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在水中
水流在水中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仗剑江湖 (5)
围炉私语 (1)
吾家有女 (1)
如是我闻 (36)
谁寄锦书 (3)
浮光掠影 (51)
朝花夕拾 (97)
只缘女子 (0)
清水洗尘 (8)
都在眉间 (25)
节气 (25)
风俗 (5)
周围 (20)
闾巷扫花 (2)
岁时 (3)
琴洲街 (2)
四季的事 (1)
虫鸟之微 (16)
看到 (9)
村言俚语 (1)
小时候 (4)

最新日志
在萍乡──昙华寺(2012-6-14)
小时候──默哀(2012-6-3)
小时候──白网鞋(2012-5-31)
小时候──虱子(2012-5-18)
小时候──宝塔糖(2012-5-16)
周围──香香(2011-10-28)
水也开花了(2011-10-19)
空灵对岸是空洲(2011-10-14)
更多>>>

最新评论
  青桐&#8226;&...(2013-10-10)
  为何将这块地荒了呢?...(2013-4-29)
  仰能予人怯除心魔,予人慰籍甚至是予人...(2012-6-14)
  好多事,过久了,有些片断越来越清晰。...(2012-6-14)
  记得。很清楚。...(2012-6-7)

友情链接
雨夜昙花
红的24:3
微侠的华枝春满
P小孩夜行
岛之家
横山千仞逆水行
单单的布丁
乔心怀感激
孟喜低情曲意
叮叮铛铛
林歌尔
川戈 走过今天
苇子
一直到厌倦
踩左踩右
天蓝
冰雪阿池
娇俏宛蓝
泊彼㊣書坊
念念于心
天海由之
雨薇碧凝
其安的练习簿
比邻
我在
转过脸就忘记
冯致
对一切倾心
晚香
最美是浅红
最灵是弋碧

[访问计数:990198]





又在凤凰──从吉首到凤凰
2010-1-12 星期二(Tuesday) 晴


大巴车上大多像是游人,散客,年轻的居多,三五个结伙的,也有情侣,也有单枪匹马自在游的。
我们上来时,其实只余一张座位了,昙花在我的强迫下坐了,我搬了条小马扎,坐在昙花前边的过道里。这样省了再等下趟的二三十分钟。拢共只有两天时间,作为地主的我,只想让昙花在两天里尽最大可能感受凤凰的方方面面,时间也就变得弥足珍贵了。
凤凰就要在眼前了。避无可避,我得盘算一下这两天。我心里仍没底,一是时间太匆忙了,怎么安排都觉不妥当;二是作为一个曾来过凤凰四次的人是个方向盲,根本难尽导游之职,不大的凤凰城,有数的几条老街,走在巷子里,我永远分不清,哪在哪。
我在车上打电话问老家凤凰的同事,山江赶场是什么日子?他告我山江赶场逢三逢八。正好不巧,逢不上了。也就把这个剔除,不去赶集了。后来到当地,才知其实这个逢三逢八是指阴历。
和昙花说了下我的初步打算,花一天时间在凤凰城里转悠,晚上可以在沱江边上看看夜景。再花一天时间看一个不远的生苗寨子。昙花一概信任于我,只管点头。
我以前去过一个叫老洞的生苗寨子,因为交通不太便利,苗民们自成一个小世界,村子里的老人大多不会讲汉语,无论民居还是民俗还是人情,反而没有被汉化,有种苗家独特的原汁原味,很是吸引人。走进村子,就觉得是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人。那里年老妇人穿着自家纺的自家绣的阔脚裤,美得叫人惊讶,我曾跟着两个老婆婆走了好远,为着要看清她们的裤脚边。一针一线绣得朴素之极,颜色的搭配也朴素之极,图案也是朴素之极,但最后合成的效果,是艺术。苗妇无意识这些,但实质上朴素的生活已孕育了她们,于是她们用手中的针线做到了,令人为美注目。当时甚至动念要买一条,只为着看。穿倒不敢,没了息息相通的氛围,只会变成突兀的夸张。无奈,她们听不懂汉话。但她们一定看得出我由心的喜欢。她们让我用手去摸那些绣花。

