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大盗★.........

天涯大盗

反思195

陈琛 发表于 2012-01-13 11:22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24264
  最近重读MG的Outlier,里面有几个段子让我重读之后很有感想,但是有些感觉是很难说清楚的。作者MG认为,每个人的成功都囿于他的出身,这种出身既有物质上的生长环境,也有心理行为模式和文化因素。
  这本书里面有一节写到美国有史以来智商最高的人,他的智商是195,要知道爱因斯坦才150,普通成年人大约100,猪的智商在50徘徊。看,人与人之间的智商差距比人跟猪的差距还大。这位智商最高的家伙,智商195,他自幼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继父酗酒,母亲文盲,对他的成长漠不关心,他靠助学金上了地方上的大学,但仅仅因为第二年的助学金没有人给他申请,虽然仅仅是填一张表格这么简单。这样他就只好辍学,虽然他也试图劝说学校的相关部门领导能给他一次机会继续学业,但是学校对他也似乎漠不关心,对他的智商也一无所知。195干起了工地上的建筑工人,等到攒了一点积蓄,他又努力考进另外一个大学。显然,他很渴望以后做研究,也认为念大学是必须的。他付出了很多,终于又进大学了,但是这个大学离他家非常远,他也只能等公交,没有钱支付其他费用,比如在学校旁边租房或买个车或打个车,反正等到他赶到学校,他选的那门课已经上完了。......

最近在忙什么呢?

陈琛 发表于 2011-12-09 10:40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7809
  如果天涯也能用Email更新就好了。偶尔想写点什么来更新一下时,却登录不了,不知不觉就几个月没有更新了。最近我也开个一个微博,虽然更新比较少,但也算是登录不上时的一个补充吧。
  
  以前看过我博客的人,也许知道我比较喜欢哲学,还有点小文艺,试着写过几篇不大气的小说。后来,原先的读者也许会失望地发现,我怎么会对无聊的计算机代码和程序有了点小兴趣,以至于在这个以人文为情操的社区网站上,我越来越不伦不类。也许这是我虽然还写,但却很少写在这儿的原因吧。
  
  虽然我还会写点什么,但是早已不再是类似于以前的内容。现在我依然喜欢哲学,但在我的眼里哲学已经不再是一种思辨,而是最野心勃勃的跨学科研究。也许认知科学已经是哲学在现在的化身。计算机科学已经成了哲学研究的基础学科。这还是你理解的哲学吗?记得在五年前,我曾经和一位德高望重的哲学教授有过小小的辩论,使我对哲学家的研究方式(可能也包括其他人文学科的研究方法)产生了抵触。那时候的我,一边在一个state-run institute编一个科研刊物,一面在网上写小说和一些哲学的思考。那时候我并不喜欢那种呆在实验室或守在计算机前的科研工作,更不喜欢那种科研计算方法,就像那时候我经常看村上春树,从他的小说里你能读到他对科研和计算的讽刺。但是我后来却完全改变了想法,我渐渐远离了以前让我如痴如醉的文学、哲学,小说。我很久没有再去读康德或者康拉德或者昆德拉了。我最后一次还尝试用中文去写作是在2009年的中秋,我想写一直都想去写的爱情。不是要写小说,而是非常纯粹的思考。你会觉得可笑,爱情并不是思考出来的。爱情是冲动?也许每个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我还是花费过很多时间去思考爱情的。爱情里面可以含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如果一个个分开来看,每一个里面都蕴藏着非常多的内容。写完了之后,其实也没有真正写完,就收起来了。开始做其他事情。虽然仅仅时隔两年,却觉得恍如隔世。接下来,我开始研究语言学。语言学这个概念也很大,而且跟你会多少种语言的关系也不是很大。我的兴趣在哪里呢?我到底将来能做什么研究呢?我其实想研究计算语言学,可是计算语言学跟语言学的关系有多大呢?很久没有看过数学了,可是现在看总比以后看要早一点。所以我就开始看离散数学。名字挺神秘的,但内容其实不更像逻辑学吗?原来曾经让我觉得最疏远却又是最亲近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慢慢得出来的印象,觉得计算机和概率统计学是现在科研的基础学科了,所以我还得好好把这两块给拿下。连我自己也没有想象过,在沉浸在所谓的人文领域多年后,我会对数学如痴如醉。这辈子我不会在数学上能有什么建树了(这回真的奔三了吧),但数学的每一个公式都非常迷人,就像逻辑学一样美好。而且我也不是专门要研究数学的对不对,我只是要求不高的,关键是方法,是应用到语言学的研究上。一边工作一边再去上学的话,会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以前我是对学术最有信心的,可是我现在枉入红尘多少年?总想兼顾,最后只显得自己无能。消磨掉一些志气。或者多了一些对自己的怀疑。而且呢,让自己的兴趣越来越显得莫名其妙的,因为常常跟你的生活格格不入。你会渐渐怀疑自己,究竟还有没有那样的潜力,去做自己曾经最有信心的事业。因为你已经在实际上偏离了方向。只因为你没有在当时想得够远,或者有的时候你妥协了一次,然后有第二次。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这是顾全大局,还是所谓的妥协。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这样文学地或者凌乱地去想问题了。我其实觉得这样想,除了产生很多文字垃圾,并没有多少实际价值。所以就此打住了。
......

