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在水中
水流在水中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仗剑江湖 (5)
围炉私语 (1)
吾家有女 (1)
如是我闻 (36)
谁寄锦书 (3)
浮光掠影 (51)
朝花夕拾 (97)
只缘女子 (0)
清水洗尘 (8)
都在眉间 (25)
节气 (25)
风俗 (5)
周围 (20)
闾巷扫花 (2)
岁时 (3)
琴洲街 (2)
四季的事 (1)
虫鸟之微 (16)
看到 (9)
村言俚语 (1)
小时候 (4)

最新日志
在萍乡──昙华寺(2012-6-14)
小时候──默哀(2012-6-3)
小时候──白网鞋(2012-5-31)
小时候──虱子(2012-5-18)
小时候──宝塔糖(2012-5-16)
周围──香香(2011-10-28)
水也开花了(2011-10-19)
空灵对岸是空洲(2011-10-14)
更多>>>

最新评论
  青桐&#8226;&...(2013-10-10)
  为何将这块地荒了呢?...(2013-4-29)
  仰能予人怯除心魔,予人慰籍甚至是予人...(2012-6-14)
  好多事,过久了,有些片断越来越清晰。...(2012-6-14)
  记得。很清楚。...(2012-6-7)

友情链接
雨夜昙花
红的24:3
微侠的华枝春满
P小孩夜行
岛之家
横山千仞逆水行
单单的布丁
乔心怀感激
孟喜低情曲意
叮叮铛铛
林歌尔
川戈 走过今天
苇子
一直到厌倦
踩左踩右
天蓝
冰雪阿池
娇俏宛蓝
泊彼㊣書坊
念念于心
天海由之
雨薇碧凝
其安的练习簿
比邻
我在
转过脸就忘记
冯致
对一切倾心
晚香
最美是浅红
最灵是弋碧

[访问计数:990182]





二伏
2009-7-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7月24日,是二伏。已热了好一向,总听人说热得受不住了。每天傍晚回去,一路上总看到花农们扯着长水管,替树们花们浇水。那种架势,简直不是浇,而是灌。暴晒一天,不畅快喝点水,花木也无以堪。
上午接到一个自动录音的电话,天气预报的。说是今天会下雨,会降温,会有好几天凉快日子。望望窗外,似乎比往日要阴一些。蝉们藏在树上,一声声地叫,没有比它们更耐烦的昆虫了,叫一天,不换花样,也不嫌累。
每来一个熟人,我便要告,会要下雨了,有得几天好日子过了。人答,是要下了,再不下,人都会要热死。也有人答,好事好事,河里都干得差不多了。又有人答,再不下雨,谷子都会干死。这个人是农村出来的,思想起稼穑事,便要忧天时。没忘本。反正只要和人说雨,都会露一脸喜色。觉得前边再热,这回终要暂时熬出些头日了。
未及中午,就接到三个晚餐的邀约。起伏,这个城有倾城而出吃伏狗伏鸡的习俗,头伏吃了,二伏还吃,三伏仍不放过。什么冬羊伏狗,什么清热解毒,什么驱风祛寒,这些理由我想其实都是次要的。主要是借个名头一聚,引朋唤友,图个一堂红火,借着大块啖肉大杯喝酒的兴致,说些掏心掏肺的话。

