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里杨

锦里杨
擎一柱心香,祈祷!
博客日历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锦里杨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6809005 次
  • 今日访问:191次
  • 日志: 34篇
  • 评论: 4860 个
  • 留言: 94 个
  • 建站时间: 2006-2-1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在网络的海洋中,做一朵轻扬的浪花,既快乐自己,也感染别人。
2011-11-4 星期五(Friday) 晴
 
  清晨的乡间小路上,一个身背孩子的年轻姑娘在匆匆赶路。天色尚早,乡亲们大多还在梦乡,就连她背上的小孩也耷拉着脑袋,睡得正香,寂静的小路上只听得姑娘一人的脚步声。
  姑娘大约十六、七岁,长得并不漂亮,中等的个头,单薄的身材,一张平淡的脸上两只微微下垂的眼角,会看相的人说她天生就是一个苦命相。此刻她一边赶路,一边紧张地四处张望,她不敢让别人知道:她刚从家里偷跑出来,正要远嫁他乡,今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川西平原的一个小乡村。就在我下乡落户的地方,有家成员结构很复杂的邻居,这家主人姓啥名谁已经回忆不起来,只记得男女主人都是丧偶后第二次结婚,且各自带着一个女儿。奇怪的是这两个女孩名字中原本都带着一个“凤”字,于是大家就习惯称呼她俩为大凤和二凤。姐姐大凤是女方带来的孩子,当年十四岁,妹妹二凤是男主人的女儿,才十岁。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姐姐大凤。
  两年后,这个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弟弟。面对这个迟来的男丁,一家人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遗憾的是母亲产后得了怪病,拖了一年终于撒手人寰。
  大凤本来言语不多,安葬了母亲,大凤姐......

锦里杨 发表于 2011-11-04 11:07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4 | 浏览:199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0-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多年以前,和绝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初中毕业的我不得不响应号召去农村下乡插队。临下乡前,母亲托关系把我送到医院实习了大约半个月,学习针灸知识,希望到乡下后争取做个赤脚医生,总比单纯干农活强点。
  一到乡下,我便把绝活亮了出来,只要看见那位村民有个头疼脑热,我取出银针便给他扎几针。我态度谦逊,待人热情,又是义务服务,很受大家的欢迎,没过多久,附近的乡亲们便常在下午收工后来找我看病。毕竟我在医院待的时间太短,扎针的功夫也不到家,能够解决的问题就非常有限。可大家信任的目光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只要找上门来的只要不是疑难杂症我都尽力去诊治。
  才下乡不久,大队修水库,我也去了工地。在那里我受到了很多关照,无论挖土还是挑担,认识或不认识的小青年们都尽可能照顾我。休息的时候,几个女孩子围着我坐下,她们一边纳着鞋垫、织着毛线一边向我咨询各种常见病的防治。邻队有个胖胖的女孩紧挨着我悄悄问道:“我最近很赖床(嗜睡),这是什么病?”
  我回头望了她一眼,女孩约莫十五六岁,胖胖的腰身,圆圆地脸蛋,正是贪吃贪睡的年龄,这种现象很正常呀。只是她在问话的时候,一双大大眼睛有点躲躲闪闪的。农村的女......

锦里杨 发表于 2011-10-29 22:48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3 | 浏览:196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21 星期五(Friday) 晴
  沿成都向北大约几百里,有一处被称之为青莲乡的小镇,既传说中的李白故居,是我和潇潇当年下乡插队的地方。
  下乡前,似乎每个知青都接受过一番番语重心长的教育:到了乡下好好挣表现,争取两年后返城。这里所谓的挣表现,包括努力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积极劳动,脏活苦活抢着干,也包括不参与打架斗殴,偷鸡摸狗,不谈恋爱。他们的教诲让我们相信只要按照这些规矩去做,就一定能心想事成。于是乎,一到乡下我和潇潇便一头扎进农活中,一心一意地挣表现。不久潇潇还成了公社的知青标兵。就算后来被抽调到大队小学校作代课教师,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没多大变化,每天两点一线,学校,知青点,周末或者没有课的时间就赶紧下地干活。似乎其他的知青的生活方式也都差不多,生活安排得如此紧张有序,谁也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四处游玩。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年多安分封闭的日子,却突然传来一个消息:一同下乡的知青徐兄竟然提前跳出了农门,他的劳动表现并不十分突出啊!这条新闻像一枚炸弹动摇了众人的信念,男知青们最先做出反应,他们开始串队,四处打探交流各类信息。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傍晚,一群人来到了我们的茅屋前。打头的是同一大队的陈兄,他一贯随和,......