好久没登录天涯了,天涯竟在删我老帖

陈琛 发表于 2011-03-01 14:04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7365

发送者:值班编辑017 日期:2011-2-12 17:23:00 [回复]
  很抱歉,你的日志:天下风云出我辈——自慰篇因为  原因已经被管理员删除!
  
  还有关于英年才俊马克思的文章竟被强制隐藏,我只好复制重新发了一遍。可能怕我重发,后来的帖子就索性删除了?

 

......

纯文字速写中。。。

陈琛 发表于 2010-07-05 15:28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6395
以观众的眼光看自己在电视屏幕上的表现,感觉非常傻,声音也难听。以前一位外教同事听完自己的录音之后,跟我说:I can’t stand it. 而我却觉得他的声音比我好十万八千里。
总之,我上过几次节目之后就再也不要去了。某BOSS多次忽悠,我坚持说我以前就是一直做幕后,所以还是在后台比较适合我。我没有后台,所以我最好自己做后台。
其实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可笑。我从没“一直”做什么。一个“一直”做某一种事情的人也许会羡慕我,体验了各种不同的角色。如果人生真是演戏,那倒的确有劲。可是不断重起楼台之后,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时遭受的打击更大。你已经尝试过了,现在你该死心了么。而且有时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本不是游戏人间的浪子,如果行为相去不远,那也是阴差阳错。六年前我没有认真想过工作这茬事,楞是把职业当成零工来干。我心事满腹,遥望星空,却脚下不停踩空。我自己回过头,都觉得心凉。路人甲难以想象。难免费解。我曾好几次把自己闷在家里,一闷几个月。我一直觉得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写作。静静地宅在家里。可是写了很多之后,还是觉得要把写作和工作分开。写作是写作,工作是工作。Science is a wonderful thing if one does not have to earn one’s living at it. 写作也是如此。如果想把写作变成工作,反而觉得那不是发自内心要写,而是成了一种任务。在我的心态里,忍不了这个。就像写作是我心爱的女人,我受不了要让她来养我一样。
......

想想速写本

陈琛 发表于 2010-07-02 14:50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6649
http://bbs.city.tianya.cn/tianyacity/Content/41/1/898199.shtml......

维特根斯坦

陈琛 发表于 2009-12-09 23:03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5987
我喜欢维特根斯坦,是因为他对某个具体的人也非常不客气,例如对老师罗素。他不是那种对个人客气,只对抽象的社会发牢骚的人。
我觉得他给我的感觉更加真实。而且他有一种高贵的气质。说不清理由,他就是具有那种魔力。他的思想非常脱俗。他的行为也让人捉摸不定。令人肃然起敬。他不是那种幽默的人。但是所有人都喜欢他。他不是整体谈论思想的人,不是书斋哲学家,他在真正的哲学领域其实时间很短,但是他的影响却最大。他不是吃这口饭的。当然这与他的家世有关。但是他会说:“我必须放弃钱财。”他根本不追求金钱。他也不求名誉。我觉得不求名和利的人,就是值得敬仰。


幸福,征服

陈琛 发表于 2009-11-24 23:16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6608
如果一切变得容易,你就会变成一只没有打气的轮胎。总是渴望一切变得容易、简单、幸福的人,当你想到人生其实是艰难、复杂和不幸的时候,当你感觉到痛苦的时候,其实正是处于幸福之中。当你渴望一些得不到的,那是幸福的。我祝愿你等待的时间再长一点儿。聪明人应该让一切尽可能困难,一切尽可能不容易得到。
多数人都把幸福作为追求的目标,有趣是恰恰多数人都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为什么把自己都不能真正理解的东西当成目标?经常说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概念?某年某月某日,我听到有人说自己征服了珠穆朗玛峰,我当是在想,如果一只小虫——在我察觉不到的时候——爬到我的身上,难道它征服了我?
算了吧!
有时我同别人说话就像小女孩同她的布娃娃说话一样。她当然知道她的小东西听不懂她的话,但是她有意来制造一种交流的乐趣。

