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音评会
天涯音评会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博客信息
博主:天涯音评会 
博客日历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崔健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3-1 ( 1 )
·2012-9 ( 1 )
·2012-6 ( 1 )
·2012-5 ( 1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2 ( 1 )
·2011-11 ( 2 )
·2011-10 ( 3 )
·2011-9 ( 1 )
·2011-7 ( 3 )
·2011-6 ( 3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411908 次
今日访问:21次
日志:43篇
评论:402 个
留言:8 个
建站时间:2006-7-23
博客成员
家穷卖了版主上网 普通成员
二丁目1982 普通成员
神叨叨 普通成员
顾半山 普通成员
木子王旋 普通成员
kennytruth 普通成员
mary12047 普通成员
石桥镇 普通成员
我来我征服 高级成员
归妹素衣 高级成员
邮差365 高级成员
方蛇 高级成员
羲子 高级成员
贾谬 高级成员
邮差 高级成员
丁慧峰 高级成员
余力机构 高级成员
纷飞的茶叶 高级成员
2999年的圣诞雪 高级成员
小娱呼叫小娱 高级成员
林木深森 高级成员
就今儿个吧 高级成员
慕容_小虫 高级成员
天一鹏宇 高级成员
scooby1985710 高级成员
我是劲翔 高级成员
杨小娱 高级成员
田小百合 高级成员
南方南方 高级成员
不当流氓 高级成员
死星上的光芒 高级成员
天涯音评会 管 理 员
命数七七 管 理 员
邮差100 管 理 员
vacant19851215 管 理 员
九时用茶 管 理 员
影想2020 管 理 员
hillding 管 理 员
TMCA 管 理 员
便秘的骆驼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rss 订阅

天涯社区
TMCA,是天涯独立影音评人会的简写,旨在发挥独立思考,独立评论的精神,提供一个来自网络的音乐新角度\新观点\新思考…… 成员介绍: 老丁@TMCA,原《Hit轻音乐》编辑,乐评人。九时用茶@TMCA,南方体育特邀斑竹,独立乐评人。邮差@TMCA,南方体育斑竹,非官守乐评人。骆驼@TMCA,独立乐评人。
今日心情★★匿名留言ID:音评会留言马甲/音评会 密码:123456☆☆

[顶]钟童茜:孤城黑塞壬 夜深纵妖声

[顶]周云蓬:我不想“狗活”,要参与现实

刀丛里的诗——万能青年旅店《同名专辑》
2013-1-8 星期二(Tuesday) 晴
  
  当崔健面对复杂的时代图景无法把握的时候;
  当汪峰为中产阶级的利益四处引吭高歌的时候;
  当许巍为和谐社会的构建添砖加瓦的时候;
  当左小诅咒懂得用最先进的营销理念经营自己唱片的时候;
  当周云蓬到唐诗里避难的时候;
  当李志装逼从生理需要装到自我实现的时候;
  当“重塑雕像的权利”不屑于母语表达的时候;
  当“痛苦的信仰”放弃重型音乐的时候;
  当“声音碎片”开始赞美陌生城市早晨清新空气的时候;
  当“木马”的精神病受惠于医保得到有效治疗的时候;
  当“后海大鲨鱼”女主唱大腿上的黑丝令人心旌摇曳的时候;
  当“二手玫瑰”男主唱脸上的脂粉开始大面积剥离的时候;
  当西北的群氓们在闯王思想的激励下蠢蠢欲动的时候;
  当“兵马司”的小崽子们在“No Beijing”旗号的指引下四处扑腾的时候……
  石家庄,
  一支名叫“万能青年旅店”的乐队浮出了海面……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吴越乃报仇雪恨之所,太史公用他的......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3-01-08 15:28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285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嚣张的老板——张悬《神的游戏》
2012-9-3 星期一(Monday) 晴
  上帝以自己的身体为模型创造了男人,他怕男人孤单,从男人的身体取下一根肋骨,创造了女人。张老板对那根肋骨耿耿于怀,于是写了首《Ain't My Man》。
  尼采望着莎乐美高傲的背影,悻悻地说:“到女人那里去,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张老板对那条鞭子耿耿于怀,于是写了首《嫁祸进行曲》。
  她十三岁时写了《宝贝》,很多年以后,这首歌令她一举成名。人们把她归入小清新流派,把她与那位著名的陈老师相提并论。张老板对这种错误的归类法耿耿于怀,她清啐了一声:“干!”,顺手写了《欲望把眼前的地板铺满》,和那个自称有高尚情操、因高尚情操而寂寞的陈老师作彻底切割。OK!你有你的高尚情操,我有我的低俗欲望,咱俩凑不到一块儿,各走各的路吧。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高呼:“弱者啊,你的名字叫女人!”张老板对印刷品上的这几个字耿耿于怀,于是她写了首《讨人厌的字》。
  有个带毡帽的家伙创作了《庙会之旅》,张老板对那神父耿耿于怀,她知道自己成不了忧伤的老板,她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嚣张的老板,于是她创作了《神的游戏》。
  