锦里杨 发表于 2011-01-21 14:59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9 | 浏览:176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9-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鸡妈妈刚孵出一群小鸡,她每天都带着自己的这群宝贝在院子里觅食、晒太阳。这可是她神圣的职责:妈妈不仅得将孩子们养大,还得教会他们生存的本领。在妈妈的精心呵护下,小鸡仔们健康地成长着,尤其是一只叫做冬冬的小公鸡,长得又健壮又机灵。
一天,鸡妈妈又带着宝宝们在院子里捉虫子。小宝宝们吃饱了就在太阳下面做游戏,有的玩捉迷藏,有的练习跳高,有的学唱歌,玩得可高兴了。鸡妈妈呢?她正在树荫底下和鸡婆婆聊天哩。这时,冬冬走到妈妈身边,轻巧地爬到妈妈背上,骄傲地昂起头对妈妈说:“看,妈妈,我长得比您还高呢!”
鸡妈妈偏过脑袋,慈爱的看着冬冬说:“是呀,我的宝宝长得多快呀,已经比妈妈还高啦!”
冬冬得意的一拍翅膀,哧溜一下就从妈妈背上滑了下来,然后走到外婆面前翘着尾巴问道:“姥姥,您是几点钟出生的?”
姥姥拍拍脑袋说:“哦,听我的妈妈说,我是晚上九点钟出生的。”
冬冬立刻接过嘴说:“那我可比姥姥大。我是晚上十一点钟出生的。十一比九大,所以我比姥姥大!”说完,他偏着小脑袋,一本正经地望着姥姥。
姥姥愣了几秒钟,乐开了。“瞧我的宝贝孙子多聪明呀。这......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9-29 21:24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9 | 浏览:171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9-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
许久以前的某个夏日,我与朋友约好在校内新松宾馆大厅内碰头。眼见得约定时间到了,我快步赶到宾馆,刚一跨进宾馆大门就感觉到气氛的反常。
大厅内静悄悄地,两位女员工表情凝重地伏在服务台前抄写着什么,发现有人进来,也只是匆匆抬头望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大厅内,供客人临时休息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大汉,大汉背对着大门,身后站着位穿制服的年轻小伙,仿佛是贴身警卫。对此,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宾馆出事了!”
回头看看,门口并没有关于“闲人免进”的告示,我只得迟疑着走过去坐在大汉对面的沙发上,并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对面。大汉身材魁梧,两道剑眉紧紧地拧在一起,一双喷着怒火的眼睛死死盯向侧面的墙角。循着大汉的目光,我发现墙角边还立着位仟弱的女士,清秀的脸庞已多处挂彩,低眉垂首愣在那里。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黏在大汉怀里,布满泪痕的小脸蛋贴近大汉耳边,不时小声央求着“爸爸,别生气!爸爸,别生气啊!”
不用打听我便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
魁梧的大汉与仟弱的女士形成的鲜明对比以及小女孩那满脸的泪痕强烈地刺激着我,我决定管管闲事。
我仔细......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9-25 01:11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8 | 浏览:171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9-19 星期日(Sunday) 晴
  上传一篇多年前的日记,呵呵,可别笑我喜欢自吹自擂哟。

元旦就要到了,用什么送给我的学生,以表达对他们的新年祝福呢?
眼下时兴送贺卡。我上街逛了一转,书摊上精美的贺卡不少, 加之配上些各色各样的诗句,倒也令人眼花撩乱。“为了那句偶然的许诺,听错了多少回归的足音。”“伴一轮晓风残月,为你千百遍浅吟低唱”••••••满街几乎千篇一律的这类诗句对我的那些十三、四岁的中学生来说很不合时宜。
正在为难之际,一个念头突然跃入脑海:为何不自制贺卡呢?上面的题词想怎样写就怎样写!对,这真是个好主意。画上画,配上诗,也许比买来的更有意义。
我匆匆赶回家,找出厚厚一迭白纸,请来班上两个绘画大王,与我一起设计图案。很快五十多张漂亮的贺卡就做好了。晚上,坐在灯下,我回想着一个个学生的音容笑貌,一句句地斟酌词语。

