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冬的博客
吴冬的博客
曾经天涯。。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1207 次
  • 日志: 77篇
  • 评论: 549 个
  • 留言: 4 个
  • 建站时间: 2005-11-18
博客成员




2006-12-1 星期五(Friday) 晴
瘦了的扫帚
夏天时买了把大竹扫帚,它个子大大的,枝繁叶密,很有气派,用完后立在墙角。及至冬天,它的叶子已悉数落完,只剩下稀疏的骨架坐守一隅,象只枯死的壁虎。这是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演绎的一首有生命的诗歌。
肉锅里的大师傅
众人围坐一口肉锅进食,服务员进来用铲子搅拌,突然一只瓶盖从肉菜深处被翻出来,经服务员鉴定,这是厨房里的料酒瓶盖,“料酒瓶盖怎么进了锅里的?”一番质疑打趣后,文峰对服务员说:“快,再翻翻!看看大师傅在不在里面?”哈哈哈哈!......


吴冬 发表于 2006-12-01 20:57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0 | 浏览:246

2006-11-26 星期日(Sunday) 阴
“过程的不愉快很难导致结果的完美。”
这句话对急性子的人大有裨益,当他们要爆发那像火山一样的大脾气的时候,应该马上想一下这句话。......


吴冬 发表于 2006-11-26 12:26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2 | 浏览:450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小雪
(一)
上班离开院子前蓦地一瞥:枣树的叶子竟然在这近三两天内落了个精光!裸露着的树干、树枝在初起的冬风里显得嶙峋、突兀又十分可爱,而树身下那蓬松一周的枯叶,显得那样的随和与安然。这情景像极一个严肃的人突然衣服松了滑落在脚根,让大家看到了本来面目,害羞得很!我暗笑,同时想到:“哎,西风渐劲呀!树叶不知觉间竟掉没了!掉得还老凸!”
晚上吃饭时,文峰和父母说:“枣树的叶子天天落我天天扫,我心想反正要落完,昨天就抓住树干狠狠摇了一顿,让它的叶一次掉完,省得我天天扫得麻烦。”原来是这样!笑死人了!我笑了半天,直笑到第二天早上,真是越想越好玩,到现在想起来还好笑。我想象文峰站在枣树下,象摇枣子一样摇落满树的枣叶,真是感觉千人难遇此其一。
(二)
早上我还没起床就隐约听到文峰在书房里轰隆轰隆地放摇滚乐,我纳闷,“他怎么大清早起来就这么大兴致?”中午吃饭时,文峰说:“早上在书房冷得我不行,就一直放摇滚乐,放得大大的。”真好笑呀!好玩死了!音乐可以用来取暖?千古未闻!不过一想,竟还有点道理喔,因为摇滚乐可以让人热血沸腾嘛!哈哈,这样,我们家冬天就可以不用烧锅炉......


吴冬 发表于 2006-11-23 21:10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2 | 浏览:438

2006-11-12 星期日(Sunday) 晴
女友在阳台上晒红薯干,请我品尝一支。放进口中一嚼,硬如顽石无法启齿,不解地问:“干嘛要晒干它,吃新鲜蒸出来的不好?”女友答:“太阳闲着不也是闲着吗?让它干点活儿。”笑倒,为记。......


吴冬 发表于 2006-11-12 13:16 | 正常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1 | 浏览:197

2006-10-22 星期日(Sunday) 晴
我观察某个人,发现她(他)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于是我有意寻找,制造和她(他)交往的机会,有时候我得到积极的回应,于是我有了朋友。有时候,对方对我的热情和亲近表现得有点局促、冷淡或者不理解,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但我的第六感告诉给了我,于是我又收获了一份外在的尴尬,还有一份内在的自省:我不够优秀,所以不被喜欢。于是我只有使自己优秀起来,另外就是在一段时间里避免主动去结交朋友。
我还有一类这样为数很少的女朋友,她们不名原因地喜欢我,崇拜我,她们总是爱和我呆在一起,就是为了听我讲话,或者向我唠叨、倾诉,她们时常会遭到我“无情”的斥责,并会经常领会我“理性”的指导,还有善良的安慰,她们对我说:“如果你是个男孩儿多好,那样我可以嫁给你。”这样的朋友给了我莫大的自信,她们对我的忠诚和赞美令我无比感动。
我在这里写这些,想必是因为人大了。老朋友们因为各种原因越来越联系少,难得在一起,而新朋友又越来越难结交,正在交往的朋友们则因为各自有家庭,有事业,鲜有富裕的时间来一起谈天、玩耍,身边跟随最多的除了家人,仍然少有朋友。朋友的感觉非同于家人,它正越来越成为一个成年人的必需,我由此也......


