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在水中
水流在水中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仗剑江湖 (5)
围炉私语 (1)
吾家有女 (1)
如是我闻 (36)
谁寄锦书 (3)
浮光掠影 (51)
朝花夕拾 (97)
只缘女子 (0)
清水洗尘 (8)
都在眉间 (25)
节气 (25)
风俗 (5)
周围 (20)
闾巷扫花 (2)
岁时 (3)
琴洲街 (2)
四季的事 (1)
虫鸟之微 (16)
看到 (9)
村言俚语 (1)
小时候 (4)

最新日志
在萍乡──昙华寺(2012-6-14)
小时候──默哀(2012-6-3)
小时候──白网鞋(2012-5-31)
小时候──虱子(2012-5-18)
小时候──宝塔糖(2012-5-16)
周围──香香(2011-10-28)
水也开花了(2011-10-19)
空灵对岸是空洲(2011-10-14)
更多>>>

最新评论
  青桐&#8226;&...(2013-10-10)
  为何将这块地荒了呢?...(2013-4-29)
  仰能予人怯除心魔,予人慰籍甚至是予人...(2012-6-14)
  好多事,过久了,有些片断越来越清晰。...(2012-6-14)
  记得。很清楚。...(2012-6-7)

友情链接
雨夜昙花
红的24:3
微侠的华枝春满
P小孩夜行
岛之家
横山千仞逆水行
单单的布丁
乔心怀感激
孟喜低情曲意
叮叮铛铛
林歌尔
川戈 走过今天
苇子
一直到厌倦
踩左踩右
天蓝
冰雪阿池
娇俏宛蓝
泊彼㊣書坊
念念于心
天海由之
雨薇碧凝
其安的练习簿
比邻
我在
转过脸就忘记
冯致
对一切倾心
晚香
最美是浅红
最灵是弋碧

[访问计数:990201]





去看荷花
2009-8-16 星期日(Sunday) 晴


七月的一天,看到报纸上的一张相片,田田莲叶,朵朵荷花,碧绿妍红,连绵不到尽头的样子。介绍说有几百亩的荷,这会是怎样蔚为壮观?
那个地方叫明照乡亭子前村。我很喜欢这个地名,明照,直感就阳光灿烂,明亮无余,能在明照这个地方种百亩荷,是一件愉快的事。坦坦荡荡的地方种看不到尽头坦坦荡荡的荷,很配。亭子前,我更喜欢,这里边是亲切的人情。就像你问路,村人指着方向,这样走,那样走,过了一个亭子,就是了。
那一向,总跟同事说,我们溜着去看荷花?你想想几百亩呀,可能比普者黑的荷还要壮观。同事总说,又没多远,哪天我们出外办事,车一拐,就去了,你急个什么。其实,我每次跟他们说,他们都认为我一派神往的表情,很是蛊惑人心。念了好几回,他们都有些内疚。说不是不想去呀,是难得偷到半天闲。
到八月,我就不念了。是吃莲子的季节了,荷花应是越来越少了。

休息天却还是专程去了一趟。路上停车看一棵树,据说是檀树,老乡说只是杂树而已,长得慢,好多年了。我则看到树旁有丛羊角刺,很多年没看到过了。我小时学“负荆请罪”这个故事时,就一厢情愿地以为荆就是羊角刺。同伴说,它又叫鸟不落。我喜欢这个名字,多好,鸟落上去不是找死找难受?俗名总是更直接浅白。
一路上问人怎么走。敞开的屋子里是打麻将的人,虽然酣战,依然不改乡人的热枕,详详细细地说道,生怕外人多走了冤枉路。果然,山上有个亭子,我们都说大概快到了。也果然,没多久就看到路旁蔓延的荷叶了,也是铺得无尽头的样子,但同伴中有俩个说怕没有几百亩。荷花还有,打苞的,开得如碗的,要凋的,只是到底不是盛时,有些稀落了。
下去看时,有个婆婆跟我们说,这些荷花都是外地人承包的,他们在别处,如果要买莲蓬,她就帮我们去找来。婆婆很瘦,伶仃着脚,当然不能叨扰她。婆婆对我们特意来看荷花有些不以为然。在她来说,日常得很,天天起床就对着,没什么好稀奇的。但对我们的到来,又显然有一方之主的荣誉与周到。跟我们说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看看,山上的庙也很灵。