 冬冬总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时时以一种不屑的口吻去贬低别人。在一张画着小猫照镜的贺卡上我写道:“唯愿山中无老虎,小猫方可称‘大王’。”想来冬冬能理解......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9-19 21:13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8 | 浏览:166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9-17 星期五(Friday) 晴
  
某年的暑假,一群毕业多年的学生回校看望我这位老班主任,久别重逢,气氛热烈温馨,话题丰富有趣。
“还记得彬彬吗?他被抓起来了,判了好几年哪。”突然间有位学生提起一个新的话题。
我愣了一下,“彬彬,哪个彬彬?”
“当年被学校开除的那位彬彬啊。怎么,您老忘了?当年您在台下还一个劲地惋惜,说这孩子可能就此彻底毁掉。不幸,结果竟被您言中了。”
“哦,想起来啦。什么罪?”我没有教过彬彬,因为特殊的原因,对他多少有点印象。
“听说是参加什么流氓团伙,罪行于侮辱妇女有关。”
 “哦,原来是流氓成性啊。”有同学笑了起来。
“狗改不了吃屎!要是当初就将他关起来,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犯罪活动,也可以相应减少对社会造成的破坏......”

我没有认真听大家说话,当年的情景正在我脑海里反复演播。
多年前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早晨,全校学生站在大操场上,听校长宣布一个处分决定。有位高一的男生傍晚去窥视女厕所被抓住,经审讯发现他还曾经偷过女同学的内衣裤。校领导经过认真讨论又报经有关部门批准,决定将......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9-17 07:55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11 | 浏览:167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9-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盛夏,我因感冒发烧被送进医院的观察室输液。医院里的病人不多,快正午的时候,前来看病的人更少,病房里便显得格外静寂。我正在迷糊中,突然一声呵斥似惊雷传来:“瘟猪!就这么个成绩,还想让我给你签字?明白告诉你,这个字我不签,要签,你自己签!”一中年妇女怒气冲天,仿佛欲将某种丑恶昭示天下。
与医院一墙之隔有个小院,小院里住着几家人家,此刻声音就从那里传来
有小女孩模糊不清的声音在央求着什么。
“老师不准上学你就别去上,”中年妇女的声音依然那般具有穿透力。“在外面混不是更好吗?反正上不上学都一回事,你再考也是这个分数,瘟猪!”
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 “哭,你还有脸哭,娘老子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走,外面去慢慢哭!”接着便好像是母亲动手拖孩子的声音。
“妈妈,我错了,我保证改过行不行? 我要上学,我会好好学习的。”女孩使劲挣扎着。
“保证?这样的保证你做了不下几十次,兑现了吗?今天不让你站到太阳下面去好好哭个够,你的保证就永远写在水面上!”那位妈妈越说越生气,不顾一切地将女孩拖到了屋外。
......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9-15 08:15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8 | 浏览:165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16 星期一(Monday) 晴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多年以来我先后接触过不少的外教(从其他国度来华任教的老师):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男士,女士;单身的,拖家带口的、澳洲的、美洲的、欧洲的••••••无论是哪一种,无一例外是远渡重洋,在这里呆上一两年后,又走向新的地方,再呆上一两年,然后又走向更远的地方••••••
似乎他们就喜欢这样不停地四处游走。

外国人的名字比较拗口,加之我的英语水平实在太差,无法与外教们深入交流,很难建立起深厚的私人感情,就算当时的接触比较多,也仅仅限于工作交往,分别后很快便失去了联系。到而今搬起指头数数大约只有十来位还能记得起模样或者姓名。为此我常常感叹时光的如水似风。

记忆中还有这样一位外教,一位来自美国的中年女性,单身,在我所在的学校只呆了一年。我曾经努力地去追忆,却始终无法记起这位外教的名字,也回忆不起她的清晰模样,为了便于描述,我暂时给她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萝丝,玫瑰的意思。她的爱好......