MF60B Festival: My Father and Kant

陈琛 发表于 2009-08-19 08:21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6945
Good morning to those of you who are reading this in the morning. Im going to do a blog entry for MF60B(My Father's 60th Birthday)Festival proudly proclaiming My Father and Kant finally met each other in heaven.

Father approached to see me before heading to Russia by the end of my freshman year in April,2001, when there was a particular wish I told him that if he had occasion to go to Kaliningrad, where had been called Koenigsberg before, please send me a couple of photos and items which had something to do with Kant. How strangely then I was obsessed with the philosophy, and did not care anything else. Though I’d never dreamed to be a philosopher, I enjoyed many kinds of theories, especially the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Kant.
......

大琛随想录:知道自己未来的人

陈琛 发表于 2009-02-19 11:38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4015
  每个人都有很多领域是没有能力(或没有机会)从事的,也根本不会做出多大的成就。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尽可能少地浪费时间在那些地方。不如把精力和时间聚焦在自己有可能做出成果的领域。重起楼台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远远大于把原有的才能发挥到极致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
  但是,大多数学校和企业都是想把每个人磨成同样的“人才”。事实上,所有的资源、精力和时间应该直接投入到既有的能力上,发挥出每个人的Core-competence。在李嘉图那里是“比较优势”,在帕累托那里,就是属于你自己的20%,在管理学上就是“核心竞争力”。
  除了每个人所特有的感兴趣的领域不一样,而且努力的方法也各有不同。多数人都不按照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努力,却要学习别人的方法。这样做反而失去了自己的特点,也不利于迅速在自己的领域做出成果。
  每个人特长的方面都是不同的,怎么样去发挥自己的特长,其方式也各有不同。人只能略微修正自己的行为方式,而不要彻底改变。用自己的方式去发挥自己,这样本身就是最容易也最有效的。但是传统的教导总是要人改变自己。而事实上呢,人很难改变自己,也没有必要做出那种改变。
  
  我们生逢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只要你有志向和智慧,你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出类拔萃,无论你的起点是在哪里。
  机遇同样带来责任。当今企业不再管理职工的职业生涯;脑力劳动者必须自己做自己的CEO,怎样挖掘自己,什么时候做出改变,怎样让自己有创造力,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首先你要深入了解你自己,不仅是自己的长处和弱点,还要学会怎样与别人一起工作,你的价值观,以及你在哪里才会发挥自己的能量。只有当你真正利用自己的特长在工作,你才能真正做到出类拔萃。
  
  “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一个标记,那就是软弱。”诗人布莱克曾经这样写道。无论你走到哪里,无论是什么人,他们都背着自己的烦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Where do I belong? 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数学家、音乐家,这类人都是四五岁就表现出极高天赋的。物理学家一般在十岁左右也明确一生的方向。而其他多数人,一般在二十多岁也很少知道自己未来究竟是做什么的。但是这个时候,你应该至少回答自己三个问题:
  我的特长是什么;我以什么样的方式奋斗?我的人生观或价值观是什么?
  只有回答这三个问题,才能决定自己未来。
  所谓天才,就是知道自己未来的人。
  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做这件事。
  
  

上课

陈琛 发表于 2008-10-13 10:52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4163
  

  第一次有这么多学员,值得纪念下。
  星期天去常州上课,这次是坐车去的,动车从无锡到常州只要18分钟!虽然费用都是可以报,但是出了火车站我还是坐公车去河海大学。常州的公交很不错,有公交专线,班次多,而且统一收费1块。其他城市也应该学习常州,否则都逼着大家自己开车是很恐怖的。
  第一次有那么多MBA学员,整个一间大的阶梯教室,都比我年纪大。不过我一点都没有胆怯。一开始话筒有问题,我站在教室中间讲,后来幸好话筒又莫名其妙地好了,否则就我这沙哑的嗓子,大声讲一天肯定要吐血了。中午还有美女买绿茶给我喝,真是感动~~