荷其实也就是荷,并无什么格外要惊艳的。但对着无边的荷,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有蜻蜓飞来飞去,可能要下雨。端着相机,什么样的荷什么样的角度都拍了。只想拍一张蜻蜓停在荷花瓣瓣上的,守了很久,要么没停稳就飞了,要么就是不肯停。可见老人说万事莫强求的道理。哪怕是入眼的景,都强求不得,只要有个自然而然的契合。小孩子不管这些,大声说,拍一张带露的荷叶,好不?脚边就有个井,小孩子附身捧了一大捧井水,往荷叶上撒,要制造人工露水。我之前说荷叶是沾不住水的,小孩子根本不信。这回井水由荷叶滚滚而落,荷叶仍青碧一张,一滴水珠都不留。小孩子不甘,连试了几捧水才信。小孩子到底灵泛,眨下眼又灵机一动,就拍个带露的荷花?一捧水下去,滴滴晶莹,衬得水红的荷更是娇俏。小孩子开心得又蹦又跳。
因为主人不在,也就不敢乱摘莲蓬。摘了个莲蓬,每人剥了几粒吃,莲子水嫩清鲜,张嘴都觉得有股很好闻的青气。小孩子有些担心,这不是偷嘛。便要安慰她,不是的,以前过桃林饱吃一顿桃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只要不带走就行,如果要拿钱,主人还会怪你看不起人。如今风气不比以前,摘一个略尝一下,是没事的。有事,又不是不给钱。
上得岸来,往远处看,深深绿绿的都是荷。又碰到那个婆婆,仍来问,要不要她去喊主人过来。想倒是想买些莲蓬,但婆婆那么瘦弱,仍道谢,说不必了。还要去你老人家说的那些地方看看呢。这样一说,婆婆就笑了。我们走老远,她还在路傍望着我们。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9-08-16 16:40 评论(6)

看到──家庭馆子
2008-10-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这个馆子缩在离主马路很远的一个角落里,七拐八弯的,要不是挂了一个“红姐餐馆“的店招,它其实就是一平常农家。屋子的样式就是俗称为一肩挑的,中间堂屋,两边厢房,后边厨房杂屋。屋子前边是一个大院,种着几棵高大的玉兰树。大院下边是一个很大的菜园。
几年前,我和几个同事办完公事,无意中撞来过,同事看着坪里的鸡,只说这才是土鸡,你看看脚爪金黄,又有劲,一看就是野地里跑的。炖来吃,怕是香得很呀。
那天的阳光又好,晒在身上是恰好的暖。如果能在坪里架张桌子,打打牌,喝杯农家茶,确实有些神仙的意思了。五个人就有些不想走了。
但主人却有些期期艾艾地说,到他这吃饭的,都是先一天点好菜,想吃什么,他准备好。没预约,他没准备,怕难得如人意。而且他做菜就像家里做菜一样,慢。
同事说要什么紧,坪里的鸡抓一只就是一盆大菜菜园里的萝卜白菜扯几把,都是现成的菜。而且我们又不急,你一个人慢慢做就是。
主人见我们说得诚心诚意,也就答应了,说正巧今天没有预约,就破个例为我们做顿饭吃。听上去很给面子。主人去捉鸡,同事手一指,就那只,他早就一眼相中的。追得鸡飞狗跳的,同事还绊了一跤,鸡还是给逮住了。
于是四人在坪里打牌,我就在屋前屋后乱看。店主告我后边有桔子摘,只是有点酸,他家都不太吃。不怕酸的话,就尽管摘。果然,几树桔子,黄的,绿的,挂满了,满好看的。我挑软一点的,摘了几个,黄黄的果子,带着才离枝的绿叶,新鲜得很,剥开,微酸而多汁。几个男人酸得呲牙裂嘴的。但我喜欢剥桔子,一手汁水,一手清芬,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微微叫人振奋的清爽。
鸡也炖得慢慢香起来了。几个男人为着一张牌出错争得脸红脖子粗,又会为着鸡的香气得意洋洋。是个美好的日子,居然捡了个好地方,偷了半日闲,还赚了顿自在饭吃,。
那天吃得很不错。几样菜,也就是家常口味,但越隔得久,就越觉得好。

