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麻的博客
桑麻的博客
sangma.blog.tianya.cn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博客信息
博主:乡关何处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8-3 ( 1 )
·2007-10 ( 0 )
·2007-9 ( 1 )
·2007-7 ( 0 )
·2007-5 ( 0 )
·2007-3 ( 1 )
·2006-10 ( 1 )
·2006-3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56327 次
日志:3篇
评论:6 个
留言:10 个
建站时间:2005-12-26
博客成员
三千步 普通成员
乡关何处 管 理 员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今日心情

2007-3-30 星期五(Friday) 晴



>>引用社区地址
乡关何处 发表于 2007-03-30 16:40 |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15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个人的太极拳

●桑 麻●



六月的一个早晨,我穿过人民路,步行前往龙湖公园。一直以来,我在寻觅一位教授太极拳并且确有真功的人。这之前,我在这座新近诞生的公园里,看到许多打太极拳的陌生人,他们占据了几乎所有能够用来演练的空间。他们的动作舒缓柔和,让我相信那是适合于我的一项运动。他们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组成许多个方阵,柔曼而悄无声息地演进。他们运动了却好像没有运动,额头汗光晶莹却呼吸均匀……太极拳究竟给了他们什么,为什么令他们无一例外地显得精神……我一时找不出答案。

我暂时中止了对答案的探寻。我明白,如果不亲自投身某项活动,也许一辈子都无从窥破其秘密和真相。由于我们对事物发展变化习以为常的漠视,才不断导致与真理切近处的失之交臂。

就在那天早晨,我看到了周文岐老师(还有郭欣荣老师,很多时候她在教授我们)悬张起来的关于教授杨式太极拳的红色条幅,它在公园晴朗的早晨格外醒目。我眼前骤然一亮,随即为自己长时间的寻访划上了句号。周文岐先生青春之时即拜在杨振基门下,屈指已五十余年。他打拳的历史远远超过了我四十三岁的年龄。

传授在一块平坦的空地上展开。老师总是提前到场,招招式式严谨不苟。我不敢稍有懈怠,生怕漏掉每一个细节。认真的态度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没有什么能够在相悖、相反的条件下意外获得,除非是购买彩票获得彩头,与人撞车获得罚单。

一个多月之后,我熟悉了杨式太极拳的基本套路和练习要领,周老师的教授也阶段性地结束了。他不可能在短短五十天时间里,把太极拳的奥秘以及五十年来的体会悉数传给我们,退一步讲,即便悉数传授,又怎能消化得了,留待以后日子里,慢慢消化和领悟吧。

练拳带来的好处逐渐显现出来。它修改了我的作息时间,匡正了我“睡得越多越好”的认识。我每天准时于五点半起床,不再觉得像推翻三座大山那样艰难。我步出屋外、走出楼道,此时大脑尚不能随心所欲实施调度,我明显感到四肢的消极怠慢。当我打完两趟抑或三趟拳的时候,局面完全改观,我的身体又恢复成为一个整体,它们按部就班,听从指挥,愿意灵活地为我效力了。以前,我偶尔会躺到八点之后起床,犹觉昏昏沉沉,现在睡眠时间缩短了,反倒不觉倦怠,一身轻松。

每天早上一个小时的练习,消除了我的失眠顽症。我以前是一个害怕睡觉的人,而越是害怕,就越难进入睡眠,我的忧烦欲夜欲剧;现在我不害怕了,只要挨着枕头,甚至还没有挨着枕头,只是屁股亲吻了一下床沿,就会打起呵欠,睡意像乌云遮盖太阳一样遮盖了我的夜晚。让人感到有趣的是,进口褪黑素(超市里当催眠药卖)都无法顺利地把我送入梦乡,太极拳却轻而易举地帮我办到了。