因缘奇遇林散之

陈琛 发表于 2008-06-05 10:28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7693
  林散之被誉为当代“草圣”,诗、书、画三绝。他本人亦因沉迷诗、书、画,自号“三痴生”。“散之”即谐“三痴”而成。
  他曾这样概括其学书经历:“余学书,初从范先生一变;继从张先生,一变;后从黄先生及远游,一变;古稀之后,又一变矣。”
  70年代后,古稀之年的林散之已经历四变,达到一生的最高境界。
  早在1960年代,林散之的书法开始进入成熟期,个性渐趋突出。1962年,高二适初次见到林散之的书法,曾拍案惊呼:“这才叫字”。1970年烫伤后,只有拇指、食指和中指尚可执笔,林散之自号“半残老人”。他当时的书法线条较“生”,但到1977年和1978年,他的书法境界发生了质的变化,写得非常热烈、奔放。总体来说,70年代以前及70年代前期,林散之书法结体较紧,充满张力。1976年末开始较放,至80年代则较疏朗、松泛,晚年更有稚拙气。
  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70年代之前,林散之书法作品的用墨还没有显著的变化。大约从1974年开始,他将浓墨、淡墨、焦墨、枯墨、润墨、渴墨、宿墨等绘画诸墨法,成功地运用于书法创作,前无古人。
  自70年代起,对笔锋的运......

英年才俊马克思和血汗工人们

陈琛 发表于 2008-03-22 13:19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3164
一旦去关注现实关注社会,就觉得很痛苦很狰狞。我想到马克思这个人,他是那么才华横溢,却一生饱受贫困折磨。他对经济学、社会学、哲学和政治学都深有造诣,但在现实生活里却是一个很失败的人。至少在他的亲人看来,他是相当失败的。但在影响力上,却又世所罕见。
  马克思21岁大学毕业,22岁成为《莱茵报》主编,喜欢调查研究,写了不少文章。30岁就写出了《共产党宣言》,46岁组建了“第一国际”。他在年轻的时候就自学了几门外语,其中英文比较突出,长期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文章。他写了那么多文章,按理说,就算是作为自由撰稿人,他也不应该活得那么悲惨。而且他的著作在他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广泛流传了。
  恩格斯这个人更是奇特,中学还没毕业就离开学校去工作了。但他一直坚持钻研哲学,尤其是对黑格尔的哲学更有兴趣。他的爸爸是 CEO,但他关心的不是business,而是下面的工人,并在25岁时出版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24岁的时候,他和当时26岁的马克思合著了《神圣家族》,28岁与马克思合著了《共产党宣言》。此外,恩格斯还写了《反杜林论》、《自然辩证法》、《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以及《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书,甚至在马克思死后还整理续写了《资本论》。
  在马恩著作的封面上,我们看到的总是留着长胡子的两个老头,但事实上,他们的主要著作都是年轻时就写完了。
  除了他们的才华横溢之外,最可贵的是他们的精神。当“中国制造”遍布世界各地,中国就像19世纪的英国那样成为“世界工厂”。当年的马克思和恩格斯都特别关注英国,因为那里的工人阶级是最庞大的。今天,中国的工人阶级就像当年的英国一样,甚至剥削更严重。那时候,马克思发现了工人阶级蕴藏着极大的革命力量。今天,自称是工人阶级政党的中国GCD,却不把如此庞大的工人阶级放在眼里,令人惋惜。据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当代中国社会阶级研究报告》的数据,在深圳调查的工人中,没有一个是党员。而像国外媒体驻中国的记者们,反而极其关注中国的migrant workers,尤其是华尔街邮报的一些记者,令人敬佩。
  数量如此庞大的“沉默的大多数”,难道必须再来一次革命来解决利益冲突么?和谐社会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自然要求,但这种和谐不应该是强加的,而应该是由内而外的自然而然的过程。但是ZF却经常做那些不和谐的事情,尤其是一些当地政府。国企改革不是着重于管理和产权制度的改革,却提倡所谓“减员增效”,把大量工人当作负担推到社会上去。而企业与工人发生劳资纠纷时,ZF为了政绩而偏向企业一方,完全无视工人阶级的利益。
  现在ZF提出GDP不好,要改用人均GDP来作为衡量政绩的新标准。但这种新方法并不能解决问题。Paul Krugman有个很形象的比喻,就是“比尔盖茨进酒吧”,虽然盖茨进了酒吧,这个酒吧的人均GDP一下子从两万变成了两亿,但是每个人的收入都没有任何变化,这样的人均GDP有意义吗?关键还是看阶级的人均,阶级的区分取消了却不等于阶级不存在,阶级的差别比以前更明显了。
by 陈琛
Email: chenchen2012 at hotmail.com
--------------------------------------------------

