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鹏的博客家园
王兆鹏的博客家园
凡事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一句语作宰相 2006-12-22 星期五(Friday) 晴
王安石曰:“吾止以雪峰(乃禅师)一句语作宰相。”
朱世英曰:“愿闻雪峰之语。”
公曰:“这老子尝为众生,自是什么?”(《冷斋夜话》卷十)

偶读到此句,想王安石生前身后历历事,不禁默然。
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12-22 01:23 | 正常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2 | 浏览:28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不胜惶恐 2006-6-4 星期日(Sunday) 晴
《古典文知识》第五期在刊发拙稿《约会词》前的编者按中称我为“词学大师”,深感惶恐,于是赶紧给编辑部去信请求更正,兹将原信录此存证:

《古典文学知识》编辑部:
承蒙贵刊不弃,在第三期中揭载拙讲《约会词》,谢谢!然编者按中称仆为“词学大师”,渺予小子,何敢当之!20世纪“词学大师”,唯龙榆生、夏承焘和先师唐圭璋三先生足以当之。不才学养资历,离大师相距十万八千里,怎敢担当如此称号,实折杀我也!谨此申明,庶免讥议!
王兆鹏敬上
2006年5月28日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6-05 00:09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3 | 浏览:21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1992年我的博士论文出版后,曾寄一册请她指教。她回信,对我书中提出的“花间范式”和“东坡范式”表示印可,并说,我这两种范式的划分,与胡适先生的“歌者之词”和“诗人之词”有近似之处。这提醒了我去阅读胡适先生《词选•前言》,并引发我了的进一步思考。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注意到胡适先生关于唐宋词史的“三分法”。阅读之后,深受启迪。叶先生的印可和鼓励,也坚定并激发了我进一步探索的勇气和信心。
叶先生对我一直很关爱。2000年,她十五卷本的《叶嘉莹作品集》在台湾桂冠图书公司出版后,特地让出版社寄送一套给我,我把它放在书房的最显著位置,既便于自己研读,也便于随时向研究生推荐介绍。
以上说的只是叶先生对我有形的关爱和鼓励,而我从她著作中得到的无形的教益和启发更多更多。她那水乳交融式中西结合的研究方法,虽然是我一直向往追求而未能达到的境界,但我一直在努力着、尝试着,今后仍会继续努力和尝试。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8 00:01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7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作为大师,都乐于奖掖提携后进。无论是文坛宗师还是学术大师,都是如此。宋代欧阳修是一代宗师,提携后进,不遗馀力,“学士大夫皆师尊之,出文忠之门者,得其片言只辞见于文字为称道,已足自负而名天下” 。苏轼兄弟及曾巩等名流,都得益于欧阳修的奖掖提携。所以《宋史• 欧阳修传》说他“赏识之下,率为闻人”。王安石在当时也是“以多闻博学为世宗师,当世学者得出其门下者,自以为荣,一被称与,往往名重天下。”
叶先生也有这样的大师风范和气度,扶持后进不遗馀力。我本人就很得益于叶先生的关爱和扶持。我是在读硕士研究生期间开始接触叶先生的著作的,读的第一本书是《迦陵论词丛稿》,当年阅读时的那份惊喜和激动,至今仍记忆犹新。如今每学期给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总忘不了向学生推荐这本书。我第一次认识叶先生,是1990年11月在江西上饶举行的第二届辛弃疾学术研讨会上。那时我刚博士毕业,初出茅庐,能见到景仰已久的大名鼎鼎的叶先生,真有说不出的兴奋。那次大会,名流云集,北京大学的邓广铭先生和袁行霈先生都曾与会,还有叶先生的高足林玫仪教授。这次大会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有两件事,一是叶先生的主题演讲。题目是什么我已记不清了,但她逐字逐句背诵并讲析辛弃疾的《水龙吟•过南涧双溪楼》,准确的记忆和深刻细腻的诠释,一下子就把我给震了。二是会间跟她和邓广铭先生、袁行霈先生、林玫仪教授的合影。我至今珍藏着这幅照片。每次看照片,都会回记起当时叶先生高雅不凡的风采、和谒可亲的笑容。这次会议给我留下的不仅是美好的记忆,更有叶先生对我辈后学的关怀,从此就不断得到叶先生的扶持与鼓励。这关怀、鼓励不仅是文字的,更有实际的行动。
