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夏虫的低唱,在没有边际的冬天
<< 2020 九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夏窗读书杂感 (9)
·吟风弄月 (12)
·石头记梦 (1)
·文化杂谈 (5)
·银灯小照 (2)
·情花之毒 (18)
·弹啸江山 (1)
·风雨怀萱 (7)

·清明回乡几章(2007-6-28)
·这样的收稍——悼陈晓旭(2007-5-18)
·如果有电视奇迹(2007-5-9)
·通往天国的电话(2007-5-9)
·纯真年代(2007-5-8)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2007-3-22)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2007-3-22)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2007-3-22)
更多>>>

·在一个恰当的时节,在一个恰当的地方,黛玉...(2015-6-8)
·  又过了这么多年...(2011-11-16)
·绿色豆汁里有生活的底味,也有心灵的蕴藉—...(2010-8-4)
·文章看至一半,已心酸落泪-——生命不在长...(2010-8-4)
·再也回不去了,是吗?...(2010-2-24)

·川中醒人,唐诗生活
·羽戈从黄昏起飞
·王怡的麦克风
·风月帮执法长老
·玛特写字的地方
·雍容暇豫,娱志方外
·姓梁的天海楼随笔
·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十年砍柴)
·往事知多少的懒屋
·西西里邮差
·小杨Tassadar 的 第二天堂
·海炎的摆渡生涯
·玛特之木卫二

访问计数:237444
鸿村 普通成员
邮差100 普通成员
kylim 普通成员
夏虫语冰钦 管 理 员



 
纯真年代
2007-5-8 星期二(Tuesday) 晴
纯真年代

架上的书,显得很新,买了之后,我并没有读过。翻开来,仔细看,才能发现微微的折痕,是借给朋友的遗留物。
我借过许多书给这位朋友。从生涩的《存在与自由》到媚俗的《廊桥遗梦》。他是守信之人,总是很快归还,有来有往,所以愿意借书给他。只除了《纯真年代》,也许忘了,一直没还给我。
我们常常讨论书中的内容,只有这本书,朋友从不提起。我也不问。不知道朋友到底看了没有。
后来,我出国念书。临走前,到底还是没有见他一面。
等我回来,什么都不同了。他不再向我借书,我也不再借书给任何人。
过了好久,朋友说好还给我这书,和其他一些书信。我接过手,漠然地说声再见,昂然地走开。
可是,我又到窗前,想看看朋友离开的身影。是楼层太高,还是我视线太模糊?只有一轮正午的太阳。
书,回到新书架上。很多年里都不曾打开过封面。
似乎,借出时,书里还有书签,我在上面写了些字;书签不见了,年深月久,我写过什么,也不记得。倒是当初借书的情景,历历在目。
“最近无聊得很,你书多,找本来看看。”朋友说。我顺手抽出......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5-08 16:46 评论(8)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
近来始读《退步集》。画我是不懂的,上过几堂课知道几个术语,其实比不知道还危险。陈丹青的绘画水平与艺术理论如何,我一概不知。可是他的文字端的是好。善于吹毛求疵之辈当然也能找到毛病,比如模仿痕迹、文白夹杂、下江口音等等。但是,十全十美的作家与作品,真有人见过么?透过陈丹青的文字依稀可见许多熟悉的背影,单是这个原因我就会喜欢。何况,除了语言本身,更为佩服的是他的见识。许多人徒有运笔挥毫的上等技巧,涂抹出来的不过腐朽平庸自恋。难得一个学画的人对世情看得如此睿智透彻,更难得的是他徐徐道来恰倒好处的分寸。单凭这份拿捏分寸的本事,陈丹青就完全可以被称作“杰出”的散文家。我自己也写写弄弄,所以明白这分寸的难度,往往控制不住自己,沉溺于煽情或刻薄。年轻时,觉得非要极端、尖锐才是个性;现在知道真正的个性必定要建立在成熟的独立思考之上,表面却完全可能温文。“中庸”并非无原则的妥协,而是源于自信的游刃有余。
《退步集》是临床读物,聊附风雅而已;这几日来花时间正经拜读的却是另一本:《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读本》——想必人在天涯的读者不止我一个。为了完成作......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9 评论(0)
 


