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冬的博客
吴冬的博客
曾经天涯。。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1162 次
  • 日志: 17篇
  • 评论: 549 个
  • 留言: 4 个
  • 建站时间: 2005-11-18
博客成员




2011-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已经有四年多的时间没有继续这个系列了。这四年中我生了儿子,现在已经快三周岁半了。在怀孕期间和儿子出生后的这几年,我都是带着他一起去澡塘洗澡的。呵呵,这话有点罗嗦了。但这也多少是我不继续写作《纪事》的一点原因,因为要照料肚子和孩子,我“清闲地观察”澡塘的权利被剥夺了。不过,认真说起来,不写作的原因终归还是懒惰。是啊,随着年龄和世事的增长,人要说的话是越来越少了,很多话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像很多事一样,没有去做的必要。一个快要40岁的人,到今天发现,原来,人要把一件事做到完美,唯一有用的动力就是冲动,或者说激情和持久不竭的兴趣。当然,这离洗澡的事就扯远了。
  2月2日凌晨1点,我还泡在澡塘里。这是春节前最后一次可以进入公众澡塘洗澡的机会了。第二天,也就是腊月三十这天上午,澡塘将放假,直到破五(初五)之后,才重新开放。
  澡塘里全是和我一样想法的人。除了抓住最后一次个人大清洁的机会,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忙,直到可以闲下来过春节的最后一刻。因为孩子感冒,无法带来澡塘,我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可以单独洗澡的机会,没有孩子在身边,感觉轻省了许多。
  除了噪杂的声音......


吴冬 发表于 2011-02-05 01:26 | 正常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0 | 浏览:492

2006-11-26 星期日(Sunday) 阴
一个不得已吃杂粮疗饥和一个主动去吃杂粮以尝其鲜美的人感受是大不同的。当我心甘情愿走进澡塘去洗澡时,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愤懑不平的感觉。这也是我婚后第一次走进大众澡塘。
由于家中具备了洗澡的条件,心中自然少了那份对大众澡塘的挑剔和不屑,选择它完全是因为它有家里浴室不可比拟和替代的优势——那里水大而热、室温舒适、有人搓澡。抱着这种心态,澡塘在我眼中已彻头彻尾变成另一个别具风格的世界。这天,我分明看到了一个雾霭迷离的山林,而非一间令人窒息的毒气室。我也成为了山林中一只快乐活泼、心无杂念的小鸟。
雾很大,刚一迈进塘子里完全辨不清里面的状况,有多少人在洗澡,哪个水龙头下面是空的,依稀相闻的人声让人产生一种诗意的幻想,顿时联想到仙境中的瑶池和那里面众多的仙女。
我找到一名澡工排上搓澡的次序,指给她看我所在的那个角落,然后去洗头。没过几分钟她便走过来叫我去搓,这时我头上的泡沫还没来得及冲掉。我询问她:“这么一会儿脏东西能泡起来吗?”澡工温和地回答:“那要看你是油性皮肤还是干性皮肤,干性皮肤的话得泡俩小时!”我暗想:“真了不得,泡俩小时人都会晕掉了!”由于洗完澡外......


吴冬 发表于 2006-11-26 12:04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2 | 浏览:493

2006-11-25 星期六(Saturday) 小雪
那天中午没吃饭,12点多点来到澡塘,这家塘子因为离家最近,我来过多次了。在北方生活习惯了,现在对塘子环境也就没以前那么挑剔了,只要它水大,空气还流通,就可以了。不进澡塘人就会臭起来,这就是北方。但在南方又何尝不是?只是南方洗汗,北方洗泥。
只有3个女人在洗澡,带我在内。有意思的是3人皮肤都较黑,看上去怪别扭的,这就是“物以类聚”而非主动相聚时的感受。每个人都很静,搓澡的人可能也还没吃午饭,看着我们仨都黑不溜秋的,不知会不会影响她们的食欲呢?或者把我们当巧克力黑面包,还能振奋点胃肠?不过,也许她们看惯了。
其中一个来得较早,从我进来到我出去她就一直躺在台子上,非常享受这午间澡塘时光的样子。我注意看仰躺着的她,骨盆尖锐地突起,瘦得这样的厉害,或者说美。我有一种担心,这骨盆会不会划伤扶她的手?女人用了奶浴,她的皮肤看上去黑滑细溜,泛着清冷的光,那么像搁浅在海湾的黑鲸。她的几绺头发就是黑鲸鳍上挂着的海藻。
另一个干脆就不看任何人,一直面朝墙背朝外专注地搓澡,除了她黑色的背、略显粗壮的腿,我没有看到她的正面和脸。
黑皮肤者如果脸蛋和腰身长得不玲珑,在黄......