会后,我将合影照片寄给叶先生,并随信简单汇报说我读博士期间写过十几位宋代词人的年谱稿。因为是半成品,也没指望出版,更没有想让叶先生推荐的意思。几个月后,我突然接到台北正中书局的来函,诧异之中打开书信一看,方知叶先生曾向正中书局推荐我的《两宋词人年谱》,正中书局的信说,《两宋词人年谱》虽有学术价值,但因为谱主不是大词人,恐怕销路不好,故不拟出版。虽然是一封“退稿信”,但我比接到用稿通知还要激动,激动中更有感激。没想到叶先生这样主动关心我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后生小子,我立即写信给叶先生,说明正中书局的处理结果并表示衷心的感谢。叶先生得知正中书局的意见后,又转托林玫仪教授帮我在台湾继续联系出版事宜。后来林教授给我联系好了台北文津出版社,也就是给我出版博士论文的同一家出版社。出版社联系好后,我才开始着手修订。假如没有叶先生一再的关爱,我这本《两宋词人年谱》不知要等到何时才会修改,更不知何时才能出版,也许至今还尘封在抽屉里。这件事,叶先生也许早已忘记,可我却是永远铭记在心,感念不已。这件小事,可见叶先生办事的认真与执着,想办成的事非办到不可,就像他做学问的精益求精一样。
这件事,也反映出叶先生的大家风范。多年以来,学界存在着两种偏向,从事理论研究的,往往不认同实证性的考据,而做考据学问的,又常常看不上理论研究。叶先生治词,以理论诠释为主,而她却非常关注和重视实证性的研究,对我这位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晚辈后学的考证成果,如此关心扶持,不能不让人感动和敬佩!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59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8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大师之所以大,还在于影响大。这影响,不是短暂性的,而是持久性的,不是一时的骤得大名,而是“赢得生前身后名”。这影响,源发于他们创造的一流成果,延续于他们培养的一流人才。夏承焘先生的一部《唐宋词人年谱》,20世纪30年代在《词学季刊》连载以来,至今仍是研治唐宋词史无可替代的经典,其间再版过多次。他的《唐宋词论丛》,自1956年由中国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后,先后由北京中华书局(1962)、香港中华书局(1973)、台北宏业书局(1979)和浙江古籍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重印(2000)。唐圭璋先生的《全宋词》、《全金元词》和《词话丛编》至今也是词学研究者必备的经典。《词话丛编》,不说在大陆曾多次重印和再版,就是在台湾,也曾先后由广文书局(1967;1970)和新文丰出版公司(1988)三度印行。《全宋词》,仅在台湾,就先后有中央舆地出版社(1970)、明伦出版社 (1973)、世界书局(1976)、文光出版社(1978)、宏业书局(1985)和西南书局等多次重印。唐先生的《宋词三百首笺》 更是在大陆和港台三地风行了几十年,至今不衰。
叶先生的成果,也是风行于海内外,她的每一本著作,差不多既有海外版,又有大陆版 。她的多卷本文集,既在台湾印行,又在大陆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而20世纪80年代,她在北京开设词学讲座,更引起过轰动,掀起过狂飙。新世纪以来,她建个人网站,点击者不断。她每年到世界各地演讲,现身说法,在海外的影响之大、知名度之高,又是并世词学专家中罕有望其项背的。我曾对20世纪的词学研究成果进行过统计,成果量最高、著作重版再版率最高的是龙夏唐三先生和叶先生。所以,说到著作的影响力,叶先生至少和龙夏唐三先生是并驾齐驱的。