吉首到凤凰的路上,其实平常得很,并没太多看头。但我以前来时,一路上都觉得有很多新鲜物事可以看,赶集的人,做买卖的人,打赤脚的孩子,包缠头的妇人,还有系黑围裙穿绣花衣的阿妹,还有路边结了果子的树,还有背篓里采买的新鲜菜。而这次和着昙花来,只觉得窗外一切平常,没什么可惊喜的,我欲要献宝却献不出。天是阴的,树也灰扑扑的,还有每棵树上挂那么多的红灯笼,真有些土气呀。

我始终没问昙花印象如何。这样坐了一个多小时,到凤凰车站了。又是一分钟没等,即上了去古城的一路公共汽车。坐我旁边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北方口音,身体看上去蛮壮实,戴一顶黑灰色的呢帽。大冬天的,他一个人从大老远的地方悠哉优哉来游凤凰。他与我扯谈,问我哪些地方可以看看。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与他说你可以去哪里不必去哪里,且都附送点个人的理由。他始终微笑着鼓励我说下去,是个很有教养的老人。我算得上这个异乡人踏上凤凰第一个遇到的热心人吧。
车经凤凰城,到处是熟悉的。这个地方我来吃过米粉,这个地方晚上是吃夜霄的,我曾在这吃了一大把的烧烤,这个地方我曾碰到过一个痛哭流涕的人。
几分钟就到了虹桥,下了车,与老人道别,迎面的就是沱江就是吊脚楼,与路上完全不一样的景致。如果把我们这些吵闹的游人去掉,就是全然不同的世界,这是湘西人的凤凰。
我们来到了凤凰,在这里,我再不用担心昙花会失望。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10-01-12 22:58 评论(0)

闾巷扫花──那些物什之蚊香
2006-7-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夏日里最恼人的还不是热,是蚊子。热犹可歇凉、打扇。蚊子见缝插针,一针下去就是一个包,痒。尤其一近黄昏,不知从哪钻出来的蚊群嗡嗡作市。家乡人形容蚊子多,最喜讲“走路都撞脸”。知堂老人写蚊子飞入喉咙时,用的数量词是几匹。平常里,“匹”字作量词用,一般搭配比较高大或者凶猛的动物,一匹马一匹狼。小小蚊子竟至用匹,可见蚊子的无孔不入和气焰嚣张。吃过蚊子亏的,大抵要会心一笑吧,知堂老人下字到底老辣又不失趣味。

蚊子畏烟,乡下惯用烧艾蒿来驱蚊。我喜欢闻那种袅袅的中药味,有些清苦。但烟总是有些熏眼睛的。一到傍晚,我们在院子的树下歇凉,听老人讲鬼故事。外婆开始熏蚊子了,床底下,墙角落、堆柴的灶屋都一一熏到。烟一浓起来,蚊子果然纷纷溃散。放下帐子,将有一晚安稳觉。其实也不定,总有几只侥幸逃脱烟熏的蚊子作乱。第二天晨起,额头上、手臂上咬得尽是红点,一屋的大人都无事。外婆会心疼地自责,唉唉,又让蚊子呷了香肉肉。忙着去拿万金油。据说小孩子肉香,蚊子老远就闻得到。

后来,开始点蚊香。也叫做卫生蚊香,记得有个牌子叫斑马吧。蚊香一般是绿色的,两盘套在一起,小圈套小圈,大圈套大圈,严丝密缝。轻轻一抵,另一盘就能完整托出来。但小孩子哪有耐心,一下手,就碎成几节。铁支架真是薄,撑不住蚊香似的,一不小心就给碰翻,甚至不碰也会翻。大抵住过木板楼的都会有经验,地板上免不了会有蚊香烧黑的一圈又一圈的痕迹。我如今在一些老房子里看到地板上旧年的黑迹,总欲要蹲下去用手去抚那一圈圈,直觉它亲。
夜里起来小解,迷糊中一时摸不到灯线。床底下有小小一点红光,也给孩子莫大的安慰,有光亮就长胆气。那些鬼故事中的鬼也就跑远了。
  淡淡的烟,白灰一节节的在无声地掉落。夏夜里没有蚊虫打扰,实在合适做一个清凉的梦。

