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夏虫的低唱,在没有边际的冬天
<< 2020 九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夏窗读书杂感 (9)
·吟风弄月 (12)
·石头记梦 (1)
·文化杂谈 (5)
·银灯小照 (2)
·情花之毒 (18)
·弹啸江山 (1)
·风雨怀萱 (7)

·清明回乡几章(2007-6-28)
·这样的收稍——悼陈晓旭(2007-5-18)
·如果有电视奇迹(2007-5-9)
·通往天国的电话(2007-5-9)
·纯真年代(2007-5-8)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2007-3-22)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2007-3-22)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2007-3-22)
更多>>>

·在一个恰当的时节,在一个恰当的地方,黛玉...(2015-6-8)
·  又过了这么多年...(2011-11-16)
·绿色豆汁里有生活的底味,也有心灵的蕴藉—...(2010-8-4)
·文章看至一半,已心酸落泪-——生命不在长...(2010-8-4)
·再也回不去了,是吗?...(2010-2-24)

·川中醒人,唐诗生活
·羽戈从黄昏起飞
·王怡的麦克风
·风月帮执法长老
·玛特写字的地方
·雍容暇豫,娱志方外
·姓梁的天海楼随笔
·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十年砍柴)
·往事知多少的懒屋
·西西里邮差
·小杨Tassadar 的 第二天堂
·海炎的摆渡生涯
·玛特之木卫二

访问计数:237448
鸿村 普通成员
邮差100 普通成员
kylim 普通成员
夏虫语冰钦 管 理 员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

如果不是那样一个疯狂的时代,他们一生或许就只停留在一个微笑里。

认识他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小到如同秀兰邓波儿般的天真无邪。每一个少女的青春总要由某一个异性来唤醒。而唤醒她的,是他的微笑。直到许多年以后,她还常常在屏幕上或人群中发现相似的笑容,象一道冰冰凉凉的刀锋,划过已经结痂的心脏。她是他最好的学生,后来,也是他最器重最钟爱的学生。他教的那门课,在整个学生时代,都是她成绩最好的功课,虽然,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些枯燥的定理。那年,她十二岁。
你这个小精灵。他曾经这样说,对不交作业却考满分她叹气。许多年后,她读到《洛丽塔》,惊觉那些相似的心理,却又惊觉如此相异的场景。如初开百合花般纯净的她,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春天的来临,只是喜欢这个最年轻的老师那温和而鼓励的微笑;而他,更是从一开始便森然藩篱,不想亦是真的不曾想过一越雷池。
他的妻,足以让朋友羡慕的美丽、贤惠。每到黄昏,他们常相携在江边漫步,看对岸隐约满山的杜鹃,如火如荼。虽然他只有一间斗室,然而亦是他的全部世界。他对生活无所奢求,如果......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12 评论(9)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
门前的木棉正在怒放,真是“四厢花影怒如潮”。除了木棉,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花木能够这样奔放不羁。
我回头,正好看见刚刚进门的宏。他轻轻一笑,有些腼腆。于我,却如电光火石。《时光倒流七十年》里,简西摩目光如梦地说:是你吗?是你吗?而我知道,是他。
我们在同一个项目组工作,每天有十几个小时在一起,从清晨到夜深。宏会帮我做那些他认为吃力或危险的事,不发一言,而我也同样沉默,却分外默契。工地上也有几株木棉。休息的时候,我们并坐在木棉树下。有花朵慢慢旋转着落下,有时在我发上,有时在他膝头。
木棉花过着双重生活:枝头的还在开放,树下的,虽然红颜依旧,却终究凋零。而我,也陷入相似的情境。早上,送我上班是景;晚上,最后一个道别的是宏。我变得喜怒无常,时而莫名其妙落泪,时而又高兴得象个孩子。爱和被爱都是体力劳动,远胜于工地上的劳作。
也许我就是从那时开始衰老。我等着每一朵木棉从初开到凋谢,我数着满树红花一天又一天。直到盛夏的台风来临,摧毁了最后一朵芳菲,我也没有等到宏对我说那一句。
工程结束的那天,......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10 评论(1)
 


 
西风吹起号角——洋人趣事二三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西风吹起号角——洋人趣事二三

据说,这是“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的意思,似乎包罗万象,无坚不摧、无孔不入。我有幸赶上了这个全球化的浪潮,在社交生活里也拉了一把“全球化”的虎皮。虽说都是人类,然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国人看外国鬼子,大概跟“洋人看京戏”差不多吧?