凡为大师,既有一流的成果,又有一流的门生。他们善于造就杰出人才,乐于提携奖掖后进,使之薪火相传,后继有人。培养人才的质量如何,似乎也是衡量一位学者够不够大师级的重要标尺。龙榆生先生因过世较早,历史条件没能赋予他培养人才的有利条件,所以活跃在词坛的门人不多,如今健在的仅知有徐培均先生。而夏先生和唐先生培养的人才,多已成为20世纪词学界的主力军。夏门的大弟子吴熊和先生、刘乃昌先生和稍晚的施议对先生等,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而唐先生的首届研究生杨海明、钟振振学长,如今已是公认的有影响力的词学专家。“夏承焘词学奖”设立20多年来已评过三届,每届一等奖的得主都少不了唐门弟子。
叶先生培养的人才,如今大有成就而知名于世的也不少,如加拿大的梁丽芳(Laifong Leung)和方秀洁(Grace S. Fong)教授等,都成就斐然,声华日上。在港台著名的词学家中,曾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的吴宏一先生和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的林玫仪教授,也都是叶先生授业的学生。如今叶先生又在大陆培养人才,可以预期,大陆的叶门弟子今后会逐渐成为词学研究的生力军。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58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9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叶先生也是气魄大。但叶先生的气魄表现方式又不同。她治词学,不局限于推出精品成果,不停留于培养精英人才,还着眼于普及推广,由词学研究入手,进而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弘扬传统文化,她不遗馀力地推行呼吁倡导,向当局要津上书进言,向芸芸众生开设词学讲座,甚至亲自编写儿童学古诗的读本《与古诗交朋友》等。她不仅要将词学普及到国内的青少年,更推广向全世界。她到世界各地演讲,目的不仅是传授她个人的学问,更是传播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她在《我的诗词道路•前言》中说:“我现在关怀的不是我个人的诗词道路,更不是我在这条道路上有什么成功与获得,我所关怀的乃是后起的年轻人如何在这条道路上更开拓出一片高远广阔的天地,并且能藉之而使我们民族的文化和国民的品质,都因此而更展放出璀璨的光华。” 她的中华文化情结中凝聚着她对中华民族文化的高度执着与热诚。这热诚又化着热量,感染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学子投身于词学事业,投身于弘扬传统文化的行列。像叶先生这样置身书斋,而放眼于让民族文化生生不息永放光芒的大学者,并世真无几人!
就词学研究领域而言,叶先生从唐宋词到明清词,都有精深的研究,如果按照时下的惯例,问叶先生的研究方向,还真难以限定,因为她专攻的不是一家之词,一代之词,而是历代之词。从词史蓓蕾初放的《花间集》,到繁华似锦的两宋词和词史几度结实过后的王国维,她都有多本厚重的研究著作。更何况,她的研究领域又不限于词学,从诗骚到汉魏六朝诗歌,再到唐诗杜诗,她都有系列性的研究成果。
从研究视野和研究方法来看,叶先生更有他人不可企及之处,身居国内的词学家,即使通今博古,但无法像叶先生那样兼通中外,中西兼融。龙夏唐三大师,各有各的巨大贡献,但在中西融合这一点上,无疑要让叶先生出一头地。叶先生更有自己的理论体系,那就是以“兴发感动”为中心,融合常州词派的理论和西方符号学、女性主义批评等理论,深掘词心,深探词境,着力揭示词作深层的审美意蕴。