评论人:翠园的冬妮亚
  有时间应重读《资本论》。


评论人:陈琛
  :)

评论人:wemedia
  I admire Marx very much!~~

评论人:wiwiloving

  没有全球化之前,革命也就革命了;但现在,牵一发动全身,没那么简单了。
  。。。。没有特效药。
  解放后也有过相对人人平均的时代,但是代价也不小。这样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

评论人:zplyl
  在民主思想没有生存土壤的china,独裁是最有效也是最方便的解决社会资源配置问题的国家组织方式。

评论人:QQ88483188

岁月是一条弯弯的小河,
  你是船上的一个渔夫,
  收获肥美鱼虾的同时,
  也收到风浪的颠簸,
  岁月是你撒开的那张大网,
  希望与失望在网中挣扎。
  
    支持陈琛!

评论人:找伯乐
  不错。敢问楼做什么的。


评论人:无语灵魂
  吃饱了就可以思考了

评论人:小小韶关仔
  情绪来了就思考~!


评论人:妖氏妖媚
<广告已删——陈琛>

评论人:412020336
  仰视

评论人:dingjoo

<广告已删——陈琛>

评论人:19531114
  在民主思想没有生存土壤的china,独裁是最有效也是最方便的解决社会资源配置问题的国家组织方式。言之有理!!!

评论人:cong10913
  甘村枯夺


评论人:大红石头
   问好!

评论人:天堂CAT
支持陈琛!


评论人:pypgame
  古今无不同

评论人:tonyycw
  数量如此庞大的“沉默的大多数”,难道必须再来一次革命来解决利益冲突么?
    谁能回答?!
  


评论人:a445612458
支持陈琛!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瞬间彻底全面解体法 轮 功!
  坚决彻底打倒法 轮 功邪教组织!
  彻底清除消灭法 轮 功佛学会及其一切邪恶网站!
  彻底全面销毁法 轮 功的一切书籍及其一切音像材料!


评论人:20081937
支持陈琛!

评论人:太上老聃
  阅

评论人:memories1986

  看过

评论人:zhang1414569
  终于找到马克思这厮了,害得我们要死,他现在住哪

评论人:qwert111888
  读过


评论人:清圣主
   天啊,写得太透切了.全国的市长/中国的国家主席/中国的总理,要是能看到这篇文章就好了.我怕看到用革命来解决利益冲突.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史上最牛的“景观房”。
  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shaojp86


评论人:ly5067707
  招聘你网上赚钱Q10460 99359
  
  
  这份网上赚钱的工作非常的轻松随意,也就是自由职业者,所以自己想下班就下班,想上班就上班,您可以自己选择工作时间。当然,这份工作您可以兼职,也可以专职!它不会对您的业绩有任何要求,所以和您目前的工作决定不冲突! 您可以晚上下班晚饭后,上网娱乐的同时,投入2-3个小时从事这份行业,当然您也可以天天在家,做时尚的网络白领一族!不过要是您的工作经常接触电脑,那么这行就再适合不过你了!
  
  Q1046 099359
  Q1046 099359

评论人:执笔的剑客

  当人们的精神投向马克思的时候就是这个国家出现病症的时候。美国西欧不需要马克思,中国政府主动放弃马克思的时候,人民又重新把他迎了回来。

评论人:npb19842002
  在民主思想没有生存土壤的china,独裁是最有效也是最方便的解决社会资源配置问题的国家组织方式。难道仅仅为了获得合理的社会资源配置就可以独裁吗?
  历史上好像没有因为独裁可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先例,不过在china都可以用china特色解释的

评论人:liudg007

   某天有意无意地出现一个画面在脑海: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了!
   希望这天会尽早到来,并且是非暴力的,无害人民的改革带来的!

评论人:vickly0403
版主文章不错! 值得一读。

评论人:陈琛

  glad to hear that ...

评论人:收纳情感
<广告已删——陈琛>

评论人:xiao_qiang2008
支持陈琛!