它还改变着我的微循环。我的手掌现出紫红鲜亮的光泽,血液抵达了原先难以抵达的边境,同时送去了来自心脏的温热。以前我一进家门先要洗手,结果我的双手很不舒服,像在花椒水里浸泡过一样。老师告诫我,练完拳之后,毛孔微张,着凉水就会有这种感觉,嘱咐我要注意。后来,我看到《身体使用手册》里的一个观点,身体吸收寒气或潮气便会导致各种病症,这让我深为震动。练太极拳打开了身上的毛孔,排出了体内毒素,这是感到畅快的原因,而一旦遭遇寒凉的侵袭,不舒服自然在所难免。

进入初秋,覆盖在移植而来的树木上的黑色编织布撤了下来,断枝长出稀疏的叶片,我的习练也像那些树木一样有所长进。老师让我站在队伍前面加以示范。我固然知道动作不够规范,却不想违背老师的意愿。我身后跟着数十位拳友,大家抱着追求健康的共同目的走到了一起。我们一起抬手,跪腿,转身,蹬脚,一起野马分鬃,玉女穿梭,退步跨虎,转身摆莲……总之是心系一处,步调一致。现场多么安静啊,我听不到一点杂音,若非特殊留意,会以为身后空无一人。

宁静,惟有宁静。这是我一天里宁静的时刻,也是我人生里宁静的时刻。宁静是人生的高远境界,我从练习太极拳以及对自然界的观察中获得了启示。如果大自然能够保持宁静,冷热空气就不会对流,天空就不会出现雷鸣电闪,洋面也不可能生成诸如“桑美”一样的台风,京城在春天就不会覆满令人生厌的沙尘,市民也不可能分享到人均四公斤尘土。如果地球能够保持宁静,就不会有地震和海啸,就不可能有樯倾楫摧之祸,也不可能有渔民葬身大海的悲剧。同理,如果我们能够保持内心的宁静,处变不惊,还有什么能够使我们烦恼,夺走我们心中的快乐!

太极拳是安静的运动,是运动的安静,是阴阳、虚实、动静、刚柔的离合化生,其外在为运动,内守为宁静,这真是奇妙的矛盾而和谐的景象。我就这样感悟并运动,运动并感悟着。我期望有一天,独自一人,在一个更为静僻的地方,真正感受演练时心无杂念,天人合一,形神两忘的境界。当天地间只有自己的演练,甚至不以为是在演练的时候,才能臻于化境。从演练的宁静中走出,我应该是换了一个人,我小小的内心竟然可以容下许多以前不能容纳的东西,是安静接受并吞噬了它们,而一旦拥有了内心的宁静,离光明和快乐也就不远了……



2006年9月16日



>>引用社区地址
乡关何处 发表于 2006-10-19 20:28 |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1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3-12 星期日(Sunday) 晴

井一样深沉的黄昏,
 刀一样锋利的忧伤……

                  
                    ◇桑  麻◇


黄昏来临。

在市第一医院,当我从浅盆中捧起父亲的双脚,我的心情复杂而沉重,此刻,父亲比我更清楚地知道他的健康已风一般地远去。这是一个相对无语的现场,一个无法言说的时刻。我轻轻摩挲他的双脚,希望能够减轻淤肿。我的行为可能暂时给他温暖,但我明白,在强大无情的疾病面前,这温暖多么经不起推敲和消受,根本不堪一击。他的矜持和威严像深秋黄叶一样飘零。他像一头雄狮或猛虎,被剥夺了强健和威猛,疲惫地伏卧在夕阳下,伏卧在寒风中,无奈地等着天边幕落……。

曾几何时,我坐在老屋的炕沿边,一双柔嫩的肉乎乎的小脚被父亲攥在手里,扯去紧粘着皮肤的尼纶袜子,摁进水盆,强行搓洗。我童年的脚总是潮湿而冰凉,脚趾间夹藏污垢,酸臭之气冲天,而父亲并不在乎,他很少皱眉头,最多只是揶揄地取笑我一番,我觉得他并不反感那种味道。我的脚心奇痒难耐,不停踢腾,把水盆蹬得倾斜,水珠飞出盆外,溅他一脸一身……但这道程序是必须完成的,否则,拒绝我与他抵足而眠。