一、大鼻子情圣
七十年代早期,毛主席划了四个圈,父母工作的企业有幸入围,引进了西方技术,那个长江边的荒凉之地因此涌入了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对于当时的国人,他们是新鲜事物;对于这些初次踏足红色中国的洋人来说,眼前的一切又何尝不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个时候,老外对中国的感情还不错,时间长了,许多中国人也与他们交上了朋友——在严格的外事纪律允许的范围内。我母亲便是其中一个。
她最好的朋友是个瘦瘦的法国工程师安祖,大概30岁左右,淡黄的头发,腼腆的笑容。他的妻子身段很高,丰腴、性感,什么模样记不得了,只记得她有一件赫本式的无领无袖连衣裙,让幼小的我也知道眼馋。
法国人好美食,安祖夫妻也不例外。喜欢中国菜,却没有通常欧美人士的那么多忌讳。他们常来我家品......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7 评论(0)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樱花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樱花

梦里,我又回到樱花树下。
那是阳光明媚而清凉的午后,芳草鲜美,绣绒才吐。
绯红、鹅黄、纯白、淡青、浅粉…一片片、一簇簇,如雨、如雪,更如情人柔波,在风中旋转、飘扬、飞舞。花瓣雨,恰是那支歌般洒下,让人分不清是音乐也有了形体、还是形体变成了音符。世界如水湿了的一卷山水画,不见风物,但见彩晕。灰暗而古板的五十年代建筑群也平添几分如幻如诗的格调,就象那时我所拥有的青春。
樱花“拂了一身还满”,也重重叠叠扑满我年轻的心。好象是最最俗艳的言情剧——比花朵更温柔的,是花下执手的那双手;比春光更华丽的,是花下的我的笑靥。
梦外的人,在没有樱花的城市。白昼插起一把百合的芬芳,深夜燃起一支薰衣草的淡雅。阳台上种满四季绽放的花卉,以及那些永远不落的绿叶。
坊间时常流传:谁谁嫁入豪门,盛大的婚礼总是点缀着香甜的玫瑰,花的姿色以美元计算,与钻石媲美。芬芳过后,总有无数女子的艳羡与男子的酸涩。
城中花店生意兴隆——情人节,无论中国的外国的,一年有几回。我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听着齐秦的《......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1 评论(0)
 


 
理想之情人——应节兼贺友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理想之情人——应节兼贺友

我属于读情书(写爱“情” 的“书”)很早开情窦很晚的那类孩子。基本上同辈人都在进行早恋或准备进行早恋的光景,我正热血沸腾于国家兴亡。情书和玫瑰花远不如牛肉米线色香俱全,只听我冷笑一声,使出自创的冰火神掌,将其化作片屑乱飞……
四川的少年,大多生得清秀,是黄仲则和杨过的结合版,连琼瑶阿姨的标准都未达到(男老乡们莫扔砖头,闪)。花季的我,偶尔的琦梦里,男主角应该高大威猛,兼具绅士与骑士之美德。在我自己都还未意识到芳心涌动之时,不顾粉拳交加将我抱上马背,拖之荒郊野外(注:背景有雪山),一吻定情。代表人物,如白瑞德和奥斯瓦尔多。
及年长几岁,受了些文学女青年的坏影响,梦中情人便少了几分野气,多了一点酸腐。他自然要写得一手好诗,但不是徐志摩的JJYY,顾城的隐隐约约,而是波德莱尔的辉煌绚丽,或者李白的浪漫洒脱。除了写诗,他还需精通至少一门体育项目,最好是足球和网球,如果会几招水上飘也不赖,懂击剑就更妙了。那时的我正沉迷吉他和舞场,因此良好的音乐素养也万万不可缺少。最最紧要的,是他需有坚定的信念与顽强的意志,否则半途而废、前功......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0 评论(0)
 


 
中年•秋天•生活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中年•秋天•生活

在《半生缘》里,也许是为了替沈世钧辩护,张爱玲特特对沈父描画了相当传神的一笔:中年以后的人常有这种寂寞之感,觉得睁开眼来,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倚靠的,连一个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没有。所以他对世钧特别倚重了。沈父是有钱人,老登徒子,尚且如此,一般人的心态则可以想象。由是,近来对所谓“中年危机”的探讨屡出新篇。束发受教要担负重任的男子,都不免陷没;那么,若是个将到中年的女子,举目之间都是需要自己照料之人,却没有一副能够分担的肩膀,又该如何?
常常有人奇怪我的语气与心态老气横秋。如果一个人,二十年来都是过着如上岁月,即使她驻颜有术,也避免不了心境的衰老。郝思嘉说得好,凡是无能力照顾自己的人,自然会有人来照顾他们。可是,谁又是天生有能力懂得如何照顾自己和别人?
对于那些不负责任的不羁之徒,只要没有故意伤害别人,我很少对他们做道德上的批判。因为其实我心底十分羡慕他们,羡慕他们能够那么容易就摆脱对旁人、对社会的责任。他们是快乐的,因为他们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或至少不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这个世上其实只有......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56 评论(0)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虞美人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虞美人

