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子博客

博客日历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园子0412 

博客登录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2825783 次

今日访问:175次

日志: 11篇

评论: 7395 个

留言: 262 个

建站时间: 2006-8-1

博客成员

远韵 普通成员

忘情云端 普通成员

老闲人家 普通成员

asd你好123 普通成员

老智 普通成员

岭南一叶 普通成员

绿竹居士 普通成员

巴人阿时 普通成员

冰点风情 普通成员

品评天下 普通成员

矫翼 普通成员

田大安 普通成员

园子0412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IAMROBERT
2019-12-01 12:45

小奋青滤pe
2019-11-18 04:28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11:55

IAMROBERT
2019-11-03 03:33

IAMROBERT
2019-11-02 23:33

小奋青滤pe
2019-10-25 11:36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09:13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04:59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10:09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2 16:28

本站域名:
http://shujia0412.blog.tianya.cn/

一个无人分享的快乐并非真正的快乐,一个无人分担的痛苦则是最可怕的痛苦

这里,别有一番洞天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8-10-06 20:44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这里,别有一番洞天
——住在+5床的日子里

第一次看到那样血盆的大口子,我害怕得直拍自己的胸脯,好像要把受惊吓的心按回原位似的,一个劲儿地喃喃:哇塞,好可怕呀好可怕!那个约半尺长两寸多宽的血盆大口子紧附在我右手边17床晓娜的左屁股上,医生来病床边换药时我只偷偷瞄了一眼就心颤不已。整个换药过程晓娜因剧烈的疼痛而呼天抢地的呼喊能让整幢五层楼的病房猛烈地摇撼,仿佛地震来临时让人感到揪心的恐惧。王医生给她处理伤口时会很温和地安慰说:“好好好,我轻点,再一下就好。。。。”别的医生有时就没那么耐心了,甚至态度很不好:“你要配合一点,要这么乱叫的话就没法给你的伤口清理干净。。。。你看,我都没怎么动,你就这么嚷嚷,过分了哦!”在她每天痛不欲生的被清理裸露的伤口时,我都尽量地躲出去不忍再看那撕裂人心的一幕。每每换完药,晓娜都要面壁默默地掉一会儿泪,默默地再忍受阵阵的余痛。住我左边18床的老孙的夫人也常陪着流泪,叨叨地说些同情爱怜的话语。

是的,因为这个血盆的伤口,晓娜一家在好几个医院奔波了一年多,花掉银子七八万,作为农民工,这是好大的一笔开销啊。......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41 | 浏览:86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活着,演完故事里自己的角色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8-08-10 16:56 | 烦 | 星期日(Sunday) 晴


将近一个月没敲字没上网没与朋友们交流了。心里好生惦记。园子博客小屋毕竟是我狭窄生活的拓宽,是通向外界与趣味相投的有缘之人神交的一方小小的沃土,如果不是万般无奈,这里是不会荒芜长草被长时间冷落的。好久没与大家“见面”了,先向各位问个好!感谢大家对园子的理解和厚爱!

上月15日,可恨的腰椎滑脱的老毛病又找上门来了。头两天,只能躺床上“享受”腰部引发的酸痛难忍。左侧右侧平躺没有一种姿势能让疼痛减轻。整个骨盆好似铁箍子生锈断开了,骨架七零八落地散了开去,全都无法归位。只能打开电脑,让电视剧一集一集地连续播放。在《你一定要幸福》、《胭脂雪》这类不动脑便可以听的剧情里消耗着度日如年的时光。也许应该看些好的片子,可是,水深火热的时候哪有心思欣赏上乘的艺术啊!颈椎也不长时间地配合眼睛走进精彩的故事里。嗯,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让吵吵闹闹的声音灌入耳膜,使脑袋不至于无聊地往窘迫的境地里胡思乱想。