  2012年8月,张悬发行了她的第四张唱片《神......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2-09-03 20:08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249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低苦艾回归故里,修成正果
2011-10-24 星期一(Monday) 晴
  一个乐团要从五花八门的同类中突围出来,自身必定需要携带下列三种利器:造诣相当的乐手、有想法的音乐编制、和会写出优秀旋律的成员,这裡要特别强调作曲的重要,好的旋律线条能永远使你的歌曲被更多的人提起、记住,内地可做到前两点的乐队很多,但有第三种利器的却是凤毛麟角,在我听过的今年独立团体製作的唱片当中,低苦艾可算为数不多的一组,能同时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乐团。
  
  1999年从兰州发迹的低苦艾,主要沿袭迷幻摇滚为自己音乐染色,当中的灵魂人物刘堃曾在09年创立了Maybe Horse民谣音乐厂牌,并和小河一起製作过自己的个人专辑《嘿,青年!》,刘堃那Leonard Cohen式的演唱为《嘿,青年!》带来阴鸷的调色,而《嘿,青年!》之于刘堃则是一次音乐上的沉淀,出走归来,回到故土的低苦艾少了一些不必要的杂绪干扰,他们依然善用采样,以音墙製造曲境,但对器乐实验的热衷已渐转变为如何融合更好的思考,09年的《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是低苦艾的一次准备,而这回《兰州 兰州》竟意想不到有修成正果的感觉。
  
  低苦艾的“低”可解成含蓄,但含蓄不意味着收敛,它会等待某个时......
田小百合 发表于 2011-10-24 21:38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181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跳出自己,戴佩妮与D-Power一起「佛跳墙」
2011-10-9 星期日(Sunday) 晴
  纪念、限量、完成发片梦想,戴佩妮与D-Power(低能团)组成的「佛跳墙」Buddha Jump乐团,自一开始就是以玩玩的性质勇闯乐坛。他们的出发并没有什么很大的野心,也不需要达成多远的理想,由我做主的纯粹性一直是整个Project的奠基,闇黑风格的摇滚乐不过是他们沟通抒发的语言,「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他们相信不多的宣传和限量的唱片发行,并不阻隔好的音乐推广传播得更远,「佛跳墙」之意按戴佩妮所说,就是要音乐玩到连佛都想跳墙来听。
  
  打着黑色的旗号,吞落沉沦的药片,《罪》一上场,已经走到了堕落深渊的边上,忏悔赎罪成为自我的解救,各乐器的张牙舞爪或重型奏、击,建立着铜墙铁壁,而高潮位山洪的暴发,和同轨演唱上的挣扎,更交汇成俱破坏力的龙卷风,凶猛滚动而至。《失眠》甚有气势的鼓,绝对是此曲的一个标记,Penny一改常态吊高了的嗓,不让神婆萨顶顶专美。《欺骗上帝》刷去青春的粉笔字,是「吸取成长的教训吐出倔强的孩子气」,起动的编曲有如从梦中醒觉,在闯荡之后不再的甘之如饴莽撞确信,产生对人生信念的质问与反思。
  
  调整了呼吸,《Why》忽然细腻......
田小百合 发表于 2011-10-09 14:10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178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再次举起来的左小祖咒
2011-9-18 星期日(Sunday) 晴
  十二年前的《庙会之旅》是左小祖咒卖得最差的作品,碍于当年听众的接受程度和互联网传播的未兴起,它的销量数据其实基本上不能反映出这张专辑的什么问题,而正正放在今天去细听理解,《庙会之旅》无疑成了左小祖咒角色代入感最重的专辑,那时的左小虽然也在装逼,但确实装的很实在,原色保留也最多,其热血奔腾的冲击意义可是真正能标为的时代之音,在左小历来唱片里也并不多见。于是,能举起来放下的左小祖咒,从地下渐渐变得主流之时,又因“平反”的目的把《庙会之旅》重新举了起来,而且十二年已经过去,症状是消除了还是变本加厉了,我们心中有数,它的续集未必要得到社会的广泛回响,却靠着左小自身不断扩大的影响力,聚集了更多围观社会疮疤的群众。
  