 
脑子生锈乱读书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脑子生锈乱读书

久不动笔,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但空空如也的脑袋就是不肯合作。虽说“渊兮,似万物之宗”,但这头颅的空旷并不是渊薮,倒似垃圾填埋场。
小时侯,大人老吓唬“脑筋不动要生锈”,自以为生理卫生学得不错,暗暗取笑大人过时的招数。中年一过,回头来看,大人的话原是作不得假的,这才生出一丝半缕的悲哀。
从前看《福尔摩斯》,会对照着伦敦地图来研究罪犯的设计;现在读《达芬奇密码》,从开头就猜到了结尾,对那些记不住名字的教堂也就失去了细查的兴趣。当然,我也知道了,耶酥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比一般已婚男人温存,结婚好些年了还会经常亲吻妻子。他和抹大拉的玛利亚让我想起中国一对类似的夫妻:张道陵和张衡。
对于不需要靠头脑混饭吃的人来说,智力的生锈说不得是坏事,起码免除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危险。向来信奉“傻人有傻福”,连自私的郝思嘉都知道“凡不会照顾自己的人总有别人来照顾他”。所以我疑心“四十不惑”的惑字不是迷惑的意思,而是疑惑。人到四十,对世间一切皆不再有疑惑,也就是不再思索,让脑子从此彻底生锈,因此反能得福惜福。然而,还未到四十,便先“不惑”......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5 评论(0)
 


 
爱书与爱人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爱书与爱人

一个人活在世上,总要有点什么来爱,正如总要害怕点什么。这是《飘》里一个老太太的话。我看她是有大智慧的人,有本事在乱世中活出滋味。坏就坏在象一切的真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却没说明是哪一部分,这老太太没圈定了“爱”的范围和标准。还是上帝比较明确,指定犹太人作他的选民,谁也不用争不用抢,就算把犹太人都灭了——可人家还是选民啊。话说回来,上帝毕竟是上帝,咱们对人类总不能要求太高。
好在人类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虽然这世间千娇百媚的太多,常见的还是人爱“人”。据说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特征。我看未必。北极熊夫妻中某一方遭到杀害时,另一方会几天不吃食物,留在配偶旁边以等待凶手并进行凶猛顽强的进攻,直到自己也倒下。而当天鹅丧偶后,幸存者会变得郁郁寡欢,有的绝食殉情,有的撞墙自尽,甚至有的天鹅飞至高处,突然快速冲向湖水之中,跳水而死。他们大概不会写“我的心不受统治/我的身体失去了灵魂/甘愿做你那颗高傲的心的奴隶”的诗句,可我想他们多半会鄙视多才多艺的人类。想起这些儿我总是有点郁闷,他们毕竟是动物啊。
假如我是恩格斯,我会写“人跟动物最大的区......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57 评论(0)
 


 
选择还是放弃:不仅仅是同性恋——读书杂记之《莫瑞斯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选择还是放弃:不仅仅是同性恋——读书杂记之《莫瑞斯》

“可以出版——然而,值得吗?”这是E•M•福斯特对其作品《莫瑞斯》的最后评论。这部完稿于1914年的小说,经过道德观天翻地覆的57年,直到作者去世后才得以面世。其间原因,耐人寻味。
《莫瑞斯》的情节十分简单,讲述莫瑞斯从少年到青年的成长经历:对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如何从模糊到清晰到抗拒到欣然接受。故事的主角是三个青年男人:莫瑞斯,伦敦郊区的中产阶级,股票经纪;克莱夫,传统的乡绅、贵族和政客;斯卡德,平民、下层劳动者。莫瑞斯与克莱夫在剑桥相识、相爱,这场不涉情欲的古希腊式恋爱因后者转变为异性恋而惨淡收场。而后,莫瑞斯在克莱夫家的彭杰庄园偶然遇见克莱夫的猎场看守人斯卡德,经过一番挣扎,两人抛弃世俗前程而相守。
以同性恋为题材的小说,这既非首创,亦非最后一本,甚至算不得最出色或者最大胆。然而在情节设计与心理剖析上,颇具匠心,引人入胜。在人物描画上,虽不无作为同性恋者之福斯特本人的影子,然而,更多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冷静而客观地叙述,一如作者其他作品。举凡自传性质的小说......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52 评论(0)
 


 
纤手自拈来——沈郎文字读感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纤手自拈来——沈郎文字读感



 在《万象》看到写梁弘志和黄霑的篇章《生如黄粱,歌如黄粱》,喟叹之余并未留意作者。后来又在各处读到谈纳兰性德的几篇,直觉是同一人所作,这才认得沈胜衣这个来自武侠的名字。文字的风格犹如指纹。在沈君,更是昭然了。
近年来重又兴起“文化散文”,所谓文化,则免不了掉书袋。钱钟书学贯中西,他的书袋胜在广博与幽默,然而终究踏雪有痕。差些的,便如七宝楼台;再次等的,便只见痕迹了。沈君读书之多之杂,常令我折服。他的散文随笔旁征博引,虽未臻羚羊挂角之境,然而闲闲道来,不见买弄。云在青天月在心,作者如云流碧宇,读者便是那一钩新月。
沈胜衣的文字初读容易觉得寡淡,再读方知他的好处便在于这老实的寡淡。谈陈寅恪只是陈寅恪,说水浒只是水浒,诵纳兰只是纳兰,看电影只是电影,听达明只是达明,踢足球只是足球。在这个呕心沥血要求新求歧求狂的年代,这样的老实分明有些不讨好,可是诚心。心诚则灵,喧嚣散尽,那一抹清凉的寂寞才最甘饴。
沈君的文字虽然大半闲淡,然而,却不是暮春三月的点点杨花,内里自有其沉郁。只是,他的......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50 评论(1)
 


