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色达のWhisper
热色达のWhisper
不过是凡人凡语,自言自语,看看便罢,请勿转载
Blog Message
博主:浅浅黛 
Times Fly
<< 2018 七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Own World
Log On
NAME:
PASS:
The newest
MORE>>>
Say To Me
Blogs in Tianya
search
Songs in my heart
PostSave
one person one world
统计信息
  • 访问:106455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3篇
  • 评论: 68 个
  • 留言: 31 个
  • 建站时间: 2005-10-28
  • who were here




首页 留言板 加为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2007-10-15 星期一(Monday) 晴
尘世皆色,无色无欲,无欲无戒----国庆蒙古行有感



眼里那一抹笑意,嘴角的满足,只因窗外纯粹的美丽:夕阳、草原



心,澄净了吗?为这蓝天、白云、绿草和摇荡的芦苇

......

浅浅黛 发表于 2007-10-15 17:31 | 正常 | 分类:我在旅途 | 评论: 6 | 浏览:588|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大二的某一天。
彼时,非典肆虐,SARS的阴影随着报道的扩大而逐渐浓厚,我们学校也实行了禁闭。尽管如此,我们似乎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疫情最严重的两个地方离我们这里都很远,那些逝去的生命离我们的生活也很远。人性本如此,只有当死亡真真切切靠近自己,才会恐惧。
谁也不知道死亡何时会来到身边,它的到来总是那么突然。那天,晚上七、八点的样子,j和d出去约会了,剩下四个在寝室打牌,那段时间不能出校,打牌是我们唯一的娱乐方式。玩得正高兴,一个电话打到了寝室,是年级一个很令人讨厌的干部,男性。很严肃的语气,问d在不在,去了哪里,让人想起文革时期端腔拿调的红卫兵头头。我接的电话,很快另一种感觉就将这种厌恶暂时压了下去,电话里,他说:刚刚发现d的男友疑似非典,我们寝室现在都有嫌疑。已经忘记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只记得回头跟兴致勃勃等着我打牌的室友说完后,她们都沉默了,眼f和z已经流出了眼泪,而l的眼睛也含满了泪花。
接着,我们紧紧关上室门,熏起了醋。知道非典后,我妈给我带来了很多白醋和板蓝根。我打电话叫回了j,d的电话打不通。j回来的时候,眼睛通红,她正在跟男友自习,接到我们的电话后,马上收拾起东西就要跑开,她想第一时间离开男友,减少他受传染的机会。男友追上了她,得知经过后,吻了她:要传染现在也避不开了。j的事情让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不少。不知怎地,我竟然没有感觉到恐惧,也许,我天性悲观,认为人总不过会有一死,迟来、早来其实一样。于是,一个个的安慰她们:别太担心,毕竟只是疑似。可此刻言语的安慰似乎很微弱也很多余。我只能揽住哭得最厉害的f,试图做点什么。
不过,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能等待。等待学校安排我们做检查,等待最后的结果。那一刻,我们很团结。
我们都没有打电话通知父母,毕竟还没确定,d的男友是怎么成了疑似的也没弄清楚,都不想让父母担心。但心灵的恐惧需要宣泄,有男友的都跟男友打了电话。我也打了,想必w他们寝室也乱了。后来问,说他们去买了很多酒,准备一醉方休。
事情的发展很戏剧,一直等到快熄灯时d回来了,在学校领导安排下,我们去医院检查了。结果是没受感染。第二天上课,发现班里同学,除了我们,全带上了口罩。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到我们几个进去,都像见了鬼。我们却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后来才知道,原来d的男友没钱了,在IP电话那里慌称疑似非典跟家里要钱,结果刚好被那个讨厌男干部听到了,他又刚好知道那个是d的男友,于是报告了辅导员,搞了这么场闹剧。
再后来,原本关系不错的我们,出了不少矛盾,甚至到了反目的地步。我搬出了寝室,与z、j、l形同陌路。d也搬出了寝室,不知消息。
毕竟只是一场虚惊,不曾经历真正的共生死。即便真正经历了,就真能保住那一瞬的情吗?

浅浅黛 发表于 2006-10-12 16:33 | | 分类:我在旅途 | 评论: 0 | 浏览:42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2-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2005年夏初的一个上午,我现在的老公,当时的朋友YG突然转头对我说:“我们去凤凰吧,就今天。”尽管很早就说好要跟一群朋友去凤凰古城,做为我们的毕业之游,但他突然这么提议还是让我有点惊诧。犹豫了两秒钟,我便点头答应了。既然现在有时间有钱,还等什么呢?敲定之后,我们便分头回寝室收拾衣物,准备出发。
当我们收拾好行李,准备叫上其他几个朋友时,他们居然不约而同地以不同的理由拒绝了。只剩我跟YG。虽然有点小小的扫兴,但却阻止不了我们去凤凰的脚步,“去凤凰”这个念头一旦打开缺口就像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我跟YG满脑子想的都是快点到达那个我们向往已久的地方。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朋友们可能是故意留给我们单独相处的空间呢。
凤凰位于湘西,又是一个小小的山城,所以没有直达火车,而且为了省钱,我们便买了到怀化的慢车,准备从怀化转汽车。下午五点的火车,经过了一整晚的奔波,我们才到怀化。然后从怀化转车到凤凰,又过了三个小时。尽管当天天气阴霾,尽管一路上的颠簸让我觉得很疲惫,但当凤凰的古城楼一进入我的视线,当看到古老小城的那种特有的喧嚣场面,当闻到城里清新的空气,当看到在清清沱江边洗衣的土家女时,所有的不适与疲惫便通通不见了。一下车,我们便直奔江边的客栈而去。这里的客栈基本都是当地居民自建的房子,从全城最高点看下去,全城基本被这些差不多风格的木楼覆盖。每栋都不高,大概最高也就五层,全部是用木色来装饰,沿江的就是吊脚楼,靠里面点的就是一般的苗家风味的木楼。由于我们来时不是旅游高峰期,所以这里还空了很多客栈,房价也便宜,每人每天才20元人民币。客栈的主人就住在其中的一层,很好客哦,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他们搭伙吃饭。我们找了家正在江边的客栈,找了临江的房间住了下来。来不及休息一下,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裳,我们便带着相机出发了。
凤凰城不大,分为老城区和新城区,整个小城被一条沱江隔开,四面环绕着青山。主要的景点,比如沈从文故居、跳岩都在老城区。
从我们住的客栈出来就是一条沿江的石板路,路的两边都是垂柳。那天是阴天,天气还有点凉凉的,但却凉得人心里十分透彻。沱江水用清澈见底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没有风的时候,它就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纯粹安静得像一个熟睡的婴儿,让人只想在旁温柔的注视着它,守护着它。我想,江边那些拿着画板正专心画画的人们也必定是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吧,当他们看向它的时候,眼神是那么的专注、温柔。
继续沿着石板路前进,越靠近跳岩就越热闹,这里是通往对面沈从文故居的必经之路。所谓跳岩,其实就是一块块的石柱。跳岩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旧时是进出凤凰古城的主要通道之一。乾嘉苗民起义,辛亥革命凤凰光复起义、解放战争,这里都是进攻古城凤凰的主要通道。跳岩全长100米,共有15个岩墩,依次横列在沱江河床上。岩墩均用红砂块石修砌,墩与墩之间用铁链捆牢,固定在河两边的铁桩上,防洪水冲走。
老洞苗寨的一群可爱老人
浅浅黛 发表于 2005-12-14 15:34 | | 分类:我在旅途 | 评论: 0 | 浏览:429|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我在旅途
页码:1/1  [1]    ↑回到项部