回顾龙、夏、唐三位词学大师可以发现,他们都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创作与研究兼擅。夏先生有《天风阁论词绝句》和《天风阁词集》,唐先生有《梦桐词》,龙先生传世的诗词也不少。由此看来,作为词学大师的一个基本素质,是要能够创作。自己能诗会词,才能真正体会古人创作的甘苦,才能深入领会古人创作的奥秘。唐先生的《唐宋词简释》,能要言不烦地精到分析词的艺术结构,就得益于他自我的创作经验。而叶先生更具诗人的气质。她的诗词创作,才情横溢,灵心慧性,读之让人兴发感动。读她1998年写的《诗歌谱写的情谊——伴随改革开放同步的我与南开二十年》(见《嘉陵学术网站》),可知她的诗词,如同一部心灵史,形象地记录着是她一生的心路历程和时代变迁。或者可以说,龙夏唐三先生的诗词,是学人的诗词,而叶先生的诗词,是才人的诗词。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56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8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大师的气度——叶嘉莹先生八十华诞感言 2006-5-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20世纪的词学界,几乎同时涌现过三位大师,即龙榆生(1902-1966)、夏承焘(1900-1986)和唐圭璋(1901-1990)先生。套用刘过词“问谪仙去后,谁是天才”的话头,我们会问,当今的词学界,自“三高” 去后,谁是大师?如果今天我们冒着阿谀之嫌将“大师”的桂冠奉献给叶嘉莹先生,她一定会谦让辞谢。不辞谢,就不是真大师。自封自诩为大师,从来就不是真大师。自我认同为大师,也不是真大师。自我认同为大师,意味着固步自封,不会再有进步。而就叶先生的学术历程和生命历程而言,她虽已登峰但还未造其极。因为她还在不断地创造着辉煌。等到我们庆祝她百岁华诞时,再将“大师”的桂冠奉献给她。到那时,我们决不会让她老人家再辞谢,不领受可不行!那会有违我们这些后学一致的诚意、共同的心愿。像我们这些20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成长起来的词学研究者,有谁没读过叶先生的著作?直到而今,有关词学研究的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又有几篇没有将叶先生的词学著作列作参考书的?叶先生的词学著作,是20世纪以来词学界的一座高山,一座巅峰,谁也无法绕过。
虽然桂冠要等到二十年后再加冕,但叶先生早就具备大师的气度、大师的境界。大师之所以大,首先是气魄大。
夏承焘先生治学,就有大气魄。他开始从事词学研究时,年方29岁,当时是在浙江建德一所小学当教师。他一出手就显示出大家治学的非凡气度。他虽从词人生平事迹考据入手,但不局限于一家一事的考订,而是着眼于整个词学史的变迁,计划撰写《词林年谱》、《词林年表》和《唐宋词人事辑》。他将唐宋金元明清词人一并纳入视野之内,半年内就写了晚唐五代的温庭筠、韦庄、南唐二主、宋代的陈亮、张孝祥、金代的吴激、蔡松年、元代的王奕、赵文以及明代的唐寅、谢应芳等58家年谱的初稿。后来在此基础上整理成名著《唐宋词人年谱》。此书问世以后,就被人誉为“可代一部词学史” 。他在《天风阁学词日记》里一再告诫自己:“治学”要“能大处着手”, 要做出“精大”的“第一等著作”,“为安心立命处”。
 先师唐圭璋先生治学也同样气魄宏大。他教导学生做学问,要有“五心”:雄心、决心、信心、虚心、恒心。这“五心”,是唐先生一生治学精神的总结。他30岁就开始着手编纂《全宋词》、《全金元词》和《词话丛编集》等大型词学总集。以一人之力完成几部大型断代总集,没有大气魄,是不敢措手的。而30岁这年,唐师母下肢瘫痪,卧床不起。在师母卧病的六年里,唐先生既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三个幼小的女儿,生活的重担全由他一人承担。而正是在这异常艰苦困难的六年时间内,唐先生相继完成了《宋词三百首笺》、《南唐二主词汇笺》、《纳兰容若词校笺》、《词苑丛谈校注》、《全宋词》、《词话丛编》六部著作和《两宋词人时代先后考》、《宋词互见考》等数篇长篇论文,累计700多万字。在这家务缠身、身心疲惫的六年时间内,唐先生平均每年要撰写100多万字的著述,这需要何等的雄心、决心、信心与恒心!
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53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的老师唐圭璋先生之六 2006-5-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

