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


人在天涯
hugohuang.blog.tianya.cn
--- 心,就是那把量天尺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黄雨果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32555 次
  • 日志: 13篇
  • 评论: 5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1-6-12 星期日(Sunday) 晴


  
  
  阴雨下的星期天,醒来百无聊赖,想起朋友发来的妹儿,说到传闻中的那首曲子,号称“魔鬼的邀请书”。我自认为对音乐还是有一点点悟性的,它难道真的有这么可怕么?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当Sarah McLachlan 那摄人心魄的绝唱在耳边缓缓响起的时候,我还是被其深深震撼了。英文版中有这样一段歌词:

   “Little white flowers
  Will never awaken you
  Not where the black coach
  Of sorrow has taken you
  Angels have no thought
......

黄雨果 发表于 2011-06-12 11:38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22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20 星期日(Sunday) 晴


  
  
  有些时日,阅读对于我已近一种奢望。我说的这种阅读,是指在没有时间和环境条件限制下,能给心境带来愉悦和满足的那种,比如初冬季节坐在湖边的木椅上,晒着太阳,一边安安心心细细翻看孙曜东先生的《浮世万象》,讲求的是一份消闲和随意。多数情况下,上班入目的是堆积如山的工作行文和业务报告,下班则长时间游移于电脑和网络之间,偶尔拿起报纸,也只是浏览一下头版标题和怪事趣闻。这一切,似乎与心目中想象的阅读不同,浑然没有那种“书香”的感觉。
  
  香港常被内地人称为“没有文化”或“文化沙漠”。我初来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类似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和漫画书的风行于市,还有就是充斥......

黄雨果 发表于 2009-12-20 13:18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21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香港地处岭南,四季常青,从不见北方冬日的萧杀。如问起本地自然物产,当首推紫荆和榕树。洋紫荆是香港市花,因政治原因,其形象和地位变得高贵,甚至用在了当地货币和区旗上,因此多为人识。榕树则多生南国,枝叶繁茂如华盖,根须丛生似仙骨,更有另一番景象。
  其实客居在这个地方,能真正触动自己的,第一该数木棉了。还在春寒料峭时节,就可以看到满树的大朵红花,在伟岸挺拔的光秃树枝上,恣意的盛开,象燃烧的火一样。因家乡不产这东西,因此早年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第一次接触到“木棉”这样好听的名字,还是在大学里看电影《木棉袈裟》,可里面讲的是和尚习武报国锄奸的故事,其实与木棉没有直接关系。
  等我见到开花的木棉树后,才发现记忆中其实是见过的,不过不在现实当中,而是在电影版的现代芭蕾......

黄雨果 发表于 2009-07-18 13:19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24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0-5 星期日(Sunday) 晴





亲爱的叶老师、樊老师:
   
  这些天,我心中有一种难以抑压的激情。我之所以给你们写信,全是因为昔日、包括现在仍使我们得以沟通的美妙神奇的东西─音乐。
  
  我出生在偏远的小山城,由于条件限制,在进大学之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乐盲”。我向往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却又不知如何踏入它的大门。感谢两位老师给了我开启崇高心灵的钥匙,在我面前展现了无限宽广的精神世界。
  
  范老师,您还记得交大第一期《简谱》开课时的情景吗?那是心灵的共鸣,是审美意识被唤醒的欢呼。在这沸腾、充满热力的海洋中,我感到自己的灵魂在跳跃、在升华。多少次,我端着饭碗去抢座位,多少次我上午一下课就往艺术教室跑。因为我体验到久旱逢甘霖的......


黄雨果 发表于 2008-10-05 12:03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23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0-5 星期日(Sunday) 晴
  
  我这人一贯不谙时尚,年轻时未赶上流行文化的熏陶,如今已届不惑之年,就更加落伍了。一个老男人,如果还和街上的少男少女一样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岂不招人笑话?
    
  今天的年轻人追求名牌可谓到了极致。大学女生们可以为得到一件心仪的ESPRIT线衫或一双NIKE的球鞋一掷千金,而在随后的一个月里仅以速食面度日。而有时,我们又常常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去逛商场,母亲指着一件看似普通的范思哲毛衣大叫:“这是什么衣服,难道不是人穿的,竟要一万块?”身旁的女儿早已羞得满面通红,拉着母亲要逃,而这位母亲仍不肯罢休,还凑上去用手捏一捏,自言自语道:“这毛衣,还不如我自己织的结实呢。”
    
  看来,名牌的概念在这里被误解了,至少我这么认为。那种盲目追求名牌或时髦的心态,或者认为只要穿上或使用名牌就可以抬高自己身价的想法,未免世俗了些。曾几何时,有些暴发户特别喜欢LACOSTE(法国鳄鱼)的产品,他们也知道这是个世界顶极休闲品牌,可在商店专柜选购的时候又叫不出它的洋名,比划了半天,总算说清楚了:“鱼头牌,头朝外”——因为还有一种名称相似的“......