中午时天阴了一些,是真阴了。有一大团灰黑的云在远一点的地方笼着。走在太阳下,也不觉得怎么晒。雨可能已走在路上了,离我这儿越来越近了。
办公室的沙发套,早两天给我洗得干干净净,又给大太阳晒得爽利挺括,显得更为洁净。晾晒时,别人玩笑晒霉呀。因为今年闰五月,五月就很长,我以为“六月六”还远着,结果一看,也只相差几个时日了。人家晒书晒家当晒肚皮里的墨水,我来晒晒沙发套。午睡时,沙发权当床,这么干净,或许还能做个短暂的梦。
早几天,买了三张古琴碟,有两张发烧碟,管平湖先生与吴景略先生的,音质相当好,我把它们翻录在电脑里。这一向午睡前看坛经,听古琴。翻几页,曲子还在响着,人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也只在那一刻,燥热全关在屋外了。
二伏的中午雨就要来了。照例旋开音箱,听古琴,是管平湖先生的曲子。四年前,看到车前子谈管平湖先生的文章,有些神往,于是在网上下过一辑音质很不错的曲子,后来将其中几首上传到博里,其安听到,大为惊艳,忘了其安怎么形容的。其实我用“艳”字非常不妥当,古琴与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后来找了张管先生的相片给她看,一袭长衫,清瘦隽秀,他微低着头,脸略侧,身略倾,在弹琴。他略微潦倒却风神不倒的气质与古琴的又喑哑又清远又深沉合二为一,琴就是他他就是琴,都是怀古意的谦谦君子。
我不懂音乐,许多别人所说微妙之处,我这肉耳朵都意会不了。管先生的《流水》名气最大,曾制成金唱片,给美国太空船带上太空。车前子曾说无法忍受《流水》中七十二滚拂的俗不可耐,但惟管先生的流水于急雷奔涌中还能听到深度与广度还有绵延之势,是长江,而不是涧水。深得我心。我也听过一些人的《流水》,尤其是近人的,轮到七十二滚拂时,就成了炫技,急切切得要表现,火气甚旺。还是管先生的《流水》最经得听,不是伶人的《流水》,而是儒者的《流水》。“儒者”二字也是从车前子处借来的。
翻到坛经中惠能迁化前,告弟子语,“吾去已后,莫作世情悲泣而受人吊问、钱帛,着孝衣,即非圣法,非我弟子。如吾在日一种,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坦然寂静,即是大道”……。我枕在沙发的靠背上,可以看到门上端的气窗外的一小方天,天色似乎又暗了很多下来,那朵雨做的云就要走到我屋子上来了。
我是在《欸乃》声中睡着的,欸乃一声山水绿,好美的景致,可以做个梦了,是烟雨江南的梦,却又明媚无限。雨就会下来的,然后山水俱绿,像船夫的号子喊来的,不,是管先生鼓琴而来的。

2点钟,同事从长沙回来了,说是路上雨落得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雨。今天睡迟了,曲子、经书来不及收起,给逮了个现场。只听她调笑,再这样下去,只怕会要不食人间烟火了。我笑道不过附庸风雅,当不得真。晚上还要去吃狗肉喝啤酒的,那个才是真的。俩人大笑,同事笑我到底是个俗人。我笑狗肉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在我是相及的。两不拒。
雨终于下来了,蝉不叫了,可能蜷在树的深处躲雨歇凉,然后伺机而动。在雨声中,做了一下午琐碎事,接了很多电话。一样样做来,有条有理,不愠不火。有什么要紧,雨都下来了,凉都凉了。二伏不见伏,也是赏心事。

吃晚饭时,听一老人说,以前吃狗肉时,要先喝一碗紫苏水,谓之“开表”。虽然从字面基本能理会开表的意思,仍打破砂锅问到底,开表是什么意思呢。老人为着自己的话有人看重而开心,耐烦地解释,开表就是发发浅表的寒气,夹寒吃狗肉是要坏事的。
店家不懂老规矩了,我们也不守老规矩了。一是不懂,二是可能都嫌麻烦。大盘狗肉上桌,来来来,好些筷子就伸向盘中,会是一番大啖。急不可耐的世道,多急不可耐的人。

夜里我在雷声大作中醒来,雨倾盆而下。我复在倾盆大雨声中睡着。一天就这样过了。

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9-07-28 23:09 评论(2)

头伏
2008-7-20 星期日(Sunday) 晴


夏至后第三个庚日为头伏,头伏一到,酷暑也就正式来了。要不热的话,农人还愁生计。“六月不热,五谷不结”,“六月盖夹被,田里无张屁”。后句虽意思类同,说法却要粗鄙很多,可取的是活泼佻挞,透着民间的诙谐明白。