连日来,经过针灸和按摩,疼痛减轻了许多。莲前社区医院的邱医生已经是老相识了,有时会戏称他比地主婆还要地主婆。电影电视剧里的地主婆用的是缝衣针不动声色地狠扎不......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52 | 浏览:88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那时候。。。。。。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8-07-11 15:56 | 正常 | 星期五(Friday) 晴


那是上个世纪末的事了。听起来好遥远,仿佛说书人的开场白:“欲说民国那些事。。。。。”过去十几年的事了,却经常清晰地不期然地闯入思绪,在视野内踽踽徘徊。

北京协和医院,位于王府井的繁华大街里。一个是凄白的世界,一个是多彩的缤纷,凄白里有着对生命的渴望和挣扎,多彩中荡漾着生活的奢华与浪漫。碰撞在一起便成了人生的多淩镜。

一九九四年的春天,被囚禁在与多彩隔绝的凄白里,那是命运的劫难将我硬生生地从多彩拽出,不顾我的反对与抗争毫无道理地扔进了凄白。一个很陌生的环境很恼人的地方。深陷这里的囚徒只能听任摆布,思想跟周围一样的空茫惨白。


那时候,在厦门第一医院呆了四个月,无法确诊到底是“再生障碍性贫血”还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带着疑问来到北京协和医院,试图让更为现代化的医疗设备和顶级的医学水平确诊,以求得一线生的希望。在这里,厦门没法做的狼疮带检查科学地宣告:后者将伴随着我直到走进坟墓的那一刻。难以置信呀,怎么会让这种免疫功能混乱的结缔组织病缠上了呢?问天问地问自己?答案始终虚无缥缈。

那时候,每天早晨,主治医师领着一拨白大褂查房,简单地询问病情后,进行的是临床的教学。由许多医学名词组合在一起的句子,听起来空洞得不知所云。医学领域在我的知识结构里如同足球那样看不懂没兴趣。临时抱拂脚查了点相关的简易册子,却被医生警告:别瞎对号入座。于是,蒙蒙地不明原由......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114 | 浏览:107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杨桃惹的祸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8-01-30 15:32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嘴张得老大,腮帮子都有点发酸了。邱主任轮番地用各种器械往我嘴里塞并且在里面有限的空间大动干戈。一会儿,车牙发出“吱吱”的响声,口腔内水雾直喷,益满了后往嘴边流进脖子凉丝丝的,宛如小虫子的挪动感觉怪怪的不怎么舒服;一会儿,用一根大概比缝衣线还要细的约两公分长的铜色的针往病牙的根管里扎,针与根管壁磨擦着,任由那应该只有自己才能窥听得到的声音“喳喳喳”响着,我眯开一丝缝意外地看到邱主任竟两眼正愁着电视屏幕呢,夕阳红栏目的主持人王薇正在叙说她是如何被发现,如何成了特型演员邓颖超的,而我的根管壁就此与邱主任手中的针机械地磨擦了好一阵;最难忍受的是,邱主任手上的烟味不断地输送到我的鼻腔里,引来我带有逻辑性的推断与琢磨:他给人治疗牙齿不戴专用的橡胶手套,换一个病人,只是简单地洗洗手,这卫生吗?心里打着鼓,嘴上也不敢吭气啊,只能暗暗祈祷,但愿前一个病人不是传染病携带者。在邱主任治疗的间隙,我也会不时地睁开紧闭的眼来看看他手中正在鼓捣的器械,总觉得肉眼轻易看不见的细菌好像瞬间被放大了似的在眼前晃动着,一颗心于是悬浮在蠢蠢挪动的意念的小细胞上。。。。。。

“来,忍耐一点儿,拿掉你后牙的神经会比较疼。”邱主任说着就动了手。我遵命张着嘴不敢动,但喉底还是歇斯底里地发出“啊啊啊”的抵御疼痛的声音,双手使劲地在胸前摇动挥舞,仿佛那样就可以减轻痛感。“我知道很痛,马上就好,挺一挺哦。”邱主任一边安慰着我一边不停手地操作着,还不失幽默地替我嚷......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68 | 浏览:861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慰问金的温度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8-01-26 10:43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拍于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上的一幅梅花图