那时居委会还做盘香,一大盘,像蛇一般粗,有好几米长。薄薄的皮纸裹着锯木灰、六六粉、秕谷的混合物。休息日,清完下水道。一家发几大盘,屋里、水沟边、公厕附近,都齐齐点着。浓烟滚滚,打仗般,呛人得很,闻着喉干头晕,据说有毒。大人总是提早打发小孩子到外头去玩,但小孩子就爱看热闹,赖着。真一烧起来,还是受不了,纷纷抱着头窜出弄子。蚊子看着就一个个地落下地来,死了。熏一次,蚊子要少一向。
随后,检查卫生的来了,每家每户都察看,或点头或摇头。然后转身就在门楣上贴一张或红或白的卫生清洁家庭或者不清洁。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叫公家人说家里不干净且拿来示众,总是失面子的事吧。这家小孩子几天在外都要抬不起头,最怕别人提这档事。快要提到时,总想法叉开。面子再薄一点的,就干脆借故走开。

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6-07-22 21:57 评论(2)

闾巷扫花──宋颠子
2006-7-9 星期日(Sunday) 晴



宋颠子以前是空军飞行员,开飞机,穿翻毛皮夹克,戴头盔,又英挺又神气。有一年飞机失事,跳降落伞时摔坏了脑壳,成了颠子,整日里乱叫乱唱乱走,又不洗澡又不剪头又不换衣,臭哄哄的一身。老婆挨不下去,带着女儿离了他,另找了人家。

他家在对河,他女儿宋芳天天坐船过河读书。撑船的老头不知姓甚名谁,大家都叫他“瘪鼻子”,他没鼻头,鼻头整个陷在脸里,只余两只孔出气,人中就显得出格的长。面目看起来有些狰狞,令人大白天也要联想到鬼。鬼可能就长这个样吧。他一天复一天的撑船,几十年了。天蒙蒙亮就驾船出来,对河的农民担菜到镇上赶早市,卖完回对河,还不误回家赶早饭。一趟趟地这岸摆到那岸,直到落黑。他也没个替手,天天雷打不动地按时按刻,好象从来没病过也从来没事耽搁过。人家说他打一辈子单身,没半个亲眷,哪会有什么事?
瘪鼻子不收宋芳的船钱,小孩子家家的,不占地,捎带。坐船的都是些乡里乡亲,彼此知根知底。见着宋芳就免不了要瓮声瓮气地议论几句她爹。
“应了句老话,天有不测风云,唉,老天造孽,可怜细妹子。”
“你不晓得,宋颠子当年是长得一表人材,人又灵泛,村里的妹子个个都想着他。”
“要不去招飞,在乡里当个民办老师,一家子也安安生生的。”
“你以为招飞容易?验得起都是标角色!全身上不能有一个疤印,那身体百里挑一都不是,简直就是万里挑一。”
“宋颠子也算见了大世面,没白活。听说飞行员吃鸡蛋只吃蛋白,蛋黄全扔掉。蛋黄多好的东西,啧啧。”
 “宋颠子这辈子,唉,何时才挨到头呀。”
宋芳长得很像宋颠子,自来卷的黑发,英气的黑眉毛,眼睛深陷,黑不可测地亮。她缩在角落里,臊。却低着头,装着没听见。小小的身子伶仃得一株瑟瑟的野菊。她嫌厌她爹,他时常蓬着发在村里嚎着笑着唱着,一路上都是他疯狂的声音。人人都指她背说:看,那就是她爹,宋颠子。她恨,见着她爹就绕老远走,看都不看他一眼。
瘪鼻子摇了几十年船,什么人没看过?什么事没经过?等宋芳不在时,就一一关照船上的人下次不要再当宋芳的面说宋颠子,细妹子要脸,细皮嫩肉的,莫再在伤口上抹盐了。大家就“唉唉唉”地叹气。