几年后的今日又寻了去,这回守着规矩,上午点菜,去吃晚饭。馆子仍是家庭式的,一餐只招待一两桌客人。
我到他的菜园里看了一圈。鸡们在其中悠闲踱步,狗困着,来了人,就懒洋洋地睁下眼。菜园里最有意思的是,种菜还种花还种树,菜与花与树,间杂着,各自生长,各各相安共处。月季花几簇,开得怕有百把几十朵,红艳艳的,闹得整个菜园有种喜气,叫人格外生了感动。还有小时候种过的珊瑚树,挂着红的绿的小果子,珊珊可爱。树是银杏树,不大,枝条都向上伸向空中,叶子已转黄,叶形漂亮,再返回二十年,每一枚都值得小心夹在书页里。菜嘛都是平常的农家菜,白菜,萝卜,辣椒,样样都认得,也就看着亲切。园子真大,这样的任意而为,也有种无为而治的自然。
主人心不大,以他的手艺扩大规模也不难。看他在灶前有条有理地洗菜切菜炒菜,都有种由衷的喜欢。他是个喜欢做饭菜的人,赚钱倒像是顺便的事了。
我最羡慕的是他有一个院子,还有一个大菜园。若是我,怕是舍不得把时间整天费在做饭菜给陌生人吃上。想来,这人是真欢喜做饭菜的。
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10-15 21:50 评论(4)

看到──公交站口
2008-10-6 星期一(Monday) 晴


我每天黄昏时,总去一个站等车。看了几年的鸽子仍在马路这边屋顶飞到那边的屋顶,它们飞翔的姿态,总有种低徊不尽的意味,尤其是阴天。我有时会想起多年前学过的句子,“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实质上没有任何关联之处。我曾说黄昏的鸟看起来有些忧伤,可能也跟这个有关吧。
其实我并没有天天留意它们,偶尔的就在眼里了,隔断时间又不自觉地飞到眼里了,所以它们一直在。这些忧伤的翅膀,看见时,竟也有种安然。好象它们也是一天所必要的环节,这就是习惯吧。

站旁会坐着一俩个大婶,自带小板凳,自带茶壶,穿个统一发的红马甲,她们是城市里的纠察员(?)。可别小看大婶们,谁过马路不走横行线,谁乱丢纸屑乱吐痰,她们立马弹地就起来了,劝告,制止,罚款,较起真来,任谁都不得不服。我就亲眼看见,有一男一女随意横马路,大婶开始可能是累了,仍坐在那,急促地吹着口哨,打手势叫他们退回去。一男一女犹豫了下,张望着,然后仍准备穿马路。大婶站起来,走到他们对面,仍冲着他们吹口哨,并喊话。可能一男一女也起了犟心,偏不肯回过头去走横行线,硬是过了马路。大婶不依不饶地追上去与他们理论,开始他们还嘴硬,不肯接受罚款。大婶可厉害着,嗓门也不小,等车的人反正闲着,就围了一大圈人看。大婶不厌其烦地向每个人说一通经过,听者自然觉得她在理。俩个年轻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男的丢了三十元钱,单子都没要,就拖了女孩子的手跑了。
大婶又坐到她的位置上,两眼向四周睃巡,随时准备出动。
这个城市近向确实干净很多了。

站旁总有刷皮鞋的妇女候着,等车的人多,生意总是间断有的。我曾听两个四五十岁的妇人聊过天,一个说才不去赚不干净的钱,多刷几双鞋未必会累死?另个人说,某某(估计也是她们同行)就不刷鞋了,跟着一个退休老工人呢。先头那个妇人就有些鄙夷地说,像什么话,自己有儿有女有老公的。换我,是打死不干的。刷鞋又不要看人脸色吃饭。
这个妇人长得干净,但也就是平常的样貌。我站远远处再看她,只觉得她有种凛然的气质,叫人不能小视。这附近,时常有丑闻可以听到,刷鞋的妇人们向老年人卖她们几乎快没有的春,一点点钱即可。也是可怜。