黄雨果 发表于 2008-10-05 11:34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22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0-5 星期日(Sunday) 晴
  
  
三秋桂子,十里荷香。在外漂泊数十年了,一直难忘江南六月的雨荷。

你坐上一叶扁舟,轻轻点入那条由荷叶让出的水道,于是在白天走进了朱自清的梦境。游移处,两边尽是绵绵的或高或低的荷叶,由摇动着的荷梗亭亭撑着,朝你扭起婆娑的腰肢,这便开始了荷的裙之舞。偶尔,于绿波中伸出个荷花朵儿,菡萏梢头,一抹淡红,真个娇艳欲滴。水面上,大眼睛的红蜻蜓,一只、两只,或三五成群,轻盈地在空中穿梭,有时又停住不动,象悬在了那里;荷叶下,几只长脚蜘蛛旋起水面芭蕾,箭一般地溜着,一会又没入青森森的水草里……

此时的天气,如孩儿脸,刚才还是艳阳高照,一转眼,阴阴的云层就盖住了天际。风起处,雨点下来了,先在远处的池面......

黄雨果 发表于 2008-10-05 11:04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6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自小就对《牧歌》这首内蒙民歌着迷,那“蓝蓝的天空飘着白云,白云下面盖着雪白的羊群,羊群好像是斑斑的白银,撒在草原上多么爱煞人”所提示的意境,让一直生活在江南的我平添了许多对大漠草原的向往。每当我唱起或听到这首歌,总有一种遥远而异样的感觉在心底涌动,想像在草原那没有遮挡的天空里,这些声音在不断回响,空灵,伤感。于是想流泪。
  很多人笑过我:这曲子多美啊,你怎么会伤感呢。
  我说不上来,反正是这样感觉。
  在大学选修音乐课的时候,我与叶雷教授(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与李双江同学)谈起了沙汉昆先生于1953年在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时,以民间音乐为素材创作的小提琴曲《牧歌》。这首后来成为许多著名音乐会保留曲目的乐曲,是以内蒙东部昭乌达盟同名民歌《牧歌》为......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2:19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19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

我是一个飘浮在异乡的游魂。当我坐在柬埔寨吴哥窟那斑驳的残垣上,望着夕阳渐渐沉入黝黑的热带丛林时,我心里这么想。
认识的人都说我幸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自二十年前离开家乡的蒙岗岭,跨过绵延的泸水河,我就从此走进了外面的世界,再也没有回头。是先人罗隆基、王造时在前引领,而自己父母搀扶上路的。这一路,我似乎走得四平八稳,顺顺当当。如今在别人眼里,我拥有了令人羡慕的一切,包括事业、家庭、地位,应该是踌躇满志,心满意足了。
可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离开故乡越远,心里的漂泊感会越强,要独自承受的事情越多。没有人知道,我外表阳光,内心疲惫。我曾经就象一个落水的孩子,拼命想抓住身边的每一片浮木,可是每一片都那样腐朽易碎。我用自己纤瘦的手掌疼痛地握着空虚,绝望地抓不......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2:09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7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
当初念英文的时候,教师要求每个学生为自己取一个洋名。根据中文名字的谐音,我翻遍了所有找得到的英文词典,最后决定把自己叫做“瓦格纳”——那个德国最著名也最有争议的古典歌剧大师。谁知外籍教师听了直摇头,连声说不好,原因是瓦格纳虽然在艺术上很有造诣,但他也是欧洲古典音乐史上一个最颓废最无礼的天才,为人相当糟糕,因为他专门勾引别人的老婆。我对瓦格纳了解不多,也不知道眼前这位老外为什么对他如此感冒,心里想不就是取个名字么,犯得着这样折腾?况且名字是用来叫人的,只要响亮就行了。
但无论如何,这个名字当时是没法用了。老外教师在彻底否决我的主张以后,对我这个长得很中国的小矮个仔细端详了半天,最后不容置疑地说,你的中文名缩写其实与“Hugo”很接近,不如就叫你“雨果”罢。
虽然没有与音乐大师搭上边,但最终能与法国一代文豪同名,显然是件不坏的事情。那时年少气盛,又贪图虚荣,总喜欢拿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来炫耀自己,因此不管自己是否才高八斗,或者五音不全,但逢有机会被人家“雨果,雨果”的叫,或者听到刚认识的人冲着自己拍马屁:“哟,雨果啊,大文豪嘛,幸会幸会”,顿......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12:04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189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6 星期五(Friday) 晴

临返港时,接到公司通知,说要留我几日,以便处理一些公务。也好,今天晚上在大剧院有肯尼-G的萨克斯管专场演出,我和倩已盼望了好久,本来都以为要错过这次机会的。
                 
说起萨克斯,也许只有象我们这样年纪的人仍然对其情有独钟。曾几何时,由萨克管里弥漫出来的布鲁丝,把年轻的一代人吹成了感性柔肠的一群,也使成批的迷恋者怀揣一曲生活的蓝调奔向了迷茫未知的异域。我的CD架上,至今仍存放着肯尼-G的全套萨克管音乐,然而说不出什么原因,这些片子已经好久没听了,上面积着厚厚的灰尘。
                 
晚饭的时候,与我从小同上一个班级的李方打来电话,告知他已办好移民手续,过几天也要走了。我的心里变得空空的。难道,在大洋彼岸,在那边低缓婉转的布鲁斯氛围里,天幕中挂着的那轮月亮,真的更亮更圆么?
                 
因为是临时决定留下来,我事先并没有买好今晚的音乐会票。据说肯尼-G在大陆只演两场,一场在大剧院,一场在八万人体育场。我以为,萨克管是不宜在露天广场演......

黄雨果 发表于 2007-01-26 08:59 | 正常 | 分类:静默心雨 | 评论: 0 | 浏览:4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静默心雨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