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在水中
水流在水中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仗剑江湖 (5)
围炉私语 (1)
吾家有女 (1)
如是我闻 (36)
谁寄锦书 (3)
浮光掠影 (51)
朝花夕拾 (97)
只缘女子 (0)
清水洗尘 (8)
都在眉间 (25)
节气 (25)
风俗 (5)
周围 (20)
闾巷扫花 (2)
岁时 (3)
琴洲街 (2)
四季的事 (1)
虫鸟之微 (16)
看到 (9)
村言俚语 (1)
小时候 (4)

最新日志
在萍乡──昙华寺(2012-6-14)
小时候──默哀(2012-6-3)
小时候──白网鞋(2012-5-31)
小时候──虱子(2012-5-18)
小时候──宝塔糖(2012-5-16)
周围──香香(2011-10-28)
水也开花了(2011-10-19)
空灵对岸是空洲(2011-10-14)
更多>>>

最新评论
  青桐&#8226;&...(2013-10-10)
  为何将这块地荒了呢?...(2013-4-29)
  仰能予人怯除心魔,予人慰籍甚至是予人...(2012-6-14)
  好多事,过久了,有些片断越来越清晰。...(2012-6-14)
  记得。很清楚。...(2012-6-7)

友情链接
雨夜昙花
红的24:3
微侠的华枝春满
P小孩夜行
岛之家
横山千仞逆水行
单单的布丁
乔心怀感激
孟喜低情曲意
叮叮铛铛
林歌尔
川戈 走过今天
苇子
一直到厌倦
踩左踩右
天蓝
冰雪阿池
娇俏宛蓝
泊彼㊣書坊
念念于心
天海由之
雨薇碧凝
其安的练习簿
比邻
我在
转过脸就忘记
冯致
对一切倾心
晚香
最美是浅红
最灵是弋碧

[访问计数:990175]





在凤凰──德夯
2005-12-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阿喜,从凤凰到德夯坐车约一小时。到德夯时,天下着细雨,几乎无人打伞。牛毛般的雨,落在发间,拂在脸颊,如初上的露水,轻软熨贴。
停车处,有几个苗民架着锅在炸鱼、炸螃蟹买。他们将那些肉滚滚的小鱼叫作桃花鱼,我去买了一串吃,果然鲜美不同别处。在个大亭里,一群苗家盛装打扮的姑娘们正在跳舞,舞姿不是轻柔曼妙的那种,有些少数民族特有的干脆劲道,但英武中因着佩环叮当又不失妩媚。歇气时,有不少游人替她们照相,她们个个大方,笑起来丝毫不扭捏。
近中午时,有家饭店专门表演拦门对歌,门口各陈一大鼓。来一拔客人,两女子便表演击鼓,跳鼓舞,跳完便对歌。我守着看了好几次,虽有表演的性质,但仍叫人忍俊不禁。对不上歌,就不让进门。那些放不开的游人们一次又一次被拒,也只好索性丢开面子,放开嗓子唱一把.拦门的女子这才停了击鼓,将红绳放开,端着米酒出来迎客,那些游客就笑得要开成牡丹花了,都市里少有看到如此放肆由心的笑。阿喜,还有件有趣的事,一定要说与你听。对完歌进门之前,要围着红绳转几圈,一圈佑财运,二圈佑福运,三圈佑桃花运。圈数由你自己选。我见着的老老小小男男女全转了三圈。呵呵,可见命犯桃花,并不是件忌讳的事。这个“犯”字可换作别个字,比如“灿”字,呵,你说我换得可好?
我在隔壁饭馆吃的饭,那家表演的餐馆不收单客,只接旅游团。吃了这里独产的桃花虫,是当地溪流里捞的。黑黑的扁状物,吃完,除了咸味,我竟不知什么味道。据说吃了会走桃花运,我吃它,只因好奇。桃花运倒不要,多麻烦。还吃了腊肉,色彩接近透明,味道相当不错。

德夯是苗语,翻成汉语,便是美丽的峡谷。德夯四周环山,且是高山,置身其中,可见云雾在山腰舒缓绕行。因着才下了些毛雨, 一切干净如洗,只觉天地澄澈。
阿喜,走在德夯石板路上的是我,我上面是树林,树林上面是山坡,山坡上面是云层,云层上面是山峦,我脚底是溪流,溪流傍是正在灌浆的稻,也有田埂,也有草地,也有牛们闲踱,也有一两个农人在荷锄忙活。满目的碧绿满目的银白满目的轻紫满目的嫩黄,所有色彩从四处轻笼来,无须言说,便将我轻而易举镇住。阿喜,语言可被驾御,但天地实在无法描述。阿喜,如果你在,羞于开口唱歌的我,必要轻唱一首最温柔最干净的歌给你听。只是,我仍有些怕惊扰了这些。那么我还是安静一点吧,我想你总是能懂的。
一路上左转右迥,少有游人,幽静得有时想听听人说话便好。后来遇着一对情侣,男人是个摄影师,女子很依人的样。我们松散地结伴而行。我有时不免会听到俩人说些情话,男人说:“我跟你在一起,什么事都能做得最好。这次一定能拍出好作品来”。虽看不到女子表情,但我猜她一定笑得甜美。天地很美,话语也很美,不由要拉开些距离,多腾些空间给他们说私爱的话。过桥时,路略有些滑,桥又窄,底下是深渊。男人引他的爱人过完桥后,便等着我,也牵我过桥,那个女子便在桥那头微笑着看我。我其实并不胆小,但仍递手给他,我以为是对一个男人风度的认可。一切多好。
走到一半路程时,小亭子里有老苗妇打草鞋,老人很瘦,但动作索利之至。花两元钱我也买了双换上穿着。走在路上,脚板能感受到地气,舒展得脚肢头简直都想要唱歌。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穿草鞋,美妙极了,爬起山来轻快如飞,而且感觉与所有的一切都很近很近。阿喜,我记得回来跟你一说,你马上说下次去也定要买双草鞋穿。你试试,不会后悔的。我从来都不肯蒙你的。
沿着溪流走到尽头,听到轰然作响的水声,便近了流纱瀑布。果然不同一般,只见一挂银帘跌宕起伏蜿蜒而下,碎珠溅玉。人稍一靠近,就淋个湿透。

阿喜,这一趟便也走完了。我因茫然而来。但你放心,我不会误入迷途,从来不会。我只是在找,一直在慢慢地找,找一条自在安心的路来走。或许以后我仍会茫然,但有你在有天地在,我不怕。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5-12-28 21:37 评论(14)


所在栏目:吾家有女 页码:1/-16     

本站域名:http://zhuqingtong.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