我早一向发现对面一排门面的屋顶平台上,竟然有狗。两只,各踞一头,趴着,安静地看着车流车往,人来人往。很有些逍遥,像是闹市里的隐者。
今天我本来也没有留意它们。忽然一只狗在屋顶上吠起来,人行道上有一对老年夫妻经过,老太扬着手,作挥石的动作逗狗。几乎同刻,就有四只狗立在平台的四个地方,向老太狂吠着。老太跳着脚仍向狗们挥着拳,很快乐,笑声清脆。有两只狗对老太的挑畔可能很气愤,向前几步,就立在屋顶平台的边边上了,那个凶样子,就像随时要跳到地面与老太决一死战。老太自然晓得,狗不过作些势子而已,奈何不了她,就仍向狗做着“下来下来”的动作。隔着一条大马路,都是她的笑声,她家老头站在边上,始终是微笑着的,这是我的感觉,并不能看得真切。
一个老年人仍不失其赤子之心,总是能叫人特别感动的,并由此也热爱这个世界吧。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10-06 22:37 评论(2)

看到──路过的人
2008-9-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
一场狂风暴雨扫过后,燥热似乎就远远撂在了身后,秋意渐浓。
这样舒服的天气,走在路上,我喜欢看所有,简直是饶有兴致,一路看过去,觉得所有看到的都是我安乐的所倚所在。

过废品店,看一老人坐在门口架着眼镜看故事书,滑稽的是,他还斜背个女式挎包,将挎包小心地横放在前边。门开着,一屋码得齐整的废品,分门别类。

过铁道旁的屋子。早几年我天天清晨七点四十分出门,抄小路去上班。七点四十五分,过这个铁路,过完铁路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开来。屋子里住着一个老婆婆,她有个傻女与她同住,后来找了个捡垃圾的外地人也结了婚育了女,后来傻女得病死了,外地人遗下女儿跑了。婆婆就带着外孙女过活,老看见她在门中戴着花镜补小衣服,或者看她跪在神龛前诵经。有次在门口过身还听她一句一句地教外孙女唱“小燕子,穿花衣”。后来外孙女不见了,想来可能是送人了。
我过身时,她门口的香炉依然在。其实就是水泥砌的,很粗糙,用黄油漆在炉身上写了“香炉”俩字,炉字的户边少了当头的一点。字极拙劣,歪歪斜斜的。婆婆坐在门口,老了很多,显出龙钟之态。门敞开着,屋里凌乱不堪。
走过她,我看见她的后墙上爬满了扁豆的蔓,扁豆的花淡紫,开得像蝴蝶。也结了很多扁豆,似乎对生的多。扁豆在我们那,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蛾眉豆。那么,定是她种的。

过了铁路,是一个麻将馆。永远的人头挤挤,快乐的人们,及时行乐的人们。我听见一个堂客对催她回家的男人说,我今天只打了两场。口气有些委屈。行话是一天三场,上午、下午,晚上。两场犹少,呵,人心陷溺于一件事,就恨不得时时刻刻。

再往前走,是居民区。看见一个婆婆在劈柴。这个婆婆我一直很喜欢她,她叫我想起我外婆。每次在她处过身,总可以看到她晒菜,腌菜,做腊菜,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她还喂鸡,将捡来的菜叶子切得精细极了,抖了饭,用来喂鸡。她的东西都收拾得非常好,哪怕晒个菜,都很有样子。即算老了,即算日子过得也不是太宽裕,但她的一切都显得妥帖。五官老了,却精致。日子也收拾得有滋有味。

然后上车,车上有几个女警察,她们在岗位上总显得严肃。但在车上,就叽叽喳喳个不停,东家长西家短。我和她们坐同辆车有过好些回,我曾旁听过她们说过几个较完整的故事。由她们的议论,我觉得警察的道德感还是不免有些职业的教化。
下车时,天已黑了,亮了路灯。我看见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在灯光下追着自己的影子踩,老踩不着,就老往前跑着。他的奶奶就在边上跟着他,也不阻止,由着他。
我走了很远,仍回头看那个孩子。他仍笑着往前跑着,一路咯咯的,他一定坚信,他终能踩着的。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25 22:16 评论(3)