吴冬 发表于 2006-11-25 22:53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517

2006-11-25 星期六(Saturday) 小雪
又有好久没写了吧!《澡塘纪事》,懒啊。
澡塘来久了,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出浴的白萝卜,对满板车的白萝卜以及它们身上还没洗干净的泥,没了太大“感觉”。“暴雨”把它的声响淋漓地下进了澡塘,在没蒸汽的房子里,很快对面两个女孩进入了猎奇者的视野。她们互相搓背,与搭伴前来洗澡的其他人一样,异常的是她们都涂了面膜,任它在脸上“晾着”,尔后若无其事、若无旁人地搓擦自己和对方的身体。可塘子里面是湿的,怎么能晾干面膜呢?其中一人的面膜逐渐蜕了下来,黑洞洞的眼部区域扩大到一个更加让人害怕的地步,而她的鼻子、嘴部则淤成了白花花的泥……两个女孩的样子真像两只女鬼过生日,脸上沾满了互掷的庆祝的蛋糕。
搓澡女工也懒散起来,营生干久了大概,而且塘子里就数得来的那几个澡客,也不必太紧张了自己。一个女工懒散散打开卷起的裤脚,从里面掏出揉成一团的一次性塑料布,裤管卷澡布——这大概成了澡塘内搓澡女工的“时尚”,我在想她们是否为有一处便利放澡布的地方,而专门穿上长脚紧身裤呢?会的吧!今天给我用的这块塑料布它的质量真是太次太次了,在我翻了几个身后,就一半烂在了搓澡床,一半烂在了我的身上,扒都难扒下来,真真恶......


吴冬 发表于 2006-11-25 22:48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0 | 浏览:281

2006-8-20 星期日(Sunday) 晴
把干净内衣、洗发水、沐浴液带到包里,下班后直奔澡塘。一进浴室——嚯!人真不少,像无意中闯进了名胜的亚热带海滨。这时是星期五傍晚的6点半,天还未黑。我奇怪,还不是星期六就有这么多人来洗澡,大家真是都变聪明了呀!想着“不过是周五,而且又是吃饭时间,应该没人来洗澡吧!”就都来了,于是挤到了一起。
有很多人带了孩子,光澡盆地上就放了四五只。房间里白茫茫一片,蒸汽让人忘了外面料峭的春寒。
我找准一个位于排风扇下面的水龙头,冲着在下面洗的一位阿姨露出牙齿莞尔一笑,她很美好的回应了我,并暂时让出位置给我洗。我愉快地洗起来,心里暗忖:“卖笑”?什么时候学会这招儿了?用起来挺轻便的!
后面还在陆续地进人,再有人影移到我附近时,我可是只顾埋头洗了:不敢看她们的眼睛和脸,怕象那位阿姨一样抵御不了她们的微笑。
抬头一看,什么时候已经有一只精美的天蓝色浴篮放在墙上的水管上面了,篮子里摆满了一只只形状各异、盛着洗沐用品的精美瓶子。真让人难过啊:原来,像我这样在家洗不起澡的穷人还挺多啊!精美的生活小件人人买得起,然而精美的浴室、完美的澡盆、充足的水流、温暖的浴霸、热水器…......


吴冬 发表于 2006-08-20 20:20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3 | 浏览:268

2006-8-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引子:整整7个月,外又隔以一个年头,没有续写我的《澡塘纪事》了。本以为没戏了。现在戏又要接着演了。今天打开文集回顾了一下去年最后一集《澡塘纪事》,是在7月10号写的《静听无蝉》了。看着那一只只文字所记叙的,不用这种方式提醒就不会记起,或者会完全忘记的有趣的,发生于澡塘的琐碎目历和感想,坚硬的心竟被触发出一些柔软的感动。这种与昨天对话的感觉真正特殊。
 去年年根搬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卫生间、浴盆。但由于还未装热水器和暖气,仍需前往澡塘。另,北方的尘土大,我想如果一直生活在这里,那去澡塘搓澡是不可避免了。毕竟搓澡工人要比自己搓得干净到位,今天我终于明白这才是大家都涌向澡塘的根本原因。现在我要接着记叙我的纪事了。

正文:过年一个多星期了才来洗澡。这次来一个家附近经常路过没进去洗过的澡塘。
这间澡塘的格局是我所进过的大部分澡塘格局的一个缩影,大家都这样:更衣室面积远远大于浴室,衣柜、用以换衣和休息的床位数量是内间花洒数量的好几倍。我猜度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是生意人聪明的节省吧?可以人均一床,不可以人均一花洒。逢节气来的人多的时候,只见过几个人挤一个水......