最使我终生难忘的是,19901118,我将离门下回湖北大学工作,行前我与副导师常国武先生、曹济平先生一起去唐师家与他合影、辞行。座中唐师一直握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到达武汉后立即给他写信,并哽咽着说:“我欲哭无泪。不能远送你,路上多保重。回去后多读些书,好好地工作。有机会再来看我。”在场的常、曹二师,也深为唐师这种真挚的师生情意所感动。他俩的眼圈都湿润了,临出门的时候,我几乎迈不动步子。蓦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1937年唐师与吴梅先生话别的情景。唐师在《吴先生哀词》中写道:“翌日,予拜别,先生执手丁宁,既盼有暇重来,复期鸿雁勿疏。衡门久伫,弥深缱绻之情。”如今这次师生别离场面,与五十七年前何其相似!我回到武汉后,即写信给唐师报平安。27日,唐师收到我的信,十分兴奋,自己看了一遍,又让家人读给他听。唐师仿佛是在等候着我的信,等到了,次日凌晨就瞑目而逝。临终前夕,他还是那样惦记着学生。唐师啊,没想到一时的生离竟成了长恨永别。在您的追悼会上,我的泪水湿透了手巾,写这篇短文,泪水也浸湿了几张稿纸。

    亲爱的唐师,请让我再像在您生前那样喊您一声“唐老”。您也放心,您的弟子们将会在您人格风范的感召下,不断地进取,努力地学习,继承并弘扬您未竟的词学事业!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50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8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的老师唐圭璋先生之五 2006-5-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19895月初,我去山东青州参加李清照学术讨论会,行前与唐师话别。提起李清照,又引发了他的旧情往事。他先背诵李清照“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的词句,接着深情地自诵起他从前写的悼亡词《忆江南》:“人声悄,夜读每忘疲。多恐过劳偏息烛,为防寒袭替添衣。催道莫眠迟。”沉默了一会,唐师含着眼泪说:“李清照的沉痛诚挚,我最能理解。我与我爱人结婚时25岁,她23岁。那时我在东南大学读书。深夜里她怕我劳累过度,故意把灯吹灭,不让我多看。又怕我受凉,她总是悄悄地把衣服给我披上。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可如今,‘寒深谁复问添衣’。爱人去世时,我36岁,本可以续弦,但我对她的感情实在太深,感情上无法解脱,只好用泪水来洗刷,用词来排解。”宋代陆游75岁的时候游沈园,回想40年前与前妻唐婉的会面,“犹吊遗踪一泫然”,成为文坛佳话。而唐师89岁时,还老泪纵横地深深怀念已逝世53年的师母,他的专于情、深于情,实不让放翁!当代的词学史,也该记上这一笔。