看到──秋分
2008-9-23 星期二(Tuesday) 晴


雨是突然来的。天一灰,太阳就躲到云层里去了。狂风大作,括得树都像要拨地而起,树枝就翻江倒海似地摇摆。雷也轰轰而来,闪电也像是少了它就不成地凑了热闹。接着是“哐当”的砸碎玻璃声,还有屋顶上落下重物的声音,纷至沓来。嘈杂又急促,急吼吼地凑拢,要演一场剧变的大戏。雨就噼哩叭啦地下起来了,斜打着,像鞭子。抽得灰尘腾空,一片灰雾雾的热气扑面而来,只觉得满鼻子都是土腥味。
对面人家有人在急急地关窗户。两只麻雀仓惶地飞,在雨中撞来撞去的,翅膀打湿了,钻到檐下,才安静下来。两只麻雀仍不离左右,像是彼此在安慰刚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惊吓。许多人都跑出屋子,仰脸看着肆虐的狂风暴雨,却是一脸欣慰,怕是这场雨后,再不会热了吧。秋天过了一半,也实在该来了。

不一会,风就和顺了些,雨也下得不那么急了。树上的叶子经了冲洗,干净多了,闪着光。躲雨的人也开始冒雨行进,护着头小跑着。摩托车手,我看到几个,都是低头驾驶的,可能自己也是无意识中的动作,好象这样可以躲一点雨似的。
不一会,雨也收了。风仍在,只是徐风抚人。空气清爽,燥热由一场狂风暴雨挟带而去。太阳也挂了一轮红,在山边,将要落山了。云也换作了蓝色,布了一层新鲜的绯红。

前后犹如两重天地,简直叫人疑惑这样的安静凉爽是由暴烈剧变带来的。或许季节的交换也要行个革命般的仪式吧。
今天是秋分。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23 21:57 评论(2)

看到──驼子粉店
2008-9-23 星期二(Tuesday) 晴



这个粉店甚至没有自已的招牌,仍挂了某某休闲中心,招牌是一个褪了色的暴露俗气女子,前边老板不是赚正经钱的,应该以前是一个低档的按摩店之类的。但在这个区(可不是小块地方),提起驼子粉店,居然响应的人有蛮多,去过的几乎没有不赞味道正的。我很奇怪,驼子老板怎么不摘下那个肉嘟嘟的艳女。不过久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了,甚至觉得这个标志本身就像了俗世。
粉店就是挨马路边的宿舍房子改的,几乎没有装潢,两间屋子,一通线,中间也不关门,扫一眼尽收眼底。前边是店堂,七八张桌子,一个冰厢。后边是厨房,几炉旺火,热气腾腾。空调都没装,夏天里,一进屋子,犹如蒸笼。不过,好在厨房后边是个很展畅的弄堂,通风。搭了几个棚子,摆了一长串桌椅。但人来人往多,弄堂坐满,也还得坐店堂,一个个吃得满脸是汗,并无怨言,很过瘾的样子,并不肯去旁边的店子将就。来往人中,各色人等,劳力的人、夹公文包的小老板、着宝姿的年轻白领、我从门口停的车的牌子估摸着也有很大的老板的。他的店堂前时常会停着七八辆车的,车也是流动的。这个车走那个车来。专程慕名来吃的似乎也不在少数。
他的粉价钱也公道,牛肉粉五元,盖个蛋,加一元。牛肉做得非常香,切得一片片,薄而大,浇在粉上,看着就招食欲。葱似乎比别家要多放一点。粉的汤很好,很多人连汤都喝尽,看不出有什么诀窍,但吃起来味道就是不一样,香、正。

驼子粉店的老板我起先以为是个驼子。进屋吃粉的人都招呼,驼子,来碗牛肉粉,要扁粉。驼子,来碗三鲜,加酸菜。我第一次去时见到老板,很惊讶,并不是驼子,人家不胖不瘦,个子也不高不矮,匀称得很。他对所有顾客一视同仁,都像是他的老熟人,殷勤周到,但不过分。他不做事,只管招呼客人与收钱找钱。几个下粉端粉的都是中年妇女,身胚子也足,很能干的样子,手脚利索得很,说话也爽脆。从不走空路,蛋在锅中煎着的一会空,她可以收了碗筷,抹了桌子,从从容容的,再来翻边,蛋恰恰灿黄。进了他的店,宾至如归,自己随便坐。伸了鞋去,就有刷皮鞋的过来,等粉上桌的空档,就将鞋刷得亮闪闪的。