吴冬 发表于 2006-08-17 23:24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5 | 浏览:386

2006-8-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大中午太阳几乎是直射着街面,冒着酷热我又来到了澡塘。
1点钟,塘中无几人。室内出奇地静,好象大家都被太阳晒懒了,懒得说话。我站在花洒下远望着我认定的那位搓背阿姨,她扎着不长的马尾,有点卷,染着色,她默不作声地干活,左右飞快活动的双臂,像躲雨或搬食的蚂蚁。
澡塘子来的人一多,再好的花洒也得坏,原先赞赏过的向日葵花洒现在很多都不胜以前了,水压很大,水流稀疏,我是拧了五六个后才找着一个稍觉满意的站在下面。
一老一青两个女人蹲在一个大澡盆边,捉住里面的小孩给洗澡。那小孩很小,很象我扔掉过的一只小狗,他也是默默地不作声,他(她)瘦小的四肢坐在大盆子里,像极了荷叶上端坐的小青蛙。
大小人等都默默的,象窗外蓝天下一朵朵无声的白云。这年月,不知何原因,城市中居然少有听到蝉声,是天气还不够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可而知。有两人枕着自己的身体,趴在台子上安然的享受着工人的按摩,她们的样子特象和家人生气后趴在床上生闷气。
六月里让人开始怀想荷花,假使有那么半亩方塘,塘中既生荷花,又可沐浴净身,那真是一种享受,象佛一样。
洗完头发后我准备去搓澡,走......


吴冬 发表于 2006-08-05 00:57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286

2006-8-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当人落入一个事硬往进钻的时候,神经会太过于紧张,比如,硬想赚钱,硬想多写些稿,多打些分,多赚些稿费的我,竟然不顾惜身体(也从没想到过应该顾惜),跑蹿到中暑!可怜呐!
好在,这个时候又可以躲进澡塘里了。这个地方真是个不错的庇护所了。自作《澡塘诗》一首:万事抛脑后,惟与水寻欢!得闲瞅两眼,风趣事无边。这次我就看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一位中年妇女,她浑身皮肤光洁如玉,如同一位美少女!可是她的容颜能辨出来她有四十岁左右。她美丽的RUTOU细小红润如两颗还未脱荚的红豆,不见一丝成年女人所特有的黑晕!RUTOU与RUFANG浑然一体,丰盈圆润,如同两只肥美的鲜桃!她这种美似乎不曾为物性人事所沾染过,似乎永远的沐于雨水之下,圣洁而高贵!这让我联想到以前看到满屋子的人中,很大一部分人(当然也包含丑陋的自己)都耸着黑如葡萄粒的两颗“邪欲”源头,若无其事的在洗澡。目睹这些我内心会产生耻辱感,心情坏的时候还会有想作呕的排斥感。这些经黑夜抚触之后残留下的“耻辱证据”真的是让人赧颜。
世界上果真有圣女,如我今次所见,真的是令人肃然敬畏了,她们不耽于红尘,不苟于欢爱,如同一棵......


吴冬 发表于 2006-08-03 21:47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292

2006-8-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在逛小店时偶然购得一包海马瘦身浴盐,这玩意儿待浴后通体一抹,一种闻所未闻过的暗香横溢,淋后皮肤变得格外的滑爽紧绷,真是让人特别的喜爱上了。
对浴盐的使用让我忘记了观察澡塘,这也算得是种个人享受吧!第一次使用它,我有些异样的陶醉:包装袋上的蔚蓝色让人联想到遥远的大海;它濡吐的小沫沫让人怀想着细细的海潮在沙体上徐徐缓缓由远及近,亲人的脚踝,亲完后又调皮的、悄悄地退回去;袋上面印着一只瘦美的小海马,它呈站立姿势,昂着自信的脑袋,张着嘴巴似乎在唱快乐的歌,那似乎就是使用浴盐达到瘦身效果后,自个儿能变成的形象!
这些怀想美好又让人隐痛,生活在北方,如果没有足够的钱和足够的时间,是无法经常游身于外地,去享受那些美好的大自然的。美好的大自然皆偏好于南方和海边,包括形态的千变,果蔬的百科,色彩的万化,空气的鲜美,花朵的香艳……就连精进的物质文明也跟在大自然的尾巴后面,偏爱于南方和东方。
同样的价钱,在北方买不到心水的货物,只能在有限的选择里胡乱的应付自己,并且还常因此被文峰数落“挑剔”和“毛病”。我现在是非常体会那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了。
然而,我的......