相对于北方大面积持久的雪花儿飘飘,这些天的厦门细雨蒙蒙也冷意唆唆。一片灰白的天幕下,远远的高楼树木街道行人汽车都被罩上了薄薄的轻纱。雨水一滴一滴地滴在雨伞上,又一滴一滴地往下滑落到湿漉漉的地上,偶尔也溅到靴子上。身上的大衣围脖用手轻轻一抹会有一层水气,那是微微的风儿使下落的雨失去了地心引力而飘飘地飞舞,伞于这飞舞的雨是无能为力的。在这本不该出门的雨天里,我行走在去位于南湖公园的花之林酒家。

做东请客的是厦门广电集团的沈总。通知我来赴宴的是政工处的小侯。

中午十二点,除了沈总外电视台的三位副台长陈、许、鲁也都到场,另外还有退休的几位老领导和病号——原电视台叶书记、原有线台陈书记、网络公司的老黄、病号除我外还有李、于两位主任。酒桌上沈总举杯表示对这些老领导老病号的慰问,随之还每人递给一个装着慰问金五百元的红包,我还多了个市政府慰问知识分子病号的一千元慰问金。对广电事业这些年来的发展沈总谈了许多,对未来也信心十足。已经好些年没有接触这样的场面了,心底里不由地还是升起了一股来自组织关心的融融暖意。

说起来,我对厦门电视台的贡献微乎其微。1993年六月从北京调入后,先后在新闻部和《厦门广角》专题各干半年,1994年8月便因病住院,查出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后几乎就没怎么上班了。而台里面给于我的是大笔的医药费、住房、工资奖金。记得1995年春节期间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时,来自电视台领导和部门同仁的两束邮递鲜花曾让我泪盈眶,记得在北京住院时,台里专门派人照顾我,飞机票报销自费药报销,从精神到物质我领受了太多的关爱。自生病后的十几年里,每年都有领导专程送慰问金到家里看望我。每一年,感受着慰问金传递出来的温度,就像感受着冬日暖阳的拥裹。
......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48 | 浏览:84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顺乎自然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7-08-12 22:31 | 正常 | 星期日(Sunday) 小雨

“人生就像一盒朱古力,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尝到什么。”这是《阿甘正传》里的一句话,很是耐人寻味。

一个多月来,躺在床上时,经常是弱智地看着电视里不知所云的肥皂剧,昏昏欲睡地时而跟着剧情走,时而想入非非天马行空,任思绪随着尘埃在走进屋里的阳光中飘飘浮浮起起落落,只有想挪动一下身子时,腰部的疼痛需要付出艰难的努力时,才倏然地又在真切的日子里,感受到了命运之神的超然威力,感受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而无助,感受到自己人生的朱古力怎么就有那么多品不完的味道!为何呢?为何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像在商场里购买物品那样,挑选自己喜欢的朱古力呢?答案在那呢?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很弱智很无奈。弱智无奈到只能顺乎自然了,只能听天由命地品尝永远也无从知道的明天日子里的朱古力味道。

那天,是一个多月前的六月二十八日。阳光像往日一样,一大早六点多钟就丁丁当当地越过窗玻璃,悄悄地挤上了床。可我竟不能像往日那样自如地或者翻身躲避它或者仰身拉上窗帘挡住它,整个腰部如同被强力胶粘在床上似的挪也挪不动,我清醒地意识到又要独饮苦日子的滋味了,厄运又找上门来了,霎时间懊恼、沮丧、哀怨、伤悲......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53 | 浏览:103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感谢朋友们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7-07-23 10:48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