你要在店里呆久一点,就能推算一下,一早晨大概能下多少碗。据有人观察,大概能下五百碗。这于一个小店,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是很了不起的生意。甚至有心人还帮他算了下一年下来的利润,有些惊人,置个空调不是小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客,在这是形象不过的。这个才走,那个就坐上了。再一推理,得出结论,驼子实在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不装空调是对的,装了空调,坐着舒服,顾客流转就会要滞后很多,那会要少多少生意。
而且在我们顾客看来,吃得满头大汗,嘴一抹起身就走人,也合乎早晨赶班的习惯。在我来说,还特别有着一种振奋,这一天是个不错的开始。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23 11:28 评论(0)

看到──卖冰凉粉的老人
2008-9-22 星期一(Monday) 晴


过了中秋好一向了,明天是秋分,仍热,且热得甚至比伏天还要过。天气反了常。
下班后,居然心心念念着以前生活区的冰凉粉。生活区有几家卖冰凉粉,但我只吃一个老人家的。
专程绕了路去生活区。这个生活区一切俗世生活所必备的它全都有。菜场热闹,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马路上从来就不缺人,闲人忙人不闲不忙的,你抬眼就能分辨。有盗版碟店,从小众的文艺片到最流行的大片火爆的连续剧,应有尽有。有书店,卖杂志卖报刊顺便卖奖票,但也不妨碍你偶尔能买到一两本安静的书。各类小吃店就更多,肠粉店常德牛肉粉兰州拉面东北饺子店臭豆腐摊避风塘的饮料。洗头店理发馆美容院幼儿园学校派出所跳舞厅卡拉OK茶馆都从从容容地间杂在其中。走在其中,最让人踏实,好象你任要做什么,不用横过大马路就成。

以前天热时,我最喜欢的是老师傅的冰凉粉。他的担子总放在一个路口,他总坐在广玉兰树下,老远就可以看见。人多时,我就立着吃一碗。人不多时,老人会扯条蛤蟆凳让坐着。他的凉粉卖得很骄傲,他自己说时,都带着一种心爱的神情。凉粉是井水做的,干净得很。凉粉籽是山上结的,没掺半点胶。他几乎每次都跟我说,他最不同人的好处还不是这些,是薄荷水,薄荷是他自家栽的,门前就是,他的配方也是自家独门的。吃一半时,他会提了薄荷瓶子再给你倒点,说再加点,消暑,清清凉凉的,收汗。确实他家冰凉粉格外清澈,下了肚,冰莹莹的一片,舒服。

今天,他仍然守在路口,仍然在那棵广玉兰树下。看着他的担子在,就觉得安心。他舀时,手上的动作轻柔得很,眼光抚爱地看着他做的冰凉粉,透着一种遇了知音的喜悦。他仍劝我放点醋,好吃着咧,又消炎去暑。我吃完一半,他提着他心爱的薄荷水,候着。我把碗伸过去,他就眉眼皆笑,这是他与他的顾客心意相契处吧。他总把我当识得好的人看,妹子呀,薄荷是我自家栽的。我笑吟吟地听他讲,我不记得听他讲过好多次了,但我一点也不厌烦。俗世生活的好处,就在他一回回重复薄荷是自家种的无限扩大,叫人留恋这种种好处。

我起身时,发现他的头又白了一层,但好在人精神,一点也不龙钟。我大概在他这吃了十年冰凉粉了。十年前,他就是个老人。
仍没有一丝风,但心里却是莹莹的凉。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22 21:23 评论(1)

看到──黄昏
2008-9-21 星期日(Sunday) 晴


太阳要下山了,起初还有些亮晃晃的光芒,对着看,眼睛就要眯上一眯。但照在草地里却是温和的余阳,并不晒人。
这个季节,野草疯长。许多野草,叫不上名字,却是常见的,也就把它当了旧识。亲切之余有点尴尬,很有些后悔当年,没一一问过乡邻。狗尾巴草自然认得,鸡毛掸子草也认得,这个当然不是它们的学名,我其实很多时对学名反而不感兴趣,更想知道土名。
有种植物我很想知道名字,细尖的叶,柔软有绒毛,长得有米把高,却开柔细的四瓣紫花,单朵的,不抽穗,像这样柔嫩的花大多是贴地的草花。所以它显得很特别。
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野果子。有种黑红黑红的小果子,我们小时候拿它染指甲,效果不如凤仙花。还有野萄萄,正是由绿要转紫间,小小的,看着就酸。还有一种像西瓜花纹的野果子,圆圆巧巧的,大拇指大,精致极了。
它们自生自长,自荣自枯。其实也不完全对。还是有些小生灵与它们朝夕相伴,见证着。已入秋,蝴蝶不多见了,蜻蜓却仍活泼,青的,红的,黄的,有停在枝头花上的,有在绕圈的,像是选哪棵草更漂亮似的。难得的是还有蜜蜂,屁股一撅撅地在一朵花里忙碌着。蚱蜢脚一弹,就要惊动一片,草动花摇,远远的蜻蜓都要弃了枝。一只草色的螳螂却不动,挂刀静静地趴在鸡毛掸子草上,不仔细根本就看不到,不知哪个不小心的家伙要落了它嘴里。