锦里杨 发表于 2010-08-16 14:46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9 | 浏览:160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19 星期五(Friday) 晴
就那般绝决地一扭头
轻轻将一片山月留在身后

切莫道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大江东去
返城大军 只能
步履匆匆
随波逐流

而古朴的乡情不老
遥远的青春依旧亮丽
有多少日渐模糊的往事
总在不经意间
闯进梦里

不知那断然割舍的年华
荷犁出工时 身后
是否还紧紧拽着
那条倔犟的老牛

挑粪 喂猪
插秧 割麦
小油灯下的日记
是否仍在探索
以怎样的激情投入
才能 早日绣红地球
......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19 07:56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25 | 浏览:152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16 星期二(Tuesday) 晴
有一尊经典塑像
伟人右手前伸英姿飒爽
还有五指暗藏身后
其中的寓意
谁能猜透

请别动用层层国家机器
追查谣言 无情打击
我们不过是祖国的儿女
不愿接受被遗弃的命运
就算关进大牢
被压抑的幽愤
仍岩浆翻涌

请别再提
别再提什么邢燕子、董加耕
广阔天地是他们登天的云梯
请别再狠批什么打架斗殴
偷鸡摸狗
当失去所有的精神寄托
迷茫的心灵四处飘落

伟人驾鹤西去
临终并未交出解玲的钥匙
绝对的失望如山洪爆发
祖国的儿女
不再驯服听话

是谁走向蛇形的铁轨
竟不惜芙蓉如面年华如歌
是谁举起冷冷匕首
静静划过自己的腕脉
竟忘记马革裹尸的承诺
看滴滴下坠的红色液体
那不是血
是零落成泥的希冀

面对天庭迟迟的来人
数千人齐齐跪下
......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16 17:52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20 | 浏览:139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12 星期五(Friday) 晴
一年 两年
五年 八年
山梁还是那道山梁
河湾还是那道河湾
惟有渐冷的山风
吹老了歌喉
寂寞山月
剪瘦了舞影

何处刮来丝丝“阴风”
 挟惊雷掠过长空
“这分明是变相劳改嘛”
“凭一代知识侏儒
谈什么四化
祖国的未来
怎能交付白卷先生”

是谁如此胆大妄为
君不见红云压城城欲摧
霎那间漫天雷鸣电闪
一颗巨星再次坠落
人称是济世邓公

离离原上草
年年迎春风
只是呵
远大的梦境不再绚丽
守望的心思不再坚贞

生活中总有一些华筵
钱权在席桌下尽情地交欢
总有些人先知先觉
御下神圣使命
留一抹抹远遁的背影
......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12 15:59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18 | 浏览:138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9 星期二(Tuesday) 晴
请不要问
我 从哪里来
步履匆匆 将奔向何方
东方欲晓
千百万知青大军
正整队出征
从祖国的每一座城镇
开赴神州的每一处村寨山乡

“世界是你们的”
伟人的信任 曾迎来
漫天红色的狂飙
扫牛鬼 荡蛇神
天翻地覆 地动山摇
看一代天骄
剑指蓝天
仰首长啸

而今
待从头
收拾旧山河
“知青”的称谓更彰显着
青春的骄傲

请不要问
我们肚里的墨水几两几斤
伟人的信任是高山流水
切莫道什么穷乡僻壤
千百万的知青大军
是她未来的希望

让曹雪芹、普希金见鬼去吧
柏拉图、卢梭亦散发出阴沟的臭味
还有门捷列......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09 08:16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11 | 浏览:142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 你可是当年失落的梦
 起伏的山丘间
 仍残留着赤子般的至诚

 你可是年轻时遗失的
 一页日记
 泛黄的纸张上
 仍渍留着当日的迷茫

 是谁交付一段神圣的使命
 广阔天地中
 有满腔沸腾的滚滚热血
 泥里 土里 水中 火中
 仿佛天降大任也
 风霜雨雪 电闪雷鸣

 几番奋斗
 几番挣扎
......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05 07:49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15 | 浏览:146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唱支歌吧
友人说
唱唱你知青时代的自己

秋风几度拂过
额角已有了霜雪的痕迹
放眼千帆争渡
万木竞秀
有月窥窗的夜晚
仍欣然放纵漫天流动的思绪

仿佛也曾有梦
风雨黄昏 我是那
凌空搏击的鹰
万花丛中 我是那
翩翩起舞的精灵
然而无情的岁月匆匆
匆匆岁月中 梦
一次次化作海市蜃楼
嘲弄我忙碌的身影

也想高歌起舞
歌一片山川秀美
舞一阵弦乐亢奋
不经意间
哑哑的歌喉里却滚出
一串蹉跎岁月
锈涩的和弦更添一段
支离破碎的仓皇
......

锦里杨 发表于 2008-12-03 08:56 | 正常 | 分类:往事依稀 | 评论: 10 | 浏览:146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往事依稀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