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一夜风流的彭彭
<< 2020 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论吃喝 (23)
   编故事 (3)
   快1周 (32)
   说感情 (13)
   读闲书 (4)
   采访记 (13)
   生活帐 (128)
   旅行记 (9)
用户:
密码:
·2011-9 ( 1 )
·2011-7 ( 1 )
·2011-4 ( 1 )
·2011-3 ( 1 )
·2011-2 ( 1 )
·2011-1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3 )
·2010-6 ( 2 )
·2010-5 ( 3 )
访问:275595 次
日志:4篇
评论:162 个
留言:11 个
建站时间:2006-8-13
稀有彭彭 管 理 员




超越一夜风流的彭彭
这是个可爱的姑娘,认真工作,仔细生活,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男人。MSN:plx777@163.com
首页 | 留言板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今日心情每次想起你,心口就下一场大雪。
《这些年》《总得找点事情干》,韩东的诗
2010-4-25 星期日(Sunday) 晴 

2010年4月24日,周六,晚上8点,窄巷子白夜酒吧。很多人在这里读了韩东的诗。我拿了一本打印出来的集子,翻读一遍,我喜欢以下这两首——
《这些年》
这些年,我过得不错

只是爱,不再恋爱

只是睡,不再和女人睡

只是写,不再诗歌

我经常骂人,但不翻脸

经常在南京,偶尔也去

外地走走

我仍然活着,但不想长寿



这些年,我缺钱,但不想挣钱

缺觉,但不吃安定

缺肉,但不吃鸡腿

头秃了,那就让它秃着吧

牙蛀空了,就让它空着吧

剩下的已经够用

胡子白了,下面的胡子也白了

眉毛长了,鼻毛也长了



这些年,我去过一次上海

但不觉得上海的变化很大

去过一次草原,也不觉得
......

稀有彭彭 发表于 2010-04-25 11:12 | 正常 分类:读闲书 | 评论: 0 | 浏览:759


他是一剂春药,让人心里泛起高潮
2010-1-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每个夜晚,我都发誓:要开始一种更好的生活,要早睡早起,不要透支体力和生命。但是当夜晚带着它自己的意图、它自己的妥协和前景降临,我便失魂落魄地回到致命的纵情里去。我离不开他,我在睡前必须和他缠绵,他的味道、姿态、结构,都将构成我的梦境。那里有爱情的肉体,有销魂的红唇,有最惊心动魄的甜言蜜语。在夜半惊醒时,他是最好的安慰者,三言两语就让我平静,重新躺进他绵密温柔的怀里。
  每个早晨,我都发誓:要认真工作,要把小事重复一百遍,要从细节里找出魔鬼。但是当他的轻描淡写地从某个角落里、某个电脑屏幕间瞄我一眼,我就掉进了怠工的陷阱。我贪婪地捕捉他的信息,追着他的只言片语进入自深深处。他偶尔灵光闪现的诗句、故作正经的理论、嬉笑怒骂的故事,使我觉得生活有了新的切入角度。如果愿意,总可以换个姿势再过一遍的。他可以带着我,走出格子间的限制,到处去飞翔。
  每个沮丧的时刻,我都期盼,他被一阵风吹到我面前。我拉起他的手,走进小径交叉的树林,寻找。找一口破旧的钟,被一群野花包围着。他可以笑我,总是心一热、天就蓝了,心一冷,山河就变色。我被他的嗔怪逗乐,悲伤被扔到墙角,成了一种多愁善感的装饰。他......

稀有彭彭 发表于 2010-01-16 13:21 | 正常 分类:读闲书 | 评论: 2 | 浏览:806


在海德堡坠入情网
2007-2-12 星期一(Monday) 晴 

  
  他推开挡住视线的酒瓶,“女强盗。打一个成语!”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逼上梁山!”诗人不动声色地说。
  
  学者应该只是学者,他不可以滥用知识的权力去影响社会。可是,价值中立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你不吞灭别人,别人就要吞灭你。你不影响社会,社会就被别人影响,而那个影响是你绝对不能忍受的……唯一生存之道是,如果你是虎,设法让对方相信他是只猫;如果你是豹,那你要不断地写评论,一直写到对方相信自己是只狗。这,就是知识的权力,马克斯·韦伯!
  
  女性主义者说:战争全是男人搞的,因为男人是追逐权利的动物。如果女人来主导历史,让History变成Herstory,人类历史就不会是战争史。这个理论,希腊的剧作家在几千年前就说过。林语堂在中日战争时也自以为幽默地写过,让女人治国。女性主义者实在是不堪一击的,她们掀起一大阵烟雾和嚣声,但是这个世界不会改变。如果真若她们所说,女人天性主和平,好,那么她们想当然耳就不会向男人宣战,以战争手段从男人手中夺权;而男人占着既有利益,自然不会不战而交出权力。反过来说,如果女人真以为战争夺得了权力,那么她们必然也会以战......

稀有彭彭 发表于 2007-02-12 00:12 | 正常 分类:读闲书 | 评论: 0 | 浏览:705


它的名字叫芒果街
2006-10-13 星期五(Friday) 晴 

不知道怎么搞的,生活突然开始跑步前进。在这世事煮沸的肉汤里搅和,又不知道跑向何方,只是跑啊跑啊。双脚没停,脑子停了。脑子停得不知道望望天上浮云,不知道听听某个角落里传来的声音。突然有间屋子站出来,挡在我面前,它要我停下脚步。对,这间屋子来自芒果街,听起来很香甜的名字。
屋子是芒果街的一部分,我被它拦住之后,接着走到这条街上。我看见《黑暗里醒来的疲惫的爸爸》,“你爷爷去世了。有天清晨很早的时候,爸爸到我房里来说。他不在了,说完,他好象自己才听到这个消息一样,人像件外套一样皱缩起来,哭了。我勇敢的爸爸哭了。我从来没看过爸爸哭,不知道该怎么办。”桑德拉继续写,“我想要是我自己的爸爸死去了我会做什么。于是我把爸爸抱在怀里,我要抱啊抱啊抱住他。”这些句子像子弹一样穿到我心里,安静地散发出力量,温柔的力量。也许因为桑德拉是个诗人,她的语言简洁,仿佛一件裁剪恰当的衣裳,那么好看,那么轻柔。她在《我的名字》里写到,“她用一生向窗外凝望,像许多女人那样凝望,胳膊肘支起忧伤。我想知道她是否随遇而安;是否会为做不成她想做的人而伤怀。”她说,“我想要取一个新的名字,它更像真正的我,那个没人看到过......

稀有彭彭 发表于 2006-10-13 18:02 | 分类:读闲书 | 评论: 0 | 浏览:927



所在栏目:读闲书    页码:1/1  [1]

本站域名:http://guixiangjie.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