  正如周云蓬可当成在唱歌的鲁迅,左小祖咒也可当成现代版的王小波。《庙会之旅II》的凶狠在于能直面摆着对抗姿势,举枪架炮,对准了要开火的目标,它的架构大致可分为总起->细分->总结,点名字的《吹牛》表面有带对整个体制的蔑视之意,却提到了“我想对这个国家负责”的真情实感,在无力状态下,唯有把创作当武器,从嬉皮中射出俱悲剧色彩的一弹,吹牛也要吹出心底话。早过热血青年阶......
田小百合 发表于 2011-09-18 22:49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213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Mr.终于有了真正代表作
2011-7-7 星期四(Thursday) 晴
    香港band sound新浪潮的代表乐队之一——Mr.,背靠环球这棵大树,出道以来,发展顺风顺水。加盟环球这种大公司对于一队band而言,十足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是大公司资源、宣传充足,发展更容易;另一方面是在大公司的运作下制作的音乐,不可避免被一部分乐迷视为严重主流化倾向。对Mr.的评价,两种声音均走向两个极端,加之Mr.曾卷入抄歌的疑团,一部分苛刻的乐迷直接将其归类为cover-band(翻唱乐队)。   
    同为香港band sound新浪潮的标志性乐队,Mr.与RubberBand的fusion摇摆、Kolor的愤怒呐喊、野仔的草根情怀不同,Mr.的摇滚自出道以来就缺乏鲜明的棱角。第一张《Mister》还有点“乐与怒”的影子,第二张《If I Am...》就向流行妥协,一曲《如果我是陈奕迅》的走红更加坚定了Mr.走主流band的决心。到了与谭校长合作的《Rolling Power》,基本沦为平庸的大路货,也成为Mr.更进一步的“致命伤”。无独有偶,最近发行的几张香港乐队的专辑水准都可圈可点。较主流的有Kolor的《As Simple As》、RubberBand的《Dedicated To...》、野仔的《Chokollection》,地下乐队铁树兰的《让信念繁衍》与White Dimension的《Shimmer Of Dawn》都是一时之选。Mr.的出手是令人期待的,尤其在香港band队集体井喷show time的时候。   
......
慕容_小虫 发表于 2011-07-07 16:18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18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北京杂种——何勇《垃圾场》
2011-7-2 星期六(Saturday) 晴
何勇应该感谢他的父母,感谢他们把自己生在当今盛世而不是“康乾盛世”。二月河的赞美诗,阎崇年的咏叹调,清宫戏里张口“主子”闭口“奴才”的温情脉脉,一切是那么的动人,一切是那么的养耳,差不多我都相信了“康乾盛世”的四海升平。幸好,仅存的一丝好奇心救了我。靠着这份好奇心,打开历史书,在那些没被专家学者清理干净的地方,在那些或言辞闪烁,或语焉不详,或前后矛盾的地方,稍微深挖一下,我就发现了另一个“康乾盛世”。如果何勇生在“康乾盛世”,凭他那一句话,等待他的绝不仅仅是艺术生命的中止,而是更加悲惨的结局。每当听旁人谈起某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时,我就会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产生“条件反射”,脑海中迅速掠过两句话——“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李素丽你漂亮吗”。何勇后来疯了,对这个消息我一点也不意外,我早就看出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是的,他的右脑一定有问题,具体的病症是“时空混乱”。何勇和宋徽宗赵佶患了同样的病,赵佶是“直把杭州当汴州”,何勇是“直把北京当香港”——他以为在香港可以调侃“四大天王”,在北京就可以调侃李素丽。他错了。于是,他就要倒霉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1-07-04 10:02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2 | 浏览:2602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中国病人——窦唯《黑梦》
2011-6-20 星期一(Monday) 晴
如果窦唯没有娶王菲,
  如果何勇没有问候李素丽,
  如果张楚没有和伊沙绝交,
  现在会怎样?
  今天,“蝴蝶效应”的故事连小学生都会讲,复杂数学和“系统论”告诉我们:只要初始状态发生轻微的变化,结果将天差地别。面对“社会”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简单的线性逻辑推理是无能为力的。
  不管怎么说吧,如果窦唯没有娶王天后,也许他不会成仙;如果何勇没有问候李劳模,也许他不会发疯;如果张楚没有和伊诗人绝交,也许他不会死掉。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就是“魔岩三杰”命中的劫数。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化、符号化的时代,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如果把他们符号化的话,王天后可以隐喻为“商业”,李劳模可以隐喻为“政治”,伊诗人可以隐喻为“文化”,如果把“王天后”、“李劳模”、“伊诗人”这三个变量组成一个“系统”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个系统取名叫——“中国”。
  同理,如果我们把“魔岩三杰”符号化,则窦唯可以隐喻为“病人”,何勇可以隐喻为“痞子”,张楚可以隐喻为“盲流”,一个有趣的想象出现了——窦唯PK王天后,何勇PK李劳模,张楚PK伊诗人=“病人”PK“商业”, “痞......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1-06-20 16:02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9 | 浏览:349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极度深寒——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2011-5-24 星期二(Tuesday) 晴