 
闲书偶记之《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闲书偶记之《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

读三毛的书信集,读她写给父母的信,一点一滴谈到荷西。从撒哈拉的内乱中逃出,早已熟悉的故事,我却忽然涕泪交加,难以抑制。其实三毛并没有使用文学语言,完全平实如白开水的家常话。但我却那样感触。
这么多年读三毛的书,除了怀疑他们夫妻感情之外,也一直没有理解为什么这段婚姻看上去如此幸福美满。但,现在读了三毛信中所言,豁然开朗。
三毛是个在精神世界有着异于常人追求的女子,她所交往的也大都是思想、言谈不凡的男性,只有那样的人才能懂得她和欣赏她,而她也只有从那些人身上才能寻找到精神共鸣和碰撞。一般来说,她会爱那样的男子。可是,三毛并非一味不食人间烟火,她具有世俗智慧。她在荷西之前之后的烦恼之一就是发现前种男人往往不堪托付终身。或是品性,或是能力,总之一念及婚姻,他们身上的光环顿然失色。
但荷西不同。
荷西并不完全了解三毛,但他完全理解和支持三毛的精神世界,给她一片独立的天空(不同国籍和文化当然使他做起来相对容易),给予她最朴实的信任。而同时他亦能保持自己的个性。他似乎完全出于本性轻易地做到求同存异。在......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5:38 评论(0)
 


 
美丽的东西永远不够——无需过度解读的芒果屋
2006-10-30 星期一(Monday) 晴
美丽的东西永远不够——无需过度解读的芒果屋

关于这本小书,评论与解读的文章象春天的潘帕草原一样泛滥疯长。与红学类似,发展出了芒果学的派系:索隐派、作者家世派、考证派、心理派、文化冲突派、女权派……可是,面对如此纯净的文字,读者的心灵能不能也暂时变成一面纯粹镜子呢?
诗意而敏锐的触觉,童真又蒙上薄薄一层感性的眼睛,灵巧轻盈带着少女羞怯的双足,质朴柔软温热的心——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切,关于这本书的一切。也许,她是作者想象的小仙女;也许她是回忆中的自己;也许她就是你我,你我的梦境与现实,你我的过去和现在。此时此刻,每时每刻,象那个同样敏感而诗化的维吉利亚伍尔芙所说。
那种美,亲切而实在,触手却如冰雪,转瞬消融。仿佛纯真,这种最容易失去且永难复制的珍品。阅读时,使我惊讶和感动的不是文字及其背后的美,而是作者在30岁的年纪还能够清晰记忆并描述纯真。大多数人在这个岁数之前就完成蝉蜕并完全抛弃了旧皮囊。而她来时路径分明并非优容。这样的作品完全出自上天神秘的恩赐,而且很可能是一生闪现一次的灵光。作者成名20余载,但是几乎看不到关于她其它作品的介绍,这不能不......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6-10-30 16:00 评论(4)
 


 
人不伤心不写诗——夏窗读书杂感之感觉唐诗
2006-7-25 星期二(Tuesday) 晴
人不伤心不写诗——夏窗读书杂感之感觉唐诗

空楼瘦影老青帷,魂失书香独自知
满纸疏狂编作梦,一身凄楚拟成痴
情无结果无生悔,人不伤心不写诗
枕上窗前斑竹雨,化来多少断肠辞
 ——题记

据说,我读的第一首诗是“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没有白居易那么神勇,年方六、七月时识字的情景都能历历在目,3、4岁读诗的模样却早忘光了。可是,背诵完毕每每聆听 “谦虚谨慎、刻苦学习”教诲的情景还记忆犹新。因此,总觉得王之涣是个呆板严肃的老头。即使读到“羌笛何须怨杨柳”,脑子浮现的还是一副瘦津津吹笛子的老翁画面。稍及年长,知道“更上一层楼”云云成了官场上常用的恭贺之词后,对王诗人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其实,王之涣去世时大概52岁,也算不得老人。而且他本人“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不曾参加科举,且厌恶仕途,这样滥解他的名句实在令他泉下不安。
千余年不过刹那芳华。旗亭画壁的故事,还在传说着,只是演变到现在,怕是不再考究有多少人传唱自己的作品,而是有多少人传......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6-07-25 10:30 评论(0)
 

所在栏目:夏窗读书杂感   页码:1/1  [1]   本站域名:http://xiachongYBQ.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