吴冬 发表于 2006-10-22 23:47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2 | 浏览:309

2006-10-20 星期五(Friday) 多云
有天晚上睡觉前突然一个问题在我脑袋里生成,我问文峰:“马和驴杂交生下了骡子对吗?”他答是的。我又问:“骡子好像没有生育能力吧?”他说对。我接着问:“不同的人种结合生下的混血儿怎么还能生育后代?”他也许是要睡了,果断地回答我:“问骡子去……”......


吴冬 发表于 2006-10-20 22:57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3 | 浏览:302

2006-9-7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为了谋生,电焊工的眼睛长时间地被火花炙烤,当夜晚来临,常人入梦之时,很少人能体味到他们因眼睛生疼而无法入眠的苦痛。......


吴冬 发表于 2006-09-07 23:33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0 | 浏览:224

2006-8-25 星期五(Friday) 晴
进攻性是我所缺乏的,也就是直接地、以粗鲁的方式去侵犯谁,我缺乏这方面的教养。我感觉这是十分必要的,尤其在一群没有教养的人之中生存。我偶尔会在内心怨责自己的父母,作为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只教给了我老实巴交,甚至忍气吞声。计谋和出击是他们不具备的。
我假想,如果我是一条足够敏锐的毒蛇,有人胆敢恶意挑畔,那么我能够快速而准确地作出致命反击,那我是幸运的,也会是快乐的。
一颗出尘的心是难以入世的,身陷人世而心逸尘外是一种莫大的苦。为最大可能减轻这种苦,教化自己成为一个蛮俗之人,一个具有进攻性的人,一个能够利落破解纠结的人,是多么的必要。
今天起,我开始尝试听骂街的音频。我需要这种灌输。我不能接受,也绝不能允许自己在被侵犯时表现出一种可恶、可耻的迟钝。......


吴冬 发表于 2006-08-25 22:43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9 | 浏览:365

2006-8-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俗语说“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最近夜里很少听到蛐蛐叫的缘故。随着天气变凉,鸣叫的蛐蛐数量日渐变少,声音响度也远不比从前。我记得大约半个月前,房后有只蛐蛐大声地叫,我还以为是夜归的顽童在巷子里吹哨子,那声音在万籁俱寂的深夜是那样突兀,几乎要把夜幕划破一条长长的口子。可是为什么最近它们都悄无声息了?它们是死了吗?不,那样可爱的一群小精灵,我夜卧冥思时守护床塌左右的伙伴儿,我宁愿相信它们是怕冷钻到了地根儿更深处。......


吴冬 发表于 2006-08-23 21:13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3 | 浏览:225

2006-8-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那些被用于疏通关系的有价购物凭证(券、卡),被晋城人形象地称作“疙瘩”。“疙瘩”好啊!走进平常难得一进的高级超市,货架上满目的奢侈品任拿、任选,而在结帐时全然不会有一丝心疼。那“疙瘩”在机器里一划,货物顷刻就变成了自己的家财,这种享受真是好比神仙呐!有好多人为了获得“疙瘩”,眼睛已经磨炼成了长矛,见机就上;有好多人怀揣着“疙瘩”,像凌迟的刽子手面对犯人,动一刀动一个心思;有好多人麻溜儿地制造着“疙瘩”,把自己的商品变成了无孔不入的特权大使……“疙瘩”打通了多少关节、节省了多少社会成本、养活了多少高级超市以及高级超市后面的贵族一派。“疙瘩”是宝贝啊!比蜂王浆还要甜,比润滑油还要滑。“疙瘩”是拾来的麦子打成的火烧,是穷人的心头肉,是富人的贴心奴仆,是人情社会的超值畸形儿。我知道,只要有黑暗的存在,就还有更多、更大、更重、更为我所不知的“疙瘩”繁衍生息。

吴冬 发表于 2006-08-23 20:54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4 | 浏览:282

2006-8-22 星期二(Tuesday) 晴
“灰尘不会跳起来”是葵子的语录。葵子的丈夫军营出身,爱清洁,见不得家里有灰尘,每天回家都不知疲倦地抹桌子、抹地。慵懒的葵子看不过时会说:“那灰尘又不会跳起来,干嘛要这么费心费力?”是啊,灰尘不会自己跳起来,但葵子忽略了风。
葵子的世界里不会有风,她是一个前世积了厚德的人,这世的福气非常大,她勇敢、宽容、勤劳的家人为她撑起了一个晴空万里的艳阳天。葵子的妹妹心灵手巧懂得服装裁剪,曾经多年葵子的衣服全赖于她一双朴质无私的手;葵子的母亲忠厚善良,她一手给葵子带大了女儿……
葵子不必耽于凡尘俗务,只需全副精力地磨砺自己的智慧,发挥自己的才干和想象。她的火凤凰影视文化工作室在晋城已头角崭露,作企宣、个宣的人已经主动上门要求服务。葵子也不用象前两年那样风风火火了。
葵子是我和弱水俩的好朋友,她教会我俩许多,她的衣着、观念以及永不言败的精神始终冲击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葵子是一个会飞的姑娘,她的灵魂轻盈,思想活跃,我们喜欢她。......