我在野草里看到一兜禾,不是一株,而是扎扎实实的一兜,只一兜。应是某只鸟无意间播下的。谷子大半黄了,小半还略带青绿,低着沉甸甸的穗头。我蹲下,剥了一粒谷子,米粒饱满,米绿的晶莹,并没白透,我像老农一样放在口里咀嚼,微甜的清香,是这个季节在稻田过身的滋味。
太阳挂在山边上,是一轮庄严的红,浓酽,却不刺目,如果你愿意可以一直盯着看它如何隐入山间。

工地边,几个收工的人在捡拾东西。有人推着小车吹着口哨;有人担了桶子,桶子里一头丢着他的茶壶,一头丢着他的手套砌刀;有人在水龙头前洗脸洗脚洗尽是泥巴的锄头,他一身干净,掮着他亮闪闪的锄。他们的脚步都显得轻快。会做事的人,总是会收拾。有个朋友说他把书房捡了一下,干净了很多,写字看书都觉得有些仪式感了。我笑那就像个读书人了。
几个婆婆在散步,走几步,就在苗圃里弯下腰,她们在扯马齿苋。并不如乡下肥美,但神情间特别知足,甚至有点如获至宝的快乐。
虫子也叫起来了,声音不大,却到处都在,你根本找不到它们躲在哪里。它们四方八面都在。太阳也落山了。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21 21:20 评论(2)

看到──秋夜
2008-9-19 星期五(Friday) 晴


出门就看见月亮悬在高楼的一角,比平素的要大,并不圆,中秋也过了几天,但也不觉得它缺了什么,天成的圆缺总是自在的。色泽的澄黄,叫人觉得正是秋天的月亮。
二楼人家的阳台里种满了花草。茑萝就顺着墙一路缭绕而下,月光里,绿蔓纤柔,点点红意,五星的花闭了眼,有着一种朦胧的梦意。还栽了丝瓜,看得到两三朵黄花,还有一条丝瓜悬在藤叶间。也是秋丝瓜了,想来主人也不图它开碗汤,更多的是赏玩的心态吧,小小一隅,也是田园意味。秋丝瓜任它老去,可留种,丝瓜老筋晒干,洗碗也趁手。
我第一次发现,金急雨在夜里会闭了叶,所有的叶子都耷拉着,懒洋洋的,像手碰过的含羞草一样。一串串金黄的花远看像槐花,近看也一朵朵地收拢了,把花芯小心地含着,像一盏盏小小灯笼,有一种特别的安静。因为近看,就发现挂了很多豆荚,也不知几时挂的,风一来,就微荡着。我用手去触它们的叶与花,它们都茫然无觉。月光照着,它们在睡觉呢,以最放松的姿态,吸露补养。到白天,好鲜亮亮地开,深绿灿黄,总是悦目。
一只狗与一只猫对峙了几分钟,一个在廊头,一个在桂花树后。猫的眼睛有种神秘的光芒。后来可能是我的脚步惊动了它,它倏忽就遁向花丛,只见身影,不听声响,狗就急追而去,狗的声音却是有的,嗖嗖的,但一点也不影响周遭的安静。一会,我回过头,再去找它们,都不见了。
远远的,有一个下晚自习的学生在人行道上,踢着一粒石头,停一下,挥脚,又快走几步,找着石子,又停下,挥脚。石头滚在磁砖上,发出一些空空的响声,很好听。看不清学生的面容,只见月光下变换的身影。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9-19 10:45 评论(0)


所在栏目:看到 页码:1/-16     

本站域名:http://zhuqingtong.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