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blog日历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787707 次
  • 今日访问:11次
  • 日志: 11篇
  • 评论: 1080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深圳特区报:深圳青年作家评论专题
2011-3-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从整个都市文学的地理坐标来看,“文学深圳”这一视角为我们考察深圳的文学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与合理性。其中,“青年作家”的文本和生活经验构成了确立“文学深圳”这一景观的“青春叙事”,它赋予了深圳文学发展的强烈使命感与难能可贵的先锋经验,并为“文学深圳”景观的彰显铺垫了一定意义上的合理性。我们组织了一批评论文章,对深圳青春文学与青年作家给予评析,希望对文学深圳的发展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编者
  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1-03/02/content_1462138.htm......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11-03-02 22:57 | 正常|分类:散文 | 评论: 2 | 浏览:12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宝安日报
2008-10-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宝安日报那边发一则短篇,配专访和创作谈。感谢徐东兄。
第一次写创作谈。

创作谈:被温情召唤
□毕亮

大约是五年前,我坐在长沙开往深圳的火车上。当然,这次出门不是旅行,而是为谋生。应该是在衡阳站,我目睹一批农民工上了车,他们携带铁锹、瓦刀、铁锤、铁提桶等建筑工具。显然,他们跟我一样,是要去南方讨生活。
坐定后,他们开始高谈阔论。留守在乡下的孩子、女人,水田里的稻谷,旱田里的棉花……这些成了他们谈论的话题。其中一位三十多接近四十岁的沉默男人,他的脸上有柔情,有倦怠,有无奈,有从容……他肯定是一个好父亲。总之,他那典型的农村父亲的面孔打动了我。
在心里,我记住了那位沉默男人的模样。
有一天,我写起了小说。这个藏在内心的面孔时不时跑出来召唤我。我想,我该为他写个故事。于是,就有了《回家的路》。我为这个打动过我的中年男人虚构了一个中国化的名字——赵卫国,还为他设计了老婆梅兰和儿子赵小武。
赵卫国是一个沉默而善良的男人。他应该有好的命运。在我的价值观里,相信好人有好报,相信人性的温暖。我原本......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8-10-25 14:56 | 正常|分类:散文 | 评论: 4 | 浏览:12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教师节与手表
2006-9-8 星期五(Friday) 晴
跟老婆两地分居整整两年了。我在深圳,她在韶关市下属的翁源县,虽然同在一个省,搭汽车也要走五个小时的路。双方顾着工作,我俩通常一月碰一回面,有时候她来深圳,有时候我去翁源。
今年暑假,老婆下决心辞掉公职来深圳。老婆是教书的,教授语文,来了深圳,她还想继续教书,但教师在深圳并不好找工作。费尽周折,八月中旬老婆在关外一家民办中学谋得一职,待遇不如从前好,学校管吃住,她周末回罗湖。我不时安慰老婆,她宽我的心说,总比以前一月见一次好,现在做了周末夫妻,一周见一次!
教师节快到了,我寻思送老婆一件礼物。暑假老婆告诉我,上课看时间,用手机不方便,上课她通常关机。而她同学送给她的手表又“罢工”了。讲了一大通话,她的意思是,眼下她需要一块手表。
后来几次逛商场,我俩都会在手表专柜看看。手表身上仿佛有许多钩子,看完之后,我心动了,自己也想买一块。综合性价比,再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老婆最后锁定了卡西欧,说这个牌子性价比最高。结果,老婆看了不满意,便宜的款式不好,好看的款式又不便宜。我说,就买贵一点的,也多不了几百块!老婆还是不同意,她说要攒钱等几年买房子,现在要节约,买个适中的就行了,要那种款式又好看价格又合理的。逛了几圈,老婆嫌贵,最终没买成手表。我和她都有点怅然。
上周末老婆从关外回来,我告诉她,我帮朋友改了个影视剧本,朋友答应送我一样礼物,价格在一千块左右的。我问她想要什么,她考虑了老半天,没有讲话。等她讲话了,却是说,你拿朋友这么贵重的东西,似乎不大好!我没有跟她讨论“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说,你不是需要一块手表么,要不就买手表吧!讲完我又补充了一句,要老婆买西铁城或者Swatch。老婆讲买那么贵的划不来。最后她提议,买一款卡西欧情侣手表,一人一块。第二天,我跟老婆去了商场,她选好自己喜欢的,就是前几次她反复试过的款式。之后,老婆也帮我选了一款。选好后,她跟我强调了又强调,要我记好,不要到时候跟我朋友一起买错了。
教师节前几天,周三下班,我径直去了商场。犹豫老半天,我只买了一块手表,老婆选好的那一块。从商场出来,我拨通老婆手机,告诉她跟朋友一路买好了手表,周末她就可以收到教师节的礼物。老婆担心我哄她,在电话那边反复问我手表到底是朋友送的,还是我自己买的,要是我买的,就退掉,随便买一块对付好了。我清楚老婆喜欢那一款手表,周末她试戴时爱不释手。
最后我没有讲实话,告诉老婆手表是我用挣来的稿费买的,而是扯谎哄她,讲真是朋友送的。我晓得要是告诉老婆真话,她真会去商场退货,她讲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9-08 16:27 | |分类:散文 | 评论: 8 | 浏览:13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小喜继续
2006-8-2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昨天夜里,收到《小说林》杂志何老师的邮件,上星期投稿给他的那则小说过了,发6期(双月刊)。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8-02 10:08 | |分类:散文 | 评论: 3 | 浏览:12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书评:重返青春的芬芳之旅
2006-6-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如果你正青春,建议读读这本书;如果你曾经青春过,同样建议你读这本书! 