    唐师的爱心,博大深沉。他不仅爱自己的亲人、骨肉,师母去世后他把全身心的爱给了三个女儿,也爱护学生、关怀后辈。他早年就有“菩萨”之称。每次与我们弟子辈谈话,总是把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按在我们的手背上,让我们感到亲切、和蔼、轻松。他曾说他的老师吴梅先生“谦冲方正,师母温良恭俭。举室怡然,如沐春风。其视及门,亦如家人。了无疾言厉色,更无隐而不宣”(《吴先生哀词》)。唐师也传承保持着这种风范。我们每次见唐师,都有“如沐春风”的温暖感、亲切感。唐师对我们弟子体贴关怀备至。每年中秋节,他怕我们外地学生离家寂寞,总是特意备上酒菜,请我们去他家作客,共度佳节,共赏圆月,共享家人团聚的欢乐。席间,唐师虽然不饮酒,但总要举起空杯劝酒,颤抖着手为我们夹菜。每当此时,我总是含着幸福的热泪饮酒咽菜,有说不出的感动,说不出的亲切。

    唐师在生命的最后两三年中,虽然思维清晰,但体质衰弱,执笔颤抖,写作不便。外界时有些难以推辞的约稿,有时他口授,让我笔录,然后他再改一遍。这本来是他的心血、成果,可每当稿费来后,他一定要给我,说我读书期间经济不宽裕,无论怎样推辞都不行。接到这笔钱,我好长时间舍不得用,因为这几十元钱中,包含着恩师一片爱心。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27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0 | 浏览:19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的老师唐圭璋先生之四 2006-5-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                                    

       二、深于情

    唐师专于业,也专于情、深于情。在中国文学史中,元慎的悼亡诗、苏轼和贺铸的悼亡词,不知感动过多少后人。而唐师对师母的爱情和悼亡词,他那些从心灵深处迸发出的生死恋歌,其感人处实不亚于前贤诸作。而唐师以他的青春、幸福为代价,以整整54年的独居生活来倾注他对早逝的师母的生死不移的爱情,又是元稹、苏轼诸公所不可比拟的!

    唐师母姓尹,生前也能填词唱曲,唐师25岁就读东南大学期间与她结婚。两人感情十分融洽,家庭生活充满了艺术情趣。唐师填词吹箫,师母随声拍节和唱。唐师《望江南》词写道:“人眠后,吹笛夜凉天。丽曲新翻同拍节,芸香刚了又重添。谁复羡神仙。”节假日,一同外出游赏,至晚兴尽方归:“花丛外,艇系小红阑。细语生憎风水乱,夜凉多恐着衣单。戴月踏莎还。”(同上)唐师病了,师母亲为调药护理,无微不至:“帘栊静,几日病缠绵。素手纤纤劳敷药,柔情脉脉立灯前。痛苦亦心欢。”(同上)“痛苦亦心欢”,道出了唐师与师母心心相印的惬意与满足。

    欢娱快乐的时候,还不足体现双方感情的真挚,只有患难才见真情,生死不移的爱才是人性中最为崇高、最为珍贵的。师母后来患病瘫痪,唐师日夜守护料理,访尽名医也无力回天。1936年冬,师母受尽病痛的折磨后留下三个幼女而与世长辞。唐师痛不欲生,痛苦中又夹着自责与内疚,自恨无力拯救挽回师母的生命。他在《忆江南》词中伤心地哭诉:“绵绵恨,受尽病魔缠。百计不邀天眷念,千金难觅返生丹。负疚亦多端。”带着对师母深沉执著的爱和“多端” 的内疚,唐师立志不再娶。从36岁起,他一直独居生活到离开人世。从这“无端”的自责内疚,又见出唐师的人格品质,他对自己总是那样苛刻。

    师母病逝后,唐师无法摆脱心灵的怆痛,常常独自到师母的坟上哭泣、吹箫,一吹就是一天。那回荡云天凄凉哀怨的箫声,饱含着唐师多么大的痛苦、寄托着唐师多么深的情意啊!唐师8岁丧父,12岁丧母,36岁丧偶。悠悠苍天啊!何事把这些苦难降临给我的老师!1937年,日寇入侵,唐师只身避难到四川。川中八年,他无时不牵挂在远方的幼女:“白发孤儿总系牵。”(《鹧鸪天·铜梁中秋》)无刻不怀念黄泉永隔的师母:“昏灯照壁,轻寒侵被,长记心头人影。几番寻梦喜相逢,怅欲语、无端又醒。”(《鹊桥仙·宿桂湖》)“经岁分携共渺茫。人间无处话悲凉。三更灯影泪千行。   袅娜柳丝相候路,翩跹衣袂旧时妆。如何梦不与年长。”(《浣溪沙》)真是“字字回文如血吐”(《蝶恋花》)。

   

topflyingroc 发表于 2006-05-27 23:26 | | 分类:烹茶杂谈 | 评论: 3 | 浏览:28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烹茶杂谈 页码:1/2  [1][2]   
本站域名:http://topflyingroc.blog.tianya.cn/↑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topflyingroc 
博客日历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17494次
    ·今日访问:25次
    ·日志:14篇
    ·评论: 204个
    ·留言: 256个
    ·建站时间: 2006-5-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