  1994年,一个华语唱片产业野心勃勃的计划全面启动。这个计划代号“中国火”,操盘手是两个台湾人——张培仁、贾敏恕。1994年,春天,“魔岩唱片”推出了三张华语流行音乐史上重量级的唱片:《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黑梦》和《垃圾场》。1994年,岁末,香港红馆,一场摇滚音乐会让大众瞠目结舌,仿佛在牛顿时代引爆了一枚原子弹,人们看到了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的奇观。“量子力学”挑战“经典力学”,牛顿的“运动定律”受到了空前的冲击,何勇对“四大天王”的藐视让人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这场音乐会超过了音乐会本身成为一个文化事件,张楚、窦唯、何勇,“魔岩三杰”成为中国摇滚乐一个里程碑式的符号。
  
  “魔岩唱片”当时提出的口号叫“新音乐的春天”。何谓“新音乐”?我个人的理解,所谓“新音乐”有两层含义:第一,大陆新崛起的摇滚乐相对于港台的流行音乐是一种“新音乐”;第二,“魔岩三杰”的摇滚乐相对于崔健的摇滚乐是一种“新音乐”;第一层说的是市场前景,第二层说的是文化价值。文化上的代际更替,一代新人登上历史舞台总是以否定前辈的姿态出现的,八十年代先锋诗人们喊出了“PASS北岛”的口号,“魔......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1-05-24 08:25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2 | 浏览:245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北京狂想曲——汪峰《信仰在空中飘扬》
2011-3-1 星期二(Tuesday) 晴
  汪峰在近期一次访谈中表示,有财富过着上层社会生活的人同样能创作出伟大的作品,他用约翰列侬说事。汪峰的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在中国这种社会文化氛围里,这种说法是不可能赢得广泛支持的。在当下中国普通民众的心里,“有钱人”都是有“原罪”的,他们获取财富的过程都是不道德的。中国社会从古至今一直强调“文以载道”,即强调文艺作品的社会教化功能。宋代蔡京的书法水平堪称超一流,但由于其人品和政治操守不那么好,史官便把从他从代表宋代书法最高水准的金字招牌“苏黄米蔡”中抹掉,用一个与他水平相距甚远的但在品行和政治上没有污点的同样姓蔡的人——蔡襄来取代,谢天谢地,宋代除蔡京外幸好还有一个姓“蔡”的书法家,“苏黄米蔡”这块金字招牌总算保住了,蔡襄由一个“准一流”书法家一跃成为一个“超一流”书法家。把作品与作者进行无缝对接,用数学术语说就是“伟大的作品”与“伟大的作者”之间是“充分必要”条件,而“伟大的作者”拥有大量的财富,开着宝马,泡了一打嫩模,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与“伟大的作者”这个身份不相符的——这就是中国的文化逻辑。汪峰急于搬出约翰列侬为自己辩白,就是迫于这种文化逻辑的压力。
  