打开博客,面对这么多朋友的真诚的关爱、鼓励、祝福与期待,面对这么多炙热而滚烫的话语留言,我的眼睛潮湿了,泪水打着滚噼噼啪啪地一个劲儿往下掉,病中那颗脆弱无助的心此刻得到了最温暖的慰籍!我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表达目下的心情,就让我真诚地给大家深深地鞠个躬吧!谢谢朋友们!谢谢了!!!!!
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苏医生将近一个月的上门治疗,病痛已经大大减轻,现在已经能够自己起来走动,也能小坐一会儿了。医生说还得继续治疗一段时间,并以......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35 | 浏览:604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又蔫了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7-03-23 13:19 | 正常 | 星期五(Friday) 晴


 已经连续挂了六天的吊瓶,林可霉素和替硝唑一直往血脉里补充也没能叫讨人厌的感冒病毒完全不在体内张狂,虽然症状有少许减轻,淡黄色的浓痰不那么多了,鼻腔里也能挤进一点空气帮助嘴巴喘气儿了,但疲乏无力浑身不对劲,仍使我整天整天的什么事也不想做,倒是躺床上看了好几部电影和电视剧,什么《伤城》《天亮以后说分手》《达芬奇密码》《天下无贼》《法不容情》等等、等等。虽说是半闭半睁着眼睛看得有点儿稀里糊涂的故事,但游离的思绪时而在剧情里时而在浓痰中,迷迷瞪瞪浑浑噩噩好像时间晃荡着就比较轻松地过了。舒服一点时到网上溜达溜达,见见天涯的朋友,也是暂时逃离病痛的一方良剂。

 在输液室里听来许多有趣的聊天,想起张爱玲小说《等》的描述,本想写点什么,唉——!精神头不足,打了些许腹稿的《输液室里听聊天》就此算了。蔫了就该多休息,这是老公和孩子的谆谆教导,还是午休去为妙。
......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22 | 浏览:87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看病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6-11-28 20:38 | 晕 | 星期二(Tuesday) 大雨






厦门市第一医院门诊大楼



 这辈子最不想去的恐怕就是医院了,然而,还必须得去,非去不可。一大早。空腹。到医院例行公事抽血化验。检查项目有:抗双链DNA测定、单项补体测定C3、C-反映蛋白测定、抗合抗体测定、抗和提取物抗体测定、红细胞沉降率测定、血常规检查、尿常规检查、肝、肾功检查。。。。。。抽完血肚子抗议了叽里咕噜地叫,到医院门口凑合吃了一碗面线糊,把早饭后的药服下,又返回医院,找了4位医生,耐心地排了好几个队,终于拿了些药:金水宝胶囊、科素亚片、多糖蛋白胶囊、强的松龙片、霜叶红片、枣仁胶囊。
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去拿报告单正好,一看:......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22 | 浏览:76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让自己快乐充实

园子0412 发表于 2006-11-20 18:41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

 寂静的深夜里,时钟前进的脚步声“嘀嗒嘀嗒。。。。。。”如雷鸣般地往我耳膜里钻,紧闭着双眼,哈欠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实际上是困得不得了,但就是怎么也睡不着,数数吧,1、2、3、4。。。。。。101、102、103。。。。。。数着数着,稍不留神脑袋里尘封的底片不用按启动钮就自动播放了,杂乱无章地、一个小片断一个小片断地、意识流般地滚动着,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是些剪不断理还乱想不明白理不出头绪的事儿。可是,想停止播放还不行,于是,接着数数:1、2、3、4。。。。。。201、202、203。。。。。。还是进入不了渴盼的梦乡,会不到周公。吃一片安眠药,随便抓一本床头的书看看,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左侧位躺右胸隐隐作痛,右侧为躺脖颈酸酸的,翻来覆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天已大亮。把为了不惊动睡意一直还捧在手上的书合上,关掉床头的灯,摘掉戴着的老花镜,总算在白昼来临时睡了一小觉。嗯,不错。想伸个懒腰,还不能痛痛快快地,得悠着点,否则小腿会抽筋,不仅让你猛疼一下子,更受不了的是抽筋的地方像打了节似的一两天都很难捋开,......

分类:抗病魔 | 评论: 26 | 浏览:75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抗病魔
页码:1/1  [1]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