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2011-7-18 星期一(Monday) 晴

《有点不知所措》

你终究会留下一具
遗体什么的让我们怀念你。昨天我
签了眼角膜捐赠协议。等着吧。她离开时
留下了许多小零食盒子,空的,扎了
红丝绳,像从未打开过似的。
——病房里,听两个光棍聊天,我忍住笑。
他们改变了我对“性知觉”的认识。
星期四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那人
在电话那头大谈我的诗如何如何,
糟糕的是,我居然还感到有点兴奋。
月初我充满幻想,想干这干那,到了
月末,银行卡里没钱了,我泄了气。
我考虑上衣与裤子如何搭配,这个男人
与那个助勃器。有时我突然忘了
父亲长什么样了。
我肯定我不是为了达到某种自由的目的去喝酒,
但酒很多次帮助了我。我扭断了一只鹅的脖子,最后不过
花钱赔偿了事。

2011.6.26.


《怎么说呢》

女人们在铁轨上练习滑行,打着趔趄。
老头在报刊亭后面
躲着、笑着啃甘蔗。
摇摇晃晃的鸭子,被玻璃划伤了。
在智力测试中我总是败给那些美丽......

余怒 发表于 2011-07-18 12:02 | 正常分类:诗歌(2011年) | 评论: 0 | 浏览:48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诗歌(2011年)
页码:1/-2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