给孩子洗脚,天生应该是母亲的责任,那情切的场面,不时可以在夏秋的乡村小街上遇见。强壮的母亲,抓小鸡似的把孩子摁在盆边,以夸张的动作,完成她凌厉的侵略般的关爱,而我母亲常在病中,很少有能力和心境顾及我,所以,常常是父亲兑好半盆温水,放在夜晚的连炕火台上,迫我就范。

我在父亲母性一样的关爱里成长,懂得了难为情,开始本能地排斥他再碰我的双脚。我的叛逆与远离,给病中的母亲以温暖的提示与安慰。

男孩的心思总是如此,一旦走出被呵护的影子,便迅速跑远。这情形像一只小兽对其父母的疏淡和远离。在今后漫长的日子里,他的身体不会轻易允许父亲的接触和抚摸,父亲也知趣地与之保持距离。他情愿退向远处,于暗中欣赏,目光满是珍重和爱惜。

但人毕竟不同于动物,他注定有一天要回来,他的双足注定要为年迈的父母停留。……除去那些团聚的时光,我们不愿看到的情景出现了,人生最无奈的时刻蓦然降临……。我们站在了他们的病床前,位置全然颠倒,儿子反过来演绎着父亲当年的角色……。他从盆中托起父亲的双脚,轻轻抚洗……。他们同时浮想联翩。

由于疾病的限制,父亲的双手已经无法抵达近在咫尺的双脚。当雄狮卧伏草丛舔伤时,犹有重获健康的希望,而一旦丧失这个能力,结局可想而知。

我相信,如果还有一点办法的话,父亲绝不会让我为他洗脚。一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弃他的自尊,将病弱展现出来,包括他的儿子。他不愿承认衰老,希望保持完美的形象。……我记得有一年冬天,他天不亮就起来忙活,扫院子,掏炉渣,背煤土,和煤,当他拿着煤锨从我身边走过时,不小心绊了个趔趄。我第一次发现他的腿脚不像以前那样灵便,于是把我的观察告诉了他,提醒他不要太累了,走路注意脚下!……而父亲马上矢口否认,并快步从我面前走过。过后,妻子责怪我怎么能如此说话!

然而,我不想看到的情景,还是不可阻挡地来到了眼前。

捧着父亲的双脚,他为童年的我所做的一切,清晰地浮现出来。我强作平静,低头无言,把感伤深藏心底。当年这样的时刻,即便是黄昏,父亲的心情也像早晨一样明亮,他知道希望正向他走来;现在,即使换作早晨,他的心也已涸如枯井。他的健康成为我奢侈的回忆。
有资料表明,在一些学校,老师为了培养孩子的孝心,竞相布置了一个家庭作业:让孩子为父母洗一次脚。在我眼里,这基本上是可笑的。孩子从这个行动中将一无所获,而父母还会尴尬。假如我儿子要如法炮制,我将不予配合。

形式被赋予实质性内容,有了精神的参与时才有意义。当我从水盆里托起父亲的双脚,我获得的是他衰老的信息,是做儿子无奈和无能的绝望。在我尽孝道的恭顺和虔敬背后,隐藏着一个多么残酷而不敢被说破的秘密。

这孝道不尽也罢。

黑暗堆积在窗外。走廊的灯光透进病室,更其微弱。另一种黑暗无情地包围着父亲。那是灯光驱不走的黑暗,是阳光冲不破的黑暗,是亲情挣不出的黑暗。在这里,一切抗争和挣扎终归徒劳。

我把父亲搀到床上躺下,为他盖上被褥……。病房进入一天最安静的时刻。我的心沉入这黑暗,又从黑暗沉入到白夜,无法睡去。
夜,亮出它的锋刃,对我的切割重新开始……。

             


时  间2004年11月24日

>>引用社区地址
乡关何处 发表于 2006-03-12 22:03 |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5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散文 页码:1/1  [1]   

本站域名:http://sangma.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