民间素来重伏日,称为“伏节”可见一般。俗世亦可爱,节气顺序交替也多以享口腹之乐来安排。北方有谚,“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 杭州也有顺口溜,“头伏火腿二伏鸡,三伏金银蹄”, 《荆楚岁时记》载“六月伏日食汤饼,名为辟恶”。传到如今,本地似无吃汤饼之习俗了,可能南人到底不惯面食,代之以伏鸡、伏狗。这一天,酒楼饭肆生意火爆,门口都挂着醒目的“伏鸡”、“伏狗”的大红广告。伏鸡取叫鸡,尤以子叫鸡为佳,或炖路边荆,或用老姜爆炒。民间以为小孩子吃了可冲高。
本来叫鸡与狗,夏天是不宜进补的,易上火,但据说在伏天吃,能强健身体,去热怯毒,起伏呷只鸡,一年好身体。我曾猜想还是与本地潮湿有关吧,趁了伏天把湿气发散出来。苦夏的人多口娇,要吃清淡宜人的爽口之物,比如凉粉呀水果呀瓜菜呀绿豆稀呀白米粥等等,而本地人依然大口啖肉,大杯喝啤酒,也可见民风矫健泼辣。热气暄腾中,推杯换盏,人挤挤,声沸沸。似乎这样尽情饕餮一餐是个必须的仪式,经了这道交接程序,就有了信心,且有了个强健身体对抗之后的酷热。热闹过后,是清净,是“伏”。 该潜伏下来避署禳热了。

起伏前,小孩子到河里塘里游泳,都得偷偷摸摸。所以起伏于孩子是值得奔走相告的好日子,这天,终于可正大光明下河游泳了,而且有个正大光明的说法──泡伏。沙洲上,到处是孩子,光屁股的小不点,穿裤衩的大小子,穿连衣裙湿漉漉裹着才发育的身体的半大女子,几乎看不到救生圈,自小在江边长大的孩子几乎个个都是水中好手,如蟮似蛇。

泡伏其实也就是以清凉之水洗去燥热。古时,皇帝于起伏日,也向臣子赐冰,以示龙恩浩荡,于小处见体贴。街坊间亦有担冰而卖的,一杯冰梅汤下肚,暑气旋尽。但平常人家哪有这么多闲钱,于是自制凉菜。起伏那天,娭毑外婆们照例要早早在路边田塍寻了车前草、路边荆、鱼腥草,洗净煎茶,谓之“伏茶”,喝下可镇热清火,夏日里淘洗出一个散发着草本木本香味的胃,确实为度苦夏立了根本。
与伏天有关的名目还有蛮多,沾上伏天,就有了个专有名字。伏姜,顾名思义是伏天晒的盐姜,可驱寒止呕。我以前只知雷鸣不合酱,后来才知制酱,讲究多多。伏酱,伏天造酱,可保经年不变质,收得久。伏土,将空闲的菜地翻成一大块一大块的,叫做烤伏土,这样的菜土种菜不易起虫。还有贴伏帖,又名天炙。于头伏二伏三伏去中医处贴伏帖,连贴三年,利用天时,冬病夏治,据说很有用,一般热衷此道的最是妇人与老人。究竟有无科学依据究竟功效如何,因是外行,不敢随便置喙。

今日,恰见一男子推了辆三轮车拐在荫处,埋了头剥莲蓬。莲子青如水,就在手间流到竹编的篮子里。买得两斤,剥一粒,不抽莲芯,清甜水嫩略略的青涩,在舌间回缭,闻得到水香。只觉心中已无暑气,格外安静,枝柯间的蝉听起来都叫得不那么急了。
推想中,莲叶最是碧清之物,遮了日头,就是清夏。难怪吃了莲子,就觉清心。回家翻古书,偶看一页,得一暑天饭不馊法子,为头伏而录之。“用生苋菜薄铺在上,盖之过夜,则不致馊坏”。 原来,苋菜也清凉宜夏。

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7-20 14:18 评论(7)

