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时嘻之
学而时嘻之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博客搜索
博客成员


Over-seriousness is a warning sign for mediocrity.
2008-6-6 星期五(Friday) 晴
  香港城市大学的助理教授钱锁桥,最近连续在南方周末发表莫名其妙的议论文。我不知道他学的是什么专业,其思维混乱,很不像理工科。最近的一篇 《【社会把脉】中国人从此惜命乎》,创造了水准新低。
  
  这篇文章的思路是这样的:他1980年亲密接触美国人,发现美国人不吃味精,很惜命;1990年他去了美国,发现美国中餐馆都宣称不加味精,可见整个美国都惜命。中国人本来是不惜命的,不过通过这次地震,他发现中国人也开始惜命了。怎么看出来的呢?他写道,
  
  『。。。在我看来,这次抗震救灾最感人、最有意义的一幕是:温 家 宝总 理一行视察灾情时,一副担架正好过来,总 理站到路边,让生命先行。国家总 理能为生命让路,市长、县长能为生命让路吗?企业老板能为生命让路吗?我们每一个人真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吗?。。。』
  
  每个人感动的标准可能不太一样。如果一幅担架所过之处,一头牛突然自己跑开让路,或者一面墙突然自己移动让路,或者一座......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8-06-06 13:15 | 正常 | 分类:闲谈论人非 | 评论: 9 | 浏览:10643

2007-3-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老师总是不肯告诉我他姓什么,无奈之......

中年悍妇 发表于 2007-03-10 23:22 | 正常 | 分类:闲谈论人非 | 评论: 22 | 浏览:3495

2006-12-19 星期二(Tuesday) 晴
一个人的成熟过程就是他心目中美好形象的破灭过程,对我来说这个过程主要出现在中学毕业到大学期间。在此过程中我发现原来那些农民起义英雄都曾经滥杀无辜,原来写那些清爽文字的宋代词人都喝花酒,苏东坡甚至用深爱自己的女人跟朋友换了一匹马。数年以前完成了这个思想成熟过程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宽容的人。当我听说杨振宁翁帆老少恋我没有任何愤怒,甚至当我听说国家领导人子女贪污的传闻我都觉得这无所谓,我跟人说你看人得看大局,评价政治家要看他的政策而不是他的儿子。所以说我的确是个成熟的人。

然而就好像传说中每个人都有个第二青春期一样,最近读书读到徐霞客的时候真实历史再一次激起了我的愤怒!这段文字见于吴思《血筹定律》书中《县官的隐身份》一章。顺便说一下,吴思在《潜规则》和《血筹定律》之后已经四五年没出新书了。这两本书最初都在网上看了个大概,没有看全。我手里买的这本叫做《隐蔽的秩序:拆解历史弈局》,实际上是前面两本书章节拆开打乱之后又补充几篇文章组合而成。难道他学歌星才出了两张新专辑第三张就出纪念专辑?有什么新思想赶紧写啊!

《县官的隐身份》这一章的主题是说明代驿站的流......

同人于郊 发表于 2006-12-19 14:13 | 酷 | 分类:闲谈论人非 | 评论: 4 | 浏览:5562

2006-1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最近我反省自己是否有点走火入魔,决心放缓一下研究工作的脚步,留出更多的时间来考量自己对物理的思考。所以今天继续来谈一个非学术性的问题,一个自己也没有思考清楚地话题。至少权当作为抛砖引玉。
  
  “民科”这个词估计大家都不陌生。所谓民科是相对于所谓在学院里按照某些约定俗成的范式来从事研究工作的人。这是我的定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广泛见诸于BBS和一些传媒,民科成了一群非常不受欢迎的人。他们常常成为被嘲笑的对象,他们甚至还互相嘲讽。民科成了一个相当贬义的称谓。如果有人被称为民科,他一定和人急。
  
  我提倡我们对民科还是应当采取更宽容的态度,我们应当有更博大的胸怀来包容他们。至少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对科学的执著甚至超过很多躲在学院的人。其实,一些非民科们的文章恐怕也只是写得似乎更具有“专业精神”罢了,但同样对科学的进步可以说毫无帮助。如果说民科可能对科学的进步带来负作用,难道非民科们的工作就都不带来负作用吗?
  
  也许有人反驳说,民科们根本不了解现代科学的基本认知。的确如此,我们很难期待那些不能理解现代科学成就的人......

行走在宇宙的边缘 发表于 2006-11-08 19:56 | 正常 | 分类:闲谈论人非 | 评论: 4 | 浏览:2948

2006-11-5 星期日(Sunday) 晴
  
  我与日月潭,阿里山神交已久。传说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现在终于要准备行囊启程去这个美丽岛了。然而这次的目的地是台北。台北的冬季当无雪。曾记得人说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去台湾的手续还真的麻烦。我需要前往台北驻韩国代表处面谈。那天我起得很早。汉城的秋天很漂亮。可惜我不知道怎么贴张照片。看着奔跑的韩国人,我显得格外悠闲。台北驻韩国代表处在汉城市的中心地带,在光化门。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汉城坐地铁。
  
  在代表处大厅有一面青天白日旗。这是我有生第一次面对一张青天白日旗。
  
  去台湾,我需要一纸通行证。当然邀请信写得也颇为有趣。我把全文记录于下:
  
  致。。。博士:
  
  您好。
  
  本人谨代表本活动之筹备委员会邀请您于2006年11月14日至30日来台参与于台湾所举办的“2006 Symposium on cosmology and Particle Astrophysics”学术研讨会。
  
  本次会议的内容系讨论物理有关学术问题,为一纯学术会议,不涉及任......

行走在宇宙的边缘 发表于 2006-11-05 12:43 | | 分类:闲谈论人非 | 评论: 12 | 浏览:2721


   所在栏目:闲谈论人非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统计信息
  • 访问:2835439 次
  • 日志: 9篇
  • 评论: 1846 个
  • 留言: 51 个
  • 建站时间: 2006-8-16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严肃评论,请去新版:
www.geekonomics10000.com
我的 Email:
geekonomics10000 at gmail.com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