汉,平时不善言语。虽然岁月早已压弯了他的脊梁,但他始终不肯卸下生活的担子。乡下人总盼望家族能够人丁兴旺,因此除了父亲,我还有四个叔父,一个姑姑。可在那些战乱的年代里,一个几乎赤贫的家庭,哪里养得活这样许多的人口。于是,父亲在三岁时被过寄到爷爷的妹妹家里,给外乡一个私塾先生做养子。父亲因而念上了书,之后还考进了省城。文革时期,忠厚老实却又博学的私塾先生被造反派揪斗,一气之下跳进了深潭,而父亲的姑姑(即养母)不久也生病故去。父亲是个恋乡的人,他后来把一生的眷顾之情都留在了那......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1:34 | 正常 | 分类:至爱亲朋 | 评论: 0 | 浏览:5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至爱亲朋
页码:1/1  [1]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