重返青春的芬芳之旅
                           文/毕亮

书写青春的书籍,目前市面上极多。有些书,阅读起来感觉轻松,不痛不痒,但读完了也就完了,谈不上余味;而又有些书,作者故作高深,简单的事硬要弄出个玄虚来,将这个主义那个主义拼接起来,用西化的语言行文,弄得读者一头雾水,读了数十页,依然不知作者所云。
显然,钟二毛的“另类”青春随笔集《永远不跟青春说再见》不属于以上两类书,这一册用心弄出来的文字,有情有义有愤怒有无奈,读起来余味十足,尘封的旧事就在不经意间猝不及防地敲打着你日益顽固的心。读这本书,你得有思想准备,一旦扎进文字堆里,便有可能跟作者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沉痛一起忧伤……你还会触摸到已经逝去的旧时光,以及成长中忧伤过骚动过惶惑过焦虑过的自己。
关于这本书,坦白讲,首先是书名吸引了我,“永远不跟青春说再见”——这是而立之年的钟二毛的内心宣言,他旗帜鲜明的喊出了内心深处真实的声音,就跟上世纪80年代后期愤怒的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喊出《一无所有》一样。透过单纯的文字,我们可以洞穿作者跟青铜骑士一般守望青春的决绝姿态。
假如真有“文如其人”这么一说,从分为摇滚、影像、故乡、旅行四大类的随笔集里可以感受得到,二毛是个欢喜回忆的人,这注定了他侵泡于青春记忆中享受欢悦的同时亦要承受坚硬的疼痛。随笔集书写的全是他亲历的故事,这是70年代人青春成长的缩影,是他们时代的青春寓言。钟二毛用文字构建了一座70年代人记忆的瓦房,房子里展示了林林总总的生活细节:比如曾经反复观摩过的电影,他跟众多“70后”一样,热爱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姜文、王小帅、张扬、章明等等一拨人;比如曾经迷恋的摇滚和民谣,有愤怒的崔健、何勇,有忧伤的张楚、赵传、鲍家街3号主唱汪峰,以及清爽的罗大佑;比如记忆中明亮的小镇,而又回不去的故乡;比如总想走在路上,跟多数怀揣理想的人一样,一往无前…… 
在城市里打拼多年的钟二毛,在随笔集的第二辑里冷不丁地说:“爸,我和你说说话!”在这篇文字里,钟二毛不再是警察不再是记者,他的身份是儿子,父亲的儿子,他跟已经不在人世的父亲讲了许多旧事,美好的旧事。在这七个页码的文字里,钟二毛愁肠百结,他心里清楚许多事情已经成为过去,无法挽回。他却自言自语跟父亲说,爸,你给我好好的,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钟二毛是不是在暗示,青春和父亲一样,从来都未曾离开过。我想是的!......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6-28 17:21 | |分类:散文 | 评论: 2 | 浏览:12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给表弟的信
2006-5-6 星期六(Saturday) 晴

