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时嘻之
学而时嘻之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博客搜索
博客成员


Over-seriousness is a warning sign for mediocrity.
  本文标题可能有点绕口,需要解释一下。我们经常遇到一类智力题,比如“五个海盗分珍珠”之类,这些智力题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在假定你和你的对手都是充分聪明和充分理性的情况下,让你选择一个最佳对策。这些智力题对实际生活的指导意义可能并不大,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我们的对手并不总是充分理性的,而且有的对手也不怎么聪明。
  
  过去的经济学家,包括研究对策论的,都简单假定人是理性的。而最近一段时间,可能是最近10年,风向变了,人们开始研究人的非理性。本文想说的是,在承认人有非理性因素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可以说不同人的“理性程度”是不同的。比如说证券交易员可能就比芭蕾舞演员要理性一些。那么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方便地测量一个特定人群的理性程度呢?比如说如果我说物理系的学生比英语系的学生更理性,甚至可能还更聪明,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这一点呢?
  
  最近在 The Social Atom 这本书中看到了一个经济学家的小实验,我认为这个实验可以被用来作为一个简单的,而且是量化的,测量一群人的聪明理性程度的办法。
  
  1987 年的某一天,伦敦《金融时报》刊登了......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9-10-09 06:38 | 正常 | 分类:科研精神 | 评论: 21 | 浏览:34202

2009-2-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多年以前,我最爱看的新闻是体育新闻,中国足球那么差,我曾经都能熟悉甲A各个队的队员名单。后来渐渐对这些东西失去了兴趣,甚至连欧洲杯都看过就忘了。也许一个搞科研的人,应该多看科学新闻。
  
  然而我越来越感到,科学新闻跟体育新闻没什么区别。
  
  就好像你看再多的体育新闻也学不会打蓝球一样,你看再多的科技新闻和科普文章,也学不会搞科研。不但学不会,而且我敢说,科普和科学报道对搞科研能力的帮助,考虑到浪费了宝贵的工作时间的话,基本上是小于等于零。完全是两码事。缘木求鱼,南辕北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过这个道理不是本文重点。
  
  本文重点是,科学报道既然不能教会我们搞科研,那么科学报道有什么用呢?一个最起码的要求是,这些"科学知识"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改善日常生活。我要说的就是,如果这篇文章不是科学家而是记者写的,那么它就连这个作用也达不到。
  
  也就是说,看了这么多科学报道,最大的好处也就是跟人聊天的时候有谈资而已。
  
  科学家和科学记者有本质的区别,那就是记者只会提供知识,而科学家可以提供观点。
  
......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9-02-21 15:35 | 正常 | 分类:科研精神 | 评论: 13 | 浏览:5802

2008-8-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在的科学似乎已经进步到了这么一个程度,就是每一件普通人在实验室之外可能会遇到的"奇异事件",背后都有一个早已经不新鲜的解释。因此当我们遇到这些事件的时候,最理性的行为是,与其自己探索争取有科学发现,不如上网直接搜索,或者问人答案。实际上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2004年,有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天空尽头出现了一种很不正常的光线。无数条光线似乎汇聚在东方地平线上的某一点,你也可以说是东方的某一点发出了这些光线,几乎布满了四分之一的天空。而当时的太阳好好的在西方!我感到这件事太怪异,用手机把光线拍了下来:
  
    
  我把照片发到了学生会的邮递表,结果一位达人曾经在国家地理杂志看到过这种现象,指出这是 anticrepuscular rays。那些光线实际上是平行的,汇聚点只是一个错觉。
  
  另有一件事,是我......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8-08-27 15:45 | 正常 | 分类:科研精神 | 评论: 2 | 浏览:4971

2008-7-25 星期五(Friday) 晴
  本文不研究李亚鹏打人事件。李亚鹏,王菲,香港娱记,我统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非常强烈的反对李亚鹏打人的做法,而为什么与此同时又有那么多人强烈的支持李亚鹏,认为打得好呢?本文谈谈认知科学。
  
  李亚鹏打人了。这么一个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件,在不同人的眼中却完全不同:
  - 有人看到的是李"打"了人,强调的是"打";
  - 有人看到的是李"为了保护孩子"而打娱记,强调的是保护。
  
  打人这件事是对还是错,就好像有人喜欢古典音乐有人喜欢流行音乐一样,完全是观众的主观意见,而没有什么客观的科学意义。很多人可能会不同意这个判断,讲一大堆道理来证明是非,然而正如美国关于禁枪和堕胎的是非争论一样,讲来讲去必定是谁也说不服谁。与其研究打人本身的正义性,不如研究,为什么大家对此事的看法会如此不同?
  
  认知科学是一个近年以来发展极快的科学。UC-Berkeley 的认知科学与语言学教授 George Lakoff,最近出了一本书,The Political Mind,专门研究人为什么会对社会和政治问题......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8-07-25 10:04 | 酷 | 分类:科研精神 | 评论: 25 | 浏览:10336

  诡异之处还不只是预测对了。这篇《灾害学》论文的注释部分告诉我们,论文的第一作者龙小霞出生于1983年,四川成都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资源开发与环境治理研究。2006年文章发表的时候,龙小霞只有23岁。她的文笔相当业余,比如文中X1到X25的数列定义居然重复写了三遍,简直是小学生写作业。文章结尾的"结论与建议"更是不靠谱,如果把这些废话都去掉,这篇论文不会超过3页。问题在于,翁文波的预测法并非路人皆知,那么一个23岁的女硕士生怎么会想到用这怪异种方法去预测四川地震,而且还用得这么地道呢?
  
  为了获得内心的平安,我必须给这个事件一个说的过去的解释。我认为这个所谓的预测完全是蒙的。
  
  我们再看看那份"川滇地区20世纪以来≥6.7级地震序列表",也就是X1到X25这个数列。从1913年到1996年该地区发生了这么多次强震,其中最大的没有地震的间隔只有8年:1925-1933。而从上一次地震,1996,到作者写这篇论文,2006,该地区已经有连续10年没有发生大地震了,这是相当不正常的。
  
  这就好比说一个多雨地区居然连续很长......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8-05-15 11:48 | 酷 | 分类:科研精神 | 评论: 12 | 浏览:4698


   所在栏目:科研精神
页码:1/5  [1][2][3][4][5]    ↑回到项部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统计信息
  • 访问:2863878 次
  • 日志: 25篇
  • 评论: 1846 个
  • 留言: 51 个
  • 建站时间: 2006-8-16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严肃评论,请去新版:
www.geekonomics10000.com
我的 Email:
geekonomics10000 at gmail.com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