吴冬 发表于 2006-08-02 19:54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2 | 浏览:284

2006-8-1 星期二(Tuesday) 晴
澡塘纪事到十篇时,我渐有了放弃的念头。但每至此,便还是有些事情随意的落入我的眼帘,打动我的内心。如同昨天晚间的感动。
新近突然换得这一间大澡塘,竟至对澡塘百态的观察产生一种无所适从。因为空间太大了,而我的目力有限,澡塘洗澡又怎能戴着眼镜进行?当然!我可也从来没见过第二个人如此这般。
大澡塘少了些秀气,多了些大气。举目望去,哗哗的流水下面都是一体的颜色,人人都在忙碌着,那一尊尊看不十分清楚的面庞上,有着一簇一簇一样的黑发,仿佛山水画中的泼墨皴染。
在我身边有三人,可看出她们的关系:婆媳与小姑。小姑俊美清癯,媳妇怀孕在身。而婆婆满脸掩饰不住的喜悦。目睹婆婆躬身为无法弯腰的儿媳搓洗小腿,那种心甘情愿和洋溢外露的幸福,真让人感动。
在事情的另一面,其实我对怀孕是有“不好的感觉”的。想着如果怀孕便应该老实在家呆着,在临盆前不要让任何外人看到,方为尊贵。倘若在散步或洗澡时为外人所见,似乎有一种“羞耻”在里面,这与人们鲜谈性交大概是一致的,都属于极隐密的范畴。我猜想同我这种想法的人也是鲜见的。似乎每让人联想到床帏之事的线索都是丑陋的,与此同时,我却也认同这......


吴冬 发表于 2006-08-01 22:56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2 | 浏览:313

2006-7-28 星期五(Friday) 晴
人都有“社交疲累症”,这一点同样也适用于对新环境的适应。搬家到南营岭后,始终不肯走进这附近的一家从未入过的澡塘。
这天,我又来到了两三年前来过的一家澡塘,这是当地一个连锁洗浴企业之中的一个。我对它的感觉是不好不坏,但毋庸置疑是对它的那份熟悉。门朝哪开,车往哪放,入口在哪,澡塘与换衣间的格局,等等。甚至它里面的搓澡台,都是第一次给南游回来的我以强烈的冲击。
现在我又重回到它的怀抱。
它对我则是无感情的,不同于我。
这次来发现了它的变化,令我在心里欣喜的笑了出来:花洒全变成了大如向日葵花盘的浴头,水流细密、有冲力,却不刺击,很快的就湿透了全身,仿佛轻易地浸入到了皮下。如此,倒能节省因担心冲不干净而周折轮回的冲洗,进而造成水、时间和精力的浪费。这真的是进步;大而空旷的房子里,天花板已重新装修过,抽风机在呼呼地带走水蒸汽,传进新鲜空气。一切看起来有条不紊,稳捞浴客心,胜赚洗澡钱。
我身旁来了一位美女。她的美好比那种古典的仕女,仿如电视中林黛玉那种的柳眉细眼,这种长相真的倒不多见。她一定是受过许多的赞美和肯定的,这从她腰间和脚踝系的红丝绳缀绿......


吴冬 发表于 2006-07-28 14:54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249

2006-7-20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最近工作换了,家也搬了,逢上市里面开政协、人大两会,人也忙翻了。天气也是接连着下雨、阴郁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忙乎歇了放晴。昨天中午时间,我从阳光酒店会务餐厅走出,便顺势踅进了过去常去的那家澡塘,一来洗去变动带来的风尘,二来找地儿歇脚,便于下午好去附近的又一个会场采访。
怀着看望老朋友的心态进得澡塘,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明快,这从浴工们愉快的歌声里可以听出。由于是午间,她们的工作很少,便聚在一起,或坐或站,大声的聊天、唱歌。这是我与她们“相处”两年多来,第一次看到她们如此的开心。
我躺在搓澡台上,看着浴工细心的为我关上头顶的窗户,然后轻轻的往后捋捋我脖子上的湿头发,感觉轻微而又美妙,仿佛回到了妈妈或姐姐的身边。我多么的需要她们的照顾啊!
太脏了,那些黑黑的泥绺让我皮肤困扰不已,终于在“刨工”、“凿刀”的开辟下,我脱胎出来!像一件器物!没有生命,却充满了生命的迹象,待从匠人的手里一着地,便可以忽地站了起来,成为一个人,行走!
这双温柔的手,多像我的姐姐,可她呼吸是这样的匀称,不象我脾气大而急躁的姐姐。可我感觉她就是我的姐姐,我瞥见搓澡台下她站立的一双......


