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 2019 七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79131 次
  • 日志: 4篇
  • 评论: 65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6-3-5
博客成员


2006-7-4 星期二(Tuesday) 晴
吹掉小昆尔特的帽子。一百多只小鹅子在草地玩耍,吃草,细嫩的叫声,叫老王俺兴奋得有点忘乎所以,俺举把伞,握根长棍当鞭子,挥呀挥,小鹅子吃饱了,就去喝水,老王俺在一旁照看着,阳光很暖,照耀着松树林,风微微吹,树林里哗哗响。老王俺忽然想起小时候看的童话,那个牧鹅的公主,在草地上,淘气的少年说,小风吹呀吹,吹掉小昆尔特的帽子。于是,一阵风吹,公主藏在帽子里的头发掉下来,美丽的公主啊!命运多厄的公主啊!于是乎老王俺心里几分欢喜,几分忧愁。小鹅子们不晓得,只管吃草,玩耍。它们要长大。......

辽宁王开 发表于 2006-07-04 18:32 |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962

2006-5-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小巷
 吃完炒米粉,喝下几口味道怪异的罗宋汤,从小食店里出来,已是深夜。店铺们纷纷打烊了,铁皮的卷帘门紧闭,光线暗淡,白天熙熙攘攘的步行街顿时沉寂。我有些不辨方向,沿着纵横的长街胡乱走。越走,越分不清东西南北。登三轮车的人偶尔自深深的巷口经过,老远的搭上影子就招呼:“小姐,坐车走吧。”说罢,故意将车铃按的叮当响。我不敢答话,怕露出外地口音被纠缠,只管加快脚步往前走,却不知走的是哪个方位。
 也有胆子大的女孩子,站在路边喊三轮车夫。更胆大的,不紧不慢的速度像散步,边走边打电话。她们穿着极少的衣服,在昏暗的巷弄,扭动出夜晚的暧昧。
 好不容易转到大街,立交桥下的三块蓝底白字的指示牌又让人发懵――一块写着东门街,一块写着火车站,一块写着罗湖。来时见到的牌子,这时反造成记忆上的混乱。停了一会,凭感觉辨认一下,我通过天桥到了街对面。我记得,我住的湘雅旅馆大致是这样的走向。谁知,不知不觉中,走错了路,没头苍蝇似的扎进居民区。
 事后我想,那个夜晚我所见到的深圳,应当是真实的。它是一个城市最细致的脉络,是一个城市的不可分割与组合。烟熏火......

辽宁王开 发表于 2006-05-18 12:29 | 分类:散文 | 评论: 3 | 浏览:536

2006-4-20 星期四(Thursday) 阴
又是一个冬天了,北风裹来一场一场的雪,村庄及其周围,一片梨花白。这个时候,到处都是安静的。整个的村子,只听见风声和雪落的声音。我呆在温暖的屋子里头,看着雪逐渐覆盖了众多的屋顶,对面的山岭。看它覆盖了一村子的黄昏和夜晚的梦呓。我就这么一直看到腊月,雪深及膝。
 腊月里,我知道,有一种冰雪下面的植物,提前苏醒了。我穿好棉袄,棉鞋。出门,一个人朝后山走去。阳光疏朗的秋天,原本有条上山小路,清晰地蜿蜒在两侧长满草木的陡坡。因为雪的厚度,已辨不出它的痕迹了。好在路不是很远,掉了树叶的树林又不怎么碍事,隔着树枝相连的空隙,沿大致方向,我朝山脊的最陡地方走。
崖上的风犹如锋刃涂毒的刀子,当我扯着枯藤,艰难攀援时,准确地刺入身体。我觉得了穿透心脏的冷。棉鞋里灌满了雪,彻骨的凉,至脚底输导,随流动的血液散播体内。但是很快,我找到了一丛丛的,并......

辽宁王开 发表于 2006-04-20 16:49 | 分类:散文 | 评论: 5 | 浏览:506

2006-4-4 星期二(Tuesday) 晴
西去的阳光停留在石阶两侧倒伏的青草,半面断墙和几根粗大的廊柱上。像一只苍白的手抚摸着失去血色的脸;旧时的铿锵低沉或婉转悠扬被残破脊顶制造的大片阴影所覆盖。这样的晚景,被稍远处的杂树林衬托的愈发凄清。
  数百年前,这里曾是一座郊外别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无一不透出其主人的风雅。他喜欢广交海内外的文人骚客,并与他们在此聚会,书传世之作,咏千古文章。
  而眼前的这番败落怎么也无法与过去的兴盛统一起来。
  上庄,一个让人心情复杂的地方。
  纳兰容若,这位生于1655年的少年英才,凭借自己的智慧,毫无疑义的在中国文坛上占有了一席之位。
  说他是少年英才,毫不为过。二十一岁之前,他就已经编纂出长达一千七百九十二卷的《通志堂经解》,其中共录入了一百四十多种自宋,元以后解释儒学经典的书籍。稍后,又创作了《通志堂集》,这本书以词为主,包括诗、赋、杂文、附录等......

辽宁王开 发表于 2006-04-04 17:22 |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878


   所在栏目:散文
页码:1/1  [1]    ↑回到项部
本站域名:http://fswk1968.blog.tianya.cn/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