评论人:背灯和月就花阴,十年踪迹十年心。
陈琛 发表于 2007-09-14 22:40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4797
  我一直喜欢安妮宝贝,今天得知她的《素年锦时》即将上市。从98年到今年,正好是十年了。出了八本书。但对我来说,只有一本《彼岸花》。第一次关注她是因为她为《情书》写的序言。
  我特别喜欢淡然的写作口吻,就像村上春树。她受村上的影响蛮大的。
  我很喜欢她对写作的态度,这句话我曾经在博客里引用过:
  如果当初没有畅销,可能不会选择写作。我一开始出来写字,也不是为了写作。没有明显野心和目的的事情,才真正考验一个人的天分。如果它对我来说过分艰难,那么这一定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
  我写作,是因为它个人化,一个人就能完成,不需要和别人发生联系。而且它是无用的艺术,没什么实际功能,只用来探索灵魂的边境。因为无止境,所以有时候显得悲观。但这个过程中,它能带着人飞起来,能带你脱离生活的限制。所有的艺术都是用来建造一个逃避的世界。越是好的艺术,它越虚无。肯定不会离现实很近。
  我非常喜欢这种态度。

有柏拉图这样的好学生,死都值了

陈琛 发表于 2006-10-22 08:54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15883
  王国维讲过这样一句话:“余之性质,欲为哲学家则感情苦多,而知力苦寡;欲为诗人则又苦感情寡而理性多。”(《文集续编•自序二》)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这种困境,不知自己究竟适合做什么,在学问上找不到最终的归宿。像赵元任,他辗转了物理、音乐、数学、哲学,最后才把语言学作为自己最终的事业。能找到自己的学问归宿,这是很幸福的。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一个横空出世的侠客总是经过高人的指点,境界为之一变。这讲的是师承渊源。在学术上,也同样存在这种师承。年轻人需要前辈,而前辈也需要学生,尤其是对于一个身怀绝学、造诣极深的大师来说,没有一个得意的学生那是何等悲哀!孔子能够流芳百世、垂名千载,当然和七十二贤徒分不开。不过苏格拉底更幸运,孔子七十二个贤徒加起来都抵不上他的一个好学生,这个学生是谁呢?就是柏拉图。你看我们对苏格拉底的生平事迹可以了解得很详细,比他之前的哲人都详细。为什么呢?有两个原因:一是苏格拉底的人生经历很丰富,是有故事的哲学家,不像书斋学者那样活得枯燥无味;二是因为苏格拉底收到了柏拉图这样的好学生。虽然除了柏拉图,写过苏格拉底的还有色诺芬、阿里斯多芬,但真正让苏格拉底永垂不朽的还是柏拉图。清朝学者李恕谷有句名言:“交友以自大其身,求士以求此身之不朽。”有柏拉图这样一个好学生,是苏格拉底永垂不朽的关键因素。柏拉图在遇到苏格拉底之前,是个文学青年,浪漫诗人,但苏格拉底将他点化后,他烧掉那些小作品,从此遁入哲门。不过他以前在文学方面下的功夫也没有白费,所以他出的哲学著作不但不像今天学者们写的那样枯燥,而且还文采斐然。从柏拉图身上,从庄子身上,我们能看到哲学与文学是可以兼容的。
  苏格拉底善于帮助他人认识自我,帮助他人找到自己的归宿,柏拉图遇到这样的“精神助产士”(不是所谓精神导师)也是至为荣幸。苏格拉底死后,柏拉图说,他觉得自己最值得庆幸的,是能够生在苏格拉底的时代,能够和苏格拉底在一起。所以,在柏拉图的心中,苏格拉底一直没有死去,甚至把不属于苏格拉底的思想也归到苏格拉底的名下,例如型相论。以致Jaspers认为已经“不能在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思想之间划一条客观的界限。”
  柏拉图受到苏格拉底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呢?不是具体的方法,而是哲学家的使命感。现在有人喜欢谈为学术而学术,以为哲学家应该不具有实用目的,那么我只能说,如果按照这样的标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都不配称哲学家了。大家以为智者才讲究实际应用,其实像苏格拉底和柏拉图这样的哲学家都讲究应用。几何学在希腊文中的原意是什么?是土地测量学。所以不要受王小波《思维的乐趣》的误导,以为古希腊的哲学家纯粹是为了思维的乐趣。色诺芬《回忆录》讲苏格拉底:“关于那些哲学家,他也想问:既然学了人们所从事的手艺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够用其所学,为自己服务,或者为自己所原意的别人服务,那么,那些研究天上的事物的人是不是想,在发现了支配每一件事物的规律后,能够随心所欲地制造风、雨、季节变化以及诸如此类的事物?还是并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满足于知道自然是怎样化生万物的?这就是他对于那些忙于这类猜测的人的看法。”那些经过一系列政治运动的中国学者,能够体会到:不能用其所学是人生在世最郁闷的一件事。