有一年夏汛,一河暴涨的水,总有死猪呀死狗呀死人呀树呀乱草呀漂浮而来。过河时,有小孩子贪玩,拿棍子去拔漂浮物,不小心掉河里去了。好在瘪鼻子反应快,将蒿交给乡人,一个猛子所下去,揪住了孩子,才没出大事。传到河对岸时,就传成了宋芳掉河里去了。宋颠子本还在毒太阳下指挥着一大帮小孩子“立正”、“稍息”,一听到宋芳,就丢了一大群孩子,痴痴地跑到码头打听。人家告他不是宋芳,而且救上来了。他也不信,就坐在岸头等。他站一会走一会坐一会,一脸烦燥。傍晚时,宋芳一到船头,他就立起身迎去。宋芳下了船,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径直走了。他有些怏怏,但却大声地叫瘪鼻子,落黑拴了船和他一起去喝几盅,他请他吃猪头肉吃黄鸭叫。声音听起来蛮开心。宋颠子有钱。

第二天,宋颠子剃了头洗了澡,穿了件干净衣。他安静时仍不失英俊,个头高高的,眉毛浓黑,眼睛深而亮。大清早就在码头候着宋芳,宋芳上船,他也上船。他看宋芳时眼神怯怯的,软弱得很,全没有疯劲。宋芳缩在角落里,离他远远的。瘪鼻子看不过,就细了声叫宋芳去跟爹坐一起,爹担心你才相跟着你。宋芳头都不抬地说了句:他不是我爹。声音细而坚定,全船人都听得见,宋颠子当然也听得见。宋颠子有些尴尬,仍“嘿嘿”地笑着,全不与女儿计较。坐得远远地,一闪不闪地看着宋芳。
白天宋芳在学校念书,他就在街上游荡。他不打人,但他总忍不住要唱歌。瘦而高的身子,铿锵有劲的声腔。他唱“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重担挑肩上。”他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他还唱:“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他总能招一大帮孩子来齐声喊收梢的“一、二、三、四”,他就在前面打拍子,手势激昂。他给他们买糖吃,唱到一半歇息时,就一人发一颗糖。他们就在他的口令下出操、唱歌、立正、稍息,恍若军营。
傍晚时,宋芳上船,他也上船。仍坐得远远的,不敢与女儿搭半句话。夏汛时,天天如此。

后来,他干脆就不回对河的老屋里了。白天就在镇上逛荡唱歌,夜里就在镇上的打油作坊睡。一身邋遢,头发是硬帮帮的鸡窝,常年四季都穿一件翻毛皮夹克。小孩子都有些嫌弃他了,给糖也不愿替他出操了。他身上到处是虱,头发上、衣服里、腋弯都有,虱也不怕人,在他身上爬来爬去,痒,他搔一把,也懒得去捉。
在街上碰着女儿,他会突然停了歌唱,不知所措的样子,叫人看着想哭。都说宋芳心肠硬,从来就不看他一眼。
他总算还有个乐子,就是间常叫上瘪鼻子在镇东头的小餐馆里,点上几个菜,喝上几杯。瘪鼻子有时会带他去澡堂子里洗个澡,理个发。也只清爽几天。他又弄得一身脏兮兮的。

他爱在学校边上转。但放学铃声一响,他又走掉。
有天,三伏天,天边没一丝云,闷热得蝉都叫起来有气无力。他将搪瓷杯在河边洗了几洗,还拿细砂子擦过,白晃晃的。然后拿搪瓷杯盛了两支冰棒,牛奶的,宋芳爱吃。又找了块烂棉絮裹着杯子,怕冰棒化掉。课间,在教室门口犹豫了好久,托同学叫宋芳出来。宋芳一见他,掉转脸就走。他追上去,将搪瓷杯塞给宋芳,说你爱吃的牛奶冰棒。宋芳手一拂,搪瓷杯滚落在地上,冰棒就在晒得滚烫的水泥地里慢慢化小。她回头一字一顿地说:你不是我爹,我没有爹。
围了一群满脸惊愕的学生,宋颠子呆呆地看着冰棒化成一摊水。从此不再去学校附近。