郭鑫:
见信愉快!
等你的信等了好久,感觉这段时间比人生还要漫长,可一直没能收到你的信。可能是地址弄错了,我去总公司那边问过,没有我的信,估计是收不到了。浪费了你花时间写那封信的情绪,怪我回深圳前没跟你讲清楚,不好意思啊:)
本来那天在电话里讲好,先给你写信的,结果前段时间工作忙,一拖再拖。我想你在学校也在等我的回信,再不写就到五一劳动节了。担心你讲我失约,今天加班给你写这封信。其实我也不晓得跟你谈什么好,谈学习,我不在行,读书的时候自己没学好,是没资格教你的。如果老生常谈跟你讲大道理,要你好好学习,你肯定也不爱听。对于怎么把书读好,你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盘算。
我是看着你喊我“亮哥哥”长大的,从你在妈妈的襁褓里,到蹒跚学步,再到能一个人跑去电子游戏室。以前读书的时候,我也跟你一样好玩,心思没有放在书本上。当时没心没肺的,不晓得父母的辛劳。幸亏二舅和二舅娘给了我很多机会,花了大价钱,创造条件让我读书。现在回过头来,才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把书读好了,是能受益一辈子的,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很难想象,如果不读大学,另一个我会是什么样子,可能就在官当镇上,跟爸妈学做生意,一辈子窝在家里。或者说,出来广东这边打工,跟许多读完高中或是读完初中的男孩女孩一样进工厂,一个月辛辛苦苦,却挣不到多少钱。这样的结果,不是生养我们的父母愿意看到的,他们心里肯定是希望我们走出去,顺顺利利,虽然不是说挣大钱,但是想我们过上安乐安稳的生活。父母并不图什么,他们的幸福,就是看到子女幸福!跟你讲这些,可能你现在还不理解,等你跟我现在这么大的时候,就会懂这些道理!
你现在是不是两个星期去看一次爸妈,你很有良心,过年的时候,你跟我讲他们都很辛苦。看得出来,你讲这些话时候的不安,心里真想把书读好,成为父母的骄傲,但有时候你又管不住自己的手脚,跑到电子游戏室,或者网吧去玩!
郭鑫,跟你写信,我没当你是小孩,我们可以平等的交流内心真实的想法。我想跟你说的是,人要懂得感恩!你有这么好这么善良的爸妈,为感恩而学习,这样你就有了目标。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你拿着优异的成绩单给叔叔幺幺看时,他们脸上洋溢的喜悦。看到你长进,他们再辛苦也值得。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不好学习,思想开小差时,我常常想起自己没有考取高中,二舅帮我走后门的日子。想起这些,我又把玩的念头压下去了。但这段日子不长,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后来把二舅为我奔波读高中的辛苦全部抛在了脑后。后来在学校犯了错误,不想读书了。二舅跟我谈心,讲了一件往事,这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刻骨铭心的事情。我没考取高中,当时家里想让我读好些的高中,二舅托关系找五中的副校长,当时副校长问了我的中考成绩后,对二舅说,如果是为了混毕业证而不是考大学,他可以帮我推荐到外地一所学校读高中。二舅说他当时恨不得在地下找个缝钻进去。因为我的不努力,伤了父亲的尊严。在我的印象里,二舅都是不愿意求人的。为了不伤害我的自尊,二舅一直没有把那些话告诉过我。当时听二舅讲完这件事情,我在心里暗暗发狠,一定把书读好。因为基础没打好,只能说我已经尽了力读书。而你目前正是打基础的时候,现在付出得多,以后就不会那么吃力。
郭鑫,跟你讲完这些,我突然又觉得你年纪还小,不知道能不能明白我讲的话。我能有今天,可以说有一半是二舅和二舅娘的功劳,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家里条件还比较宽裕,可以花钱让我读书,考不大学,还能花钱读。而你现在不行,得靠自己把书读好,春节在你家里,你爸爸也说了,读不好书,就让你学一门手艺。你肯定明白,他讲这句话的初衷,是想敦促你学习。以前我读中学的时候,二舅娘也常说,读不好书,就给我买一头牛,让我摸牛屁股。
本来是想不跟你谈学习的,回头看信的内容,结果全部是谈学习。下次我们聊点其他的,你有什么心理话,也跟我讲,我们是兄弟,应该坦诚相待!

 毕亮
 06年4月20日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5-06 10:07 |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11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老谯印象
2006-3-24 星期五(Friday) 大雨
老谯的小说要在《厦门文学》重点推出,沾他的光,为他写个小文,据他后来讲还能挣稿费。如果他早点讲有稿费,我肯定添油加醋,多弄些字。呵呵!有这样的朋友真好,共同富裕!