  苏格拉底受智者的影响,把研究对象转向人事,研究什么是虔诚,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治国之本。在柏拉图《斐多》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柏拉图记载苏格拉底曾经热衷于自然哲学,但最后发现当务之急是研究与人生有关的事务。有人说:“离开人生,哲学是空洞的;离开哲学,人生是盲目的。”这里的哲学就是苏格拉底的意义上的哲学;如果是自然哲学的话,离开它人生也未必是盲目的。苏格拉底认为心灵是惟一值得研究的东西,真正的自我并不是肉体,而是心灵和内心生活。提倡反思,认为没有经过反省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受到苏格拉底的影响,柏拉图研究的哲学也集中在与人生相关的方面。在自然科学领域,他没有超越前面的哲学家。我们最熟悉的就是《理想国》,是他写的最有争议的作品。在里面就涉及与人生相关的方方面面。很多“自由主义者”都对他深恶痛绝,以自由主义者自居的王小波就说:“《理想国》和它的作者都不值得佩服。”他说本来还可以佩服柏拉图的想像力,当他看了罗素《西方哲学史》,知道其“理想国”的蓝本是斯巴达及其立法者莱库格斯,柏拉图的《理想国》就没什么值得佩服的了。这其实是很无知的诋毁。杜鲁门说You can't beat something with nothing,而现在有人却喜欢用nothing去打败soemething,用一无所有去打败有两下子的人。要么就不批评,要批评就应该重磅出击。像那个搞科学哲学的波普,他为了倒“马”(Marxism),写了厚厚两本《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还有一本《历史主义的贫困》。这种beat才有效果。
  柏拉图究竟在《理想国》中说了什么引起这么大的争议?《理想国》涉及伦理学、教育学、国家学等多个方面,但柏拉图的核心思想是提倡共产主义,并且让哲学家为王。
  哲人王理论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很好理解的,儒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所谓“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中国哲学家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但这些思想都没有形成理论。就是说,为什么“士”就要怎样怎样?柏拉图就提出,治理国家的人应该是具有全面知识的人,而不是某一个领域的专家。比如现在有“专家治国”的说法,那么柏拉图说的则是“哲人治国”。在柏拉图那里,哲学家是指掌握全面、系统知识的人,能够放眼天下,目光长远,不像政治家那样只局限于一个国家的事务。而专家往往不能通观全局,容易偏执一端。爱因斯坦曾经说:“专家不过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狗。”意思是,专家并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他只是对某一个专门的领域有所研究,离开那个领域也许一无所能。
  对柏拉图的理论进行评价,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我想说明的是,他的哲人王思想恰恰与苏格拉底截然相反。在《苏格拉底的申辩》中我们能看到这样的话,苏格拉底说他自幼就能听到一种召唤(call),它只会阻止苏格拉底去做某一件事,而不命令他去做什么。它曾阻止苏格拉底从政。苏格拉底反思说:“我想这是很对的,因为我可以断定:如果我从政的话,那我早就没命了,不会为你们或我自己做出什么好事了。”而柏拉图呢,他一生都在寻求从政的机会,曾经三下西西里岛,企望在叙拉古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孔子周游列国之后退而著书办学,柏拉图失败之后也开始写他的哲学书,创办学园。
  他最知名的理论就是“型相论”,以前常被翻译为“理念”,用“型相”以凸显其客观性。例如几何学上的三角形,在现实中你找不到这样的三角形,他就是现实中所有三角形事物的“型相”。这样精确的三角形(“型相”)在现实中你是找不到的,找得到的都是具有这个“型相”(形状)的物体。但你能说这个三角形就是主观的吗?如果它是主观的,那几何学就没有科学价值了。

