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2006-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三、语言认知及描述的虚妄性

本义是可疑的,这不仅表现在它是知识的产物和负载物,个休感觉在其中无以显现,而且,它即使作为认知─描述功能的体现者,仍是虚妄的。
西方诗学自亚里士多德以来一直将诗歌看作是连接主客体之间的纽带,这种诗学观不仅企望通过主体对客体认识实践的物化达到对客体的认知、把握和说明,而且还通过阅读者整体性地接受这种物化的结果并由此达到与写作者思维的同一性这样一种假设来确定本文存在的意义。这一诗学框架是以对客体的可认识、主体的认识能力、艺术符号的描述─再现功能及不同主体间文化体验方面的同构性的迷信为理论基础的。随后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教育理论也是建立在这个理论基础之上的。尽管这一时期已将艺术同哲学、神学区分了开来,但仍然没有摆脱艺术是愉悦同善与真的结合体的观念,它仍将诗歌视作“通过寓言的形象来表示哲学的所有真理”的工具(参阅克罗齐《作为表现的科学和一般语言学的美学的历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21页─26页)。而在大多数现代主义艺术中,虽然祛除了艺术的教化、纯洁功能,但仍维护了将艺术作为再现客体和表......

余怒 发表于 2006-01-11 04:15 | 分类:理论 | 评论: 0 | 浏览:27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尽管会遭到多数人,主要是那些精神和心灵卫士的批驳,我仍固执地将诗歌看作一个不附带任何价值目的的游戏,当然,对此说不满的人是完全可以将我这里所言的“诗歌”仅仅视为“这个人的诗歌”的。
对于作者来说,诗歌只是一个语言游戏,它就像棋类、球类一样,是不关乎人的现实请求而只关乎人的某种癖好的娱乐方式。广泛意义上的言志、抒情是外在于这种娱乐的。
游戏就是游戏,它没有服膺于他物的工具论意义,也就用不着去考虑主体在赞颂/否定、美/丑等二元价值取向——这里面水份太多——上的差异了。如果硬要将它当作什么工具的话,它也只是我们用以娱乐的工具。
但是我这么说并不表明我们因此就有了可以任意忽视或践踏这个游戏的理由,相反,就娱乐的利智性而言,我们是应尊重这个游戏的,就如同棋手、球员对于棋、球的态度。老是下臭棋或老是进不了球是会被别人(主要是其他棋手或球员)嘲笑的。
一个人可以玩世不恭,可以颓废,可以垮掉,怎么着都可以,那是你自己的事,连警察也管不了,如果你不强奸杀人的话。但一个游戏的自愿参与者得花些精力玩好这个游戏,这是游戏的最起码的要求。不能说你玩世、你垮......

余怒 发表于 2006-01-11 04:14 | 分类:理论 | 评论: 0 | 浏览:28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四、歧义、误义、强指和随机义
实用语言总是力图取消歧义,或减少歧义发生的概率,从而使意思变得明确、固定。而歧义正是人对世界的不同理解。相对于处于正统地位的本义来说,它是异端,是语言与世界(名与实)共构的秩序的威胁者。
名实共构,是指世界在语言下的格式化和语言对世界的确认这二者共同构成的人类心理、社会的非自然状态。人类的教育过程总是从这一状态开始,以后一直伴随着这一状态,并不断使之得到加强。
与以上名实共构相对的另一种状态,就是我常称之为的“无言”状态。它是人们在使用语言以前对世界的认识,这种认识是一种纯粹的、不受外界干扰的个体感觉,是原认识。
利用歧义,可以使词语本义受到削弱。利用人们的误解、误读,可以使本义受到侵害从而溃散。我把这种因人们的误读而可能生成的语义称为“误义”。强指是我的朋友老黑先生在总结我的诗歌作品时创造的一个术语,即是将两个或多个表面看来无甚关联,而实际上在某些方面有着内在相关性的事物强制性地牵扯到一起,使它们产生一定的联系,指鹿为马或鹿马不分。利用强指,可以于荒谬之间彻底颠覆词语本义。随机义是将解读主动权完全交给阅读者,作......

余怒 发表于 2006-01-11 04:06 | 分类:理论 | 评论: 0 | 浏览:19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理论
页码:1/-1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