“看,那就是虞美人”。
舫指着窗外草丛中稀稀疏疏开着的红花对我说。
舫是我唯一的朋友。两家世交,幼儿时认识,过了十年又再成同学。因为用不着解释或隐藏,所以我们很快成为知己。
我望着花朵惊呼:“好象假花的一样!”
真得象假的、假得象真的——都可以是赞赏的语言。这个世界,总是真假难辩。
初夏的微风吹来,花朵颤抖着,叫人无限怜惜。它本应是忧郁的,却又弱不胜衣不堪忧郁,只能淡淡地品读月白风清——就象我心中的自己。就在那一刻,我爱上了虞美人。后来我才知道,它跟万恶之源的罂粟是近亲。我的境遇让我没有机会沉迷毒品,可是,象那些吞云吐雾才能文思泉涌的作家一样,毒品总让我有非理性的亲切感。而在希腊神话中,主管农耕的女神,寻找被死神带走的爱女时,用虞美人花来冲淡孤寂的心。因而,虞美人在古代寓意着生离死别,安慰就是虞美人的花语。是的,望着虞美人,我的悲伤总是能够变得缓慢。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邓丽君的声音、李煜的词和这现世安稳的花,三位一体。这一种植物,让我懂得为何美人如花......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55 评论(0)
 


 
都市恋曲:三 六 九
2007-3-19 星期一(Monday) 晴
都市恋曲:三 六 九

三公分

云一直告诉我,她嫌弃凌的,是他矮了三公分。
云并非高挑的美人,可是穿上高跟鞋,还是相当挺拔。
凌只比她高一点点,而且瘦弱。他的长处也不在任何一项体育运动,文艺活动,或者,休闲活动。
可是,在这个时代,他是难得的既聪明又勤奋、既成熟又单纯、既敏锐又体贴的优秀青年。他头上的光环,也许可以不止三公分——我这样对云说。
云不是不承认。多年以后,她回忆时,最先想起的是凌的温柔,而不是他的身材和笨拙。
但是,那时,当凌声声追问,她却默认相应。从来温顺隐忍的他砸碎了她送的玉坠,用最最恶毒的话诅咒。后来,都灵验。到现在,偶尔的电话里,还有象海绵一戳就会渗水般的怨尤。
凌是电脑天才,云会的那一点点技巧都来自于他。每次触摸键盘,她便会想起那个教她玩扫雷的男生,那些夕阳温和的窗下,静谧如天堂的呼吸。她一次又一次离开,而他始终在原地等待。她偶尔也会想,如果不是因了三公分,他和她的人生会不会不同。他给她的,再没有人给过。但是,命数不是这样计算的。
她曾经回去过,他不......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19 14:59 评论(2)
 


 
女人背后
2007-3-19 星期一(Monday) 晴
女人背后

不是将生活,而是将情感与希望寄托甚至维系在男人身上,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张爱玲叹道: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的是男人,永远永远。.……然而,天分至高如她,难道真的跳出了这个圈子么。她这一辈子,是不说,不怨,也不忆;可是,林妹妹道:你不说不比,比别人说了比了更厉害。
一群女性朋友相聚,都过中年,已婚,难免还是要谈家,谈丈夫。每个人的笑容里,却都藏着只有女人才能看得出来的无奈和落寞。许多人,都尝尽“梦又无成灯又烬”的滋味。原来多少风光背后,只是隐忍和退步。这是女人的天性么?或许有染色体的作用,也或许是我们从小被教育怎样做一个贤女。时代变了,标准也变了,但,贤女总得要是贤女。女人,可以不美,可以不聪明能干,但是不可以不懂得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所以,陈秀雯唱:女人背后,有多少辛酸自知。
但,并非所有女人。
SEX AND CITY里的莎曼达,我常常会有想掐死她的冲动。因为她可以活得那样自我,那样从容,不必担心40岁以后嫁不出去,不必忧虑晚景凄凉——这太不可思议、太招人嫉妒。老友记里的瑞秋儿,可以迷迷糊糊,可......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19 14:58 评论(5)
 


 
一片冰心在笔端
2006-10-31 星期二(Tuesday) 晴
一片冰心在笔端

一直想为鲁迅和知堂写点什么。但,迟迟不能动笔,总觉自己的境界与他们差得太远,还是只有聆听。
除了文章学识,我最佩服他们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鲁迅都能够保持生动的斗志,而无论境遇如何,知堂笔下总是冲淡平和。当然,前者有颓唐忧郁的时候,后者亦曾激愤。但,总的印象绝不会错。
作为一个也爱写几笔的人,我知道象他们那样有多困难。我向来以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而自诩,“不象个女孩”,朋友们都这么说。单从我的言谈表情举止,没有人能够察觉内心的翻江倒海或寻死觅活。越是痛,我越是温柔;越是悲,越笑得滟滟。
但我的笔做不到。任何人,只要中平的智力,读我的字,便会比枕边人更了解我的心境。这真是比梦话还糟糕的缺点啊。
可是,除了笔,却再没有一扇窗,让我得以从冰封得太好的城堡里探出头来。安徒生的冰雪女王,不可爱,但真实。凡人如我,没有魔力囚禁心头所好,也只能用笔了。这注定我无法成为真正的写作者——化心情为珠玉,需要体力心理文化多方面立体的修炼。
谁能赠我九阴真经呢?


......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6-10-31 12:20 评论(11)
 

所在栏目:情花之毒   页码:1/2  [1][2]   本站域名:http://xiachongYBQ.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