苏格拉底的性格缺陷

陈琛 发表于 2006-10-20 15:18 | 分类:屈指风流貌比明日黄花 | 围观: 25780
  
  事件背景:苏格拉底被指控腐蚀青年,判处死刑。克里托劝他越狱。
  资料来源:柏拉图《克里托篇》
  
  克里托劝苏格拉底越狱,我们知道结果苏格拉底没有同意。而且,苏格拉底本人也说出了一大堆理由,这些后人都已经耳熟能详。但是我们在一味称颂苏格拉底的同时却忽视了两个很大的疑点。
  第一个疑点:
  在申辩时,苏格拉底声明他是不服从法庭判决的:
  “不管你们是不是释放我,我都决不会改变我的行径,虽万死而犹不改。”
  但时隔一个月,在克里托来劝他越狱的时候,它又提出要服从程序上正当、合法的法律判决,即便危及自己的生命也要服从。
  前后两种不同的态度,是否矛盾呢?对于苏格拉底这样智商的人来说,这样的矛盾应该是不可能的。就我所知,这个问题最早由武自力(A. D Woozley)在《苏格拉底的哲学》(The Philosophy of Socrates)一书中提出来,认为不同点主要在于行动和主张的公开性问题上,在《申辩篇》中苏格拉底拒绝服从法庭要求,并大张旗鼓地履行他的职责,使全雅典都意识到他的不义之举;可是当克里托建议他越狱时,他认为那只是暗中偷偷逃避法律的裁决,而不是尽力说服国家放弃不公正的行为。
  后来,桑塔(G. X. Santas)在《苏格拉底——柏拉图早期对话中的哲学》(Socrates: Philosophy in Plato’s Early Dialogues)中进一步提出,苏格拉底的言行是始终如一的,他的不服从是法律所允许范围内的不服从。就是说,他不放弃自己的事业,虽然是不服从,但却是接受惩罚来作为代价换取自己的权利;但越狱是完全背弃法律的。
  但这些矛盾都是后人为他作的解释,又成了苏格拉底之死的一个困惑。
  第二个疑点是,克里托劝他越狱的理由是很中肯切实、具有说服力的,其理由有四个:
  一、假如苏格拉底不肯越狱,留下来死了,我(克里托)就会失去一位无可替代的挚友;
  二、其他朋友都已经托付克里托,认为只要克里托交纳足够的罚金,就可以使苏格拉底安然无恙、免去一死,假如苏格拉底死了,他们是不会相信苏格拉底自愿留在监狱里等死的,那么克里托就会背上背信弃义、贪图钱财的恶名;
  三、如果苏格拉底留下来等死,就会让敌人所渴望的事情实现,为亲者痛、仇者快;
  四、如果苏格拉底死了,他的子女就将沦为孤儿,不能受到正常的培养和教育,苏格拉底也就不能尽父亲的责任;
  五、如果苏格拉底拒绝越狱,所有的朋友都会落下胆小怕事、优柔寡断的名声,而且他本人也将被看成是坐失良机的傻瓜。(当时正好是雅典在搞一个一年一度的纪念活动,按照惯例,在此期间不能执行死刑判决)
  面对这些中肯实际的理由,苏格拉底是怎么回答的呢?我们会吃惊地发现,苏格拉底对上述问题中四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只是针对最后一点说:“有理智的人只会相信真理,何必在乎多数人的意见呢?”克里托反驳说:公众的意见也不可以忽视,你苏格拉底之所以被处死,就是忽视公众意见导致的结果啊!
  苏格拉底就回答了下面这样一段精彩的话:
  难道不是只有一些意见靠得住,而并非所有的意见都靠得住吗?那些值得重视的意见是一些有益的意见,它出自聪明人之口,这些说法有什么不对吗?比如在体育训练中,不是只应当尊重少数专家的指点,而不是听那些芸芸众生的鼓噪吗?倘若这一观点具有一般的意义,那么依据这个观点,在目前形势下苏格拉底与克里托所应当关注的只是专家对是非曲直的评判,而不是公众的舆论。公众舆论常常掌握有生死大权,但这一点与上述讨论是不相干的。
  虽然苏格拉底把克里托说服了,而且把自己说得怎样奉行理智,怎样坚持自己与国家的协议,但是面对克里托提出的基本问题,他却避而不答,从这里可以看出苏格拉底性格上明显存在一些缺陷。在他那崇高的理智面前,他就可以完全忽视自己的责任;在履行对国家的责任面前,就可以完全不顾对儿女的责任、对朋友的责任,我认为这是值得掂量的。没有苏格拉底,这个国家照样存在下去;而他不放弃这种“伟大的责任”,就被处死,结果两种层次的责任却都没有尽到。
页码:1/-13  
有关信息

访问人次:21362845 次

今日围观:1122 人

开博时间: 2005-11-24


拔错!这就是天涯大盗陈琛的博客~不仅是女人喜欢我,男人喜欢我,连人妖都喜欢我啊!^(oo)^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有关博主
有关搜索
Loading

有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