吴冬 发表于 2006-07-21 00:39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3 | 浏览:280

2006-7-4 星期二(Tuesday) 晴
七天的假期在回乡返程的途中结束,7号夜里的11点我从一处晚会那里出来,为了迎接翌日新工作、新环境、新同事的检阅,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又进入了澡塘。
城市已经很安静了,仿佛摇篮边的孩子已经发出了平息的鼾声。
夜多么沉啊!澡塘却不曾有它的睡眠。它只是很累,同样有一种沉重的安宁。
我进得浴室,一名浴工坐在搓澡台上,其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双腿放松的翘着二郎腿,她的眼睛直视着近处的一些什么空洞,手中拖着一只苹果在慢慢地咬着吃。浴客们大都走掉了,但我知道这澡塘是有夜班的,二十四小时开放,这个时候便会有零星象我这样的半夜还跑来洗污净秽的客人前来,投入它的怀抱和安抚。
两名年轻的女孩进来,十分钟左右就冲好离开了,她们的面孔有些熟悉,像就是这个澡塘的服务员。
不一会儿,一名年轻妈妈带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儿进来,她们却洗得不紧不慢。孩子的精神看上去很大,我却在猜她的母亲何以也这么晚才带她出来洗澡,同时我又想到了弱水的小女儿,这个时辰,她已经听完妈妈每天例行的讲故事,在最可靠的怀抱里做起甜甜的小梦了吧。
这样的一个个的夜晚,都是些什么人来洗夜......


吴冬 发表于 2006-07-04 20:04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275

2006-6-30 星期五(Friday) 晴
每次洗澡前是要经历一番挪腾和准备的。下班后人累得不行,却偏得精心地收拾洗澡物什,再跑路去澡塘,好辛苦!于是为了等到精力充沛一再挪日子,好不容易挪到不能挪,天又下了雨。泥乎乎、湿漉漉地去洗?不可能,打的去?不可能,要提倡节俭!哈哈!
今天是周日,上午9点钟到澡塘。还好有水位,不好的是来来回回停热水,停了四次,在心里骂了四次,“烧锅炉的怎么搞的?他妈的烧锅炉的真不是个东西!真他妈不是个物!我靠!”每一次的痛骂都与俱增的寒冷、哆嗦、鸡皮疙瘩分不开。这未曾预料的“待遇”都因为昨天城里下了场中雨,风簌簌,衣飘飘兮,天清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身旁有三四个大个子女人,不知道是不是一道来的?看上去虎背熊腰很像东北人。大家都赤条条无可奈何地、眼巴巴地等头顶速降热露,两个大个子中年女人却迎着冷水淋了上去,又是洗脸,又是浇背,好不从容!从北方来的就是不一样,如果是爱斯基摩人来了,这点停热水的小case更不在话下!
洗了多半的时候,大个子女人们退了,迎着我的方向走近一位胸部非常瘪的女人——她有娇好的五官,大眼睛很漂亮,但整个人像她的眼神一样看上去没有什么神采,她的胸部......


吴冬 发表于 2006-06-30 22:27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1146

2006-6-28 星期三(Wednesday) 大雨
今天是周日,拣中午时间去洗澡,想着大家都呆家吃午饭,人应该不挤。去后正如所料,人不挤,但各得其所在每个花洒下面。
可能是上午人比较多,把水用没了,还没进浴室前就听得里面人高喊,“没热水了!”,我很奇怪怎么喊出的不是,“没热水啦!”音调和情绪显然不同。
进去后等了略七、八分钟,水来了。春分了,天气不冷,浴室里没有多余的水汽,几扇天窗半开着,光线很好,温度也适宜,看不出有一个人对没有热水感到气愤。我身旁一个高挑女子慢条斯理的用双手搓着脸蛋,闭着眼睛,样子很享受。
几个小孩子坐在各自的红、绿色浴盆里耍水,妈妈们则在一旁或干站着,或洗头,或俯身涂抹浴液泡泡。这时我才注意到,身边一小块区域内有六个小孩。
应该是周日孩子们都被从学校或爷爷奶奶那里叫回来了吧,这些甜蜜的小包袱。
今天洗澡由于通风好,没有感到一丝不适,心情也不错。这种什么都不想的暖洋洋很有点像赖在被窝不起床时那种难得的懒洋洋,想着能惬意于此,人的欲求是这么的简单!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循声望去,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在为......


吴冬 发表于 2006-06-28 20:43 | | 分类:澡塘纪事 | 评论: 1 | 浏览:188


页码:0/0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