本色谯楼
文/ 毕亮

认识谯楼,是从阅读他的散文《父亲母亲之间》开始的。那是2001年深秋,我坐在窗外飘着落叶的图书馆里,一口气读完刊在《散文》杂志头条的文字,读完后,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标题,并再次阅读这则散文,这一回,我读得相当慢。之后,我记住了“谯楼”这个名字,并在心里想,这样的文字得有些历练的人才弄得出来。
那时候,我在学校主编一本民刊,跟文学搞对象,热情似火。当时谯楼因为散文《父亲母亲之间》名声雀起,拿了N多散文奖,入了N多散文选本。通过朋友,我弄到谯楼的QQ。那天黄昏,从网吧出来,在去食堂吃夜饭的路上,我跟一起做民刊的同学猫仔讲,我联系上谯楼了,他一脸羡慕地望了我好几秒,然后非要我请客,给他打一份两块钱的小炒肉。后来,我和猫仔就一边吃小炒肉一边扯谯楼的散文。
起初,我并不晓得谯楼是在读大学生,看他的文字,想起码也应该是三十老几奔四十的人。通过在QQ里聊天,才晓得他与我同届。那一刻,我相当羡慕他的才气,人跟人比,差距太大了!他怎么可以把文字弄得那么好!按理说,在谯楼那个年纪,有那样的作为,应该牛逼点才对,牛逼点就更像“名人”了。但在网络上,谯楼留给我的印象是两个字——淡定,跟他的文字一样淡定。
大学毕业后,我先一步来了深圳,不久谯楼也来了。头一回见面,是2003年8月末尾的一天,在罗湖区的笋岗桥下,我看到了两位实在的四川人,谯楼和他的女友。当天晚间,我们下馆子吃乌江鱼,喝金威啤酒。酒桌上,谯楼把文坛大大小小的事情“八卦”了一遍,然后郑重地表达了自己对鲁迅先生的热爱。
日子些微稳定后,谯楼不时会弄几篇散文发在《散文》杂志上。突然有一天,写散文起家的谯楼告诉我,他开始操练小说了。他晓得我大学时一直写小说,来深圳断了,要我也一起坚持写。谯楼当时讲了一句话,让我十二分的感动,他说,毕亮,每个人都有业余爱好,你业余爱好弄小说,那就弄吧!谯楼不学一些人,假模假式把文学讲得比珠穆朗玛峰还崇高,他只是拿文学当生活的一部分,这种心态实在难得。在谯楼的蛊惑下,我又燃起了大学时写小说的热情。现在回过头来看,文学丰满了我们的生活。
2004年,谯楼的小说开花结果了,从早先的《春风》、《鸭绿江》、《广西文学》……,到后来的《山花》、《大家》、《收获》等期刊。在一起侃文学扯淡时,谯楼讲,他要把文学大刊全部上一遍。谯楼豪气的劲头让我想起大学的时候,当时找他约稿,他给了我一篇《路过一个小镇》,他说那是他最满意的散文,但不是他影响最大的散文,他是针对《父亲母亲之间》的影响讲的。这就是真实本色的谯楼,讲什么话不会藏着掖着,有什么讲什么,有一说一,对社会看不惯的人事,他可以捅娘骂老子。有些写字的人喜欢听好话,听人夸作品牛逼。面对文字,谯楼极认真,经常就不“懂味”,非要讲出个歹来,他这种“放炮走火”直爽的个性得罪了不少人,但也因此交上知己的朋友。我姑且算其中一个吧!
作为谯楼的朋友,希望他弄小说弄散文勤快些,把存在笔记本里想好的那些小说、散文标题兑现,做成骨香入汤的佳肴,让那些写出了匠气的名家矮下去。我相信谯楼有这样的才华!......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3-24 14:31 | |分类:散文 | 评论: 3 | 浏览:13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补记几天前的一个梦
2006-2-25 星期六(Saturday) 多云
几天后想起来,前几天的一个梦很有点意思。那天白天,跟老婆在QQ里聊天(注:老婆在外地),她说她没衣服穿了(注:她春天穿的衣服全部打包放在了深圳),我说那就来深圳了买吧!她说不是这个意思,是春天穿的衣服放在深圳了。
这件小事情我好象是没有放在心上的,可是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老婆真的没有衣服穿了,她穿了一套军装出现在深圳的我的面前,骇了我一大跳,让我大吃了一惊。因为那套衣服是我刚上大学时,军训穿过的迷彩服。第二天醒来,跟老婆通电话时,我把做的梦告诉了她,并告诉她来深圳了给她买漂亮衣服,电话那边的老婆立马变得温柔无比。哎呀,女人,只要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让她们感动!看到我博客的男性朋友,也跟我学一学,感动老婆!
从做这次梦后,我发现自己还是很在乎老婆说过的话的,只是跟大多数粗矿的男人一样,我没有表达出来,而是藏在了潜意识里。......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2-25 09:27 | |分类:散文 | 评论: 3 | 浏览:11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好久没碰小说了!
2006-2-20 星期一(Monday) 晴
在心里想了很久的一个小说《玩魔术的男孩》,今天开了个头,争取早点弄出来。二月份就快完了,得有个小说做交代。小说开头如下:

马戏班是在清明节两天后来到官当镇的,那天落着雾麻雨,他们一帮人在食品站的空地上安营扎寨,竖成一个大大的用帆布搭成的棚子,里头可以容纳几十上百号人。后来的几天,食品站整天锣鼓喧天,比以往镇上结婚嫁女的人家还热闹。......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2-20 17:35 |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2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一则小说的附言
2006-2-15 星期三(Wednesday) 多云
过完春节,很穷,但好事不断,都是关于写字方面的,有一些暂时不方便吐露。目前能说出来的,就是这个了。在好友水格的帮助下,在他编辑的杂志《布老虎青春文学》挣了点稿费。昨天临近下班的时候,水格告诉我,小说过了终审,尽管与刊物风格不融洽,但还是上了。另外,还要给即将发出来的小说写一段附言,想了一个晚上,我弄了一个,也不晓得行不行,反正就这样了。

附言:
从四年前那次相见恨晚的阅读后,我学会了在小说里讲故事。那次,我读的是杨争光老师的小说集《黑风景》。我把从杨老师那里学来的叙述套路,写了这一则关于“谣言”的小说。往深处看,这个小说讲述了成长中男孩苏楠内心的隐秘,他有着成人的攻于心计,又有着少年特有的敏感,他用自己的方式“对抗”,维护在深圳打工的母亲的尊严。同时,我试图用一把虚构之刀,剖开掩住少年内心的层层包裹,还原成长少年苏楠内心的真实。
比现在早十二年的时候,我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跟小说的主角苏楠一样,我心藏大“恶”。每天,我走在官当镇的石板街上,上学下学。那时候,我们一帮年纪相仿的少年,热衷于拉帮结派,用蓝墨水绣花针刺青文身,离家出走寻找嵩山的少林寺练“飞毛腿”,或者擦黑时跑去电影院,摸黑翻院墙看免费的功夫片…… 突然有一天,官当镇上谣言四起,当时正值暑假开学,胆大的胆小的好学习的调皮捣蛋的所有的少年害怕去学校报名,他们听说对河大杨树镇的学校打针打死了人,全是学生。隔了几天,政府的广播站辟谣,事情才平息。记不得又过了多久,关于《给王母娘娘的一封信》的谣言横空出世,我也参与其中,暗地里写了三封信,之后在夜幕的掩护下,偷偷塞进隔壁左右邻居的门缝里。
这些往事都是在2005年10月的某个夜晚,在我和石头的谈话中死灰复燃的。那一天黄昏,儿时的伙伴石头从关外跑到罗湖,来我这里讨歇(睡觉)。从一家小酒馆里回来后,我和石头躺在双人床上,聊起童年过往的岁月,记忆中的许多细节已经变得不明了,模糊不清,唯有那次漫天飞的谣言,被我俩反复提及,讲得真真切切。聊到最后,石头不停地感叹时间的飞逝,就像翻完一本书一样,转眼十几年过去,我们都过完了两个本命年。
石头走后的一个星期,我构思了这则关于谣言的小说,童年的往事被我撰改得面目全非。写完这个小说,我仿佛又重新经历了童年的一段隐秘时光,这一次,比逝去的童年更精彩,惊心动魄。鲜活的记忆,再次被我虚构的小说点亮了。

深圳毕亮 发表于 2006-02-15 10:45 |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2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散文
页码:1/2  [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