  从2000年汪峰脱离“鲍家街43号”发行《花火》到2009年《信仰在空中飘扬》,十年间汪峰一共发行了六张唱片。仔细研究这六张唱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你会发现一条与这十年中国社会发展相契合的暗线。他六张唱片的名字——前面三张:2000年的《花火》、2002年《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2004年《笑着哭》可以说是带有私密性质的“个人叙事”,后面三张:2005年《怒放的生命》、2007年《勇敢的心》、2009年《信仰在空中飘扬》可以说是类似政治口号的“宏大叙事”。在这十年间,汪峰唱出了几首烂大街的热门金曲,上了几次CCTV,于是“摇滚原(教)旨主义者”对汪峰冷嘲热讽,极度鄙视。我想,那些对汪峰嘲讽和鄙视的人是没有道理的。按一般的伦理逻辑,背叛和出卖才应该被讽刺和鄙视,而在汪峰身上从来都不存在(背)叛和(出)卖,他的音乐从来就不是“摇滚原(教)旨主义者”对“摇滚”的定义——摇滚就应该是“底层叙事”或“另类叙事”,汪峰的音乐从来就不是“底层叙事”或“另类叙事”,所以在他身上不存在着背(叛)和出(卖)。汪峰的音乐从言说内容到审美情趣的目标指向是一贯的,清晰的——那就是“中产阶级”。
......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1-03-01 13:09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1 | 浏览:111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流星圣殿——Beyond《乐与怒》
2011-2-14 星期一(Monday) 晴
大海中的落日
  悲壮得像英雄的感叹
  一颗心追过去
  向遥远的天边
    黑夜的海风
    刮起了黄沙
    在苍茫的夜里
    一个健伟的灵魂
    跨上了时间的骏马
    ——覃子豪《追求》
    
    
    如果一定要把“从容燃烧”作为否定“苟延残喘”的方式——唯一的方式,那我要对黄家驹的死欢呼:“死得痛快,死在巅峰状态!”
    
    巅峰即绝唱,黄家驹命陨东瀛,他的死法颇有东瀛文人三岛由纪夫、大岛渚所鼓吹和渲染的“残酷美学”之神韵。发行于1993年5月的《乐与怒》是Beyond乐队的巅峰,一个月后,在一次意外事故中,黄家驹离开了人世。如果黄家驹死,《乐与怒》是Beyond的巅峰;如果黄家驹不死,《乐与怒》肯定不是Beyond的巅峰。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无论黄家驹死与不死,《乐与怒》都是一张绝对牛逼的唱片,黄家驹的死使《乐与怒》在牛逼之外增添了传奇的色彩。黄家驹只活了31岁零20天,他如同一颗流星,刹那光辉使同辈人黯然失色。《乐与怒》如同一座圣......
死星上的光芒 发表于 2011-02-14 14:30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110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沼泽《沧浪星》:十年梦萦古琴台,三千弱水尽带甲
2010-1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这张专辑的古琴与乐队最终结合得如此无缝让我惊讶。从目前听到的录音室效果来说,已经做得相当出色,不仅变化上的探讨已经超出以前听他们现场时的那些尝试。而且在节奏上的进退取舍,也非常精致,从《打捞星星的少年》细听下来,自《声声急》的仓猝至《过客》的疏缓,《沧浪谁与游》里的禅境,一张一弛,粗中有细,如今的氛围营造,宛若有一种中国水墨画的景致,正是急风骤来天欲黑,残荷听雨留白间。
    
  是缘海亮这次确是把古琴融在乐队整体里去做一个减法,事实上也很难想象到他的古琴居然能以这样的方式和电声乐队做结合,其背后所作的许多大胆舍弃可想而见。明明草莽英雄出身的沼泽却矢志以竹木经魂,丝弦织纬,用古琴代替吉他来与传统乐队“三大件”进行配合。在现场演出时,海亮甚至挪用插电的电古琴来模拟失真吉他效果,进可与细辉原有的电吉他,阿来的贝斯共筑迷幻躁动之音墙狂潮,退亦可偕口风琴与键盘合成之电声效果铺排旖旎迷离。向来清微见著的古琴于此呼啸袭来的band sound铁骑中却淡定自若,任渔阳鼙鼓动地,破阵自有将军令 —— 一声声慢,一声声急,霓裳羽衣内藏带甲十万,甚至连海逊鼓点下棱角分明的噪音也化作......
邮差100 发表于 2010-12-23 14:57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108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闯进万能的青年旅店
2010-11-21 星期日(Sunday) 晴
  卧虎藏龙的内地一直孕育着不少独特、出色的乐团,来自摇滚重镇石家庄的万能青年旅店就是其中之一。感谢互联网络让自己可在较早的以前便接触到他们的音乐,从一曲跳出视频的《喜剧》,成为我闯进这青年旅店的起点。
  