端午
2008-6-9 星期一(Monday) 晴



早三四天,在小区路上,就听两老太约着去买棕叶,一个说某个菜场的棕叶新鲜得很,清早才有得卖,去晚了还买不到手。一个说馅还是放豆子枣子腊肉,有素有荤,好呷得很。
我对面住着才结婚的小俩口,母亲间常过来照管一二,要不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要不就是自家包的饺子、馄饨。母亲看样子颇不放心年轻人的独立生活。早两天看她在门口拿绳子系菖蒲艾叶,好大一把。老人家笑着跟我招呼,年轻人懒,老风俗,还是要的,要不哪像过端午。系好,回转头问我,是不是太高。我说蛮好,不高,气味好闻,清心。她退一步打量,眼睛缝里都是笑意。菖蒲艾叶青郁郁的,像把剑一般守护着宅门。
今天在一拐角处,看一个老太坐在门口包粽子,彩线在她指头间穿插,棕叶几旋几旋就成了一个紧紧致致的三角。手指头灵活极了,动作行云流水,利落干净。很容易叫人联想“手艺”这个词。
今年我也吃了好几个牌子的粽子,超市里买的。你不得不叹流水线日渐的高超,味道形状也大可以称誉一番。但这不是手艺。
家家户户都是手艺人的时代已渺远。我已包不出像样的粽子,也懒得费神。眼见还肯自家包棕子的,总是上一辈的老人。也就要杞人忧天地想,怎么得了,手艺会不会失传。到时,就再也见不到树荫下屋檐底,三五妇人低头包粽子的景象了。

跟端午有关的,粽子还算幸运,总算还有老妇人们记得一招一式,也乐意享受那一招一式里的细碎欢喜。很多的风俗只在记忆里了,比如雄黄酒,比如醋蒸蒜子,又比如香袋。去年端午,我的一个小友特意关照我,别喝雄黄酒,有毒。她爸是中医。我其实有些年不喝雄黄酒了,离开父母,便没有人逼着喝那难进口却传说辟邪解毒的雄黄酒了。轮到听到与当初出发点恰恰相反的结论时,竟有点敬谢不敏的小抵触。我不喝,跟它有不有毒无关,我仍喜欢当年提着瓶子去打雄黄酒的记忆,我也喜欢跟小孩子讲雄黄酒令白蛇娘娘显了原形的故事,那一天也是端午节,白蛇娘娘那个时代也过端午节。
小友记得端午吃蒜,是当天地里拔出的新蒜,洗净,剁成蒜泥,拌上白醋,紫苏,盐,辣子。红红白白紫紫的,看相挺好,但难吃。也是迫不得已才吃上两口的。我们那似乎没这么好看,蒜就是一粒粒的,蒸好,拌醋。很难吃,但为了哄小孩子,还拌上白砂糖。还是难吃。我吃时,眼一闭,总想着一个英勇的词:赴汤蹈火。喝雄黄酒吃蒜子,都是苦差事,但不得不为,大人的一番苦心善意,小孩子也要知好歹,宽大人的心。
在昏沉沉的课堂里,低头一闻,颈间的香袋药味香沉沉的,总让人为之一振。有香袋相伴,即算同桌咳得如痨病鬼,也不怕传染,它给人以护身符的安心感。就像大人将艾叶菖蒲悬在窗前,就如同有了隔绝一切邪气的保证。香袋是手缝的,母亲缝的,也有自己缝的,针脚歪歪斜斜,是最初的女红。
龙舟赛还有,但也完全两样了。现在更像体育比赛,更像表演。以前的龙舟赛一条船代表一个村的荣耀与面子。宁荒一年田,也不输五月船。输了船,就在地方上输了做人的气势,也就输了随后的丰收期望。龙舟赛也就更像一场仪式,我们这总由一个道士主持,龙头也非常讲究,喊号子打鼓都有套路。万人空巷,为着乡人的荣耀而踮脚而呐喊而欢呼而击掌,也是没有了。如今一个村要凑成一个精壮的队伍都难了。

# posted by 朱青桐 @ 2008-06-09 11:29 评论(7)


所在栏目:岁时 页码:1/-16     

本站域名:http://zhuqingtong.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