他疯得更厉害了。声嘶力竭地唱歌,两眼通红。越来越瘦,眼睛深陷着像是假的,很久都不动一下。他仍不打人,但他的样子实在怕人,小孩子会离他远远的。
晴了一向,太阳火毒火毒。那天有飞机飞过,听说是人工降雨。飞机飞得很低,在地上也看得真切。宋颠子也看飞机,看飞机时,他不唱歌了,一脸思索,像在努力着要记起什么。
果然天色如墨,雷声轰然,雨劈泼而下,尘嚣气息喧腾而上。小孩子欢欣得很,站在檐边看雨,伸了手去接雨,透心凉。街头的美人蕉也灿黄灿黄,一下扫了倦容。

一场雨把宋颠子也下得醒了觉似的。自个安安静静地去剪了发理了须洗了澡,买了身新衣换上,干干净净的。落黑时,又把瘪鼻子叫上,去小馆子喝了几杯。将自己余下的钱全数托付给瘪鼻子,让他转交宋芳。说他要去远地方了,这些年,叫女儿人前丢了脸,心里不好过。瘪鼻子还欣喜不已,以为他脑子好转了,可以回部队了。

第二天,码头处有他的一只鞋。隔天尸首就浮了起来,并没泡得浮肿,身体颀长而干净,眼睛闭着,很安详,像睡着一般。

别人都说宋颠子颠得很,喝了酒失脚淹死了。也好,也好。
瘪鼻子撑着船,听人说东说西,都是关于宋颠子的。他也不插话,由他们去猜。宋芳仍来坐船,照样去念书。只这几天眼圈总红红的。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6-07-09 16:16 评论(6)

闾巷扫花──那些物什之鸡毛掸子
2006-6-18 星期日(Sunday) 晴



清晨睡眼朦胧起床,睡眼朦胧骑在堂屋门坎喝粥,佐粥的是黄瓜皮、剁辣椒,有时还有一方红腐乳。小小年纪哪晓事?仍嫌味道淡。端了粗蓝碗,就到厢房里去寻外婆。
外婆照例执了鸡毛掸子在厢房里拂尘,陪嫁而来的坛坛罐罐、漆着生漆的老家具一一细心拂试。晨曦里外婆的背影笼着淡淡的金光,那些拂试过的物事在初生的阳光里也格外裎光裎亮,像是岁月不曾侵袭过它们。当然这些都是今日之想象里的记忆了。事实是我会迫不及待地拖着外婆的衣角领她去五斗柜前,指着蓝花瓶要白砂糖。外婆舀一勺入碗中,我仍耍无赖,要净吃一勺才罢休。
我在外婆家带了几年,有时也难缠得很,但外婆从没顺手给我一鸡毛掸子。鸡毛掸子是扫蛛丝浮尘的。

鸡毛掸子是用鸡的脖子毛制成,还非得用活鸡,一个鸡毛掸子要用几十只鸡的毛才行。听上去蛮稀罕,其实一点也不,家家都有鸡毛掸子。掸灰时少,斜插在窗户边充家法。犯了事,爹娘就顺手取了掸子抽几下,以示惩戒。脾气好时,就用鸡毛那头拂几下屁股,意思意思,羽毛软软的,比挠痒痒稍痛点,用孩子的话说就是跟蚂蚁咬过一样。那时大人上了一天班,回来孩子不听话,多会犯怒,倒手拿了藤条那节抽,屁股红一条紫一条,要吃亏一向。
毛孩子总忍不住要犯些事,有时几个凑在一起密谋,抬头一看窗户边悬着的鸡毛掸子,后果了然,心中到底有些吓怕,也就很多止于谋,而不付诸于行动。我妹有次犯了大事,知道娘回来定不会轻饶她,预先就将鸡毛掸子藏了。娘果然气急,待要去取掸子时却失了空。问及掸子,都说不知,嘴角却隐有笑意。娘哪有不能意会的,念在小妹知错的份上,又还有些小聪明,也就不了了之。
鸡毛掸子做家法确有些威严。但小孩子玩起来有时也会无法无天,哪管这么多。我们隔壁两家孩子曾拿鸡毛掸子打架,两把鸡毛掸子像两只斗鸡,你来我往,互不相让。鸡毛纷纷坠落,一地鸡毛。两把掸子成了光杆司令。俩孩子不用说,都挨了家长的老拳。隔天,又各家新置一把掸子依然斜倚在窗框。