吴冬 发表于 2006-08-22 22:50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4 | 浏览:362

2006-8-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两位朋友分别向我诉苦,一个说年审汽车,显然不必经的手续、过程非得强制你经,又繁琐,又花钱多,花到了先前几年的6-7倍,没个数百块,一个车您就甭想顺当儿地年审下来;一个说物业强行收取高额管理费,每平米3毛钱,百十平米的家一个月下来得给那些“非爹非妈的”捐个50来块,不捐就掐电。朋友心里这个委屈呀:一个月光白“赡养”物业,就赶上人租半间民房了!朋友讨伐电业公司,您为省一己之力把掐电权拱手让给物业,任其作为,似有“为虎作伥”之嫌疑呀!
虎与伥都谋的是人皮,“我为鱼肉”的平民真真可怜。
饥荒年代人吃人,现在的年代谁又敢说不是“饥荒年代”呢?只是这个饥荒比起真正的饥荒来得层次更高些、胃口更大些、手段更卑劣些、目的更可耻些罢了。汽车主和商品房业主之所以被盘剥,是被人划到了胖子的行列,瘦子吃胖子,然后被更瘦的瘦子吃,而“真正的瘦子”则被最胖的胖子们吃排骨、熬骨汤、最后骨头渣子喂了花——这就是文明社会的食物链。可悲的是,政府和企业偏偏成了这条食物链中最大的饕餮。......


吴冬 发表于 2006-08-17 23:08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2 | 浏览:265

2006-8-15 星期二(Tuesday) 晴
“优雅”与“优越”仅相差一字,但呈现出来的姿态却迥异很大。优雅的姿态是“呈现”出来的,优越的姿态是“表现”出来的。优雅女人如一朵雍容的花,注重的是“花”,这花有一万种细小的表情,每一种都让人无比寻味,越看越想看,分开就会想;优越女人“开花”注重一个“开”字,且姿态都比较相似,象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她们双手都爱叉在腋窝,坐的时候爱翘二郎腿(虽然有时候会注意地压低一些,但只能是欲盖弥彰),爱展示身上的名牌,爱抖露自己的家底,爱讲自己和某名人、大腕有交情,她们有巨大的收藏衣服癖,她们看见某人会装作看不见,当别人开怀大笑时她们会强忍住不笑,一俟她们微笑,她们会同时快速地眨巴眼睛,以展示自己对对方是多么的“注意”,她们还爱长时间地打量别的女人的衣饰,爱谈论用品的价格……这其中,我最看不惯的就是她们一个调的叉双臂、唱高调、喷香水、故作深沉、装聋作瞎。对了,有类“优越女人”,最显著的标志是,当一室的人正襟危坐之时,独她一人似懒非懒地躺进沙发。当然,此类型女人在年龄、地位、身份上已经很明显优越了,她们的锋芒和阴谋已经在明处,不需要去洞察了。

吴冬 发表于 2006-08-16 00:04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2 | 浏览:362

2006-8-15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刚刚看一期“赢在中国”的电视栏目下来。有一个叫宋文明的人说,他的外国朋友跟他讲,你们中国人缺乏的就是创新精神,比如说这个“赢在中国”的“赢”字,它的组成是亡、口、月、贝、凡,意思就是说:在中国你闭住嘴不要(乱)讲话,然后每个月领点工资,过一种平凡的生活,这就是“赢”了。这个解很妙。我本人听到后也很惭愧,感觉自己也已成了这么一个俗人。......


吴冬 发表于 2006-08-15 23:28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4 | 浏览:214

2006-8-13 星期日(Sunday) 晴
两天中两个人对我讲,晚上睡觉前不要喝水,这样可以预防眼泡生成或长大。我那可恶的两只眼泡,难道就是因为天天睡觉前、睡醒后老喝水的缘故才长的吗?讨厌,我要少喝点水对付它们!......


吴冬 发表于 2006-08-13 22:09 | | 分类:吴冬笔谈 | 评论: 1 | 浏览:205


页码:1/4  [1][2][3][4]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