  诞生于十四年前的万能,曾起名叫做Nico,由两位核心成员董亚千、姬赓,加小耕、王朗的协助结合组成,在音乐分工上,姬赓主要负责填词和现场贝斯弹奏,而董亚千则是担当曲作、结他及Vocal角色。与其它摇滚乐队差异不大的乐器运用,万能的亮点是一支小号的生勐特别添注,把参彷东洋色彩的配器衬搭,装饰到这间与别不同的旅店裡头。
  
  单靠六首歌曲已能行走江湖数载,因为有口耳相传的积极迴响,因为有音乐杂志不遗馀力的支持力撑,从陆续上传的粗糙现场录音,到现在重新灌製下更俱能量的同名专辑集结。
  
  很欣赏万能呈现的旋律美感,如泡一壶耐品的茶,有着跨越年代的传唱潜能,听《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荡出温暖的暮色炊烟,听《十万嬉皮》重複迴旋的简洁优雅,莫不带上民谣特质的易跟亲近,沉积起单纯而无穷的朴实意韵。
  
  享受歌内富有诗意的构词方......
田小百合 发表于 2010-11-21 13:09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96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陳昇《P.S. 是的,我在臺北》:臺北已是你的家
2010-9-7 星期二(Tuesday) 晴
陳昇《P.S. 是的,我在臺北》:臺北已是你的家

自從《魚說》之後昇哥又回復了平均每年一張的高產爆發,今年的這張《P.S. 是的,我在臺北》更是雙碟裝,如果傳說中那張《吉林的秋天》能在年內出版,將是史無前例一年三連發,可見他的靈感井噴程度。然而,就算這個老男人這些年一直在玩,在大陸四處采風和自己原來的那套拼貼進去,卻也沒有玩得過癮如眼下的臺北,他一直生活的這座城市。

在上半碟很明顯可以聽出這次配樂的爵士走向,FUNKY氛圍下的說唱,饒的居然是左小祖咒的詞,差不多快趕得上左小的荒腔走板,連諷世的影射也帶上那種尖刻的幽默。只是聽者千萬不要被那些熱帶氣旋席捲來的雷鬼、桑巴什麼的即興樂感迷魂掉歌詞裏本身的搖滾風骨,譬如在《哥哥是英雄》就真的玩了一把老搖滾向滾石老闆段氏兄弟致敬。而更搖滾的,在於他毫不避諱的寫實,從前總統到現名嘴,從臺灣電視的大悶鍋到現實裏淪落天涯的外省籍老兵,從西門町到忠孝東路,從淡水河到光復南路,表面上是一個城市,實際上是這一個島,這一島嶼上的人們,這二十年來從一個威權社會轉型向一個准公民社會,當中經歷過的......
邮差365 发表于 2010-10-30 11:48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89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在《夏.狂热》下叛逆躁动的苏打绿
2009-9-20 星期日(Sunday) 晴
走过《春.日光》,来到《夏.狂热》,一变前者温暖朦胧的苏打绿,换上了摇滚新装,得到在如画优美田园里打转的梦境中苏醒,从而登上了更贴近现实的舞台,发放着蓄积于心的能量,不断燃烧。

假 若春天代表了童真的纯洁,那么炎夏则代表了叛逆的青春,活力生猛的《掌声落下》由年轻人最喜欢流连的网络世界打开了话题,掌击拍子如同密密敲落的键盘作 响,一只难以捕捉的蚂蚱在跳。随着《各站停靠》里已经出现过的一节熟悉旋律响起,《他夏了夏天》也终于结束了虚拟之梦,而开始为生活拼搏,在爽朗的音乐表 达下,青峰代言「默默在岗位战斗的每个小小英雄」心声,确实是抚慰,原来疲惫汗水流过现出的笑容和希望,会特别美丽。

明亮熄灭,台风酝酿,沉哑的结他撩起了《蝉想》从喉咙涌出的盛夏躁动,一条「重伤的鱼在泥沼中挣扎」。流着Post Rock血液的《包围》是「背叛世俗和虚伪,背叛谄媚和积非」的表演,见不到尽头的前奏仿似前方漫长无终站的道路,踏上了就不能回头。热闹畅饮一杯,《御花园》的拉丁摇滚又叫人瞬息跃动,高温的情绪比起烈日下的黄沙更加火烫,那尽情舔过享受之蜜后留落的苦。

......
田小百合 发表于 2009-09-20 21:07 | 正常 分类:摇滚 | 评论: 0 | 浏览:87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摇滚   页码:0/0  

本站域名:http://musiccriticist.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