鸡毛掸子一般是麻色毛掺黑色毛,素朴得很。那时最羡慕别人家用染色的,水红、鲜黄、翠绿间杂,鲜艳花俏,以为这才好看,可以插花瓶里。现在回想却是麻黑色的掸子始终依在窗棂。
有个笑话问道:有种东西,长满漂亮的羽毛,每早叫你早起,是什么?孩子答:是鸡毛掸子。有些年岁的都会作莞尔一笑吧。再生晚些的,怕不能领会其中意味了罢。

这几日,野外有种草长得正青郁。锯齿的长叶一簇簇的,捆在一根主茎上一律朝上生长着。像极鸡毛掸子。
路过的老妇人说它正叫鸡毛掸子。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6-06-18 11:13 评论(4)

春天的一些事──那些花
2006-3-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迎春花是恪守本分的小孩子,它当得起它的名字,它每年都记得叫醒春天。路边,陡坡,围墙,屋角,一蓬蓬一丛丛的枝条里,它不知几时就打开了星眸,兀自闪烁着,像一把碎金从不可知处散落。花色柔嫩,但我仍喜欢说成是明黄。
它日开数十,一朵朵间缀叶间,细碎柔亮。翠蔓纤花,望着,只觉回缭可喜。即算天气阴晦,穿它而过,心底也有说不出的明亮。

梨花真是一夜开的。昨天在树下过,它尚无任何动静。晨起,撞入眼帘,一树白花衬着新绿的芽叶,美得叫你迈不动脚。满树清气又叫你不敢多看,只要嫌了自己的俗。
梨树一晚没合眼,打花苞、吐蕊、拆花,舒叶,无人看见它的忙乱。有人,它要么不声不响,哪怕秃着。要么就从容着放一树花,你看不看,都跟它无关。梨花是有操守的士人,不张扬,皆在不动声色中。
要等一些时日,方看到“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诵之,不由与古人莞尔。

河岸口有三株桃树。枯黑的老枝干,衬得桃花更是烂若锦章。桃红,水红,微红,偏白,浓浅杂开,尽是花。新冒的嫩红芽叶不仔细看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一俟桃花开,小孩子也就承认春天来了,并乐此不疲地奔告着。桃枝却轻易无人采,太好看的物事,总不免叫人生了怜惜,有些舍不得下手吧。
桃花真是薄,吹弹不得的薄。些些风更不要说一场雨,花絮即纷坠。地上一床锦织花被,远看近看,都太匆匆。
有年,望见一只高大的狼狗躺在桃树的堆锦丛中,顽艳、哀绝、强悍、温存。如此对立,如此和谐。只是狗与落花从不会也不用关心人的所思所想所感吧。

草籽花生得贱,田地里、田梗上到处都是,细细的紫花,开得挨挨挤挤的,若是不想踩着,简直就没有下脚处。但还是会一大把一大把地采来,掇拢成花环,无人处偷偷戴在头上,照镜子,左看右看,抚首弄姿,很有些孤芳自赏的意思。一旦被人凑巧碰见,会有些羞恼。不过,一会就记不得了。
等到四月底,农人牵了牛去犁地。抵暮时再去看,草籽花干干净净的没有了,像是它从没开过一样,可是明明早晨还开得一田一地。
那时并不知草籽花又叫紫云英,这个名字很美。

清明时节,四野如市。芳树之下,久未拜扫的先人依然躺在开始暖起来的地里。除了杂草,拢了土,鞭炮响过。先人也该醒来了吧?杯盘一一罗列,周围的映山红开得正是烂漫时,采一把,供在墓前。浇了酒,先人,你可用映山红佐酒,喝上几杯了。有满山疯开的映山红作伴,应是不寂寞。
这一天,总有毛雨纷纷,像是要拉长阴阳间的牵念。这一天,映山红也格外晶莹鲜妍。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6-03-30 23:37 评论(11)


所在栏目:仗剑江湖 页码:1/-16     

本站域名:http://zhuqingtong.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